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他屈起她的腿,毫不留情的自后刺穿她,胸前的浑圆一起,上下滚动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束手就擒》,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乔汐因药力的作用,晕乎乎的在纪承安的臂弯里睡了过去,阿一转过头看看,笑笑说:“乔小姐还好吧?”
“嗯,”纪承安抬起头:“那个姓张的呢?”
阿一做了个切割的动作,嘴里喊:“咔……”,嘿嘿一乐,“他不是喜欢玩女人么,我就让他再也做不了男人,少爷,我可是专业的!”
“她家那边呢?”
“乔小姐租的房子没有什么,她家里就剩她那个傻妹妹了,人进去的时候还在那吃薯片啃漫画呢,看到我们那些人进屋,那一声嗷的,为了安全起见,我就让人给她绑了,从她嘴里查到乔小姐去的酒店就完事啦。(极品三太子)(挑个王爷做夫君)(嫡女帝凰)(网王之寂寞的宠儿)(旁观霸气侧漏)刚刚我已经让人都走了,至于她是不是还绑着我就不晓得啦,”阿一欢乐地笑着说:“这乔小姐真厉害,跑了一个多月呢,要不是她用身份证租了房子,我们还找不到她,不过,嘿嘿嘿嘿。(超能高手在都市)”
“好了,先回去吧。”纪承安命令道。
“好嘞,”阿一转身开车,“今儿老板姓啊,真呀真高兴~今儿老板姓啊,真呀真么真~”
“闭嘴!”
“哦……”_


2

那双修长美丽的手在她的身上游移着,每触一下,都瞬间点起火星。(蒙山军)
可她又如此热,置身火中一样,他的身体这样清亮,像是一股清泉,能够熄灭她体内的火。
该死的!都是那个猥琐男人给她下的药!
下|身一凉,虚弱的身体忽然生出一股力气,她紧闭双腿向后一缩,坚决的说:“不!”
不能这样,谁都可以,但不能是他!
如果那样的话,他们俩又会纠缠不清!
他冷冷一笑,攥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她就又回到他的领地之中,“为什么不,又不是第一次。”不是第一次,但更像是第一次。
属于彼此的第一次,乔汐的记忆是模糊的,因酒精和黑暗,她根本感觉不出什么,因为连带疼痛也不是很多,只记得那个强健的身影一直在身上匍匐着,反复上下动作着。
因而那些情|欲,都隐藏在身体的深处。
而纪承安,因迷惑对她的态度,再没有动作。
这样深切的欲望,一旦爆发,简直可以用可怕来形容。
而她,偏偏被下了药,而面前的他,是唯一的解药。(瓜版西游)
真是该死的!
她不要这样!!
而且,她因瘫软无力而被脱得一|丝|不|挂,面前的男人却衣冠楚楚,面色冷淡的看着她因他动作而变化的身体,真是可恶!
“唔……”他狠狠地捏着她的红蕊,她不可遏制的低吟一声,马上又咬紧双唇。
“喜欢么?”他认真地问她。
尼玛!喜欢个脑袋!他为什么一到这方面就变身了一样!
“走开!”她倔强的瞪着他,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更似娇喊。
我恨我自己!乔汐想。
“真不乖。”他训她,还未等她的骂声喊出,他倾身堵住她的唇,好凉,好舒服,即使心底不愿再和他有任何身体纠缠,但她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她的双臂紧紧攀住他的颈项,牢牢地锁住不让他离开。
他将她捞起,细细地吻着她的唇瓣,舌紧紧地缠绕着她的,她的腰被他扣着,整个人紧密地贴在他结实的身上,赤|裸的身体接触到他的衬衫,能感受到那衣衫下面的强健,一下一下磨着,胸前的红蕊更加挺立。
霸道的吻让她连换气的机会都不给她,柔柔的拳头落在他的肩上,他稍稍分离,时间快的她根本想不到其他,就又被吻住。(护花状元在现代)
砰————
好疼,他将她抵到床沿,身后是冰凉的墙壁,前面是他,但瞬间的疼痛又被他的吻融化,撬开她的齿列,又用舌尖一颗一颗的巡视他们,最后轻轻在她的上颚一扫,引得她不住轻吟,却又无法发出声音。
好热,好热,意识渐渐沉沦。
他的吻逐渐向下,啃噬她精巧的锁骨,温热的舌轻扫,酥麻淡痒,“啊——”她难以忍耐的呻|吟,天鹅般的颈项向后仰,勾起了一个妖娆的弧度。
“呵……”他轻笑一声,她睁开迷蒙的双眼,他仍是冷然的表情,仿佛刚刚是她的错觉。
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只能攀住他才能不掉落在深渊里,只有他,只要他!
“承安……”她不可抑制的喊出他的名字,催促着他,意识都是迷蒙的。
如愿以偿的,那只握在腰间的手慢慢上移,握住她的浑圆,大力的揉捏着,又疼又快慰。
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雪白的身体,像是自己最自傲的收藏品。
每次轻触,都会引起它的轻吟,如此悦耳,如此缠绵,像是毒药一样,却让人无法停止。
轻舔,抚摸,碰触,深入,揉捏,一切的一切,都会引得她随他动作,就这样冷静的,看着她反复辗转,挣扎,痛苦,欢愉,呻|吟。(鬼手天医)
都为他。
他最珍爱的收藏品啊。
舌尖深入那边温热,在那里反复搅弄,舔舐,堵住她的叫吟,亵玩一样。
感受到他的态度,迷蒙的意识中理智叫嚣着回来,她不要这样!
这样被玩弄!
这样屈服于他的控制!
这样冷,这样远,好像下一刻就会离开,凭什么!
把她弄得这样,他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衣衫尽褪,他却衣衫整齐的坐在她的面前,冷静的看着她,那双眼睛,好冷。
她不要他这样。
她迎合他,香软的舌缠住她的,稍稍用力扑到他,骑在他的身上,离开他的唇,急切地撕扯他的衣服。
扣子好难解开,撕开好了,她脑子里这么说,也这么做了,却因手上无力,只是动了两下就被男人的大掌扣住。
“扣子不能撕。”他的嗓音还是那么冷静自持,带着凉薄的温度。
他握住她细软的腰,另一只手慢慢抚摸她修长的腿,留恋不止,不够,不够,她的脑子里有个声音喊着,还想要更多。(昏嫁总裁)
“想要么?”一个低沉轻曼的声音诱惑。
想,想。
“那么,求我。”
叫嚣的理智终于冲开云雾,再次占据大脑。
乔汐凝眉,迅速果断的在自己红润的唇上狠狠一咬,意识也伴着疼痛拉回来。
她看到自己双腿并开,骑在纪承安身上,双手无法支撑的按在他的胸前,掌心下隔着衣物仍能感受到他肌肉的坚硬,稍稍一动,自己胸前的两只浑圆就止不住的颤动,同时,身下的男人瞳孔一缩,毫不怜惜的伸手重重的握住其中一只。
“想要么,乔汐。”纪承安不客气的揉捏着她的浑圆,嘲讽的笑着,逼着她屈服。
虚软的手抓住他的手臂,拉着他的手离开她,他未作挣扎,由着他动作。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轻声说,声音微鸣一般,却质问他。
这样无理的,毫不尊重的,亵玩她的身体。
你,凭什么!
乔汐红晕的脸气得发白,怒气充斥着心中,甚至盖住了因药力而迷蒙的意识和虚软的身体,她握住他的衣领,狠狠地问他:“你怎么可以这样!”
纪承安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抬起她白净的脸,轻声说:“那你呢,凭什么那样对待我?”
乔汐一愣,手上的力气顿失。(抗战王牌军)
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插|进一根针,骤然的疼痛。
他墨黑潋滟的美眸眯起,越发深邃,他支起身子,将她压倒在身下,手指划着她的脸廓停留在她带着齿痕的唇上,安慰似的轻轻抚摸。
“那你呢,乔汐,在没有我的允许之下,你就那么果断地离开,你有想过我么?”在我习惯了你的存在,你有些吵的声音,你的气味,甚至在我习惯挑逗你时和红霞一样的脸时,你做了什么?!
“弃如敝履。”他冷静的说。
却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发颤,心中的怒气全部消散,只剩下满腔的疼痛,不想去想,不想知道,她闭上眼睛,强逼着自己逃避,那丝理智又被那些迷蒙淹没,只剩□体的直接欲|望。
可恶!
该死的胆小女人,只会逃避躲开!
纪承安死死地盯着紧闭双眼的女人,大力掰开她的双腿,声音冷硬:“那么,如你所愿。”
当粗大的火热进入的时候乔汐还没有准备好,挤入狭细的甬道的同时让她禁不住大声呼叫出声,疼痛的时候脑中的那个蛊惑的声音又开始叫嚣起来。
疼,但更想让他占有,她的身体,她的思绪,她的每一个细胞,都想要被他强势的占有,只有这样,才能让被火焰包裹住的自己得以舒缓,那些疼痛也瞬间化作快慰,刺激她的神经,以求他更强力的动作。
他倾身贯穿,她忍不住将手缠绕在他的肩上,隔着衣物狠狠地将指甲嵌入其中,但是他毫不怜惜她,除了连接处,身体一处都不与她有任何接触,但在那里如此粗暴,急切地进出,完全不顾她的叫喊。
她吃不住的侧过头发出□:“唔……嗯……呵……慢、慢些……”
他又沉了沉身子,她咝咝的吸着空气,终于,她伸出手臂,拉下他的头,虔诚的在他冰冷的存上落下一吻:“承、安……”又委屈地凝眉喊:“疼……”
完全不记得施暴的人正是身上的人。
他动作一僵,她又忍不住扭起身子让他继续。
半响,他挫败似的叹口气,眉宇间的冷漠消散,低□子,吻着她,不复刚刚的急切,如此温柔。
她抱住他的头,想要更多。
慢慢地,他开始动作,一下一下顶着她,骤雨疾风般开始新一轮的攻陷。
她气息不稳,忍不住的将双腿缠绕在他的腰间,每一次撞击都是一次销|魂蚀骨刺激,终于,在一次他的猛烈撞击下,她发出一声尖利的缠绵声音,身子弓起来,这个姿势更加迎合他,他深入更多,探入敏感嫩细的地方,她呵呵的喘着气,攀着他的肩,想叫他停下,身体却又开始发热,脑子迷糊,她睁开迷蒙的双眼看向他,发现他的神色不再冷峻,紧闭的双眼,细碎的汗珠低落,她探出手擦它们,他倏地睁开眼,幽黑的眼底是一片火焰,火焰里面的,是她。
不知过了多久,那根火热终于从体内退出,她瘫软的躺在床上,胸前止不住的起伏喘气,过了好一会,她感觉身上的男人动了动。
她睁开双眼去看,那真是让人难以移开双眼的景色。
男人玉白的双手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衫上的衣扣,她刚刚那么用力都拽不开的衣扣就在男人的手下一一解放,从下至上,衣摆下方微微露出那白皙修长的身体,有壁垒般的肌肉一块一块在小腹间隆起,薄薄的浮起,带着东方男性的美。
终于,在男人的指下,那件衬衫终于被他脱下,那副雕塑般强健的身体也展现在她的视野当中,很美,属于男人的美,美的让她舍不得眨眼。
从来都隐藏在衣衫下的禁欲身体,终于在他的主人之下慢慢展开,如画卷一般。
当那个线条如同猎豹般优美的背部轮廓弓起时,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掰着她的肩膀,将她翻过去的时候她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他屈起她的腿,揉揉她的腰,然后,毫不留情的自后刺穿她。
“啊——”她忍不住大叫起来。
这样的姿势让她看不到他,只能将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两人的连接处,火热滚烫,不断进出着。
头发被扯开,蜿蜒的长发散落满背,只有两边落到脸庞,随着胸前的浑圆一起,上下滚动。
极力的撑着身子,她难耐的呻|吟着,感受到背部有一只大手反复流连,复又伸到前面大力揉搓着乳蕾,过一会才听到男人的粗喘,叹声说:“再来。”


3

热,好热。(一不小心嫁给总裁)
像是整个人都沉浸到热气弥漫的温水里,不,是熔浆里,仿佛下一刻就会被融化消尽。
身后的律动还在继续,但已是入夜了。
记忆一瞬间回到那个夜晚,男人的身躯如同远古神一般,强烈运动,不知疲惫,像一只永远不会饕足的兽。
迷离的意识一点点被抽离,就着如墨色的黑暗,她睁开水润的双眼。
药力已经渐渐消散,理智重新占领大脑,乔汐现在只有一个感觉,疼!
身上的男人身如猛兽,一言不发的在她身上匍匐着,顶的她生疼,现在回忆起来两人战绩真是可怕,从床上战到沙发,从沙发趴到书桌,从书桌又架在床沿,最后又被扔到床上,躺的卧的跪的各个姿势都来了一遍,乔汐真不知道纪承安从哪儿学来这么多花招,或者男人天生就深谙此道。
乔汐现在真的知道什么叫做身体的惩罚了,尼玛真可怕!要是论说的,乔汐还有几分胜算,一到体能这方面,简直被打得溃不成军。
乔汐现在身体简直瘫成一滩水,连乞求他慢些停止的力气都没有了,刚开始叫了两声反而更加助长他的精力,是不敢叫,现在是想叫也叫不出来。
纪承安凝视她半响,忽而捞起她的后颈挺了挺身,声音暗哑:“醒了?”
乔汐说不出话来,只能睁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直直盯着他。(大主宰)
纪承安冲着她诡异一笑,乔汐还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笑了,突然被他的动作惊得大叫一下。
他拽着自己的一条胳膊,一使力就将她抱坐在他身上,猛然感觉到体内的火热又进入几分,
本就细嫩的花蕊在长时间的索要之后早已红肿不堪,她哪里还扛得住,禁不住呻|吟大叫:“啊————”
纪承安你个王八蛋!!!
想骂又骂不出口,扣在他肩膀上的十指用力,深深嵌入他的肉里,借以报复,我疼你也得一起疼!
但这点痛纪承安哪儿放在眼里,搂着她的腰上下抽动,看着她胸前的丰盈随着动作一起跳动,好一场香艳的视觉盛宴。
乔汐被快感冲击的意思分散,双臂紧紧攀着他的肩膀来支撑身躯,知道现在自己毫无抵抗能力,只能双眼紧闭,任由他摆弄。
但他并不满足于此,身体的臣服并不单单是他想要的,就着靠近的藕臂,露出尖牙,轻舔之后毫不留情的咬了一口。
“嘶——”乔汐皱眉的睁开眼,看到胳膊上明显的牙印,又看了看纪承安揶揄的眼神,骨子里的倔犟又上来了。
男女之事,本就是一场异性之间的角斗。(无限道武者路)
它从不在意一方的意念想法,那只会一个人得到满足,两个人的互动,才能够使双方都得到欢愉。
不愿屈于弱势的一方,永远被主宰,乔汐绝对反攻!
她从来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
于是,就着他的力量,她的手搭在他的胸膛之上,身躯上前瞬间扑到他。
她骑在他的身上,口里还不断喘着气,细碎的汗珠在光洁的额头发间上挂着,忽的,她勾唇一笑,手搭在纪承安的胸膛之上,绕着那个红樱的边缘画着圈。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实战不多,她带颜色的片儿也是看过一些的。
纪承安也不反抗,双臂交叉撑在脑后,打趣地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
等着你跟我求饶!乔汐恶狠狠地想。
再不愿磨蹭,她俯下|身子,伸出淡红的舌,狠狠地,咬了下去。
根本不是挑逗,也不是诱惑,而是赤|裸裸地报复。
从男人的胸前开始,一口一口留下好几个牙印,先是咬一口,然后再用湿软温热的舌尖轻轻一舔,痛感还未感觉多少,便被那温热的奇异触感所代替,又痒又疼,像一只猫爪轻轻挠过心头,让你心痒难耐。
到了腹部,她先是沿着肌肉的轮廓用指尖轻描几下,仿若认真地描绘一幅画,然后舌尖慢慢舔过去,这里肌肉紧实,竟下不了口,这让她多少有些为难。(嫡女帝凰)
不顾上面好笑的眼神,乔汐慢慢低□子,再腰腹以下,和他的火热以上反复勾勒,偏偏不去碰他那里。
她抬头,得意洋洋地冲他一笑,“喜欢么?”
和他一样的问句。
纪承安瞳孔一缩,她还未反应过来,夹杂着痛感的极致的快感从身体里传来,他竟是不顾一切的闯进她的身体里,她猝不及防,再无任何力气的瘫软在他身上,身躯还未稳,就被压倒在床。
“真不老实。”他哼一声,又大力的撞了她一下。
她难耐的叫了一声,感觉到他身躯紧热,再一发力,火热一样的熔浆爆发出来。
——————————————————————
乔汐再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看了看周围,发现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果然,和最开始的那天场景是一模一样啊。
被褥已经换过,只是在被子下自己的身躯未着寸缕,但感觉很舒适,看来已经被清洗过了,至于是谁,乔汐不想多考虑。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还是忍不住吓一跳,自己像是一束绿藤,上面开满了玫瑰花,虽然玫瑰花不是长在藤上面,但没有比这个比喻更能形容自己现在的情况的了。(位面商人之强国梦)
更别提那稍稍一动就酸软无力的双腿,和感觉红肿疼痛的花蕊了。
真可怕……
乔汐一头倒在枕头上,她现在的情况简直就是被地主玩弄过后的凄惨女性,结果地主连点银子都不给就没影了,没有比这更凄惨的事了。
乔汐觉得自己到现在还能给自己找乐子,真是乐观到了极点啊。
不过,人当然得往好了的想!
“咔——”门被打开,熟悉的脸进入房间。
“乔小姐,你醒了。”陈姐的脸依旧是往日的严肃,挺直的背显得人很精神,将手上的衣服放到床边,轻声说:“这是少爷给你准备的衣服,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陈姐……乃好淡定哦……
乔汐心里要囧死了,她真是无奈,果然和那时候的场景一模一样啊……
等等!
她有没有可能会重生呢!
如果是的话!她得赶紧走!
“那个……还是我自己出去吃吧……”可以走了可以走了!乔汐心里一片欢喜。
陈姐淡然的看着她,语气依旧是往日的正经:“少爷吩咐过,乔小姐暂时不能离开,况且你的身体恐怕也要养上几天,这里是少爷的叔叔家,会有专人准备餐食,乔小姐想吃什么,我去端来就好。(济世)”
乔汐这才打量了一下屋子,果然,布局和纪承安家里很是不一样。
没有重生咩……tat,好虐。
本就是胡思乱想一下,乔汐懒洋洋地往后一靠,“随便吧,按陈姐的意思就好。”
“好的。”
陈姐放下衣服转身,正要离开,乔汐懒洋洋地声音又响起:“陈姐,记得上次你说那个餐具的事么。”
“当然。”
“你说,这用过了的餐具,想要自动被处理了,可能吗?”
沉吟一下,陈姐平静的嗓音响起:“在主人还喜欢的情况下,恐怕不能。”
“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
“呵,这样啊。”
扭开门把手,停顿一下,陈姐又说:“不过,这餐具要是被人抢了,也是没办法的事呀。”说完笑笑,“像是上次少爷收集的扣子,被少爷的叔叔看上抢去了,虽然可惜,少爷也应了,送给他了,这餐具要是让有心的看上,被要走也不是不行的。”说完不再停留,离开房间。
乔汐望着被关上的门,凝眉歪头。
纪承安的……叔叔?
——————————————————
在两天吃了睡睡了吃之后的一晚,纪承安终于出现了。
那时乔汐正躺在床上看一本书,正看得火热,门被打开,还以为是陈姐,便扬着笑说了句:“陈姐来……”
话音未落,便看到纪承安的身影。
纪承安这几天想了许多。
他知道乔汐根本不愿意留在他身边,这从她的行为话语中已经透露出来了,但放她走?
他心里又不愿意,他并不了解自己对她有什么样的感情,这种感觉是陌生而奇异的,他压下那种感觉,对自己解释,他对她,是习惯。
只是习惯。
但为什么只对她?
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接受其他人,但在试验之下,发觉自己还是厌恶任何人的碰触,甚至那些带着欲望的眼神,都让他难以忍受。
只有她是特殊的,但这个特殊的存在,却满脑子只想着跑。
就像现在。
乔汐看到纪承安,愣了一下之后,迅速整理自己的思绪。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她都不是纪承安的对手,所以不要妄想以卵击石,倒不如旁敲侧击,试着用其他方式来解决现在的困局。
所以,她先是灿烂的扬起笑容,很随意的说:“来了啊。”
纪承安拧眉,过了一会才说:“嗯。”
“坐吧。”她合起手上的书,很客气的说:“那个,其实这两天我一直想见见你的。”
“是么?”纪承安坐到她的床边,略略低头望着她。
乔汐往后缩了缩,无声地拉开彼此的距离,“嗯,事实上,我得谢谢你。”
“哦,谢我什么?”
“额,谢谢你那天来……救我。”斟酌了一下,乔汐还是选择用救这个字比较好。
“那天,我被我爸妈……骗了……”尴尬的低下头,她有些难以启齿的说。
“我知道,”纪承安轻声说:“那个人我已经解决了。”
“啊?”乔汐有些惊讶的抬起头,他知道了?
像是了解她所想,纪承安淡淡说:“那个姓张的我已经料理了,你放心吧,至于你家里……”他看了她一眼才说:“我没有管,你想如何?”
她想如何?
乔汐扯扯嘴角,“随他们去吧,我不想再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了。”他们好或者不好,都和她没有关系了,那天的事,已经彻底断了他们之间的亲缘。
前事往往,她更不想追究,只想以后就好。
“不过怎么样,我还是得谢谢哈。”乔汐又笑起来,有礼又客气的笑。
“然后呢?”纪承安问。
“什么然后?”
“谢完之后,你是不是又想说离开了。”洞悉她的想法,纪承安望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妨老实告诉你,别再想那些没用的。”
乔汐瞬间觉得脸上热烫一片,心底又满是不忿。
但仍是细声细气的说:“你在说什么呀,呵呵。”
他伸出手掰着她的脸,身子压向她,“别摆出一副客气的样子,你那些心思藏不住的。”
拉开他的手,乔汐强笑着说:“我不懂你说什么。”
“不懂?”纪承安一掌直接落在她的胸上,我让你懂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浙江宁波,一男子为救重伤女儿卖房子时,发生一件让人气愤的事情

浙江宁波,一男子为救重伤女儿卖房子时,发生一件让人气愤的事情

sunyue8778
2022-10-03 12:53:06
明知道是假的,为何近千万游客还如此痴迷?中国最会赚钱的古镇

明知道是假的,为何近千万游客还如此痴迷?中国最会赚钱的古镇

搜狐说娱乐
2022-10-02 13:02:52
新诺基亚7610概念机, 柳叶机身唤醒诺基亚情怀, 还有鸿蒙系统助力

新诺基亚7610概念机, 柳叶机身唤醒诺基亚情怀, 还有鸿蒙系统助力

建中谈科技
2022-10-04 02:22:05
我在巴拉圭有两个老婆,两人关系不一般,痛并快乐着!

我在巴拉圭有两个老婆,两人关系不一般,痛并快乐着!

七度光Arie
2022-09-28 16:21:09
私处黑黑的,真的因为啪多了?关于私处的4个真相,一次性说明白

私处黑黑的,真的因为啪多了?关于私处的4个真相,一次性说明白

漫说健康
2022-09-15 10:53:06
中国外长及时发言,提出四点主张,可让俄乌握手言和

中国外长及时发言,提出四点主张,可让俄乌握手言和

深蓝航迹
2022-10-03 09:00:02
“很悲催!”小吴投资70W加盟开知名零食超市,结果还不如打工轻松

“很悲催!”小吴投资70W加盟开知名零食超市,结果还不如打工轻松

林老师聊观点
2022-10-03 17:56:29
90年代,周涛和母亲的合照,周母五官清秀,很有气质!

90年代,周涛和母亲的合照,周母五官清秀,很有气质!

益智小测试
2022-10-03 15:50:17
吃的什么格拉利什赛后社媒晒照:用一顿中餐结束这一天

吃的什么格拉利什赛后社媒晒照:用一顿中餐结束这一天

直播吧
2022-10-03 10:55:03
感情中,爱对方胜过爱自己的3生肖,遇到就是福

感情中,爱对方胜过爱自己的3生肖,遇到就是福

宠物不求人
2022-10-03 19:39:49
李易峰刚被封杀,这个劣迹艺人竟高调宣布复出?网友大怒:滚!

李易峰刚被封杀,这个劣迹艺人竟高调宣布复出?网友大怒:滚!

杜拉拉小姐
2022-10-01 12:02:52
大批华人被遣返回国,发现国籍已被注销,质问:凭啥取消我的国籍

大批华人被遣返回国,发现国籍已被注销,质问:凭啥取消我的国籍

踏雪理财
2022-10-03 08:21:18
硬了!敢动核就核平俄所有城市!普京核讹诈15年终于踢到钢板

硬了!敢动核就核平俄所有城市!普京核讹诈15年终于踢到钢板

妮子超有料
2022-09-30 11:12:19
紧急提示!到过成都这些地方抓紧上报!涉及客运站、医院...

紧急提示!到过成都这些地方抓紧上报!涉及客运站、医院...

成都都知道
2022-10-03 21:05:19
1988年陆军第67野战医院女军人合影,刚刚授完军衔穿着87式军服

1988年陆军第67野战医院女军人合影,刚刚授完军衔穿着87式军服

栋栋美食记
2022-10-03 20:12:15
开始效仿立陶宛力挺“台独”,中国要认清2个现实与1个趋势

开始效仿立陶宛力挺“台独”,中国要认清2个现实与1个趋势

罗富强观察室
2022-08-31 11:56:35
北溪管道爆炸初步调查结论出炉,证据都指向炸药爆炸

北溪管道爆炸初步调查结论出炉,证据都指向炸药爆炸

享耳君
2022-10-02 20:25:00
一名牙科医生的自述:嚼槟榔24年,牙齿都被磨平,第一次戒瘾失败,我又开始了第二次……

一名牙科医生的自述:嚼槟榔24年,牙齿都被磨平,第一次戒瘾失败,我又开始了第二次……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9-30 09:59:11
最新!上海又有一区通知:安排3次大筛;杨浦发布情况通报:立案查处1家,责令关闭11家场所→

最新!上海又有一区通知:安排3次大筛;杨浦发布情况通报:立案查处1家,责令关闭11家场所→

上观新闻
2022-10-03 22:39:06
中俄通婚严重,不了解俄罗斯美女生理缺陷,中国男性婚后会很痛苦

中俄通婚严重,不了解俄罗斯美女生理缺陷,中国男性婚后会很痛苦

全民跑跑卡丁车
2022-10-02 04:30:02
2022-10-04 04:52:49
深情部落
深情部落
超好看小说尽在我的橱窗
266文章数 207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女儿国庆返乡堵在路上 父亲拿水果站路边等1个多小时

头条要闻

女儿国庆返乡堵在路上 父亲拿水果站路边等1个多小时

体育要闻

勇士官方:球队已裁掉后卫马克-迈克朗与中锋特雷维恩-威廉姆斯

娱乐要闻

贝克汉姆一家7口全家福 妮可拉出镜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今年首个诺奖,给了“玩木乃伊”的人

汽车要闻

续航483km 雪佛兰探界者EV或将广州车展首发

态度原创

数码
旅游
房产
艺术
公开课

数码要闻

外星人推出新曲面QD OLED显示器和TKL游戏键盘

旅游要闻

平潭岛,是我最后的夏天

房产要闻

“金九”成色不足 广州9月新房成交环比微升

艺术要闻

中国画美在:神、情、意、趣!

公开课

湖南12岁少年精通鸟语,指挥鸟儿做事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