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足膜靠脚引来变态,每天丝袜换不停:真好糊弄一双脚就让他叫不停

0
分享至

我就是个私家侦探。干这一行有点像开了天眼,城市中边边角角里的奇事怪事,我都有机会看到,什么灰的黑的白的都接触过。


我问马虹那个足模题材的报道弄的怎么样了。

马虹说不是太顺利。

图维在旁边听了,就问我: “潜哥,什么是足模啊?”

我给他解释了一下:足模就是用自己的脚来做展示的模特,基本上都是女性。鞋子、裤子、袜子、裙子的生产商最喜欢来请足模拍广告的。

我说: “封潜说的对,一开始的足模的定义是这样的,但后来就变味了。很多女孩子打着足模的幌子,给人提供一些边缘服务……用脚的那种。”

图维露出了怪怪的表情: “啊?口味这么重?”

我说: “口味不重马虹会跟吗?另类的新闻一般都比较好卖。”

我催马虹: “是啊,这选材还是不错的,你抓紧时间跟进,别让其他社给抢喽!”

“马虹,最近社里给我派了很多急活,根本没时间啊。而且你说的那个足模最近也联系不上了呀…… “马虹诉苦水。

我撇撇嘴,没说什么。我知道干他们这行的每天都一大堆事。

我看了看我,眼睛忽然亮了,我道: “封潜,你帮我调查调查,写篇特稿给我?”

这倒是个挺有意思的事儿。况且,我不但是我多年的朋友,更是我在这座城市里的 “耳报神”——她是老媒体人了,人脉广,我平时做调查经常得求她……我考虑了一下,觉得没啥风险,就答应下来。

我让马虹过后把资料发给我。

大家正说着,图维的眼神儿被路边的风景吸引住了:不远处,一个女孩子正在路边的草地上摆着 pose,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一旁的大胡子的摄影师对着女孩啪啪的按着快门。

也难怪图维那么激动,他一直都喜欢大长腿。

女孩子朝我们这看了过来,一双带电的大眼睛透着股特有的媚劲,图维都快看傻了。

这时候大胡子摄影师径直向我走来,递了张名片:“美女,我是专业的人像摄影师。你身材简直太完美,有时间约拍哟。”

我勉强笑了笑,看向我。

我替我接过名片,拿眼神瞥了一下大胡子。大胡子自感没趣,溜走了。

从马虹那里拿来那个足模的资料,我和图维随即展开了调查。

资料少的可怜,只有电话和住址,姑娘叫凤霞,电话一直关机。

考虑了一下,我便和图维去了姑娘位于静中里附近的住处。

门锁着,敲门没有人应。

我让图维敲开邻居的门。图维问了问邻居大妈,说自己是姑娘的朋友,最近有急事找她,一直联系不上,想问一下最近她有没有回过家?

大妈打量了图维老半天,最后才说:小云差不多半个月没回这里了,前几天包了饺子想给她送一碗,敲了门也没人应,应该是回老家了吧。以前隔三差五的也回去一次。

告别大妈,图维说: “得!潜哥,看来这线索断了,人家姑娘回老家了都。”

我想了想说: “这事有点蹊跷。回老家也不至于手机关机吧?先吃饭,待会我想想办法。”

下午,对着凤霞姑娘的紧锁的家门,我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这是私家侦探的原则。尤其是涉及人身安全的问题,行动快一秒,事情可能就有大转机。

我在人家家门口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最后用铁丝打开了凤霞的房门。这老小区用的还是 A 级锁,我估摸着图维也能给打开喽。(注:A 级锁能被不法分子轻易的技术开锁,防盗性能差。目前,超 B 级锁或者 C 级锁还不能够在短时间内通过技术手段打开,相对比较安全。)

凤霞的房间收拾的很整洁。

图维顺手打开她的衣柜,差点叫出声。

我一看,满衣柜的丝袜、短裙还有 OL 制服,挂得整整齐齐。底下的鞋柜里,整齐的摆放着各色高跟鞋。

看来这姑娘……足模做得挺专业,但走没走正道就不知道了。

卧室靠墙的位置是一张书桌,拉开书桌的抽屉,是一堆票据什么的,我翻了翻,凌乱的很,里面有几张名片,大多是一些外卖店铺的名片,但有一张吸引了我的注意,这一张是马虹的,图维也看见了,他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名片,眉眼里写满了古怪。

关于马虹,我之前和他有过一些接触,因为我喜欢写一些猎奇志怪的文章往他们报社投稿,一来二去的就和他认识了。马虹这小伙子长的精神,不太爱说话,但写的一手好文章。

后来熟了,我才发现马虹的学识非常丰富,从天文地理、四方星象到三教九流都能聊一些,而且聊的内容我是当真没听说过,有一次我们聊到过多重人格的话题,这是一个经常被用到推理小说里的梗,记得马虹这样说的,他更倾向于副人格是对主人格的一种补充,这是人格在进化过程中的自我弥补,打个比方,主人格小时候遭到过虐待,主人格便会渴望有一个人来保护自己,或希望自己能强大起来,久而久之,一个强大的副人格就出现了。

我听后,立马就对马虹刮目相看了。

后来他还送给我一本书,叫《夜航船》,刷新了我对猎奇世界的新认识,这是后话。

图维神秘兮兮地念叨着,这个马虹不会有啥问题吧?

我瞪了他一眼:你怎么不用点脑子?!之前我让他采访过这个凤霞,留张名片不也很正常?!

图维悻悻地把名片重新放回了抽屉。

书桌上放着凤霞的笔记本电脑。我试着开了机——没有密码。

电脑桌面也像房间一样整洁。

打开硬盘里的文件夹,是凤霞的照片,很多。文件夹都用日期做了备注,全都是展示足部和美腿的图片。凤霞的确是个美女,身材高挑的她穿上各式短裙和丝袜,颀长的双腿配上性感的高跟鞋……不得不承认,她对每个正常男人都是诱惑,更何况是某些 “特殊”男人。我猜想凤霞在这个行当里应该混得不错。

我关了图片。

图维抗议了: “再看会儿啊潜哥。”

我瞪他一眼,示意他别出声。

打开浏览器,地址栏里有凤霞经常登录的网址。其中一条是网页版微博的地址。

用户名和密码是默认记住的。

凤霞的博客有差不多两万多的粉丝。翻看她的微博,都是她足部和腿部的照片。微博发文频率基本上是每天几次更新,但从大约半个月前开始,凤霞就停更了。

每篇图文底下的留言也很多,很多人都在问她这段时间怎么停更了?什么时候给大家发福利?似乎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我和图维又查看了她房间的其他东西,也是没收获。

我说: “这个叫凤霞的,应该不是回老家这么简单。你看她挂在阳台的衣服都没收,出门用的行李箱也放在床底下。应该不像是出了远门。加上手机关机、微博停更、长时间不回家,实在很不正常。”

图维一屁股坐到凤霞的床上,掏出烟刚想抽,被我一把把烟抢了过来。

图维有点气馁: “潜哥,我们这样也找不到这个大长腿啊。”

我笑了笑: “谁说找不到?眼下就有两个办法。”

图维来精神了,忙问什么办法。

我告诉他,一个是笨方法,我们用她电脑里的照片更新她的微博,然后通过留言看能不能从和她有过交往的粉丝里套出她的动态什么的。但这个办法太过盲目,而且她的粉丝里也不一定就有和她有过现实交往的人。

图维嘟囔了一句,是够笨的。

另一个办法更简单粗暴。作为一个图片模特,和她有交集的人里面,最重要的显然就是给她拍照片的摄影师。 “你看这些大长腿、光脚丫什么的,除了一些出外景的,大部分都像是在同一个工作室拍的。找到这个摄影师,自然不愁得不到凤霞的信息。”

我在一张照片上点了下鼠标右键,弹出照片属性。

我告诉图维,照片的属性里会记载关于照片的很多信息,也就是照片的 Exif 信息,中文叫可交换图像文件信息。这是专门为数码相机的照片设定的,里面会记录曝光时间、拍摄参数、相机型号、序列号等拍摄数据。 “我们要的就是照相机的型号和序列号,型号好说,可以直接查看,序列号需要做一些处理才能看到。你看,这是用佳能 EOS-1DX 拍摄的。”

我把凤霞的一些照片拷到 U 盘里。这就差不多了。

回家后,我用专门的图片查看软件打开凤霞的照片,关掉简洁模式后,就看到了相机的序列号。

专业摄影师用的相机,一般都价值不菲,耗材和配件更换得也很频繁,因此在制造商那里一般会有完善的售后登记信息。我找到了阿发——我的一个黑客朋友,请他查一下用这个相机的摄影师的信息。

阿发的技术果然靠谱。第二天,他发来一个手机号,售后信息里没有留下姓名。

我打通了这个电话,告诉对方说自己想给女朋友的美脚拍照片,问能不能出来聊一聊。对方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答应得挺痛快。我们把见面地点约在了朝阳的玉龙咖啡。

咖啡馆里人不是太多。

我告诉图维:待会见到摄影师,让他说自己想给女朋友拍一些脚部照片,但女朋友觉得这太变态,死活不答应。然后让那个摄影师给我们介绍个足模,再给他看凤霞的微博,问他认不认识凤霞,说自己是她的铁粉,问他能不能介绍认识下。

图维撇嘴: “潜哥,这些埋汰的活怎么老让我干啊?”


我说你不是喜欢大长腿吗?那脚不是和腿长一块的吗?

我仔细留意着进来的人,估摸着哪个像摄影师。

图维眼尖,小声跟我说: “冤家路窄啊!潜哥,你看那不是那天给马虹留名片的大胡子吗?”

还真是!大胡子摄影师正拿着手机给我拨号呢。

我冲大胡子招招手,请他坐下。

大胡子见是我们俩,开心地笑了。

我这时候想起来了,大胡子的名片上姓丁。

图维入戏很快,把我们的编好的由头告诉了大胡子。

大胡子笑呵呵的, “想不到兄弟也是同好啊,那天那个美女是你女朋友啊,哎呀,我说那个身材简直太棒了,要是让我给她拍一组美腿,肯定会红。不知道她的脚型怎么样?漂亮吗?要是漂亮的话,我保证你们一年几十万没问题。”

听大胡子这样说,我估摸着足模应该是个相当大的灰色产业。

图维挤眉弄眼,表情特痛苦: “我这不是没福气嘛?女朋友反感这个,我一提这码,急了,还要跟我分手。”

大胡子听到这,要走: “兄弟很忙,那哪天你做通了女朋友的工作,我们再聊?”

图维连忙拉住他,用手机给他看凤霞的微博,问他认不认识凤霞,说自己是她的铁粉。

大胡子诡秘的笑了: “兄弟果然是行家,这凤霞可是足模皇后,大把的同好都想做她的男模。”

图维赔着笑,说自己就好这一口。

大胡子打着哈哈, “不过足模皇后可贵噢,还得排队,得提前预约。”

我插话道,老哥,做她的男模怎么理解?是不是还得给她钱?

大胡子说,兄弟外行了吧?足模私拍得有男伴才行,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男伴的,怎么着身材得过得去才行。我瞅着你这兄弟身材相貌都不错,这么着,要是真想做小云的男伴,先交一万定金,我帮你预约她。

大胡子这样说,看来他也不知道凤霞失踪了。

我使个眼色给图维,图维用支付宝给大胡子转了一万块钱。大胡子答应帮我们预约凤霞。

大胡子走后,图维问我什么是足模私拍?

我说,足模这个行当刚开始的确是接拍一些高跟鞋、丝袜什么的广告,后来就像我说的变味了,很多足模变成了 “那种”模特了,这个私拍应该就是干那事儿的。

看来这个大胡子不简单,他不仅仅拍擦边球的图片,还是掮客,专门帮 “客人”和足模牵线搭桥,说不准自己也是个 “客人”。

第二天,大胡子电话打来,说凤霞没有联系上,手机一直关机。

大胡子接着说,凤霞虽然联系不上,可我还有很多资源,性感程度不比凤霞差。

我让图维直接问大胡子,说他就喜欢凤霞,就喜欢看她的脚,能不能让他想想办法,价钱好说。

大胡子回答说,那没招,像凤霞这种级别的足模,只接高端,我是看你们出手还算大方才帮忙牵线的,凤霞这会儿指不定跟哪个款爷一起玩呢,我上哪给你找去?得!您的钱呢,我没缘分赚,待会退您。

听到这,我抓紧时间想了想,也就是凤霞是高端足模,而且只接有钱的客户。

我拿过图维的电话,对大胡子讲,老哥,钱呢甭着急退,我那兄弟再考虑考虑,什么时候想玩了再和你联系。

大胡子很高兴,说那敢情好,想好了您再联系。

挂断电话,我对图维说,我们还是低估了足模行当的复杂程度,得好好挖一挖,我的选材确实也够刁。

图维问,那我们从哪挖?

还记得凤霞的微博吗?上次在凤霞的家里,我用她的照片替她更新了几条微博。

图维说你不是说那是个笨办法嘛!

我告诉图维,只能碰下运气了。有时候最笨的可能就是最有效的。大胡子的这条线索断了,说不定我们就能从凤霞的微博上找到点线索呢。

阿发帮助我们破解了凤霞微博的密码。

我让图维给凤霞的微博充了会员。

充了会员的微博,可以在后台查看粉丝增长情况和粉丝详细的访问数据。

我的思路是,先统计凤霞失踪之前活跃粉丝的情况,综合访问次数和留言点赞情况,统计出最活跃的一百名粉丝,并按活跃程度排序,这一百名粉丝基本上就是铁粉了。

再统计我替凤霞更新微博后的访问情况,所有的访问用户和留言点赞情况。

然后再对这两份数据进行比较,找出交集。

如果运气好,如果凤霞的失踪是和她的粉丝有关。交集之外,以前非常活跃,常常留言的,看到这两天复更的微博而没有什么任何表示的粉丝,极有可能就是和凤霞的失踪有关的人,因为他看到凤霞诡异的复更,一方面是诧异,另一方面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潜意识,一般不会留下痕迹。

当然,这个人也可能因为知道凤霞失踪了,从而压根不会浏览她的微博,所以还是要看运气。

经过我和图维的仔细分析,一百名铁粉在看到凤霞复更后,反响果然强烈,共有 89 个粉丝留言点赞,有 3 个有过浏览而没有任何表示,有 8 个是最近没有浏览记录的。

图维说,潜哥,看来这 11 个就是嫌疑人了。

我说没错,先从这 3 个人入手,尤其是本市的。

图维乐了,丫都是本市的。

这三个人的微博名分别是 “熟悉的味道 711”、 “热 M 脚”、 “名贵黑丝”。图维说这仨人一看就是变态。

通过 “熟悉的味道 711”访问网络经常连接 WiFi 的IP,阿发很快就定位到了具体地址。

第二天,我和图维找到 “711”位于今水园的住处。我让图维假装成卖保健品的,和邻居大妈套了套近乎,在图维送出了一瓶事先在药店买的钙片后,我们得知 “711”一个人租住在这里,大妈还顺带着告诉了他的职业,卖车的。

我和图维趁没人的时候在他家门口附件装了一个微型摄像头,然后我和图维回到车里,用手机连接摄像头进行监控。晚七点时分,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男人发动了一辆黑色轩逸离开,我和图维赶紧跟上,大约二十分钟后,轩逸驶进了位于正南路的城北小区。

男人下车后直奔小区里的一栋居民楼,我让图维在车里等着,然后假装漫不经心的跟着男人进了电梯,看男人按了 15 楼,我赶紧按了一下 20 楼。男人到了 15 楼走出了电梯向右拐去,在电梯门将关未关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了电梯门,看到男人转过右边的拐角向前走去,我快速走出电梯。

在拐角隐蔽的地方观察,男人熟门熟路,径直来到 1507 号房门前敲了门,一会门开了,没看到开门的人,男人也没讲一句话就进了门。大约几分钟后,我走出拐角,随意的走过 1507 号房门,没有在 1507 号附近发现摄像头,从外边看,1507 号与一般住户没什么区别。

我拿出随身的反猫眼观察屋内的情况,能看到的是一间开阔的客厅,并没有看到 “711”在客厅,只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四个年轻女孩,看她们衣服的样式,一个像是穿着空姐制服,一个像是白领装、一个是护士制服,但明显短了很多。还有一个穿着女仆装,都不是正常的穿着,个个都是能露的尽量露,并十分明显的突出了胸部的分量,下身是清一色的短裙丝袜配高跟鞋,还有就是都是细长的美腿。我在想图维看了会不会流鼻血。

联想到最近搜集的资料和 “711”的恋足癖好,我猜测这应该是一家隐藏在居民楼里面的 “丝足会所”,专门为特殊 “客人”提供服务,有时候甚至会打不可描述的擦边球。

我回到车里,把掌握的情况告诉了图维。

我告诉图维,如果凤霞的失踪和 “711”有关系,那就有可能被 “711”控制起来了。我们要确认的是凤霞在不在那家会所里,所以你要再假扮一次恋足癖,去那家会所里,客厅里的四个女孩我看过了,没有凤霞,你要做的是看一看房间里有没有凤霞。

图维想了想,说要是他们认出我是假冒的,潜哥你可要救我。

我瞪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几个女孩子能拿你怎么着?

我把一个窃听器给了图维,你装着这个,如果确认里面没有凤霞,你就咳嗽两声,如果有,你就咳嗽三声,我就给你打电话,你就可以借故离开了。

图维依计而行。敲了 1507 号房门,说自己是同好介绍过来的,会所里的人没说什么就让图维进去了。

图维说,同好还挺靠谱,姑娘们都很漂亮。客厅里的女孩子受到了夸奖,纷纷围坐在图维身边,嘻嘻哈哈地和图维逗趣。

图维和她们周旋,说你们这姑娘漂亮是漂亮,就是人少了点。

一个像是领班的女孩说,帅哥你第一次来就嫌我们人少了呀?做我们这个的,人太多太招摇了不是?你看看我们的妹妹,虽然只有五个人,但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关键是脚型都很漂亮呀。所以嘛,质量都很好嘛,质量不好的话,数量再多有什么用呢?


图维这小子入戏很快。说,美女说的在理,要看质量不能看数量。那让你们家的妹妹都出来,我选个自己喜欢的。

领班女孩说,除了甜甜在做服务,剩下的四个都在这了。

图维说,你们四个我是看过了,你们说的甜甜也让我看一眼嘛,我这人有个毛病,知道美女在里面,看不着我难受。

领头的女孩笑着说,那这样吧,甜甜正在做服务,叫出来肯定不合适。好在波哥是我们这的常客。我打开一道门缝,你看看不就行了。

图维忙说好。

图维跟着领班从门缝里看到 “711”和一个女孩在屋里的床上半躺着,女孩不是凤霞。

确认过会所里没有凤霞,图维咳嗽了两声,我赶紧把电话打过去,图维借故离开。

图维回来后,我让图维赶紧开车回到 “熟悉的味道 711”租住的小区。趁着夜色,我轻轻敲了几下房门,确认没动静后,用铁丝打开房门。

“711”的家里有一股子臭味,在他的卧室里,发现了一袋凌乱的丝袜。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凤霞没有像我猜想的那样,被他控制在自己家里。

“熟悉的味道 711”的嫌疑基本上可以排除了。

接下来,我们把目标放到了凤霞的另一个铁粉--“热 M 脚”。

如法炮制,我让 阿发查了查 “热 M 脚”访问微博的 IP,但阿发的回复是, “热 M 脚”用手机访问的微博,移动互联网使用的 IP 是动态的,无法具体定位。

一时间线索断了。

正苦于找不到线索时,我无意间在 “热 M 脚”的微博上发现了他之前的几条微博,也许是忘了关手机的定位,也许是粗心大意,那几条微博的图片上加入了位置信息,而且显示的是同一个位置——城北的一栋别墅。

之前大胡子说过,凤霞只接高端,联想到那个别墅区的房价,我预感到这个 “热 M 脚”极有可能是我要找的人。

我和图维驱车前往别墅区。

别墅区周围的环境幽静,是一个理想的实施绑架的所在,尤其对于一些变态来讲,更是一个干坏事的好去处。

我们把车停在 “热 M 脚”出没的别墅前面的路口处,这里道旁树粗壮浓密,隐蔽性很好,图维用一台高倍望远镜观察着别墅内的情况。但他什么也看不到,别墅的窗帘大都是拉上的,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别墅的大门紧闭,无人进出,也没见亮灯。

我决定进里面看看,让图维在车里替我放哨,一旦有人进别墅就及时打我的手机。如果我来不及退出,那就直接让他报警。

我带着微光手电,用一块帕巾蒙住脸,住在高档别墅的人非富即贵,如果搞错,我不想在这惹上麻烦。

我小心的避开别墅大门附近的摄像头,尽量在摄像头的盲区行走,确定里面没有养狗,然后翻过矮墙进入别墅。

这栋别墅是欧式的风格,一共三层,我打开微光手电,快速的把整个别墅搜索了一遍,确定没人,别墅很宽敞,装修也很豪华,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但直觉让我感觉还是忽略了一些什么。这样一栋大型别墅,一般会建有地下室之类的设施,但我没有发现地下室的入口。

回到一楼,我重新对每个房间进行搜索,在其中一间房间里发现地毯的中央有一块凸起,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掀开地毯,是地下室入口的盖板。

尽量不出声音,我左手拿着手电照明,右手拿出高压电击器,这玩意通过变压器可以瞬间产生高压脉冲,近距离搏斗时可快速击晕对手,如果 “热 M 脚”在里面,这个完全可以收拾他。

地下室没亮灯,很宽敞,也搞了一定程度的装修,估计加装了通风设施,没有一般地下室的闷热和霉味。

我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搜索,隐约感觉边角的位置有动静,微光手电亮度有限,看不清墙角具体是什么情况。我握紧电击器,慢慢靠近墙角。随着手电的光线射到墙角,一个女孩手脚被捆在一张床的四角,嘴被胶带封着,衣衫不整,隐约间还有血迹。女孩发现了光亮,加大了扭动身体的幅度。

我左右观察了下,确认地下室就只有女孩一个人。

我解开捆住女孩的绑扎带,撕开封嘴的胶带,女孩正是凤霞,身体虚弱,已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可想而知,这段时间她在这间地下室里经历了什么。

没有犹豫,我立刻给图维的表姐佟东篱打了电话,佟东篱是名警察。

我们接着把凤霞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我和图维都被叫到了警局,这一点我知道,涉嫌非法拘禁不是小事,我们作为人证肯定会被讯问的。

佟东离亲自讯问了我。

我和佟东离也算是老朋友了,佟东离算是一个美女,因为整天板着脸,我私底下给她取了个 “面瘫美人”的外号,但从来没敢当面叫过。因为她是图维表姐的关系,我和图维接受委托人的委托搞调查,有时候也需要她提供些帮助。

我把来龙去脉都给她讲了,佟东离盯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被佟东离盯的心里发毛, “佟警官,我全都说了,过程就是这样,你这么看着我,我心里没底。”

“你想清楚了,还有什么没说的?”佟东离丝毫没有跟我开玩笑的意思。

我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了,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还有什么没说的,我和图维又没干坏事,不仅没干坏事,还算是见义勇为,救了凤霞一命,想到这里也便坦然了。

“没有了,都说完了。”我望着佟东离那张精致的脸说道。

“你认识马虹吗?”佟东离忽然问道。

“认识啊,吃过几次饭。”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答道。

回答完我才意识到,佟东离一直在观察我的反应。


“没事了!你可以走了!”佟东离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凤霞作为直接当事人,因为涉刑事件比较敏感,我们也没法对她进行采访,答应我的 “特稿”也就黄了。 “热 M 脚”有没有落网我和图维也不得而知,我明白警察办案有纪律要求,没有定论的事情丁点都不会透露。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

这一天图维急火火的跑过来,他告诉我 “热 M 脚”被逮到了。

图维卖关子,说,你猜这孙子是谁?

我没理他,我知道图维这小子的尿性,待会他自己就会说出来。

“热 M 脚”就是马虹,我就说这个马虹有问题。图维满脸的兴奋,图维说这孙子藏的挺深的。

图维接着他的嘚吧嘚,我听我姐讲,你别看这小子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儿,内心变态着呢。这小子是通过微博认识的凤霞,他把大部分的收入都花在凤霞身上了,刚开始马虹还算守规矩,凤霞只给他提供一些浅层次的 “特殊服务”,但时间一久马虹便不再满足了,要求越来越过分。终于有一回,马虹的无耻要求惹恼了凤霞,凤霞想走,马虹就把她给关起来了。这孙子也是贼狡猾,他租那栋别墅用的是假的身份证,警察还是通过他的转账记录才锁定他的,事发以后他就跑了,警察跑了老远才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里把他给逮着。这小子歹毒着呢,我姐他们在马虹的房子里找到了斧子锯子和福尔马林溶液,他自己交代,是想要卸下凤霞的一双脚,打算做成标本。

私家侦探这个行当,大多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阴暗的事情自然见的也多,但我听了还是很震惊,脑海里一面浮现出马虹侃侃而谈的样子,一面是艾小云被困在地下室里痛苦挣扎的画面。

想起马虹关于多重人格的说法,我才知道那不是他的推论,那是对他自己的侧写。也许真像老话讲的,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香港从来不是英国统治下的“自由堡垒”,这个女人在撒谎

香港从来不是英国统治下的“自由堡垒”,这个女人在撒谎

火星方阵
2022-07-02 07:35:23
托卡耶夫这次玩脱了,刚怼完普京,哈萨克斯坦“命脉”就被俄关闭

托卡耶夫这次玩脱了,刚怼完普京,哈萨克斯坦“命脉”就被俄关闭

浣花洗剑录
2022-07-01 17:35:34
豪购292架空客,引发不买国产质疑,专家:并非不想适航证是硬伤

豪购292架空客,引发不买国产质疑,专家:并非不想适航证是硬伤

闻舞视界
2022-07-02 00:28:26
日本人眼里的十二个底层职业,还好我不在其中

日本人眼里的十二个底层职业,还好我不在其中

我叫会飞的骡子
2022-07-02 00:12:58
油价调整消息:或将回归“6元时代”?7月1日全球油价继续大跌

油价调整消息:或将回归“6元时代”?7月1日全球油价继续大跌

汽车安利会
2022-07-01 13:49:18
联合国:已绘制出 23.4% 的地球海底地图,目标 2030 年全部绘制

联合国:已绘制出 23.4% 的地球海底地图,目标 2030 年全部绘制

IT之家
2022-07-01 20:34:39
狂炸! 2周感染狂增2倍 WHO警告! 北美零号病人: 全身痛到睡不着! 病毒变异 症状有变!

狂炸! 2周感染狂增2倍 WHO警告! 北美零号病人: 全身痛到睡不着! 病毒变异 症状有变!

加西周末
2022-07-02 08:37:30
退赛后,17岁张家齐首次现身,伤情曝光,未来或转型走上新岗位

退赛后,17岁张家齐首次现身,伤情曝光,未来或转型走上新岗位

东球弟
2022-07-02 09:18:48
阿联酋将生产世界上最节能的空调

阿联酋将生产世界上最节能的空调

中国商务新闻网
2022-07-01 16:21:06
未全程接种疫苗怎么办?补种要重新开始吗?

未全程接种疫苗怎么办?补种要重新开始吗?

上海虹口
2022-07-02 08:11:15
恭喜全红婵,世锦赛夺双冠后再收激动人心喜讯,何威仪终于盼到了

恭喜全红婵,世锦赛夺双冠后再收激动人心喜讯,何威仪终于盼到了

胖周聊球
2022-07-02 10:06:31
这一看就是百年的老店吧

这一看就是百年的老店吧

他天天天已上线
2022-07-01 22:28:00
儿孙夺财产计划泡汤?李玉成直言手握财政大权,给不给钱他说了算

儿孙夺财产计划泡汤?李玉成直言手握财政大权,给不给钱他说了算

天天娱乐基地
2022-07-01 15:14:37
养老金补发要来了,3000以下的人多涨,5000以上的人少涨合理吗?

养老金补发要来了,3000以下的人多涨,5000以上的人少涨合理吗?

社保小达人
2022-07-01 12:37:01
她曾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1971年被撤职,与丈夫一起被开除党籍

她曾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1971年被撤职,与丈夫一起被开除党籍

悟空谈历史
2022-07-01 23:35:56
义乌市部分区域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义乌市部分区域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金华发布
2022-07-01 08:10:58
德国拉响警报,俄补刀送它最后一程,不听中国劝的后果

德国拉响警报,俄补刀送它最后一程,不听中国劝的后果

强国新武器
2022-07-01 16:26:00
从采购空客大飞机上看我们国家的大智慧

从采购空客大飞机上看我们国家的大智慧

机械公民
2022-07-02 11:27:16
美洲野牛:雄性交配前,先将工具按到草丛中摩擦

美洲野牛:雄性交配前,先将工具按到草丛中摩擦

云养蠢萌宠
2022-07-01 15:45:14
“女朋友说她不能穿比较紧的衣服,我瞬间就懂了,”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女朋友说她不能穿比较紧的衣服,我瞬间就懂了,”哈哈哈哈原来如此!

梗王段子手
2022-06-28 11:10:22
2022-07-02 14:30:44
流星是瞬间
流星是瞬间
一只流落彼岸的猫
222文章数 28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中国台北球员锁脖中国球员 得意转发网友"干得好"评论

头条要闻

中国台北球员锁脖中国球员 得意转发网友"干得好"评论

体育要闻

瑜伽裤+紧身衣+飞盘媛?卧底飞盘局

娱乐要闻

唐嫣三个月没公开露面,被曝在备孕二胎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被阿里腾讯字节“优化毕业”,问题来了

汽车要闻

百度造车实拍 配高阶自动驾驶/明年量产交付

态度原创

房产
时尚
本地
数码
旅游

房产要闻

海珠又有靓地叫卖,不到1万/㎡?

越来越贵?Chanel手袋或将于7月涨价

本地新闻

砥砺奋进廿五载 携手再上新征程

数码要闻

便宜2683元!苹果官网上架官翻Mac:搭载20核心M1芯片

旅游要闻

风靡网络的创意甜点,连杯子都能吃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