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丈夫嫌妻子房事无趣,经常约小姐上门服务,妻子在旁端茶递水学习

0
分享至

01

“快一点呀...”

“宝贝,你这皮肤摸着真滑!”

吕萍站在房间门口快一个小时了,里面的动作依旧没有结束。

她对这个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如今的麻木不仁,要不是因为父母太封建,吕萍早就想跟这个毫无节操的男人离婚了。

没错,里面的男主角正是吕萍的老公张强,而房间里被张强压在身下的女人是他招来的小姐,吕萍多次请求张强能否到外面去做这种事,张强瞪着眼回答:“不行,在家里可以省了开房的钱。”

吕萍又问张强能不能招小姐的时候提前告诉自己一声,她躲出去行不行?

张强不乐意了,“有这个必要吗?我这完事了你还得收拾呢。别再给老子添堵了,再叨叨的老子就揍你!”

自此以后吕萍只能被迫着看着张强跟不同的小姐们翻云覆雨,每次结束后吕萍还要忍受着恶心“清理战场”,张强会跟她炫耀昨天那个漂亮,今天这个技术好。

吕萍都只能默默忍受着,谁让她在房事上不能满足张强呢?而且张强对她之前的打胎行为是嫌弃的。


原来一年前吕萍通过同村的介绍人跟张强相亲,她当时刚跟初恋男友分手并且流产了一个孩子,还因为种种原因切除了子宫再也不能怀孕。

吕萍父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庄稼人,对于女儿这种未婚先孕的行为觉得丢尽了脸面,于是也不管女儿的意愿,强行让她相亲,并迅速结了婚。

张强不是什么老实人,他前几年犯了点事进了监狱刚被放出来不久,吕萍父母是觉得女儿现在的条件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人了,悲剧自此就发生在吕萍身上。

吕萍对于张强是十分排斥的,这在他们第一次上床就体现了出来,不管男人如何表现,她就是没有感觉,干涩得不行。

张强觉得无趣,便很少碰她,吕萍自知愧对他,在生活上把张强照顾的很好。

结婚之前张强只是知道吕萍以前谈过朋友,可村里的闲言闲语传到了张强的耳朵里,他这才发现原来吕萍还经历了流产和切除子宫,已经不能再生孩子了。

回到家后张强就对吕萍拳打脚踢,边打边骂,“你这个婊子!原来是被别的男人玩剩下的玩意,还联合你爸妈来骗我结婚,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你!”

吕萍哪里遭受过这种屈辱,她当晚就跑回了娘家跟父母诉说张强不是个东西。

“萍儿啊,张强他也是知道了你之前的事情才会一时失手打了你,确实是我们不对在先,你忍忍也就过去了。”吕萍妈妈拉着她的手,跟她分析道。

吕萍哭得更大声了,“妈,你就让我离婚吧,我一想到他那个要吃人的表情我就害怕。”

“离什么离婚!你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吕萍爸从外屋走进来,指着女儿鼻子骂:“你能不能考虑下我们?我们老两口在村里还要脸呢!你再离婚别人会怎么嘲笑我们?坚决不能离婚,明天就给我滚回去。”


02

吕萍无可奈何,第二天灰溜溜的回到了家。

张强正光着膀子喝着啤酒,他对吕萍说:“回来的正好,把家里收拾一下,乱死了。”

吕萍敢怒不敢言,都没有歇一会就开始收拾房间。

张强斜眼看吕萍那可怜的小模样,冷哼道:“你也就是命好遇上了我,不然谁愿意娶一个放荡的女人,以后还不能为我传宗接代,娶了你算是赔本了。”

吕萍双手紧紧握住了拖把,她低头盯着地板,眼泪一滴滴地流了下来。

“我说你哭个屁!赶紧干完家里的活出去找工作去!”

吕萍忍住愤怒,不服气地小声辩解:“我脸上有伤怎么去找工作?”

张强不耐烦地回答:“你去找个洗碗工或者清理厕所的工作还需要露脸吗?你以为你能干什么?连伺候男人都不会,坐台当小姐人家都不要你!”

“张强,你能不能对我有点基本的尊重?”吕萍嫌张强骂得太难听,实在有些忍受不了。

张强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就朝面前的女人扔去,“哐当”一声,在吕萍脚底下炸裂。

吕萍吓得缩到了墙角,抱着脑袋哆嗦着说:“求你别再打我了,我去找工作,现在就去。”

她没等张强回应立马拿起包跑了出去,她一个农村出来没有读过几天书,从白天找到傍晚,只有一家餐馆答应让她做洗碗工,但是工资不多。

吕萍答应了,她害怕自己没有找到工作回家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就这样,吕萍把所有的工资都上交给了张强。

张强在“夜总会”打零工,他之前还想着好不容易娶了媳妇,要存点钱生个娃,现在看来存钱也没有用,他也不愿离婚,刚从牢里出来的人哪有好姑娘愿意嫁给自己,就把吕萍当个免费保姆使也挺好,再说免费保姆还能出去上班赚钱给自己。

手里有了些小钱的张强开始不满足吃吃喝喝,他看上了“夜总会”的小姐,大家都是同事比较熟上床还能拿个优惠价。

他白天开始把小姐带到家中鬼混,吕萍都是白天上班,看不到这一幕。

有一次打扫房间时,她看见了床底下的几个安全套,她瞬间就明白了这一切。

“张强,我把钱都交给你是让你去外面找小姐的吗?”

吕萍难过地跟张强对峙,她很伤心,没想到张强这么不是人,之前他还答应自己会把一点钱给她父母当作养老钱,现在看来全部都是给了外面的小姐!

张强见事情败露索性耍起了无赖:“你自己伺候不了我还不让我找女人?找女人不要钱啊?你赚那么点钱够玩几次女人?再说你那爸妈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把你夸得跟天仙似的忽悠我结婚,这不是骗婚吗?不让你们赔偿就算了,还想要钱?门都没有!”

吕萍气急败坏地指着张强狠狠地说:“我是不好,败坏风气,可你呢?你刚从监狱出来,还妄想找黄花大闺女吗?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德性!”


03

张强最讨厌别人揭他坐过牢的短处,他用尽力气一巴掌把吕萍扇倒在地,恶狠狠地盯着吕萍说:“知道老子蹲过大牢还敢这么跟老子说话!下次再这么说话老子他妈的一刀砍死你!”

吕萍被打的脸肉眼可见迅速红肿了起来,这一巴掌把她打的两眼冒金星,脑袋都是嗡嗡地响,她已经吓得连哭都不出声。

吕萍觉得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离婚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她再跟张强多待一阵很可能会被他活活打死。

那以后张强才更加变得肆无忌惮,吕萍在家时也让小姐上门服务,事后吩咐吕萍又是收拾又是做饭的,有些时候甚至还要求吕萍旁观,张强说,“你就不能跟别人学学吗?”

吕萍当时只瞥了一眼,差点把前天的饭都吐了出来,她怎么没想不到张强能没节操到这种地步。

就连张强约上门的小姐都特别不可思议,她偷偷问吕萍:“你是不是卖给张强了?怎么对他这么言听计从的?”

吕萍没有说话,她现在跟卖给张强有什么区别呢。她离不了婚,她的父母是她肩头沉沉的担子。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背着张强攒点钱,万一爸妈病了需要钱的时候,不至于到处去借。

这天吕萍借口说要加班,实则是回到了娘家。


一进门吕萍爸就不耐烦地问她:“你怎么又偷偷跑来了?又闹离婚呢?”

吕萍愣了一下,心有些凉,却还是挤出一丝笑容:“爸,我给你们拿来点钱,怕你们有急需用钱的时候。”

吕萍爸爸有些尴尬,接过了钱嘴里还说着:“下次你自己留着吧,我们需要钱会跟你开口。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吕萍妈从里屋走出来,为难地说:“回去吧,妈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好好跟张强过,你要是真离了婚回到村里,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

吕萍知道她不可能说服思想封建的父母,她想逃离张强的魔爪,只能靠自己。

她要是跑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父母。

吕萍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很是熟悉,那个人回头看见吕萍,大惊失色拔腿就跑。

吕萍追上去喊:“赵文!你别跑!”

赵文就是当初抛弃了吕萍的初恋男友,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谁知赵文考上大学后交了个城里的女朋友,一脚踹了刚怀孕的吕萍,这才有了吕萍后来的那些事儿。


男人没有回头一直奋力逃跑,最终吕萍体力不支,摔倒在地上,她不甘心地朝男人的背影大喊:“我从来没有恨过你,你连跟我说一句话都不愿意了吗?”

赵文终于停下了脚步,他犹豫地开口:“你真的不是找我算账的?”

吕萍坐在地上,她绝望地说:“我都结婚了,还会逼你娶我吗?”

二人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赵文问:“当初是我对不起你,我真没想到只是打掉孩子而已,竟然会害得你以后不能生育。”

吕萍看着如今意气风发,算得上衣锦还乡的赵文心中很不是滋味儿,她嘴上说不怪他,心里却不可能没有怨恨。

两人沉默半天,还是赵文打破尴尬,“我如今也结婚了,这次回来本来是想悄悄看看你过得怎样?谁知道被你发现了。”

吕萍一听他结婚了就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他们俩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早就已经是过去式,该放下了。

吕萍犹豫了半晌,还是忍不住道,“赵文,看在我这么凄惨的份上,你能帮帮我吗?”

赵文面露犹疑,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你说,能帮的我都会帮,毕竟是我欠你的。”

吕萍其实还没想好赵文能帮她什么,留下了赵文的联系方式,只说,“怕以后遇到什么难事,会用得着你这个大学生。”

赵文一阵尴尬,并不接茬,说道,“我可能还要在老家待两天,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个饭吧。”

吕萍没答应也没拒绝,两人又不咸不淡地寒暄了两句才各回各家。


04

当吕萍回到家中,张强早就不耐烦了,他朝着吕萍怒吼道:“贱人又跑到哪去鬼混了?说什么加班,也没见你拿回加班费。”

“我真的是加班,上次我不小心弄坏了老板的机器,只能加班来赔。”

“卧槽!你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去做饭,我饿了。”

吕萍跑进厨房给张强做饭,心里大喊好险,差一点就露馅了。

张强最近找小姐有点勤,导致身上已没什么钱,他性欲又强,看着吕萍忙碌的背影,走到她身后一把抱住她就往床上带。

吕萍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不住地挣扎:“张强,你放开我,你知道我不行的,你去找别人吧。”

张强精虫上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一边脱女人的衣服一边说:“你他妈以为我愿意上你?还不是因为你赚得少,你别那么多废话,赶紧让我爽完就行了。”

吕萍毕竟是一弱女子,根本挣脱不了张强,等到张强冲进自己身体时,她疼得大喊大叫:“好痛,不要了!”

女人下面干涩,张强也不舒服,他一只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别他妈喊了!烦死了。”

吕萍全程都在反抗,张强怒急抬手给了她几巴掌,吕萍终于不再反抗,被动痛苦的承受着他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完事后,张强歪倒在一边很快就睡着了。

听着身边一阵阵的鼾声,吕萍却怎么也睡不着觉,她掏出手机看了看通讯录里赵文的号码,终于忍不住起身到屋外给他打了个电话。

赵文是大学生,比她有文化,比她更有主意,白天说不出口的话,她这会儿一股脑地倾泻而出,说到悲伤处,还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压低声音,在黑夜里断断续续地哭泣。

听了她的遭遇,赵文在电话那头安慰她,“你这种情况,我建议你还是离婚吧,你一直这样忍下去也不是办法。小萍,都是我害了你,能帮忙的我一定帮。”

吕萍忍不住又想到了她和赵文之间甜蜜的过往,哭得更凶了,完全没注意到背后正一步步逼近的人,直到手机被人一把抢过去,她才反应过来,睡得正熟的张强竟然醒过来了。

张强抢过电话,听到对面是个男人的声音,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冲着电话那头就是一通骂。谁知那头很快就传来忙音,电话被挂断了。

张强一把摔了手机,手机应声落地即刻四分五裂。

吕萍看张强神色不对,立刻软声道,“你听我解释...”

没等吕萍话说完,张强就一把薅住了她的头发,“三更半夜,趁我睡着了在外面跟野男人打电话,你长本事了吕萍?你还背着我干了什么?”

吕萍被他拽着进了门,瞬间头皮发麻浑身冰凉,她知道接下来面对她的将会是一场怎样的暴行,她心如死灰,索性不再解释,不再挣扎,认命般地闭上双眼,也许被打死了,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张强见了她这副样子心里更加来气,“快说那个奸夫是谁?你们背着我来往多久了?难怪总是不让我碰你,原来是在外面有野男人了。”

拳头不断地落在她身上,然而吕萍除了痛得呻吟,全程都没再说半个字。

等到张强也终于精疲力尽时,吕萍的脸上早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了,吕萍蜷缩在冰凉的地上,口腔鼻腔全都是浓重的血腥味,听着房间里张强粗重的喘气声,吕萍才气若游丝地开了口,她说,“张强,我们离婚吧。”

张强啐了一口,骂道,“你想得美,甩了我好跑去找你的野男人?你休想。”

说完摔上门扬长而去。


05

这一回吕萍的决心很坚定,她说什么也要离婚。等确认张强今晚不会再回来时,吕萍扶着桌椅慢慢起身,全身很痛,她动作迟缓地走进房间,拉出一个行李袋就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

她要离开这个家,要离张强远远的。

她连夜收拾行李回了娘家,当父母看到浑身是伤的吕萍出现在家门口时,并没有第一时间关心她身上的伤,而是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三天两头往娘家跑,这大半夜的回来干啥,让邻居看见了像什么样子。”

吕萍心里委屈更甚,不顾父母的抱怨,直接道,“这次,我说什么也要和张强离婚。”

吕萍爸气得一巴掌扇过来,“丢人现眼的东西,你让大家以后怎么看我们家,连个男人你都守不住,你还有什么用?”

吕萍妈虽然也不赞同女儿离婚,还是赶紧在一旁打圆场,“有话好好说。小萍可能也是一时气话。”

吕萍却仍旧坚持道,“爸妈,我真的跟他过不下去了,你们没看到我身上的伤吗?我还能跟他过下去吗?”

吕萍爸气得浑身发抖,“你活该,还不都是你自找的,你看看现在除了张强还有哪个男人要你?”

父女俩针尖对麦芒,谁也说服不了谁,直到被妈妈拉回房间,吕萍也丝毫没有退让。

第二天一早,张强就找上门来说要接她回家,吕萍还是那句话,“坚持要离婚。”

张强的爆脾气一下就被点燃,“你找野男人你还有理了是不?离婚可以,只要你拿5万块钱给我,我就答应离婚。”


吕萍妈妈一听,竟然是女儿出轨,老脸一黑,差点昏倒在地。

当着父母的面,吕萍这才说出实话,“你少污蔑人,你在家里嫖娼你有理了?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想要钱,我一分没有,但是这婚我离定了。”

“不给钱,你就休想跟我离婚。不回家,我就告诉所有人,你吕萍到处在外面找野男人,我看你爸妈的脸往哪里搁。”

父母责怪的眼神,张强咄咄逼人的话语让吕萍一阵发晕,她知道张强是说得出做得出的人。

她想要离婚,可是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

吕萍看看自己的父母,她爸指着她,骂道,“你要是敢离婚,我就没你这个女儿。”

吕萍绞尽脑汁地想去哪里能弄来5万块钱,最后她想到了赵文,她点点头,冲着张强应道,“好,你容我两天,我就是去卖血也要把钱凑来,我就是要跟你离婚。”

张强压根儿不相信她能弄来5万块,嘲弄地笑了笑,“就这么急着去跟野男人鬼混呢?好我等着你的钱。”

吕萍不想再解释,目送着张强出了屋。

张强前脚刚走,吕萍爸就气得砸了水杯,“你滚,丢人的东西。”

吕萍苦涩地点点头,“爸妈,等这件事完了之后,我会滚的。”

吕萍知道这个家是不会欢迎她的,她早就想好了,等她跟张强离婚后,她就去城里打工,然后重新开始。


06

吕萍找到了赵文,把来意一说,赵文明显很犹豫,毕竟5万块确实不是小数目。

吕萍把心一横,“赵文,是你对不起我的,以前的事咱就不说了,这5万块算我欠你的,我会给你写借条,等这件事了了我会到城里打工,我总会还上的。”她边说边去拉赵文的手,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你要我陪你睡觉也行,你以前不是经常夸我身材好吗,就喜欢这里吗?我现在什么都能豁得出去,你要我能离婚。”

赵文愣了一下,并没有把手收回来,好半天他才答应道,“小萍,我们之间,不必说这个,我答应你就是了。”

那一晚他们都没有回家,他们在镇上的小旅馆里重温旧梦,两个人都很激动。跟和张强在一起时不同,吕萍在赵文的身下辗转,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拿到钱的时候吕萍坚持要写借条都被赵文拒绝了,她最后也不再坚持,想必如今的赵文是不差这点钱的了。

张强虽然看到吕萍真的凑到了5万块还是很惊讶,尽管没料到,但是能拿到钱总是好的。

张强喜滋滋地揣好钱,果断就同意了离婚,两人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分别前他还不忘羞辱吕萍一番,“说实话,把你这个不下蛋的老母鸡摆在家里,我其实也苦,我年纪大了,也想有个后,将来即便找个寡妇也比跟你耗着强。”

两人背道而驰,吕萍也不再那么怨恨张强了,本来一开始就是他们家欺骗张强在先,要是张强一开始就知道她的情况,两人无论如何也不会结婚的。

吕萍离婚的第二天赵文约她吃饭,“我明天就要走了,一起吃个饭吧。”

吕萍去了,说是吃饭,说是告别,吃完饭后两人又是一阵缠绵,赵文抱着吕萍汗湿的背,承诺道,“跟我走吧,我不会让你再受苦了。”


吕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无非是让她去给他当小三,她温顺地窝在他怀里,点了点头,两人约好第二天在汽车站见面。

结果吕萍连夜就收拾好行李,坐上了去往他乡的大巴,她没有告诉赵文,她其实压根儿就没打算跟他走,下半辈子,她只想自己靠自己生活。

那一天的谎话,就当是报复赵文当初欠她的吧,如今他们俩之间彻底扯平了。

【本文系作者原创,侵权必究。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公务员迎来“大地震”,暂停发年终奖,部分地区工资或将跟着下调

公务员迎来“大地震”,暂停发年终奖,部分地区工资或将跟着下调

裂缝中的暖阳
2022-05-20 16:48:23
“中方行为已触犯国家底线,将会采取行动”

“中方行为已触犯国家底线,将会采取行动”

梁子谦说
2022-05-20 15:38:18
实锤了!真的运走了

实锤了!真的运走了

朝三暮四
2022-05-20 13:17:57
可能这就是大明星和普通美女的区别吧

可能这就是大明星和普通美女的区别吧

娱乐新闻前线
2022-05-20 10:39:57
副院长离职揭开阿里达摩院真实情况:3年1000亿的谎言破灭了

副院长离职揭开阿里达摩院真实情况:3年1000亿的谎言破灭了

区块科技
2022-05-20 21:21:14
首次披露!央视专访歼-20飞行员:一句“好驾驶但不好驾驭”,透露了哪些细节?

首次披露!央视专访歼-20飞行员:一句“好驾驶但不好驾驭”,透露了哪些细节?

军武速递
2022-05-20 19:55:54
上海一男子地下室跑步健身,肺上长出大洞小洞

上海一男子地下室跑步健身,肺上长出大洞小洞

呼吸科大夫胡洋
2022-05-20 13:05:05
女子赤裸躺在邻居床上说没发生关系,丈夫信了,公公拿起了杀猪刀

女子赤裸躺在邻居床上说没发生关系,丈夫信了,公公拿起了杀猪刀

胖胖侃咖
2022-05-20 21:43:39
谁在高速公路桥下装了大铁门?执法队员一查竟然是……

谁在高速公路桥下装了大铁门?执法队员一查竟然是……

钱江晚报
2022-05-20 17:39:28
丰田章男回应汽车在国内加价的现象:  我们从未给出口到中国的丰田汽车加价

丰田章男回应汽车在国内加价的现象: 我们从未给出口到中国的丰田汽车加价

播报生活资讯
2022-05-20 14:39:22
江苏娇妻一女侍4夫,连亲外甥都不放过:没了底线的人,有多可怕!

江苏娇妻一女侍4夫,连亲外甥都不放过:没了底线的人,有多可怕!

朱门大叔
2022-05-20 17:56:26
外籍夫妻在卧室里裸睡,做爱不关门,保姆围观:你做得,我看得

外籍夫妻在卧室里裸睡,做爱不关门,保姆围观:你做得,我看得

小保姆大世界
2022-05-20 12:14:04
武汉一女子,因辅导7岁儿子功课崩溃,用菜刀捅伤儿子后自缢身亡

武汉一女子,因辅导7岁儿子功课崩溃,用菜刀捅伤儿子后自缢身亡

桃姐讲故事
2022-05-20 19:55:35
亚运会宣布延期14天后,杭州亚组委官宣惊喜决定,网友拍手叫好

亚运会宣布延期14天后,杭州亚组委官宣惊喜决定,网友拍手叫好

二哥聊球
2022-05-20 16:31:03
(时政)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 决定任命李家超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任行政长官

(时政)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七次全体会议 决定任命李家超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任行政长官

新华社
2022-05-20 20:43:26
四川“黑老大”刘汉伏法记:一晚和几百女人作乐,赌场一天输2亿

四川“黑老大”刘汉伏法记:一晚和几百女人作乐,赌场一天输2亿

吴刚故事汇
2022-05-20 15:42:20
5箱陈年茅台让红3代赚1900万,顺便享用贪官妻女—刑侦组记事21

5箱陈年茅台让红3代赚1900万,顺便享用贪官妻女—刑侦组记事21

窥谷忘反
2022-05-20 17:50:30
汪文斌宣布!

汪文斌宣布!

环球时报新闻
2022-05-20 19:37:29
年轻人没退路了?俞敏洪发言引起轩然大波

年轻人没退路了?俞敏洪发言引起轩然大波

无相财经
2022-05-20 16:53:17
美的集团“收缩式”裁员越冬

美的集团“收缩式”裁员越冬

雷达财经
2022-05-20 23:47:26
2022-05-21 00:40:49
青见仔
青见仔
都市言情,家长里短。
22文章数 242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拜登一下飞机就去三星半导体工厂 韩媒:安排鲜有先例

头条要闻

拜登一下飞机就去三星半导体工厂 韩媒:安排鲜有先例

体育要闻

记者:巴黎相信姆巴佩会去皇马,但目前两家俱乐部都感到很困惑

娱乐要闻

余文乐表白王棠云 双腿给老婆当枕头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拜登一下飞机就去三星半导体工厂,大有深意

汽车要闻

售21.28万-28.98万元 比亚迪海豹开启预售

态度原创

旅游
家居
艺术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旅游要闻

露营,既可以精致也同样充满野性

家居要闻

江苏宝妈回乡盖400平中式别墅 被网友赞全网最美

艺术要闻

卓凡:2022央美毕设 站在元宇宙看当下

公开课

普通人也可以轻松潜入水下1000米?靠这个

军事要闻

实拍F35战斗机空中收起起落架细节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