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宝贝舒服吗?男朋友躺在我身上卖力运动,而我却满脑子都是大叔

0
分享至


我突发兴致,在清晨时分,没有告诉黄毅,只身一人登上了学校附近的小山峰。

上到山顶之后,我大叫一声,疲惫的睡倒在草地上。看着太阳缓缓升起,那穿透天际的光芒,似指引信教徒的耶稣圣光。我看着旭日痴痴的笑了起来,那一刻,我觉得登山看日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运动。

“就这样躺在草地上,可是会生病的…”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我突然意识到这山顶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于是猛的坐起身来。寻着声音望去,便看见一位40多岁的大叔坐在树下,手执画笔,看着漫天红霞,在画架上不停的画着。

他长长的头发随意的拢到脑后,衣服上染满了各色各样的颜料,整个人看起来凌乱又颓废。只是,那一双眸子,格外的明亮。

我对他大喊道∶“大叔,是你在说话吗?”

他却没有回答我,仍自顾自的画着,几只画笔轮番上阵,忙得要命。

我撇撇嘴,就当他默认了。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杂草,举步向他走去。

走到他身边时,他仍旧在那儿专注的画着。我低眸看着画架上的画册,看着他一笔一笔画出那东升的旭日。我被他的画迷住了,不禁嘴角微扬。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神奇的人,那样平凡的风景,在他笔下变得与众不同。

在日出消逝殆尽之际,他完成了画作。他收起画笔,拿起画册,满意的笑了。


看着他的笑容,我不禁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对着他竖起大拇指,说∶“大叔真棒。”

他回头看着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疑惑的说∶“你是谁?”

我顿时满头黑线,生气的说∶“大叔,你刚刚还提醒我不要睡在草地上的。”

他了然的看着我,说道∶“哦,你还没走啊?”说完不理我,继续收拾他的工具。

我头上似乎飞过一只乌鸦,我暗自揣度,这大叔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我一直就站在他身边的。算了,兴许是他太入迷了。

他停下手中的活计,把他刚完成的画作递到我手中,笑了笑说∶“相逢即是有缘,这幅画大叔送给你了。”

我刚接过画,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黄毅,便急忙按下接听键。我怕他担心便把今天上山的事告诉了他,黄毅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所以我并没有告诉他遇到大叔的事。

挂断电话后,我笑着向大叔道谢,并轻声说道∶¨大叔,我叫张乐,是中文系大四学生,我们学校就在山下不远处,以后可以来找我的。“说完,我便与他挥手道别了。

天黑了又亮了,我醒了又睡了,时间就像不变的旋律,在它固定好的轨道中,自顾自的走动着。

我的生活平淡无波,只是简简单单的在人群中穿梭不止。看着这样的世界,我日渐觉得乏味,于是,便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那天的日出,以及在日出下作画的大叔。

只是,大叔叫什么名字呢?

“张乐,你怎么了?”

听到黄毅的声音,我急忙收回思绪。看着放在面前的拉面,我尴尬的笑了笑,看着黄毅说∶“没什么啊,快吃吧。”

黄毅不悦的说∶“都不知道你最近在想些什么。”

我急忙说道∶“对…不起,你别生气啊。”

黄毅却没再理我。

于是,这简易的晚餐在无声静默中渐渐地走到了终点。

晚餐结束后,我和黄毅都没什么事便开始返回学校。

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地上斑驳的树影勾画出一个好看的图案。在夕阳的余晖下,在绿树成荫的街上,我们一路无话。

我们向前走着,不停的走着,就像提线木偶一般,毫无知觉的往前走着。看着从身旁飞逝而过的风景,那一对对紧紧相拥着情侣,他们像极了很多年以前的张乐和黄毅。

我和黄毅相恋六年,也如所有的情侣一样,牵着手走过了大街小巷,在平凡的生活中体会着属于我们的小温暖。也会深深地看着对方,说暧昧的情话,订下矢志不渝的约定。

我的朋友在我和黄毅热恋时曾对我说,再轰轰烈烈的爱情也终会走向平淡。我不知是她猜到了这结果,还是这本就是必然的趋势,我所知道的只是我和黄毅的感情早已不如从前。

是谁造成这样的局面?是我?还是他?

晚上,躺在床上,抬眸看着天花板,有些悲戚,有些心如止水。从枕边拿起那幅画,轻轻展开。那东升的旭日跃然于眼前,我蓦然想起了日出下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我为何会如此的挂念大叔,是因为他凌乱的长发,是因为他眼眸中的认真,还是因为他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早晨?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现在疯狂的想念那个早晨。

和大叔分别一周后,我再次登上了学校附近的小山峰。在我登上山顶的那一刻,太阳徐徐升了起来。

我条件反射般的看向树下,看着树下空无一人,我突然有些失落。

旭日的光芒散落在山顶各处,花草树木被镀上一层金色。我站在遍地金色中,看着树下缺失了的那块拼图,黯然伤神。我突然意识到,我是那么的……那么的想要见到那个人。

当太阳升到天空时,我背起背包,转身离开。那一刻,阳光拉长了时间的影子。

与大叔分别后的第13天,我们终于在人海中重逢。

那天是我和黄毅相恋六年的纪念日,我们手牵手在公园漫步,就在那一刻,我看见了在公园里画画的大叔。

他的长发依旧随意的拢到脑后,衣服上还是沾满了各种各样的原料,还是那么的凌乱颓废。一切,还是初见时的模样。

他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从忘我的画作中,缓缓地抬起了头,隔着往来的人群,我们两两相望。身边的风景飞逝而过,我们如站在时间的夹缝中,暂停在彼此的世界里。

身旁的黄毅轻轻拍了拍我,我突然反应过来,对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他疑惑的说∶“最近总在发呆,快走吧,我们去游乐园逛逛”,说完,黄毅就拉着我离开了。

我有些后悔,相隔那么多天才遇见,还没来得及说话,甚至连一个笑容都没有……就这样被黄毅拉着离开。并且,对此我连不满的情绪都不敢有,只能佯装快乐。

我越来越不懂感情,不懂我和黄毅的感情,不懂我对大叔的念念不忘。各种纠结的情绪在我脑子里汇总,让我难受不已。

后来,我和黄毅在游乐园吵架了,吵得不可开交,围观的人看着我们指指点点,最后,我拂袖而去。我想这是我和黄毅第一次吵得那么凶,也是我唯一一次那么有骨气的离开。最后,我们相恋六年的纪念日毁在了我的手中。

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的错误。相恋六年的纪念日,我却心不在焉,也难怪黄毅会生气。只是,即便清楚但我却难以克制自己的脾气。

从前的我,很爱很爱黄毅,爱到失去自我,卑微的跟在他身后。那时的我,就像他身后忠诚的小狗,把他给的爱当做天赐的圣物用心去供奉着。我不敢惹他生气,害怕他不理我,所有会让他不悦的事我都不敢去做,为他我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坏脾气。在我们的爱情里,有过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可是,这样的爱情,因为我失去的尊严渐渐变得不那么美好。

我之所以会一反常态的和黄毅吵架,或许是因为我……不那么爱了吧。可是,心为什么还会那么痛?

我回到公园,看见大叔依旧还坐在那画画。我突然觉得我像一条漂泊的小舟找到了停靠的彼岸。

我默默的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回过头,疑惑的看着我说∶“张乐?你不是跟你男朋友走了吗?”未了,还四处张望,企图找到黄毅。

我沉默的摇摇头,“别找了,我们吵架,我先走了。”

我漫无目的的看着从我身边走过的一个又一个人,他们脸上的笑容刺痛了我的眼眸,终于,在穿梭不止的人群中,我失声痛哭起来。

黄毅,爱你那么痛苦,想要离开你也是那么痛苦。我曾带着美好愿望憧憬着的未来,终于在你我手中零落成泥。看见了吗?那在指尖流逝的,是我们对彼此矢志不渝的爱。

大叔手忙脚乱起来,尴尬的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我。

看着他笨手笨脚不懂安慰人的模样,我哭的更凶了。

在这样的场景下,我和大叔奇异的成了男女主角。身边走过的路人,渐渐放慢了步伐,看着我们俩像看热闹般的笑了起来。

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所有人脸上的嬉笑变得丑陋不堪,我拼命的捂住耳朵,想要逃离眼前的一切。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握住我,我抬眸望去。

我想,这一刻,我永生难忘。

夕阳的余晖将他紧紧包裹,他如身披金色霞光的圣使,带着阳光驱走了我心中的阴霾。在这淡淡的光晕里,他的模样变得柔和、温暖。我忘记了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看着我唇角微扬,露出一个好看笑容。

“没事,大叔带你走。”

他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包容与宠爱,刹那间,我突然想起了黄毅。在我们那长达六年的恋情里,黄毅何曾带过这样情绪对我微笑。我终于明白,原来我们的爱情,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美梦。


看着大叔明亮的眸子,我站起身,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然后跟随着他,在人群中奔跑起来。

身边风景变换,我如穿越了时光的洪流,看见了世界的另一个模样。

看着大叔宽阔的肩膀,我心中渐渐升起一股暖意。我突然觉得,只要呆在大叔身旁,这股暖意便会永不消退。

在听不笑声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看着彼此,不禁会心一笑,黄毅给予我的伤痛,在这一刹那,灰飞烟灭。

夜幕笼罩,远方的灯光一盏一盏亮了起来,那闪烁的霓虹昭示着都市生活的奢华与糜烂。

我们走在灯光的盲区,沿着公园的小河道一遍又一遍走着。在我们的无声寂静中,我感觉到的是一种叫做温暖与满足的东西。

多久……有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在我和黄毅渐渐变淡的感情里,那种温暖与满足亦在渐渐变淡,直至消失。

看着在黑夜里映着城市灯光的小河,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黄毅,我终于下定决心放开你,我会一个人奔跑,一个人坚强。关于我们的过去,无论痛苦还是快乐,我都会从我脑中抹灭,从此,你我便相忘于江湖吧。

那次吵架之后,黄毅就再也没出现过。我开始过着没有他的生活,一个人的坚强或许很痛苦,但在这样的痛苦里我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不禁回想起我们共同走过的这六年,突然在想,这六年我得到的是爱情,还是牢笼?

那颗想要遗忘过去的种子在我身体里发芽,然后茁壮成长,变成一棵参天大树。

我开始在生活这档肥皂剧里奔波,不知疲累。

或许因为大叔带着我在时光里逃跑过,我和大叔走得越来越近,有那么一刻,我觉得我觉得我走进了他的生活。

大叔本名刘方,是个流浪画家。他告诉我,他注定是个流浪者。我还记得他说这番话时,眼中迸发出的光彩,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颜色。

那时我说,我没有像大叔一样拥有翅膀,所以,大叔用你的画笔带我流浪吧。

我以为洒脱如大叔,终是要离开的。可是,某一天,他说,他决定留下。

在听到的那一刻,我嘲笑的说,他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听我这么说,他却只是默默地笑着。

后来,他在城市的最角落租下了一间破败不堪的小房子。那确实是间破败的小房子,墙壁上的石灰有些许剥落,看起来锈迹斑斑,绿色青藤爬满了白色墙壁,典型的七八十年代的建筑物。屋里一片空旷,一无所有,面积更是小得可怜,仅能用做厨房。空气里不时还会流淌出一股霉味。

看他满足的微笑,我疑惑的说∶“这房子,有那么好吗?”

他笑了笑说∶“好啊,这便是岁月苍老。”

看着他唇角的笑容,我疑惑的看着那长满绿色青藤的小房子,那一刹那,在剥落墙壁上,我看见了时间的刀痕。是啊,岁月已苍老。

我们买来了各种各样的颜料,大叔开始在墙上作画。呆在他身边时,我变成了活泼可爱的孩子,总会给他制造给种各样的麻烦,他的包容却总变成放纵。

在他专注作画时跑去捣乱,时不时的挠他两下。每次他生气的瞪着我,我就会对着他做奇怪的鬼脸,然后,他就会笑着说我没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有时,我会把他的颜料偷偷藏起来,他找不到时,就会说是被我拿走了,但我却死不承认。然后在他心急火燎时,又从某个角落拿出来还给他。像他一样沉闷、不善言辞的人,生气起来总会格外的好看。于是,我总喜欢逗他生气。

在作画的这些日子里,我没去学校就一直这样陪在他身边,过着被颜料熏染的生活。我渐渐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自由、随性、无拘无束,即便衣服上染满了颜料也不用去顾忌,无需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无需为脸面做自己不想做到的事。在这每天吃方便面的日子里,我突然觉得我们俩像极了一对落魄的小夫妻。

不知道为什么,在想到‘小夫妻’这三个字时,我突然红了脸颊。

看着发呆的我,大叔疑惑到问∶“张乐,你怎么啦?”

我突然反应过来,做贼心虚的说∶“要你管,快点画吧,大叔。”

他撇撇嘴,转过身去继续奋斗。

历时一个月,我们终于将墙壁上的画完成了。四面墙壁上均是绘了花园的风景,青青绿草,点点红花绽放其间,一棵青色大树挺拔的立着。天花板上,绘着蔚蓝的天空,白色云彩飘荡着,云间偶有几缕阳光穿透而出。刹那间,我以为我身在其中,分不清现实,原来,庄周梦蝶也不过如此。

看着这样的成果,我心中高兴,不禁和大叔又蹦又跳起来。

那时我觉得,大叔就像一座移动城堡,只要呆在他身边,他就能带我看世间最好看的风景。

大叔房子的事完成后,我便返回学校。刚回到学校,黄毅的电话便来了。

在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原来有些事是逃不了的,我以为沉默会是我们俩最好的结局,可是,有些事终究逃不过。

我按下接听键,淡淡的说道∶“黄毅,我们分手吧”。然后,猛的挂断电话。

对不起,黄毅,说爱的人……是我,说不爱的人……还是我。我不知道在我们的故事里我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可是我知道……对不起……黄毅,我……不再爱你。

有那么多的话想要告诉你,可是,似乎不再需要。

抬眸看着远方蔚蓝的天空,强自扯开一抹笑容,举步向前。

见到黄毅,是在接到电话之后的第二天。他出现在我们宿舍楼下,见我出来便黑着脸把我拉到一边。

我甩开他的手,吼道∶“黄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分手了”,说完,眼泪便簌簌流个不停。

见我哭,黄毅拉着我的手,安慰道∶“张乐,你别哭啊。我知道我错了,我现在认错好不好,你收回那句分手的话,好不好?”

眼泪依旧流个不停,但我的心却意外的平静,“黄毅,我说的不是气话。我们还是走到了尽头,我终究不是那个陪你到老的人。对不起……”

黄毅甩开我的手,吼道∶“你什么意思?分手是真的,对不对?为什么要分手?我们相恋六年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分手。”

我看着黄毅,淡淡的说道∶“对不起,我爱上了别人。”

黄毅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爱上了别人……”

黄毅猛的拉住我的手,哀伤的说∶“怎么可能,你在骗我,对不对?张乐,我告诉你,这不好笑。”

看着从黄毅眼中流淌出的晶亮的液体,我心中有些不忍,但还是甩开他的手,哭喊道∶“黄毅,我告诉,我们结束了”。说完,转身跑着离开。

黄毅,在我们的爱情里,我是背叛者,我背叛了我们最初的美好。可是,即便我变成了反派角色,但在遇见大叔的那一刹那,那种美好,是我们再来一个六年也无法企及的。我爱上了大叔,在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无言以对时,在我们一次又一次争吵时,在我心酸流泪时。他给予我的依靠,是你从未给过我的。我爱上了他,爱上了他给的那些温暖,爱上了和他一起打闹时的小时光。

黄毅,我终于明白,再久的相伴也不敌那一眼情钟。

我无意识的走着,思绪万千。想起了我和黄毅相恋的时光,想起了我和大叔呆在一起的时光。那种悲伤与幸福一直在我心中蔓延,最后,我又哭又笑的走了一路。从我身旁走过的路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却也不管不顾,蹲在地上不停的哽咽着。

一件衣服盖在我身上,我抬眸望去,却看见大叔一副关切的模样。

我哭的更凶了,哽咽的喊道∶“大叔……”

他侧身在我身边坐下,疑惑的看着我说∶“怎么啦,张乐,怎么这副模样?”

我倒在大叔怀里,他浑身一震,尴尬的说∶“这样不太好吧,张乐。”

我吼道∶“有什么不好的,看见人家难过,还说什么好不好的。”

“好,我不说,绝口不提。可是,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说我与黄毅分手了的事,只能大概的说道∶“我推开了一个我不该推开的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等了一会儿,我没有听见他的回答,坐起身,疑惑的看着他,却见他一副震惊的模样。我在想,他是不是听懂了?

我试探性的轻唤,“大叔……你怎么啦?”


听到我的声音,他猛的看向我,随即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没事……,走吧,我们回小屋。”

在回小屋的路上,他在前面自顾自的走着,我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有些心酸。

大叔,你已经明白我的心意了,对吗?那么,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可是,为什么拒绝我?我到底哪里不好?

看着渐行渐远的我们,我心中有些伤感。

大叔,你说,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不是也像现在那么远?当这个距离足够远时,我们是不是会变成无言的路人?

我们怎么可以变成那样……

我终于鼓足勇气,跑到大叔面前,挡在他面前,认真的看着他,“既然已经明白了,就告诉我答案,不要再用你沉默浇熄我的热情。”

大叔轻叹一声,看着我说∶“张乐,你还小,很多事你都还不明白”,他若有所思的说∶“有些东西,即便你能要,也要不起。不用我来浇熄你的热情,现实会代替我这么做。”

我拼命的摇头,信誓旦旦的说∶“绝对不会,我不怕贫穷,不怕吃苦,我早已不畏惧现实。”

大叔看着我,淡然的笑了。看着那种淡然得几近残忍的笑容,我的心猛的一滞。突然觉得我就像一个耍赖顽皮的孩子,做着大人看来无比幼稚的事。原来,已经……不再需要什么答案,我永远也走不进他的大人世界。

他说∶“张乐,你还不明白吗?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这一刹那,眼泪猛的流了出来,我哭喊着,“不要再说了…”,我捂着耳朵,胆怯的一步一步往后退。“我不想听……,是我傻,是我笨,是我蠢,还天真的做着美梦。”

“张乐……”

我捂着耳朵不想再听他说话,我怕我再听一下,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我只得一步一步往后退着,然后转身跑着离开。

微风中,眼泪肆意横流。

大叔,你说,这是不是惩罚?我无情的背叛了我曾引以为傲的爱情,伤害了曾经的我爱着的人。老天爷或许还是公平的吧,所以,在我抛弃从前选择站在你身边时,你才会无情的拒绝我。那么,未来的我们,又会是什么模样?

终于,我什么都没有得到。在最后,“我”还是没有变成“我们”。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广东耗资277亿在建一条高铁:名字非常有趣,这两座城终于要崛起

广东耗资277亿在建一条高铁:名字非常有趣,这两座城终于要崛起

清竹雅韵
2022-07-06 11:35:10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直言:我们的社会,已经开始出现严重问题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直言:我们的社会,已经开始出现严重问题

看人间无奈尝世间百态
2022-07-05 08:34:46
回顾:大学禽兽教授,夺走众多学生初夜,查看聊天记录不堪入目

回顾:大学禽兽教授,夺走众多学生初夜,查看聊天记录不堪入目

观花年
2022-07-05 15:23:34
乌克兰国宝厂倒闭,中国提供了丰富的条件,大批高级人才来到中国

乌克兰国宝厂倒闭,中国提供了丰富的条件,大批高级人才来到中国

机械公民
2022-07-06 09:45:02
为什么同房的时候,很少有男性叫出声?

为什么同房的时候,很少有男性叫出声?

生命宝典
2022-06-30 15:20:10
一个不愿承认的事实:清军是被列强用肉搏战教做人的!

一个不愿承认的事实:清军是被列强用肉搏战教做人的!

人文历史研习社
2022-07-06 09:35:02
航母上老鼠泛滥怎么办?美国养猫却没用,中国的笨方式最有效

航母上老鼠泛滥怎么办?美国养猫却没用,中国的笨方式最有效

心爱的世界
2022-07-06 10:08:59
揭秘逮捕林彪的“四大金刚”:黄永胜大叫冤枉

揭秘逮捕林彪的“四大金刚”:黄永胜大叫冤枉

华人书画艺术
2022-07-06 07:54:06
“劳苦功高”的贪官,以美色招揽项目,让穷苦街道收入达5亿

“劳苦功高”的贪官,以美色招揽项目,让穷苦街道收入达5亿

历史课不嗑
2022-07-06 09:35:52
人住几楼运气更旺?真不是迷信,难怪有钱人都争着买这几层!

人住几楼运气更旺?真不是迷信,难怪有钱人都争着买这几层!

你的置业顾问
2022-07-06 07:05:02
今早油价大幅下跌!2022年7月6日全国最新92、95汽油,柴油价格

今早油价大幅下跌!2022年7月6日全国最新92、95汽油,柴油价格

汽车安利会
2022-07-06 08:27:58
懒散的美国大兵算啥?当年纳粹德国也曾想不通:这些货能打胜仗?结果在比利时,他们打了一仗

懒散的美国大兵算啥?当年纳粹德国也曾想不通:这些货能打胜仗?结果在比利时,他们打了一仗

世界历史学霸
2022-07-06 07:10:29
无锡这些区域参照高风险区封控管理

无锡这些区域参照高风险区封控管理

锡望
2022-07-06 10:44:32
F1车手工资榜:首尾相差53倍 周冠宇658万 与舒马赫之子并列倒数第2

F1车手工资榜:首尾相差53倍 周冠宇658万 与舒马赫之子并列倒数第2

足球部落
2022-07-06 12:27:06
有种“低调”叫保剑锋,隐藏了10年的媳妇,竟是我们的童年女神

有种“低调”叫保剑锋,隐藏了10年的媳妇,竟是我们的童年女神

九月爱看影
2022-06-02 20:35:12
他是李讷的独子,江青的外孙,妻子是薄一波外孙女,如今怎么样?

他是李讷的独子,江青的外孙,妻子是薄一波外孙女,如今怎么样?

程哥历史观
2022-05-22 23:53:39
生过孩子的女人和未生育的女人,真的能从后面一眼看出来吗?

生过孩子的女人和未生育的女人,真的能从后面一眼看出来吗?

小天使饲养员
2022-07-04 23:26:10
被戴8次绿帽子都不离婚, 光捉奸在床就有3次, 网友:绿帽奥特曼

被戴8次绿帽子都不离婚, 光捉奸在床就有3次, 网友:绿帽奥特曼

鱼真香八卦
2022-06-21 09:05:02
9天感染超1000例,却冲不上热搜:快醒醒!新冠还在!

9天感染超1000例,却冲不上热搜:快醒醒!新冠还在!

黑灰情报局
2022-07-05 21:11:43
“女大学生”聊天记录套路被曝光!业务好的一晚能搞3个,一个500

“女大学生”聊天记录套路被曝光!业务好的一晚能搞3个,一个500

淑盐说影
2022-07-05 13:26:59
2022-07-06 14:34:44
半醉倦容
半醉倦容
精选小说
6文章数 1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更年期女性吃什么保健品好?

头条要闻

浙江一小区挖出262公斤宋朝古钱币 有居民哄抢藏匿

头条要闻

浙江一小区挖出262公斤宋朝古钱币 有居民哄抢藏匿

体育要闻

一地鸡毛的篮网,曾经是一支好球队

娱乐要闻

王思聪与网红女友外出,全程牵手感情好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恒大造车已投入474亿元,同步研发14款车型

汽车要闻

剪刀门/3.9秒破百 哪吒S耀世版还有什么黑科技

态度原创

游戏
教育
健康
家居
亲子

FPX“金贡”归来又要起飞 !

教育要闻

由剑南春赞助,2022年网易教育高考特别报道

更年期女性吃什么保健品好?

家居要闻

现代日式美学 高定别墅设计出3米3的酒柜

亲子要闻

“很绝望,觉得孩子可能是保不住了”,大连40岁三胎妈妈紧急求助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