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80后包工头:女人就是通行证,有1万就敢撬50万,赚钱比贩毒快

0
分享至

王健林说“啥大都不如胆子大”,在建筑行业,只要你有胆子,赚钱比贩毒还快。


图:每天纸醉金迷的,说不想收,那是假

我叫窦军,今年36岁,出生在四川一个普通的农户家庭,有一个比我小2岁的弟弟。弟弟的学习很好,老是拿奖状回来,家里的一面墙都被他贴满了。而我的成绩就是吊车尾,经常在学校打架。更牛叉的是,我在中考的考场上,看着数学试卷居然睡着了,后来还是被考场的铃声给吵醒的。

因为考得差,我都没有脸回学校拿毕业证书,我读书的青葱岁月,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去了。

没上大学后,我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只知道玩游戏,气得父亲对我破口大骂。

“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玩意,一点脑子都没的,让你好好读书不要读,在家混跟个咸鱼有什么区别?”父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对我说。

“我就不是读书的料,我有什么办法?”我顶嘴道。

“你不读书,那就去工地干活,让你知道干活有多辛苦,你弟弟就比你聪明多了,以后准是坐办公室,而你就是个打工的料。”父亲气道。

“只要不让我读书,干啥就行!难道就读书有出路吗?”我很不服气,从小在父母眼里我就是比弟弟笨。

“军娃子,别跟你爹争了,要不你就跟着你表哥去工地干活吧!”母亲说

“去就去,我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家,反正你们也天天嫌弃我!

就这样,我离开了这个家,开始工地之旅。

我出门那天,母亲一大早起来给我煮了一锅鸡蛋,还给我收拾了行囊。她苦口婆心的对我说:“去那边一定要好好听你表哥的话,千万不能再调皮捣蛋,不说赚到什么大钱,自己的嘴巴总要糊过去!”

“哎,你们别啰嗦了,我又不小了!”我说。

“军娃子,好了没有!”张叔骑着摩托车在门外大喊。张叔是我们的邻居,我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邻里关系很好,平日里需要帮忙,只要吱一声就是。他今天正好要去镇上办点事,知道我要出去打工,就说捎我一程,将我送去汽车站。

“还没有,等一哈!马上!”我冲着窗外的张叔喊着,又掉头和母亲说:“装这么多东西,咋子嘛?又用不着!”

“装的时候嫌重,用的时候又没有。外面的物价那么贵,没哪个遭得住?能多带点就多带点!”母亲说着又往我的行囊里塞进了一大坨腊肉。

父亲笑着出门迎接张叔,递给了他一根烟,摆了下“龙门阵”!

总算是收好东西了,父亲将我的行李一把架在张叔摩托车的后座,我也上了车。

“坐好没有?”张叔问着。

“坐好喽!”我大声回应着。

张叔捻灭了手中的烟头,转动着摩托车的把手启动了车。

摩托车在蜿蜒的山上行驶着,风呼呼地在我耳边吹,不一会儿就到了镇上的汽车站。我跟张叔叔告别后,坐上了从中兴到夹江的大巴,再转车坐上夹江到成都北站的火车。

表哥是在火车站接的我,幸好他举着一个大牌子,我才在人群当中一眼认出他。出了车站后,外面的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初进大城市的我,就是个乡巴佬,我四处张望,看着眼前的高楼,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这楼高吧,我刚来也是和你一样震撼,不过这些高楼大厦,可都是我们这些建筑工人盖得!当工人没什么丢人了,我们为这座城市的建设出了一份力”表哥看出我的心思说。

表哥在金牛区天回镇的某工地干活,跨入建筑工地的大门,第一眼印入我的眼帘的就是那整整齐齐的楼房,它们全都架着毛竹,身上披着绿色的铠甲,看起来十分威武。


图: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我看到工地上有很多工人,他们有的在搬砖,有的在拌水泥,有的在开吊车,还有的在指手画脚,忙得不亦乐乎,但他们头上戴的帽子颜色都不一样,就问表哥为什么?

表哥一边带我走,一边给我讲解不同颜色的安全帽所代表的意思

佩戴黄色安全帽的是普通工人;

红色安全帽一般是技术人员、管理人员或甲方戴的。

蓝色安全帽的一般是技术人员。

红色安全帽和蓝色安全帽根据企业的不同,选择也是不同的,总之大部分为技术人员佩戴。

表哥边说边将我领到了工地上的一处临时搭建的工棚,当时还没有现在的彩钢瓦板房,而是石灰板加石棉瓦顶组合式板房。每一扇门的背后就是一个房间,但不是一个人住,十来个平米的房间住上了五六个工人。

因为当时还是上班时间,所以只有两位上夜班的工人在宿舍。见我来了,虽有一些拘谨但还是十分热情地招呼着我坐下。他们宿舍刚好有一个人离职,所以空出了一张床铺,我就顺其自然地入住了。

为了欢迎我的到来,晚上表哥还请我去工地附近的烧烤店吃了一顿,几杯酒下肚后,表哥对我说:“来了就好好干,工地的活除了累点,但收入还可以,不要再让你爸妈对你失望了。”我听后点了点头

那年我18岁,在建筑工地里做起了小工,知道了生活的不易

在工地的第二天,我就投入了紧张的劳动中。我的任务就是给那些泥工师傅提灰桶,帮忙地砖,保证他们的手头不断料。小工的活儿看上去很轻松,其实也并不容易,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太呆板的人是做不了的。哪位师傅该要水泥了,哪堵墙上该上火砖了,哪位师傅的脚手架该帮忙挪一下,这些都必须眼疾手快,万一慢了他们就会骂我。

刚到工地的新鲜劲一过,我就后悔了,在工地干活真的比在学校读书累多了,我整个人瘦了整整一圈。我本来就黑,现在天天被太阳暴晒,黑的跟个炭似的,皮都脱了一层。但去工地打工是我自己同意的,只能咬牙坚持下来。

在工地上的男人都是很寂寞饥渴的,为了解决需求通常都会找发廊小姐。


图:不是我堕落,实在是憋得慌啊!

工地上没有女人,加上10来个人住在一起不方便,有需求的时候都会去工地附近的发廊店找一些洗头小妹。我没结婚之前,也去过几次,那里面的小妹穿着性感,站在门口对我们搔首踟蹰,看到她们基本上就走不动了。

第一次是表哥带我去的,那天发了工资,表哥神神秘秘的说带我去发廊潇洒一下。我开始不懂,以为发廊只是洗头的,可没想到发廊还有别的服务。我还记得给我服务的姑娘,她叫梦露,那天我进店后她直接把我拉上了楼上的单间,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先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我这才知道表哥说的潇洒是什么。

梦露拉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口,我顿时热血澎湃,疯狂的揉捏,她吃痛地说:“第一次吧,这么用力,疼死姐姐了,慢慢来,姐姐让你知道什么是快乐。”

我点了点头,她把我带到了床上,让我体验到了从所未有的快乐。


图:搞工地的,女人就是关系!酒就是关系!钱就是关系!只要他需要,我就送!

完事之后,我问梦露为什么不能吻她的嘴,她指了指自己脚上的红绳,告诉我她并非一丝不挂,她只是为了赚钱才做这个。

经过这次,我懂得了男欢女爱的乐趣,也知道有钱可以得到更多的乐趣。

小工一天是200块钱,而那些砌砖的师傅一天有300到500,同样是干活,收入差了很多,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学会手艺,如果身无所长,到时候回老家相亲,估计没有一个姑娘能看得上我,一定要学一门技术,才不会被人看贬!

但有句老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所以工人师傅们是不愿意将自己吃饭的本事教给别人的。可是光靠我自己摸索,根本就难成气候,于是我开始了艰难的拜师学艺,我相信只要我足够真诚,肯定能打动人教我本领。

李师傅,四十多岁,是工地上的泥工。他的主要工作是拌水泥浆、做地坪、砌砖、批水泥砂浆、贴瓷砖、贴大理石、捣制混凝土等,他的手艺是工人师傅中个顶个得棒,如果我能拜他为师就好了。

但张师傅的性格很孤僻,干完活之后,就喜欢一个人默默地休息,从不与人搭话,别人主动与他说话,他也好像听不到一样,不“开腔”!不过他这个人好酒,在我给他买了几斤牛肉和几瓶白酒后,他终于答应收我做徒弟。

在“拜师酒”上,张师傅让我立下字据:学艺时间为三年,学徒期间,只管吃用,不取工钱。即使是三年学徒期已满,也要跟着师傅见习一年。出师之日要办“谢师宴”感谢师傅的教诲。我行了拜师礼,奉上了敬师红包,成为了张师傅的正式弟子。就这样,我跟着张师傅学了整整四年。

2006年,我从一个打杂的小工,变成了一个有技术的泥工,也就是“大工”。这一切都得益于我有一个好师傅。同年的春节,我回家过年,亲戚朋友都对我恭敬三分。

因为我一年有10多万的收入,连媒婆也都抢着给我介绍相亲对象,我看中了我老婆徐丽,很快就和她闪婚了。


虽然没有和徐丽谈过恋爱,但我们婚后感情很甜蜜。本来过完元宵节就要出门打工,但我多陪了她半个月。两个人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总是很快,工地上来电话催我了,我还是要出门打工赚钱,走的时候徐丽依依不舍,毕竟我们刚结婚就要面临分离,真的难忘她了。

去了工地以后,我每天都想着徐丽,只能通过电话解相思。好在没多久,徐丽就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说她怀孕了。这让我变得干劲十足,也让我一夜懂事,我知道自己有责任让老婆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同时我也更洁身自好。

接下来的7年里,我跟随着工程组辗转四川大大小小的工地,从一个毛头小孩到带起了一个工程队。

2013年,我28岁,王总把我叫去了办公室。

“窦军啊,你跟了我几年啊?”一边给办公桌上的绿植浇水,一边意味深长地问我。

“王总,6年多了,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福建那边有一个项目,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想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王总笑了笑说。

“谢谢王总,我一定好好干!”我喜出望外,如果这个项目我能做好,我以后的收入就能有飞的提升。

2013年秋季,我带队去了福建,第一件事就是疏通和监工的关系。

2013年秋季,我带队去了福建,第一件事就是疏通和监工的关系。因为初来乍到,我特地请工地的几个监工喝了一顿酒,酒后还请他们去了KTV,这些家伙平日里就是喜欢变着法子从我们身上拿好处,不然就会故意为难我们,所以每次去一个工地,我们就要先和监工搞好关系。

那天我叫了5个公主,一个公主500块钱,我心想她们这钱可比我们好赚多了,只用陪我们喝酒聊天就好了。KTV里的公主都喜欢把妆化得都挺浓,红唇妖艳,还喜欢穿低胸装,方便客人做点喜欢做的事情。

那几个监工,喝着小酒搂着公主,抽着我孝敬他们的雪茄,时不时地把手放到公主的胸口摸一下。对于这样的行为,有的公主毫不在意,似乎还很享受,而有的会拿自己的手打掉,但就是这副欲迎又拒的样子,才更让一个男人感到兴奋和刺激。

唱好歌以后,那几个监工提出要带几个公主去吃夜宵,我心领神会,给他们在酒店开了几个房间,还给他们把公主外出的费用也给支付了,虽然一下花出去一万多块钱,但是我和监工的关系基本上是稳了。


图:我以为她跟我谈感情,没想到她还是在意钱

我们开始了施工,这个工程是给学校建宿舍,开始进展都很顺利,但后来却麻烦不断。

我带着我的农民工兄弟顶着烈日在工地上干活,三十多度近四十度的高温,晒到皮肉发红,脏活累活都卖力干。我心疼兄弟们,给他们买了几大箱的红牛,方便他们休息的时候喝。

工程进展都挺顺利的,可没想到原设计跟现场实际不符,没法按照设计方案来施工。但因为甲方急着赶工期,变更流程太长等不起,我们三方就达成了一边施工一边变更的口头约定。

2015年冬季,工程做完了,质量验收也很顺利,可到了支付流程时却卡住了。甲方故意挑刺,说什么与原设计差异巨大,虽然总造价未变,但是怕上级审查追责,不敢支付。

我们这些农民工不怕苦不怕累,就是怕活干完了拿不到血汗钱。

纵使我平日里待这些工人再好,可大家都是眼巴巴等钱下来回家过年,可工钱迟迟发不下来,大家有了过激的情绪。

“工资啥子时候发?再不发,都没钱回家过年的!”小王问我

“兄弟们是信任你,所以才从四川跟到你来福建,该不会遭骗了吧!”小张问我

“我们钱拿不回来,不会白干了吧?”工人起哄道。

整个工地上的工人轮流来问我什么时候发工资,我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又找承包单位沟通,可是一直都没有结果。其实工程款承包商是完全有能力支付的,但是承包商出于牵制甲方的目的,坚持不发钱。

拖欠当地工人工资的事情闹大了,当地劳动部门会给甲方施加压力,对他们结算有利。承包商最后让我找甲方要,可是我和这个项目的甲方没有合同关系,根本讨不到工资。

我身后的兄弟都等着自己的辛苦钱,虽然我和手下的工人们并没有实际的劳动合同,但是朋友和同乡的情谊不能割断舍弃。他们可以不讲法理恶意拖欠,自己却不能不顾人情置之不理。

最后,我拿出自己所有积蓄又借了一部分钱,给工友发了工资,让他们顺利回家过年。


自己则两手空空继续跟承包商继续着漫长的讨薪拉锯战,可直到过年他们也没有把钱给我。

那年腊月二十四,南方小年,我在工棚里吃着泡面。接到了7岁儿子的电话。

“爸爸,妈妈说你今年过年不回家,是真的吗?”电话那头稚嫩的声音,直戳心窝。

“嗯,等爸爸赚够了钱,回家给你买玩具买好吃的!”我说。

一年到头,两手空空是真的没有脸回家了。那一年的春节,我独自在出租屋里度过。开春之后,依然讨薪无果,我只好向对方所在地法院起诉。最后讨得了工程款,也算是一切都没有白费。

这几年下来,我成长了很多,明白了想赚大钱就要承受更多的压力和痛苦。

许多人都说包工头拖欠农民工工资之类的。

在局外人的眼里,好像只有农民工才是弱势群体,只有他们的权益才需要保护。可是你们谁又想过,是谁把农民带出来组织他们干活赚钱?是谁在业主/总包没拨工程款的时候垫资给农民工发工资?谁才是真正的财富创造组织者?

虽然不排除有极个别行事不正的包工头故意拖欠、克扣农民工的工资,但大部分的包工头还是善良的,毕竟很多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又怎会不体恤农民的辛酸呢?

一方面是工程款不到位,一方面是农民工马上要工资,中间连任何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包工头就只能自己垫着工资。

面临工资拖欠,包工头也是里外为难,白白受很多无辜的气。


图:不是我们想压你的钱,是上面压我们的!我们也没办法!

人过30,你就会发现,生活哪有那么多的精致与光鲜,更多的是跌跌撞撞一路向前,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即便鼻青脸肿,你也已经失去了坐在地上哭泣,与矫情的资格。

工程赚钱快,但倒闭也快。

由于疫情的原因,我在绍兴的工地目前无法开工,而我的大部分资金都压在了机械设备、材料、人工工资等上面,账上几乎没有多余现金流。幸亏前几年有点老本,我还可以再撑一下。

这几年工地上的经历,让我懂得一个男人要学会担当,即使再累,也要扛着,因为我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我的人,却没有我可以依靠的人。万般皆苦,但你不一定都能自渡。你只有竭尽全力,才能呆在原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定了!日本取代印度,成功当选非常任理事国,中俄要小心了

定了!日本取代印度,成功当选非常任理事国,中俄要小心了

第一眼界
2022-07-03 15:48:51
警告!服药期间千万不能碰这种水果,尤其是三高患者!

警告!服药期间千万不能碰这种水果,尤其是三高患者!

医学界内分泌频道
2022-07-02 10:12:14
你能接受自己媳妇穿瑜伽裤外出吗

你能接受自己媳妇穿瑜伽裤外出吗

御姐风尚志
2022-07-03 17:13:54
湖人新秀意外撞脸科比!长相动作一模一样,球迷:黑曼巴回来了

湖人新秀意外撞脸科比!长相动作一模一样,球迷:黑曼巴回来了

洋哥说体育
2022-07-02 15:40:53
CCTV5直播!国足生死战,新首发11人来袭:吴曦淘汰+2归化领衔

CCTV5直播!国足生死战,新首发11人来袭:吴曦淘汰+2归化领衔

体育镜头
2022-07-03 19:57:22
遭赵睿甩脸子,点名批评郭艾伦,杜锋甩锅已失控,中国男篮洗牌

遭赵睿甩脸子,点名批评郭艾伦,杜锋甩锅已失控,中国男篮洗牌

替补席看球
2022-07-03 23:03:27
瞒天过海,精心布局,终于暴露了

瞒天过海,精心布局,终于暴露了

环球参考
2022-07-03 11:49:56
广东省副省长陈良贤任组委会主任

广东省副省长陈良贤任组委会主任

粤西生活圈
2022-07-03 16:40:19
俄罗斯三大信号!乌克兰大决战终于要来了!

俄罗斯三大信号!乌克兰大决战终于要来了!

大嘴说天下
2022-07-03 20:42:45
婚礼现场,台下男子满眼都是遗憾,知情人:新娘是男子的前女友

婚礼现场,台下男子满眼都是遗憾,知情人:新娘是男子的前女友

老王侃趣闻
2022-07-03 09:25:00
埃政府军新战果:国产火箭炮被彩虹无人机摧毁,双方全是中国造

埃政府军新战果:国产火箭炮被彩虹无人机摧毁,双方全是中国造

莫趣小事
2022-07-04 02:34:57
身体鉴定是轻伤社会受的是重伤

身体鉴定是轻伤社会受的是重伤

海子侃生活
2022-06-21 19:03:46
台风“暹芭”减弱为热带低压!接下来一周天气→

台风“暹芭”减弱为热带低压!接下来一周天气→

广州ING
2022-07-03 21:21:43
蔡崇信禁赛杜兰特也不降价卖 考虑送他出国去加拿大 死神无权否决

蔡崇信禁赛杜兰特也不降价卖 考虑送他出国去加拿大 死神无权否决

篮球话题团
2022-07-03 05:33:31
随心所欲,随性而为

随心所欲,随性而为

读心婆婆
2022-07-03 18:22:28
中欧签订372亿美元订单,美国波音订单被删除,波音:对华很失望

中欧签订372亿美元订单,美国波音订单被删除,波音:对华很失望

袁周院长
2022-07-03 10:47:33
主播直播打擦边球,风险很高收益很小

主播直播打擦边球,风险很高收益很小

雷科技
2022-07-02 21:07:24
四川女教师被捕,全村人喊冤,警方无奈公布真相,村民:枪毙了吧

四川女教师被捕,全村人喊冤,警方无奈公布真相,村民:枪毙了吧

歪果仁安德鲁
2022-07-04 00:22:21
“对华芯片战,我们快输了”

“对华芯片战,我们快输了”

梁子谦说
2022-07-02 14:56:31
“谁定的禁令,让他改改”“毛主席定的!”无线电里一片静默……

“谁定的禁令,让他改改”“毛主席定的!”无线电里一片静默……

类别说故事
2022-07-03 18:29:13
2022-07-04 05:24:49
桃姐讲故事
桃姐讲故事
您所关注的,就是我们的责任
3669文章数 1312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男子应聘当货车司机近半个月 1分钱没拿到反倒贴3万多

头条要闻

男子应聘当货车司机近半个月 1分钱没拿到反倒贴3万多

体育要闻

周冠宇发车后赛车被撞翻 Halo救了命

娱乐要闻

42岁宋慧乔生图翻车,被嘲有点凶相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哭惨”的蔚来和小鹏,6月销量都破万了

汽车要闻

奔驰全新GLC将2023年上市 豪华属性更上一层楼

态度原创

游戏
艺术
数码
旅游
公开课

WLK的首发职业,骑士萨满点评

艺术要闻

导演、编剧罗启锐去世,代表作《岁月神偷》《秋天的童话》

数码要闻

AirPods Pro 2可能不会提供健身追踪功能

旅游要闻

全国烧烤地图:徐州是羊肉串鼻祖

公开课

19年前嫁给奥巴马弟弟的河南女孩怎么样了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