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周总理晚年,工作50小时不休息,临终前笑着说:中国有个毛泽东

0
分享至

1975年6月16日的一个平平常常的晚上,北京的大街小巷如往常一般灯火通明。

老人们拿着蒲扇踱着步子,慢慢地享受着微风吹拂下的片刻清凉。而小孩子们,则怀着懵懂与天真,在街上成群结队地相互追逐,嬉笑打闹。

这是一幅每天都会发生的场景,仿佛亘古不变的,一切岁月静好。

而在北京西城区的305医院里,周总理一个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他头发花白,面色蜡黄,突出的颧骨和放在被子上的双手,像是只有皮肤紧紧地附着在骨头上一样,枯瘦的没有一丝血肉。


周总理晚年

此时的周总理,正拿着钢笔向询问他病情的毛主席回信到:“我现在身体恢复正常,但膀胱潜血仍未断,经过商议,医生决定提前进行膀胱镜电烧治疗......”

写到这的时候,许是因为疼痛,周总理用手压着腹部,一边皱着眉头大口喘气,一边颤颤巍巍的继续写道:“我现在身体还禁(经)得起,体重还有61斤。一切正常,可保无虞,务请主席放心......”

在写完之后,他用个人的口吻又给毛主席的秘书张玉凤写了一张便条:“现送十六日夜报告主席一件。请你视情况,待主席精神好,吃得好,睡得好的时(候),念给主席听,千万不要在疲倦时念,拜托拜托。”

待他写完了报告信,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不过他顾不得休息,放下笔后,便又重新拿起放在一旁的文件,仔细地工作起来。

他一字一句地看得很认真,时不时还用钢笔在有问题的地方画上一个圈,然后写下批语放在一边,又拿起另一份文件,继续工作。


周总理晚年

旁边的医护人员看见总理这副模样,一时间心酸不已,只得转过头去悄悄地抹泪。

然而一边在病痛与手术之中被折磨的瘦骨嶙峋,一边又将医院当作办公室,却是周总理晚年的常态。

每一次,当别人劝他休息的时候,他都会说:“现在没法休息,现在怎么能够休息呢?我休息了之后,国家该怎么办?”

有时候,他常常一边吸着氧气,一边工作。即便是因为疼痛昏迷了过去,他的手中依旧紧紧攥着文件,取都取不下来。

总理的拼劲由来已久,人们常常说,周总理是世界上最忙的人。这句话在他得病之后再看,绝对没人会反驳。


周总理重病期间在飞机上工作

1972年5月11日,周总理进行了一次大小便化验。而就是这一次化验,专家们却发现,周总理的尿液中竟然检查出了“四个红血球”。

这一消息急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因为一个两个红血球还算正常,但是四个红血球,就已经需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其他病状了。例如尿路感染、膀胱结石、或者肿瘤......

于是张佐良便急急忙忙地跑去找周总理,要求再化验一次。总理问他为什么,他支支吾吾的,只是说化验结果不正常,建议再做一下细胞学检查。

周总理看着张佐良这副模样,不由得笑着说道:“你说了半天的废话,不就是怕长瘤吗?那明天就再检查一遍。”

然而,总理的一句玩笑话,却不曾想竟然一语成谶。


张佐良与邓颖超在西花厅

第二次化验为了保险起见,医院请来了数名专家坐诊。在一干专家的惶恐不安与焦急等待之中,第二份化验报告被诊断为膀胱移行上皮细胞癌。

这一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他们要求张佐良劝说总理,立即入院进行治疗。

然而得到消息的周总理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报告单,便立即放下,说了句:“我知道了。”又从桌子上拿起文件,步履匆忙地去开会去了。

平静的周总理一脸淡然地走了,却急坏了所有在现场的工作人员。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找邓颖超,让她去劝诫周总理,前往医院治疗。

邓颖超得知消息之后,要求周总理立即前往医院进行治疗。周总理满口答应着,说只要一忙完,便马上去医院。


邓颖超与周恩来

可是繁忙的工作如海浪一般源源不断地送进西花厅,总理一天要忙14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休息。

在一拖再拖的情况之下,工作人员们终于忍无可忍,于是强行拉上周总理前往医院进行身体检查。

周总理只好对他们说:“我可以配合你们进行检查,但是你们一定要将我的病情随时告诉我,因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个交代。”

在医院中,医生们发现总理的红血球分裂得越来越多,便要求周总理立即住院进行治疗。

但是周总理不干,他望着医生和工作人员们,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你们先不要急,先让我忙过这一段时间好不好?再说,查出癌症又有什么办法,我这么大岁数了,能多忙几天,多处理几件事情就可以了。”


1972年,总理生病期间同尼克松在一起

对于周总理来说,他非常清楚,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然而现在正是非常时期,他绝对不能够离开自己的岗位半步。

回到西花厅的周总理,仿佛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一样,他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即便是没有工作派给他的时候,他也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想着自己还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完成的。

总理的卫士长后来回忆说:“总理在那段时间是算着日子工作的。”

然而高强度工作,却是总理用透支身体的方式换来的,这样的方式根本无法持久。


1972年的周总理,黑眼圈非常严重了

1973年3月,周总理在工作时期出现了一次特别严重的便血情况。这可吓坏了所有人,他们强烈要求总理立即放下工作,前往医院进行治疗。

但是周总理一如往常一样,果断地拒绝了他们的请求,无奈之下,众人只好找到叶剑英元帅,请他帮忙劝说周总理。叶帅自知无能为力,旋即将总理的事情告知了毛主席。

那天,毛主席拿着周总理的病历单,眉头紧皱,沉默着一言不发。

秘书张玉凤叫他吃午饭,他只是摆了摆手,并没有回答。良久之后,他放下文件,抬起头朝着窗外长叹了一口气。

不久之后,毛主席下达命令,让叶剑英元帅领导总理的医疗组工作,并让总理放下工作,进医院治疗。

没有办法的周总理,只能先放下手中的工作,在玉泉山住了一段时间。


1960年,毛主席、周总理、小平同志等人在广州

1973年3月10日,医生们在玉泉山临时搭建了一座手术台,周总理晚年的第一次手术,就在这座简陋的手术室中进行了。

这次手术很成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医生们要求总理立即住院进行治疗,但再一次被总理拒绝。

这一次,医生们轮流上阵,对总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告诉他,如果不住院,不休养,这手术等于白做了。

但总理只是微微一笑,示意大家不要担心,并告诉他们,只要忙过了这段时间,一定安心住院。


周总理看报

没有办法的医务人员们只好告诉总理,让他一定不要熬夜,要多休息、多喝水,多上厕所。

总理让人一一记下来,并满口应承,说自己一定遵守。然而一出院,便把这些话全部当作耳旁风了。

1973年6月上旬的一天,周总理已经工作了三十多个小时了。然而他还不能睡觉,因为等下还有外宾要见面。

夜里一点钟的时候,总理从工作桌上抬起头,他身形憔悴,脸色晦暗,双眼眼圈泛黑,眼里布满了血丝。


1973年6月,周总理在机场欢迎越南领导人

他对工作人员问道:“几点了?”

工作人员抬起手看了看表,对总理说:“还有14分钟。”

“那我去刮个胡子,顺便洗把脸。”

说完之后,周总理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手扶着桌面,一手扶着额头,站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踉踉跄跄的朝卫生间走去。

过了十几分钟,所有人都要出发了的时候,众人才发现,总理“失踪了”


总理病重期间视察大寨

他们急得到处问,总理呢,总理呢,谁看见总理了?

总理的卫士回答说:“总理在卫生间刮胡子呢。”

人群中有人说了句,总理刮胡子需要这么久吗?

这句话说完之后,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他们不敢胡思乱想,赶忙快步前往卫生间,去寻找总理去了。

待他们急急忙忙走到卫生间,进门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他们看见“总理双腿弯曲半跪着歪在镜子面前,左手拿着毛巾垂在地上,右手枕着脑袋,手里还拿着刮胡刀。而他的脸上沾满了肥皂沫。”


1973年,周总理教老特鲁多用筷子

原来,总理竟然在卫生间累得睡着了。

现场的人们看着这幅场景,都不由得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大家一边默默地抹着眼泪,一边相互用眼神提醒着,谁也不准发出声音,就连呼吸也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

过了一会儿,总理仿佛是在梦中想起了什么,他双肩一颤,双腿猛地一蹬,一下子向地上摔去。眼疾手快地工作人员连忙扶住了他,防止他摔倒。

醒来后的周总理一边洗脸,一边喃喃道:“糟糕,我怎么睡着了呢。迟到了,这次怪我,怪我......”

收拾完了的总理连忙向外面走去。他的步子已经不再轻快,然而一群工作人员却慢慢地跟在后头,如同尾巴一样,不敢追到总理面前去。因为他们谁也不想让总理看到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


1973年,周总理视察延安

1974年之后,周总理的身体越来越差。然而他并没有休息,反倒更加拼命地开始了工作

根据资料显示,从1974年1月到6月期间,周总理除了治疗与住院之外,一共抱病工作139天。
这其中有130天,总理的工作时间达到了18个小时以上,剩余的9天时间全部都超过了10个小时。
1974年2月9日到12日,周总理连续工作50个小时,在开会议的时候,大家请他坐下,他低声说:“我不能坐下,一坐下就会睡着。”

1974年3月7日,周总理连续工作了12个小时,最终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然而当他醒后,总理一边吸着氧气,一边又工作了9个小时。(数据来源《周恩来传》)

有一次,工作人员实在看不下去了,便架着他进屋,要扶他去卧室,他不肯,身体往下坠,蹬着腿道:“去办公室,去办公室。”

工作人员哭着喊他:“总理,总理啊,您休息一下吧!”

周总理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你叫我什么?总理!我是这个国家和人民的总理啊,现在国家这个样子,我不管谁管?”


1974年,桑坦尼亚访华,总理吸氧工作9个小时

1974年5月,在一次散步的时候,沉默的周总理突然问了一句:“你们说实话,我还能坚持多少天?”

身边的医务人员们一怔,都没有说话。

周总理抬起头,望着蓝天,忽然笑着说道:“人生的规律都有这么一天,共产党员要唯物主义嘛。”

5月底时,周总理的身体已经处于极度危险边缘了,这时候的周总理走路都需要人搀扶,随时都有休克的危险。

但是他不顾医生反对,还主持了两次外交会议。会议上,外国来宾问起他的健康状况,他笑着说:“马克思在召唤我了。”

那天会谈的时候,医务人员就在门口等待着,随时准备进行抢救。


周总理晚年

6月1日,周总理将事情全部安排好,并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缓缓地离开了他待了二十多年的办公室,前往305医院去了。

走之前,他把那张办公椅用手摸了又摸,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出门的时候,周总理回望了一眼院子,不禁潸然泪下。他心里很清楚,这间陪伴了他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小院儿,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

进医院的当天,周总理做了一次手术。到了8月,病情再一次复发,转而又不得不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手术之后,周总理顾不上休息,将病房当作了办公室,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工作。

9月30日那天,国庆25周年如期举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大会召开前几天大肆宣传:周总理病重,无法主持这场会议。


9月30日,总理抱病前往人民大会堂

这一消息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老干部们陷入了惶恐与不安之中,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那天晚上,周总理不顾医生的反对,在秘书的搀扶之下,来到了人民大会堂。

当总理进入人民大会堂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激动万分,不由得热泪盈眶。掌声在大会堂里如雷鸣一般,经久不息。

大会堂前面的人们簇拥着周总理,争相向他致意,后面的人站在椅子上,大声地欢呼着,高声祝福周总理身体平安。

1974年12月23日,周总理飞往长沙,前去向毛主席汇报工作。26号那天是毛主席的生日,两位老人在宴会上谈起往事,不由得喜笑颜开。


毛主席与周总理的最后一次握手

会议上,毛主席对周总理说:“你身体不好,一定要多休息。四届人大之后,你安心养病,身体最重要。”

工作人员后来说,那一天,是总理这两年最开心的一天。不过没人会想到,这将是两位老人最后一次见面。

1975年3月底,周总理病情因为拖得太久,导致急剧恶化,不得不开始做第三次大手术。

手术结束后,周总理躺在手术台上,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右手的手掌不自觉地颤抖着,想要抬起来,干裂的嘴唇轻轻牵动了几下,却说不出话来。


周总理晚年

医生看见他这副模样,连忙把头低下去问了一句:“疼?”

总理闭上眼睛,微微摇了摇头,随即又睁开眼睛,嘴唇再一次轻轻翕动着。

医务人员俯下身去,耳朵贴近之后,才听到总理说:“去,去叫李冰来。”

刚走出门不远的李冰医生听到同事的呼唤连忙快速跑进手术室,走到总理的面前。

“李冰。”总理艰难地喊道。

“我在的,总理。”

周总理听到李冰的回答,随即又断断续续地说道:“云南,锡矿工人,肺癌,发病情况,你,你知不知道?”

“知道。”

“你们,要,去解决,这个问题......”


1946年的周总理,步伐矫健,风流倜傥

说到这儿的时候,总理不再说话,转而开始喘着粗气。李冰抬起头一看,总理此时已经满脸汗水,紧皱的眉头和毫无血色的嘴唇,都在诉说着此时此刻的总理,究竟忍受着怎样的疼痛。

李冰眼圈红了,她强忍着泪水,用力点点头。

周总理不放心,随即又补了一句:“马上就去!”

李冰用沙哑的嗓音说道:“我马上就去,总理请别说话了,千万要好好休息。”

说完之后,李冰便捂着嘴冲出了手术室。刚出门,她的泪水便如同决了堤一样,不停地往下流。

这次手术之后,总理好像明白自己时日无多,第二天便开始了疯狂地工作。任谁劝他休息,都没有用。


总理晚年

1975年6月9日,贺龙元帅的骨灰安放仪式如期举行。总理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天空,一直未曾开口。

良久,他叫来了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他要去参加贺老总的骨灰安放仪式。医生们竭力劝阻,总理不听,还发了脾气。

工作人员看着这个异常倔强的老头,急得手足无措,只好妥协。

那天,周总理和邓颖超来到八宝山公墓前,周总理一进仪式现场,便喊道:“薛明,薛明啊。”

贺龙元帅的遗孀薛明闻声,叫了一声“总理”,便泪流满面地奔了过来。

周总理张开双手,一下子抱住薛明,用哽咽的语气颤颤巍巍地说道:“薛明啊,我,我没有把他保护好啊!”

语罢,周总理已经是泪如泉涌,哭得不成人形了。在为贺龙元帅三鞠躬时,周总理痛哭着,一连鞠躬七次,最后一次时,总理弯下腰,久久没有抬起来......


总理在贺龙元帅骨灰安放仪式上,仪式由叶帅主持

1975年9月20日,周总理的身体已经完全崩坏,第四次大手术整整做了整整5个小时。手术期间,医生们发现,周总理身上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医院已经无法医治了。

邓小平同志收到这条消息后,沉默了很久很久,旋即用笔在报告上写到,“减少痛苦,延长生命。”

1975年10月,周总理又进行了一次手术,在巨大的痛苦之下,他的身体已经瘦成了皮包骨了。

考虑到总理身边人手不够,组织将曾经给周总理当了十几年警卫的乔金旺重新调回到了总理的身边。

五年未见的乔金旺一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周总理,不由得嚎啕大哭,哽咽着喉咙慢慢地喊出一句:“总理......”

周总理缓缓地闭上双眼,凄凉地说道:“以后你们都不要叫我总理了,我现在躺在病床上,什么工作也做不了,我心里很难受,不做事了,就不能叫总理。”


总理在305居住过的病床

1975年10月以后,周总理的身体完全垮掉了。他的全身插了七八根管子,小腹由于多次手术,已经逐渐溃烂,失去代谢功能了。

医生为了能让周总理上厕所,在他的左下腹部开了一个大洞,从里面将排泄物掏出来。

然而这些举动尽管延长了总理的生命,但是也让他经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这个78岁的老人,被病痛折磨的只剩下60斤左右。尽管他疼得满头大汗,全身抽搐,但是他紧皱着眉头,咬紧牙关,始终不会哼上一句。


1975年,总理还在召开会议

有时候,医务人员哭着哀求地说:“总理,打一针吧。”

周总理嘴角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别担心,放段《洪水胡浪打浪》听听。”痛到实在忍受不了时,总理便会拉着邓颖超的手,让大家一起唱《国际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就这样,大家一边唱着歌曲,一边望着那个早已经遍体鳞伤的老人,不由得泪流满面。

1975年12月的一天,总理躺在病床上,自言自语地喃喃道:“要是能吃到一颗桃子就好了。”

旁边的工作人员听了之后,心里难受到不行。这会儿正是冬天,没有桃子,只好去买了一罐桃罐头。

那天,总理盯着这个从罐子里拼凑出来的桃子,一点一点地将它吃了下去。并说了句:“谢谢你们,这是胜利的果实。”


晚年周总理会见外宾

1976年1月1日,广播里放着毛主席的几首诗,周总理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

听到某个地方时,总理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他嘴角突然微微上扬,笑着喃喃道:“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1976年1月3日,周总理突然陷入昏迷。4号,总理从医院中醒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颤抖,满头大汗。

他向着医生喊道:“吴医生,我疼,能不能给我打一针......”

周围的人们早已经双眼模糊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总理会受到这么多病痛的折磨?

邓颖超在床前抓着总理的手,哭着对医生说:“这么痛苦,他太难受了,太难受了......”

疼痛中的总理让人再一次放了《国际歌》,叶剑英元帅和邓小平同志带头,激昂的歌声响彻整个病房。


周总理与叶剑英元帅

1月7日晚11点,周总理从昏迷中苏醒,他双目炯炯有神,面容也有了些许色彩。

他对旁边的吴阶平医生说了此生最后一句话说道:“我这里没什么事了,别的同志也在生病,你们去照顾其他人吧。”

不久之后,总理又昏迷了过去。这一次,总理再也没有醒来。

1976年1月8日早上9点57分,周恩来总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一生所爱的国家和人民。

那天,毛主席拿着总理逝世后的报告单,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这时候的毛主席,病情逐渐恶化,就连站起来这样的动作,都已经做不到了。


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三人,同为1976年逝世

1976年1月11日,总理的追悼会如期举行。张玉凤看着毛主席落寞的神情,不由地开口问道:“去参加总理的追悼会吗?”

毛主席抬头看着她,两行眼泪不停地往下流。他用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腿,略带哭腔地说:“我也走不动了......”

11日下午,周总理的灵车缓缓驶出了医院,上百万群众冒着严寒,在十里长安街头,送别总理。人群中,有人唱着《国际歌》,有人唱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在悲怆中嚎啕大哭。


十里长街送总理

14日下午,邓颖超捧着周总理的骨灰缓缓走进灵堂,邓小平同志在致悼词时痛哭流涕,几度哽咽。

而躺在病床上的毛主席,这时候正听着收音机,沉默不语。当他听到小平同志的悼词时,突然浑身颤抖起来,在张玉凤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15日,邓颖超根据总理的遗愿,将总理的骨灰撒向了中华大地上。这次骨灰撒放很迅速,因为总理曾经说过:“撒骨灰的时候快一点,别浪费飞机的油......”

这像是开玩笑一般的一句话,从总理的口中被说出来时,却是那样的令人悲伤。他一生都在为了这个国家的人民而奋斗着,却从来没为自己想过一点。

他这一生,没有子女,没有存款,有的只是两袖清风,和一身病痛。

资料来源:《周恩来传》、《毛泽东传》、《中国共产党史》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他和她的事
他和她的事
分享精彩故事
6657文章数 452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不只针对俄罗斯 G7向中方发出"异常强硬"信息

头条要闻

不只针对俄罗斯 G7向中方发出"异常强硬"信息

体育要闻

渣叔:范迪克萨拉赫基本不会出战圣徒末轮待定,欧冠决赛问题不大

娱乐要闻

“欢乐颂五美”,差距已经这么大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3000亿美元估值,如今不到50亿?咋了!

汽车要闻

巅峰回击 梅赛德斯-奔驰EQS定义纯电新旗舰?

态度原创

家居
时尚
旅游
健康
公开课

家居要闻

90后博主住上海400平花园别墅 色彩搭配绝了!

夏日法式时髦 跟时尚博主学会这3个穿搭公式

旅游要闻

墨脱,高原明珠不再遥远

揭秘打呼噜和肥胖的关系

公开课

医生:酒后的胃布满血痂,高度酒伤害更大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