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金三角孤儿: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但毒品枪支管够

0
分享至

我走过去问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哪里,最大的男孩目光冷冷地看着我说:“给钱”。

我所在的医疗队离开金三角后,我留在了儿童庇护营。这里很简陋,木屋和竹排屋加一块半亩地大的水泥操场。看到这块水泥操场,我还是挺惊讶,水泥从很远的地方运进山里,费用高而且很麻烦,当初的决策者与众不同,我暗自佩服。

我成了这所儿童庇护营的负责人,每天都要费尽脑筋想着,要怎样解决几十个儿童的吃穿住及上学,还得到处去找药品以应付孩子生病所需。

山里没有医生,大人或孩子得了病,巫师就扮演着救治病人肉体及安慰灵魂的角色。至于治病的药,除了鸦片和一些奇怪的草,还有巫师念念叨叨叨的咒语及点燃的火把。然而,几乎每个月,附近山上的几个寨子还是有人因病死亡。

其中妇女及儿童占多数。我还发现,山里年迈者很少,村长说很多人没到五六十岁就死了。

两个月后,我对附近山上的几个寨子也算熟悉。缅甸山区中的寨子都不大,十几户人家就是一个寨子;寨子大多在山顶或半山腰,被竹林与树木掩盖。一条羊肠小道就是连接山外的交通。

每天清晨,我站在位于半山腰的儿童庇护营向远处看,目光所及皆为浩瀚神秘的云海;云海上端偶有山峰露出,云海中有狗鸣叫,令人不仅感到与世隔绝,还有一种无比强烈的孤独感。

我也经常去儿童庇护营东边山脚下的傣族山寨。山脚下有一条在雨季中十余米宽的河,沿河排开一溜木头与竹子混搭的吊脚楼。

每当我走进傣族寨子走到一个有香蕉林的山坡,一两个或三四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孩子,总是蹲在一个歪斜的旧竹屋前也看着我。

几个孩子中,最大的男孩儿,可能有十二三岁,每次见到他,他的嘴里都叼着根喇叭筒状烟卷,烟又粗又长。在阳光下眯着眼,神情像个老人。

有一天,我又从这走过,那个大男孩蹲在一根杯口粗的竹子上,他的旁边蹲着另外三个孩子,其中最小的女孩儿看上去有六七岁。他们竟每人手里拿着根烟,边看着我,边不时塞嘴里吸两口。

我挨个儿看着四个孩子,特别是那个最小的女孩,她虽然面黄肌瘦,但两只大眼睛却水灵灵的,在一弯长长的眼睫毛的映衬下极为漂亮。

“你叫什么名字?”我走过去纯属没话找话,这么大的孩子肯定听不懂、也不会说中国话。

“刘水,”女孩瞪着我。

我照例又吃一惊,女孩说的是云南话。

四个孩子的眼神与其他普通孩子不一样,有种动物的野气。我问他们的爸爸妈妈在哪里,最大的男孩目光冷冷地看着我说:“给钱”。

过了几天,村长背了筐菜送到学校,我跟村长说起在傣族寨子看到的四个孩子。村长告诉我,那四个孩子是他们的父母从中国带过来的。

我问孩子的父母呢,村长说死了。我又问什么原因死的。村长指了山上,说他们在山上种谷子好多天没回家,寨子里的人上山去找,也没找到。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了,肯定是死了。

“他们没有亲戚吗?”村长说,他们是从中国跑到这边来的,没有亲戚。四个孩子的父母死后,寨子里的人给点米。没有办法,山里也很穷。过去这里种罂粟,现在没有了,大家都没有办法。

村长用手指指了个方向,说穿过傣族寨子边上的竹林,后边住着一个人,是很早以前从中国来的,他种地打猎,会给几个孩子送吃的。

我问村长,为什么没把他们收到儿童庇护营来。

村长说收了又跑了,再收了又跑。

“没办法。”他重复着这一句话。

到了星期天,学校不上课,我向其他管理员交待注意事项,去寨子里唯一的小铺买了些零食。

之后,我便背着包去了傣族寨子。

走到那个歪斜的竹排屋前,没见到四个孩子,我按照村长说的方向沿河边向竹林走。穿过竹林,看到山坡上的香蕉林有两间同样歪斜的竹排屋子,刘水正坐在屋外的小凳上看着我。

她的手里还抓着支喇叭筒烟。

我走过去说:“刘水,我来看你们了。”

我问她,哥哥们在哪儿。刘水天真地举着烟向后边一指,说和爷爷去收笼子了。我想刘水说的“爷爷”,就是村长指的那个中国人。

我抓过一只木凳坐在刘水身边,从包里拿出一把零食给她。她想吃又没吃,连同其他零食一块抱在怀里。我猜她是想等几个哥哥回来再吃。

我问刘水为什么不去上学。她说上学就要住在学校里,那样不能回家等爸爸妈妈了。听她这么说,再看她瘦弱的样子,我心里一阵酸楚。

这几个孩子还不知道,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

在我和刘水东拉西扯说话时,我注意到她的头上开始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眼晴像是困得越来越睁不开,身体也摇晃着向我倒来。

我赶快伸手扶住她,问刘水是困了还是病了。她嘴里喃喃地说:头晕。我抓住刘水细细的手腕摸脉跳,脉动弱而快,我认为她是营养不良导致的低血糖,赶忙从包里拿出饼干让刘水吃了。

刘水靠在我的身上,像一只小羊那么柔软,身上散发着一股酸臭味,枯草样的乱发中还有白胖的虱子在爬。

我的手触到她突出的脊椎,感到一股异常。顺着刘水的脊椎向下摸,我发现她的脊椎侧弯。

原来这个小女孩的身体还有残疾。

刘水躺在竹床上侧脸看着我,眼睛一动不动。

那个老人回来了,七十多岁、留一束灰白长发,刘水的三个哥哥在屋外宰杀捕获回来的野兔。

老人的腰间挎一柄刀,肩上背着一架竹制弓箭,手里还提着一把土枪。他看到我后神情如常,目光像刀锋一样在阳光下闪了闪。

我抱着刘水站起身,对老人恭敬地说:“我是山后那边学校的老师,特意来看看几个孩子。”

他点头走进屋。我抱着刘水跟着老人进去,把刘水放在竹床上,“小姑娘身体太弱,头发晕。”

“请坐。”他的语气冷漠。

同样坐在小凳上的老人从兜里掏出木烟斗,装上烟末点燃,刘水看着从竹床上下来,伸手抢过烟斗,放嘴里叭哒叭哒吸了几口。我看看刘水又看看老人,他说:“抽几口烟就把一些事忘了。”

我有点惊讶,以我的经验,老人话中有话。

果然,烟雾中有麻古(冰毒)的香味。

老人在小凳的腿上敲空烟斗,又装上烟末点燃。他说:“年龄大的人知道自己的死期,可小孩子不知道,要忍受一辈子。太长了,难啊。”

我猜到老人放纵孩子们抽烟的原因,看一眼刘水说:“他们得到学校上学,起码能解决温饱。”

“填饱这几张嘴不容易,能收过去当然好。”

老人问我是从中国什么地方来的。

我告诉他,我是山东人。

他问我:“为什么到缅甸来当志愿者?”

我其实并未告诉老人自己是志愿者,但我知道他能想到我是志愿者,因为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从北京赴缅、还有赴越的学生都是志愿者。

不是志愿者,谁能到缅甸这半原始山区来?

我跟他说,也没什么特别原因,以前我在中国的贫困山区扶贫支教,顺着劲儿就到缅甸来了。

刘水坐在竹床上看我,她手指墙壁处一个竹台让我看。有一张发黄的照片镶嵌在铝罐上。

照片上的女生,穿着军装。

那张照片上的女孩,应该是老人的故人。

此前我走访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赴缅的北京人。那些曾经的北京学生历经生死,有的在本地留下来,已经成为富豪;有的流落于深山之中。

我明白过来,很谨慎地说:“您到缅甸也有几十年了吧,经历了生死困苦,我给您敬礼!”随即我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向老人躹了一躬。

老人拦住我:“不必,我所经历的与你无关。”

他面容冷竣,朝我摆摆手抬脚走出屋外。

没过几天,刘水和她的两个哥哥就被我收入了儿童庇护营。四个孩子中的老大——刘海,他还是坚决不离开香蕉林前那个歪斜的竹屋。

老人对我说就让他留下吧,平日几个孩子也是轮流在这儿值班,等他们的父母有一天回来。

我们几个管理员给几十个失去父母的孩子做饭、上课,还要想办法让他们高兴地玩乐。

刘水的两个哥哥刘江、刘河野惯了,经常溜出去,跑回他们那个歪斜的竹屋。有的管理员就会训斥哥俩,我就只好在暗中给哥俩解围。

这哥俩也不一般,三天两头的,不是弄回条眼镜蛇,就是弄条蜥蜴或几个刺猬回来。我问他俩用的什么办法,哥俩掏出弹弓,咧着嘴朝我笑。

不管怎么说,无论是蛇和蜥蜴,也都是肉,这对一年吃不到肉的孩子们来说是件好事。

村长见到刘水和两个哥哥又回到了儿童庇护营,脸上挺惊讶也露出不快。他说,寨子里还有更穷的孩子。我也很不高兴,儿童庇护营和学校是慈善机构开办的,收什么样的儿童进来都有标准。我听别的管理员说,村长提过几次要把他亲戚的几个孩子弄进来。这一点,我坚决不同意。

村长再次得到否定,突然变得很气愤,他说刘水兄妹的父母是毒贩,这种人的孩子长大了也是毒贩,“你自己看看,那么小的孩子就抽烟。”

村长说完,我的另一猜想得到了证实。

我并不忌讳这个,我只是怕,几个孩子有一天知道真相,该怎么办?他们如何接受这些。

到了星期天,我来到竹林后边的竹屋,见老人在屋外修他的土枪。走近了看,才看清那是支土枪是美军用的M15改装的,原来的枪管卸掉了,又接了一支更长的钢管。老人说这支枪他从十八岁用到七十多岁,像他一样老了,有时会卡住。

“这支枪会陪我入土长眠。”他摸着枪说。

在缅甸的深山中遇到的中国人,几乎都有着谜一般的身世,特别是几十年前从北京赴缅的人,他们都有共同的背景,但经历却又不同。

我坦诚地说,村长提到了刘水四兄妹的父母是毒贩,我想多了解一些。老人放下工具长叹一声说,“村长承诺过不提几个孩子父母的事。”

我问老人:“孩子们的父母真是毒贩?”

“你知道了,也许能保护那几个孩子。”老人说。

几个孩子的父母是云南人,曾经做生意挣了很多钱,后来生意垮掉,赔光了钱还负债几百万。

老人说,做那种生意是没有退路的。没办法,夫妻两个人就带着孩子跑到金三角这边来了。

“这里到处是毒品,干这种生意是无法罢手的。”

两年前,那俩人凑了几十斤毒品要回去。

走之前,夫妻俩来拜访老人,求老人一旦他俩没回来,让他帮忙照顾几个孩子一段时间;如果他俩回来了,就把老人当父母供养。“我当时想毙了那俩人。这些人早就变成鬼了。”老人骂道。

老人没答应。但那俩人走了后就没再回来。老人见四个孩子每天蹲在门口等他们的父母,心渐渐地软了。一天,四个孩子跪在老人门前,最小的刘水还病得不轻。“我不能看着四条生命死在我这个老人眼前,怎么着也应该是我先死吧?”

尽管儿童庇护营是慈善机构设立的,但援助的生活物资主要是大米及基本菜金,几十个孩子的生活和学习所需要,全靠我到县城去“化缘”。

县城里有商店、饭店,还有几家橡胶公司、矿业和农业公司,这些地方的老板对我很熟悉,见我便开玩笑说:“要饭的天使又飞来了。”他们都尽可能地给儿童庇护营一点帮助,令我很感动。

这次来县城,我想尽可能地多要些东西。雨季很快到来,山路泥泞,那时我就出不来了。令我高兴的是,我在香蕉种植公司要到了几袋废弃的包装纸,否则几十个孩子便后只能用树叶擦屁股。

在一家商店,我转弯抹角地要到了几斤糖果。

我想帮刘水四兄妹把“烟”戒掉。虽然我多少理解老人无视几个孩子抽烟的理由,但我认为孩子们的生命健康,比逃避现实的痛苦更重要。

最后我咬咬牙,把津贴中剩下的钱给老人买了个MP4,还买了块太阳能充电板:老人离世界太遥远了,他应该听听当前世界的声音。

之后,我又去县里的区片救援办公室耍无赖,要到了一纸箱学生用的作业本及两盒彩色粉笔,便心满意足地搭橡胶公司的货车回山里去了。

回到山里,我匆匆吃完饭,拿起MP4和太阳能充电板,便顺河边向老人住的竹屋走去。在香蕉林前,我见刘海正坐在一截木头上抽烟,便从兜里抓出一把糖给他,告诉他以后别抽烟了。

刘海把烟丢在地上,说要和我一块去看爷爷。

老人不在竹屋,刘海说,爷爷去又去看奶奶了。

刘海说的奶奶,肯定是骨灰罐上照片中的姑娘。

刘海带着我穿过竹林,一个长满白色和黄色花朵的花圃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放轻脚步走过去,看到老人正坐在一个用台头垒起的墓前沉思。

用石头垒的墓很精致,每块石头都被仔细打磨过,砌成一座长方形的石体,顶部呈穹形,墓碑是一块有光泽沉实的红木。这座墓至少需要二十年来修建,想到这里,我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老人与墓被围在群山中沉默并宁静,淡淡的花香飘绕周围,老人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那,肩头的骨架向上突起,像一只鹰落在这沉默。

我坐在花圃的外边凝视着这一幕。

三个月后,我离开了儿童庇护营。

原因是,刘水离开了。

一天晚上,轮到我值夜班,当我在宿舍巡查时,用手电挨个查看已熟睡的孩子们。刘水瘦弱的身体倦缩在毯子下,睡得很安静。

看着睡梦中的刘水,我站在她跟前多停留了一会儿,心想等下次医疗队再来时,咨询一下医生,是否有可能把她送到大医院治疗。

早晨,管理员招呼孩子们起床。

我在厨房帮着给孩子们做饭。

管理员急匆匆跑来告诉我,刘水出事了。

我冲进屋子,看到刘水倦缩着身体,仍像我在夜间巡查时那样,侧躺着一动不动。我伸手轻轻拍拍她,又摇了摇她的身体,我的心慌了。

刘水的身体冷冰僵硬。

我又试了试她的呼吸,摸了脉搏,查看了瞳孔,双手支着床板,垂下头一阵茫然。

刘水死了。老人来接她,最后将她安葬在他的花圃中。我和老人以及刘水的三个哥哥,围坐在刘水覆盖着鲜花的坟前沉默不语,直到深夜。

离开时,老人喃喃说了五个字:绝望的世界。

十几天后,我去看望老人,他不在竹屋,但屋里收拾得十分整洁。我四下环顾,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摆放在竹台上的骨灰罐不见了。

我来到花圃,刘海坐在凳子上静静地看着我。

他的目光不像是一个孩子的目光。

一瞬间,我全明白了。我指着石墓轻声问刘海:爷爷在这几天了。他说五天了。刘海示意墓尾有一块活动的石板。就这样,老人也离开了人世。

作者丨黑叶

责任编辑:杨璐_NQ6578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解除暴雪黄色预警!山东大部地区降雪逐渐减弱

解除暴雪黄色预警!山东大部地区降雪逐渐减弱

齐鲁壹点
2024-02-21 16:18:33
为什么中国跟美国的AI差距越来越大?我们要错过这场革命了么?

为什么中国跟美国的AI差距越来越大?我们要错过这场革命了么?

互联网大聪明
2024-02-18 20:49:18
女县长退休后门庭冷落,被社区干部欺负,半年后社区干部上门求饶

女县长退休后门庭冷落,被社区干部欺负,半年后社区干部上门求饶

乔生桂
2024-02-05 18:25:18
2024年中央动真格!针对这5类问题开展全面暗查,抓一个办一个!普通人千万不要碰!

2024年中央动真格!针对这5类问题开展全面暗查,抓一个办一个!普通人千万不要碰!

职场火锅
2024-02-20 22:19:32
讣告!他于2月17日(正月初八)去世,享年62岁!

讣告!他于2月17日(正月初八)去世,享年62岁!

家在陇原
2024-02-19 09:07:16
大陆船员成功返回,台海巡承认渔船是被撞沉的,邱毅指出关键疑点

大陆船员成功返回,台海巡承认渔船是被撞沉的,邱毅指出关键疑点

说天说地说实事
2024-02-21 09:42:16
假期后现“跳水机票” 本周上海飞青岛票价低至14元

假期后现“跳水机票” 本周上海飞青岛票价低至14元

闪电新闻
2024-02-21 16:53:28
“吃得越少,活得越久,脑子越好”的原因找到了!Nature子刊:限制饮食能延寿和护脑,背后关键环节在于...

“吃得越少,活得越久,脑子越好”的原因找到了!Nature子刊:限制饮食能延寿和护脑,背后关键环节在于...

梅斯医学
2024-02-19 07:34:07
性生活中,很多女性都被这句话伤害过......

性生活中,很多女性都被这句话伤害过......

第十一诊室
2024-01-17 13:05:11
新生儿跌至902万,给了房价要命一下

新生儿跌至902万,给了房价要命一下

有事问彭叔
2024-02-20 22:35:51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ST左江成了赌徒的乐园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ST左江成了赌徒的乐园

股海风云大作手
2024-02-21 08:56:44
丈夫带婆家人海南过年,扔下1千给妻子坐月子,回到家他报警赶人

丈夫带婆家人海南过年,扔下1千给妻子坐月子,回到家他报警赶人

创作者无笔
2024-02-20 09:54:13
14年来首次,华为超过Apple排名第一!

14年来首次,华为超过Apple排名第一!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2-21 14:07:23
三方全输!女老师面临三大困境,聊天内容被深扒,网友:不简单

三方全输!女老师面临三大困境,聊天内容被深扒,网友:不简单

皖声微言
2024-02-21 12:48:56
黑龙江6000只鹅苗,被大雁拐跑,没想到第2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黑龙江6000只鹅苗,被大雁拐跑,没想到第2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坦然风云
2024-02-19 20:57:58
昆明一公园附近路段突然起火多辆车被烧,当地消防:火已扑灭,无人员伤亡

昆明一公园附近路段突然起火多辆车被烧,当地消防:火已扑灭,无人员伤亡

上游新闻
2024-02-21 14:57:18
机关算尽遭惨败,侯友宜面临罢免危机,韩国瑜表态力挺彰显格局

机关算尽遭惨败,侯友宜面临罢免危机,韩国瑜表态力挺彰显格局

纵横观天下ZK
2024-02-21 12:55:31
老公让我去给他的领导送礼,但是他领导只看中了我这个“礼”

老公让我去给他的领导送礼,但是他领导只看中了我这个“礼”

亲爱的落落
2024-02-19 12:09:27
“最怕正月雷打雪”,今日甲辰龙年正月十二,打雷降雪有啥预兆?

“最怕正月雷打雪”,今日甲辰龙年正月十二,打雷降雪有啥预兆?

乡村小水
2024-02-21 07:37:05
美股三大指数齐跌,纳指跌超199点!英伟达跌超5%,特斯拉跌超3%,什么情况?

美股三大指数齐跌,纳指跌超199点!英伟达跌超5%,特斯拉跌超3%,什么情况?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2-21 00:01:12
2024-02-21 17:52:49
新故事计划
新故事计划
在这里,追更好故事。
7文章数 139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女子回应在长沙火车站被偷拍:没有污蔑 对方真拍了

头条要闻

女子回应在长沙火车站被偷拍:没有污蔑 对方真拍了

体育要闻

中国足球,依然值得你热泪盈眶

娱乐要闻

金晨否认是胡夏暗恋对象,胡夏人设崩塌

财经要闻

IPO倒查十年!动真格了

科技要闻

直击高合盐城工厂,比亚迪理想等面试挖人

汽车要闻

预售12.98万起 奇瑞iCAR 03能文能武

态度原创

时尚
亲子
艺术
数码
公开课

春天就别穿打底裤了!试试这些“下装”,中年女人穿也很洋气

亲子要闻

23个月宝宝喜欢吃榴莲,冻榴莲还没化就要吃,着急的摸样真逗人

艺术要闻

新书推荐|走进“京城建设拓荒者”朱启钤和他的北京

数码要闻

联想小新 15 2024 款笔记本上架:i5-13420H、1080P,3989 元起

公开课

何为人生第一等事?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