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美“民主峰会”邀请乱港分子罗冠聪,撕开民主画皮,摆明是针对中国?

0
分享至

美国“民主峰会”即将召开,而围绕“民主”的话题却早已拉开帷幕。毕竟在世人眼中美帝谈“民主”本身就是一大笑话。

美国这次举办会议,几乎邀请了全球一半多的国家领导人,大国中唯独没有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因为美国知道,中俄绝不会“苟同”。

虽然美国没请中国,但却不怀好意地邀请了中国台湾省以及在中国香港畏罪潜逃的乱港分子罗冠聪。如此别有用心,这典型是有分裂中国的图谋。

乱港分子罗冠聪爆料“获得拜登邀请”

12月5日,畏罪潜逃的乱港分子罗冠聪在脸书上爆料自己已“获拜登总统邀请”。这意味着,在这场所谓的“民主峰会”中又多了一位演员。


罗冠聪自称,自己是“唯一受邀请的港人”,会在所谓的“保障人权”等两个主题讨论环节间发表一段连接两者的讲话,为此他表示自己深感 “荣幸”,对美国政府也表示“感恩”。

美国虽高举“民主”,却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以此作为幌子为“台独”、“港独”势力搭建舞台,无疑,这已经干涉了中国的内政,也违背了一个中国原则。

逃犯罗冠聪作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的前主席,趁着香港国安法生效前连夜乘机逃至英国,甚至还扬言“要在国外继续从事乱港活动”。

在国安法正式成立后,港警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名立案,罗冠聪和其同党也均被正式通缉。

令人震惊的是,美国总统拜登此次“民主峰会”竟然邀请了一个中国“逃犯”,显然,“民主”就是美国掩饰其卑劣政治目的的口号。

揭开美国“民主”操弄画皮

大搞“价值外交”早已使美国的“野心”昭然若揭。


鉴于,此次“民主峰会”明显是对中国而来,那么不如叫做一次“反华集会”。不过这样的场面令人唏嘘,毕竟前几周中美两国领导人的视频会谈上,拜登可是信誓旦旦地宣称“美国寻求与中国共存”的。

而今画风一转,人鬼两面的美国却使出这般伎俩来对付中国。只能说,美国压根就无意改变自己对华立场,“遏制”绝对是美国对华的“关键词”。美国的承诺完全就是空气!这次,再被证实一次。

拜登另有图谋

那么拜登处心积虑地搞一次“民主峰会”除了针对中国外,是否另有目的呢?答案是肯定的。


除了中国是拜登政府的“心病”外,美国国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疫情之下,美国内部的问题频频爆发,各类枪支犯罪引发的恶性事件、民族歧视问题、通货膨胀问题、经济下滑等都成为美国政府和人民的噩梦。

而这些,世界各国都看在眼里,美国已经在飞速走“下坡路”了。拜登此次想摇旗呐喊无疑是想“挽回颜面”,告诉世界“我”还可以!

民生惨淡绝对是美国的现状,而政治项目牌的推进一样被拜登打的“稀烂”。除了疫情治理的极差外,拜登的支持率也急剧下滑。拜登政府想要重振旗鼓必须干一件大事让民众“安心”,但拜登想拿“民主大会”来搞事情只能适得其反。

我国外交部表明立场

与美国的期望完全相反,这场拜登精心筹划的“民主峰会”反作用已经相当突出。

我国外交部已多次表明立场,强调民主是全人类共同价值,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美方所作所为恰恰证明所谓“民主”只不过是一个幌子,是美方拿来推进其地缘战略目标,打压他国,分裂世界,服务自身维霸私利的工具。

美国如果还要打着假民主、真分裂的旗帜,中国和中国人民也绝不会答应,最后自食恶果的终将是美国自己。(图图)

延伸阅读:

港媒专栏犀利点评:“民主病夫主办民主峰会”,这是美国“民主”出现严重错误的征兆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最好的民主不一定是最强大的,最强大的民主不一定是最具代表性或最实用的,尽管从绝对的主导地位来看,它很可能声称自己是如此这般。”下周(12月9日、10日),美国拜登政府即将在华盛顿举办所谓全球“民主峰会”(Summit for Democracy)。

对此,12月2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著名专栏作家卢纲(Alex Lo)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题为“民主病夫主办民主峰会”(The sick man of democracy hosts a democracy summit),对这场会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有意思的是,卢纲在文中用两个命题和两个反命题形成两个对照组,从两个方面作出了分析,由此指出:全球的“民主倒退”与中俄等国无关,主要是由美国及其盟友造成的;美国的“民主”早已陷入困境甚至是失败,与其在国外强加武力输出“民主”,倒不如在解决本国国内问题上下功夫。

文章认为,美国主办这场“民主峰会”,反映出的是这个国家的“民主”出现了严重错误,美国人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并纠正错误。而对于这场“民主峰会”,中方也已明确表示,它与民主没有半点关联,美方策划举办的所谓“民主峰会”本质是策动世界分裂,注定没有前途。



香港《南华早报》专栏作家卢纲发表评论文章

卢纲首先指出,拜登政府“攒局”这场“民主峰会”,从一开始就引发了大量怀疑的声音,这听起来更像是“沆瀣一气”,至于想要针对谁,不言自明。一般而言,民主的实践过程始于国内,但如果失败了,政客们可能会找一个或多个“外部敌人”来分散公众的注意力。

此处,文章提出了一个叫做“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的概念,如果真的如此,那如今的“民主氛围”是比10年前或20年前要更加稀少的。尽管如此,这次美国还是邀请了多达140多个“国家或政府”参会,但并非所有的“民主国家或政府”都是一样的。

比如,有些比其他的更好或更实用,而有些则只是名义上的“民主”,但把它们计算在内还是有用处的。就像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说过的那句话:“他也许是个混蛋,但他是我们的人。”(He may be a bastard,but he’s our bastard.)

文章作者认为,在美国主办这场“民主峰会”的背后,有两种没有被提出来的假设值得去挑战,因为在他看来,它们是不合理且不真实的。作为长期学习康德和黑格尔哲学的人,卢纲把这两种假设写成了两个命题,并分别提出了自己的反命题,以形成两个对照组。

命题一:自冷战结束以来,全球民主正在倒退,需要美国来扭转它。 反命题一:如果真的出现民主的倒退,美国对此比任何“独裁或专制政府”都更应该负责任。 命题二: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民主国家”,其领导地位至高无上。 反命题二:民主在美国本身就在倒退,它不是任何国家的榜样。

将这两个对照组摆在一起,卢纲认为,美国其实正在破坏其国内外的民主,并对这两个对照组分别作出了分析。

对照组一

根据瑞典非盈利机构“多元民主”(Variety of Democracy,V-Dem)跟踪各国民主程度得出可量化指标,并经由《纽约时报》分析后发现,自2010年以来,美国及其盟友在很大程度上经历了“民主倒退”,和美国的非盟国相比,这些国家在司法独立和选举公平等方面的倒退速度实际上是对方的两倍。

该报告发现,美国的绝大多数盟友国家在过去十年里没有经历“民主进步”,反而许多它的非盟友国家取得了“民主进步”,其中指出:“这表明,世界上大部分的‘民主倒退’不是外国势力强加给‘民主国家’的,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联盟网络’出现了腐化。”

在土耳其、以色列和菲律宾等国,一种“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兴起,其国内的政治分裂,狂热的领袖造成了制度的衰落。在这份名单上,当然也可以加上美国,它的警察力量变得军事化、监狱系统腐败而残酷、系统性种族主义导致少数族裔(尤其是非裔)的公民权被剥夺、各级法院的选举权被削减,法官的任命变得政治化等等。



2020年5月底,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杀”,继而引发国内“黑命贵”等一系列反种族主义抗议。图自澎湃影像

“多元民主”用几十个指标得出了一种“自由民主指数”,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及其盟友的得分没有显示出太多倒退迹象,但在本世纪的头十年,得分开始有所减少,进入2010年,情况开始恶化,美国及其盟友不但对全球民主的增长贡献极少,更令人震惊的是,有36%的“民主倒退”与美国盟友有关。

“根据‘多元民主’的数据,平均而言,美国盟友国家的倒退速度几乎是其盟友国家的两倍……这一数据与美国所宣称的假设是相矛盾的,即这一‘民主倒退’趋势是由中国和俄罗斯推动的。”

卢纲表示,公平地讲,“民主倒退”不能都归咎于美国,其中也有其盟友国家的一些国内原因,但需要确定的是,向美国靠拢的国家经历了最多的“民主衰退”,而那些靠近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国家则没有。

“至少,我们需要修正长期以来有关‘民主的传播’这一内容,以及美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假设。”文章这样写道。

对照组二

在这一对照组中,究竟是认同命题二,还是认同反命题二,大多数年龄在18岁到29岁之间的美国年轻人已经选择了后者。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政治研究所本周公布的一项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这一年龄区间的美国年轻人,对本国的民主状况感到担忧。其中,超半数(52%)的人认为美国的“民主”陷入了困境,或者是彻底失败的。

与此同时,约35%的人认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美国可能会发生第二次内战;还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在其人生中可能会见证美国一个州脱离联邦体制。

在接受调查的2100多名美国年轻人中,只有7%的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另有27%的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在某种程度上发挥作用的民主国家”。

《南华早报》的评论文章就此指出,这一代美国年轻人不仅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群体,同时也是经济上最为弱势的人,许多其他国家提供给本国公民的条件,远比这些美国年轻人从自己政府和社会中得到的更好。

所以,这些美国年轻人才会说,除了在军事硬件和高科技领域,所谓美国在“这方面或那方面是最好的”这类言论,都是荒谬的。

文章作者卢纲认为,如果民主需要改进或加以巩固,那么在国内所要做的工作比在国外要多得多。

在海外,所谓的“民主”一直是美国为推进和维持其全球霸权所使用的“遮羞布”,退一万步讲,即便其在国外的干预是“真诚的”,但用武力强加“民主”的做法总体上还是失败的,这种方式没有解救别国,而是破坏了更多国家的社会稳定。而那些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诸如战后的日本、德国和韩国,可能更多地与其本国国内发展有关,而非是美国的影响所致。



当地时间9月2日,美军撤离阿富汗后,从昆都士、塔哈尔、巴格兰等地区逃离的难民聚集在首都喀布尔,搭建帐篷居住生活艰辛。图自澎湃影像

鉴于所有这些原因,卢纲最后提出其观点:“下周在华盛顿举行的会议,并不代表全球各地普遍存在‘民主偏差’,反而恰恰是美国‘民主’出现严重错误的征兆,这需要美国人民拨乱反正。”

美国忙着办“民主峰会”,中方怎么看?

此前,美国“政客”新闻网(Politico)提前发布了美国对于“民主峰会”的拟邀请国清单,不少媒体分析出了美国总统拜登的“心机”。虽然大言不惭叫“民主峰会”,但名单却充满政治操弄。路透社11月7日就质疑,一些“民主遭受威胁”的国家也被邀请。

比如,中国未被邀请,但台湾省却在名单上。尽管名单上注明了邀请“国家和/或政府”,但美媒分析称,单独邀请台湾省,是暗中承认台湾地区作为一个“独立”的“民主政府”。

此外,不止一家媒体和民权团体看出,美国在选择参会国时“与中国抗衡的战略考虑明显在发挥作用,印度、菲律宾等与中国相邻却民主倒退的国家也将受邀。”



“民主峰会”拟邀请国家名单(部分)

12月2日,在北京举办的“中外学者谈民主”高端对话会上,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发言中指出,民主制度不能是“飞来峰”,民主建设不需要“教师爷”。如同世界上找不到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一方水土有一方民主”,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民主模式,更没有十全十美、高人一等的民主制度。

他表示,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个别国家以“民主领袖”自居,召集什么“民主峰会”,人为把世界各国分成三六九等,贴上“民主”和“非民主”标签,对各国民主制度说三道四,指手画脚,这是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实,对国际社会团结合作没有任何好处,对世界发展也不会有任何裨益。



视频截图

对于这场“民主峰会”,外交部副部长谢锋表示,个别国家不愿正视、不去解决自身存在的严重人权问题,却以人权代言人和法官自居,纠集所谓“民主峰会”,是谁给了它授权?它凭什么替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主?这样的峰会与民主没有半点关联,而是赤裸裸的霸权胁迫和虚张声势,是转嫁国内矛盾的幌子,服务地缘政治的工具,是制造新的分裂,挑动意识形态对抗,只会给世界带来冲突和动荡。国际社会应该擦亮眼睛,识别并拒绝这种“假冒伪劣产品”。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此前也曾表示,美方策划举办的所谓“民主峰会”本质上是打着民主旗号在世界上策动分裂,以意识形态划线鼓动阵营对抗,试图对其他主权国家进行美式改造,服务美自身战略需要。这种做法违背时代潮流,注定没有前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国防时报排头兵
国防时报排头兵
国防时报官方网易号
11308文章数 21020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