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做律师最危险的一次:当事人儿子遭绑架,流氓要把我喂海参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侠女事务所》,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那年春天,渔户老陈站在海边,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地狱。

整片海面都是纯黑色,经过阳光照射,透露出异样的油腻光泽。老陈吸了一鼻子,四周空气中弥漫着腐尸与油污混合的恶臭,脚边的沙滩上到处是海鸥腐烂生蛆的尸体。


这片海域,是老陈的养殖场。

海面之下,是他前半辈子所有身家——光是海参苗就有五万斤,其中两万斤还是赊账的。

他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直到亲眼看着数只海鸥挣扎死去。海鸟的生命力是最顽强的,如果连它们都死了,海底的情况不敢想象。

老陈心凉了半截,换上衣服,潜到水底查看。回到岸边,老陈身子僵硬,萎顿地坐在沙滩上。

他呢喃:“后半辈子翻不了身了。”

这是一起严重的海上油气管道爆炸事件。

当地新闻连播好几天,称这次油气泄漏,油气厂要负全部责任,补偿养殖户的巨大损失。但事故过去3个月,油气公司观察完养殖户的损失情况之后,再无音讯。

老陈和其他养殖户们一起,在绝望中等待。

受损失的养殖户里,少有人敢站出来打官司。因为都觉得油气公司那么大,肯定打不过官司。而且有人得到消息,这家公司的背景很大,附近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敢接案子。

作为退伍军人的老陈不信邪,他决定赌一把。

3个月后,我第一次在主任办公室里见到了老陈。他深陷在沙发里,发黄的手指夹着烟却忘了抽,长长的一段烟灰随时要掉落到地毯上。

“小刘,你愿意接手这个案子吗?”主任问。

老陈双眼通红,他抬头看看我,带着疲惫的神情,狠狠吸了一口烟。我知道他期待主任能接手,可希望落空了。

我跟他说,自己愿意接。

老陈站起身,朝我走过来,掏出一堆现金倒在办公桌上。桌上的茶杯被挤倒了,他赶紧拽出衣袖,边道歉边擦掉桌上的茶水。

老陈走后,主任才问我,你是不是想清楚了?

我愣住了,因为我压根就没考虑。在这种上百名律师的大事务所,新手想要生存下来非常艰苦,我只是不敢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主任直接给我浇了一盆冷水:“老陈的损失保守估计在2000万左右,这样的养殖户还有将近十个,一个成功,其他人肯定也会起诉。加起来近亿元的赔偿,对于一个企业意味着什么?”

她压低嗓门问我:“老陈来我们事务所之前,已经找了3个月律所,你想想,为什么没人敢接?”

我突然明白她的意思,从接下这桩案件开始,我就成了这家企业眼里“该死的出头鸟”。

可我不信邪,还是决定硬着头皮上。

我去了一趟被污染的海域,望着覆盖海面的黑色油污,还有挣扎着死去的海鸟。想象自己很强大,可以做些什么。

那时我全然没想到,在一些人眼里,我也是一只小小的海鸟。


接下案件的头两周,我看着老陈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白,人迅速憔悴消沉。

他是一个转业的军人,态度很硬气,同时也是那片养殖区域里最大的养殖户。在其他养殖户眼里,他是最有威望的那个,一是做人仗义,二是看待问题比大家全面。以往,大家就连在什么时候放海参苗、放多少斤这种事情上都跟老陈商量着来。

这次打官司也是一样,所有人都跟着这位老大哥行动。

被众多眼光注视着,老陈的压力可想而知,他越来越等不及,几次跟我表示,自己一定要把这个官司打下去。光从那眼神,我都能看出坚定。

而我这边也在准备着诉讼。经过主任的提点,我决定在写诉讼材料的时候,采取一种迂回战术——先要求被告方承担30万元污染清理费,其他损失待鉴定后确定。

老陈看着这个数字,颤抖的手迟迟不愿意在起诉人那一栏签字,他老泪纵横道:“刘律师,我损失了几千万,要这30万跟没要有什么区别?”

我跟他解释了诉讼费的风险,而且指出了更重要的一点——索赔数额过大,可能就会打草惊蛇,让那家公司的律师瞬间警觉,并对我们采取应对措施。

我再三安慰老陈,重点是后半句:其他损失待鉴定后确定。只要有这句,油气公司该赔的都得赔。

主任也跟着说,既然选择了我们,就要相信我们的专业性。最后,即便老陈对我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说辞将信将疑,还是签了字。

果然,法院开庭传票下达以后,老陈就告诉我,当时的选择是对的。

“刘律师,其他养殖户都要求上千万赔偿,结果全让油气厂威胁到撤诉了。唯独我没有受到威胁,还是油厂领导亲自来找我谈的,说愿意出五十万,让我撤诉。”

老陈拘束地坐在沙发上,不停搓着手,吞吞吐吐地说:“油气厂找来的人,都是社会上的。”

我知道老陈在担心什么。他虽然暂时没有受到威胁,可一旦鉴定完毕,确认了赔偿金,肯定会被油气厂请来的“社会上的人”找上门。

对此,我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尽量求“快”。

我要在第一次开庭,就向法官申请找来专家鉴定污染,再马上算出赔偿金额,打油气公司个措手不及。主任也赞同我的思路,让我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开庭。

老陈的案子是这些养殖户里第一个开庭的。

我一走进法庭,就发现气氛诡异——旁听席左边,居然坐着一伙地痞流氓。从我进门开始,他们就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我。我一打听,才知道他们都是油气公司请来旁听的“员工”。

而在旁听席的右边,全是养殖户,他们自动与那群流氓分清界限,齐刷刷坐在靠近我的这一侧。

但我发现,这些养殖户都低着头,不敢让别人认出来。

那个瞬间,我出离愤怒,这不是侮辱法庭吗?“社会人”霸着座,把普通老百姓恐吓成这样!

我坐上了原告席,心里意识到这是一场硬仗,不能退缩,否则这些养殖户们会陷入彻底的恐惧,不再对自己的损失有任何希望。

庭审开始,法官宣读了双方代理人身份之后,我发现对方来的不是律师,而是所谓的“公司员工”。

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除了律师外,必须是公司员工才能代理公司的诉讼案件。于是我先发制人,要求看对方的劳动合同,并表示如果不能证明,就不同意下次继续开庭。

我还没说完,旁听席的流氓激动了,纷纷破口大骂:“傻X律师,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死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一片谩骂声中,我和这群流氓对视着,发现里面有个“大背头”,像是其他流氓的头儿。

这人30多岁的样子,头发两边剃光,中间的全部往后梳。个子高大,面皮白净,死死盯着我。

我强忍怒意,对这帮流氓面无表情,决定要在自己的“主场”,法庭上给他们个下马威。


法官敲了两次法槌,这些流氓才安静下来,流程继续。

这次开庭最重要的,就是确定鉴定机构,可由于案件的特殊性,当时找不到关于海底养殖作物损失的鉴定机构。

被告人坐在对面得意地抖着腿,就等我的鉴定申请被驳回。

他简直太小看律师的专业性了。

我面不改色地发言道:沿用以前的案例,在没有鉴定机构能进行鉴定的情况下,只要双方同意,可以找相关领域专家进行鉴定,出具的鉴定报告具有同等效力。

被告听完坚决不同意,认为在不能鉴定的情况下,就应该驳回我的诉讼请求。审判长宣布休庭,跟几位审判员小声商议着。

坐在原告席上的老陈很紧张,斑白的鬓角上已经挂上了汗珠。想必他已经开始担心了。

我决定再次主动出击。

在众多威胁眼神的注视下,我大声道:“审判长,如果这个案件因为鉴定有困难就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那原告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维权呢?”

现场鸦雀无声,我一字一句地说着:“通过媒体,还是上访下跪喊冤?”

旁听席又是嘘声一片。

“哎哟给你能耐的还威胁法院了!”

“看她那个x样就特么想弄死她!”

旁听席上的漫骂声越来越大,审判长再次敲响法槌予以警告,并且叫来了法警,才控制住了局面。

法官经过商讨,最终同意了我的方案,决定让某水产大学的教授来进行鉴定。

被告代理人还是一副得意的样子,大概他认为只要是人,就有被公关的可能。

只见被告人在庭上使了个眼神,旁听席的流氓就开始疯狂喝倒彩。

我还没有怎样,可这却让老陈受了刺激——法庭上都敢这样,自己胳膊扭不过大腿的,肯定拿不到足额赔偿。

我必须下狠手了。于是我再次提议:“鉴定人员必须得双方签笔录确认才可以。”

因为鉴定人员落实在笔录上后,这份笔录将被法院保存在卷宗里,那可是永久的印记。

我冲着其他人大喊:“如果有人丧良心呐,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

此言一出,旁听席上又掀起一阵谩骂。

我忍无可忍,大声道:“审判长,我申请这些素质低下的旁听人员回避,如果不清理旁听席,我会申请调取法院的庭审录像公之于众。”

审判长看了我一眼,让法警把这群骂骂咧咧的人清理出旁听席。

我知道审判长看我那一眼是什么意思,庭审马上就要结束了,没必要再激化矛盾。

但我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告诉这群流氓:在法庭上,他们不能跟一个执业律师耍无赖。

首战告捷,庭审结束后,所有养殖户都把老陈围住,询问下一步计划。在这个时候,老陈的信心就是他们的一针强心剂。

我看他们的样子,稍微放下心,可刚准备先回所里,就发现自己被人跟上了。

法院门外,等候已久的十几个流氓跟在我身后。在闹市区的大街上,他们没做什么,却发出无声的威胁。

直到大背头打破沉默:“没看出来啊,小娘们儿嘴皮子挺利索,改天找几个哥们儿,祸祸死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我听到身后龌龊的笑声不断。

这次,我没有和他们逞口舌,回到事务所,我回忆了开庭时的种种细节,觉得这帮流氓只是嘴皮子功夫,于是信心满满地准备下一步计划。

我丝毫没意识到,事件开始失控了。

那天傍晚,老陈给我打电话,声音颤抖地说:“刘律师,我们撤诉吧。”

我以为对方又提出了私下赔偿,便说:“对方给你多少赔偿?你可以自己衡量。”

没想到老陈带着哭腔大喊:“一毛钱的赔偿没有,我儿子今天放学被人弄走了,人都没了!”


我赶紧让老陈报警,可电话直接断线了,再打过去,一直占线。

过了半小时,老陈才打过来电话。这个曾经的退伍兵彻底崩溃,在话筒那头嚎啕大哭。

他告诉我,孩子是被油气公司的人接走的,刚刚才被送回来。

这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回到家,表情麻木,只说了一句话:“爸爸,他们让你别想着钱,要担心我的命还有没有。”

想象一个小孩嘴里说出这句话,我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让老陈报警,但他却说算了,对方已经明确表态,如果敢报警,这样的事情会经常发生。

而我也忽然意识到,这伙流氓没我想的那么简单,他们像是有人指导一样,绑票尺度拿捏得很好,报警也不一定构成非法拘禁。

官司还在进行,我和老陈却被迫采取守势。

此后一段时间,老陈儿子上下学都是孩子妈妈亲自开车接送,我也联系了电视媒体,如果对方还有这种恶心人的动作,马上曝光。

我和老陈就这样熬着,直到正式鉴定的那天。

上午,海风吹在身上黏腻腻的,我戴着两层一次性口罩,仍旧无法阻挡扑鼻而来的腥臭。

在此之前,由于老陈儿子这件事,我担心专家受到威胁,便要求鉴定时我必须在场。法官同意了,被告人没有过多纠缠,他们似乎并不在乎我在不在场。

对方同意得有些反常,法官叮嘱我要注意安全。

果然,我和四位专家刚到海边就受到了阻拦。

大背头带着一帮流氓,只让专家上船采集样本,不允许我往前半步。

看他们这样猖狂,我联想到之前被这群流氓尾随,实在忍不住,直接甩开墨镜,瞪着几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不让我上船,鉴定结果我是不会认的,我会申请重新鉴定。”

“我他妈的真想弄死你,你个娘们儿就不怕有命挣律师费,没命花吗?”一个大汉指着我的额头,喷我一脸唾沫星子。

我穿着高跟鞋,身高还够不到他下巴,抬头和他对骂:“别指指点点了!给句痛快话,我能不能上船?”

“如果不能,今天就不要鉴定了,我就带着四位专家走!”我心里打定主意,如果今天鉴定不了,下次就带着法官一起来。

看我不退让,大背头站在流氓们的背后,嘿嘿一笑:“上吧,你想上船我们成全你。你穿个高跟鞋,脚一滑,掉海里也不是没有可能。等捞上来,死得透透的。”

说完,他转身上了船,回头对我大喊:“上来啊!”

我正要跟着往上走,就被一个专家拉住胳膊。他小声说:“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就别上去了,听话。我们尽量做到公正。”

“放心吧,乱吠的狗都不咬人。”我没听劝阻,拉住专家走向船只。

按照我以往的生存经验,这种动辄就喊要弄死别人的流氓,一般都是虚张声势,况且还有四个鉴定专家同在船上,应该不会真有胆量动手。

就这样,我踏上了甲板。


开船了,船只渐渐远离海岸线,4个流氓突然走上来,把我逼到船尾的角落。

我想呼叫,却发现周围已经看不到任何人烟。

鉴定专家还在船头打捞海里的作物。我没办法到专家身边去,只能扯着嗓子大喊,要他们站在我能看到的地方打捞。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有能耐你去捞啊。”一个流氓站在我的跟前,挡住视线。

换作平时,我能和他对骂一个小时不重样,但现在,我只能大声背诵着正规打捞流程。

海面太空旷,小船的马达声又太大,我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专家能听得到。

鉴定专家小心翼翼地挪到我视线范围内,却被其他流氓往另一方向推搡:“不用听这个傻x娘们儿的,她要是敢不认可今天的鉴定过程,我就把她推到海里去喂鱼。”

专家们看着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还是不放心,“师傅,渔民们的一家老小都指着这些海产品,咱们不能丧良心……”

“啪!”我还没说完的话,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硬生生扇了回去。

接下来,整个世界只剩下马达的轰鸣声。

我左脸颊瞬间麻木,趴在围栏上,脑袋一片空白。等脸颊高高肿起时,我才疼得反应过来。

我捡起被打飞的墨镜,重新戴好,对专家说:“师傅,继续打捞。”

“他妈的,傻逼娘们儿脑子让海水泡了。她是真想死。”有个流氓发现动手不奏效,在甲板上焦躁地转着圈,嘴里骂骂咧咧,时不时往甲板上吐口唾沫。

至少,他们不再干涉鉴定专家了。

折返时,大概走到中间的位置,因为记得之前这个位置的打捞频率不够,我要求专家再打捞两次。

流氓们再也忍不了了,两个胖子过来架住我的胳膊,大背头走到我面前:“你是不是真想死在这儿?你不是说渔民一家老小都指着海里生物吗?你死了,就可以给他们喂鱼喂虾。”

我整个人被两个大男人高高架起,一直拖到船沿,周围是反复拍打的海浪声,背后空空荡荡。


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就连我的高跟鞋尖,也已经够不到地面了。我只能紧紧拽住围栏,不让自己被扔下去。

“我来之前已经写好了遗书,如果回不去,同事会替我报警。”反复拉扯中,我尽量冷静地说。

“你是真他妈的恶心。”我看不出,大背头到底信了没有,但他听完,总算把我扔在甲板上,自己转身走向船头。

脚踩甲板的瞬间,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因为根本没有什么遗书,更不会有同事第一时间报警。

船只仍然荡漾在遍布油污的海上,那些油污在阳光炙烤下散发出恶臭。我把口罩使劲往脸上摁了摁,这样味道才好一点。

只是望着乌黑的海面,我发着呆,突然觉得很恶心,“黑,真他妈黑。”

打捞结束,我从船上直接跳到地面。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离开前,我对大背头这群流氓说:“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母亲和妻女,如果有,希望她们的每一天,都不会像今天的我一样被对待。”

四个专家拉起我的胳膊就走,身后流氓们的叫骂声被海风带走。

上车以后,我一直没摘墨镜,视线还是逐渐模糊。这一天发生的事儿,我从没有和父母提,因为不敢让他们知道,自己女儿的工作会是这样的。

那时,我有个谈了6年的男友,我们打算稳定下来了,他和他的家人却一直反对我当律师,希望我能找个不要太累,至少更安全的事业。所以从接下这桩案件开始,我就一直瞒着男友,他天天在网上看油气污染的新闻,和网民一起骂油气公司的无良,却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女友就是这桩案件的律师。

我不敢和身边的任何亲人倾诉。

回律所的一路,我坐在狭小的车厢里,觉得自己被一种巨大的气压笼罩着。

如果还有一个人可以倾诉,那只有我的律所主任了。听了我在船上的遭遇,她老人家直接发飙了。

主任气到把手里的茶杯摔了,大骂了我,她问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学会用柔和的方式,去解决尖锐的矛盾,不让自己置于险境?

我向主任保证,以后会尽量改,但是这个案子我一定要跟完。

主任摇摇头:“朽木不可雕也。”

她对我说:“小刘,这个案子做成了,你也就成长了。做不成,你也会从另一个方面成长很多。”

很快,我就感受到了主任所说的“成长”。


自从上次鉴定完毕,我和老陈只剩下等待结果。我还在安慰自己,这些流氓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绝不到卖命的地步。

直到有一天,一辆吉普向我和男友的车冲了过来。就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

当时我坐在副驾驶,丝毫没有任何准备,眼睁睁看着那辆吉普要撞上来。男友紧急打了个方向盘,扭转车身,吉普猛地撞上了副驾驶后方的位置,整个车门都烂了。

吉普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坐在副驾驶的我。

对方很坦然地下车,是大背头。

他看到安然无恙的我,笑着说:“你命还真挺大。”

大背头走了以后,我发现男友已经吓傻了,他蹲在路边哭。我站在旁边发呆,直到拖车把撞坏的车拖走。

我俩一路沉默地步行回家。

他了解了缘由,问我能否不做这样的案子?想当律师也不要紧,安安稳稳的,不求大富大贵,“我不想再有这样的遭遇了。”

他的父母知道之后,直接下了最后通牒,要么辞职结婚,要么别互相耽误。

这帮流氓的目的达到了,他们让我感到恐惧——失去身边人的恐惧。

但我突然回想起主任说的那句话,“枪打出头鸟,你和老陈,现在就是那只该死的鸟。”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用一场“意外车祸”,解决一个“麻烦”,顺便在其他律师面前,摆弄自己的手段。
甚至可以说,他想威胁的,不止是我,更是整座城市的律师。养殖户们将无人可依靠。

我终于知道自己在对抗什么,只有赢了官司,才能证明流氓的作为是无用功,才会让更多的养殖户自发地与这帮人进行对抗。

我没有力气愤怒,掏出自己的积蓄,给男友换一辆他心仪很久的车。然后我跟他说:我会继续工作的。

男友对我没有任何回应。

下定决心的我没想到,车祸带来的恐惧,不仅是在影响我,还会让当事人陷入更深的恐惧——连律师都能差点没了,那我这种普通人会怎么样?

老陈听说了我的遭遇,当下就打来电话,“这案子结了,我撤诉。”

他说我被撞的那几天,老婆去接孩子的时候,周围有几个陌生人很诡异,恐怕就是冲着孩子去的。

他讲自己先前当了十年兵,自认为是铁骨铮铮的汉子,现在认输了,这种不讲道理的仗,根本打不赢。

这个原先还很硬气的壮汉,不断跟我哀求:“撤诉吧。”

老陈还告诉我,其他养殖户,这段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们跟着老陈在岸边搭建木板房,也不回家,几乎不眠不休,自发加入到清理油污的组织当中。但因为海洋的特殊性,他们白天刚清理好的海面,经过潮起潮落,马上会有新的油污覆盖过来。

每个养殖户都在等待中绝望,看到老陈的官司受阻,已经有人崩溃了,直接和公司签订了赔偿协议,只拿到一小部分赔款。

老陈在电话那头笃定地说,不能让我为此承担风险了,我要是出事了他良心不安。孩子有事,他的天也就塌了。

我拿着电话,等他说完,才缓缓开口:“天还没塌,你脊梁先塌了。”

我接着说:“我挨了打还挨了撞,我还没说退缩呢,你怂什么?早干嘛牛逼哄哄的,说要给大家伙做个榜样?”

我清楚地告诉老陈,在这个节骨眼上怂了,流氓只会觉得暴力起了作用,也会间接害了更多人,“以后,再有人像你一样鼓起勇气诉讼,他的孩子也会被绑架。就因为流氓知道这个手段管用!”

“爱撤诉撤吧,以后别来找老子了。”我有些生气,直接挂断了电话。

没多久,老陈又打来电话,很坦诚地道歉:“刘律师,我不是个爷们儿,我汗颜。”

但真正影响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并不是我的几句话,而是身边其他养殖户的苦苦哀求:你不争了,我们就更没指望了。

老陈说,要和我一起把这个官司打下去。

有时候,人的勇气被拿走了,不是一时,是一世。老陈和其他人的勇气,都不该被拿走。


鉴定结果就要下发的那段时间,我更加小心翼翼。平时出门眼观八方,上班要穿的高跟鞋手里拎着,脚上一定是运动鞋,方便随时逃跑。

而油气公司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他们知道,真等鉴定出结果,赔偿金出来,怎么闹腾都没用了。

那一天,油气公司的领导打电话给我,说要约我见一面。

但主任这一头,早就因为我车祸的事情,异常愤怒。她说如果要见面,那就只能约在所里,而且这桩案件过后一切事项,她都会介入。

见面时,对方领导开出了一个高价,条件只有一个,“你让当事人接受调解, 或者不要帮忙打这个官司了。”

我算是明白了。几次恐吓下来,都没能让我和老陈退缩,他们幕后的律师已经发现事态失控,决定来软的了。

我说,这得问问我们主任,她接下来都要介入了。

对方领导一听我就是个小喽啰,很失望,问我什么时候能约见一下主任。

我立马就笑了:“哎呦我的妈,那可不好说了,主任的档期太满了。”

不等对方说话,我就掏出了手机:“最近她陪老公去国外视察了。她老公是个副部级干部,可能大领导出国都要带着夫人吧。来,我网上查给你看看?”

这领导愣在原地,看完网页,脸色变了。

后来,主任听完我回绝的理由,气得拿卷宗打我。

“我这不是跟您学的要柔和婉转吗?”我还挺委屈。

主任让我赶紧滚犊子,多看我一眼都烦。

终于,鉴定结果下发的那一天到了。我赶紧把老陈喊到所里,他还带来了其他的养殖户。

他们研究着这个案子会如何处理,结果好的话,都会按照老陈的方法重新起诉。

我们按照鉴定结果估算了一下,和老陈之前预估的产量没有差太多。又按去年的市价算了一下可以得到的赔偿,是整整三千多万。

老陈激动地握住我的手,眼泪都滴了上去,他又觉得这样做不太合乎礼仪,赶紧松开。

旁边的一个老大哥使劲捶了一下桌面,“这他妈的我的损失大了,跳海得了!”他的养殖区域也很大,但是经过其他律师和公司的劝说,签订了赔偿协议,拿到的赔偿款只是老陈的一半。

剩下的养殖户不再犹豫,当下表示要跟我们所签订委托合同。现在他们明白,那帮人没那么可怕了。

只是到了开庭之前,老陈又给我打电话,说对方高层亲自道歉,不希望事态闹大,愿意在3000多万的基础上再加200万,只要老陈撤诉。

老陈考虑自己还要在这继续养殖事业,不想太得罪人,就当留条后路。

我说理解他的想法,但我还是给出了提醒:一定要足额拿到钱再撤诉,不然这样的诉讼程序还要再走一次。

老陈说明白了。

没想到,被告公司又跟老陈耍无赖,说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先行赔付一部分,剩下的分期付款。更过分的是,这帮人故技重施,又开始威胁老陈。

这家公司不知道的是,老陈现在不怕了。他和我商量,把官司打到底。


到了最后一次开庭,向来很少陪律师出面的主任,这次与我一同出庭。

她从业了40年,当地很多法官刚过司法考试的时候,都在她手下实习过。她看着太多法律从业者一步步长大。

开庭前一晚,主任说:“把你平时最爱的高跟鞋穿上,妆画好了,把最神采飞扬的一面拿出来。”

看着这个提醒我“喷点香香”的老太太,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了靠山。

主任带着执业40年的强大气场,看着旁听席那群地痞流氓,微笑着跟法官说:“恳请审判长将无关的旁听人员请出法庭。”

马上,这群流氓在法官的注视下起身退出法庭。

“为了节约审判成本,开庭之前我们先确认一下双方出庭人员是否具有出庭资格吧。对方代理人应该能理解吧?”老太太微笑着整理好律师袍,露出浅浅的一个酒窝。

对方代理人不太情愿地拿出劳动合同递给审判长。

庭审结束,原告发表最后辩论意见的时候,主任只是按照惯例,简短地说了一句坚持诉讼请求。

我向来是不在庭审多说一句与案件无关的话,但这次忍不住要求补充发言。

“尽管整个过程困难重重,但是案件进展到现在,总算是对当事人以及在座的情况相似的养殖户有一个交代。我相信在庭审笔录、庭审录像以及最终的判决书中会有一个公正的体现。恳请合议庭综合考虑实际情况,按照相关法律之规定,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我做完上述陈词。一瞬间,老陈在内的所有养殖户一起站了起来。

法官在这时敲响了休庭的法槌。

按照我的预测,后来对方上诉了。主任安排了别的律师代理老陈的案件,我表示同意。

主任有些吃惊,我说不觉得自己躲得过一次,就能躲第二次,她教会我,得先保证自己活着,才有一个一个案件的积累,最后产生质变。

最终二审的结果,还是维持原判,对方要付3000万的赔偿。

后来,除了已经签订赔偿协议的养殖户之外,其余所有养殖户都按照跟老陈差不多的鉴定标准,拿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赔偿。

老陈这一把,带着伙伴们赌对了。

案件结束以后,我约男友吃了顿饭,谁也没有说还要不要在一起这样的话,心照不宣地分了手。

多年后,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我和他只遇到过一次,在机场,他抱着他女儿,我拖着行李箱。“我就知道你还在当律师。”他女儿伸手摸摸我头上的小脏辫,伸手要抱抱。他很俗套地祝我以后能找到一个理解我的人,陪我实现开律所的梦想。

那天,我们匆匆告别。

我不后悔接下这桩案件,每个立冬之前,我总能收到老陈送的海参。

收到海参,我就会知道,有片海洋不再被黑色覆盖。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最有骨气的星座,有骨气,更有血性,不会被人左右,活成自己

最有骨气的星座,有骨气,更有血性,不会被人左右,活成自己

硬核星座指南
2022-01-20 00:55:42
各国男生啪啪啪的时长是多久?

各国男生啪啪啪的时长是多久?

孙小偶
2022-01-18 11:25:45
清肺排毒汤在美国上市?我上FDA官网查了一下

清肺排毒汤在美国上市?我上FDA官网查了一下

科学公园
2022-01-19 19:31:59
0-2!19岁小李娜惨遭横扫,被送隐形蛋连输9局,创下2大尴尬纪录

0-2!19岁小李娜惨遭横扫,被送隐形蛋连输9局,创下2大尴尬纪录

体坛扒客
2022-01-19 18:44:59
李嘉诚资产达8500亿,远超比尔盖茨,可成世界首富的他为何藏富?

李嘉诚资产达8500亿,远超比尔盖茨,可成世界首富的他为何藏富?

卢卡斯写日记
2022-01-18 06:15:02
古代妓院你所不知道的服务项目,一样比一样变态,不只有“陪睡”

古代妓院你所不知道的服务项目,一样比一样变态,不只有“陪睡”

凌度历史看板
2022-01-19 10:04:52
“女同事午休忘了把手拿出来,我该帮一下吗?”哈哈哈太尴尬了!

“女同事午休忘了把手拿出来,我该帮一下吗?”哈哈哈太尴尬了!

相声段子百货店
2022-01-19 04:16:18
都美竹李靓蕾被评为“中国十大女性”,网友:李靓蕾都不是中国人

都美竹李靓蕾被评为“中国十大女性”,网友:李靓蕾都不是中国人

万小刀
2022-01-19 12:23:16
“在地下车库看到一辆车黑得发光的车,想问下这种黑叫什么黑?”哈哈哈哈哈

“在地下车库看到一辆车黑得发光的车,想问下这种黑叫什么黑?”哈哈哈哈哈

哈哈精来啦
2022-01-19 10:22:59
百年前菜市口是何模样?被凌迟处死男子一脸哀嚎,刽子手向天祭刀

百年前菜市口是何模样?被凌迟处死男子一脸哀嚎,刽子手向天祭刀

文化编辑部
2022-01-19 04:25:20
最新!北京朝阳阳性人员感染德尔塔变异株,在高铁上被管控 | 医脉3分钟

最新!北京朝阳阳性人员感染德尔塔变异株,在高铁上被管控 | 医脉3分钟

医脉通
2022-01-19 03:12:02
叛乱果然发生了?特朗普深夜打响第一枪,“美军内战”在全球响起

叛乱果然发生了?特朗普深夜打响第一枪,“美军内战”在全球响起

烽火崛起
2022-01-19 23:04:46
英国知名媒体发中国新年菜谱,白事纸钱竟然在桌上!

英国知名媒体发中国新年菜谱,白事纸钱竟然在桌上!

这里是美国
2022-01-19 06:41:54
和男友同房后私处出血,来医院检查后发现竟是......|真人实录

和男友同房后私处出血,来医院检查后发现竟是......|真人实录

第十一诊室
2022-01-18 14:49:13
他是江青的唯一外孙,职高毕业,娶了薄一波外孙女,爱好下地种菜

他是江青的唯一外孙,职高毕业,娶了薄一波外孙女,爱好下地种菜

浮生轶事
2022-01-18 15:27:49
巨型海啸袭向美国7地,10多万居民失联,关键时刻,中国伸出援手

巨型海啸袭向美国7地,10多万居民失联,关键时刻,中国伸出援手

前沿时刻
2022-01-19 19:24:15
日本人奇怪中国产品为何要加上一个日字“の”,日媒:会有高级感、好印象

日本人奇怪中国产品为何要加上一个日字“の”,日媒:会有高级感、好印象

七点早知道
2022-01-18 17:01:19
1天杀死1个连,塔利班已伤亡8000人:大批战机定点斩首一边倒猎杀

1天杀死1个连,塔利班已伤亡8000人:大批战机定点斩首一边倒猎杀

无定河
2021-06-26 16:26:09
25岁在NBA无球可打!身材都走样了,在CBA轰下34+13!这太强了啊

25岁在NBA无球可打!身材都走样了,在CBA轰下34+13!这太强了啊

野球帝
2022-01-19 11:28:57
那个22岁“自愿”拍AV女孩的照片,我不敢看……

那个22岁“自愿”拍AV女孩的照片,我不敢看……

故事背包人
2022-01-16 04:38:44
2022-01-20 02:08:49
白日萌硕
白日萌硕
与学为伴,一起看书
458文章数 1113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天津高校成隔离点粗暴转运学生物品:开学核实后赔偿

头条要闻

天津高校成隔离点粗暴转运学生物品:开学核实后赔偿

体育要闻

朗尼克:C罗做了所有重要的事情,莱万是名令人惊叹且杰出的球员

娱乐要闻

华谊兄弟覆灭记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美国,要对阿里巴巴下手了?

汽车要闻

为碳中和愿景添砖加瓦 雷克萨斯两款新车首发

态度原创

教育
游戏
健康
房产
公开课

教育要闻

“高中永远不会结束”为什么是真的?

育碧《工人物语》开发幕后短片 游戏世界观介绍

如何识别流调电话?注意七点防诈骗!

房产要闻

第六批近半项目触发积分,年后置业的机会在这里!

公开课

武汉试行冰葬,零下196度“粉身碎骨”还环保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