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郎咸平:目的是让老百姓有房住,你千万不要说是打击商品房市场,让它价格下降

0
分享至


2060年要实现碳中和,那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利多还是利空呢?

王牧笛:今天的“郎眼”我们继续关注重大话题——2022年中国经济到底应该怎么干。上一期我们说到金融风险里面很重要的一个是房地产风险。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去年11月份,全国房地产调控的政策600次,是史上调控最多的一次。房地产江湖风往哪个方向吹?


刘金山:首先我们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房地产的政策有几条需要注意。一个是重提房住不炒。房住不炒我们称之为房地产调控的战略方向,在接下来的都是属于战术层面,你会发现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了因城施策;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讲了是因城施策;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的是因地制宜;2021年3月5号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讲到房地产的时候,就没有出现因城施策或因地制宜,一直到2021年11月份,刘鹤副总理在人民日报发了一篇文章,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讲到房地产的时候在坚持房住不炒的情况之下因城施策、分类指导。之后到2021年12月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他是要坚持房住不炒,逐步形成预期产业引导好。

房地产业一旦出现问题,上下游相关的实体经济出现问题。而且房地产业一出现问题,首先这个银行就出现问题,房地产的风险就能转化为金融风险;上下游的这种产业链出问题,房地产的问题又转化为企业风险;企业风险一出现,相应的一些职工收入下降,又转化为消费风险。所以说这就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什么说要防范重大风险,核心就是在这个地方。而对于房地产业,我们是要做长期,不能说是短期内直接给你宰掉就宰掉了,这一宰掉,可能很容易形成一种叫做硬着陆。这种硬着陆应该说风险极大。从2021年这一年的房地产政策在战术层面的变迁反映出来我们不希望硬着陆。


王牧笛:这次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房住不炒提到了非常显著的位置。同时重提刚才说的房地产领域叫做良性循环。这个良性循环怎么理解?

郎咸平:什么叫房住不炒?盖房子的目的是让老百姓有房住,你千万不要说是打击商品房市场,让它价格下降、让所有人买得起房,这是不对的。因为它是不同市场,你不能够一刀切。要保证良性循环什么意思?你既要支持商品房,买不起房的人怎么办呢?你也要搞好保障房。政府这方面我相信也有很正确的认识。2021年12月11号,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是这么说的,他说:”房地产是支柱产业,住房更是居民消费。”12月15号中财办副主任韩文秀是这么说的,他说:“房地产在固定资产投资 、地方财政收入、经济机构贷款中都占有相当高的份额,对于经济金融稳定和风险防范,具有重大的系统性影响。”那么这话这很重要,就是说我们对房地产应该抱有什么态度呢?我们既要大量兴建保障房、对商品房呢我们要保护,我们希望它能够稳定、正常的发展,这才是稳定的基础。

王牧笛:2022年已经到来了,对于我们老百姓、买房者该如何理解这个江湖?

陈珠明:首先对大势来讲,我个人的判断应该说是稳中趋降,现在二、三线、四线城市房地产已经根本碰都不能碰的了,他们只会逐步收缩。


刘金山:房价的背后实际上是有两个东西在支撑,一个是地价、一个是房子周边的公共服务。地价反映的是你一个地区,如果说你能够吸引各种生产要素集聚,经济发展前景比较好,地价就会上升、房价就会上升。其二的话,如果说你这个地方能够提供很好的基本公共服务,房价也会上升。所以说未来基于城市分化的情况之下涨跌是并存的。

王牧笛:说完了房地产,我们还有一个核心议题叫“双碳”。其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有浓墨重彩的提法,叫要坚定不移的推进,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我就想说这个“但” 怎么去理解?

郎咸平:“但”这个字说明我们前一阵一刀切式的拉闸限电不会再出现了,说明我们要从实际出发来解决能源问题,这对企业应该是利好,而且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面明确地指出,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这个就太好了,做什么事不可能一口饭吃成胖子对不对,必须是有条不紊地渐进式地来推动新能源。


很多人问,2060年要实现碳中和,那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利多还是利空呢?用数据说话我认为对于中国的新能源产业而言是重大的利好。以机电为例,光伏产能就占全世界70%、风电产能65%都在中国,新能源汽车 40%在中国 , 到明年之后我相信这些比例还会上升 。 换句话讲 , 我认为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国家 , 有能力和中国在新能源产业方面竞争 。

陈珠明:实际上最早提出碳排放、碳金融是欧洲那边儿。欧洲提出来以后,他们实际上讲出来一个很核心的就是定价权,碳排放的定价权。那么在推出过后,其实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当时一出来的时候,觉得这个不得了,一个说法就是很快会替代石油,成为全球最大宗的商品。到今天呢,它根本不成气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经有一个报告,预计当时到2020年,全球的碳金融要达到多少多少万亿美元,结果到了2020年的时候发现,连零头都不够。为什么碳排放我们说它是一个经济发达到相当程度的时候的一个产物。对发展中国家,那些相对贫穷国家,你连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要讲碳排放。

王牧笛:仓廪实才知礼节,你像美国,反而他们就退出了那个全球气候协定了。所以说这个官方提法,叫做“双碳”目标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主要得依靠创新驱动而不是运动式减碳。


刘金山:实际上我们理解碳这个事,从化学方程式的角度来讲,就是各种元素经过化学反应。它是产生了碳,我们要碳减排的话,是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我们看看这个化学方程式、化学反应过程,我们怎么样能够降低这个碳排放。这样就需要我们的生产技术、生产设备的整个更新。还有你进入的是个什么东西,你投入的原料、要素是什么也需要转型。

王牧笛:所以“3060”的这样的一个时间表之下,其实我们会面临一场空前深刻和广泛的社会变革,这个变革是我们彻底向环境友好转型的一个大转折。这个转折可能会导致很多产业重构,说完了“双碳”我们说说更贴近民生,也是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非常关切的就业。2022年可能就业压力之大前所未有。2022年,国际劳工组织的判断全球的失业人数将达到2.05亿,远超2020年的1.87亿。中国2022年高校毕业生预计首超1000万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真的没有停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财经郎眼
财经郎眼
《财经郎眼》泛财经新媒体平台
2746文章数 3839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