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爸妈的畸形婚姻

0
分享至


1990年暮冬的夜晚,寒风猎猎。

赵小玉望着漆黑的村落,在道场的草垛后瑟瑟发抖,不仅仅因为冷,更多的是恐惧,对未来,以及对这场私奔未知的不安。

她一直望着那条羊肠小道,虽然看不真切,但依然目光灼灼,直到那条小道上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

她确定是梁勤的声音后,站起身扑进了他的怀里,然后梁勤打开手电筒,借着微弱的灯光,带着赵小玉下山去了。

他们从村里,到镇上,第二天就买了火车票,兜兜转转从恩施到了武汉,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镇落脚。

这场私奔,无论是对于梁勤还是赵小玉,都是不计后果的,并且他们打算永远都不再回去了。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毫无理由,爱了就是爱了,什么都无法阻挡。

而我,是这场爱情的产物

我出生于1993年春天。

三岁的时候,我就可以在恩施话与武汉话之间,切换自如。

我所居住的村子,平凡无奇,我们住的房子是一所青砖瓦房,墙壁上还留着用石灰写的“共产主义”的字样,屋顶下雨天会漏水,若雨水持续地久了,就在房间的土地砖上,砸成一个又一个小坑。

通常我母亲赵小玉会让我拿个破旧的,补了好几次的搪瓷盆接水。

我家的鸡笼是在屋里的,只不过从墙外留了一个可供鸡自由进入的洞,每天放学回家,我都会在天黑之前,把这些鸡赶进洞里去。

而赵小玉,则每天早晨起床,从鸡笼里摸出两个鸡蛋,给我做蛋羹。

赵小玉没读过书,除了自己的名字,什么都不会写,而我父亲念过小学四年级。我到小学五年级,他就不能够辅导我的作业了。

因为我在这个村里长大,除了会说恩施话,对恩施几乎一无所知,因为我的父母亲从不在我面前提起关于他们过去的事。

我们家在这个村里,举目无亲,逢年过节的时候更显沉寂,一家人吃团年饭,放烟火炮竹,看春晚,看似温馨,但大年初一,我们哪里也不去,一家三口吃饺子,而我,却竖着耳朵听着门外成群结队去亲戚家拜年的孩子们的脚步声。

心里漾起一阵又一阵的羡慕。

我父亲梁勤,是村里公认的最勤劳的人,除了睡觉时间,他几乎都在田地里,而我母亲,总是在下午太阳不晒了才下地,我曾无数次听说过,关于我父母亲的故事。

那些邻居们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说,整个村就赵小玉最享福。

我知道,那是因为父亲深爱母亲,他们明明同岁,看上去他仿佛大了十岁,而赵小玉天生肤色白,个子娇小,留着齐腰的长发,说话起来轻声细语。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很少有赵小玉干活的印象,无论是地里的重活,抑或是家里的琐碎家务,都被我父亲一手包揽。

父亲为了赚钱,甚至还学会了盖房子,农闲时,他就去镇上做工,每天到天黑了,也不住在镇上,而是骑一个多小时的摩托车赶回来,给赵小玉打洗脚水,然后两人一起看电视。

第二天一早,就骑着摩托车继续赶去镇上打工。有人说,他活做的好,可以去城里工地打工,赚得比这多多了。

但是梁勤羞赧地笑着拒绝,虽然他没说,但我知道他是舍不得赵小玉。

对,并不是舍不得我这个女儿,这是我很早之前就领会到的事情,我在他心里的分量,永远不敌赵小玉。

10岁那年,我曾悄悄跟我赵小玉说,以后我一定要按照我爸这个标准来找男朋友。

我到底是好奇的。

对于他们为什么要私奔,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跟家里人联系,我在小说里看到,私奔的人最终都会被原谅,因为已经无法挽回。

直到我12岁那年春天,我在镇上住校,一个星期回家一次,在某次回家之后,我发现赵小玉的肚子,大了一圈。

当时我什么也不懂,也不敢问,只以为是她胖了不少。

可是,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很明显已经异于常人,正在我怀着疑惑的时候,意外听女邻居们聊天得知,原来是赵小玉怀孕了。已经5个多月。

我当时恍惚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原来她是要给我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快乐或者悲伤,都没有。

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

然而,我的弟弟或者妹妹,最终也没能到来。

因为在下一个星期五我回到家时,发现赵小玉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红肿,仿佛是刚哭过。

而父亲梁勤在厨房里,一边炖汤一边抽烟,烟雾缭绕,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悲伤,一点点在空气里蔓延。

这件事虽然很困惑,但我最终也没敢多问半句,只听梁勤的话,好好照顾母亲。

等下一周回来的时候,赵小玉已经下床了,像往常一样慢条斯理地做一些轻松的家务,看见我,就问我饿不饿。

两年后,我升入高中,我一点点长大,梁勤跟赵小玉也一点点地老去,但是他们仍然年轻。

我依然住校,只不过是一个月回去一次了。

这时候,梁勤已经用他的一双手赚到了足够盖一栋楼房的钱,我高一寒假回家的时候,我们住的那栋青砖瓦房前面,已经耸立着一栋二层小楼。

这是我们村里,第一栋二层小楼。我的房间里,有衣柜,有漂亮的窗帘。而他们的主卧,比我的大,布置也比我的漂亮,甚至还有一个简单的木质梳妆台。

赵小玉告诉我,这是父亲梁勤跟人学着自己做的,因为她一直想要一个梳妆台。

后来,我曾无数次见到赵小玉坐在梳妆台上梳她那乌黑的齐腰长发,再后来,梁勤给我也做了一个,也许是手艺更纯熟,比上一个更好看,可是等我回到家才发现,赵小玉那个旧的躺在我房间,新的更漂亮的,已经是赵小玉专属了。

又过了两年,我18岁了,有了倾慕的男生,也看了很多的言情杂志,很多爱情电影。

在我听到那个传言之前,我的父亲跟母亲是我心里最美好的情人。


高考结束后,我在家闲着。

每天傍晚都到村口的大槐树下乘凉,那天我过去时,已经有两三个阿姨在谈天了,在听到我母亲的名字时,我竖起了耳朵。

只听见其中一个阿姨说:“梁勤跟赵小玉是表兄妹。”

“那不是近亲结婚吗?”

“他们根本没领证,就从老家跑到这里来了。一般像他们这种情况,生女儿还好,生孩子十有八九是畸形。”

我的心猛然一沉,仿佛跌进了万丈深渊,我头也不回地跑了。我想起赵小玉那次怀孕,想起她告诉我,弟弟没有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接受这件事,但是不久后的一件事,更加证实了这个传言。

我的外祖母是在8月忽然出现在我家楼下的。

那天,我躺在梁勤给赵小玉做的室内秋千上悠哉悠哉地看书时,楼下响起一阵躁动。

我从阳台上探出脑袋去看,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脚边是个行李箱,站在我家里楼下,她已满头白发,用一根簪子在后脑处挽成一个髻,口中说着恩施方言,叫着赵小玉的名字。

下一秒,我看见赵小玉开了门,两人站在门口,像两尊石像。

我下楼的时候,老人已经坐在客厅里,而赵小玉跟梁勤都在,气氛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老人看见我,目光打量之后,有短暂的柔和。

赵小玉用恩施话说:“过来,叫嘎嘎。”

我当即明白老人的身份,十分乖巧地叫了一声嘎嘎。

我的外婆面色柔和地应了一声,然后用恩施话说:“长这么大了。”

外婆一个人坐了10个小时的火车才到达这里,她到底是想看看,女儿在异乡过着怎样的生活。

梁勤一直垂着头,不敢看外婆,而赵小玉只说在这里生活的很好,有房子有地,没有恩施那么高的山。

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20年的母女分离,流再多的眼泪也不夸张。

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赵小玉这些年来一直有给家里写信,外婆决定跋山涉水地来看她,只是因为自己病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

外婆用恩施话抹着眼泪说,我不想到死到见不到你一面。

赵小玉一听,又是一场嚎啕大哭。

外婆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就回去了,走前她站在楼下再三打量这一栋小楼,眼神落落地说,“这里,确实比我们那山里头好多了。这房子,真漂亮啊,小玉,妈妈知道你在这里过的幸福就好了。哪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也安心了。”

赵小玉又是低头垂泪,梁勤却说:“只要爸爸不介意,我们随时可以回去。”

外婆叹了一口气,“还是不要回去的好……”

外婆走后,赵小玉一直精神不济,梁勤也唉声叹气,我的心一片慌乱,我知道那个传言,很可能是真的了。

还有半个月才开学,但我一天也不想在家里呆下去了,甚至不想看见梁勤跟赵小玉。

他们对我说话,我也爱搭不理,只想赶紧开学,离开这个地方。

我甚至想,我永远都不想再回来了。

然而,赵小玉大概也听说了那些传言,选择亲自告诉我真相。

原来我父亲梁勤跟我母亲赵小玉,并不是普通的私奔。梁勤是赵小玉姨妈的儿子,也就是说,我的外婆,其实也是梁勤的小姨,我的父亲跟母亲,是表兄妹。

但是,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因为梁勤是被收养的。

在梁勤10岁的时候,他的养父母,也就是我的爷爷奶奶在城里打工时出了意外,两人双双坠河离世。

成为孤儿的梁勤,被姨妈接到了家里,那时候姨妈家里已经有了三个女儿,最小的是赵小玉,跟梁勤同岁。

姨父早已经撂下话,养梁勤没问题,但将来他得作为儿子为他们养老送终,三个女儿,忽然多了一个儿子,虽然贫困,但日子却很温馨。

梁勤跟赵小玉年纪一样,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最多,在外面受了欺负,永远是梁勤护着她。

一晃就过了十年,赵小玉也说不清楚,跟梁勤到底是什么时候从亲情转变成爱情的,但是当他们都了解到彼此的心意时,谁也没有退缩。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赵小玉被许了人家,连婚期都定了,赵小玉不敢跟父亲说出梁勤,梁勤也怕适得其反。

最终,他们选择只留了一封信就一起离开了。

为了爱情,他们放弃了一切。

梁勤说过,等他们被原谅的时候就回去负荆请罪,但是赵小玉太了解父亲的脾气了,他不可能轻易原谅,更何况他们还是表兄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也融于世俗。

所以,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就扎了根,从未想过回去。

我听赵小玉说完这些,整个人都是恍惚状态,但我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我想起赵小玉这些年幸福的模样,想起梁勤遵守诺言地守护她,我又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

赵小玉还说,因为害怕,所以一直没有去领取结婚证。

赵小玉还说了一件事,其实在我之前,她还怀过两个孩子,不是因为生理缺陷,而是因为疲劳过度导致的,所以梁勤再也不敢让她轻易下地干活了。

听到这里,我忽然酸了鼻子,我曾因为赵小玉总是在家休息,梁勤一个人干活,而对她产生过什么想法。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原因。

如今,我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

梁勤仍然努力在给赵小玉创造更好的生活,买了车,偶尔载她去镇上逛街,也会去不远处的水库兜风。

我不再去理会那些传言,当他们是世间最普通的一对夫妻,从年轻相爱到老。

在外婆来过之后,赵小玉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给她父亲写了一封信,而那个倔强老头儿,竟回了信,说过去的就过去了,虽然没说让他们回去的话,但也好像不再像以前那样抵触了。

我还记得赵小玉看到外公那封信时,哭得泪流满面的样子。说来也是,做父母的对孩子又怎么会记仇。

我想梁勤跟赵小玉也明白,之所以这么多年没回去,不仅是担心不被原谅,还想混出点样子来再回去告诉他们,他们过得很幸福。

去年,赵小玉跟梁勤去领了结婚证,还带我回了一趟恩施老家,我的外婆比之前更老了,外公仍是冷着脸,但眼神里氤氲的雾气里透着关怀。

现在,我们每年过年都会回恩施,有时候外公外婆也会来这边小住,赵小玉劝他们留在这边养老。

外公捋了捋白溜溜的胡子,看着一望无际的平原说,早上起来看不到山,实在不习惯。

外婆笑着说,是啊,看山看惯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两人死亡后,蔚来回应被指冷血,网友撕起来了!6年多亏400亿

两人死亡后,蔚来回应被指冷血,网友撕起来了!6年多亏400亿

市界
2022-06-24 14:58:22
我的高考成绩出了,只能上个很差的专科

我的高考成绩出了,只能上个很差的专科

定州晶妹
2022-06-24 18:28:57
蔚来的这一“摔”,摔出了消费者对智能汽车的认知!

蔚来的这一“摔”,摔出了消费者对智能汽车的认知!

车秀小咖
2022-06-24 12:28:17
高考638分选择复读,父母明确反对,他不听!第二年,他如愿了吗

高考638分选择复读,父母明确反对,他不听!第二年,他如愿了吗

蝴蝶花雨话教育
2022-06-24 16:08:41
江青病逝,把价值连城的遗物留给女儿,李讷却违背了她的遗愿

江青病逝,把价值连城的遗物留给女儿,李讷却违背了她的遗愿

错过De恋人
2022-01-28 16:13:11
中国航母甲板坑坑洼洼,印度甲板却很光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国航母甲板坑坑洼洼,印度甲板却很光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52赫兹实验室
2022-06-22 15:59:23
女顾客一丝不挂蒸桑拿,男员工突然闯进,酒店:提供服务的!

女顾客一丝不挂蒸桑拿,男员工突然闯进,酒店:提供服务的!

科学理论
2022-06-25 14:06:43
排面!苏亚雷斯赶到伊比萨为梅西庆生,德保罗天使带阿根廷队全来了

排面!苏亚雷斯赶到伊比萨为梅西庆生,德保罗天使带阿根廷队全来了

818体育
2022-06-25 08:58:30
姑娘,穿裙子就不要逆光站了,小心亮点全被后面的大爷看到

姑娘,穿裙子就不要逆光站了,小心亮点全被后面的大爷看到

哈哈精成精了
2022-06-24 01:00:42
2700万+超级福利!勇士亮出续约维金斯最大筹码,网友:无法拒绝

2700万+超级福利!勇士亮出续约维金斯最大筹码,网友:无法拒绝

绯雨儿
2022-06-25 10:56:33
杨丞琳拍综艺被偶遇,打扮稍显土气,网友:官方1米61实际1米5多

杨丞琳拍综艺被偶遇,打扮稍显土气,网友:官方1米61实际1米5多

萌宠聊娱乐
2022-06-25 07:54:59
对越反击,74岁高龄许世友担任指挥,百姓:许世友指挥能力不行

对越反击,74岁高龄许世友担任指挥,百姓:许世友指挥能力不行

松子说
2022-06-23 14:45:00
人民币就要贬值?是否代表国家经济衰弱?对普通人有什么影响

人民币就要贬值?是否代表国家经济衰弱?对普通人有什么影响

创战纪
2022-05-31 17:29:23
北大韦东奕的《简历》走红,别看只有4行字,含金量让人望尘莫及

北大韦东奕的《简历》走红,别看只有4行字,含金量让人望尘莫及

两包辣条
2022-06-24 16:42:26
一图看懂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一图看懂全国财政收支情况

搞搞数字财经
2022-06-25 09:23:29
印尼62岁印刷厂大爷,每三个月都会产蛋1枚,却被人买下收藏

印尼62岁印刷厂大爷,每三个月都会产蛋1枚,却被人买下收藏

没目的的念经人甲
2022-06-24 13:08:04
Woj:篮网到了危险时刻,交易KD可换回历史级的筹码

Woj:篮网到了危险时刻,交易KD可换回历史级的筹码

OnFire
2022-06-25 10:20:04
嘎子直播调侃张一山:小时候一起拍戏,长的比我帅,混的没我有钱

嘎子直播调侃张一山:小时候一起拍戏,长的比我帅,混的没我有钱

朦瑄抗战剧
2022-06-25 17:02:21
终于来了!我外交部罕见出炉一份重磅事实清单,各国收不寻常信号

终于来了!我外交部罕见出炉一份重磅事实清单,各国收不寻常信号

东方之星号
2022-06-24 16:01:47
丹东“袭警”案:警权扩张也应依法有度 | 大家看法

丹东“袭警”案:警权扩张也应依法有度 | 大家看法

法度law
2022-06-24 13:00:36
2022-06-25 18:50:44
铁路西少年
铁路西少年
你不关注,我就不走!
1565文章数 596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中国向阿富汗提供5000万元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头条要闻

中国向阿富汗提供5000万元紧急人道主义援助

体育要闻

选秀小年,你不值钱

娱乐要闻

秋瓷炫穿短裙打高尔夫 甜蜜表白老公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美最高法院推翻堕胎权,大公司集体怒了

汽车要闻

阿维塔11亮相 零百加速3秒的中大型轿跑SUV

态度原创

艺术
时尚
家居
本地
公开课

艺术要闻

复古风格的照片探索人际关系的情感叙事

这些才是夏季白色穿搭的高级感范本

家居要闻

95后女工程师自装120平精装房 50块就做出拱门

本地新闻

你以为的少女感香港美女,人均炸厨房小组在逃人员

公开课

美财长建议中国“慢点再收债”,外交部回应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