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云光中妻子暗示想换房,煤老板送来一皮箱现金

0
分享至


云光中说:“近些年,鄂尔多斯好多干部落马,我作为地方的‘一把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自己又落马,这个教训特别深刻。”

|作者:田亮 于冰

|编辑:于冰

|编审:苏睿

今晚,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四集《系统施治》梳理了内蒙古多名中管干部涉煤腐败案,涉案人员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

2005年至2018年,云光中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职务提拔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近亲属等人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折合共计人民币9432万余元。

目前,与云光中相关的涉煤腐败治理仍在进行中。涉煤腐败一度是污染内蒙古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

云光中说:“近些年,鄂尔多斯好多干部落马,我作为地方的‘一把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自己又落马,这个教训特别深刻。”



“被围猎”的对象

妻子收一箱子现金

内蒙古自治区煤炭资源丰富,分布广、储量大、易开发,2019年原煤产量10.35亿吨,占全国产量的27.6%。

2000年到2010年,是我国煤炭行业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也是内蒙古自治区经济迅速崛起的十年,年均GDP增速达18%。与此同时,在巨额利益驱使下,涉煤腐败也愈演愈烈。

不仅是云光中,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云公民也曾在煤炭资源丰富的盟市担任过“一把手”,最主要权力之一就是资源配置权。而对于煤炭企业老板来说,无论是购买煤矿、置换煤田,还是推进煤转化项目都需要政府审批,这就使企业老板有了“围猎”的需求,也使政府官员具备了寻租的条件。

在利益面前,这些“一把手”抵御不了种种诱惑,为老板批这个,批那个。同时,他们的亲戚、朋友们也“被围猎”。

恒泰煤炭有限公司是鄂尔多斯市的一家私营企业,2010年该企业向鄂尔多斯市申请换一块储量更大、煤质更好的井田。公司老板郝深海为了获得时任鄂尔多斯市市长云光中的支持,托关系结识了云光中的儿子和妻子。

上门后,云光中妻子给了郝深海一个暗示,说家门口的院子里有个高压铁塔,对人身体不好,睡眠也不好。郝深海马上明白,对方就是不想住这儿了。

回去后,郝深海立即筹现金。第二次上门时,他用一口皮箱一次拖过去200万元现金。此后,他又多次向云光中妻子、儿子送钱送礼,总额近300万元。与此对应,恒泰公司顺利置换到一块优质井田。

此外,云光中的儿子云磊和云公民的儿子云凯晨,曾合伙做煤炭“生意”,实质上是坐收父亲用权力换取的巨额贿赂。


· 云光中的儿子云磊。

一家内蒙古煤炭私企,以低价将煤炭“批发”给云磊和云凯晨,再由他们高价卖出去,买家实际也是这家企业联系好的,全流程一手操办。云磊和云凯晨开的所谓公司,其实无人员、无设备、无资金、无实际经营活动,只需要签签合同,走个手续,就能拿到所谓的倒煤差价款,毫不费力就坐地收钱。

这家企业多年通过这种方式向云磊输送利益数千万元,云光中则利用职权,在企业煤制油转化、灭火煤等多个项目审批推进过程中,鼎力支持。

在煤炭资源配置的审批流程中,腐败在一些手握相关权力的官员中滋生。2019年6月11日,云光中被查。有媒体总结,云光中落马后,仅鄂尔多斯市至少有13名曾在该市任职的厅级官员落马。其中,11人曾经是云光中的下属。

涉煤腐败在内蒙古滋生蔓延,形成的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在自治区衍生出了庞大的涉煤利益链、关系网,还有共腐群。官商勾结合伙成势,他们或明或暗地干涉政治,干扰经济社会发展,涉煤腐败问题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已经成了一个非常严重的政治问题。

2020年2月,内蒙古自治区启动专项整治,对2000年以来全区所有煤矿的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境审核等各个环节进行全要素清查,摸清违规违法问题底数。自此,内蒙古展开“起底”式调查,“倒查20年”成为当时的反腐热词。


· 云光中(中)出庭受审。

2021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拿着国家的资源去搞行贿受贿、去搞权钱交易,这个账总是要算的。

截至2021年10月,专项整治共查处涉煤腐败案件736件1023人,其中厅局级69人、县处级243人,查处涉煤经济案件57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39人,追缴挽回经济损失523.88亿元,以空前的力度,宣示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


据公开简历,1977年,年仅17岁的云光中就参加了工作,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公安局工作,土左旗也是他的家乡。他30岁晋升副处级,37岁升正处,38岁任和林县委书记。

云光中履历中的重要一站是鄂尔多斯。这里煤炭资源丰富,最高峰时一年的煤炭产量占到了全国煤炭产量的1/6,有“小山西”之称。2008年2月,在乌海、满洲里等地历练后,云光中调任鄂尔多斯市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

据《廉政瞭望》杂志报道,云光中将到鄂尔多斯赴任的消息,在当年1月就传开了。一个乌海籍的煤老板,提前赶到云光中任市委书记的满洲里“拜码头”,并邀约曾与云光中同在乌海任职的一个故旧随行。

有知情人士透露,云光中赴任鄂尔多斯当天,随同自治区组织部的官员一起返回呼市。当晚与第二天,云光中便出现在不同饭局上,饭局中均有鄂尔多斯的煤老板。云光中把这称为“被围猎”,自己的家人也成为“被围猎”的对象。


2008年11月起,云光中相继担任鄂尔多斯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在这里任职近6年。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为促进招商等,当地曾将煤炭资源配送给入驻的企业,但媒体随后曝光有汽车企业卖掉煤矿,大赚一笔,却迟迟未生产汽车,更未带动就业。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权钱交易司空见惯。相关人员在对云光中之前落马的11人进行调查时,有多人供述,曾向“一把手”云光中送红包礼金,云光中也大多笑纳。他们与富商聚会是常事,云光中酒量大,起初只喝茅台,后来换了口味,改喝高档红酒,就不怎么再喝白酒了。

2014年1月,云光中升任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多个富商又前往呼和浩特拜会祝贺。


与“地下组织部长”勾连

在与云光中交往的富商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有“地下组织部长”之称的荣三军。

荣三军与云光中最晚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了,父辈的关系就已经走得很近。云光中在政界不断攀升,荣三军则在商场攻城略地。

2008年4月,云光中到鄂尔多斯任职不久,荣三军就注册成立了鄂尔多斯好运通航空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荣三军在十多家企业任职。荣他还是鄂尔多斯集团创始人王林祥的表妹夫,也在鄂尔多斯集团担任副总裁。

云光中任鄂尔多斯市委书记期间,荣三军扮演起中间人的角色,许多煤老板与云光中的交易,都由荣三军牵线搭桥。


· 荣三军

“地下组织部长”的威力有多大?大家可通过不久前热播的《扫黑风暴》有所了解。片中,同样有“地下组织部长”之称的富商高明远,竟把堂堂地级市的一名区长活埋,区长还不敢反抗。

现实中,荣三军训斥县委书记时,经常爆粗口。在一次饭局上,荣三军的下属向一名鄂尔多斯市的领导敬酒,领导推脱说喝多了,浅尝辄止。荣三军马上就不高兴了,拂袖而去。后来,云光中组织了一次饭局,将那个领导与荣三军叫到一起,补上了上次没喝的酒。

另一方面,荣三军的身份很神秘,虽然在鄂尔多斯集团任副总裁,但几乎从不去上班。他只有一次公开露面。2017年春,他以鄂尔多斯集团副总裁身份,出席电视剧《大盛魁》座谈会。与之相关的图书《今昔大盛魁》,荣三军是5名作者之一,他们早在此前10年就参加了位于呼和浩特市玉泉区的大盛魁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建设。

而云光中对当时的大盛魁项目也是关照有加。2016年12月19日,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云光中等人,参观了大盛魁文创园内的世界报刊博物馆等场馆。

据媒体报道,2019年中,荣三军在呼和浩特市郊被带走调查。没过多久,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的云光中也被查。

沆瀣一气,结果必然是巢倾卵破。

资料来源:《廉政瞭望》、中国经营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环球人物杂志
环球人物杂志
《环球人物》杂志官方账号
2812文章数 79513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