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华康医院副院长不服老,与医疗器械女销售激情后死亡

0
分享至

叶崇南是华康医院的副院长,今年48岁,别看奔五了,在男女之事上瘾还是很大。他平时注重保养,和几个多年的密友聊天时,经常交流男性保健知识。

他曾不止一次得意地说:“我活好,精力也不减当年,和我一起睡过的女人,都说我比二十多的小伙子还强!”

“你管着医院采购部的工作,药品、设备、医疗器械、医用耗材,还有各种后勤物资,别管是公开招标,还是定点采购,哪一样能绕过你的关卡?别说你的活真好,就是不好,那些女的也得装着舒服,哼哼唧唧配合你!”

老友半开玩笑地说,引得几个人大笑。叶崇南也不能当场证明自己实至名归,只能一笑了之。

不过,老友随口说的这句话,倒的确让他心里生出疑惑,那些女人在他身下欲死欲仙的表现,真的是在刻意迎合他吗?

叶崇南想验证一下,于是当晚约了张嘉莉到他的住处。

张嘉莉是销售医疗器械的,这一块蛋糕利润很大,每个医院都有固定的供货商,想从中抢过订单取而代之,等于从别人的销售商手里抢钱,可不是容易的事儿。

张嘉莉能进入华康医院的采购名单,全靠叶崇南从中使劲儿,张嘉莉每次都给他丰厚的回扣。

至于陪睡,叶崇南还真不缺她这样一个女人,但是只有两人睡了,张嘉莉才是他的人,他也才能放心拿自己的那一份。


叶崇南平时行事低调,住的也是之前的老小区,看着不显山不露水。张嘉莉到了后,还开玩笑地说:“叶院长,你这有钱也不能享受享受,多憋屈得慌,不然买个大别墅住着多舒服啊!”

“我这老房子住惯了,也挺舒服的,”叶崇南盯着张嘉莉曼妙起伏的身段,一时动情,语气开始下流起来,“不光我舒服,一会也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张嘉莉要先去洗个澡,叶崇南却等不及了。

“别洗了,小区在清理化粪池,蹿味了,卫生间空气不好。”叶崇南把她拽进卧室,推搡在床上……

叶崇南想要证明自己宝刀未老,比平时更多下了功夫。张嘉莉面色潮红,喘息不定,生理反应是伪装不出来的,这让他感到非常满意。

当晚,张嘉莉并没有在叶崇南家里过夜。她还有别的应酬,完事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叶崇南躺着养神,到了十一点多时想上厕所,估摸着卫生间的味儿散得差不多了,就顺手拿着一本杂志进去了。

叶崇南进去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突然感到头晕恶心,他预感到不妙,急忙起身,结果一头栽在地上,被人发现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或许叶崇南自己也没想到,会以这么不体面的方式死去,他甚至连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

离奇死因

每个星期一的中午,是叶崇南固定主持例会的时间。叶崇南非常享受开会的感觉,几乎不曾缺席过,这次他却迟迟未到,打电话也没人接。

医院方面觉得不对劲,转而联系他的家人。叶崇南的妻子患有精神分裂症,常年在医院住着,唯一的女儿又在国外留学,能联系上的只有他的岳父老丁了。

老丁正在精神病院陪护女儿,接到消息就赶去看了看,这才知道出了大事。

程思危等人赶到时,辖区派出所已经在204室入户门的门口布置了警戒线。叶崇南住在二楼,上上下下经过的人很多,都尽量靠着另一侧小心翼翼地通过,又忍不住往门里张望。

老丁正在做笔录,描述他如何接到医院的电话,如何赶过来看到的这一幕。他说着说着难过起来,不哭女婿,只是心疼女儿:“我这女儿命不好,好好的得了那样一个病,现在又家破人亡的,就没过上几天舒心日子……”

程思危等人穿上鞋套,进入现场,小棠看到叶崇南的模样,又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杂志,说:“我就说吧,上厕所玩手机其实也不是啥坏习惯,关键时刻还能救命,要是他拿的不是杂志,而是手机,说不定就有机会向外界求助了!”

沈南烛处变不惊,丝毫没有为叶崇南的尴尬姿态感到不适,一边让技术科的同事拍照采集,一边换上一次性医护服、橡胶手套等,坦然地开始做检测。

“死者头部有创伤,创面与地面接触位置吻合,很明显是磕碰造成的,体表无其他暴力性损伤。”沈南烛凑近观察,又看看尸斑,神情有些疑惑,回过头叫程思危来看。

“有什么不对劲吗?”程思危问。

“初步判断,致死原因应该是呼吸麻痹导致的窒息死亡,尸斑又是紫绿色,这是中毒的特征。”

“中毒?”程思危诧异,“叶崇南是从医多年的院长,对各种毒剂应该都很熟悉,如果是中毒,他应该有所警觉才对。”

“你分析得对,但还有一种情况,如果是气体的形式,可能就会忽略了。”沈南烛采集卫生间里的气体样本进行测试,果然检测到硫化物的成分。

程思危急忙问:“尸体里可以检测到吗?”

“硫化物和别的毒剂有些不同,正常情况来说,人死后尸体处在20°C及以下的环境时,血液、脑、肺和大腿肌肉等组织样本就检测不出来了,但是肝、肾和腹部肌肉中还是可以检测到微量残留的。”

沈南烛打开随身携带的勘察箱,最上面两排是精巧的手术刀、弯头手术剪和直头手术剪等工具,说:“来,把他翻过来。”

大家合力把叶崇南翻了过来,沈南烛提取了腹部肌肉组织样本,果然检测到了硫化物的成分。

“硫化物能自然生成吗?”程思危急忙问,这将关系到叶崇南是死于意外,还是有人故意投毒。

“这个不好说,很多下水道和排水沟会自然生成硫化物,但小区里的环境应该不会,不过,很多假冒伪劣的洁厕用品里也有硫化物,我还需要再做一步检测。”

沈南烛逐一排除了叶崇南家的洁厕用品,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程思危和辖区派出所的民警结合情况时,得知小区当晚进行过化粪池清理作业,沈南烛恍然大悟,立刻扩大排查范围,果然在叶崇南邻居家和一楼也相继检测到不同含量的微量硫化物。

据小区物业说,清理化粪池的活都是外包出去的。承包清理作业的环卫公司配合调查,将当时来小区干活的几个工人都带回来了。


他们的领工是个叫魏建设的男人,五十多岁,或许是从事职业的缘故,身上隐隐传来一股臭味。

魏建设见死了人,知道事关重大,坚决不承认使用过硫化物,说:“我们公司是很规范的,不会违规使用对人有害的东西。”

沈南烛询问他在清理过程中都使用过哪些化学物品,魏建设说了几种他们常用的清洁用品,其中一种含有盐酸的成分。

沈南烛扭头看向程思危,说:“盐酸产生化学反应后会释放出硫离子,因为死者知道当天小区清理过化粪池,所以觉得卫生间有些异味很正常,没有引起足够的警觉,这就能解释得通了!”

程思危皱眉不语,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起意外,也解释得通,但他依然觉得存在疑点,如果叶崇南确实是硫化物中毒死的,那为什么其他人都没事?

瞒天过海

在走访的过程中,和叶崇南同楼层的两户邻居表示没有任何不适,楼下104那户人家没有住人,闲置了几个月了,另外两户也说没觉得不舒服,就是一开始眼睛有点刺痛,后来气味散开了,很快就没什么感觉了。

倒是住在叶崇南楼上304的业主称,昨天晚上卫生间有臭鸡蛋的味道,家里人感觉有点头痛,但都没有大碍,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沈南烛上去检测了一下,只是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也仅仅只检测到了微弱的硫化物含量。

“叶崇南住在二楼,如果他是硫化物中毒死亡的,一楼应该是首当其冲,既然一楼的居民都没事,他又怎么会中毒致死呢?”程思危百思不得其解。

沈南烛也想不明白,说:“但是从尸检情况来看,确实是硫化物中毒,这真是太奇怪了!”

程思危怀疑有人故意投毒,小棠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呢?如果真的有人要杀叶崇南,那也不应该用投毒的方法。叶崇南是从业半辈子的院长,投毒的话,第一很容易被叶崇南发现,第二很容易被我们发现,纵火,或者制造一个车祸,不比这个好使吗?”

“连我们都这样认为,可见凶手的高明之处,但如果他就是要借助小区清理化粪池瞒天过海呢?”程思危反问。

小棠哑口无言,想想也的确存在这个可能。但是,根据老陈他们排查的结果,案发当晚,只有那个叫张嘉莉的医疗器械女销售来过,不过很快就离开了,之后张嘉莉也有不在场证据。

技术科检测的结果出来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入过房间,如果有人投毒,那么是怎么做到的呢?

“叶崇南没有来得及向外界求助,说明他在极短时间内就死亡了,要让一个成年人在极短时间内中毒死亡,硫化物的浓度一定会非常高,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让叶崇南家里的硫化物含量大大高于其他地方呢?”

程思危来回踱步,他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脱口而出:“楼下!楼下有人!”

沈南烛瞬间明白程思危说的“楼下有人”是什么意思,能贯通楼上和楼下房间的只有卫生间的排气道,叶崇南楼下那户人家没有人住,他们就没有进去检测,但事实上那里才最有可能是硫化物产生的源头。

程思危带人强行打开104的入户门,发现屋里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厨房窗户正对着小区的绿化带,防盗窗上的两根钢筋被锯断了,只是被绿化带遮挡得严严实实,在外面根本看不见。

沈南烛戴着口罩和橡胶手套,推开卫生间的门,只见里面一片狼藉,废弃的塑料袋和残留的盐酸,还有没有散尽的臭鸡蛋味道,都证明了程思危的推断。

“凶手一次性倒入大量盐酸,导致下水道内的有机物和无机物迅速分解,释放出大量游离硫离子,而硫离子的化学性质很不稳定,加上盐酸和水混合后产生高热,致使硫离子迅速与氢结合,形成高浓度的硫化氢气体自下水道返回厕所,并通过通气道上升至叶崇南家,这也是304室的业主也略有不适的原因。”沈南烛说。

程思危分析道:“叶崇南应该是闻到了异味的,他以为只是小区里清理化粪池残留的气味,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等他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案件的性质已然明朗,作案现场和证据也已经找到,那么,凶手到底是什么人?他和叶崇南又有什么恩怨呢?

可疑人选

程思危带队重新排查,一组围绕叶崇南展开调查,看近期有没有和可疑的人接触,二组从案发当天进入小区的陌生人着手。

不巧的是当天来清理化粪池的抽粪车管子没盘好,把小区门口的监控撞坏了,这段时间出入全靠保安肉眼识别是不是业主,而保安笃定地说当时已经很晚了,除了那几个工人,没有陌生人来小区。

清理小区化粪池的几个工人本来就是重点排查对象,得知门口监控又是他们撞坏的,这下更是具有作案嫌疑了。

老陈黑着脸,问:“是你们哪个开的车?是不是故意撞坏监控,好打掩护的?”

负责开抽粪车的是个年轻人,一听这话急了,说:“警官,可不敢这么说啊!车是我开的,可是上面的管子不是我盘的,足足五十米那么长,弹出来可不得撞坏东西吗?就这赔小区监控的钱,我个人都得出一半,我都够倒霉的了!”

老陈又逐一盘查他们,证实这些工人自始至终没有人离开工作场地,锯断钢筋和充分溶解那些盐酸都需要时间,何况作案动机也不足,他们逐一排除了嫌疑。

“警察同志,我们民工干活不像那些部门单位,还有能闲着看报喝茶的,我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有一个溜出去的,他的活就没人干,其他人的活也受影响了,再说我们是第一次到这个小区干活,和他们没仇没怨的,不可能有人跑出去干这事!”魏建设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

那个开抽粪车的年轻人好像忽然想起什么,犹豫要不要说。

程思危一眼看出他的异样,说:“如果你们知道什么线索,一定要及时说出来。也许你们无意中看到的东西,就会成为破案的关键线索。”

“其实也没啥……”那个年轻人挠挠头,看了魏建设一眼,心虚地说,“当时我看物料呢,有个老头凑过来,找我搭话,问我那袋子里是不是盐酸,要我卖给他点,还给了我两百块钱,我看我们魏队长不在,反正拆开包装的盐酸也没个数,偷卖一点也没人知道,我就卖给他了!”

程思危霍然一惊,魏建设一听,知道他的人闯了大祸,一脚就朝那个年轻人踹了过去,骂道:“你这孩子穷疯了不是?咋那么没见过钱呢?就为了一百块钱,给我惹出这么大的祸来!”

“我只是想换点钱,填上赔偿监控的亏空。人是那老头杀的,和我有啥关系啊?我也不知道盐酸能杀人啊!”那个年轻人叫屈。

程思危把小区保安叫了过来,让那个年轻人认真仔细地描述那个老头长什么样,多大年龄,身高大概多少,有什么明显的特征。

那个年轻人一五一十地描述完以后,轮到保安傻眼了。

“怎么样?当天有没有见到这样一个老人进来?”程思危问。

“见过,”保安咽了一口唾沫,“那不是叶院长的老丈人吗?你们一直问陌生人,丁大爷不是陌生人,以前还在这住呢,我就给漏了!”

程思危没料到凶手居然是老丁,叶崇南是他的女婿,老丁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进监狱,还是下地狱?

程思危在精神病院找到老丁时,他正在喂女儿丁敏吃饭。丁敏长得很漂亮,皮肤白净,眼睛很大,可惜眼神呆滞,一看就和正常人不一样。

老丁看到程思危等人,心知肚明是事情败露了,结果一分神,手里的汤匙就没看准,碰到了丁敏的脸颊上。他手忙脚乱,急忙用衣袖去给女儿擦脸。

程思危看到病床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包抽纸,就顺手拿过来递上去。老丁有些意外,接了纸巾给女儿擦干净,继续喂剩下的半碗饭。

程思危默默等候,看着他喂完饭,给丁敏收拾妥当,喃喃说:“孩子,我不能再来照顾你了,那个畜生已经死了,等芽儿从国外回来,你们娘俩就好好过日子吧!”

程思危知道老丁一定有特别的缘故,问:“是什么事让你下决心这么做?”

老丁一听这话,眼眶瞬间红了,自责地说:“亏我当了一辈子化学老师,我都没想到敏敏的病是被他下药害的。”

据老丁说,那时候叶崇南还在医院采购部当主任,正在要升副院长的节骨眼上。他和一个外面的女人不清白,那个女人闹到家里,公然挑衅丁敏原配的地位。丁敏一气之下就举报了叶崇南,后来事情被他运作后压了下去。

叶崇南跪着求丁敏原谅,看在俩人有一个女儿的份上,给他一个挽回弥补的机会。丁敏到底是女人,经不住他几句好话,就原谅了他。老丁后来回忆起来,叶崇南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对丁敏起了歹意的。

在那件事过去大半年后,丁敏开始出现神经恍惚、嗜睡、容易忘事等现象,后来越来越严重,一开始医生诊断是抑郁症,最后居然演变成了精神分裂症。

“敏敏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任何精神方面的问题,我们家族也没有这种遗传类疾病,后来我查了很多医学方面的书,才知道这些症状都是可以通过小剂量持续给药达到的。可是那时候已经晚了,我去找医生咨询能不能鉴定,拿出证据,医生说都好几年了,多少药物也代谢完了。”

老丁眼中满是心疼悲愤,说:“我好好的一个孩子,就变成这样了。警官,叶崇南那样懂医术的畜生,杀人根本用不着刀啊!”

程思危说:“你在照顾女儿的间隙,还在暗中搜集具备叶崇南的证据,你为什么不把他送进监狱,反而把自己搭进去呢?”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送他进监狱,对我女儿和外孙女有什么好处呢?我想明白了,我本来也没几年活头了,送他进监狱,不如明面上留着他的体面和名声,暗地里让他下地狱,你说是不是?”老丁完成了自己的计划,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是让他进监狱好,还是下地狱好,程思危无法置评,但他可以确定一点,老丁是他抓获的犯人中最满足,最快乐的。

当一个男人有了女儿,从成为父亲的那天起,他就有了对抗全世界的勇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乌兹别克斯坦现大规模抗议,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乌兹别克斯坦现大规模抗议,总统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观察者网
2022-07-03 11:07:15
房子过户给子女的费用

房子过户给子女的费用

来不及了
2022-06-30 13:30:33
韩国财阀千金的一天,每天睡到自然醒,不用工作每天约会小鲜肉

韩国财阀千金的一天,每天睡到自然醒,不用工作每天约会小鲜肉

娱乐下饭菜
2022-07-03 15:42:00
河北廊坊民警,为何也被逼到网络实名举报?

河北廊坊民警,为何也被逼到网络实名举报?

陆火Media
2022-07-03 08:00:02
2400亿!三大航史上最大订单为何花落空客,对航空业意味着什么

2400亿!三大航史上最大订单为何花落空客,对航空业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
2022-07-03 07:58:05
A股:明天7月4号就开盘了!几则消息值得关注,给股民几点提醒!

A股:明天7月4号就开盘了!几则消息值得关注,给股民几点提醒!

大川点金
2022-07-03 17:57:28
直播带货只是昙花一现,下一个暴利的风口来临,有人已经月入千万

直播带货只是昙花一现,下一个暴利的风口来临,有人已经月入千万

互联网经济观察
2022-07-03 13:03:11
印度高种姓为何盛产美女?看看她们被混血多少次就知道了

印度高种姓为何盛产美女?看看她们被混血多少次就知道了

国际视角资讯
2022-07-03 09:40:02
大数据作恶时代,比预期来得更快

大数据作恶时代,比预期来得更快

雷科技
2022-07-02 21:32:39
范长龙:入伍2年提干当排长,开创大军区司令直升军委副主席先例

范长龙:入伍2年提干当排长,开创大军区司令直升军委副主席先例

雨缘竹读书
2022-07-03 13:43:48
只喝烧开的自来水,不喝桶装水、不买矿泉水,结果如何?早知早好

只喝烧开的自来水,不喝桶装水、不买矿泉水,结果如何?早知早好

山东讯息
2022-07-01 10:57:00
为什么买空客飞机?背后中国政经的高深智慧,你要看懂!

为什么买空客飞机?背后中国政经的高深智慧,你要看懂!

灿烂的世界
2022-07-03 11:47:10
中医药大学培养出来的中医都是中医败类,中医消失板上钉钉

中医药大学培养出来的中医都是中医败类,中医消失板上钉钉

神医圣手词典
2022-07-03 18:44:45
倪匡离世 自诩“自有人类以来,汉字写得最多的人”

倪匡离世 自诩“自有人类以来,汉字写得最多的人”

齐鲁壹点
2022-07-03 20:14:46
他逝世后举国哀悼降半旗,8年后却被迁出八宝山开除党籍,为何?

他逝世后举国哀悼降半旗,8年后却被迁出八宝山开除党籍,为何?

二罗故事
2022-07-01 15:14:58
敲响警钟,陈雨菲1-2不敌因达农,全世界都知道怎么打陈雨菲了

敲响警钟,陈雨菲1-2不敌因达农,全世界都知道怎么打陈雨菲了

真理是我亲戚
2022-07-03 17:18:13
7月1日,江苏一女子见男友下班后很累,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7月1日,江苏一女子见男友下班后很累,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静坐菩提树
2022-07-03 00:06:32
日本摊牌了?岸田突然对华发难,提出三个要求,中方反击铿锵有力

日本摊牌了?岸田突然对华发难,提出三个要求,中方反击铿锵有力

东方之星号
2022-07-03 16:45:02
田静说已买了大房子,许妈不用再租房,云昊说老房要回来也不会住

田静说已买了大房子,许妈不用再租房,云昊说老房要回来也不会住

胖夫夫
2022-07-03 18:32:01
独处又何妨

独处又何妨

古玩典藏鉴赏
2022-07-03 18:20:41
2022-07-03 20:46:44
悬疑小说社
悬疑小说社
探秘案件悬疑,讲述精彩故事
43文章数 5522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作家倪匡离世 曾自诩"自有人类以来汉字写得最多的人"

头条要闻

作家倪匡离世 曾自诩"自有人类以来汉字写得最多的人"

体育要闻

两遭国家队"退货",三朝元老想战巴黎

娱乐要闻

萧亚轩被狗咬伤毁容后首亮相,却被吐槽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哭惨”的蔚来和小鹏,6月销量都破万了

汽车要闻

奔驰全新GLC将2023年上市 豪华属性更上一层楼

态度原创

教育
时尚
房产
亲子
手机

教育要闻

由剑南春赞助,2022年网易教育高考特别报道

越来越贵?Chanel手袋或将于7月涨价

房产要闻

中海·汇智里推出一口价房源,总价278万起

亲子要闻

从家庭到幼儿园,要过5关,孩子抗拒幼儿园到底卡在哪?

手机要闻

苹果5G基带虽受阻 高通依旧未雨绸缪减少对其订单依赖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