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逃离河北远嫁澳洲,幸福得冒泡,直到我妈说漏了嘴……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知音》,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2020年5月初的一天下午,我正忙着编写论文,妈妈突然打来电话说:“文文,你爸爸病了,正在医院抢救!”

我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遍,才听清是爸爸正在抢救,立马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爸身体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妈妈说:“你爸爸今天中午搬瓶子,从瓶子堆上摔下来晕倒了,怎么也叫不醒,就送到医院了。”顿时,我如遭雷击。

我叫康文,90后,出生在河北廊坊农村,是家里的独生女。

父母靠种地为生,但他们靠天吃饭的微薄收入,不足以支撑一家人的生活花销。在农闲的时候,爸爸开着三轮车,去周围村子的饭馆里收空酒瓶。

那辆破旧的三轮车,经常出现问题,启动后会发出“突突突”的巨大响声,还会冒出浓浓的黑烟。

尤其是有一年冬天,爸爸开着它出去收瓶子,雪后路滑,在上坡路上,车子突然熄火,怎么也启动不了。

爸爸修理了半天也没有用,无奈之下,爸爸就在冷风中,用手把沉重的车子推上了坡,一直推回家。

回家后,我发现爸爸的手脚冻得僵硬,可他依旧舍不得扔下那些收来的瓶子。

爸爸总会收购到各种各样的酒瓶,有少见的名酒瓶子,也有成批量的普通酒瓶,爸爸根据不同的价格和类别进行分类,整齐摆放好。院子旁边的空地上,总是堆满了各种瓶子。

我经常看到爸爸用三轮车拉回来成堆的瓶子,经过爸爸的整理,变成一排排高高的“酒瓶墙”。

有时,我调皮地爬到上面,踩来踩去,总是无一幸免地会被爸爸大声呵斥:“快点下来,别把瓶子踩碎了。”

再后来,爸爸还兼收塑料瓶,堆成山的塑料瓶被装进大麻袋。装过啥的塑料瓶都有,远不如酒瓶子好闻,看到爸爸扛起那些沾满泥土、散发着怪味儿的瓶子,我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到身上。

那时我不明白,爸爸为什么总是捣鼓这些空瓶子,长大了才懂得,这是爸爸能做到的用以维持生计的手段。

每次卖完酒瓶,爸爸都用他那满是老茧的双手,一遍遍地数着那些沾着泥土的十块、五块零钱,然后一脸自豪地交给妈妈保管,省吃俭用地来供我上学。

而我也很听话,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努力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几乎次次都考前三名,奖状贴满了家中的墙壁。

每天和酒瓶打交道的爸爸也很喜欢喝酒,但他很少买酒,到饭店收酒瓶时,老板会把客人瓶子里喝剩的一点酒,倒到一个瓶子里,送给爸爸。

爸爸拿回家来,总是放在柜子的最高处,舍不得一次喝完。看着爸爸乐在其中的样子,我有些心疼,暗暗下决心,将来等我有上大学、有工作了,我一定要买好酒给爸爸喝,而不是让他喝人剩下的残酒。

抱着这样的信念,2010年高考,我终于拿到了北京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带着通知书回家,拿给爸妈看后,他们激动地流下了泪水。

我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突然感觉如释重负,它似乎让我看到了某种不同于现在的可能。

将来,我要在大城市恋爱结婚,买房安家,到时也把爸妈接过来,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享受一下幸福的晚年。

每一只鸟都向往着飞向高山,我早就想要飞出去了!


2

上大学后,我不敢有任何懈怠,仍一如往常地用功,获得过多次奖学金,放假时把证书和奖金拿回家,不善言辞的爸妈,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大四时,我被导师看重,保送研究生,并推荐到研究院工作。爸妈知道后非常高兴,妈妈叮嘱我:“这下,你可以松一口气了,有空多打电话,你爸常念叨你。”

我却一点也不敢松劲,因为稍有懈怠我就会被人赶超。

但不知从何时起,我和父母在电话里的交流也只限于“吃饭了没有”“不要不舍得花钱”“什么时候放假回来”之类的简短话语,最主要的是,我已不屑于说那些家长里短。

在研究院的工作中,我认识了后来成为老公的程扬,他是一名优秀的博士生,工作表现突出,有机会外调。

相恋一年后,我和程扬准备结婚。爸妈给了我一张银行卡,里面存了10万块钱。爸爸说:“这算是我们给你的嫁妆吧,房子买不起,就买点家具什么的。”

那时的我,一心沉浸在要当新娘的喜悦中,压根没想到要存够这笔钱,我爸得卖多少酒瓶啊!

2015年,来北京参加我们的婚礼时,爸爸在现场哭得像个孩子。可是,从婚后直到我怀孕9个月,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回过家。

儿子出生后,爸妈来北京看我。母亲在我们租的房子里帮着带孩子,父亲仍要回家收酒瓶。

爸爸拿起东西准备出门时,我跟在身后送他,突然发现他不再是印象里那个高大的身影了,鼻头一酸,张口叫住他:“爸,你以后别再收酒瓶了,太辛苦了。”

爸爸笑了笑说:“没事,都习惯了。”

之后两年,我又成天忙于工作。老公一直担任国内外研究项目交接工作,研究院在澳大利亚有相关合作项目,需要进行人员调动。由于名额有限,竞争激烈,老公一直为此忙碌着。

为了减少自己没有回家看爸妈的愧疚,每逢节日或爸妈的生日,我都会转点过节费回去。因为更多的时候,我不想舟车劳顿,只想待在北京的自己家中。

有一次,妈妈在视频里说:“文文,爸爸想让你们回来过春节。他常常呆在阳台,傻乎乎地看着楼下,好像你们会突然回来,给我们一个惊喜。”

我有点心酸,心里想着的却是明天要交报告,便假装笑着说:“妈,年底我实在是太忙了,有空我们会回去的。”

也是因为孩子太小,农村老家又太冷,觉得在除夕夜给爸妈打个视频,简单地聊上几句,也就够了。

终于,老公的审批通过,可以调任澳大利亚。一个月后,老公出发去澳大利亚的公司工作,并和我商量好,在那边安顿下来之后,就把我和孩子接过去一起生活。

那天晚上抽空和爸妈打视频,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电话那头的爸爸沉默了好久,然后说:“我们支持你的决定,你也过去,一家三口在一起挺好的。”

2019年,我和孩子也来到澳大利亚,一家三口开始了在异国的生活。我们一心期待着新生活的到来,努力经营着我们的小家。

初来乍到,不熟悉新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让我们应接不暇,忙着适应新事物,很多时候就忽略了远在家乡的爸妈。经常是他们打来电话,才发现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一年的时间,我们逐渐适应了在外国的生活和工作。我和老公商量着以后就这样过,也挺好的。

3

2020年春节,爸妈打电话说爆发了疫情。紧接着,国外很多国家也相继爆发了严重的疫情,来势汹汹,甚至比国内形势还要严峻。

所幸我们住的这片居民区相对偏僻,危险性较低,可也是被告知没有重要事情,不要出门,要准备好粮食物资。我和老公赶紧去超市,疯狂抢购物品,装满车厢,运回家。

看着每天疫情数据的变化,大幅上涨的患病人数,不由得人心惶惶。

疫情当前,我们也没耽误工作,都是通过网络,在线上完成任务。依旧是那么忙碌,唯一不同的就是每天都是一家三口在一起。

偶尔,我们也会给爸妈打个电话,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

谁知,妈妈这次打来的电话,却是告知爸爸住院的消息。我努力定了定神,急忙问妈妈:“怎么回事,那么严重?医药费够吗?不够就告诉我。”妈妈支支吾吾地回应着。

我急得说:“医生说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钱不用担心,我一会把钱给你打过去,我这也不多,先给你打六万,不够我再想办法。”

妈妈赶紧说:“不用,不用。你们在外边用钱的地方多,我们在家凑凑就行。”听完妈妈的话,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几个小时里,我的心紧紧地揪着,一直和妈妈通着电话。直到爸爸出了手术室,我挂断电话,给妈妈打了视频,看到妈妈忧虑的面容,还有ICU里躺着一动不动的爸爸,再也抑制不住回家的念头,急忙和老公商量回家。

可是国外疫情严重,想从澳大利亚回国,并非易事。

印象里爸爸的身体很好,一直都很健康,连感冒发烧都很少有,为什么会突然摔倒,就昏迷不醒了呢?想了半天,还是想问清楚,我又给二伯打了电话,二伯把情况全都告诉了我。

原来早在一年前,我们要来澳大利亚的时候,爸爸就有过一次轻微的脑堵,去医院拿了药。

当时我正在为出国做准备,好久都不曾打个视频给他们,电话也是说几句就挂断了。爸妈怕我担心,就瞒着没有告诉我。

这时,我突然明白,接到调任通知的那天晚上,给爸妈打电话时,他们沉默好久才说话的原因。

满是愧疚的我顿时心痛到无法呼吸,可是我人远在万里之外,想要连最基本的近在身边地照顾爸爸都无法做到,只能通过视频电话来了解情况。

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我每隔一会就打电话询问,听妈妈说,爸爸状态还可以,如果情况稳定,过两天就能出特护病房了。

我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一些。一边关注着爸爸的情况,一边查询着回国的办法。想着要是可以的话,就尽快回去看看。

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二伯打来电话说:“你爸情况突然恶化,可能撑不过今天了。”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声和哭声。

好半天后,二伯才哽咽着对我说:“文文,你爸走了。”我脑袋顿时“嗡”的一声,手机掉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过了很久,我转头对老公说:“我没有爸爸了。怎么可能啊,我爸明明好好的!我都没来得及好好去孝敬他啊!”

我禁不住嚎啕大哭,心痛得喘不过气来,大喊着:“我要回国,我得回去看我爸……”并朝门口跌跌撞撞地走去。

老公拉住我安慰道:“你别急,我想办法。”他马上拿过电脑查询回国的机票,看到的都是航班取消。全球疫情肆虐,各国都封锁边境,回国举步维艰。

我瘫坐在地上,泪水不住地流,脑子里一片空白,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老公坐在我旁边,柔声地安慰着我,听着老公的话,我慢慢不再狂躁。只是心中在那一刻,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痛。

我对着窗户坐了一天一夜。那一夜,彻夜无眠。


4

直到太阳照到了我的眼睛,我突然回过神来,想到我得回家。我又开始不断查询回国的机票,点开售票网页,看到的还是航班取消和无票的消息。

我不甘心,四处打听如何可以从澳大利亚回国的方法,像疯了一样地寻找可以回国的途径。可是,一上午的时间,我都没有找到可以回国的办法。

我孤独地坐在那,眼泪又流了下来。

想起这些年,我在外边上学,很少在家里陪伴爸妈,放假在家,也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习,好像我一直都在努力学习,在学习上想要达到最好,在工作中想要做到最强。

之前,我一直想着逃离穷困的家,等到我终于像一只鸟一样飞到了属于自己的高山上,却发现我好像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目的。

我努力学习,不就是为了有能力让爸妈过上好日子吗?让他们不再那么劳累,可以享享清福。

可现在呢?飞向更高远的天空,也许我现在是做到了吧?而我又给了他们什么呢?

爸爸妈妈越来越衰老,也越来越孤独,他们殷殷期盼我能陪伴在侧,而我却远在天涯,有时甚至好长时间都不给他们打一个电话,就是打了,也因为各种忙,匆匆挂断。

想必他们是多想跟我多聊一会啊,哪怕就是再多看上一眼,也备觉心安。

同时,我也悲哀地发现,尽管我这么多年来,一刻不停地通过学业向前走、向上走,可以说找到了自己向往的高山,这无非就是让父母在精神上有了一点昂扬的资本,对他们的生活其实并无实质性影响。

虽说我和老公的工资还可以,可是我俩一切白手起家,能孝敬给父母的钱每年加起来也就几千块,我知道这已经是少得不能再少了。

可爸爸每次在微信上收到钱,总是在电话里又是感谢又是责备:“你们在外闯荡,还要养孩子,要用钱的地方很多。我们种田、卖酒瓶子,有钱用。”

这说明,我爸爸仍然要骑着他的三轮车,到处收购酒瓶,仍然还要把一滴残酒倒进嘴中……就连这次毫无前兆地猝然离世,也是因为从酒瓶堆上摔下来造成的。

如果,我有能力让他享清福,能让他不去为了减轻我的负担而去收酒瓶子,也许他就不会这么早地离开我了!

更让我痛彻心扉的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我作为他唯一的女儿,他心爱的、同时也让他骄傲的女儿,双脚却在国门之外,回不了家,连他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想着,想着,泪水止不住地流了满脸,可它怎么也洗不净我内心的痛苦和愧疚……

家里打来电话,告诉我按照办丧事的习俗,只能停留三天,三天后就要下葬了,等不到我回去。心急如焚的我,哪怕再无法接受,也得明白,逝去的人要入土为安,便只能痛哭着同意。

但是,即使见不到爸爸的最后一面,也无法改变我想要马上回家的念头!我不能一错再错了。

我依旧每天不停地在网上搜寻回国的办法。看到的,也依然还是无法出境的通知,还有一片片无票的页面。

后来听妈妈说,二伯帮着把家里的那些瓶子都卖了,就是怕我们回家看到伤心。想想那些爸爸亲自开三轮车带回来的酒瓶,每一个都有爸爸亲自整理过的痕迹,确实会让我睹物思人,悔恨不已。

此时,澳大利亚每周只有一个航班飞往一个国家,回国机票即使天价也抢不到。后来又看到香港机场取消转机服务,澳大利亚也在限制出境。

就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我,突然发现,这世间最难的事竟是回家!


5

直到5月底,民航再次通航放票。凭借中国国籍和护照,我在接受一系列检查之后,便可以登机回国。

那一瞬间,我忽然庆幸,当时没有因为优厚待遇的诱惑而改换国籍。而此时,这个祖国儿女的身份,变成了能让我回家唯一的可能。我抱住老公哭出了声。

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花两万块钱,抢到一张6月初从悉尼飞往上海的机票,需要申报个人情况,并提供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经驻澳使领馆复核通过后,就可以登上飞机。这个航班飞到祖国落地后,机上人员都要进行隔离。

和老公商量后,决定我先一个人回国,看看情况如何,再让他和孩子回来。

时隔一年多,我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航班。漫长的飞行,夹杂着苦涩的心情。

我回到了祖国边境,下飞机后,脚踩在祖国的大地上,那一刻心里是安定的。之后,直接被大巴车拉到集中隔离点,测核酸,隔离。

14天的隔离期后,距离爸爸去世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我终于回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家。进门看到桌上爸爸黑白的照片,我泪如雨下,“扑通”一声跪倒在桌前,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满腔的悲伤,都积蓄在心口,想起那个曾经为我们遮风挡雨、顶天立地的父亲,如今只剩这张照片在我面前。

转头看到一夜白头的妈妈红着眼眶,瘦弱的脸庞上满是憔悴,我扑过去抱住她,大声哭了出来。内心所有的后悔和遗憾,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在那一刻奔涌而出。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墓地祭奠爸爸。跪在坟前,我终于放声大哭,大声哭喊着:“爸,您为什么不等等我啊?我还没让您享福呢,您就走了。我再也看不到您了……”哭喊了很久,心情都难以平复。

又在坟前跪了许久,我回过头,拉住妈妈的手说:“妈,我再也不走了,我留在家里陪你。”

妈妈欣慰地点点头。

趁还有机会,我要把连同对爸爸的亏欠,一同弥补给妈妈。


6

2021年春节前,老公也买了机票,带儿子回国。我们重新回到北京工作,把妈妈、婆婆(公公早年因病去世)都接到一起生活。

经历这么多,才明白这世间的一切外在物质与荣华是追寻不完的,唯有陪伴家人,才是最值得的奔赴。

妈妈和婆婆相处很融洽,他们一起在家做饭、带孩子,我和老公安心工作。这种下班回家就能看到亲人笑脸、吃到可口饭菜的日子,让我们体会到了极大的踏实与满足。

转眼间,到了爸爸去世一周年的祭日,我们一起回了老家,去坟前祭拜。

我带了爸爸最喜欢吃的瓜果点心,摆在坟前,并把他从前最舍不得喝的酒一起带去了,倒了一杯,撒在坟前,嘴里念着:“爸爸,您一定能品尝到的,对吗……”

我又和爸爸说了一年来我们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不用惦记,我们都会好好的。

2021年国庆假期,我和老公带着儿子、妈妈和婆婆,一起去了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爸爸在世的时候,曾提到想去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我都没在意,也没能满足他的心愿。

这一刻,但愿爸爸在天国里能看到。

五星红旗冉冉升起,随风飘摆。我转过头,看到老公扛着肩上的儿子,还有正在拍照的婆婆和妈妈,那一刻,忽然觉得这样的美好虽然简单,却是无比幸福。

我们一起说笑着,散步回去的路上,看到路边有位清洁工大叔,背影很像爸爸,恍惚间,就像是他回来了。虽然明知道那不是,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眼下,2022年春节又要到了,我们一家都很好,独缺了爸爸。我知道,爸爸一定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一直关注着我们,守护着我们,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好好爱着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建议退休后,生活别太节俭,这4样食物该吃就吃,对身体有好处

建议退休后,生活别太节俭,这4样食物该吃就吃,对身体有好处

第一名厨官方
2022-05-23 14:58:51
近日,重庆一火锅店被砸,网友:“店家这态度,谁也忍不了”

近日,重庆一火锅店被砸,网友:“店家这态度,谁也忍不了”

朝暮喜年
2022-05-25 09:51:48
奇怪现象,印度在中俄之间选边站,美欧:想不挨打,拿出诚意来!

奇怪现象,印度在中俄之间选边站,美欧:想不挨打,拿出诚意来!

强国新武器
2022-05-25 09:56:54
群体狂热中那个“不敬礼”的人,到底有多了不起!?

群体狂热中那个“不敬礼”的人,到底有多了不起!?

这个伊布不踢球
2022-05-24 07:00:30
中国财力十强省市出炉:江苏退居第三,安徽入围前十

中国财力十强省市出炉:江苏退居第三,安徽入围前十

城市生态圈
2022-05-25 03:10:02
凌晨0点!亚足联官宣重大决定,亚洲杯举办地再提新要求,麻烦了

凌晨0点!亚足联官宣重大决定,亚洲杯举办地再提新要求,麻烦了

新鲜事闪送
2022-05-24 13:32:50
厦门辣招救市,力度太大了!

厦门辣招救市,力度太大了!

城市财经
2022-05-25 13:58:55
重庆队退出中超就地解散!范志毅一针见血,陈戌源脸色挂不住了

重庆队退出中超就地解散!范志毅一针见血,陈戌源脸色挂不住了

大国聊球
2022-05-24 20:18:22
女子做整形手术麻醉全身,术后才知已怀孕,整形医院:赔9000

女子做整形手术麻醉全身,术后才知已怀孕,整形医院:赔9000

无名历史
2022-05-22 23:36:14
疫情后上海将面临什么,会跌落成二线城市吗?

疫情后上海将面临什么,会跌落成二线城市吗?

静默的薄暮
2022-05-24 16:29:58
女人一晚上进行多少次“夫妻生活”比较科学?控制在这个数更健康

女人一晚上进行多少次“夫妻生活”比较科学?控制在这个数更健康

健康公开课
2022-05-19 17:56:23
有史以来世界上最昂贵的15条钻石项链,关之琳展示,向太有一条

有史以来世界上最昂贵的15条钻石项链,关之琳展示,向太有一条

壹滴水墨
2022-05-25 09:31:11
最老一版的《封神榜》有多恐怖?只播出了5集,就被禁播了!

最老一版的《封神榜》有多恐怖?只播出了5集,就被禁播了!

剧有乐趣
2022-05-24 17:04:57
老板不开心了独行侠主场漏水 库班脸色铁青频频摇头

老板不开心了独行侠主场漏水 库班脸色铁青频频摇头

直播吧
2022-05-25 11:00:04
交警查车又出“新样式”!车主叫苦连天:以后还是骑电动车吧

交警查车又出“新样式”!车主叫苦连天:以后还是骑电动车吧

回忆的沙不漏
2022-05-24 09:30:20
锤哥全裸出镜!《雷神4》曝光预告和新海报!7月8日北美上映

锤哥全裸出镜!《雷神4》曝光预告和新海报!7月8日北美上映

午夜西飞
2022-05-25 00:05:02
2011年,北京一25岁美女惨死在灌木丛,6天后体内的DNA引出真凶

2011年,北京一25岁美女惨死在灌木丛,6天后体内的DNA引出真凶

法律故事在线
2022-05-25 00:34:01
“绝不接受中国开发东海!”

“绝不接受中国开发东海!”

张平解读
2022-05-24 17:17:46
已婚女子参加“脱单聚会”怀孕,瞒夫8年不知爸是谁:人太多

已婚女子参加“脱单聚会”怀孕,瞒夫8年不知爸是谁:人太多

冷眼观世界者
2022-05-24 09:49:28
西安新增5名阳性感染者谎报行程被立案侦查

西安新增5名阳性感染者谎报行程被立案侦查

环球网资讯
2022-05-24 12:13:08
2022-05-25 15:04:49
人生无风景
人生无风景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1030文章数 1738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海南厅官不到3年敛财超5000万 临近退休前再捞一把

头条要闻

海南厅官不到3年敛财超5000万 临近退休前再捞一把

体育要闻

NBA最佳阵容:东契奇一阵 詹皇三阵

娱乐要闻

卡戴珊大姐和老公牵手跳海庆祝新婚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北大满哥接受奥迪道歉,文案已授权,不要钱

汽车要闻

70寸屏幕搬上车 上汽飞凡R7将首搭华为AR-HUD

态度原创

健康
亲子
旅游
时尚
房产

水果代替三餐美颜又减肥?

亲子要闻

宝宝在学校被欺负了,领着自家“神兽”去报仇

旅游要闻

探访海南岛大山深处神秘黎乡

不同肤色的人穿对颜色 就能时髦又减龄

房产要闻

村花妈看上炒家盘,我用专业征服了她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