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降准、降息、再贷款……金融政策持续发力稳经济,连平:建议适度调整宏观审慎部分指标

0
分享至

策划人 蒲付强 每经记者 张寿林 北京报道 每经编辑 廖丹

当前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俄乌冲突对全球经济形成新的挑战,国内疫情多点散发,部分地区物流和供应链受阻。

5月25日,国务院召开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重要讲话。

李克强说,要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地方肩负着促一方发展、造福一方的重任,要守土尽责抓落实。不断解决两难多难问题,是对各级政府行政能力的考验。要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完成经济社会发展任务,全面把握,防止单打一、一刀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人民银行加大流动性投放力度,为支持小微企业留抵退税加速落地,加快向中央财政上缴结存利润,截至4月中旬已上缴6000亿元,主要用于留抵退税和向地方政府转移支付,相当于投放基础货币6000亿元。

4月以来,货币政策进一步加大力度。4月18日,人民银行、外管局印发《关于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金融服务的通知》,提出加强金融服务23条政策举措。

举措包括加大再贷款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支持力度,用好支农支小再贷款和两项减碳工具,加快1000亿再贷款投放交通物流领域,创设2000亿元科技创新再贷款和400亿元普惠养老再贷款,预计带动金融机构贷款投放多增1万亿元。

此外,对于受困人群,金融机构要灵活采取合理延后还款时间、延长贷款期限、延迟还本等方式予以支持,相关逾期贷款可以不作逾期记录报送。

紧接着,4月25日,人民银行降准0.2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为加大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的支持力度,对没有跨省经营的城商行和存款准备金率高于5%的农商行,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的基础上,额外多降0.25个百分点。

5月15日,央行再推重举,对于贷款购买普通自住房的居民家庭,首套住房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限调整为不低于相应期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减20个基点。自此,各地住房市场迅速升温。

从LPR报价来看,经过几轮下调,已经较上年明显降低。2021年12月20日LPR为:1年期LPR为3.8%,5年期以上LPR为4.65%。今年5月20日LPR为:1年期LPR为3.7%,5年期以上LPR为4.45%。

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1-4月企业贷款利率为4.39%,同比下降0.25个百分点,保持在有统计记录以来的低位。

近日,金融政策层全面发力,旨在稳住经济盘。5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将今年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额度和支持比例增加一倍。对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货车车贷、暂时遇困个人房贷消费贷,支持银行年内延期还本付息;汽车央企发放的900亿元商用货车贷款,要银企联动延期半年还本付息。将商业汇票承兑期限由1年缩短至6个月。

同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召开主要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会,指出金融系统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增强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齐心协力,将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落实到位,加大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全力以赴稳住经济基本盘。

专访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


针对金融体系如何发挥自身特点,全力稳住经济基本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了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连平表示,当前形势下,货币政策还可以动用多种工具。如进行TMLF操作,定向降准或再次全面降准,增加现有专项再贷款额度,创设消费再贷款,激励更多银行支持贷款延期等等。

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可降至1.5%甚至更低水平

NBD:在您看来,接下来货币政策是否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推出?

连平: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多地疫情加重了市场主体经营的困难程度,失业率上升;境外输入型通胀压力增大,CPI有所抬头,PPI持续高位。

在如此复杂的经济形势下,货币政策更应有所作为,进一步加大实施力度,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受疫情影响严重行业的快速恢复,最大程度地发挥货币政策在稳增长、稳就业、稳价格方面的重要作用。

今年以来,降准、下调政策利率、引导LPR下调、推出科技创新再贷款与普惠养老再贷款、支持部分贷款延期还款等多项措施已落实到位,取得较好效果。

当前形势下,货币政策还可以动用多种工具。如定向降息,当前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基本在1.7%-2%之间,可以降至1.5%甚至更低水平,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推动其下调三农、小微企业与个体工商户的贷款利率。如进行TMLF(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定向降准或再次全面降准,增加现有专项再贷款额度,创设消费再贷款,激励更多银行支持贷款延期等等。

当然,货币政策工具使用种类的多寡,或者已使用的工具能否再次使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政策工具能否切实有效地缓解当前需求不足、企业经营困难、经济下行等问题,发挥其特有的作用。因此需要从实际出发,精准应对。

可考虑将信贷激励扩围至涉农贷款、绿色行业

NBD: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49.97万亿元,同比增长10.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8个和2.4个百分点。但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9102亿元,比上年同期少9468亿元。

4月货币增速与信贷社融增速已出现一定的背离,资金存在空转风险。请问如何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避免出现信用收缩和资金空转?

连平:当前银行流动性相对宽裕,但信贷需求不足,一部分资金滞留在金融机构内部,未能及时有力地支持实体经济。

为避免资金空转与信用收缩,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

一是强调银行的主体责任,适度提升风险偏好,积极主动加大信贷投放力度,适当调整信贷条件,对小微企业与个体工商户开通贷款绿色通道,支持餐饮、零售、旅游等特困行业企业恢复经营。5月24日主要金融机构货币信贷形势分析会也强调各主要金融机构要调动行内各方面力量,高效对接有效信贷需求,强化政策传导。

二是加大对银行的信贷奖惩力度。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今年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额度和支持比例增加一倍。银行将获得普惠小微贷款延期本金的2%激励,将有效提升银行信贷的积极性,还可以考虑将信贷激励扩围至涉农贷款、绿色行业等其他重点领域。对信贷投放进度过慢的金融机构也要有一定的督促机制。

三是继续推进市场贷款利率下行,刺激信贷需求。5月LPR下调会较大程度带动中长期信贷增长,但同时也要注意防止金融机构扩大LPR加点幅度,鼓励其降低原有加点幅度,有效释放LPR改革效能,真正实现让利实体。

四是合理控制非银金融机构贷款业务,加强监督,防范虚假交易。

可适度调整宏观审慎部分指标

NBD:请问在行业监管政策,比如银行考核指标等方面,可以做哪些优化和倾斜?

连平:当前特殊经济形势下,银行监管要求可适当调整。

一是对重点领域或薄弱环节的信贷投放增量进行考核,可考虑增加对五个特困行业信贷投放增量占比要求,提高普惠金融领域贷款的占比要求,进行季度考核。

二是可适度调整宏观审慎部分指标。如适度调整拨备覆盖率,2021年末银行拨备覆盖率为196.91%,大幅超过监管要求的150%,个别银行甚至超过500%,可考虑适度降低拨备覆盖率下限或设定拨备覆盖率上限,降低资金占用,增加信贷投放。可鼓励银行适度降低流动性覆盖率LCR,释放部分优质流动性资产,2021年末为145.3%,远高于监管要求的100%。或下调商业银行杠杆率(一级资本与调整后的表内外资产余额的比率)4%下限至3%的国际标准。

三是可考虑小幅降低系统重要性机构的附加资本要求(目前为0.25%-1.5%)和附加杠杆率要求(目前为0.125%-0.75%)。

四是适度放宽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提高四档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与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促进房地产信贷的合理增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主流财经全媒体平台。
486427文章数 230008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