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60岁女副校长:从穷苦农村女孩,到沉迷美容花费百万,如今怎样

0
分享至

本文系网易号&脉脉「100种职业100种人生:行业故事大赛」参赛文章

大师,你给我算算,我最近有点不顺,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2020年的一天,在北京工业大学教学楼的楼道里,一个女人正来回踱着小步,压低声音、语带惊慌地打着电话。

抛开其他不说,单从形象去看,此女气质不凡。

即使语露急切,也遮挡不住她眉宇间的风韵。

她叫沈志莉,时年58岁,原北方工业大学副校长。

在工作地点给算命先生打电话,可见事情急迫。

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还身担多年领导。

这会儿,她竟有些自乱阵脚,把算命先生当成给自己改运的救命稻草。

看着糊涂,实属无奈。

也许,只有算命先生的话才能给她一点心里安慰,也就是自己唬自己罢了。

作为“全国优秀教师”,学校领导,业界实战派女性,她何以用这种方法求得心安?

到底是什么事情,竟也让她失去分寸?

如今,两年过去,事情的结局怎样?

我们一起去看看沈志莉的故事。


(沈志莉)


1962年,沈志莉出生在辽宁昌图县的一个小村庄。

时值内外交困,许多人家吃了上顿没下顿。

城市尚且在温饱线以下打转,更别说偏远的村镇了。

沈志莉家的日子,就是普通农民家庭的日子。

可以说,穷上加穷。

父母都是农民,没上过学,不识字,没文化。

但他们有一个许多农村父母无法企及的优点,极其重视孩子教育。

吃够了生活的苦,日子还是一穷二白,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孩子们身上。

而让孩子们走出农村的路只有一条:读书。

正是这样超前的教育理念,才成就了这个家庭数十年之后的蜕变。

一有时间,母亲就在沈志莉耳边唠叨:

闺女,你得好好学啊,以后才能有出息,要不以后就跟我们一样苦。

每一次,沈志莉都会条件反射般地回答:

我知道了。

就因为母亲唠叨的次数多,沈志莉真就记在心里。

在教育上的正确引导,并不能改变家里衣食住行上的窘迫。

一家人不是吃地瓜,就是吃玉米饼,偶尔还能煮个菜汤喝。

不过,周围人都过着同样的穷日子,秃子不笑和尚,这也是六七十年代的时代特征。

小时候,沈志莉最盼望的就是过年。

因为过年有肉吃,哪怕一星半点的肉星,也够她砸吧好些日子的嘴。

这样的穷苦日子,并没影响到沈志莉的学习成绩。

相反,激起她学习的动力。

只要是考试,她排名次次前三,从小学到初中,皆是如此。

1977年,高考恢复,普通人跳龙门的机会来了。


(沈志莉)

当时,上初中的沈志莉正忧心前途。

因为即使成绩好,但没有硬关系的话,她也没办法去上大学。

“干部推荐上大学”,这个坎儿,她就跨不过去。

除了村长、生产队长,她的家人再没见过更大的官。

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又去哪里求这么个“干部”,推荐孩子去上大学呢?

高考制度一恢复,马上变得不一样了。

只要有成绩,哪怕要重重筛选,最起码,他们有了最公平的同时起跑的机遇。

沈志莉心劲足了,更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万事俱备,只欠努力。

她需要跨过的第一关,就是进入高中。

参加考试的同学,呜呜泱泱挤满了学校,每一个的脸上都写着三个字“竞争者”。

沈志莉学习好,但还有比她学习更好的人。

她一点儿也不敢掉以轻心。

好不容易冲进高中,她还面临着高考前的一次预考。

只有成绩通过预考的学生,才有高考资格。

由于预考试卷过难,这一关,就能筛掉7成的学生。

沈志莉同样过了关。

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栽在最关键的高考实战中。

尽管她已做好充足准备,但结局还是出乎意料。

19岁的她,落榜了。

好在生活还是给她留了一个出口——复读。


(沈志莉)

对于沈志莉来说,父母已经倾尽所有供她上学,家中早就穷得叮当响。

即便她真的想复读,家里也拿不出学费。

思来想去,沈志莉亲自堵死这个出口。

她决定屈从现实,先赚钱养家,以后再考虑学习的事。

在那个年代,高中毕业生已经算是很有学问的知识分子了。

当一名老师的话,已是绰绰有余。

既然自己能力有限,那不如让孩子们替自己实现理想。

就这样,高考失败的沈志莉,成功进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山区第六中学,成为一名中学教师

就在沈志莉以为,自己会在这所学校工作到老时,新的机会出现了。


自从高考失败,沈志莉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坚信,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特别是在学习方面,身边多少同学都半途而废,只有她坚持下来。

又有多少同学,和她一样努力,到最后却没取得好成绩。

或许是想成功的信念太过强烈,工作没多久,沈志莉想再次参加高考的欲望开始萌芽。

且一发不可收拾。

而她恰好是个行动派,有了想法就必须得试试,否则心里堵得慌。

确定目标后,沈志莉开始了白天上班,晚上备考的生活。

她好似又回到高三时光,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备考上。


(沈志莉)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

22岁,她顺利考上齐齐哈尔师范学院外语系英语专业,毕业后顺利跳槽到黑龙江省财政专科学校。

自此之后,她的考学之路青云直上,就连事业也像坐火箭一般,蹭蹭地向上蹿升。

1990年,沈志莉又顺利考上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研究生。

两年后成功跳槽到北京物资学院,当起了大学教师。

但在做大学老师的几年中,她的心态发生转变。

在社会上,她是人人尊重的老师;

而在校内,沈志莉也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教师。

她表面上虽云淡风轻,心里却很不服气。

自己和那些校内领导相比,无论是学历还是能力,哪点不比他们强,凭什么被他们压一头?

本就自尊心强的她,越想越不服气。

现在,他们职位高又怎样?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己早晚会把他们“顶”下去。

沈志莉不是止步于想象的幻想派,她的确这么干了。

短短五年间,她通过努力连升三级。

从普通教师升到外语教研室副主任、外语系副主任,又从副主任到主任,院长助理,教务处处长等职。

职位越高,沈志莉的野心越大。

她有能力攀上一座座人生高峰,那为什么不物尽其用,继续向更高处攀爬呢?

况且,一次次的得偿所愿,更给了她源源不断的勇气。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差别就是这么大。

有人小富即安,不求其他;有人手握权力,为达目的在所不惜。

沈志莉就是后者。

可就在她春风得意的关键时期,她的事业却陷入瓶颈。

随着时代的进步,考上本科和研究生的学子越来越多。

换句话说,沈志莉的学历不再是凤毛麟角。

而她,容不得自己被丢在人堆里。

为此,她又考到博士学位,再次升职为北京物资学院副院长。

从此开始,沈志莉从被管理者,正式进阶为管理者。

14年之后,2006年,她又跳槽到北京工业大学,任职党委副书记。

她终于彻底逆袭翻身,站上一个不会轻易被人左右的位置。


(沈志莉)

人心易变,特别是被名利层层裹挟的人,更容易沉溺其中。

沈志莉从进入北方工业大学那一刻起,才真正尝到作为上位者的甜头。

即便她每天什么都不用做,找她帮忙办事的人,也络绎不绝。

而且,求人办事,不是靠嘴说。

对方通常有备而来,在开口之前肯定会奉上一份大礼。

最开始,沈志莉会直接拒绝。

可后来,当礼品盒中的礼物装的都是钱的时候,她突然感到震惊:

钱,竟然这么容易就到手了。

而那些排队巴结她的人,一次不行,他们就想办法送两次、三次,一次比一次砸进去的数额大。

几万,十几万……

钱,很容易击溃人的心理防线。

时间、数额、机会,在考验人心。

看着眼前一叠叠的钱,那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大场面。

况且,他们所求之事,对自己来说,本也不是什么难办到的事。

大不了就是费费口舌心思,打点下周围关系而已。

于是,沈志莉心中那堵道德的墙慢慢裂缝、倒塌……

其实,她最初的想法比较简单,也很真实。

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要生活,要好好生活,没有钱又是万万不行的。

那就收点吧,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自己半生辛苦,好不容易身居高位,用这点钱犒劳一下自己,不算为过。

问题是,一伸手,必贪多。

利益层层加码,沈志莉一发不可收拾。

纸醉金迷的生活汹涌而来,沈志莉沉浸其中,自是百般享受。


心理学上有个词,叫作“匮乏感”。

讲的是:小时候越缺什么,长大后就越弥补什么。

而沈志莉从小到大,直到毕业工作,都是一个“穷”字当头。

她拿到第一笔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商场疯狂地买买买。

只要喜欢,不看价格,直接刷卡买单。

第一次享受超前消费的快感,她的心里感觉倍儿爽。

这样的花法,手中有再多的钱,也经不住折腾。

于是,沈志莉又重蹈覆辙,帮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他们互换利益,互求所需。


(沈志莉身穿高定服装)

从2006年到2020年,她前前后后帮20多个人谋得职位,从中收取上百万。

口袋鼓起来之后,沈志莉的生活标准肉眼可见地提升。

在这期间,她了解到轻奢品牌。

那些牌子的衣服和鞋看似其貌不扬,可价格却高得离谱。

其中,一双鞋的价格最少七八千,动辄上万,一个手提包的价格十几万。

某品牌的一款鳄鱼皮铂金包,更是高达上百万。

正因为价格昂贵,轻奢品牌也成为一种社会地位的象征。

低调的奢华,沈志莉心向往之。

她再也瞧不上七八百一件的衣服,甚至将完好的旧衣全部扔掉。

转头走进轻奢店,一次性就打包十几件新衣,消费20多万。

更有细心的人发现,她穿的某品牌肉粉色高跟鞋,一双的价格高达上万元。

没过几年,沈志莉看着家中成堆的衣服,突然感觉这也没啥意思,购买新衣的欲望渐渐回落。

就这样,她“偃息旗鼓”一段时间。

可没多久,沈志莉的消费欲望再次揭竿而起。

不过,这次她把注意力放在护肤上。

自2010年开始,医美行业兴起,各大美容机构摩拳擦掌,纷至沓来。

各个年龄段的女人们,为了变美,都拿着钱,趋之若鹜。

沈志莉也不能免俗,她看着屏幕中那些蜕变成功的案例,顿时心动了。

她开始打水光针、除皱、做填充,效果确实立竿见影。

看着镜中变漂亮的自己,就连拍照都好看了不少,沈志莉别提多开心了。

但不知怎么回事,她越来越深陷其中,老觉得自己的身体,哪儿都需要变一变。

特别是自己的脸,眼睛不好看,鼻子不好看,就连脸型都不上镜。

因为对自己的容貌过度关注,沈志莉开始频繁整容。


(沈志莉)

先是做手术,把脸上的皱纹拉直,刚刚恢复好,又做了鼻综合手术。

整个一套流程下来,沈志莉终于满意了。

而这些项目前前后后,一共花费450多万,其中最高的单次消费69万元。

但其实,如此高调的她,早已被人注意。

有同事发现沈志莉的猫腻,曾委婉提醒过她。

但她并不领情,甚至还因此发生矛盾。

为保全自己的位置和声誉,她费尽心机,编造各种理由,诬告同事20多次。

将那些碍眼的人,全部从学校清理出去。

因长期分管学校的人事工作,在十余年时间里,她利用工作便利,更做出许多通天的事情。

帮助20多人安排工作,解决16个人的北京户口,非法收受财务398万余元。

虽说欲壑难填,但它还是会有填平的一天。

坏事恶事做多了,也怕鬼敲门。

沈志莉就是如此。

自从她滥用职权后,心里总不踏实。

特别是看到那些曾经身居高位的人,因为犯下大错,最终落马,成为被社会和人们唾弃的人。

她心里直发慌,为求安心,又做出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2012年,沈志莉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一个自称“小龙仙”的大师,此后一直与其保持联系。

只要感觉生活或者事业不顺,抑或职务晋升、儿女留学等重大人生事件,沈志莉都会花高价找大师解惑。

这才发生本文开头那一幕。

尤其看到高官落马的新闻,非要花钱做一次“祛灾”法事才算踏实。


(沈志莉和小龙仙联系)

即使这样,她也自由安慰不了多久。

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更让她寝食难安。

2020年10月13日,北方工业大学校长丁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沈志莉亲眼看到丁辉被带走的场面,整个人都乱了。

她匆匆忙忙回到自己办公室,先是稳住自己慌乱的情绪。

之后回忆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是否留下什么纰漏,能否被上面抓到证据。

她做事比较谨慎,每次别人托她办事,沈志莉都要求对方使用现金。

为了掩饰自己出入高档美容院等场所消费的事实,每次做完项目,她都会要求销毁所有消费记录。

可以说,为躲避检查,她做到了事无巨细。

但既然能查到丁辉,想必是已经找到证据。

那自己岂不是也会被抓?

她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淡定,再次匆匆核实自己的消费记录,想办法将名贵手表、饰品、包包等,都藏了起来。

自丁辉被带走调查以后,沈志莉低调得过分。

她不再和平常一样,背十几万的包包,穿七八万的大衣,而是换回最开始上班时的朴素穿着。

可没过多长时间,2020年11月4日,她和往常一样上班。

刚走到办公室,就看到两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在她办公室门外等候。

看到沈志莉,对方直接说:

沈志莉同志,我们收到匿名举报,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去相关部门协助调查。

一句话,宣告了沈志莉即将要走的人生路。


(沈志莉左二)

好在她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面对如此场面,依然能够做到从容淡定,面不改色。

只是内心,早就慌乱不堪。

在被调查那段时间里,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内心始终抱有幻想:

对我不利的证据,一早就被销毁了,还能查到吗?

沈志莉的心里七上八下,但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经过调查,沈志莉的奢华过往被一一翻出来:

多次违规收受礼品和现金,对抗组织调查。

多次参加迷信活动。

沉迷美容,生活奢靡,生活作风不良。

政治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

数罪并罚。

组织给予沈志莉“双开”处分,开除党籍并收缴违法所得,开除职务。

将其犯罪问题移送到相关部门,依法审查起诉。

2021年7月,沈志莉因犯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那一刻,欲望的高楼坍塌,人生尘土飞扬。

兜兜转转,她把自己千分努力,万分辛苦打拼出的闪光人生,又亲手毁掉了。

再后悔,已是于事无补。


她对着镜头忏悔:

我没有把权力关进笼,权力把我关进了笼子里。

说完,沈志莉流下悔恨的泪水。

曾看到一句话:

“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考验人性。”

深以为然。

人性本就经不起考验,特别是在利益面前,更容易让人变得唯利是图,不择手段。

恰如沈志莉,她的前二十年,可以说算是别人家的孩子,努力上进。

也正因为她良好的品格,异于常人的努力,才为自己赢得好的未来。

但身在高处的人,无时无刻要经受人性的考验。

经受得住的人,自然人生顺遂;

可没经受住的人,在欲望的浪潮中沉沉浮浮,终被淹没。

我们虽然走不到沈志莉的位置,但她的人生也警醒我们: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八成都有毒。”

今年,沈志莉60岁,正在高墙里忏悔。

关注我@朱小鹿,阅读更多百万级爆文。
你好,我是朱小鹿博士,是90后,也是武汉大学博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后。
主业一门心思搞科研,副业用零碎时间写稿。
用动人的笔触,写走心的真实故事。
关注我@朱小鹿。或者点赞、评论、私信我,互相探讨学习,一起努力蜕变,成为更优秀的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印军参谋长:尽管8万吨超级航母下水,但中国还落后印度数十年!

印军参谋长:尽管8万吨超级航母下水,但中国还落后印度数十年!

科罗廖夫
2022-06-23 16:59:03
2022-06-27 17:48:49
朱小鹿
朱小鹿
武汉大学博士
723文章数 3200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教育要闻

天津大学:"新工科"建设引领中国工程教育改革方向

头条要闻

恒大接获香港清盘呈请 聆讯时间定在8月底

头条要闻

恒大接获香港清盘呈请 聆讯时间定在8月底

体育要闻

足坛第一转会大神,还只是个29岁小伙子

娱乐要闻

周星驰罕见受访,满头白发笑容满面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腾讯QQ回应大规模账号被盗:受影响范围已得到控制

汽车要闻

它们有几分相似?试驾凯美瑞骑士版与凌尚

态度原创

健康
旅游
手机
房产
公开课

更年期有这些症状要看医生!

旅游要闻

内蒙古的夏天,"逼疯"了世界

手机要闻

买热成像仪送手机?AGM G1S拿什么跟专业热成像仪拼?

房产要闻

上周广州新房成交1811套 环比回落44.65%

公开课

25岁硕士女网红因肺癌离世,生前惨遭网络暴力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