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老公出轨一个38岁的老女人,为了抒发不开心,我睡了她19岁的儿子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迎男而上:她们都撩到了高冷男神》,作者:游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他凶巴巴地拦住我:“你说……跟我好,还作数吗?”

“当然了。”我抱住宋厌,“姐姐最喜欢你了。”

“啪。”我听到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宋厌朝身后招招手,“妈!”

我回过头,看到我老公和一个女人十指相扣,那个女人,宋厌喊她“妈”。

01

我早就知道安杰出轨了,我还知道那女人有个儿子,今年 19 岁,喜欢画画。

都说男人喜欢年轻的,我不明白安杰为什么放着我不要,出轨于一个 38 岁的老女人,或许他有什么特殊癖好吧,但这并不妨碍我报复他。

我决定送给这对奸夫淫妇一个惊喜。突破口,就是那个 19 岁的大学生。

为了偶遇宋厌,我煞费苦心,还好过程并不困难,因为我那个猖狂的老公,连聊天记录都不删除,置顶就是宋文茹,那个小三儿。

我从他们的聊天记录里获取了很多关于宋厌的信息,比如,他勤工俭学,没课的时候会去一家蛋糕店打工。

我在那个蛋糕店坐了三天。终于,在儿童节那天,见到了宋厌,还好我是自由漫画师,不用坐班,不然这个计划从第一步就夭折了。

尽管早就看过照片,但见到本人时,我还是眼前一亮。

不可否认,宋厌很好看,就像是从我画的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一米八多的个头,身材极好,小臂线条优美,能看到肌肉脉络,他戴着一个白色口罩,刘海搭在额前,含笑的杏眼弯成一团,鼻梁挺直,旁边的女孩一直盯着他。

我顺手拿起纸笔,在他们的餐巾纸上描画,画的就是宋厌,等我画完之后,他刚好走过来,把一个包装好的蛋糕盒放到我桌上:“您的提拉米苏。”

“谢谢。”我站起来,拿着提拉米苏就走,他果然拿起那张纸,说:“您的东西。”

“送你了。”

我头也没回,走出蛋糕店,透过玻璃窗,我看到他盯着那张餐巾纸发愣。

02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几乎每天都泡在那家蛋糕店,画了好几张餐巾纸的宋厌,一开始他还有些害羞,不敢和我搭话,到后来他已经能自如地和我开玩笑了。

而我也如愿看到他摘下口罩后的模样,比想象中还要惊艳,怪不得他在的那几天,蛋糕店的生意都比平时好,我猜来买蛋糕的小姑娘们,一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第 N 个小姑娘加他微信被拒后,我和他开玩笑:“小帅哥,行情不错嘛。”

“是啊,姐姐你觉得我怎么样,够格给你当模特吗?”

我瞥他一眼,没说话,他又说:“姐姐,要不我辞职,去给你当模特吧?”

“好啊。”我眼皮都没抬一下,问:“裸模当不当?”

他果然脸红了,到底是年轻,段位还不太够。

我也不再逗他,把笔放到桌上,问:“你愿不愿意当我新漫画的男主角?”

“啊?”他愣住了,不过这次我没开玩笑。

这事我想好几天了,怎么想都是个两全其美的买卖,一是他长得帅,拿他当原型的漫画销量一定很不错(参考这几天蛋糕店的生意就能想到);二是我可以借此机会和他进一步接触,近水楼台先得月,我还怕他不上钩吗?

“宋厌,我没开玩笑,你好好考虑一下,不用着急答复,我会给你版权费的,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签合同。”

“不是的姐姐,我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他大概没想到一句玩笑话会成真,挠了挠头,“姐姐,你给我几天考虑的时间,好吗?”

“好,我等你信儿。”我低下头继续画画,但我很清楚,他一定不会拒绝我。

倒不是对我自己的魅力自信,而是他缺钱,一定不会错过任何赚钱的机会。我果然猜对了。三天后,宋厌跟我说:“姐姐,你真的觉得我可以当你模特吗?”

“当然。”我把早就拟好的合同给他,又给他一张卡,“这里面有 2 万元,是预付金,密码 1027,剩余的钱等漫画出版了我再付给你,你看看合同,有什么问题直说。”

他眨了眨眼,没想到进展会这么快:“这些你早就准备好了吗?”

“是啊。”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答应呢?”

“不知道,或许你可以管这叫做心有灵犀。”

他脸又红了,我发现这孩子真是不经逗,于是我喝了口柠檬水,接着说:“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想办法让你答应的。”?

“一哭二闹三上吊啊,你总不会狠心到拒绝美女吧?”

他“扑哧”笑了出来,合同连看都没看,签上了字,递给我。

我挑眉:“不怕我把你卖了?”

“不怕。”他摇摇头,现学现卖,“美女应该不舍得欺负帅哥吧。”

我笑出声,想了想,说:“不好说,美女都很坏。”

03

于是,我的工作地点从蛋糕店转移到了工作室,倒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觉得在这里更能让他卸下防备,也能让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为了骗他要画原型,我逼他做了很多事,比如给我做饭,理由是要看他掌勺时手臂的发力角度,其实这用看他的吗,我们学人体的时候就对发力点很熟了。

他是学画画的,应该也学过人体,但他对我的说法不容置疑,可能是拿了钱不好意思拒绝吧,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上课没认真听讲,是个半吊子。

不过他做饭是真好吃,于是他就这样承包了我的午饭和晚饭,早上我起不来,一般不吃饭,不过他还是会帮我带饭,理由是“不吃早餐容易得胆结石”。

于是我一个昼夜颠倒的夜猫子,在他的影响下竟然慢慢恢复了作息,不过只恢复了早起,晚上我还是睡不着。

那天吃完饭,我俩坐在一起闲聊,我问他怎么做饭这么好吃,他说他小时候妈妈工作忙,没空管他,他就只能自己做饭,一开始也不好吃,多做几次就好吃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他提起妈妈,那个小三儿,我喝了口水,评价:“那你小时候挺苦啊。”

“还好吧。”他说,“我都习惯了,也挺好的,不然你也不会夸我做饭好吃啊。”

我笑着接话:“是啊,我也沾光了,不只我吧,你之前女朋友也沾光了。”

“我没谈过女朋友。”

“不是吧,我看你行情很好啊,是不是你眼光太高了,看不上那些追你的妹妹?”

“不是,谈恋爱会耽误学习,我不想分心。”

哦,还是个乖宝宝,那么这就好办多了。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宋厌想了一会儿,说:“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感觉我应该会喜欢姐姐型的。”

我心颤了一下,但他神色自若,并不像是在点我,我问:“为什么?”“同龄的女生太幼稚了,我和她们没有共同话题。”

“和姐姐就有?”

他喝了口水,不说话了,我端着水杯说:“宋厌,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

“其实姐姐也喜欢弟弟。”

他脸又红了,眼神躲闪,不敢看我,我笑了,哼着小曲,端着空碗去厨房。

04

为什么?

夜里很晚,宋厌给我发来一条微信,我正在敷面膜,反问:“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姐姐喜欢弟弟?”

“因为奶狗香啊,有谁会拒绝又帅又奶的弟弟呢?”

“奶狗?那是什么?”

“自己去百度。”

他估计是查了百度,回来问我:“那你觉得,我算奶狗吗?”

“算,不过你长得像狼狗。”

“狼狗又是什么?”

“百度。”

过了一会儿,他又来问我:“姐姐,你喜欢奶狗还是狼狗?”

我笑了:“都喜欢,我肤浅,看脸。”

他这下不再回了,我把手机放到一边,安杰洗完澡进来,给我说明天要出差,半个月才会回来,我说哦,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出差,我早就查过他的手机了,苹果手机可以查常去的位置,他常去的位置就在本市的一个小区,我猜他说出差的日子,都是住在宋文茹家了。

也就宋厌住校,不然我真想知道他俩相见会发生什么,不过,既然他不回家,那我也可以搞点事了。

05

周五,中雨。

我提前看了天气预报,约宋厌来我工作室,他果然被淋了,头发上、衣服上全是水,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我给他拍了张照片,他吓了一跳,我说记录下来画稿。

他问我现在画不行吗,我说不行,不擦干会感冒的。

我扔给他一块毛巾,他擦了一把脸,不得不承认湿身帅哥真的让人很有感觉。他穿的白色 T 恤,湿透了,贴在身上,腹肌露得很清楚,察觉到我的视线,他连忙拿毛巾去挡,但发现不够挡,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很尴尬,但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问他:“要不要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家就住在旁边。”

“不用了。”他拒绝,在我意料之中。

我已经拿起了伞:“走吧,你要是感冒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不等他害羞,我又补了一句:“心疼我的漫画进度。”

他立刻清醒了,下了电梯之后,我把伞递给他,他愣住了,没接。

“看什么,难道还让姐姐给你撑伞吗?”

他叹了口气,笑了,有些无奈,但还是乖乖撑开伞,我注意到他的伞往我这边挪,遮住了我,但他的左肩膀已经湿了,好在我家确实在旁边,很快就到了。

上楼,我打开门,让他把伞扔到门口,从鞋柜里拿出安杰的拖鞋,扔到地上。

“浴室在那边,我去给你找条新浴巾。”

他应该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个家有男人的痕迹,我也没想藏着掖着,只不过我把安杰的照片都收起来了,连结婚照都摘下来了,免得暴露。

他乖乖去洗澡了,连浴巾都没拿,我敲敲浴室门,说:“开门,我给你浴巾。”

里面纠结了一会儿,门开了一条小缝,热腾腾的热气,他伸出一只手。

我把浴巾递给他,连带着还有换洗衣服:“我老公的新衣服,没穿过的,你俩体型差不多,凑合穿吧。”

里面的人什么表情我不知道,只能注意到他动作停滞了,抓住一团衣物,迅速关上门,我也没在意,去厨房给他熬了一锅姜汤,盛到碗里后,他正好出来了。

看到他,我愣住了,他还穿着自己的衣服,不过只穿了短裤,上衣没穿,这下我看得很清楚,八块腹肌,结实紧致,和安杰应酬喝大的小肚子截然不同。

不可否认,我吞了吞口水,把姜汤放到桌上,说:“喝了,别感冒。”

他没动,问我:“你结婚了?”

他的嗓音有些哑,眼神也很瘆人,我装作没看到,坐到沙发上:“我看起来很像是单身狗吗?”

“我不知道,你没告诉过我。”他开始语无伦次。

“没关系,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反正我也快离了。”

他立刻抬起头,皱眉:“为什么?”

“我老公出轨了。”我看着他,一字一顿说出来。

06

“他……对你不好吗?”

宋厌想了半天,只说出来这一句话。嗯,该怎么说好不好呢,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我告诉他:“成年人的世界,不是简单用好坏就能衡量的。”

“如果他对你不好,那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

“刚开始,他确实对我挺好的。”我眯起眼,陷入了回忆。

不过很快,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我发现我已经想不起来我和安杰恋爱那会儿的事了,能想起来的只有婚后的一地鸡毛。

“人不都是这样吗,新鲜感还在的时候,把对方当宝贝一样宠着,等到倦怠期来了,就变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垃圾了。”

“人都是会变的,这一秒喜欢的人,下一秒可能就不喜欢了。”我如此回答道。

“你现在也这么想吗?”

我没回答宋厌这个问题,而是指了指桌上的姜汤:“喝了,不然会感冒。”

他端起姜汤一饮而尽,说:“姐姐,我不会。”

“什么?”

“我喜欢谁,我就会喜欢她一辈子,保护她一辈子,绝对不会放手。”

“这么深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告白呢。”我笑了下,“等你有喜欢的人那天,再说吧。”

“我有。”宋厌突然蹦出来这两个字,我愣住了,迟迟没有回应,他重复了一遍:。

“姐姐,我有喜欢的人了。”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有点苦,有点慌,也有点期待,我撇开眼,不再说话。

他又问我:“姐姐,你还爱他吗?”

“谁?”

“你……”他说不出来那两个字。

我被他逗笑了,反问:“你会爱一个背叛你的人吗?”

“那要看那个人是谁。”

“什么意思?”

“如果是我现在喜欢的女孩,那我想,哪怕她骗了我、背叛我,我也愿意原谅她,只要她还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心一颤,难道他发现了什么?我抬起头,目光相接,宋厌的表情很认真。

我尴尬地扯了下头发,说:“那就要恭喜这个姑娘了,能得到你这么深沉的爱。”

“姐姐,你真的这么想吗?”

“嗯。”我随口应道,心突突直跳,某种预感越来越强烈。

“那你想不想成为这个姑娘?”

“什么?!”我错愕地抬起头,他的神色还是那么认真,平静地对我说:“姐姐,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好吗?”

07

太突然了。

我没想到宋厌这么快就戳破了这层窗户纸,这完全不在我的计划之中,虽然我能感受到他喜欢我,但我也不觉得他会直白地说出来,特别是得知我已经结婚之后。

“我结婚了。”

“我不在乎,反正马上就离了,不是吗?”

他朝我走过来,蹲在我面前,抬头认真地看着我:“姐姐,你喜欢我吗?”

“我……”

我躲闪着他的视线,突然看到了什么,连忙指着他的后背说:“你受伤了!”

“别转移话题。”他抓住了我的手,“这是旧伤,早就好了。”

旧伤?他的后背为什么会有烟头烫伤的痕迹,难不成他经常和别人打架?

不过眼下绝对不是问这个的好时机,他也不会回答我,看他的架势,一定让我给出个答案。

“说不喜欢是撒谎,但我们没可能的。”

“为什么?”

“我都 26 岁了……”

“我不在乎。”

“……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

“我不小了,安阳,我已经成年了,我知道自己喜欢谁,也可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名字,之前都是喊姐姐,不可否认我有些心动,但我提醒自己不能深陷进去,我看了眼窗外,说:“雨停了,你该走了。”

08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联系宋厌,这是我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做法。

宋厌是无辜的,我和安杰的事情,本就不应该把他扯进来,如果哪一天,宋厌知道我骗了他,他会原谅我吗,还会像现在这样说喜欢我吗?

我摇了摇头,嘲笑自己太傻,竟然被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大学生左右了想法。

安杰回来了,他应该已经做好了选择,告诉我他要离婚,我问他为什么,他有些惊讶:“你怎么不问我她是谁……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对,我是知道了,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出轨一个 38 岁的老女人。”

“安阳,你不要这么说文茹。”

安杰的语气让我觉得很可笑,还记得他当初告白的时候,给我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可以随我姓,这还没孩子呢,就和一个姓宋的勾搭在一起了。

之后,安杰就给我讲了他和宋文茹的故事,他和宋文茹算是青梅竹马,她是邻居家的姐姐,也是他懵懂时期的暗恋对象,他家里落魄时,宋文茹的爸爸借给他们一大笔钱,但没过几年,宋文茹搬走了,他们就断了联系。

后来,他听说宋文茹结婚了,还生了个儿子,也就断了这个念想,但没想到,他们又在北京重遇了,他这才知道宋文茹根本没结婚,她被渣男骗了,未婚先孕,后来渣男跑了,她舍不得打掉孩子,就一人把她拉扯大了。

“安阳,文茹真的很苦,她这么多年照顾一个孩子很难,她需要我的照顾,但你不一样,你经济独立,也有很好的工作,哪怕没有我,你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我直接气笑了,给安杰说:“是我让她怀孕的吗?”

安杰愣了,我接着问:“是我让她养孩子的吗,是我让她被人骗的吗?”

“如果不是我,那她凭什么要来破坏我的家庭,还让我老公去照顾她?”

安杰低下了头:“安阳,对不起,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的错。”

“如果我说不呢?”

“安阳,文茹怀孕了,我的孩子。”

我愣住了,原来人家早就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了,只有我是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离婚可以,你净身出户,房子、车子等所有财产都归我。”

“安阳,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还需要钱养孩子。”

“关我屁事,安杰,我真没想到你还能说出这种话,你要不要脸?”


“你出轨了,是过错方,本就应该净身出户,如果你不服气,我们可以打官司,只是到时候就不一定要拖多久了,我等得起,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等不等得起,还有,如果真的打官司,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你的生意会怎么样你应该也清楚。”

于公于私的双重打压,安杰一定会做出决定,他想了好久,说:“这套房子,当初我出的首付,你能不能把首付的钱还给我。”

“可以。”我爽快道,反正这套房子我也不打算住了,分他点钱也没什么,免得他过几天再反悔,打官司也麻烦,“拟好协议我会让律师联系你的,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摇摇头,又说了句:“安阳,对不起。”

“不必了,你的道歉一点也不值钱,你可以滚了,别在我面前碍眼。”

09

那天我喝多了,我本来以为安杰坏,但我没想到他坏得那么彻底。

也许是被刺激到了,总之喝多之后,我给宋厌打了个电话,第一个他没接,第二个他接了:“姐姐,怎么了?”

“我想见你。”我说得很直白,他顿了几秒,问:“你喝酒了?”

“我在家里等你。”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很快,我就听到了门铃声,我打开门,看到宋厌站在门外,身上都湿透了,原来外面又下雨了。

他看到我,皱了下眉,刚想说什么,但我直接拉过了他,搂住他的后脖颈,踮起脚尖,直接咬上了他的嘴唇。他的嘴唇很软,和他人一样。他极度忍耐着,一开始被迫承受我的亲吻,后来终于忍不住了,搂住我的腰,把我按到了沙发上。

他利索地脱下了上衣,我发现他的胸口有伤,我摸上去,他疼得躲了一下,是新伤,我问:“又和别人打架了?”

他摇摇头,低下头想亲我,我推开了他,坐起来,亲吻他的伤口,他屏住呼吸,很快,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跟我说:“姐姐,我忍不住了。”

“那就来吧。”我鼓舞地抱住他。

不过,第一次,大家都懂,他很快就完事了,我被他逗得酒醒了一半。

宋厌有些掉面子,起身坐了起来,我没忍住笑了,他委屈地抱怨:“还笑!”

我坐起来,像水蛇一样缠住他的腰,安慰道:“没关系,男人第一次都这样。”

“听起来你好像很有经验。”他的语气闷闷的,还吃醋了。

“怎么,嫌弃我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叹了口气,回头,抓住我的下巴,恶狠狠地咬了我一口:“你还是这样比较乖。”

我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身体变化,问他:“要不要再来一次?”

他脸红了,点点头,又一次压了上来,这一次,倒真有点像个小狼崽。

10

完事之后,我累得在床上躺着,一动也不想动。

宋厌洗了个澡,坐在床边,问我:“你今天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

“想你了呗。”我随口一说,他脸倒是红了。

我笑了笑,接着说:“有一个好消息,你听不听?”

“什么?”

“姐姐自由了?”

“嗯?”

“我老公,啊不对,应该是前夫了,跟我提离婚了。”

“那我可以追你了?”他想了想,说,“不对,我应该算是追上了吧。”

“臭小子!”我捶了他一拳,手被他抓住,十指相扣。

“宋厌,你不会后悔吗?”

“不会,安阳,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一个人,请你相信我。”

“那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以后敢说后悔,我一定阉了你。”

“这么残暴?”他又压了上来,在我耳边说,“那我现在就要物尽其用。”

开了荤的小狼狗果然很猛,我俩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我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发现宋厌不在旁边,床头柜上倒了杯热水。

他给我发了条微信:“姐姐,今天有比赛,我要先回学校了,我帮你买好早饭了,在锅里放着呢,你醒了之后热热吃,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下午结束立刻回来。”

“什么比赛?”

“姐姐,你醒了。”

“金笔杯。”

这比赛我知道,大学生美术比赛,前不久还找我去当评委呢,被我拒了,我翻了个身起床,下床的时候差点腿软,我暗骂一句畜生,去了厨房。

果然在锅里看到了小笼包和八宝粥,还有油条糖饼,我拍下来问他:“买这么多?”

“我怕你不够吃,就都买了点。”

“浪费,下次别买这么多了。”

“好,姐姐,比赛要开始了,先不和你说了,等下联系。”

“行。”

吃完饭,我洗了个澡,化了个妆,换好衣服后,我开车去找宋厌,这次“金笔杯”的决赛场地就在他学校,怪不得他这几天没怎么找我,原来是去准备比赛了。

其实这种美术比赛,作品已经提前交好了,现场就是展示打分,我去的时候,基本已经快结束了,他们的负责人认识我,看到我,很惊讶。

“安老师,您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

“你快跟我过来吧。”

她带我找了个座位,我扫了一圈,没看到宋厌,问负责人到什么环节了,他说颁奖了。原来已经评出来了,这孩子不会是没得奖在哪儿哭呢吧?

我拿出手机,问他在哪儿呢,没回我,正当我起身想找找他时,舞台上的颁奖嘉宾突然宣布:“三等奖!宋厌!作品是《她》,让我们掌声欢迎获奖者宋厌。”

宋厌,获奖了?

我有些奇怪,他不是个门外汉吗,我坐下了,看到他走上舞台,他一亮相,就有不小的呼声,我猜都来自小迷妹,我看他鞠躬领奖,发表获奖感言。

“这个作品,其实是我送给一个人的礼物,虽然她今天没有过来,但我还是很想感谢她给予我的灵感,也感谢评委老师对我的认可,以后我会再接再厉。”

他又鞠了一躬,下台,我看到他在给谁打电话,下一秒,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给负责人示意之后,往他那边走,按掉了电话,他还在打,我又按掉了。走到他身后,电话铃响起,他愣住了,缓缓回过头,看到了我,我笑着把花递给他:“恭喜啊,宋厌。”

他的表情由错愕转到惊喜,大步跑过来抱住我:“安阳,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你,本来还想安慰你没获奖也不要紧,不过现在看来不必了。”

“只是三等奖。”

“那也很好啦,我第一次参赛时,还没得奖呢。”

“真的吗?”

“……假的,我第一次就是冠军。”

他沉默了,我拍拍他的后背:“别难过,我是天赋型选手,一般人比不了。”

“你这是安慰吗?”

我哈哈笑了出来,不得不说,看宋厌吃瘪,我心情好极了。

11

宋厌突然收起了笑,认真地问我:“姐姐,你说的跟我好还作数吗?”

我愣了一秒,抱住了他:“当然,姐姐最喜欢你了。”

“啪。”我听到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宋厌朝身后招招手,“妈!”

不是吧,不会在这里遇到吧,哎呀我真是太傻了,宋厌比赛,宋文茹怎么可能不来呢,我努力装作自然,回头,果然看到安杰和一个女人十指相扣。

相比于我的自然,他俩慌张多了,双手迅速分开,然后我看到宋文茹指着我问:“宋厌,她是谁?”

“妈,她是我女朋友,安阳。”

我果然看到宋文茹的双手颤抖了起来,连表情都变得狰狞,不得不说,尽管我现在已经不想报复他们了,但看到这一幕,我还是很爽。

我缓缓走到他们面前,故意不去看安杰的脸色,招了招手:“哈喽,初次见面,我是宋厌女朋友。”

“啪!”我脸上一疼,宋文茹给了我一巴掌。

“妈!”宋厌立刻变脸,把我护在身后,“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打她!”

“狐狸精!你为什么勾引我儿子?你不要脸!”宋文茹的声音很大,把大家的眼光都吸引了过来,我也急了,推开宋厌,在许多人的注视下,一巴掌甩了回去。

“安阳!”安杰拦在她面前。

我拍了拍手,说:“没想到,今天见到一出活的贼喊捉贼了,这位女士,咱俩谁是狐狸精,你心里不清楚吗?”

“姐姐,你们在说什么?”

宋厌彻底了蒙,我朝他笑笑,指着安杰:“给你介绍一下,安杰,我那个出轨的前夫。”

12

我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总之等我反应过来,已经到家了。


今天这场风波被很多同行看到了,我已经能想象到他们会在背后怎么说我了,但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只记得宋厌离开时,眼神里的探寻和冷漠。

看,人都是说得好听,之前说什么会接受欺骗和背叛,真遇到了就不会这么做了。

很晚,我都睡着了,被砸门声吵醒了,我去开门,看到宋厌站在我门口。

“你早就知道她是……”

那两个字他没有说出口,又换了个说法:“你早就知道我是谁?”

“嗯。”

“那你接近我是为了……”

“你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他的脸色很难看,眼神也是我不熟悉的冷漠:“安阳,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我沉默了好久,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当然喜欢他,但我还配说这两个字吗?

“我知道了,对不起,我替我妈向你道歉,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宋厌走了,我沉寂了一个月,但这段时间我也没闲着,顺手把漫画的第一卷画完了,我画了一个甜甜的姐弟恋故事,算是为了弥补现实中的遗憾。

故事里的他们没有欺骗、没有矛盾,甚至连吵架都是甜甜的,粉丝们都说我的少女心终于开窍了,我看着他们的评论,想起了很久都没联系的那个人。

第一卷漫画出版合同敲定的那天,我按照合同约定的,给宋厌的卡里打了一笔钱,不得不承认,打完钱之后,我的心跳很快,总想着会发生点什么。

但很遗憾,什么都没发生,宋厌果然如他承诺的那样,再也没来打扰我。

离婚冷静期的时间过了,我和安杰离婚了。我听说宋文茹和他大吵了一架,孩子差点没了,现在在医院保胎,不过这些和我都没关系了。

我发了个朋友圈:“敬自由”,许多人给我点赞评论,但还是没有宋厌。

有一天,我去医院做体检,竟然看到了他,一开始我还有点不敢认,还是宋厌先给我打招呼,我问他怎么在这儿,他说他妈流产了,闹自杀,昨晚刚救回来。

我说“哦”,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说:“你画的漫画我看了,画得挺好的。”

“谢谢,钱我已经打给你了,你应该收到了吧。”

“收到了。”

这下是彻底没话说了,我说没什么事我就走了,他说送送我,把我送到楼下,他终于还是没忍住,问我:“你的漫画……”

“什么?”

“是画的我们吗?”

“算是吧。”

“那女主角对男主角说的话,也是你想对我说的吗?”

“你什么意思?”

“姐姐,我还喜欢你,你能再给我一次追你的机会吗?”

怎么又这么突然地告白?

我愣住了,宋厌继续说:“其实,那晚和你吵完架,我就后悔了,第二天我就想去找你,但我妈威胁我,说如果我还联系你,她就自杀。”

“后来她就强制要求我回家,不允许我住校,也不让我打工,要不是安……安杰劝她,可能她会直接给我办退学也不一定。”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昨天,我妈自杀了,其实这应该是一个很难过的事情,对吧,但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

他不说话了,我抬起头,看着他,他注视着我,说:“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解脱,她死了,我就可以去找你了,再也没人管我了,我知道这么想不对,但我没办法,对不起姐姐,我真的好喜欢你,你愿意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那你妈如果还不愿意怎么办?”

“那就断绝关系吧。”他不咸不淡地说。我惊讶地瞪大眼,他耸了耸肩,

说:“你之前不是问我背上的烟头是谁烫的吗,我从来不和别人打架,那是我妈烫的。”

“什么?”

“我小时候她经常打我骂我,她恨我爸,于是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我身上,她总觉得是我带给了她不幸,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过得这么苦。她发脾气了就会打我,发完脾气又抱着我哭,其实我早就受够了,现在有安杰照顾她,她也不需要我了,如果她还要干涉我的恋爱,那就只能断绝关系了。”

我想到了什么,问:“前不久,你胸口上的伤……”

“嗯,也是她弄的,安杰和她吵架了,她就把火气撒到我身上。”

这真的是安杰口中那个温柔知性的文茹姐姐吗?

我心疼坏了,摸着宋厌问:“那最近呢,她打你没,你快给我看看。”

“没有。”宋厌说,“有安杰在,她不会打我的。”

好家伙,这是我第一次感谢我前夫出轨,要不是他,宋厌岂不是还要遭罪。

宋厌抓住了我的手:“姐姐,你这样算不算原谅我,你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我挣脱开他,说:“想得美,追我的人能从这里排到法国,你算哪位?”

他追上我:“姐姐,行行好,让我插个队吧!”

“不行。”我说,但嘴角的笑意,已经出卖了我。

13

后来,我和宋厌在一起了。

宋文茹当然不乐意了,但她现在和安杰的感情都一团乱呢,哪有工夫管我们。

安杰早就不是小时候那个青涩少年了,他发现宋文茹性格极端、脾气火暴后,当然不会再和她纠缠。他也回来求过我,但还没见到我呢,就被宋厌打跑了。

我笑着对宋厌说:“你不是从来不和别人打架吗?”

他脸红了,说:“为了姐姐,我可以。”


和他在一起后,我才发现他的性情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宋厌经常缠着我陪他去上课,隔三岔五就有姑娘搭讪,这时他就会搂着我说:“我有女朋友了。”

一开始我还有些害羞,后来我就习惯了,反正他都不害臊,我怕什么呢。

四年很快,宋厌毕业了,加入了我的工作室,帮我画漫画,我俩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半年后,他也开始画自己的作品,画风还不错,都快超过我了。

宋厌的第一部作品出版那天,他发了个微博,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宜出版,宜恋爱,宜求婚,安阳老师,你愿意嫁给我吗?@安阳”那天微博炸了,大家都说是梦幻联动,我转发了那条微博,说:“考虑考虑。”

但也没什么好考虑的了,因为他用第一笔稿费给我买了钻戒,牢牢套在了我的无名指上,他看着我说:“安阳,有你的日子,对我来说每天都是晴空万里。”

那天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我们手牵着手,一起走进了民政局。

尾声

安阳答应宋厌那天,他烧了一本日记,扔到了垃圾桶。

灼热的火舌,很快吞噬了本子上的字迹,隐约可以看到几行字:跟踪调查。

日期:03.21 目标:安杰老婆。

全文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重磅!放弃75亿收购华为、全球唱衰的手机制造商,要起死回生了?

重磅!放弃75亿收购华为、全球唱衰的手机制造商,要起死回生了?

华商韬略
2022-05-16 18:38:34
吃出7毫米玻璃!日本消费者怒喷中国产食品,300万件产品紧急召回

吃出7毫米玻璃!日本消费者怒喷中国产食品,300万件产品紧急召回

华商韬略
2022-05-16 16:58:30
奇耻大辱!俄乌尚未停火,76岁特朗普突然发声,说了句罕见的话

奇耻大辱!俄乌尚未停火,76岁特朗普突然发声,说了句罕见的话

海峡直通车V
2022-05-16 17:35:08
美国-东盟峰会落幕,各方仍在观望,新媒:峰会更多是承诺,而非实质性行动

美国-东盟峰会落幕,各方仍在观望,新媒:峰会更多是承诺,而非实质性行动

环球网资讯
2022-05-16 08:10:23
2002年河南村霸杀害村民,被捕后警方再接警:村霸一家五口都遇害

2002年河南村霸杀害村民,被捕后警方再接警:村霸一家五口都遇害

烟寒若雨
2022-05-16 21:25:50
最后8秒东契奇示意不打,太阳还要抢断投三分,博班彻底怒了

最后8秒东契奇示意不打,太阳还要抢断投三分,博班彻底怒了

非凡亮点
2022-05-16 10:32:25
4月青年失业率18.2%创新高,专家建议房贷还款往后延一年,可行吗?

4月青年失业率18.2%创新高,专家建议房贷还款往后延一年,可行吗?

看财经show
2022-05-16 18:56:47
唇亡齿寒,还是天赐良机?中国在此次俄乌军事冲突中,最佳的应对策略是什么?

唇亡齿寒,还是天赐良机?中国在此次俄乌军事冲突中,最佳的应对策略是什么?

军武速递
2022-05-15 19:20:26
“盼与中国关系再进一步!”

“盼与中国关系再进一步!”

梁子谦说
2022-05-16 15:18:41
GDP达到3.4万亿美元,全球第一经济大省“诞生”,比肩英国、印度

GDP达到3.4万亿美元,全球第一经济大省“诞生”,比肩英国、印度

简易科技
2022-05-16 18:56:50
深圳存款净值是:-7394亿元;人均银行净存款-4.18万元

深圳存款净值是:-7394亿元;人均银行净存款-4.18万元

笔墨书香格
2022-05-16 12:41:17
风云突变:白俄罗斯正在与北约协商联合军演,俄白联盟成摆设

风云突变:白俄罗斯正在与北约协商联合军演,俄白联盟成摆设

沐宸情感说
2022-05-16 09:31:21
香港消委会:这些香肠别吃了!属高钠,含兽药代谢物或可致癌!

香港消委会:这些香肠别吃了!属高钠,含兽药代谢物或可致癌!

发现香港
2022-05-16 19:38:18
芬兰正式决定申请加入北约,外交部表态

芬兰正式决定申请加入北约,外交部表态

界面新闻
2022-05-16 16:38:33
外交部回应芬兰申请加入北约:将给中芬关系带来新的因素

外交部回应芬兰申请加入北约:将给中芬关系带来新的因素

澎湃新闻
2022-05-16 16:50:33
案件:“动作片”女主角,沈樵被抓,“玩偶姐姐”却可安然无恙?

案件:“动作片”女主角,沈樵被抓,“玩偶姐姐”却可安然无恙?

胖虎说故事
2022-05-16 12:33:25
战局180度逆转,俄军宣布大捷,专家:顿巴斯乌军只有两周时间了

战局180度逆转,俄军宣布大捷,专家:顿巴斯乌军只有两周时间了

第一军情
2022-05-16 19:58:00
印度禁小麦出口,“全球最大进口国”:禁令不适用于我们

印度禁小麦出口,“全球最大进口国”:禁令不适用于我们

观察者网
2022-05-16 10:27:17
清零20天后又爆“阳”,漏洞到底在哪里?公厕成为最大的传播隐患?

清零20天后又爆“阳”,漏洞到底在哪里?公厕成为最大的传播隐患?

上观新闻
2022-05-16 08:59:02
历史时刻是否己到来

历史时刻是否己到来

卟叽卟叽
2022-05-16 13:57:19
2022-05-17 02:08:49
小说精品屋
小说精品屋
推送小说精品
1311文章数 1742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揭秘打呼噜和肥胖的关系

头条要闻

不只针对俄罗斯 G7向中方发出"异常强硬"信息

头条要闻

不只针对俄罗斯 G7向中方发出"异常强硬"信息

体育要闻

队记:“面具侠”理查德-汉密尔顿将代表活塞参加乐透抽签仪式

娱乐要闻

“欢乐颂五美”,差距已经这么大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3000亿美元估值,如今不到50亿?咋了!

汽车要闻

巅峰回击 梅赛德斯-奔驰EQS定义纯电新旗舰?

态度原创

游戏
房产
艺术
教育
健康

拳头偷改公告被抓后深夜道歉

房产要闻

首套房贷款利率最低4.4%,对上海买房人影响多大?

艺术要闻

展示荆楚千年文脉,湖北考古博物馆开放在即

教育要闻

1000万人都在用的报考神器,赢在2022年的夏天!

揭秘打呼噜和肥胖的关系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