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医生尝鲜打野战,不料半途女护士说腰痛,掀开席子一看:中奖了

0
分享至

两个月前,医生刘阳偶然和同院护士张欣欣搭上了,他看上了他,她也不反感他,成年人的感情观就是这么简单直接,很快,两人就在一起了。

食髓知味,时间一长,两人就都贪恋上了在一起时的欢愉,只不过,两人都是有家庭的,只能想办法找时间,可因为工作的原因,很难凑到双方都有时间的时候,所以,他们格外重视在一起的时候。

这天,正好两人都有了空闲,又都正好摆脱了各自家里的那一位,这期盼了很久的难得机会自然不容浪费。刘阳突发奇想,说要在空旷野地,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酣畅淋漓地来那么一回,也算不负时光了。张欣欣自然也是答应,于是,二人开着车,一路来到了城郊。

城郊荒地远离村镇,放眼望去看不到一个人影。天气也好,蓝天白云,微风拂面,一切都那么完美。他们像是野营一般,铺上席子,摆上瓜果。

瓜果是拿来做样子的,一坐下来,两人便已经如胶似漆地粘在了一起。天地之间,彼此坦诚相对,果然有别样的滋味。

正如胶似漆时,张欣欣突然大叫起来:“痛痛痛。”刘阳以为是自己战斗力太强,于是奋起余勇。张欣欣似乎无法耐受,有力地将他推开,皱眉扶住了腰,说:“下边有石头,硌得太痛了。”


她伸手探入席下,把那个东西拿起来,这是一根十几厘米长的骨头,她叫了声“倒霉”,便要顺手扔掉,刘阳突然抓住她的手,一骨碌坐起来,随后掀开席子。草地上,几根白骨隐约可见。

张欣欣又是连叫倒霉,埋怨道:“你看你,挑哪儿不好,怎么偏挑了这地方?”

“这是人的左手尺骨。”刘阳指着她手上的骨头说,又指了指地上那些一半埋在土里的骨头,“这绝对是一副人的骨头。”

郊外荒地上发现了人的白骨,刑警队接到派出所通报后,并不以为然,青山何处不埋骨,在荒地上发现白骨实在太平常了,但派出所民警一再强调,这与其他白骨不同。

到了现场后,程文远就知道派出所说的不同是什么意思了。在法医田蓉带领下,技术中队像是考古一般,将那具白骨一点点地剔出泥土。白骨四周一些还没完全腐烂的衣物,田蓉用镊子掀开,露出一副完整的人体骨骼,可以看到,一把水果刀掉落在胸腔之中。田蓉仔细检查过后,发现白骨背后似乎还有东西,她捧出白骨,看到了一个双肩包。

“死者颅骨大而重,脊柱粗壮发达,骨盆外形窄而长,耻骨弓的角度为75度,可以肯定是男性。身高169厘米,左臂尺骨曾骨折过。从水果刀在胸腔的位置上看,死因疑似一刀刺穿心脏,当然,也有可能是几刀。至于死亡时间,目前不大好判断。”

田蓉一边记录,一边感慨不已,这种荒郊野岭,随便铺一张席子,下面就是一具白骨,这是中奖了啊。

程文远等技术中队将尸骨处理好,过去将双肩包拿起来,抖落上面的泥土。这是一只很普通的包,不像旅行者的包那么夸张,也不像白领上班时的包那么轻巧,因为长时间被压在土里,显得很瘪,程文远轻轻地晃了晃,没感觉出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慎重起见,他还是站起身来,让田蓉来处理。

双肩包打开后,果然是空的,但是在第一层发现夹层有破损,在夹层里找到了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片,但上面的字迹已经完全模糊了,田蓉把它收入证物袋,准备带回去检查。在她做这些的时候,程文远来到报案的那一对野鸳鸯面前,两人满脸通红,窘迫不已。


程文远问刘阳:“你从事什么工作?”

“医生。”刘阳说,“警官,我们本可以马上就走的,但还是选择报警了,所以,你们能不能考虑了一下我们的隐私?”

程文远看了看四周,确实,他们本可以掉头就走的,他笑了笑,说:“放心吧,我们不管这种事。”

让他们留下了联系方式后,程文远就让他们走了。临走之前,刘阳突然说:“警官,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们说?”程文远用目光示意他说出来。刘阳说:“我记得我刚去医院时,有位医生突然失踪了……”

因为刘阳和这位医生是同一个导师带出来的师兄弟,刘阳进医院后还想请他多关照一下,但刚去,他就失踪了,就连导师都联系不到他。

“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记得很清楚,师兄的左手尺骨曾骨折过。”

程文远一愣,问:“你师兄叫什么?”

“李涛。”

李涛,男,某著名医科大学博士毕业,2011年进入市“安兴医院”,任心血管医生,2015年失踪,时年34岁。

安兴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院长常年不在院里,主管副院长接受了程文远的询问。

“我记得李涛,他还是我亲自招聘进来的。小伙子个子不高,但技术不错,当时我们是想作为重点培养的,也给他提了副主任医师,只不过后来可能是羽翼丰满了,觉得我们这庙小容不下他这尊大菩萨,就跳槽了。我苦口婆心地劝过他,但没用,后来他交了辞职信,我也就批了。”

程文远一愣,问:“他交过辞职信?”

“当然。”副院长打开档案柜,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找到一个文件夹。“我们医院年轻人多,担心其他人也学他,所以没把他辞职的事公开。”

程文远打开,果然是封辞职信,字迹龙飞凤舞,有医生特有的风格。他顺手翻到下一页,是李涛的入职报告,字迹与辞职信特征相符。两寸照上,李涛戴着副金边眼镜,很斯文优雅的样子。

“他戴眼镜?”

“嗯。”

如果没记错,荒地上的那具尸骨旁没有发现眼镜。程文远拿起手机,将李涛的档案一一拍下来,随后问:“李涛辞职后,还跟医院联系过吗?”

“没有。他应该也没跟其他同事联系过,因为大家还一直猜测他是失踪了。就连他女朋友也来我这里吵过几次。”

“他有女朋友?”

“有,她叫张婷婷,是我们医院的护士,当时两人都快结婚了。”

几分钟后,一个女护士出现在程文远的面前,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身材窈窕,长得很清秀,但眉眼之间带着一丝长期形成的伤感。


张婷婷看到程文远的警官证后,突然两腿一软,下意识地扶住了桌子,颤声问:“李涛,李涛怎么了?”

程文远不答反问:“为什么一看到警察,就想到了李涛?”

“我不知道,你告诉我啊!”

程文远就把发现白骨的事告诉了她,又说现在只是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证明就是他。

张婷婷却如释重负,对副院长说:“我就说嘛,他不会抛下我的,他一定是出事了。”

学医的压力大,李涛一直到博士毕业进入医院工作后,都没有女朋友。他个子虽然不高,也不是很帅,但谁都可以看到,他在医院的重点培养之下,要不了多久就会一飞冲天,对医院里那些未婚护士来说是真正的潜力股。

护士的胆子一般都很大,于是纷纷向他表示了爱意,张婷婷也是其中之一。最终,李涛选择了她。当一个医生的女朋友并不容易,特别是新来的医生,手术和学习几乎占据了所有时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们虽然是男女朋友,但并没有实质性的行动。李涛也觉得愧对她,让她等到自己升副主任医师,到时一定跟她结婚。

张婷婷没有怨言。2015年5月,李涛升为副主任医师,张婷婷提出了结婚,而李涛也同意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李涛突然失踪了。别人说他死了,但医院没有报警,说明是走程序辞职的,可她不相信,因为他要辞职肯定会跟自己商量的,她找到副院长询问,副院长把那封辞职给她看了,可她还是不相信。从2012年相爱到2015年,三四年的感情,他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呢?所以,她坚持李涛是被人害了。

程文远等到她情绪稍稍平缓了些,问:“李涛有没有做过近视手术?”

张婷婷摇摇头,说:“他说自己要做手术的,不能做近视手术。”

李涛辞职信上的日子是2015年6月4日,张婷婷微信记录上,与他最后的联系时间是6月5日,之后她就再也没联系到他了。而李涛的家人回忆,是在6月5日与他失去联系的。

所以,李涛死亡的时间应该可以确定了。当然,一切的前提是那具白骨就是李涛。骨骼类可以保存DNA物质数十年之久,田蓉已经将死者的牙齿和李涛父亲的DNA送去省厅比对了,但出结果需要时间。不过,现有的证据已经大致可以推断就是他了。


那张在双肩包里找到的卡片,经检验证实为安兴医院的宣传卡片,是放在挂号窗口前任人拿取的。张婷婷也证实了,那个双肩包正是她送给李涛的,再通过刘阳和李涛的博导,找到了当年给李涛做尺骨手术的医生,对方找到了手术记录,折断位置一模一样,所以,尽管DNA比对结果没出来,但基本已经可以认定就是他了。

一个前途无限的年轻医生,为什么会命丧荒郊?是医患矛盾?还是个人感情?程文远觉得,还是得从安兴医院开始查。

查了两天,问过了不少人,没得到什么结果,不过,在询问过程中,程文远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李涛在一些人的印象里并不是很好,说他清高、孤僻。当然,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在安兴医院,程文远意外地遇到了一个“熟人”,就是报案人之一的刘阳。他这才知道,原来刘阳年纪虽轻,但已经是心血管科的骨干医生了。刘阳现在坐的办公室就是以前李涛坐的,他们师出同门,研究的方向也都差不多。

程文远进来时,另一个报案人张欣欣也在,见到他,两人都很尴尬,张欣欣扭头走了。刘阳得知他是来了解李涛的情况的,有些犹豫,半晌才说:“为逝者讳,我本不该说的,但是不说,他的案子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破。”

刘阳说,李涛喜欢的其实是男人,对,他是同性恋,这事知道的人极少,只有他们几个师兄弟知道,不过,见过他的同性伴侣的人极少,刘阳只知道那同样也是一个医生。

现在这个社会,对于同性恋虽然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闻风色变,但对于医生这个特殊的职业来说,还是很难被人接受的。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公开,而他们的师兄弟要么钻心学问,要么自身素养也高,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保密。

李涛进入安兴医院后,像他这样的潜力股自然吸引了很多未婚护士的追求,虽然他并没有动心,但为了避免别人猜疑,最终还是选择了张婷婷作为掩护。

刘阳说:“我进入医院后,李涛已经失踪了。因为这打乱了我依靠他的打算,让我很郁闷,所以还暗中查过一段时间。我总觉得张婷婷很可能知道内幕,但没什么证据,而且,她又是那么爱李涛,最终,我不得不停止调查了。”

张婷婷是护士,同样工作繁忙,但她总是会挤出时间来照顾李涛,送饭送茶,洗衣洗被,甚至还给他洗脚。李涛失踪后,她一直单身,连恋爱也没谈过。

刘阳很替她惋惜,因为她爱错了人,而且至今都不知道,李涛之所以辞职,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她逼婚逼得太急了。

省城一家公立医院里,程文远和何花花见到了李涛曾经的同性伴侣,一个温文尔雅的医生。当听到程文远是为了李涛而来的后,医生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很平静地说:“他是我朋友。”


2015年4月,他接到李涛的电话,说自己被张婷婷逼婚,无路可走,于是他想办法为李涛在省城一家医院找到了去路,但是,李涛还没去报到就已经失去联系了。

“我想办法找过他,但找不到。我猜测他可能是被害了,但我没去报警。因为一旦报警,我们的关系很可能就会公诸于众。”医生的嘴角带着些自嘲,“我们这些医生能坚持下来,其中艰辛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我跨过这么多坎一步步走到今天,不想因为无关医术问题,而是因为性取向这事被人唾弃、抛弃。”

程文远没有对此回应,继续问:“你们应该是无话不谈的吧?”

“曾经是这样。但参加工作后,每天都很忙,只能是偶尔抽个时间说说话。其实,我们更像是精神伴侣。”

李涛递上辞职信后,曾给医生打来电话,但当时他正在手术。看到来电时已经是夜里了。他回拨过去,但没打通,此后,就再也没打通了。

“你夫人知道你的性取向吗?”程文远指了指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问。

“她不知道,不过,她能感觉到我不太对劲。说实话,我很对不起她,她是个很好的女人,但只是被我拿来掩饰众人之口的工具。”

门口走来一个女护士,敲了敲门,做了个手势。医生取下那枚婚戒,放在了抽屉里,说:“程警官,何警官,有台手术,我就不陪你们了。”

目送他出去,何花花长叹了口气,说:“儒雅博学,谈吐得当,好男人为什么都喜欢男人?”又似乎觉得这句话打击面太大,包括了程文远,赶紧解释说,“当然了,不可一概而论之。”

案子查到现在,涉及的人也有不少了,个个都好像与死者有关系,但个个又似乎没关系。程文远感觉自己已经触及到了一点点真相了,可就是触摸不着。

从省城回来,程文远来到技术中队,将本案相关的证件一一拿出来摆在眼前,死骨还在法医室,证物只有一些烂成布片状的衣服,一双球鞋,一把水果刀和一个双肩包,以及一张双肩包夹层找到的宣传卡片。

安兴医院的人已经证实了,李涛生前很少背双肩包,因为他个子小,背双肩包总有人误会他是学生,所以平常他总是打扮得老成一些,内增高皮鞋,黑色手提包,戴金丝边眼镜。现场李涛是穿着球鞋的,也没找到手提包,这说明李涛递上辞职信后,换上了平常难得穿的衣服,他想去哪?程文远突然想到,对,游山玩水。


双肩包不大,说明他只是想在附近转转,但郊外荒地什么也没有,所以,很可能是他从哪里玩回来,意犹未尽,于是转到了那里,结果遇害了。田蓉已经证实,在尸骨的其他骨骼上,没有发现刀扎或劈砍的痕迹,只能是一刀毙命。因为荒郊野岭有外人出现必然会引起死者的警惕,无法造成一刀毙命,所以,死者当时身边还有一个人,而这个人跟他很熟,熟到没有防备,然后就被杀了。

凶手杀人后,将所有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都拿走了,那张卡片是因为双肩包的夹层破了掉进去而幸免。但到这里,程文远还有一个困惑,凶手连死者的眼镜都拿走了,为什么会任由凶器留在死者身上呢?他觉得,很可能这对凶手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

荒郊以南四十多里地,有一个4A级景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景区有山有水,爬山、游湖、野营、赏美景,是本市很多人周末休憩的好去处。

根据现场发现的双肩包大小,程文远认为,死者很可能是从该景区返回的路上遇害的。时间已经过去了6年,就算有当时留有线索,现在也不可能保存下来了。但程文远觉得,既然已经查到这了,不去一趟对不起死者。

到了景区已经是下午了。程文远和何花花加紧时间向管理人员询问,但基本上被问到的人都是一脸茫然。景区工作人员每天面对那么多客人,就是昨天见到的也未必还记得,何况是7年前的。

二人正有些茫然地在景区逛着时,何花花突然指着边上一家店“咦”一声叫了起来,程文远一看,那是一家名为“慢时光”邮局的店,里面好几对年轻男女正在写着什么。

“慢时光?什么意思?”

何花花解释说,就是现在在这里写一封信,盖上邮戳,约定多少年后寄出去,算是现在的自己给未来的自己或他人一个意外的惊喜。这业务已经不新鲜了,但又确实有一定意义,所以还是有生意的。

程文远想了想,迈步走了进去。

店里的布置很特别,一面墙上写着顾客的留言,另一面墙上贴着一些被退回来的信,因为墙上被精心设计过,加上一些文案使然,让人一眼看到便感到了沧海桑田、时光流逝的落寞。程文远的目光在退信上缓缓扫过去,扫到中间时,突然伸手取下一封信,旁边的店主过来阻拦,何花花已经亮出了警官证。


他们要了两杯水,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打开了信。在这几乎感觉不到时光流逝的店铺里,程文远读完了信,随后交给了何花花。何花花先是一目十行,后又从头开始一字一字地看着,最后看到落款,长出了口气,说:“真太压抑了。”

程文远拿起手机,给队员打了电话:“立即控制张婷婷。”

等到他们回到队里的时候,队友已经完成了任务。程文远没急着去提审她,而是申请了搜查令,去了张婷婷的家。推开她家书房的门,就好像进了一个医生的书房,墙上书柜和桌上堆积的都是医学著作和笔记等,一张台灯,一个大茶杯,一包没开封的烟,打火机,还有一个金丝边眼镜。眼镜的镀金已经因为时间而显得很斑驳了,但镜面上却是纤尘不染,显然,是被经常擦拭的。

提审室里,张婷婷掩面而泣。像是压抑了很久,不等程文远询问她就开口了:“没错,刘阳是我杀的。”

杀人的理由既简单,又不简单,因为张婷婷为他付出了四年青春,甚至一切,但当他应该完成承诺结婚时,他却告诉她,他是同性恋,有自己的同性伴侣,而且,他还已经辞职了。

由爱转恨,看起来很简单,但通常已经铺垫了太多,是必然而且无法更改的一种决定。她提出去旅游一趟,他同意了。他们没有车,是她刷了共享汽车去的。在慢时光邮局,她背着他给五年后的自己写了封信,上面写了自己的杀人计划。之所以是五年,是因为她觉得到时候自己或许已经忘记他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封信被退回了,然后被邮局用作招揽客人的物件了。

从景点回来,她说要去荒地看看。到了那里,趁着他不注意,用水果刀扎进了他的心脏。看着他渐渐死去,她异常平静,先将他身上所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拿走,包括眼镜,随后将他埋了,之所以留下了凶器,因为凶器是他买的,上面有“同心”两个字,她觉得很荒唐。

但是,到了今天她也不能忘记他,所以,她把自己的书房布置成他的书房模样,还把那副眼镜放在了桌上,就好像他一直没离开过自己。

“我恨他是真的,但爱他也是真的。”张婷婷颤抖着声音说,“我知道这很矛盾,但我没办法。”

程文远和何花花对视了一眼,暂停了审讯,走出大门,长长地出了口气。

  • 本文为推理集中营原创小说《贪婪者死于贪婪》系列之第17个故事《错爱》,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马来西亚害怕了,将大街上的中文路牌拆除,网友:没有什么效果

马来西亚害怕了,将大街上的中文路牌拆除,网友:没有什么效果

大喵谈房
2022-08-10 20:52:50
1967年,周恩来一通电话打到南京军区:你们到底招了多少娃娃兵?

1967年,周恩来一通电话打到南京军区:你们到底招了多少娃娃兵?

历史门前的小个子
2022-08-11 10:28:02
油价大暴跌!今天8月11日调整后,全国加油站92、95汽油最新售价

油价大暴跌!今天8月11日调整后,全国加油站92、95汽油最新售价

今日油价网
2022-08-11 13:42:16
我和刘强东发生关系是自愿的,从强奸到自愿,章泽天回应震惊全网

我和刘强东发生关系是自愿的,从强奸到自愿,章泽天回应震惊全网

贝菈小姐
2022-08-11 10:02:33
林郑月娥:卸任香港特首后,租了200平米房子住,一直没在香港买房

林郑月娥:卸任香港特首后,租了200平米房子住,一直没在香港买房

鸿观报道
2022-08-10 18:19:57
国际上是如何看待中国抗美援朝的?

国际上是如何看待中国抗美援朝的?

史观世界
2022-08-11 10:10:10
痛心! 32岁华裔上海女子纽约跳楼身亡 刚买机票准备回国 却与男友起纠纷

痛心! 32岁华裔上海女子纽约跳楼身亡 刚买机票准备回国 却与男友起纠纷

加西周末
2022-08-11 08:28:39
解放军罕见改变原计划,两大迹象显示美怕了,台前民代称美国骗人

解放军罕见改变原计划,两大迹象显示美怕了,台前民代称美国骗人

路路观察
2022-08-11 14:08:04
重磅|4k一次,1w包Y!知名女主播疑似卖Y记录被曝光!很喜欢大哥一句话:一次也就十几分钟的事!

重磅|4k一次,1w包Y!知名女主播疑似卖Y记录被曝光!很喜欢大哥一句话:一次也就十几分钟的事!

娱真香
2022-08-11 12:20:59
国际石油价格跌回俄乌战争前,俄罗斯的经济战也一败涂地

国际石油价格跌回俄乌战争前,俄罗斯的经济战也一败涂地

探索星空
2022-08-11 08:11:12
人民日报点名批评北师大教授,他到底说了啥?网友:辞退

人民日报点名批评北师大教授,他到底说了啥?网友:辞退

迷失小杨
2022-08-11 02:21:41
《欢乐颂3》开播,“新五美”全员换血,江疏影再次被女二号碾压

《欢乐颂3》开播,“新五美”全员换血,江疏影再次被女二号碾压

叶公子
2022-08-11 12:19:57
30岁美艳嫂子日夜狂欢,情趣玩具用不停,小叔子:已被榨干

30岁美艳嫂子日夜狂欢,情趣玩具用不停,小叔子:已被榨干

彭金金
2022-08-09 19:20:14
登岛 抓人:蔡苏二人在“战犯”名单之列

登岛 抓人:蔡苏二人在“战犯”名单之列

最潮的东西
2022-08-11 12:45:31
在地铁出口处,日本人为什么要重复书写三个“出口”汉字

在地铁出口处,日本人为什么要重复书写三个“出口”汉字

日本再发现
2022-08-10 23:00:31
一仗下来打醒了俄,被动挨打无用,应拉上中国,给美霸权有力一击

一仗下来打醒了俄,被动挨打无用,应拉上中国,给美霸权有力一击

哨所
2022-08-11 09:28:15
俄军最大败笔,近卫第1军已冲进哈尔科夫城,兵力少被乌军打出来

俄军最大败笔,近卫第1军已冲进哈尔科夫城,兵力少被乌军打出来

洋洋的美景记
2022-08-11 14:30:03
俄空军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5枚导弹突袭机场:一天损失16架战机

俄空军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5枚导弹突袭机场:一天损失16架战机

无定河
2022-08-11 16:07:32
突然爆火!200吨3小时抢光,有人凌晨3点出门:忙到飞起,需求太大

突然爆火!200吨3小时抢光,有人凌晨3点出门:忙到飞起,需求太大

新闻坊
2022-08-10 08:17:24
古天乐苦苦追求无果的女星,如今52岁仍旧气质满天飞

古天乐苦苦追求无果的女星,如今52岁仍旧气质满天飞

小兵娱有乐
2022-08-10 15:46:14
2022-08-11 17:30:44
推理集中营
推理集中营
直接人性弱点,揭露案件真相。
27文章数 674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中国爱乐乐团《千里江山》全国巡演西安首站

头条要闻

中国大使就涉台问题纠正澳记者提问:不要用"入侵"这词

头条要闻

中国大使就涉台问题纠正澳记者提问:不要用"入侵"这词

体育要闻

10年前,郭艾伦与欧洲豪门擦肩而过

娱乐要闻

婚姻危机?钟丽缇显卑微,张伦硕回应冷漠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张朝阳:我已经彻底重整价值观

汽车要闻

里子面子全有了 新款极氪001还有啥不一样?

态度原创

数码
艺术
房产
亲子
公开课

数码要闻

三星Z Fold4/Flip4双折叠旗舰来袭 性能升级价格不变

艺术要闻

中国爱乐乐团《千里江山》全国巡演西安首站

房产要闻

面向优抚对象和退役军人!北京413套公租房专项配租

亲子要闻

常有这3种表现的孩子,情商较低,家长要尽早干预

公开课

澳洲从中国进口屎壳郎,一个种群2500元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