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岁女生3年遭两次拐卖,按摩店争做头牌:窝点销毁那夜,我哭了

0
分享至


文/南风

图/来源网络,与文无关,侵删

1

听到外面的动静,楠楠立即紧张起来,她瑟瑟发抖地躲到墙角。不多时,一个老太太领着一个男人进来,指着楠楠说:“阿贵,这是你媳妇。”

阿贵看一眼缩在墙角的楠楠,淡淡“嗯”了一声,问老太太,说:“多少钱买的?”

“五千。”老太太看一眼楠楠,说:“所以,得赶快让她给你生个儿子,不然这钱花的亏。”

楠楠一听就忍不住痛哭,她看一眼凶神恶煞般地老太太,立即就捂住了嘴,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她被卖来这儿已经好几天了,每天都被关在这个破屋子里,老太太一天只给她吃一顿饭,怕她有力气跑,每天来送饭的时候都会说:“你是我花5000块钱买来的,你如果敢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话虽如此,可不管她跑不跑,老太太都会拿棍子打她一顿。

老太太听见她哭,一脸的不耐烦,“哭哭哭,每天哭丧一样的,当女人迟早是要嫁人的,嫁谁不是嫁?有什么好哭的,你再哭,我就拧烂你的嘴!”

楠楠捂住嘴,看向阿贵,希望这个男人心中能有一丝善念和怜悯,放她回去。

等老太太走后,楠楠匍匐着跪到阿贵跟前,哆哆嗦嗦地说:“你能不能放我回去?我让我爸妈给你5万块钱!我求求你了,我今年才19岁,我不想嫁人,不想生孩子……”

阿贵一巴掌打到楠楠脸上,楠楠顿时觉得口中有股子血腥味,这个男人的力气比老太太大多了,一巴掌打的她脑袋发蒙,嘴巴出血。阿贵慢慢蹲下来,说:“来了这里,你就把这里当家,别想着回去,我妈只是打你,可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杀你。”

这个看上去身强力壮、身高有一米八的男人,用最平和的语气,说着最凶狠的话,倒更让人觉得他是个阴狠的人。


楠楠的恐惧值瞬间飚到最高。她原本还对未见过面的阿贵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他是个善良的人,如今,希望尽碎,她甚至连祈求的话都不敢再说一句,害怕下一秒阿贵会发狠。

晚上,阿贵拎着楠楠去了他睡觉的屋子,他将一把菜刀砍进桌子里,说:“得会儿你别哭别喊,否则这把刀就得砍到你身上。”

楠楠大概猜到了他要干什么,睁着惊恐的眼睛看着他,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阿贵来解她身上捆着的绳子,她吓得直往墙角缩,又冷又怕地她全身颤抖,她眼里噙满泪水,想求阿贵放过她,又怕他真的会拿菜刀砍她,硬生生憋着不敢吭声。

“今晚你做了我媳妇,明天我就不绑你了。”阿贵解完绳子,又来脱她的衣服,说:“只要你安分不跑,给我生个儿子,以后我会对你好。”

楠楠瑟缩着想躲避他的手,可阿贵一拳捶到她胸口,疼的她喘不过气来,感觉下一秒心脏就要停跳了。

阿贵欺压过来时,楠楠再也不敢有反抗,咬紧牙关承受他的重量和动作。时间在楠楠的煎熬中度过,而阿贵像头凶狠的野兽,侵略她、凌辱她,践踏着她作为人的尊严。

等阿贵结束,楠楠的下唇已被她咬破出血,满口的血腥味。

2

楠楠今年读大二,原本过了元宵节才开学,可她迫不及待想见男朋友,就跟爸妈撒谎说学校有事情,她提前一周出发,瞒着所有人独自去男朋友家。

她凌晨五点到的长沙,可男朋友的手机却一直打不通,她不知道男朋友是睡过头了还是怎么,就一边在火车站等一边不停地给男朋友打电话。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有人来问去哪儿打车,她刚说自己不知道,就忽然什么都不知道了,等醒来时就在这个陌生的村庄了,身上的手机、钱包也都不见了。她不知道这是哪儿,甚至记不起那个问路的人长什么样。

她每天都想跑,可老太太和阿贵看她看得紧,如果他们有事,就会让邻居来看着她,每每这时,他们就会用绳子把楠楠绑在椅子上。


楠楠曾求过那个邻居,说:“姐,你放我走吧,我家就我一个女儿,我爸妈找不到我,肯定要急死了。”

邻居大姐摇头,“我是来帮忙的,如果你跑了,我跟阿贵交不了差。”

“我求你了,姐,放我走吧,我到家让我爸妈给你钱,给你很多钱。”楠楠苦苦哀求,“我才19岁,大好的年华才刚开始,我不想在这里,过这样的生活。”

“要我说啊,你现在就是没生孩子,等你生了孩子就不这么想了。”邻居大姐喂她喝了几口水,又说:“咱村里好几个买来的媳妇,刚来时也跟你一样吵吵闹闹地要跑,可后来生了孩子也就都安生了,你就死了回去的心吧,在哪儿生活不是生活,嫁给谁不是嫁人?认命吧。”

邻居大姐不仅没放了她,还在阿贵回来的时候,说:“阿贵,你这媳妇长得俊,咱这十里八乡也难找,可得看好了,她如果跑了,你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阿贵点点头,等邻居大姐走后,阿贵蹲在楠楠旁边抽烟,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远处的山,问楠楠:“大山外面的世界很好吗?”

楠楠不敢吭声。

阿贵弹了弹烟灰,忽然把烟头按在楠楠手背上。楠楠痛的尖声大叫,使劲儿扭动身体,以至于椅子歪倒,她随即摔到地上,痛的眼泪鼻涕横流,可看见阿贵阴狠的眼神,她急忙咬紧嘴唇不出声。

阿贵扔掉那半截烟,一边给楠楠解绳子,一边问:“还想跑吗?”

楠楠急忙摇头,“不跑不跑。”

阿贵笑笑,“这样才乖。”他拖着楠楠往屋里走,边走边说:“都快三个月了,你这肚子怎么还是没有动静,我们得有个孩子,有了孩子你就不想跑了。”

只要阿贵想要,不管白天黑夜,不管楠楠是否愿意,她都会被他拖到床上,或者摁在地上疯狂掠夺。


3

时间一天天过去,楠楠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老太太嘴里骂人的话越来越难听,“就是头猪,也下两窝崽儿了,真是白瞎了那五千块钱,竟然买回来这么个玩意儿。”

阿贵蹲在屋门口,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却不说话。

老太太说:“阿贵,她不会生孩子,我们总不能一直养着她吧?”

阿贵站起来踩那些烟头,说:“也不是白养的,她不是跟着你去田里干活了吗?”

说起这个,老太太一脸嫌弃,“可别提她干活的事儿了,她啥也不会。”老太太不停地叹气,说:“要不转卖了吧,虽说是二手的,可她模样好,我们说不定能收回本钱。”

躲在门后的楠楠听到他们母子的谈话,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原以为这已经是地狱了,没想到他们竟还想转卖了她。

经过快一年的相处,楠楠已经敢跟阿贵有一些沟通了,她好不容易赢得了阿贵的些许信任,不想再被转卖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晚上,她主动跟阿贵一起睡觉,还跟阿贵科普了一些生物知识,她就是想让阿贵明白,怀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些人备孕几年也怀不上呢。

阿贵摸了摸她的头,说:“只要你肯跟我过,晚几年生孩子也没关系。”

只要阿贵不卖她,老太太也没办法。可这样一来,老太太觉得楠楠颇有心计,唆使她儿子不听她的话。

只要楠楠干活不勤快,老太太就拿棍子打她,起初阿贵也不说什么,可晚上睡觉时,楠楠因为身上疼,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搅得阿贵也睡不好,阿贵就跟老太太说:“妈,她跟咱一心了,以后别打她了。”

老太太生气,可也不敢不听儿子的,她还指望儿子给她养老送终呢。

后来,楠楠趁阿贵半夜睡着,悄悄起来上厕所,上完厕所她并没有回屋,悄悄去厨房装了一兜白天吃剩的米饭,打算开门就跑,可发现门被上了两个锁,更没想到老太太也起床上厕所。老太太见她站在门口,大喊一声:“你在干什么?是不是要跑?”

声音惊动了阿贵。

楠楠“扑通”一下跪到地上,说:“我不是要跑,我就是起床上厕所。”

老太太拽掉她身上的衣服,翻出口袋里的白米饭,说:“你不跑,你装米饭干什么?”

阿贵一脚踹到她头上,不听她说任何话,对着她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的楠楠头晕眼花,恨不得立即死去。许是觉得楠楠辜负了他的信任,他扭身去厨房拿出菜刀,抬手就要去砍楠楠的脚。

吓得楠楠迅速往门口爬,尖叫不止。

老太太拦住阿贵,说:“你现在砍了她,是解气了,可咱们就亏大了啊!明儿我找人问问,看谁家愿意买,咱就把她转卖了!”

4

楠楠被转卖到了镇上的一个按摩店,这次她没有像被卖到阿贵家时被绑着手脚,因为压根不需要。


按摩店有个地下室,楠楠和四个被买来的女孩一起关在地下室里,吃喝拉撒睡全在这里,这个十几平方的空间里墙角放着一个桶,她们大小便就在那个桶里解决,地下室中间放着一张木桌,她们吃饭和化妆就在这个木桌上完成,睡觉是一个大通铺,因为不通风,这里的气味很难闻。

她们五人中,有个女孩才十五岁,瘦的一把骨头,其他几个都是20岁出头,年轻,有几分姿色。

每天会有个叫“九哥”的人来给她们送饭,并看管她们,也会在客人来的时候叫她们上去接客,有些客人纯粹是来按摩的,而有些客人不仅按摩,还要特殊服务。

没有客人时,楠楠问其他几个女孩:“你们是怎么被卖到这里的?”

有两个来的时间久一点的女孩说:“不知道,反正来了这里就走不了了。”

起初,楠楠和两个新来的女孩很害怕,九哥两天没给她们饭吃,只给了点水,还会把她们叫上去学按摩,如果不好好学,立刻就会被打。

九哥说:“花那么多钱买你们来,可不是让你们享清福的,如果你们不好好学按摩,不好好服务客人,我就往死里打你们!”

按摩是个技术活,也是个力气活,力道轻几分重几分,客人的体验就不一样。楠楠刚学时,还没按几下,胳膊和手就酸了,稍一松懈,鸡毛毯子或者棍子就落到了身上,他边打边说:“你们最好机灵点,不为老板娘创造效益,你们就是废物,废物是没有活路的!”

这种经历,楠楠以为只会发生在封建落后的古代,没想到21世纪了,她竟然会遭遇这些。

在这里她明白了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每个疼痛、失眠的夜晚,她都会怀念从前的生活,爸妈一年联系不到她,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报警,警察什么时候能查到这里来?

忽然有女孩的惨叫声传进来,她们几个都吓得一激灵,不过那惨叫声很快就被捂住,有个叫秋平的女孩坐起来哭着说:“那些人就是变态!”

惨叫的女孩叫晓飞,15岁,被叫上去很久了,不知道遇着什么样变态的客人被折磨成了什么样子。

楠楠瑟瑟发抖地抱紧自己。地下室里不分白天黑夜,只有一盏瓦数不算高的灯泡,关了灯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晓飞是被九哥拖下来的,被丢在通铺上时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全是勒痕,还有烟头的烫伤,就连私密部位也没有被放过。

其他女孩看到这场景,就开始哭,楠楠也被吓到了,她倒了一杯水端给晓飞,手刚碰到晓飞,她就瑟缩了一下,并发出一声痛哼,楠楠心疼,晓飞才十五岁啊,她们的人生为什么要经历这些非人的待遇!

从那一刻开始,楠楠就发誓,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她一定要逃出去。

5

老板娘平均一周来店里三次,每次来都会给她们开会,有时候也会给她们培训按摩手法以及如何取悦客户。

店里的客户几乎都是男人,很少有女人来按摩,即便有,楠楠她们也会被警告不准乱说话,否则就会被毒打。在没有把握逃出去的情况下,谁也不会乱说话。

楠楠是她们当中学历最高的,而且自从来到这里表现就很乖,颇让老板娘和九哥满意。为了得到老板娘的信任,楠楠有时候也会跟着老板娘一起骂另外四个女孩。

晓飞说:“楠楠,没想到你被畜生同化的那么快。”

“你说的畜生是指老板娘和九哥,还是指你们?”楠楠笑笑,“你骂任你骂,反正乖一点,会少吃些苦头。”

晓飞她们几个对楠楠非常不屑,“你以为巴结老板娘和九哥,跟他们一起欺负我们,老板娘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吗?”

楠楠不跟她们争。只是,夜里她们会趁楠楠睡着时,合起伙来按着楠楠打。

只要她们打了她,白天九哥或者老板娘来时,楠楠就会告状,说:“九哥,昨晚平姐骂你和老板娘是畜生。”

九哥听了直接把那个叫秋平的女孩踹倒在地,连踢几脚之后,又把她拖了出去,不多时楼上房间里就传出了秋平的惨叫声。

晓飞听到这惨叫,吓得躲在墙角,然后狠狠咒骂楠楠,“楠楠,你知道平姐现在正经历什么吗?”

楠楠原本以为自己知道,被她这么一问,反而疑惑起来。

这个按摩店不大,总共有8个包厢,分3层,她们常工作的地方就是一楼和二楼,如果有特殊服务的客人,九哥就会把客人带去另一边的地下室,那里隐秘而且安全,但与她们住的那个地下室只隔着一道墙,上面的人听不到声音,但是她们能听到。

楠楠也接过要特殊服务的客人,那些人似乎也不把她们当人看,有什么变态的想法都在她们身上发泄。


秋平的叫声并没有持续多久,九哥似乎骂了一句,“贱人!”

不多时,九哥拖着身上都是血的秋平回到她们这间地下室,问:“每次你们服务完客人,有没有吃我给你们的避孕药?”

她们看到满身是血的秋平,吓得半死,以为刚才秋平不配合,被九哥拿刀砍了或者刺伤了。

楠楠听见问话,急忙点头,“有吃。”

九哥说:“那秋平怎么怀孕了?”

秋平怀孕了?楠楠看向晓飞和另外两个女孩,从她们的表情看,她们都是知道的,只有她不知道。

她们每天都要给客人按摩,几乎每天都会接有特殊需求的客人,有时候一天接三四个,每次事后都吃避孕药,月经早就不调了,她们的月经没有一次准的,有时候两三个月来一次,谁知道有没有怀孕。

但秋平怀孕的事情,她们四个都知道,独独楠楠不知道。

因为不敢让她们出去,九哥联系了老板娘,让她买了一些人流的药给秋平吃,秋平哼哼唧唧在通铺上躺了几天,才慢慢好起来。

老板娘说:“楠楠,秋平估计还要休息几天,否则会脏了客人的身子,以后店里的生意你多担着些,我跟九哥有事儿时,你也帮我看着点她们。”

6

楠楠多担待生意,也就意味着她要多接客人,如果是按摩还好,就怕有特殊需求的客人。可即便有,她也没办法,如果拒绝,迎接她的又会是一顿毒打。

她有个比较熟的客人叫大强。大强平均一两周会来按摩一次,每次都指定楠楠,当然,他是有特殊需求的。每次在地下室,他都要求楠楠主动,楠楠也习以为常了。

一来二去,两人就熟悉了。

有次,楠楠趁老板娘和九哥都不在店里,就偷拿了收银台的钱跑了出去。她迎着风一路跑,仿佛闻到了空气中自由的味道。她一路狂奔到主路,拦了一辆出租车,她本想坐车直接到车站,但是车费不够。

她求司机说:“大哥,我的钱不够,你能不能送我到车站,帮我买张票回家?”

司机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说:“没钱啊,没钱就下车。”

楠楠说:“我是被拐卖到这里的,在一个黑店里打工,你能不能帮帮我?我跟家里失联快两年了,我爸妈肯定担心死我了,大哥,我求求你了,帮帮我好不好?”

“谁知道你说是真是假?”司机摆摆手,说:“下车下车,我还等着拉活挣钱养家呢。”

楠楠见他不帮忙,吞了吞口水,说:“你帮我买张车票,我陪你睡一觉,怎么样?大哥,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司机上下打量她片刻,轻笑一声,“谁知道你有没有病,快下车!”

楠楠原本还想再求他,可她透过车窗看到九哥正往这边跑来,吓得她急忙趴在座椅上,说:“大哥,你把我带去罗田街,快点快点,我求你了。大哥,你能不能借我用下你的手机打个电话?”

司机不情愿地把手机递给她,可她压根儿没记住爸妈的电话,她急得满头大汗,怎么会没记住爸妈的电话呢。

她的客人大强住在罗田街,如果她去求他帮她买张车票,他应该会帮她。司机把她带去罗田街,她把身上全部的钱都给司机了也没够。

司机骂骂咧咧地说:“今天拉到你,真是晦气。”

楠楠到了罗田街,可她根本不知道大强住在哪里,她一路走一路问,好不容易问到了有人认识大强,也帮她打电话联系了大强。可是大强对于她讲述的被拐卖经历反应很平淡,似乎并不惊讶。

大强说:“这些日子你都没好好吃过饭吧,走,我先带你去吃饭,吃了饭送你去车站。”

楠楠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也许大强早就知道她们几个都是买来的了。她说:“大强哥,我,我想去厕所。”

大强说:“你不知道在哪儿,我带你去。”

楠楠拔腿就跑,大强边追边打电话,说:“你快点,再不来人就跑了!”

然体弱的楠楠根本跑不过大强,她没跑多远就被大强抓住了。她一直哀求大强,可大强丝毫不为所动,说:“楠楠,实话跟你说吧,买你,就是我给九哥介绍的。”


7

楠楠被抓了回去。

大强跟着一起来的,楠楠被带回按摩店后,大强和九哥就要把她带去地下室,楠楠拼命反抗,可他们并不打算放过她。秋平这时从地下室钻出来,说:“楠楠,大强哥平时就喜欢你,今天你就陪大强哥玩尽兴一些,这样老板娘、九哥和大强哥才会更喜欢你。”

楠楠低着头,没说话。

九哥和大强用绳子绑住楠楠的胳膊和腿,把她半吊起来,用沾了水的绳子抽她,一边抽一边骂:“贱人,我对你这么好,把店交给你看,没想到你还敢跑!”

楠楠吃痛,哀求说:“不跑了,九哥,我不跑了,求你别打我了,以后我都不跑了!”

“你还敢不敢跑?”九哥越打似乎越气,越气下手越重,楠楠被打的死去活来,苦苦哀求,他都不肯停下来。

后来,楠楠的哭声越来越小,大强怕打出人命,这才劝九哥停手。恰好这是老板娘从外面回来,见楠楠被打成这个样子,问:“怎么回事?”

大强说:“上午跑了,如果不是去找了大强,这会儿估计跑没影了。”

老板娘上去踢了楠楠一脚,“饿她三天。”

楠楠被扔回地下室通铺时,已经没了半条命。秋平原本不知道她是逃跑被抓回来的,刚才她被打时,他们才隐约听出是怎么回事。

九哥说:“你们还有谁想跑,大可试试。”

因为楠楠的出逃,九哥加紧了对她们的看护,甚至还叫来了另外一个男人一起来看着她们。

秋平怕楠楠不吃东西,真出事儿就把自己的饭悄悄喂了一些给她,等楠楠慢慢缓过来力气,她们几个睡不着,小声聊天,秋平说:“上次我怀孕,是故意不吃药的,原本我想着怀了客人的孩子,客人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帮我逃出去,可是孩子没了,我的筹码也没了。”

楠楠对此事,心里很愧疚,说:“对不起,上次我真的不知道你怀孕的事。”

“不怪你。”秋平笑笑,“原本我们也是故意瞒着你的。”

“不过,你们放心,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很快会有人来救我们。”楠楠在心里默默祈祷,她今天借用出租车司机的手机给她男朋友的手机发了求救短信,短信上写明了地址和她的名字,如果她男朋友没换号码,应该已经看到了她的信息。

她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报警,如果报警,现在警察应该已经抓了老板娘和九哥那些王八蛋了!

8

楠楠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人来救她们。

她那个男朋友,好像从来没有靠谱过。那条短信,终究是没发挥出作用,当时就应该直接报警的。楠楠在很多个夜里自责自己太笨了,为什么不直接联系警察。

老板娘和九哥怕她们借客人手机联系外界,从一开始就规定了客人进店按摩,不能带手机,而且除了地下室的房间,其他每个房间都装有监控。

时间在她们的度日如年中一天天过去。楠楠不敢想,如果她们一直逃不出去,等她们年龄大了,老板娘和九哥会怎么处理她们,是再转卖,还是直接让她们从这个世上消失?

如果是转卖,不过又是另一个地狱;如果死亡,那也太不甘心了。

后来,楠楠极力讨好一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客人,那个客人每次来也不做别的,就是按摩放松。客人曾问她:“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

因为有监控,楠楠不敢说多,只“嗯”了一声。

后来,楠楠偷偷用收银台的笔在手上写了两个字:救我。

那个客人看到后愣了一下,但看楠楠小心翼翼地样子,也没说话。客人走后,楠楠又陷入了煎熬的等待,她不确定客人有没有看到她掌心的字,也不知道客人会无视、会帮她、还是会向老板娘和九哥告发她。

没过几天,客人又来按摩,问老板娘能不能将按摩师带出去,老板娘直接拒绝,并警告楠楠别再耍心眼。

楠楠给客人按摩时,客人悄悄跟她说,今天晚上,只要她能跑出按摩店,他就帮她逃出去。

客人走后,楠楠显得很紧张,也很激动,她的不寻常被另外四个女孩看到了,但是楠楠不敢说,怕她们会告诉老板娘或者九哥。

秋平小声问她:“楠楠,你怎么了?”

楠楠很纠结,这件事如果有人帮她,她逃出去的成功率会更高。可是,她不知道秋平能不能信,她们这些活在黑暗里的人,也容易变得黑暗。

纠结了很久,楠楠决定跟秋平说,“有个恩客想帮我逃走。”

“这是好事儿。”秋平握住她的手,说:“我帮你,但你逃走后,能不能让警察来救我们?”

楠楠郑重地点头。

吃过晚饭,秋平去找九哥,说:“九哥,我来月经了,屋里没卫生巾了,你能不能帮我去买一下。”

九哥骂她事儿多,可还是去了。小卖部离按摩店一来一回五六分钟,他嘱咐了自己叫来的兄弟好好看着店就出去了。

正在给客人服务的晓飞忽然大叫一声,九哥的兄弟急忙赶过去看情况,只见晓飞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客人疼的龇牙咧嘴地骂她会不会干活。原来是晓飞在给客人拔罐时烫到了客人。

楠楠就是趁这个机会跑出去的。

9

楠楠几经辗转,终于坐上了回家的火车。路上她借客人的手机报警,但买卫生巾回来的九哥发现她不见了,立即用绳子捆住秋平她们,硬塞进面包车里拉走了。

楠楠的爸妈找了她三年,见她突然回来,悲喜交加,但见她皮肤灰白,身形消瘦,就知道她这三年过的肯定不好,妈妈张罗着给她包最爱的饺子吃,可楠楠见到爸妈后,一直绷紧的神经忽然放松下来,她觉得从未有过的疲惫,昏睡了几天,才慢慢缓回精气神。


可因为这三年近乎囚禁的经历,她已经不敢跟人打交道了,尤其是亲人,她无法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议论。

她向警察提供了一些线索,比如老板娘和九哥长什么样,是哪儿人,按摩店的地址等等。警察迅速侦查,但因拐卖团伙转移,只抓到了几个小喽啰。

楠楠被拐卖的事情惊动了很多人,不断有媒体上门,想采访她的经历,但都被家人谢绝。有心理医生主动提供帮助,她并不是想窥探楠楠的经历,而是想帮楠楠走出阴影,勇敢地站在阳光下。

对于楠楠来说,慢慢过回从前的生活,无人打骂、无人欺凌、一日三餐、睡在床上,简简单单,就很幸福。可警察一直没有传来抓到九哥、大强和老板娘的消息,楠楠心里不安稳,她怕九哥会把秋平转移到完全的陌生的地方,继续拐卖和欺凌那些女孩。

楠楠每天都在祈祷秋平和晓飞她们被解救,她隔一段时间就会问问警察有没有进展。她想告诉秋平她们,无论此刻正在经历什么,都一定要坚持下来,因为警察已经成立了专案组,正在想方设法地找她们。

警察根据楠楠的线索,查了两年,才终于抓到了九哥他们。只是,秋平被找到时少了一只手,九哥说那是她帮助楠楠逃跑付出的代价。


楠楠听说后,立即动身去看秋平,但秋平已被九哥他们折磨的有些神志不清了,她心里满是愧疚,决定以后多多帮助秋平。

楠楠痛恨人口拐卖,可有买就有卖。她真心希望这个世上不再有贩卖人口的事情出现,但如果有人遭遇了和她一样的不幸,她也希望那些人无论身处何境,哪怕暂时委曲求全,也不要放弃逃跑的希望。

在绝境中,只有自己不放弃,自己救自己,生活才不会完全放弃你。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文系作者原创,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拜登亚洲行黯淡收场,美媒:“涉台失言”让盟友处境尴尬

拜登亚洲行黯淡收场,美媒:“涉台失言”让盟友处境尴尬

环球网资讯
2022-05-26 06:49:25
“先买房的就活该吗?”房贷利率大降,已经买了房的利率能降吗?

“先买房的就活该吗?”房贷利率大降,已经买了房的利率能降吗?

乐糕
2022-05-26 11:38:16
车子被邻居连堵43天,舆论发酵被停职,傲慢车主现身认怂:求放过

车子被邻居连堵43天,舆论发酵被停职,傲慢车主现身认怂:求放过

猫咪动物说
2022-05-25 08:33:40
想引发世界大战?泽连斯基提出一项危险要求,美国毫不留情拒绝

想引发世界大战?泽连斯基提出一项危险要求,美国毫不留情拒绝

袁周院长
2022-05-25 20:50:15
多地效仿,实行核酸“男女分采”

多地效仿,实行核酸“男女分采”

环球时报新闻
2022-05-25 21:54:15
拜登全力围堵中国之际,德国对华作出重要承诺,并将出台新的战略

拜登全力围堵中国之际,德国对华作出重要承诺,并将出台新的战略

贺文萍
2022-05-25 19:58:11
曼联名宿:穆帅不被看好就会夺冠!旧将:穆帅在研究夺得欧联杯了

曼联名宿:穆帅不被看好就会夺冠!旧将:穆帅在研究夺得欧联杯了

红魔足球
2022-05-26 14:13:19
上海解封,苏州躺赢!

上海解封,苏州躺赢!

正商参阅
2022-05-25 15:31:50
高中女生毕业合照走红,素面朝天却叫人惊艳,妥妥的青春文学女主

高中女生毕业合照走红,素面朝天却叫人惊艳,妥妥的青春文学女主

鑫欣教育
2022-05-26 12:47:09
台湾必须是中国的!两岸统一无人能挡,蔡英文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台湾必须是中国的!两岸统一无人能挡,蔡英文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白姐的生活
2022-05-26 11:54:20
1997年,冒充驻港司令员夫人、杨成武女儿的千面女骗子落网始末

1997年,冒充驻港司令员夫人、杨成武女儿的千面女骗子落网始末

小智谈科技
2022-05-26 01:00:09
“史上最性感的保洁阿姨!”上班阿姨,下班女王哈哈哈

“史上最性感的保洁阿姨!”上班阿姨,下班女王哈哈哈

笑skr人
2022-05-25 23:27:45
王心凌前男友突然发文:都是老天鹅,网友:别兴风作浪

王心凌前男友突然发文:都是老天鹅,网友:别兴风作浪

扒圈818
2022-05-26 10:34:58
这样的毕业证,不仅让我们肚子疼,更让我们心疼!

这样的毕业证,不仅让我们肚子疼,更让我们心疼!

段民说资讯
2022-05-20 12:42:58
一天内发生2件大事,星链的确参战了,美国否认,信息量很大

一天内发生2件大事,星链的确参战了,美国否认,信息量很大

深蓝航迹
2022-05-24 09:29:05
尽可能的少留一些遗憾

尽可能的少留一些遗憾

人文典藏
2022-05-25 20:18:57
普京吃下定心丸!当着全球的面,中方对着各国作出表率,值得掌声

普京吃下定心丸!当着全球的面,中方对着各国作出表率,值得掌声

烽火崛起
2022-05-25 22:16:56
广东女子为挽留男友当众脱光,视频曝光:最可怕的,是不知廉耻!

广东女子为挽留男友当众脱光,视频曝光:最可怕的,是不知廉耻!

感觉会火
2022-05-25 12:02:59
11年前,19岁的周冬雨参加艺考时的模样!

11年前,19岁的周冬雨参加艺考时的模样!

小吃货聊娱乐
2022-05-26 04:54:43
女孩打疫苗哭闹一小时,父亲将她摔飞: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

女孩打疫苗哭闹一小时,父亲将她摔飞: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

吴刚故事汇
2022-05-25 18:12:34
2022-05-26 16:50:44
上官南风
上官南风
寻觅有灵魂的故事
37文章数 1009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116平米房子37平米公摊走廊宽敞似客厅?开发商回应

头条要闻

116平米房子37平米公摊走廊宽敞似客厅?开发商回应

体育要闻

季后赛1500分里程碑!塔图姆比肩科比

娱乐要闻

67岁陈道明近照曝光 满头白发面部浮肿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华为派遣千余名工程师入驻阿维塔 首款车已开启预售

汽车要闻

大众发布高尔夫R 20周年纪念版 声浪更激情

态度原创

健康
时尚
游戏
房产
亲子

水果代替三餐美颜又减肥?

不同肤色的人穿对颜色 就能时髦又减龄

新游《V Rising》到底好玩在哪?

房产要闻

青浦新城重磅规划:海量房源将来袭,三轨交换乘

亲子要闻

研究证实:孩子大脑发育的最佳方式不是阅读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