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职员被误锁在冷库中,变成冰冷的尸体,警察一看:不是被冻死的

0
分享至

仲夏的一个上午,刚上班没多久,就烈日炎炎,署气逼人。

江州市公安局刑侦科科长,被誉为“当代猎神”的何钊,正在电风扇下埋头研究一份案卷,桌上的电话铃声忽然“嘟嘟嘟嘟”地响了起来。

何钊伸手拿起话筒,说:“喂!这里是市公安局刑侦科,我是何钊。”

“喂!何科,绿地食品公司的冷库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一具被冻僵了的尸体。”打来电话的是西城区派出所所长高田。


“什么,冷库里发现了一具冻尸?这可是一件奇事!喂,是陈尸还是新尸体?”何钊问。

“当然是新尸体。死的是公司的一位叫做白书萍的职员,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初步估计是昨天晚上在冷库里冻死的。”高田说。

“公司的人怎么说?”何钊问。

“他们说,有可能是白书萍是在管理员不在场时进的冷库,下班时还未出来,管理员不知她在冷库里,便把她误锁在冷库里了。”

“这个说法大家能接受吗?”

“不,死者的母亲首先就通不过。她认为自己的女儿根本没有必要进冷库,更不会不跟管理员打声招呼就进入冷库,到了下班的时间还不出来。”

“那么,你的看法呢?”

“我也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就算是她没有与管理员打招呼就进了冷库吧,又怎么会在冷库里呆那么久,直到下班的时间还不出来呢?要知道那冷库里的温度在零下十几度,可不是一个好呆的地方。”高田说。

“不错不错,你的怀疑有道理。对了,你通知法医汤平了吗?”何钊说。

“通知了。汤平说他马上就到。”高田说。

“好的,我们也马上就到。”何钊说。

接完电话,何钊立即收拾起桌上的案卷,对他的助手赵忆兰说:“去绿地食品公司!那里发生了命案。”

他们与汤平几乎是同时到达绿地公司。高田立即带领他们去看现场。

那是公司用来贮存食品的大型冷库。冷库里冷气飕飕,使人毛骨悚然。一具女尸就四肢卷曲着靠墙坐在门旁。

“从冷库关闭到她冻死,这其间一定经过了几个小时,这姑娘也真够可怜的。”高田指点着尸体同情地说。

何钊仔细向尸体看了一眼,断然说道:“她不是在这里冻死的。”

“你怎么知道?”高田一惊,连忙追问。

“因为人被冻死和热死时,其外观表现是一样的。人快冻死时,体温调节中枢麻痹,产生一种极其燥热的幻觉,会拼命地撕扯衣服,这在医学上叫做反常脱衣现象。可是你看,这具尸体的衣服一点也设有撕扯坏。”何钊解释说。

“他说的没错,事情就是这样的。看来我得把这具尸体弄回实验室去,将它解冻之后再行检验,查找她的死亡时间和真正的死因。”汤平说。

“那你就快去吧!记住,一有结果立即打电话告诉我。”何钊说。

“那是当然。”汤平说。

一俟汤平把尸体运走,何钊也立即开始了他的调查询问工作。他要公司腾出了一间办公室,逐一将有关人员一一叫来进行询问。最先被叫来的是公司负责人事工作的副经理,一位三十多岁的高个子男人。

“请你详细说一说白书萍的情况:她来你们公司多久了?平时表现怎么样?”何钊问。

“白书萍是去年五月招聘进我们公司的。她大学毕业,成绩优秀,来我公司这一年多里,工作认真负责,成绩优异,各方面的表现都很不错,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他回答说。

“那么,她的人际关系如何?有没有什么仇人,那种必欲置她于死地的仇人?”何钊又问。

“仇人?她一个姑娘家能有什么仇人?更何况她为人老实,从不与别人争吵。不!绝对没有那种仇人。”他说。

接着被叫来的是冷库的管理员,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

“请你告诉我,那冷库的门是不是经常不锁的?”何钊问。

“是的。每天都要进货出货,有零有整,有时陆陆续续地一天要进出十几二十次,因此库门在每天上午打开后一般都不再加锁,直到下午下班时才把它锁上。”她回答说。


“也就是说,的确有人可以趁你不注意溜进冷库里去?”何钊说。

“是的。但有什么人会这样做呢?再说,我每天下班前锁冷库的时候,都会打开门来看一下。昨天我锁冷库时也打开门往里面看了看,冷库里确实什么人也没有呀。”她听后有点急了,连忙为自己辩解起来。

何钊不觉笑了,说:“你别急!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他刚说到这里,兜里的手机忽然“嘟嘟嘟嘟”地响了起来。他连忙拿出手机进行接听:

“喂!是汤平吗?”

“不错,是我。”手机里响起汤平的声音。

“检验结果如何?”

“尸体全身无伤痕,也无中毒的症状,手足的皮肤有大片冻伤,看来姑娘确实是在冷库里冷死的。”

“可是,她的衣服并没有撕扯的痕迹呀!”何钊疑惑地说。

“你别性急呀。”汤平继续说道,“从死者胃里抽取出来的胃液里,检测出大量安眠药硝基安定的成分。死者是被人强行灌入大量安眠药,在接近死亡的极度昏迷状态下放进冷库里去的,因此没有临死时那种撕扯衣服的动作。”

“原来是这样。那么死亡的时间是……”

“昨晚7——8时。”汤平说。

“好。”何钊点头关上手机,转而对管理员说:“冷库的钥匙你平时都放在哪里,都有哪些人拿过那把钥匙?”

“那把钥匙就放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有时来冷库取东西的人来得早,冷库还没有开门,而我手头正好有事,也会把钥匙交给他,要他自己去开门。”她回答说。

“你再仔细想一想,都有哪些人拿过那把钥匙?”何钊又问。

“那可就多了,有王大朋、单小春、钱家齐……”她想了想,一连说出了七八个人的名字。

送走管理员之后,何钊把记下的名单交给赵忆兰,交代她说:“你立即去查一查,这些人平时与白书萍的关系如何,昨天下班之后都去了哪里?”

“好的,我这就去查。”赵忆兰说。

因为人数较多,赵忆兰的调查工作直到下午才结束。她告诉何钊说:“这七八个人虽然都认识白书萍,但关系都只一般,没有过节,不存在作案动机。昨天下班之后,他们也都返回了自己的家里,也无作案时间。”

“看来在这些人之外,还另有一个接触过并配制了那把钥匙,能打开冷库的人。然而,这个人会是谁呢……”

“看来,我们还得另找线索,是不是去寻找一下昨天最后见到白书萍那个人?”赵忆兰建议说。

“不错!”何钊点头说,“你去一下白书萍的科室,问问看昨天下午是谁最后见到过白书萍,把他带来见我。”

“好的。”赵忆兰回答说。

没有多久,赵忆兰就带回了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说:“她叫李婉萍,是昨天最后见到白书萍的。”

何钊客气地请姑娘坐下,问:“请你详细说说,昨天你最后见到白书萍是什么时候,在哪里?”

“是在昨天下午四点多钟,就在我们的科室里。当时科室里只有我和白书萍两个人。白书萍接了一个电话,说了句‘邓经叫我’就出去了。没想到她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姑娘说。

“邓经是谁?”何钊问。

“邓经就是我们的部门经理邓世昌。”姑娘回答说。

“好的。麻烦你走一趟,去把你们的邓经理叫来。”何钊说。

“好的。”姑娘回答说。

没有多久,他们的部门经理邓世昌就来了。

“据反映,昨天下午四点多钟,你曾经打电话叫过白书萍?”何钊开门见山地问。

“是的,我找她谈了一次话,总共也不过二十多分钟。大概在四点半左右就让她走了。”邓世昌回答说。

“能告诉我谈话的内容吗?”何钊又问。

“当然。”邓世昌回答说,“最近我听到一些反映,说是白书萍在四处打听八年前发生在公司里的一个案子,一个会计跳楼自杀的案子。我觉得这很不好,便找她谈了谈,要她加以注意。”

“什么?她在打听八年前公司一名会计跳楼自杀的案子?说说看,那是一个什么案子?”

“八年前上级组织来公司查账,查出五百多万元的现金缺额。当时的会计是一个名叫谢子文的四十多岁的男人,平常兢兢业业,为人非常老实,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那么大的一个漏洞。但谢子文既说不出这一笔钱的去向,又致死也不承认是他贪污挪用了这一笔钱。也是一时想不开,他竟从十二层楼的平台上跳了下去,当即命绝身亡……”

“这个案子公安机关介入了吗?”

“介入了。公安局来了两位同志,但他们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什么结果,最后便不了了之。”邓世昌回答说。

“白书萍这事,你向上面汇报了吗?”

“没有。这事上面要知道了,会对白书萍在公司的工作不利,我不能害她丢掉饭碗。”

“那么,你知道白书萍为什么要四处打听这个案子吗?”何钊又问。

“我没有问。我想,就是问了,她也不会直说。”邓世昌说着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对了,白书萍生前与财务科的助理会计王斌走得很近,你找王斌来问问,也许他能知道。”

“好的。”何钊转身对赵忆兰说,“你去一趟财务科,去把那个王斌叫来。”

没有多久,赵忆兰就把王斌找来了。

小伙子二十多岁,精明能干,他一坐下就主动说道:“你们找我来,是了解白书萍的事情吧?”

“不错。你可知道,白书萍在打听八年前公司跳楼自杀的老会计的事?”何钊说。

“知道。白书萍不仅在打听老会计自杀的事,还要我设法查看一下当年公司的账目,拍摄或是下载一份给她。”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我问了。她说老会计的女儿是她大学的同学,最好的闺蜜。老会计的女儿一直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贪污巨款,更不相信他会畏罪自杀……”

“那你帮她查看了那本账吗?”何钊又问。

“没有。”他说。

“没有?”何钊一怔,问,“你爱她吗?”

“很爱。”

“那你为什么不帮她?”

“因为以前的旧账都锁在档案室的保险柜里,我根本无法接触到。”他回答说。

“唔,原来是这样。”何钊点头说。

送走王斌以后,何钊沉思地说:“看来,白书萍进入这家公司,并不只是为了寻找一份工作,而是另有所图。”

“你怀疑白书萍就是那位老会计的女儿?”赵忆兰说。

“是的。看来我们得去一趟白书萍的家,去拜访一下她的母亲了。”何钊说。

白书萍的家在城郊的一个贫民区,房屋虽然破旧,但却窗明几净,收拾得非常干净。


白书萍的母亲是一位五十多岁,瘦小赢弱的老人。一提起案子,她就老泪纵横,伤心地说道:“唉!好端端的一个人,咋就会死了呢……我的书萍,她死得冤呀……”

“大娘,请节哀!大娘,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查出凶手,替白书萍报仇。”何钊与赵忆兰连忙劝她。

待老人平静了一点之后,何钊这才开口说道:“大娘,我们今天来,是想问一问白书萍是谢子文的女儿吗?”

“是的。谢子文就是我的男人,我那冤死的男人。”老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头承认说。

“那么,大娘,当年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您能给我们详细说说吗?”何钊问。

老人叹了一口气,抹掉眼泪,开始叙述起来:

“虽然已经过去八年了,但那天的事情我仍然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天,我男人去上班时心情很好,他说他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一家人去北京旅游去了。带着孩子去北京旅游,看一看雄伟的天安门城楼,是我们俩藏在心里很久了的一个心愿。大概是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他还打回来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查账,需要加班,他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家。谁知那一晚我们等呀等呀,一直等到天亮,都没有等到他回来。等到第二天,却意外地等到了一个噩耗,说是他贪污五百万元巨款,畏罪自杀了……”

“他真贪污了吗?”何钊问。

“哪能呀?他为人一向老实,公私分明,连公司的一张纸都不往家里拿,又怎么会贪污那么一笔巨款呢?再说,他如果贪污了那五百万元钱,又拿到哪里去了呢?他可是除了工资之外,连一分钱也没有往家里多拿过呀。”

“报警了吗?”

“报了,上面也派来过两个警察。但他们只找几个人随便问了问,就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后来呢?”何钊问。

“后来,公司强行收缴了我们仅有的一点存款,把我们赶出公司的宿舍,使我们流落街头,一无所有……”

何钊双眉紧蹙,心情感到异常沉重。

“更可恨的是,他们还给我们扣上了一顶罪犯家属的帽子,使我找不到工作,使书萍在学校里入不了团,拿不到助学金……

“我们娘俩咬紧牙关熬呀熬呀,总算熬到书萍长大成人,大学毕业了。书萍成绩非常优秀,原以为能找到一个好工作;谁知她投出去的应聘书,一份也没有回音。托人一打听,原来还是她父亲的问题,人家都不愿收一个罪犯的子女。这一次书萍再也忍不住了,她一咬牙出去弄了几份假证件,改名换姓去绿地公司应聘,进入他们的公司,去暗查当年的事情……”

“可是,她知道这样做的危险吗?”何钊问。

“知道。书萍说,就是冒生命危险,她也要把当年的事情查个一清二楚,还她父亲一个清白。”

何钊点点头,不禁对这位姑娘产生了一丝敬意。

“对了,你们在书萍的身上搜到了一些什么东西?”老人停顿了一会,忽然改口问道。

“一部手机,一张公交卡和少量现金。可惜的是手机里什么线索都没有,没有录像,也没有录音。”赵忆兰说。

“那是当然。就是有录音,也早就被凶手删掉了。”何钊说。

“你们……有没有找到一支笔?”老人说。

“什么笔?”何钊忙问。

“上星期,书萍又买回来一支笔。我说家里已经有好几支笔了,你写东西又是用电脑,从不用笔,又买笔干什么?她说:妈,这可不是普通的笔,万一遇上什么大事,它能自动记录下来。”

“录音笔?”赵忆兰叫道。

“什么?您是说白书萍身上还有一支录音笔?”何钊忙问。

“不错!录音笔,就是录音笔。书萍还说,要是万一遇到危险,她会首先打开录音笔,将它藏好,用它来录下现场的声音。”

“是吗?”何钊连忙起身,对赵忆兰说,“我们赶快回绿地公司,去寻找那支录音笔!”

他们刚一回到绿地公司,王斌就找来了。他告诉何钊说:“昨天你们走后,我想起了一件事:那天,白书萍来财务科找我,她刚一走,科长就过来问我,白书萍找我干什么。”

“你是怎么回答的?”何钊问。

“我撒了一个谎,说是她家里经济困难,来向我打听是不是可以预借工资。”他说。

“唔,这个谎撒得好。”何钊点头说。

“看来上头已经注意上了白书萍。这会不会与白书萍的死有关系?”

“不错!事情就是这样。不过,现在请你先帮我们一件事:想一想,公司里有什么地方可以秘密关人?”何钊说。

“秘密关人?”

“是的,秘密关人。你看,前天下午四点半钟左右,白书萍离开他们的部门经理的办公室以后就失踪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当时她就一定是被凶手控制住了。从那时起到公司下班,到她被关进冷库,这中间至少还有两三个小时,凶手必须先找一个秘密的地方把她藏起来。”何钊说。

“杂物间!”王斌叫道,“那里面堆放着清洁工具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每天上午,保洁员打扫完卫生以后,就不会有人再去那间房子。”

“那还等什么,快去!”何钊说。

杂物间就在电梯间旁边的,房间很小,里面堆满了扫帚、拖巴、垃圾袋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们一进去就仔细地搜寻起来。他们搜寻得很仔细,把每一个角落,每一样东西都翻过来仔细地看了看。但他们反反复复搜寻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那支录音笔。

“会不会是被凶手拿走了?”赵忆兰失望地说。

“不会,凶手并不知道有那么一支录音笔。王斌,你再想一想,除了这里以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关人?”何钊说。

“档案室!那也是一个没人去的地方。只是那里的门一天到晚都锁着。”王斌说。

“就是那里。”何钊说,“凶手既然能打开冷库的门,也就一定能打开档案室。”

档案室远比杂物间大得多。室内有两排置物架,架上堆放着一捆捆的档案,另外还一字排开摆放着几只保险柜。

一待管理人员打开室门,你们就进去仔细地搜寻起来。

搜着搜着,赵忆兰忽然兴奋地叫起来:“在这里了!”说着她伸手从一排置物架的底下摸出一支录音笔,把它交给何钊。

何钊接过录音笔,一按开关,录音笔里立即响起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对话声:

“你为什么要抓我?”

“因为你威胁到了公司的安全。”

“我会告你非法绑架,侵犯人权。”

“你以为你还能出去吗?”

“怎么,你要杀我?”

“你说呢?”

“你就不怕被公安抓去,判处死刑?”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会做得天衣无缝。比如说先给你服下几片安眠药,等你昏睡之后,再把你放进冷库去。那样,你就会在昏睡中毫无痛苦地死去;明天,人们发现你的尸体之后,也会认为是你擅自进入冷库,管理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你锁进了冷库,属于意外的事故……”

“好!”何钊激动地一击掌,说,“立即对公司中层以上的干部进行录音,一一与这盘录音进行声谱比对。”

两天以后,声谱比对结果出来了:凶手是一个名叫陶军的男人,公司的安保科长,总经理陶正华的亲信。

对陶军的审讯很顺利。在充足的证据面前他不得不低头认罪,交代了自己的作案过程:

那天下午,他在走廊上遇到白书萍,见四周无人,便走上前去说:“白书萍,正有事要找你,请随我去经理办公室一趟。”但他并没有把白书萍带往经理办公室,而是把她关进了档案室……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杀白书萍?”何钊问。

“不是我要杀白书萍,是老总陶正华要我杀她。老总已经知道白书萍就是老会计谢子文的女儿。”

“这么说,八年前谢子文贪污五百万元巨款,畏罪自杀一案,确系冤案?”何钊说。

“那是当然,要不然,陶正华干吗要杀她?八年前陶正华还只是公司的副总,是他拿走了那五百万。他那总经理的位置,也就是用那五百万活动来的……”他说。

【本文系作者原创,侵权必究。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人生赢家!维金斯带爱妻海岛度假合照太甜蜜 还等着拿4年1.48亿

人生赢家!维金斯带爱妻海岛度假合照太甜蜜 还等着拿4年1.48亿

厝边人侃体育
2022-06-27 11:04:17
孩子“性早熟”怎么办?看完这组不雅照片,让人感到难过

孩子“性早熟”怎么办?看完这组不雅照片,让人感到难过

豫聊健康
2022-06-27 08:56:56
王传君:演完《我不是药神》,存款也才就600多万,稍微能喘口气

王传君:演完《我不是药神》,存款也才就600多万,稍微能喘口气

只聊综艺
2022-06-27 03:19:17
“周二男性测,周五女性测”,这座大城市今日起核酸检测“7天1轮”,官方回应:新政策不会给市民带来不便

“周二男性测,周五女性测”,这座大城市今日起核酸检测“7天1轮”,官方回应:新政策不会给市民带来不便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6-27 00:27:11
笑翻!江苏一男生中考634分,被妈妈说成436分,孩子爸爸气到咆哮

笑翻!江苏一男生中考634分,被妈妈说成436分,孩子爸爸气到咆哮

枫树讲体育
2022-06-27 13:29:11
地震三方大交易方案曝光:火箭拿下海沃德+拉塞尔!黄蜂接手沃尔

地震三方大交易方案曝光:火箭拿下海沃德+拉塞尔!黄蜂接手沃尔

排球MVP
2022-06-27 11:35:25
农民父母凑7万供女儿留学,失联17年后,才得知她曾回国12天

农民父母凑7万供女儿留学,失联17年后,才得知她曾回国12天

艺述史
2022-06-26 18:43:15
辽宁丹东警民冲突或有反转

辽宁丹东警民冲突或有反转

海与迟落梦plus
2022-06-27 10:06:06
一到实战,就溃不成军,国产发动机只能“纸上谈兵”?

一到实战,就溃不成军,国产发动机只能“纸上谈兵”?

社会观察角
2022-06-26 19:22:24
1张上海廉价群租房内不忍直视的照片,撕开了几亿成年人的伪装

1张上海廉价群租房内不忍直视的照片,撕开了几亿成年人的伪装

小椰子专栏
2022-06-27 13:01:06
影帝梁朝伟近照曝光,无修图泄露真实状态,60岁颜值惊呆众网友

影帝梁朝伟近照曝光,无修图泄露真实状态,60岁颜值惊呆众网友

长春国贸娱乐
2022-06-25 21:10:45
一个征信有问题的人,突然中了一个亿,存进银行,征信会恢复吗?

一个征信有问题的人,突然中了一个亿,存进银行,征信会恢复吗?

匀枫财技大兜底
2022-06-27 07:03:22
“和中国比是不是晚了?”

“和中国比是不是晚了?”

观察者网
2022-06-27 10:57:24
女明星泳衣跳水,张铁林目不转睛看出神,网友:当评委还是选妃子

女明星泳衣跳水,张铁林目不转睛看出神,网友:当评委还是选妃子

清夫说娱
2022-06-27 10:30:54
7旬老汉恋爱遭儿阻扰,46岁大妈怀孕2个月坦言:他床上简直无敌了

7旬老汉恋爱遭儿阻扰,46岁大妈怀孕2个月坦言:他床上简直无敌了

墨小墨说故事
2022-06-27 12:32:02
严重坍塌事故!医疗系统拉响红色预警

严重坍塌事故!医疗系统拉响红色预警

环球时报新闻
2022-06-27 10:30:29
今天,我将群解散了

今天,我将群解散了

你的健身房
2022-06-27 02:16:16
养老金即将补发!低于3000再涨500,达到5000元停涨公平吗?

养老金即将补发!低于3000再涨500,达到5000元停涨公平吗?

山药蛋TV
2022-06-27 10:34:40
青岛暴雨 一奔驰4S店展厅变瀑布!路上有司机跳窗“逃生”

青岛暴雨 一奔驰4S店展厅变瀑布!路上有司机跳窗“逃生”

环球Tech
2022-06-27 16:10:00
回顾:广东一家医院发生的荒唐案件

回顾:广东一家医院发生的荒唐案件

法律故事在线
2022-06-27 12:48:08
2022-06-27 18:54:44
故事小怪兽
故事小怪兽
精选小说
9文章数 6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泽连斯基:G7应"尽最大努力"推动年底前结束俄乌冲突

头条要闻

泽连斯基:G7应"尽最大努力"推动年底前结束俄乌冲突

体育要闻

足坛第一转会大神,还只是个29岁小伙子

娱乐要闻

周星驰罕见受访,满头白发笑容满面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腾讯QQ回应大规模账号被盗:受影响范围已得到控制

汽车要闻

它们有几分相似?试驾凯美瑞骑士版与凌尚

态度原创

游戏
手机
本地
公开课
军事航空

张良新皮肤可以免费获取?

手机要闻

买热成像仪送手机?AGM G1S拿什么跟专业热成像仪拼?

本地新闻

你以为的少女感香港美女,人均炸厨房小组在逃人员

公开课

德国间谍:潜伏20年,从小商人混成总理心腹

军事要闻

美国海军无人舰艇外形像帆船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