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6岁那晚,我被5个流氓拖进树林糟蹋,轮着骂我:死囚女儿不值钱

0
分享至

1

陈小小的父亲杀了人,被判死刑,妈妈把她送到奶奶家后就走了,从此音信全无。

这一年,陈小小六岁。

一年后,父亲被执行死刑,她和奶奶一起去送了父亲最后一程,父亲跪在地上,朝着奶奶和她这边磕了三个头,便被警察同志带走了。

陈小小睁着大大的眼睛,茫然地看着远去的父亲,一双小手紧紧攥着奶奶的衣角,深深的无助感,让她连哭都不会了。

又过了两年,奶奶也去世了,陈小小彻底成了孤儿,几位老邻居照顾了她一年,最终把她送到福利院,那一年她十岁。

福利院的小朋友听说她的身世后,对她很畏惧,甚至会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她也杀过人似的。

陈小小变得沉默寡言,性情暴躁,只要听到有人说她是死刑犯的女儿,她冲上去就打,也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比她大还是比她小。

陈小小成了福利院里最难管教的孩子,她的身世、年龄、加上她冷漠的性格,让她很难找到愿意收养她的家庭。

小小渐渐习惯了,她只想赶紧长到18岁,离开福利院,开始自己的生活。

但在她十三岁那年,来了一对夫妇,他们了解了陈小小的全部身世后,依然决定领养她,院长就安排夫妇和小小见了一面。

那对夫妇很面善,女人37岁,看起来温柔亲切,贤妻良母的形象,男人39岁,看起来宽厚正直,是谦谦君子的样子,两人没有子女。

在见面之前,院长叮嘱陈小小,这对夫妇不错,不论是性格还是家境都很好,让她好好表现。

陈小小却全程冷漠,一言不发。

一周后,院长来高兴地通知小小,那对夫妇决定收养她了。

小小却没什么反应,只淡淡说了句:“无所谓。”

2

办完全部领养手续后,陈小小跟着养父母回了家。

他们想带她看看每间屋子,她却根本没兴趣,只问了句:“厕所在哪?”

养母带她去了洗手间,之后又把她带到卧室。

鹅黄色的墙壁,配着松木色的家具,白色床单一尘不染,有刚晒过阳光的味道,床上放着一个大号的泰迪熊,样子慵懒而憨厚。

这里比她在福利院的环境好太多了,但陈小小并没有觉得开心。

奶奶去世后,她也被邻居照顾过一年,邻居家婶子一开始对她很好,但时间久了,就厌烦了她,把她推给别人。

那一年的寄人篱下生活,让陈小小不断燃起希望,又一次次失望,最后年幼的她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界上,除了自己,没人可以依靠,那些给过她恩惠的人,不过是一时冲动想做善人罢了。

陈小小不想再配合任何人的善举,宁可把自己变成一个刺猬,谁靠近就扎死谁,也不想再经历那种被抛弃的失落感。

“听说你喜欢白色,我就把床单都换成了白的,这些文具和书是给你准备的,衣柜里有我给你买的新衣服,你随便穿,还有……”

“我困了,想睡会儿。”陈小小打断了她的话。

“哦,好,这是空调遥控器,热的话就开空调。”

养母把遥控器放在床头柜上,对小小笑了笑,便离开了房间。

陈小小就像一头紧张的小兽,轻轻坐在床上,床铺发出吱呀一声,她都吓一跳。

而且她想不通,这对夫妇为什么不害怕她?她可是杀人犯的女儿!

陈小小的警惕心一向很强。

她觉得这家人要么是一时冲动发善心,要么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她咬了咬嘴唇,去锁上了房门。


3

陈小小在新家住了下来,但她几乎不和养父母说话,更不会叫他们“爸爸””妈妈”,甚至连吃饭都不一起吃,每次都是他们吃完后,她才去快速扒两口。

这个家对她来说,只是一个不让她风餐露宿的地方,除了维持生存所需之外,她不享用家里任何资源,也不让自己和这对夫妇建立任何感情联系。

她就像一只机警的刺猬,随时准备亮出一身硬刺。

让她意外的是,养父母从来没有强迫过她任何事情,她不想说话,他们不会没话找话跟她聊天,她不和他们一起吃饭,他们也没试着说服她改变。

就这样过了一年,养父母没有抛弃她的意思,看起来也没别的图谋,陈小小心上的锁,有点松动了。

十四岁时,小小来了例假。

她知道女生都会有这个,但真来了,心里还是慌,也觉得很羞耻。

而且她没有准备那个东西,迫不得已,只好去找养母先借一片。

“我……我来那个了。”陈小小来到阳台,绞着手指,低着头对养母说。

当时养母正在浇花,她放下手里的水壶,愣了片刻,反应过来,意外又欣喜地看着她:“真的啊!那我们小小是大姑娘了!”

陈小小却低着头,表情不自然地说:“我没有准备那个……你有么?”

养母了然地点点头,把她带到卫生间,给她拿了一片护垫,指导了一下该怎么用便帮她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晚上,养母给她端了一杯热牛奶进屋,又轻轻关上门,仔细跟她说了说来例假时的要注意的事,她一直低着头,默默地听,等养母要离开时,她抬起头,声音艰涩地对养母说:“谢谢……妈妈。”

女人愣了下,笑容像涟漪从嘴角绽放开,“跟妈妈不用客气,趁热喝了牛奶,早点睡吧。”

陈小小喝着香甜的牛奶,只觉得一种轻柔的力量,已经悄悄推开了她封闭的心门,一丝裹挟着温情的阳光溜了进去。

这缕阳光渐渐温暖了她整颗心。直到她十六岁那年,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彻底熄灭了她心里的火苗。


4

那天晚上她起来上厕所,经过父母房间的时候,隐约听见母亲在哭,父亲也在叹气。

透过门缝,她看到母亲正坐在床边,腿上放着一本相册。

“这是圆圆五岁生日的时候吧?非要沾着奶油往你脸上抹,把你装扮成圣诞老人……”

“那天她可玩疯了。”父亲笑着说,声音却是悲伤的。

“要是圆圆还活着,今年也该升高三了,她那么聪明,一定会考个好大学。”

“是啊,咱们圆圆那么可爱那么漂亮,没准儿这会儿已经有小男生给她写情书了。”

“如果我那天早点去接她放学,她就不会出事……对不起……”母亲抽泣起来。

“别瞎想了,不怪你,错的是那个司机……”

“你说,那人为什么喝了酒还要开车呢……为什么要夺走我们的女儿……”

陈小小慢慢退回到了自己房间里,她从来不知道养父母有过一个孩子,听起来还是出车祸去世的。后来等父母睡下,陈小小才重新出来去上了厕所,之后过了很久都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呢?如果那个叫圆圆的女孩没有出事,自己是不是还在孤儿院?

第二天是陈小小的生日,她趁着母亲做晚饭的时候,悄悄进入母亲的卧室,在梳妆台上找到了那本已经快被翻散架的相册。

相册里,记录了那个叫圆圆的女孩短暂的一生。

起初,陈小小只是好奇,但越往后翻,就越震惊,越痛苦。

她终于知道了养父母无条件爱她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的善良,是因为她和他们逝去的女儿长得太像了!

陈小小非常愤怒,她已经打算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去对待,到头来,她只是一个替代品……

父亲下班回来了,给她买了草莓蛋糕。

陈小小想起刚才看过的那些照片,好像他们死去的女儿每年过生日都会吃一个草莓蛋糕。

这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陈小小忽然爆发了,她疯了似的把那蛋糕打到地上。

“小小,你这是……”养父无措地看着她。

养母也是一脸震惊。

陈小小瞪着发红的眼睛,就像愤怒的野兽,对他们吼道:“我不喜欢草莓味,也不喜欢读书,我不爱穿裙子,也不喜欢泰迪熊!我的身体里流着杀人犯的血,我骨子里就是坏的,就算你们假装看不见,这也是事实,就算我和她长得有点像,我也永远不是你们的女儿!


5

陈小小疯狂地吼完,夺门而出,她要逃离这个给了她虚假幸福的家,她不要再当任何人的替身!

父母追了出来,但她跑的很快,拐过街角就看不见了。

陈小小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狂奔,跑累了,她就去便利店里买了一包烟,两瓶啤酒,坐在马路边,一边喝酒,一边抽烟,她今天要当个坏女孩。

那烟呛得她流眼泪,那酒喝得她喉咙发痛。

三五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刚从对面酒吧走出来,看见小小后,互相使了个眼色,笑嘻嘻朝她走过来。

“妹妹一个人啊?”

一个小年轻轻浮地抬起她下巴,陈小小原本想躲开那人,但酒精让她混乱了,她忽然觉得,反正也没人关心她,堕落了,反倒符合她“死刑犯女儿”这个身份。

“是啊,你请我喝酒吗?”她根本不会喝酒,一罐啤酒下肚,此时已经醉醺醺了。

小混混乐了,当即拉着她站起来,“走,哥哥请你喝个够。”

“陈小小!你给我过来!”

一个干净的男生嗓音传来,她顿住脚步,扭过头,看向身后的男孩。

这是隔壁邻居家的男孩,两人平时见了面也不怎么说话,只知道他叫顾北,跟她同校,不同班,成绩很好,常常考年级前十名,总之跟陈小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啊?”她讥诮道。

“叔叔阿姨在找你。”他说着走过来,就要把她从小混混手里夺过去。

小混混身子往前一挡:“她可没说要跟你走。”

顾北握了握拳头,对陈小小说:“你太自以为是了,你真以为你能取代圆圆么?”

陈小小此时本来就易燃易爆炸,顾北偏偏踩了她的雷区,她猛地推开小混混,来到顾北面前:“你再说一遍?”

小混混还要来拉她,她一把甩开了,恶狠狠地瞪着他们:“滚!”

似乎是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了,再加上此时街上人来人往,小混混们也不好再拉扯她,只好行悻悻罢手,骂了两句离开了。

小混混走后,顾北不屑地看着她,“说一遍又怎么样?你就是怎么都比不上圆圆!”


6

陈小小忽然笑了,眯着眼睛看他:“呵,你还是个情种!”

“我和圆圆从小一起长大,我的确很喜欢她。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就算你们长得像,你也永远成不了她,你竟然还自作多情地以为自己是个替代品,你身上有哪一点品质能和圆圆比?”

陈小小急促地呼吸着,她真想扇他一巴掌,但她捏紧了拳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问:“好啊,你说说,我听听,她到底有什么品质是我取代不了的。”

“她聪明,又很用功,成绩优秀,连续两次跳级,而且一直是年级前三名,你呢?你将来高考能考三百分么?考三百分都是你超长发挥吧?圆圆不但成绩好,还很善良,很单纯,你再看看你,像个小混混一样抽烟喝酒打架,你竟然还觉得自己像她?

“生气了是吧?你就爱生气。天天板着脸,跟谁欠你似的。圆圆就不一样,她很爱笑,简直就是天使。所以就算你长得跟圆圆一模一样,也没人受得了你这张臭脸!

“哦还有,圆圆很率真,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坦坦荡荡的不像你,天天的玻璃心。叔叔阿姨是心疼你,照顾你这么多年,你却忘恩负义,我真替他们不值!”

顾北指着她的鼻子,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把她骂了个透透。

陈小小已经快气炸了,最后根本说不出话来,等顾北转身离开时,她对着他的背影说:“谁说我考不上大学!你等着!我肯定能考上重点大学,而且比你考的还要好!”

顾北冷哼一声,头都没回:“说大话谁不会。”

这天之后,陈小小就像变了个人。

她开始发奋学习,真成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五好学生。

她在酝酿一场报复,不是说她成不了那个圆圆么?

她偏要让所有人看看,那个女孩能做到的,她也能做到。

等她考上了大学,成了他们眼中的好孩子,她就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

到时候,养父母就会永远记住,她是陈小小,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那个顾北也不会再轻视她。

之后每一次陈小小想放弃,甚至每一次想发脾气,每一次心情沮丧,她都会想起圆圆,如果是圆圆,她会怎么做?

那个去世多年的女孩,渐渐在陈小小的心里丰满起来,真实起来,她像灯塔,照亮了陈小小的航路,也时刻鞭策着陈小小不断向前。

两年后,陈小小参加了高考,她以全校第五名的成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比顾北高了十分。

当她拿着录取通知书回家的时候,妈妈激动地红了眼眶,笑着抚摸她的头发,“我就知道咱们小小可以的,我就知道!”

小小的心里也是满满的成就感,不止来源于高考的成绩,更是因为实现了对自己的那份承诺。

当天晚上,父亲亲自下厨炖了鸡,又炖了鱼,隔壁老顾家也在庆祝,两个孩子报考了同一所学校,两家人干脆凑到一起,这顿饭吃得比年夜饭还热闹喜庆。

7

吃过晚饭后,小小和顾北去楼下一起丢垃圾,两人都不着急回去,便在楼下花池边坐了一会儿。

“你还真做到了。”顾北说。

“其实我本来想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逃跑的,让你们再也找不到我。”

“为什么?”

“觉得你们不是真心对我,是把我当成了圆圆。我就想,干脆彻底变成圆圆,然后逃走,让你们伤心。”说出来的瞬间,陈小小低头笑起来,忽然觉得曾经从心底里挖出的誓言,变得不那么重要。

“幼稚。”顾北不屑地瞥她一眼。

“谁让你当初我那么刺激我,我就不想让你看轻。”

顾北沉默了片刻,对她说:“其实圆圆这丫头懒得很,叔叔阿姨又惯着她,她成绩很一般,也没跳过级,不过她有画画天赋,她很善良也是真的,至于爱笑嘛,其实她更爱哭鼻子,胆子还特别小。”

“你竟敢骗我!”陈小小抬手就要打他。

顾北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我还骗了你一件事,我和圆圆只是好朋友,那时候我们都小,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就是一起玩的很好。不过遇见你之后,倒是知道什么是喜欢了。”

陈小小一下子红了脸,抽出了自己的手。

“看,是新月。”顾北笑着看向夜空。

小小也抬起头,她望着头顶那轮新月,轻轻地笑了,对顾北说:“那开学的时候一起去报道吧!”

其实陈小小也没想到,自己在模仿圆圆的过程中,竟然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

现在的她,自信也坦荡,她懂得了感恩,也理解了爱。

从这一刻起,她才意识到,自己那贴着“死刑犯女儿”标签的冰冷血液,真正的热了,鲜活了。

【图/来源网络,与文无关,侵删】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系作者原创,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新婚夫妻四个月未行房事,妻子质疑丈夫不行,丈夫:实在下不去手

新婚夫妻四个月未行房事,妻子质疑丈夫不行,丈夫:实在下不去手

科学理论
2022-07-04 14:22:09
榆林市戒毒所原所长刘汉兴涉两宗罪,7年违规为1099名吸毒者解除强戒

榆林市戒毒所原所长刘汉兴涉两宗罪,7年违规为1099名吸毒者解除强戒

上游新闻
2022-07-04 15:32:22
7月1日起,农村土地自愿永久退出,一亩补偿4万元,要具备3大条件

7月1日起,农村土地自愿永久退出,一亩补偿4万元,要具备3大条件

农业趣闻播报
2022-07-04 14:53:21
男子出轨被抓!妻子脱去衣服爬上车顶怒指丈夫:我哪点不如她

男子出轨被抓!妻子脱去衣服爬上车顶怒指丈夫:我哪点不如她

筑梦之盟
2022-07-03 16:15:46
女子在酒吧当众露胸,视频在网上疯传,被人骂惨

女子在酒吧当众露胸,视频在网上疯传,被人骂惨

国外那些事儿
2022-07-04 15:17:55
女留学生刘玥,与黑人拍摄视频后出名,她会回国吗?

女留学生刘玥,与黑人拍摄视频后出名,她会回国吗?

茗红情感故事
2022-07-04 15:13:21
想隐退?孙俪被曝已搬到三亚定居养身体,还拒绝多部业内新剧邀请

想隐退?孙俪被曝已搬到三亚定居养身体,还拒绝多部业内新剧邀请

星界
2022-07-03 14:12:51
“切断对中方石油供应!”

“切断对中方石油供应!”

海东资讯
2022-07-01 17:53:02
2016年,山东55岁农民为弟弟徒手盖出7层楼,村民:弟弟早去世了

2016年,山东55岁农民为弟弟徒手盖出7层楼,村民:弟弟早去世了

历史鉴赏工作室
2022-07-02 10:39:35
中国断交8个国家名单一览

中国断交8个国家名单一览

心爱的世界
2022-07-04 09:25:08
8万元“人字拖”Halo,让F1车手周冠宇死里逃生

8万元“人字拖”Halo,让F1车手周冠宇死里逃生

量子位
2022-07-04 12:50:15
女子惨被前男友杀害,现男友见势不妙竟逃之夭夭

女子惨被前男友杀害,现男友见势不妙竟逃之夭夭

长留纪实
2022-07-04 08:00:10
俄军总参谋长已遭免职?俄罗斯方面放出证据否认:一直在督战

俄军总参谋长已遭免职?俄罗斯方面放出证据否认:一直在督战

武器知识
2022-07-04 15:23:19
丈夫被“红X兵”打死后,她将三个女儿送去美国,独自报杀夫之仇

丈夫被“红X兵”打死后,她将三个女儿送去美国,独自报杀夫之仇

无处不风景
2022-07-03 17:43:16
石家庄地铁回应“批量发布好人好事被疑作秀”:非官方账号

石家庄地铁回应“批量发布好人好事被疑作秀”:非官方账号

极目新闻
2022-07-04 12:10:22
“你们再动香港试试”?美英玩大了,赵立坚反击,中国不是好惹的

“你们再动香港试试”?美英玩大了,赵立坚反击,中国不是好惹的

海峡直通车V
2022-07-04 15:30:46
24岁女主播爱上45岁榜一大哥,同居一年堕胎得病,却惨遭抛弃

24岁女主播爱上45岁榜一大哥,同居一年堕胎得病,却惨遭抛弃

胖胖侃咖
2022-07-01 22:04:09
再见卡塔尔!早上7点,德国宣布意外决定,将退出世界杯,弃冠军

再见卡塔尔!早上7点,德国宣布意外决定,将退出世界杯,弃冠军

中超替补席
2022-07-04 16:03:51
NASA局长声称中国“很可能占领月球”,外交部回应

NASA局长声称中国“很可能占领月球”,外交部回应

环球网资讯
2022-07-04 16:15:15
唐山小树林两人被杀,为什么是弹琴和唱歌的,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唐山小树林两人被杀,为什么是弹琴和唱歌的,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豆蔻少女
2022-07-04 13:05:18
2022-07-04 18:16:49
街边故事
街边故事
深夜的故事和酒我都有
43文章数 135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闪电拿下利西昌斯克后俄防长向普京汇报 俄方筹码变多

头条要闻

闪电拿下利西昌斯克后俄防长向普京汇报 俄方筹码变多

体育要闻

奥神"遗孤"朱俊龙,男篮锋线新期待?

娱乐要闻

李湘王岳伦复合实锤?一家疑同游迪士尼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问界M7正式发布!余承东:AITO年产量将达30万台

汽车要闻

预售18.8-21万元 领克01 EM-F将于7月上市

态度原创

家居
本地
时尚
公开课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30岁前大厂员工全款买400平别墅 还花200万装修

本地新闻

砥砺奋进廿五载 携手再上新征程

袁冰妍公司偷税被罚97万 迪奥已将合作设为不可见

公开课

19年前嫁给奥巴马弟弟的河南女孩怎么样了

军事要闻

亮瞎人眼!实拍美军土豪金版F16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