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正经历着惊险又刺激的初夜……愈做愈爱愈缠绵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梅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1

我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头痛得快要裂开。

起身,想要倒点水喝。突然门开了,一个人从身后粗暴地抱住了我。

我想反抗,但那人用脚勾上了门。他将我放倒在桌上,开始撕扯我的衣裳。

紧接着,我被翻过来。他的舌头像蛇一样,撬开了我的唇。

大脑一片空白,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遭遇了什么。

我想逃,捞起茶壶去砸他的脑袋。但他反应很快,劈手夺过,将茶壶摔在了地上。

我的行为惹怒了他,他将我摔在了床上。双手被按在头顶,我动弹不得。

外面开始下雨,“哗啦啦”倾盆而下。我的喊叫声被雨声掩盖,紧接着又被他吞入腹中。

他沉迷地吻着,仿佛天地间唯有此事能引起他的兴趣。我在他身上,闻到了浓烈的酒味。

他好烫。

我逃不出去了。

我心如死灰,眼泪从双颊流下。

他却恍然未觉,扯下了我身上最后一道遮掩。

外面有惊雷劈下,“轰隆隆”震人耳膜。与此同时,我整个人仿佛被什么东西劈成了两半。

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他将胳膊塞进了我嘴里。我就那样咬着,咬得他鲜血直流。

他没有收回胳膊,却也没有停止掠夺。我听着窗外的雨声,心想自己的一生毁在了这一夜。


02

我好后悔,后悔自己不该答应娘亲来参加这鱼龙混杂的簪花大会。

可是娘亲说了:“年年,你爹与你洛伯伯两人,年轻的时候明明是同窗,现在你洛伯伯由通判擢升为知府,入京谢恩,好不荣耀。而你爹,依然是他身边小小的一个幕僚。旁人看着你洛伯伯的面儿,敬称你爹一声‘江师爷’,背地里,不定怎么嘲笑。”

爹爹的“不思进取”,始终是娘亲的一块心病。

我安慰她道:“爹爹虽无品阶,但洛伯伯不曾亏待过我们,就连这次入京,洛伯伯也带上了我们一家。只为……”

我想说,只为让我们见识一下京城的繁华。

娘亲却不以为然,截断了我的话,道:“只为炫耀罢了。”

我不知该如何接话。

其实洛伯伯人很好,他的女儿洛英英更是我的好姐妹。此番进京,英英陪着我买了许多好吃、好看、好玩的东西。我对他们一家,永远都只有感激。

娘亲太小心眼儿了。

但我不怪她。我是她的女儿,我没有资格怪她。

娘亲见我沉默,又道:“年年,你是长姐,原本,应该由你为这个家出力。可是你生性不争、软弱,跟你爹,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叹了一口气,又道:“幸好啊,还有你妹妹月月。月月她果敢,有担当,懂得为家里考虑。这不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又运气好碰上了簪花大会,城中适龄的男男女女都会来参加,其中不乏王子侯孙、世家子弟……”

03

娘亲的话,我已经懂了。

我的妹妹江月月,想在簪花大会上找一个如意郎君。

我不禁哑然失笑:“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娘亲叫了起来,“你瞅瞅你妹妹那样貌,臻首娥眉,肤如凝脂,那巴掌小脸,不及盈盈一握。哪个男人见了,能不动心?那些个公子哥儿虽不定会娶她为妻,但纳做偏房总是轻而易举。今日若能成了,你爹也就不用再屈居人下做个师爷了。”

我不由得劝道:“娘,你糊涂啊!俗话说得好,宁为农夫妻,不为公府妾。妹妹才十五岁,你怎么忍心让她……”

“住口!”娘严厉地打断了我,“江年年,我生你养你,不是为了让你有朝一日来训斥我的!你躲在爹娘的羽翼之下,永远不会知道世道艰辛。”

我明知道娘这样做是错的,但听了她最后一句话,莫名泛上一阵心疼。

娘是吃了许多苦头吧,才会产生今日这样的想法。

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只好沉默。

娘亲叹了一口气,忽然道:“年年,娘亲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娘亲。你怪娘亲宠爱妹妹,好吃好穿的都紧着她。你俩一块儿出去,她就像个小姐,而你,更像是她身边的丫鬟。”

她摩挲着我手指上的茧,哽咽道:“其实你错了,娘亲最爱的人,是你啊!你性子温软,容易被欺,所以娘亲只好不停地磋磨你。而你妹妹心性坚韧,到哪儿都能过得很好,所以娘亲老早就存了将她嫁与大官、光耀门楣的心思。娘亲始终对她存了一丝亏欠啊,所以只能变着法儿地待她好。”

说着说着,娘亲的泪滴在我的手上。

我的掌心湿润了,心也湿润了。睫毛一颤,软下了心来。

“娘亲,您今日找我,是想让我为这个家做些什么?”

04

娘亲的要求很简单,要我扮作妹妹的丫鬟,出席簪花大会。

我奇道:“府中不是有丫鬟吗?”

爹再无品阶,也是个师爷。在我看来,师爷是一份很受人敬重且体面的活计。

娘亲道:“那些个粗使丫头,毛手毛脚,万一坏了你妹妹的良缘,可怎么好?年年你自小饱读诗书,颇有见地,带你出去,不会辱没了你妹妹。若有什么不当之处,你也可在你妹妹耳边提点几句……实不相瞒,你妹妹已经有了心上人……”

我去找了月月,问她娘亲讲的可是真话。

月月道:“姐,都是真的。我是真心喜欢那个公子,即使做妾也甘心。簪花大会是我唯一的机会,你就帮帮我吧。”

禁不住她一声一声的恳求,我答应了。

当夜,我扮作她的丫鬟,来到了热闹喧阗的簪花台下。

簪花台上有歌女表演,我们在台下看着。

洛英英也来了,问:“年年月月,你们怎么也在这儿?”

不知是否我看错,妹妹眼里一股恨意一闪而过。但她很快恢复了笑容,道:“洛姐姐,我们没见过世面,就好奇前来看一看。不知洛姐姐今日来此,是否为了寻找良缘?”

洛英英低下头去,害羞道:“小丫头片子,休要胡说。”

这回我分明看到了妹妹眼中的妒意。

她说:“看来,洛姐姐好事将近啊。也是,洛伯伯升了大官,也该替洛姐姐考虑考虑了。洛姐姐一旦出嫁,必是为人正妻吧?”

洛英英的脸更加红了,跺了跺脚,道:“净胡说八道,我不理你了!”

说罢,就跑了。

我忍不住对妹妹道:“月月,洛姐姐待我们很好,你实在没有必要这样与她说话。”

月月不服气道:“我怎样了?值得你来说教!你到底是我姐还是她姐啊?”

我摇了摇头,心想都是自己将她宠坏了。


05

逛了一会儿,来到一个酒楼前。

此楼名为“摘星”。

取自“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倒是颇为雅致。

月月紧张地告诉我,她喜欢的公子就在里头。还附在我耳边,说出了她的计划。

我惊讶道:“你疯了?”

她很无奈:“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除了趁人家喝醉的时候主动一些,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总归是清清白白的身子,家世也干净。左不过到时候求洛伯伯收我为义女,总也配得上做人家的妾!”

她前脚还奚落过洛英英,后脚却亲热地叫着“洛伯伯”。

这一瞬间,我感到羞耻。

突然,有个富贵公子走了过来,提着酒,醉醺醺的,捏住了月月的下巴:“哟,这是哪个楼里的姑娘,长得可真标致。”

月月有些害怕,不停地往我身后躲:“公子,你弄错了,我是好人家的姑娘。”

那公子一脸虚相,并不打算放过月月:“好人家的姑娘,我更喜欢了!”

月月求助地看着我。

我鼓起勇气道:“这位公子,看您的衣着,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庭广众之下调戏良家,传出去有损您的声誉。若我家小姐一时想不开自尽了,您岂不惹上一屁股麻烦?”

天子脚下,我赌他不敢胡来。

他果然被我慑住,但碍于颜面,道:“丫鬟更辣,深得本公子的心。这样吧,你若肯陪本公子喝一杯,本公子便放过你家小姐,如何?”

这个台阶,我必须给。欣然应允,道:“好。”

06

不过是一杯酒下肚,我的胃里就烧了起来。

紧接着,脑袋也跟着烧。眼前一片模糊,意识也变得朦胧起来。

我半个身子倚在妹妹身上,道:“月月,那酒……好像有问题……”

月月惊慌道:“那怎么办?”

我强撑着道:“我不能在人前出丑,你……你快帮我找间客房……”

她应了,将我扶到一间房前。

一开始有人阻拦,但搜了我与月月的身,并且看了我俩的长相以后,便没有阻拦。

月月将我放到了床上。

我意识到她似乎要走,忙拽住她的袖子:“月月,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不知为何,她的语气有些冰冷:“姐,你都这样了,我总得替你找个大夫……”

我摇着头道:“不行,我的身边离不了人。你得陪着我,保护我。找大夫的事儿,你叫小二去……”

然而她没有听进去,而是一根一根掰开了我的手指。紧接着,烛火熄了,传来关门的声音。

我隐隐约约听到门外有人说:“这姑娘漂亮……老当益壮……都紧着嘴儿,莫要给老夫人知道……”说罢人散去。

我的脑袋已经无法思考,只能顺着本能爬下床去摸茶壶。

哪知还未喝上一口水,就被人粗暴地抱起。

陌生的物什,整个地将我贯穿……

07

我麻木地睁着眼睛,感受着强烈的撞.击。

每一下,都让人生不如死。

娘亲和妹妹的脸放大在我眼前,她们的笑容像刀一样扎进了我的心里。

若说此事与她们无关,我万万不相信。

为什么,为什么……

我痛彻心扉。

我不知道身上的这个男人姓甚名谁,长什么样,唯一肯定的是,将我送给他,妹妹能拿到莫大的好处。

什么舐犊情深,手足之谊,原来都是假的。

泪,溅湿了枕头。心,碎得如同春末的落花。

我听着窗外的雨声,心想这场噩梦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终于,一股热流涌入,那人的身子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而后趴在我的身上,沉沉地睡着了。

我伸出手,想要推开他。

反正外面的人怕打扰他的“好事”,在他进屋时就已经撤走了。只要我不知不觉地跑掉,就可以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我不想成为被人利用的工具。

可是他太沉了,我怎么推也推不动。

我的双手,碰到了他健硕的胸膛。

很烫,且出奇得壮硕……

完全不像是一个老者。

正疑惑间,一道闪电劈下,不偏不倚,落在了他的脸上。

我看清了他的长相!

剑眉,高鼻,肌肤略有些白,薄唇微抿着。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滑下去,溜进他修长的脖颈间。

看年纪,不过二十余岁,长着一点也不难看,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俊美。

可他是侵犯我的人,我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

过了不知多久,身上的药力退去,我感觉恢复了些力气,立即将他推到一边。然后捡起衣服,哆哆嗦嗦地往身上套。

忽然,我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仔细一摸,像是块令牌。我用指腹感受着上面的字,好像是个“陵”。


08

陵。

电光石火间,我想起了“陵”字何来。

京城之中,只有北陵王府才有资格使用这个字。

据说,是先帝所赐。

根据这人的年纪,穿着,以及他头上那价值不知几何的发冠,我心中不禁有了一个猜测——

他是北陵王唯一的儿子,人称“小王爷”的成瑜!

我怎么会碰见他?又与他有了这样的纠葛。

而且他喝醉了,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等他醒来,若看见我,以为是我算计于他,届时,整个江家,都要承受来自北陵王府的怒火。

我害怕极了,蹑手蹑脚地打开门。

还好,外边没人。

根据记忆,这里应该是摘星的高楼,只要找个人少的楼梯下去,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

可没走两步,楼梯上便传来吵嚷的声音。

一个小厮模样的人道:“王妃,王爷真的不在这里。”

被称作“王妃”的女子呵斥道:“都说了,在外面没有王妃,只有夫人。说话行事都要谨慎些,莫要给府里惹麻烦。”

“是。”

王妃又道:“你拦着我,莫非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小厮慌张答道。

“那还不快让开!”

眼见着王妃就要上来了,若被她抓住,我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只能随便找个屋子躲一躲。

正好身侧这一间黑黢黢的,里头又安静得很,应该没有人,我便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

此时雨小了很多,能听到外边传来的声音。

王妃推开了小王爷所在屋子的门,看到儿子熟睡着便退了出去,还不忘叮嘱小厮道:“瑜儿他年纪轻,血气方刚,在外头玩玩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必如此防着我。只是须知道分寸,莫要给府里带来麻烦。你们跟在瑜儿身边,多警醒着点。”

小厮连声答是。

待王妃走后,他嘟囔一句:“奇怪了?”

09

我知道他奇怪的是什么。

无缘无故,老王爷变成了小王爷。

我也甚是不解。

那小厮经过王妃这一出,再也不敢离开。他守着的地方,正是下楼的必经之处。

无奈之下,我只好蹲在门后等着。

也不知等了多久,双腿已经麻木。我浑身又酸又痛,疲惫得快要睡着。

恰在此时,黑暗中发出“嗤”的一声,紧接着,蜡烛的光照亮了整个屋子。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半裸着上身的男子,年纪比我爹还要大一些,蓄着胡子,眼神可怕地盯着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市民购买“新冠”保险被拒赔!理由是上海没有中高风险地区…

市民购买“新冠”保险被拒赔!理由是上海没有中高风险地区…

新闻坊
2022-05-23 18:52:01
宝贝舒服吗?男朋友躺在我身上卖力运动,而我却满脑子都是大叔

宝贝舒服吗?男朋友躺在我身上卖力运动,而我却满脑子都是大叔

半醉倦容
2022-05-24 09:47:53
热议!李章洙说出重庆队解散的背后真因:一句话让足协脸面不在

热议!李章洙说出重庆队解散的背后真因:一句话让足协脸面不在

茜子足球
2022-05-24 13:55:32
有人征用我家屋顶安装太阳能板,每年给5000块但是要签15年合同!

有人征用我家屋顶安装太阳能板,每年给5000块但是要签15年合同!

静坐菩提树
2022-05-22 16:13:24
赵四直播:现在带货也不挣钱,说半天才出30多单,还不够我吃饭的

赵四直播:现在带货也不挣钱,说半天才出30多单,还不够我吃饭的

朦瑄抗战剧
2022-05-24 10:50:02
套套前面的尖尖有啥用?你可能一直用错了!

套套前面的尖尖有啥用?你可能一直用错了!

家庭医生在线网
2022-05-22 12:04:25
拜登估计没想到,芬兰瑞典还没加入北约,中俄先后做出重要举动

拜登估计没想到,芬兰瑞典还没加入北约,中俄先后做出重要举动

第一眼界
2022-05-24 11:37:26
刚刚,A股跳水!北向资金大卖超60亿,发生了啥?600亿政策红包刺激,汽车股爆发!机构建议关注一方向

刚刚,A股跳水!北向资金大卖超60亿,发生了啥?600亿政策红包刺激,汽车股爆发!机构建议关注一方向

和讯网
2022-05-24 11:23:14
哈登同意联手詹姆斯,王炸组合将统治NBA,名嘴:他们可拿5个冠军

哈登同意联手詹姆斯,王炸组合将统治NBA,名嘴:他们可拿5个冠军

老胡说球
2022-05-24 10:05:31
​副院长工作群内发露骨信息,现在终于栽了,官方回应:已被停职

​副院长工作群内发露骨信息,现在终于栽了,官方回应:已被停职

十三解说
2022-05-23 16:45:50
大厂腾讯的PPT长啥样?这份长达95页的PPT,什么水平直接显露了

大厂腾讯的PPT长啥样?这份长达95页的PPT,什么水平直接显露了

职场叨叨
2022-05-23 21:47:00
漂亮女子被老汉骗到野外疯狂泄欲3次 事后让她喊爸爸

漂亮女子被老汉骗到野外疯狂泄欲3次 事后让她喊爸爸

吴刚故事汇
2022-05-23 15:10:03
“去女上司家里聚餐,洗手间没洞该怎么办?”评论区好沸腾!

“去女上司家里聚餐,洗手间没洞该怎么办?”评论区好沸腾!

我人笑没了
2022-05-24 01:37:09
女子深夜坐出租车,司机故意绕远路,女子报警才知司机在救她

女子深夜坐出租车,司机故意绕远路,女子报警才知司机在救她

快讲故事
2022-05-24 09:13:09
汽油含水88%汉中长庆加油站被立案侦查,专家否认雨水倒灌

汽油含水88%汉中长庆加油站被立案侦查,专家否认雨水倒灌

澎湃新闻
2022-05-23 23:58:52
女子欠债6万没钱偿还,答应债主荒唐要求,多次事后告知只是利息

女子欠债6万没钱偿还,答应债主荒唐要求,多次事后告知只是利息

风檐夜雨铃
2022-05-24 16:17:27
戴高乐机库,图1是见过的最满状态……

戴高乐机库,图1是见过的最满状态……

镜头讲述
2022-05-24 08:20:19
美国“最尴尬”雕像,因女游客不雅行为,“重要部位”被摸掉漆

美国“最尴尬”雕像,因女游客不雅行为,“重要部位”被摸掉漆

四海视角收藏
2022-05-23 19:09:15
中国空间站要“变身”了!为什么?美国申请加入中国空间站被拒了

中国空间站要“变身”了!为什么?美国申请加入中国空间站被拒了

机械公民
2022-05-24 11:36:48
唯一在世的中共一代领导人,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现105岁

唯一在世的中共一代领导人,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现105岁

二楼讲故事
2022-05-20 13:58:01
2022-05-24 17:48:49
眠于流年
眠于流年
与学为伴,一起看书
770文章数 768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夏季皮肤控油“饮食攻略”

头条要闻

石家庄一直升机坠落 目击者:机上只有一人已送往医院

头条要闻

石家庄一直升机坠落 目击者:机上只有一人已送往医院

体育要闻

刘亚东:发现科学与技术创新二者和而不同

娱乐要闻

王心凌刚翻红,就要被渣男毁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美国4800亿民宿巨头"退出" 下架15万个房源

汽车要闻

增2.0T发动机 新款奔驰GLA售28.39万-33.39万

态度原创

游戏
健康
房产
手机
军事航空

巫师3迎来了等待已久的大型升级

夏季皮肤控油“饮食攻略”

房产要闻

央行:受疫情影响还不上房贷 可延期还本付息

手机要闻

vivo S15体验:不满足于拍照 这次的性能进化走心了

军事要闻

俄军航母换新船坞 又又又要开始大修了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