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男子包夜女大学生多次被骗,都是冒充的:先看毕业证

0
分享至

程渡父亲去世得早,他跟着母亲长大,高中没上完就出来打工了。这些年他刷过大白,进过厂,最近在工地上干活。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程渡难免会有成年男性的正常需求,工友们都去附近的按摩店解决,有个工友就拉他一起去放松放松。

程渡到那一看,所谓的按摩店只是临时租的简易铺面,连上个店家的广告牌都没拆掉,外间象征性地摆着一张按摩床,里间就一张大床和半箱安全套。

女技师也不年轻了,看起来至少得有三十岁,浓妆艳抹,根本下不去嘴。程渡找个借口就出来了,工友追了出来,问:“咋?看不上?”

“这样的真不成,别说放松了,我反应都起不来……”程渡无奈地说。

“哈哈哈!我知道,你有品位,喜欢大学生!”工友揶揄他,“听说你包养了一个女大学生,就在这个城市上大学,是不是?”

“别胡说,啥包养?那是资助!”程渡更正,他身在异乡,关注了好几个老家的新闻平台,想家了就看看老家的新闻。

五年前,程渡偶然看到有个正在读高中的女孩家里突然遇到变故,父亲不幸出意外去世,母亲患病,随时面临失学。

同样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程渡看到那个女孩,好像就看到了自己,刚好当时他的经济状况好一些了,就联系上媒体,开始资助那个女孩上学。

程渡是个细心的人,未免那个女孩尴尬,从来没有直接联系过她。后来女孩考进大学后,托老家的媒体记者给他发了一封感谢信,大意是非常感谢他的资助,她已经申请了助学贷款,不需要他再继续出钱了,以后她会努力回报社会,把这一份爱心接力传递下去。

这是程渡人生中满足感最强的几个瞬间之一,虽然身边的人都说他傻,有这钱还不如攒着娶媳妇,但他依然觉得值得。

不过,这位工友的话倒是提醒了他。程渡听说有不少女大学生都做兼职,一般500至800就能睡一晚,这点钱他还是花得起的。

让程渡没想到的是,人性险恶,人与人之间早就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他几次花高价睡的女大学生都是冒充的,有初中毕业的,有高中辍学的,学历最高的一个也才上了中专。

程渡觉得不能再当冤大头了,后来再找,他就要求脱衣服之前先看毕业证,且名字和身份证要一致。

不少女孩都被他这招整懵了,甚至有人怀疑他是警察,在扫黄钓鱼执法,还有一个女的衣服都脱一半了,一听他这个要求,又把衣服穿了回去,走的时候骂:“装啥×啊?没有大学毕业证,还影响你发挥啊?”

程渡坚持自己的原则,这天他又约到一个外表清纯的年轻女孩,看起来有些书卷气,应该靠谱。


当他提出要先看毕业证时,那个女孩说:“哥,说实话,提出特殊要求的客人也挺多,但是像你这样要看毕业证的还真是头一个,谁出来玩还随身带着毕业证啊?”

“那就查学信网!只要你没撒谎,我再加500块钱,咋样?”程渡说。

那个女孩低头想了一会,多加的500块钱显然让她动心了,于是用手机摆弄了几下,把查出的页面给他看。

程渡看到她的名字时,不禁一愣,不敢置信地说:“叶青青?你是叶青青?”

叶青青就是他资助过的那个女学生,程渡怎么也想不到,当年那个勤学向上的女孩已经堕落成这样了。

叶青青得知他的身份后,也像大白天见了鬼一样。两人都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两两相望,唯余尴尬……

经过那晚之后,程渡非常为自己的行为后悔,原本以为他和叶青青再也不会产生任何交集,没想到几天后,叶青青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这一次,叶青青的身份不再是出卖身体吃青春饭的女大学生,而是一起离奇命案的犯罪嫌疑人,死者正是包她过夜的男人。

那晚程渡做了四次

凯盛汽配有限公司听起来名头很大,其实只是个小规模的零配件加工厂,因为接不到订单,已经停工半年了。工人们早已相继离职,老板胡永发心大,想着厂里只有一些没人要的大铁疙瘩,大门一锁,十天半月也不去看一次。

这天有个客户想接手汽配厂,胡永发正想出手,就叫司机黄涛开车,带他们一起去厂里看看场地设备等情况,结果目睹了骇人的一幕,一台压力机下面居然压着一个人。

“搞什么?胡老板,你们厂里有安全事故啊!”

胡永发懵了:“什么安全事故?我们都停工半年了,再说这个人也不是我们厂里的!”

那是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成年男性,脸色苍白,眼窝塌陷,嘴唇干得起皮,虽然气息微弱,但还没死,见来人了,使劲睁开眼睛,拼尽全力说了一句:“救救我……”

“妈呀!”胡永发原本以为他已经死了,现在突然睁眼说话,整个人被吓得不轻。

“先救人再说!”黄涛回过神来,急忙跑过去按了几下机器上的按钮,压力机缓缓升了上去。

胡永发先后拨打了120和110,原本想着那个男人既然还能说话,说不定还能救回来,令人遗憾的是救护车还没到,他就停止了呼吸。

110赶到现场,初步判断是一起罕见的利用机械设备杀人案,立刻通知了刑警队。程思危等人赶到现场,也着实感到意外,在办理过的那么多起杀人案中,这的确是很罕见的方式。


“是挤压伤综合症,”沈南烛检查了死者的情况,起身介绍,“人体肌肉受压,6小时以上局部肌肉就会出现坏死,聚集大量有毒物质,一旦移开重压,坏死肌肉会释放出大量肌红蛋白、钾等分解物质进入血循环,引起高钾、休克和肾功能衰竭,心跳骤停。”

“挤压伤综合征?”程思危对这个名称很陌生,“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升起压力机,他可能还不会死?”

“对,很多地震,或者楼房垮塌时被压在下面的人,明明已经坚持了好几天,却在获救后极短时间内离世,就是这个原因。”

沈南烛面带悲悯,说:“被困的人还以为得救了,结果在放松和庆幸中去世,所以挤压伤综合症又被称为微笑杀手。”

“这么说,是我害死他了!”黄涛懊悔不已。

沈南烛说:“你倒也不必过度自责,他的情况本来就到极限了,就算送到医院,内科医师、心脏、外科、重症监护治疗专科和全科医生参与抢救,也未必能救得回来。”

“明明再往下一公分,就能让他当场死亡,凶手为什么留着他一口气呢?难道就是为了让他死于挤压伤综合症吗?”程思危不解。

技术科的同事在现场拍照,采集生物痕迹,程思危让他们比对失踪人口信息,很快发现死者和一个叫曹玉林的男子信息吻合。

曹玉林已经失踪三四天了,家里急得报警找人,得到派出所的通知后,第一时间赶来认尸。曹玉林的老婆一见他死得这么惨,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醒过来后更是哭天抢地。

程思危询问她,曹玉林最近有没有和什么人发生重大矛盾:“你必须如实说出来,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能隐瞒,这是很关键的破案线索。”

“老曹这个人虽然贪财好色,但人不坏,不至于跟人结下这么大的仇怨,尤其是最近两年,我们之前包工程挣的那点钱都快被他霍霍光了,他也老实多了,怎么也没想到会出这样事……”曹玉林的老婆说。

根据派出所民警提供的调查,曹玉林失踪地点是在一个高校附近的小公园里,那里经常有一些女学生晚上出来兼职。

“我们查了路口的监控,那些女学生很聪明,基本都是躲着监控走的,”派出所的民警说,“只有一个监控拍到了曹玉林,他是和一个女孩子一起离开的,这就是失踪前最后的影像资料,后面就没查到什么了。”

“那个女孩子查到了吗?”程思危问。

“查到了,叫叶青青!叶青青承认当晚确实接了曹玉林的单,但是后来价格没谈拢,她就又找别人了!”派出所的民警面露尴尬,“她说后面找的那个男人叫程渡,那天晚上程渡做了四次,她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捐助款变成预付款

因为凶手遮挡了厂区里的摄像头,现场没能留下任何影像资料。程思危让老陈带人排查厂里已经离职的员工,看有没有和曹玉林生前有过接触的;他和小棠等人围绕叶青青做了初步调查,然后找程渡核实情况。

叶青青的陈述和派出所民警说的一样,她穿着V领短袖,程思危看到她脖颈上有一道指甲的划痕,问她怎么弄的。

“你还问程渡吧!”叶青青脸色阴晴不定,回答完就回去上课了。

程思危等人在工地上找到程渡时,他正在挥汗如雨地干活,强健的身躯有一种男性的阳刚之美。

见程思危询问那晚的事,程渡挠挠头,说:“都惊动刑警队了?这事是我不对,我以后再不去找那些女学生了!”

程思危说:“这个不是重点,你详细描述一下当晚的情况。”

“咳!男女之事不就是那样吗?还需要详细描述吗?”


程思危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和叶青青之前是认识的,对吧?”

程渡见他们查到了这么多,知道再隐瞒也没有用,索性把他曾经资助叶青青上学的事说了出来。

“其实也不算认识吧?我第一次看到有关她的报道时,图片是打了码的,后来资助的过程中,我们也没有见过面。如果不是我非要看她的毕业证,我可能做了以后也不知道是她。”

程渡苦笑:“我一直还以为自己改变了一个女孩子的命运,觉得自己做的事很有意义呢!没想到人家这么放得开,一到大学就自谋生路,怪不得不要我那点钱了!”

据程渡说,当时他们认出彼此后,一开始是非常尴尬的,原本是资助者与被资助者的人间大爱,瞬间变成了嫖客与小姐的关系。

程渡有些生气,质问她为什么这么不自爱。叶青青怼他:“你自爱?你要是正人君子,你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正人君子,但我的钱是清清白白挣回来的,我拿血汗钱献爱心,我愿意资助你,你为啥不好好学习呢?为啥要自甘堕落?”

“你一个月才资助我1500,够干啥的啊?”叶青青不屑地说,“我一晚上就能挣那么多!”

程渡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气得让她还钱。

叶青青抬起下巴,看着他说:“还钱是不可能还钱的,你要是愿意做,可以拿来顶数,就当提前交过预付款了!”

程渡听她这么说,当时就气得不轻。没想到叶青青三下两下脱了衣服,还挑衅地说:“做不做?不做别耽误我时间,我还能再约一个呢!”

程渡一则是赌气,再就是叶青青的美好身体确实诱人,他在原地站了一会,脑子一热就扑上去。他把叶青青压在身下,一边下死劲儿折腾,一边捏着她的下巴问:“这钱好赚吗?这钱好赚吗?”

程渡说他心里憋着气,一开始还有报复心理,后来渐入佳境,就彻底沉沦在肉体的欢愉里了。他那晚一共做了四次,最后一次叶青青撑不住哭了才停下来。

程思危听完他的“详细描述”,想起叶青青身上的抓痕,怪不得叶青青让他问程渡,由此可以想象两人当时动作之激烈。

程思危面色有些不自然,掩饰性地咳了两声,说:“你们整晚都在一起吗?”

“是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分开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她回学校,我回工地。”程渡面带愧色,“我其实挺后悔的,不管青青咋样选择自己的路,我都不该那么对她。”

有程渡这个人证,叶青青排除了作案嫌疑,老陈他们排查的离职员工里,也没发现可疑人选。

程思危原本推测是老员工作案,叶青青协同,没想到这两条线都被排除了,那凶手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程渡没有说实话

程思危分派人手,让老陈等人围绕曹玉林展开深入调查,看他的过往经历中有没有什么疑点,尤其是和挤压伤综合症产生关联的地方;小棠等人去厂区周边调取监控,看案发当晚有没有可疑车辆经过。

“凶手再狡猾,也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点线索,一定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关键点,大家分头行动,有新发现的话,随时沟通!”程思危目光坚毅,大家答应一声,分头去忙了。

程思危来到解剖室,想看沈南烛有没有新发现。曹玉林的尸体被运回来后,沈南烛就一直呆在解剖室,进一步的解剖也证明了她之前推断的死因。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新发现?”程思危通过会议室的屏幕,看到沈南烛一身素白,戴着口罩和橡胶手套,正拿着放大镜在解剖台前弯腰查看什么,就通过对讲机问了一句。

沈南烛用夹子把一点点肉眼几乎看不到的东西举到面前,通过放大镜仔细观察,回过头激动地说:“是皮肤组织!”

“快!马上分析DNA!”程思危脱口而出,精神为之一振,在他们过去破获的案件中,这种残留在死者身上的皮肤组织,通常都是凶手留下的。

法律讲的是证据,所有的调查都是在拼齐证据链条,而法医物证是最有说服力的。在基于科学检测的法医物证面前,所有的侦查思维、模拟推断都会被瞬间秒成渣渣。

沈南烛在检测DNA的时候,老陈他们的调查也有了进展。根据老陈等人的调查,五年前,曹玉林包的工程出现了安全事故,一开始他隐瞒不报,但是,凭几个工人根本开展不了有效救援,等到警方介入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


那次一共死了五个民工,其中一个被挖出来时还活着,抬上担架后很快就失去了生命体征。

老陈激动地说:“那个最后死在担架上的民工姓叶,刚好咱们调查的女大学生也姓叶,我们觉得不会那么巧合,就通过户籍查询了一下,证实叶青青就是那个民工的女儿。”

这时,沈南烛分析的DNA鉴定结果出来了,证实出现在曹玉林指甲缝里的皮肤组织是叶青青的。

“叶青青一个人完成不了,她一定还有帮手,”程思危笃定地说,“立刻拘捕叶青青和程渡,程渡没有说实话!”

程渡被抓后,依然一口咬定那天晚上叶青青和他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具备作案时间。

“你要想清楚,我实话告诉你吧,叶青青杀了人。如果你当晚没有和叶青青在一起,且有充足的证人或证据,你就和本案没有关系;如果你坚持说叶青青当晚和你在一起,你就有作案嫌疑。”审讯民警提醒他。

程渡一愣,随即笃定地说:“这不可能!叶青青当晚和我一起过夜,我们做了四次,她根本没有作案时间,我也没有作案时间!”

程思危让叶青青通过监视器,全程观看了程渡极力维护她的过程。叶青青的神色从一开始的敌对防御,渐渐和缓,看到程渡不惜惹祸上身也要维护她的时候,眼泪一颗一颗滚落下来。

“程渡愿意为了你坐牢,你呢?愿意让他蒙冤坐牢吗?”程思危问。

叶青青肩膀耸动着,低头哽咽:“一晚上做四次是我们对好的口供,我们一次也没做,他知道我就是叶青青后,狠狠打了我一巴掌就走了。”

程渡果然是在为叶青青做假证,那么叶青青真正的同谋是谁呢?

那时风动,此时心动

小棠在排查经过汽配厂车辆的过程中,发现案发当晚,汽配厂老板胡永发的车曾经去了那里。但是,当晚胡永发和几个朋友在洗浴中心过的夜,根本没有去过厂里。

程思危忽然想到一个人,小棠瞬间也想到了,张大了嘴:“啊,是那个……叫什么来着,胡永发的司机黄涛!”

胡永发的司机黄涛是在潜逃中被抓获的,他的父亲也是当时事故中丧生的其中一名民工。

黄涛原本是厂里的电气技术人员,因为会来事成了老板的司机,也正因为如此,他能娴熟操作压力机,抢在救护车来之前升高了压力机,导致曹玉林因挤压伤综合征死亡,没能来得及说出一句内情。

叶青青已经如实供述了他们作案的过程,黄涛不得不认罪,却依然悲愤不平。

“凭什么啊?早一点救援,我爸就不会死啊!难道我们穷人的命就不是命吗?”黄涛情绪激动,曹玉林先是耽误了救援,后来又克扣赔偿款,这让他觉得父亲的命就如蝼蚁,根本没人在乎,也不值钱。


后来,叶青青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妈妈生病了没钱做手术,她才一步一步走上利用身体兼职挣钱的道路。

这让程渡心疼不已,叶青青在拘留所的时候,他曾多次去探望。叶青青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每次都故意不理他。

案子即将转到法院的时候,程渡最后一次去了拘留所,说:“等确定你去了哪个监狱,我再去看你,这几天我就不来了。我已经买好车票了,明天我就回老家一趟,带你妈去医院问问做手术的事。”

叶青青两眼噙着泪水,长长的睫毛像落在眼睛上的美丽蝴蝶,微微抖动着。程渡压低声音,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她破涕而笑,两人像是什么都没说,又像什么都说了。

程思危看着探视室里的这一幕,心潮起起伏伏,难以平静。这个世界当然是不完美的,万事顺意永远只存在祝福短信里,不过,总有那么一些美好的人和事,让我们觉得人间值得。

本文为悬疑小说社原创小说《非正常死亡刑侦档案》第33个故事《微笑杀手》,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北京通报,4人被逮捕!

北京通报,4人被逮捕!

极目新闻
2022-06-29 00:18:57
刑满释放人员以后该怎么生活?不配过生日了?

刑满释放人员以后该怎么生活?不配过生日了?

梧州有料
2022-06-29 10:39:55
二人世界硬度不够,拿什么来凑?1招帮你恢复硬汉身份

二人世界硬度不够,拿什么来凑?1招帮你恢复硬汉身份

妙手医生健康
2022-06-28 15:55:12
特斯拉魔豆Y泛滥成灾?

特斯拉魔豆Y泛滥成灾?

号角军事汇
2022-06-29 07:21:55
无人提交申办书!亚足联官宣尴尬决定,2023年亚洲杯有望重回中国

无人提交申办书!亚足联官宣尴尬决定,2023年亚洲杯有望重回中国

吃棉花糖的少女
2022-06-29 11:08:57
中国不是北约的对手?斯托尔滕贝格代表30国发话,还提到了俄罗斯

中国不是北约的对手?斯托尔滕贝格代表30国发话,还提到了俄罗斯

海拔新观察
2022-06-29 10:20:05
美国移民惨案部分遇难者国籍确定:51人死亡 至少来自三国

美国移民惨案部分遇难者国籍确定:51人死亡 至少来自三国

海外网
2022-06-29 09:34:12
高圆圆采访中流着泪说:我想给张亚东生孩子,可惜他喜欢上了别人

高圆圆采访中流着泪说:我想给张亚东生孩子,可惜他喜欢上了别人

鱼真香综艺
2022-06-29 09:46:27
新生儿出生时臂丛神经被拉断,医院:不想发生,但不拉断出不来

新生儿出生时臂丛神经被拉断,医院:不想发生,但不拉断出不来

海报新闻
2022-06-29 11:22:06
突发!有辆最新款路虎揽胜从卡车上摔下来,大家看结实吗?

突发!有辆最新款路虎揽胜从卡车上摔下来,大家看结实吗?

汽车安利会
2022-06-29 03:28:28
女人性兴奋,男人闻得到。动物本能

女人性兴奋,男人闻得到。动物本能

豫聊健康
2022-06-29 09:35:47
继马云刘强东后,腾讯第一大股东也套现跑路,发生了什么事情?

继马云刘强东后,腾讯第一大股东也套现跑路,发生了什么事情?

鸭鸡给给
2022-06-28 18:35:02
上海公交车坠河事件最新进展:第一个去救人的外卖小哥必须要火

上海公交车坠河事件最新进展:第一个去救人的外卖小哥必须要火

金牌娱乐
2022-06-29 10:30:41
我要求老公一天要满足我两次,我越是索取,他就给得越多,很不错

我要求老公一天要满足我两次,我越是索取,他就给得越多,很不错

心语说
2022-06-29 12:22:02
中国宣布金砖扩员不到一周,多国踊跃申请加入:希望和中国交朋友

中国宣布金砖扩员不到一周,多国踊跃申请加入:希望和中国交朋友

袁周院长
2022-06-28 19:01:46
福建南平发生血案,变态医生55秒杀害8名学生,下场如何?

福建南平发生血案,变态医生55秒杀害8名学生,下场如何?

奇闻调查班
2022-06-28 09:33:03
女子收拾房间准备办离婚,意外发现婚被塞有东西,拆开后却很平静

女子收拾房间准备办离婚,意外发现婚被塞有东西,拆开后却很平静

一件情深的事
2022-06-29 12:52:59
新当选的十二届上海市委常委,集体瞻仰中共一大会址,重温入党誓词

新当选的十二届上海市委常委,集体瞻仰中共一大会址,重温入党誓词

新民晚报
2022-06-28 21:02:05
高温天别让口罩成摆设:口罩易因出汗受潮,建议每4小时更换

高温天别让口罩成摆设:口罩易因出汗受潮,建议每4小时更换

澎湃新闻
2022-06-29 12:00:24
最新通知!上海这些街镇今天核酸筛查!

最新通知!上海这些街镇今天核酸筛查!

新闻坊
2022-06-29 13:03:58
2022-06-29 15:42:44
悬疑小说社
悬疑小说社
探秘案件悬疑,讲述精彩故事
43文章数 5492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江苏宿迁一小汽车冲入河中 目击者:落水人员仍在搜救

头条要闻

江苏宿迁一小汽车冲入河中 目击者:落水人员仍在搜救

体育要闻

脱衣舞女转正妻,她这样征服保罗-乔治

娱乐要闻

新婚夫妻好腻歪!布兰妮与老公忘我拥吻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裁员的瓜,脉脉吃撑了

汽车要闻

轿跑设计颜值高 现代IONIQ 6首发 剑指Model 3

态度原创

健康
房产
教育
时尚
公开课

更年期有这些症状要看医生!

房产要闻

海淀北3.9万/平精装洋房!北京城建马池口案名发布

教育要闻

由剑南春赞助,2022年网易教育高考特别报道

学刘雯的穿搭,果然得等她下班以后

公开课

澳媒:中国学生再不回来,我们就惨了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