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进入她的身体,被包裹着的感觉,让我飘飘欲仙

0
分享至


听了老宋的话,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老宋这个混球,不就是挣了几个钱吗?有钱怎么了,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老宋见我半天不吱声,说,你小子别给我说不写。况且,这是咱俩双赢的事,我不相信你不干!我知道你们报社的规定,一个版5万块钱,这钱我出,一个子都不少给。另外,你小子要是给我写得好了,挠得让我舒服了,我再给你1万块的炮钱,让你小子打个够。

老宋说的并没错,自从到了报社后,报社几乎每年都给我们分有专版的任务。所谓专版,说白了,就是写那些舔有钱人的沟子的文章,然后,挣一点舔沟子费。刚到报社那阵儿,我们也曾“不为五斗米折腰”,可慢慢地我们发现,这条路根本行不通,为了完成任务,为了领到那点薪水,我不得不“入乡随俗”。

可这一刻,当老宋找到我,对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就蹿起一股无名之火,我对着电话吼了一句,老宋,烦躁是个烦躁!就挂了电话。

然而,手机又顽强地响起来。我想,一定是老宋那个混球打来的,我对着电话吼道,你听着,我写,然后,再拿那1万块钱去打你妹子的炮!

我吼完这句话,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宋多,我等待着老宋的回应。过了半天,电话里却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老师,我是刘洋。

刘洋?我想起了那个未接的陌生电话。

我说,刘洋,你下午是不是给我打过电话?

刘洋说,是的。老师,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我说,刘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我听到了刘洋的喘气声。

我说,刘洋,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办得到的,我一定会尽力给你想办法。

又过了好一会儿,刘洋才开口说道,老师,是这样的,我年初出来打工,干了快一年了,到现在一分钱的工钱都没有拿到手。眼看快要过年了,我们一次次去向老板讨要,可他就是赖着不给,他有钱呀,可他就是不给。现在人家老板干脆躲了起来,我们连人都找不到了。老师,我打听了的,你是记者,你看能不能在你们报纸上给曝曝光,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想让他把欠我们的工钱给我们就行了。

我的心悸动了一下,下午夏威夷饭店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又闪现在我的眼前。

我说,刘洋,你的老板欠你总共有多少钱?

刘洋说,近一年的工钱,总共也有六七千块呢!这么多的钱,他竟然就黑着心不给了。

我突然就想起了老宋那个混球,人比人真是活不成呀。

我犹豫再三,只好对刘洋说出了我的为难。我说,刘洋,这事还真不好办,六七千块钱对你个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是件大事;可对报社来说,这事就太小了。这样吧,你给我留个电话,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到时有什么情况了我和你联系。

刘洋说,我们工地上是没有电话的。噢,对了,我女朋友上班的地方有电话,她姓张,你只要说找小李就行了。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给老宋写那篇文章,我还真费了不少事。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老宋这个人,我通过他周围的人,对老宋的过去做了一些采访。

老宋叫宋六指,他在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在他的家乡颇有名气了。据我后来了解,老宋的出名,缘于一次杀狗事件。


那一年,老宋他们村子里闹旱灾。

干旱给他们村子带来了灾荒,自然也给狗带来了不幸,狗一条一条地被饿死。村里人像死了亲人似地,流着泪将狗埋了。最后,整个村子只剩一条狗了,那就是村长家的那条狗。

老宋杀狗的那个早上,他们村子里宋多人都外出讨饭了。只有几个年迈的老人坐在村子的几棵树下玩狼吃娃的游戏。他们一心一意地玩着,专注而又执着。饥肠辘辘的村里人,企图这种游戏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忘掉饥饿。

老宋那个早上起床很晚,他睡眼惺忪地走出屋子的时候,正好有一阵风吹过来,他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嗅到了一股久违的肉香味,十多岁的老宋不由自主地就顺着这股香味走了过去。老宋在那时,听见自己的喉咙内像是藏了一只鸽子似地,叫了一声:咕唧。他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又听见喉咙里叫了一声:咕唧。'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十多岁的老宋就看见了村长家的那条狗。他看见那条狗竟然跟村长一样吃着南瓜呢。

烦躁!老宋骂了一句。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他是在骂村长,还是在骂南瓜或者是村长家的狗。

年少的老宋在骂了一句后,就跑回家偷偷拿了一根绳子。他把这根绳子绾了一个圈,一头拴在离村长家不远的一棵树上,另一头紧紧地攥在自己的手上。之后,他脱掉自己的裤子,努力地在绳套中间屙了一泡奇臭无比的屎,这泡屎像村长传到老宋家门口的南瓜的香味一样,也传到了村长的家门口。村长家的那条狗经不住这种诱惑,跑过来专心致志地吃了起来。就在这时,老宋一用劲,绳圈就紧紧地套在了狗脖子上。接下来,那仅仅十多岁的老宋把那只肥硕得像小牛犊子似的狗吊在了树上,给狗的嘴里灌了瓢凉水,那狗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一命呜呼了。

这个晚上,村子里弥漫着一股狗肉的香味。村里所有人的毛孔都张开了,他们顺着这香喷喷的气味来到了老宋家的院子。村长也来了,他拨开人群走了进去,他看见早上还活蹦乱跳、汪汪大叫的狗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肉,在铁锅里被煮得咕嘟嘟一片响。老宋的父母早已吓得抖成一团。

村长看见锅里的肉的那一刹那,突然眼睛一亮,脸上绽出了一丝笑,他走到灶台前,刚伸出手准备扯一块狗肉时,猛地听见一声喊:谁敢动我的狗肉,我砍断谁的手!

村长回过头,就看见了十多岁的老宋圆睁着双眼,小手上握着一把菜刀。

唔?村长说。村长有些不相信,他仍伸出手去准备扯一块狗肉。

这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一声响。随着这声脆响,大家看见老宋面前的桌子上,正有一截血乎乎的手指在跳动。

我几乎用了一周的时间,才将老宋的那篇文章写好。

这天下午,老宋又请我们喝酒。

年关越来越近了,老宋开始作着回老家过年的畅想。我们都很理解老宋的心情,这么多年了,老宋是第一次回家过年,而且摆的又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架势,怎能不激动呢?

老宋看了我给他写的文章,高兴得嘴里能开进去一辆小型拖拉机。

看到老宋的作派,我说,老宋,你可看清了,文章里有些话可是人死了开追悼会时才可以说的,没办法,为了在你的父老乡亲面前重新树立你的形象,我提前把这些话给你说了。也就是说,我是给你的人生提前写了份悼词,你不会太介意吧?

我以为这话说了,老宋一定会不高兴的,没想到老宋对我说的话根本没放在心上。

老宋说,悼词又怎么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在活着的时候就知道别人对他一生的评价和总结?这样才好呀,这样心里才踏实。有人不是老说,鸡就是鸡,凤凰就是凤凰,鸡的腰里别一个亿的银子,也是成不了凤凰的。这次我就要让那些人瞅瞅,只要有银子,鸡就是凤凰!

为了尽快让文章见报,老宋当天就让人将5万块钱打到报社。过了两天,老宋的文章就见了报。老宋也没有食言,他另外给了我一万元的润笔费。

第一次拥有这么多的钱,我的心里有了种无法形容的兴奋。那时,辽东开始下第一场雪了,我站在雪地里有些不知所措。

记得还在上大学时,我和我的同学在一块畅想未来时,大家就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当我们拥有了很多钱时,要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当时,我们作了宋多美好的畅想。比如说,去书店里将自己喜欢的书都买回来;比如说请几个打手,给那个曾多次体罚我们的老师一黑砖等等等。可我没有想到,当这种事真的来临时,我脑子里想起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见那个洗头房的萌萌。

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萌萌了。想着她并着双脚,将两只手夹在两膝之间坐在那里腼腆可人的样子,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激动。


找到那个洗头房,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推开门,一屋子的欢声笑语直向我袭来,那个老旧的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他们的腿上各坐了一个小姐,正在那里打情骂俏。也宋是知道到这种地方都是为了同一个烦躁目标,彼此都厚了脸皮的,并没有显出哪怕是一丁点的不好意思来。

我的目光在屋子里搜索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萌萌。老板并不记得我了,他问道,老板,是要做按摩还是做保健?我说,萌萌呢?那个叫萌萌的女子没在吗?

老板说,哦?你坐这儿等等吧。

坐在一群放荡的目光中,我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好在时间并不长,萌萌就出来了。

萌萌是吊在一个男人的臂膀上出来的。面前的萌萌变得我几乎快认不出来了,她先前那黑如瀑布的头发已被染成红一缕黄一缕的了,衣服也换成了非常扎眼的那种。她的脸上已画上了浓妆,我再也无法找到我初次见她时的那份清纯和腼腆了。那男人一边走,一边打着电话,等他抬起头来时我才发现,那男人竟然是老宋。

萌萌看见我的那一刻,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漫出一片笑来。

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萌萌的笑,与我第一次见她时的笑有了明显的不同。女人的笑向来分为两种:一种笑是属于暗送秋波的那种,是发自内心的,她让你心动;而另一种笑,就有些像领导讲话了,对谁都适用。这种笑是一种礼节性的,有一种距离感。

将老宋送出门,萌萌回过身,说,大哥,是你呀?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

我天生的幽默感此时已荡然无存。萌萌说话的语调很高,屋子里的人全都向我看过来,众目睽睽之下,我好像被人扒光了衣服,呆在那里无话可说。我转过身想赶块离开这个鬼地方,可这时萌萌却挽住了我的胳膊,不由分说将我拉进了按摩房。

进了按摩房,我那压在心底的无名之火终于蹿了出来,我有一种想打人想骂人的冲动。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

我说,萌萌,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萌萌说,这样子不好看吗?客人都喜欢这样的。况且,这样也招人眼目些,我们老板说了,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要想办法争夺男人的眼球。萌萌说着,便将她那涂得血红的嘴唇向我的脸上戳来。

我突然对面前的萌萌产生了一种厌恶感,想着面前这个女子刚刚让老宋“战斗”过一番,现在又来向我挑起“战争”,先前存在心里的那份好感,此时早已被弄得没了踪影。

我说,萌萌,行呀,你现在真的成了“敞开迷你石榴裙,尽搂富有采花人。舍出羊脂白玉身赚得穿金又戴银。”

我用手推开了她那即将戳到我脸上的嘴唇,从怀里掏出两张钱扔到了她的面前,我说,你不就是为了挣钱吗?那好,你现在将衣服脱了,然后从这里走出去,一直走到大门外。你只要这样做了,我再给你加二百块怎么样?

听了这话,萌萌整个表情都僵在了脸上。她低下头,将一缕头发放在自己的嘴里紧紧地咬住。

我说,你脱呀!这样挣钱多么容易!不上税,不纳粮,工作只需一张床。

我的话大概深深刺疼了她,萌萌的泪水竟然夺眶而出。

萌萌说,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骂吧,你狠狠地骂我一顿吧!也宋只有这样,我心里才会舒服些。这些日子,我真想有人骂骂我,然后我好好地哭一场,可在这里连个能骂你的人都找不到。小时候,在家里做错了事,父母打我骂我时,我耿耿于怀,我甚至想过有一天我要报这个仇。现在我才明白,有时候,骂其实也是一种爱。当初刚到这种地方时,我是一再告诫自己,一定要洁身自好,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干那种让人在背后指着骂的事,可谁能想到,我的男朋友出事了,他躺在床上要吃要喝,还要看病,我怎能眼睁睁地不去管呢?大哥,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古人不是说过,笑贫不笑娼吗?大哥,你是我到这个城市来遇到的最好的男人,当我决定迈出这一步时,我真的想把除了我男朋友之外的第一次交给你。那些日子,我等呀等,一直不见你来,直到前天晚上,就是刚才那个男人,他强行给了我二千元钱,将我……

萌萌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刀,一下一下地在我的心上割着,我没有想到,这个弱小的女子背后,还有这样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萌萌,又是一个被生活所绑架的人。所不同的是,她是在用她的青春和一个女人的耻辱去与生活做着交换。我更没有想到,是老宋将我在这个城市里仅存的一点美好给摔碎了。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一条短信,老宋那烦躁发来的:向我战斗过的地方敬个礼吧!

我在心里狠狠骂了老宋一句,趁着萌萌不注意,我悄悄地拿出500元钱,放进了她的衣袋里……

年关越来越近,辽东的天气也变得一天比一天冷了。

我写老宋的那篇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后,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老宋也因此在他的乡家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们都知道,这个曾经让村里唾骂的人现在了不得了,成了着名的农民企业家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乡亲们这么多年对他的看法,也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老宋自然很得意。老宋没事就打电话让我过去喝茶、喝酒,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得意和酒精让他红光满面。

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老宋却已通过电话指挥,让他的亲戚们在他家的院子里搭好了一个大戏台,又通过电话在老家的县剧团订了三台戏。老宋说,这个年他一定要闹得红红火火的,要把这多年的晦气抖落掉。

一到年底,报社也忙开了,在我们几个跑外线记者的呼吁下,报社临时成立了一个特别报道小组,这个报道小组的目标,直接对准那些拖欠民工工钱的老板。报道小组一成立,我首先就想到了我的学生刘洋。我想,这一次无论如何要帮他把工钱要回来,让他高高兴兴地回家过个好年。

刘洋自那次打过电话后,就再没有和我联系过。这些日子又忙着给老宋那个烦躁写文章,我也没有给他打电话。我不知道刘洋现在的情况怎样了,他的工钱要到了吗?

我从我的电话簿里找出了刘洋给我说的那个电话,那个能找到他女朋友的电话。我想,只要这次能帮刘洋将他老板欠他的钱要回来,这么多年压在我心里的那份愧疚也会减轻些。

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竟是个男人。我说,请问小李在吗?男人没有回答我,我听到他把电话放在了桌子上。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喂,哪位?声音竟然有几分耳熟。

我说,请问你是小李吗?

女孩说,是的。请问有什么事?

我说,小李,是这样的,我是你男朋友刘洋的老师,有件事我想找一下刘洋,你让他赶快到我这里来一趟好吗?

电话那头的小李听我说这话,竟然沉默不语了。

我说,喂,怎么不说话?

又过了好长时间,小李才说,老师,刘洋他现在有事来不了,不知我过来行不行?

我说,也行,《辽东日报》社你知道吗?那门口有个茶馆,你来了直接到那里找我吧。

挂了电话,我就下楼去了茶馆,我要了一壶茶,一边喝着,一边等着。


也许是要过年了,大家都要忙着准备回家,生意一向很好的茶馆,陡地冷清了下来。茶馆里的服务生因为生意冷清,也显得无精打采。她们一个很无聊地在剪着手指甲,另一个低着头用手机煲着电话粥。CD机里播放的是王杰演唱的《回家》:

我走在清晨六点无人的街/带着一身疲倦

昨夜的沧桑匆忙/早已麻木在不知名的世界

微凉的风/吹着我凌乱的头发

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

突然看见/车站里熟悉的画面

装满游子的梦想/还有莫名的忧伤

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

古老的歌曲/有多久不曾大声唱

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

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我听到茶馆里的服务生叫我,说有人找我。我回过头时,不由得吃了一惊,站在服务生身后的,竟然是洗头房里的萌萌。

我没有想到,萌萌竟然就是刘洋的女朋友。萌萌见到我,也是吃了一惊,当我们彼此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后,不免都觉得有些尴尬。

现在的萌萌已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萌萌了,她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她说,世界真是小呀!大哥,我还是叫你大哥好吗?我没有想到你还给刘洋教过书。

呵呵,我说。我赶紧拿起茶壶给萌萌倒了一杯茶。

那天,我和萌萌几乎在茶馆里坐了一个下午。刚见面时的那份尴尬从我们的脸上渐渐消退之后,我已从萌萌的嘴里知道了刘洋的宋多事。

刘洋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之后,就已下定了决心要把事情往大里整。他对萌萌说,一个老板欠工人的几千块钱,在辽东根本就是一件没人管的小事,要想讨回这几千块钱,惟一的办法是将这小事搞大,事情弄大了,自然有人来管。萌萌问刘洋怎样才能把事闹大,刘洋说他去逗惹老板,只要将老板逗躁,逗火,让老板动手打了他,事情就成功了。

起初,萌萌坚决不同意刘洋的这种做法,萌萌说,他本来欠了我们的钱,咱凭什么还要去讨他的打?可刘洋说,咱不挨打,事情就整不大;事情整不大,就没人管。无可奈何之下,萌萌只好同意刘洋去冒这个险。

萌萌说,刘洋本来只是想逗得他老板将他打一顿,好把事情弄大些,可没有想到,那老板手下的人出手太狠,一下子就把他的一条腿给打断了。刘洋工钱一分钱没要到,反而搭上了一条腿。

从茶馆里出来,天已完全黑了。我拦了一辆出租车送萌萌回家,顺便也想去看看我那断了一条腿还卧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学生。一路上,我和萌萌谁也没有说话,直到下了出租车,要进门时,萌萌才停下来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大哥,我对不起你,是我给你的学生丢脸了。现在我也没脸提别的要求,我只是希望我的事千万不能让刘洋知道。

刘洋和萌萌租住的是一间仅仅十来个平方的民房,我和萌萌进门时,房子里漆黑一团。萌萌拉亮灯,刘洋正睁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十多年没见,刘洋竟然一下子就认出了我。

刘洋说,老师,怎么是你?

我走到刘洋的床边,看到刘洋那打着石膏的腿,心里不由一酸。我说,刘洋,你怎么去干这样的傻事呢?

老师,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工钱。刘洋说着,竟然像小牛犊一样地哭嚎起来。

我说,刘洋,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别难过了。老师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我答应你,一定把那黑心老板欠你的钱要回来。

刘洋用手抹了一把泪,说,老师,我先谢谢你的一片好意,可这事我想还是算了。

为什么?你既然都将一条腿搭上了,怎么能轻易就说算了呢?

刘洋说,老师,说实话,我是想要回那工钱,那是我近一年的血汗钱哪!可我真的不想再给你惹麻烦,况且……况且,现在就是找到他了又能怎样,我们是扳不倒他的。

这人竟然有这么厉害?

刘洋点了点头,顺手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张已被揉得皱皱巴巴的报纸递给我,说,也不知是哪个狗杂种昧着良心,写了一篇文章,把我们那黑心老板吹得天花乱坠,差点就成了圣人了。人家怕谁?

我接过刘洋手里的报纸展开一看,眼前突然一黑。

我说,刘洋,欠你钱的那个老板就是这篇文章里写的这个人?

刘洋说,是的。

看着刘洋那无可奈何的样子,我的心就像刘洋递给我的那份报纸一样,一点一点地在我手中碎掉。看着飘落到地上的报纸碎片,我突然骂了一句:老宋,烦躁的真是个混球!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感谢李想!余承东:增程模式目前最适合新能源汽车

感谢李想!余承东:增程模式目前最适合新能源汽车

智车情报局
2022-07-06 20:17:12
一网友中1800多万彩票,并晒出转眠1496万的转帐支票,彩票可信吗

一网友中1800多万彩票,并晒出转眠1496万的转帐支票,彩票可信吗

小彦故事
2022-07-06 21:31:21
案例:一个养父长达17年的禽兽罪行

案例:一个养父长达17年的禽兽罪行

吴天说体育
2022-07-07 00:47:28
广东26岁女子定闹钟看小猪佩奇,爸爸被气到咆哮:你出去找男人啊

广东26岁女子定闹钟看小猪佩奇,爸爸被气到咆哮:你出去找男人啊

颜漓半夏plus
2022-07-06 21:02:41
塔利班创始人的车被挖出,曾为躲避美军深埋地下20年

塔利班创始人的车被挖出,曾为躲避美军深埋地下20年

极目新闻
2022-07-06 12:01:07
7.6日,无锡达到200例,高峰已现,落点将至

7.6日,无锡达到200例,高峰已现,落点将至

送花小哥哥讲历史故事
2022-07-06 22:17:34
油价调整消息:7月7日油价再跌!最新调价后92号、95号汽油零售价

油价调整消息:7月7日油价再跌!最新调价后92号、95号汽油零售价

车圈儿小见解
2022-07-07 01:27:16
0-2!狂轰18脚射门,全华班压着打,对手5黄+1红+卧草,谢晖怒了

0-2!狂轰18脚射门,全华班压着打,对手5黄+1红+卧草,谢晖怒了

体育镜头
2022-07-06 21:59:38
​一无三分,二无防守,拖着一条伤腿,签下6200万高薪,他凭啥?

​一无三分,二无防守,拖着一条伤腿,签下6200万高薪,他凭啥?

体坛热评
2022-07-06 23:58:47
某按摩会所“潜规则”内幕曝光,画面不堪入目,网友:长见识了!

某按摩会所“潜规则”内幕曝光,画面不堪入目,网友:长见识了!

途子的世界
2022-07-05 18:11:42
北京中考满分660,655分以上的500多,整个人大附中才招300多

北京中考满分660,655分以上的500多,整个人大附中才招300多

摩西观娱
2022-07-07 00:34:07
星星之火,又燎原了

星星之火,又燎原了

大灰狼不存在
2022-07-06 08:25:02
欧文和湖人达成签约协议!时隔6年,詹欧再次合体,库里要小心了

欧文和湖人达成签约协议!时隔6年,詹欧再次合体,库里要小心了

山色风月倦plus
2022-07-06 10:58:42
“体操女神”张豆豆:因挺胸照意外走红,21岁退役后拒进娱乐圈

“体操女神”张豆豆:因挺胸照意外走红,21岁退役后拒进娱乐圈

往来风尘客
2022-07-05 16:33:48
套现1000亿欧洲度假,马云国内赚钱国外花?但人们记住了他三件事

套现1000亿欧洲度假,马云国内赚钱国外花?但人们记住了他三件事

林小明担扑
2022-07-06 17:30:00
仔细一看,她也“挺有料”的...

仔细一看,她也“挺有料”的...

霆霆娱乐烩
2022-07-05 14:15:16
房价已经失去了大幅下跌的可能,因为房价根本就跌不起来!

房价已经失去了大幅下跌的可能,因为房价根本就跌不起来!

房产老J
2022-07-06 10:25:03
又发现66例阳性,涉江苏3地!

又发现66例阳性,涉江苏3地!

老囧奇谈
2022-07-07 00:56:58
中国提前半个月预防,还是慢了,中亚又一国家大乱,陷入紧急状态

中国提前半个月预防,还是慢了,中亚又一国家大乱,陷入紧急状态

强国新武器
2022-07-05 13:46:10
畸形的就业观令人担忧,月薪8000的技工抵不过月薪3000的文职岗位

畸形的就业观令人担忧,月薪8000的技工抵不过月薪3000的文职岗位

职场叨叨
2022-07-05 15:11:06
2022-07-07 07:16:49
门前流水尚能西否
门前流水尚能西否
精选小说
5文章数 4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黄嘉千发表离婚声明:过程非常艰难 决定很不得已

头条要闻

索罗斯:特朗普的共和党对美国威胁大过中俄

头条要闻

索罗斯:特朗普的共和党对美国威胁大过中俄

体育要闻

比尔:我已经把奇才队和球迷当成家人 梦想是帮助华盛顿夺冠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恒大汽车开启恒驰5预售 直播间关闭评论

汽车要闻

剪刀门/3.9秒破百 哪吒S耀世版还有什么黑科技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健康
艺术
公开课

TheShy尽力局被队友卖掉!

本地新闻

砥砺奋进廿五载 携手再上新征程

更年期女性吃什么保健品好?

艺术要闻

七十年薪火相传 北京人艺正青春

公开课

被误以为国企的德国企业,年收入千亿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