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被男友压在身下,他像是变了个人,喘着粗气狠狠咬住我的嘴唇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漂亮备胎不干了》,作者:空空呀 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


1

林远和第六任女友分手后,我高兴坏了,我追了他十年,我想应该轮到我了吧。

而且他分手后,还跟我说,“盈盈,还是你好,永远不会离开我,以后我们在一起吧。”

他生日那天,我打扮得十分精致,提着他最喜欢的球鞋赴约,满脑子都是和他在一起后的画面。

推开给他庆生的饭店包厢,我愣住了,除了林远,还有他的学妹李可。

林远搂着李可,极为亲密。

我以为只有我们两个。

林远看到我明显愣住了,然后放开抱着李可的手,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扯了扯嘴角,走过去,把手上的礼物袋子放到林远手里,“祝你生日快乐。”

我转身离开,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

林远追了出来,从后面拉住了我。

我扭头说道,“松开。”

可能我脸色太过苍白,他把手下意识地松开。

然后他又恢复了那副温润的样子,似乎有些无奈地看着我,“盈盈,别闹了,回去给我过生日好不好。”

我闹?如果我真想闹我早就闹了,每次他谈女朋友我都收起自己的心思,想着等他感情稳定下来自己就死心了。

可他每次分手后都会找我疗伤,然后给我希望,这次也一样,结果转眼就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了。

“你和李可怎么在一起了?”我冷冷地问道。

林远居然带了笑,“原来是因为这个跟我耍脾气呀,”他宠溺地点点我的头,“她喜欢我好久了,我不好拒绝她。”

她喜欢你好久了?那我呢?

林远可能都不记得他拒绝过我多少回了吧。

他看我愣住,双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好了,别生我的气了,你知道的,我不是重色轻友的人。”

随后我便木讷地被他拉回了包厢。

李可的确是个合格的女朋友,看到我们进来,她立马上前拉着我的手,“盈盈,你是林远的好朋友,生日会怎么能少了你呢,过来,咱俩坐一起。”

如果不是因为林远,我想我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我坐在座位里已经身心俱疲,林远却没打算放过我。

林远看了我一眼,居然开始指挥我去给他们拿酒水饮料。

我一下子愣住,不敢置信地看着林远。

林远看我愣在那里,居然开始催促,“盈盈,愣着干什么?”

李可冲着我甜甜一笑,“盈盈,我要橙汁,辛苦你啦!”

“盈盈,我的口味你知道吗,去吧。”林远看都没看我说道。

这里,我一分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我转身离去,把包间留给他俩。

2

我跑出了包间,外边下起了雨。

回到家时,我整个人都湿透了。我没心情洗澡换衣服,整个人陷在床里。

突然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是林远打来的。

我甚至心里有一丝希冀,是他发现我不见了,来关心我的吧?

带着那一份希冀,我接了电话,从听筒那边传来的却是林远的指责:“盈盈,你怎么回事?让你去拿酒水吗?人怎么还不见了?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害我们等你半天。”

我犯贱,掐断电话,眼泪又不争气地掉了出来。

我真是悲哀,我多希望他问我一句,淋没淋湿。

可是没有,他对我没有丝毫的关心。

林远,他太令我伤心了。

我试着把泪水逼回去,林远他究竟把我当什么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那些我和他的曾经,我现在想起就痛的画面全涌了上来。

我第一次见林远,是在初一下学期,他转学过来。

班主任领他进教室时,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我抬头,第一次发现我们统一的校服那么好看。

他微微一笑,嘴边浮现出两个酒窝,像极了我喜欢的明星林志颖。

林远转学来以后,短短一周,就成了我们一中的校草。

林远他可能不是男生里长得最帅气的,但他却是最温暖的。

他对每一个人都会微笑,好好脾气的样子。

而我们真正的交集是他住在我隔壁。

林远父母去外地工作,将他托给爷爷奶奶照顾。

我们一家和林爷爷家里关系很好,两家人走得很近。

于是,一来二去,我们两个便熟悉了起来。

脾气好,温暖,校草,邻居,连接在一起,林远是我不得不沦陷的青春。

那些少女怀春,都释放在了他的身上,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默默付出。

为了和他在一起,高考志愿我不顾父母反对填了这座远离家乡的城市。

我妈看着我的录取通知书直抹泪,我爸对我也不停地叹气,如果不是为了林远,我可以不用背离家乡,我的成绩足够在我家那边上任意的 985、211 。

可林远高考失利了,他对我说舍不得我,没有我在他身边他会不习惯。

于是我便选择忘记了高考前他拒绝我告白的事。

选择义无反顾地改了志愿,为他留在了这座城市。

我大哭出声,心像被人紧紧攥住般疼痛。

我为林远做了那么多,从未指望过他的感激,可他怎么可以,在狠狠地伤害了我之后,却没有一丝愧疚?

他把我宋盈当成了什么?

他明明亲口说要和我在一起,可为何要一次次给我希望,又亲手毁掉。

3

我哭累了,带着疲惫入睡。

第二天,头很疼,嗓子也哑了,我请了三天假。

我窝在家里,看了好几部悲情电影,哭了一场又一场,宣泄我的情绪。

我决定要放弃林远了。

可林远却阴魂不散。

以前我跟他闹矛盾,都是我去找他认错,不然他就一直不理我。

这次我没去,他却主动打电话来了,我一时有些恍惚。

他说请我去唱歌,说点事,还说就我们两个。

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懂得拒绝林远。他对我这样说,我又有些心软了,我告诉自己,即使要断也得说清楚,见见他没什么的。

我又一次满心欢喜的赴约,却看到林远和李可甜甜蜜蜜地腻在一起,还有几个他的朋友。

林远他居然又一次骗了我。

林远看见我,笑着跟我招手,“盈盈,你来了?我把咱俩的事跟他们说了,我朋友们说你生我的气了,这不可能的,你从来不生我的气。”

林远说这些话时他脸上带着得意和笃定看着他的朋友们,那些人嘻嘻哈哈地换了话题。

我居然成了林远他炫耀的工具,我在他眼里究竟是什么?

看到又和李可还有他几个哥们儿笑作一团的林远,我唾弃自己,宋盈,为什么还会对他抱有幻想?为什么这么不要脸。

我本应该离开的,可还是不甘心,我和他相处十年就这样收尾吗?

我去了点歌台,点了一首《十年》,那是我最喜欢的歌,我曾经以为我和林远会和歌曲里不一样。

结果......

我刚唱几句,情绪就有些绷不住了,旁边突然有人拿起了话筒,接上了我的歌,“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我抬眼去看,是墨轩。

林远的大学室友,他一直坐在角落里,我居然一直没注意到他。

旁边突然有人起哄,是林远!他语气里似乎有情绪,“墨轩,你从来不唱歌的,今天怎么?哦,你不会是喜欢宋盈吧?正好你们两个都单身,要不你们两个试试?”

我愣住了,紧紧地盯着林远,林远却避开我的目光,周围喧闹的气氛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盯着我和墨轩。


林远他怎么可以?他这是怕我纠缠他吗?所以急着把我推给别人。

我紧咬着颤抖的嘴唇,眼泪有涌上来的趋势。

我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场闹剧,我知道我应该现在就跑出去,可我的腿却像灌了铅一样。

我没想到,墨轩会注意到我捏紧话筒的手都在颤抖。

他径直走到我的面前,一只手握着我的手让我放松,另一只手拿走了我手里的话筒。

我不自觉的看向墨轩,他居然很认真的看着我,“对,我喜欢她。”

我第一想法居然是去看林远的反应,大家也是,林远的脸色在灯光下晦暗不清,但声音不是平时的温和,带了些冷,他直直的看着墨轩,却是问我,“那盈盈呢,你喜欢墨轩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墨轩把话筒拿开一些,凑近了我,我不得不与他对视,他说,“你喜欢我吗?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我眼里只能看见林远,那个我追逐了十年的男孩,气定神闲的与我对视。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一种信念在我心中逐渐坍塌。

林远他不就是想撇清关系吗?好,我成全他。

4

我对着墨轩开口,“我愿意。”

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墨轩却突然笑开了花,原来墨轩笑起来这么好看!

有掌声响起,我扭头循声看去,林远居然带头鼓起了掌。

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跑出了包厢,外边居然又下雨了。

短短几天,愚蠢两次,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骂醒自己。

我已经冲进雨中,却突然感觉头顶一片黑笼罩了我,居然是墨轩。

想起他刚才说的话,我脸一热。

“谢谢你刚才为我解围。”我不会那么没有自知之明的真的以为墨轩喜欢我,他可是学校有名的“高岭之花。”

墨轩有一瞬间的疑惑,他皱了一下眉头,“我说的是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我脑袋很懵,还没来得及开口,墨轩已经接着说下去,“你刚才都答应我了。”

说完不顾我的反应,把我拉回了大门口,把衣服脱了给我披上,“我去开车,你在这儿等着。”

我看着他的背影,怎么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呢。

摇摇头,把我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甩掉,墨轩一定是在同情我。

墨轩送我回的家,除了我上车报了住址,一路再无话。

主要是墨轩的脸色阴沉的要滴墨似的,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到了家门口,我下车之后,探头对他说了句,“谢谢。”

墨轩只看着前方,没有回我。

“额……”

感觉气氛有些尴尬,我转身准备上楼,刚经历了这些,我的确很疲惫了。

却听背后墨轩突然叫我,“宋盈。”

我转过头去,墨轩把靠近我这边的车窗摇下来,他看着我,“我可以等!”

“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墨轩已经绝尘而去了。

他什么意思?

我刚到家,手机提示微信有个好友添加,头像有些眼熟,我同意了,那边只发来两个字,“墨轩。”

我差点把手机扔下床。

紧接着有新的消息弹出,是林远,“盈盈,你怎么走了?这么迫不及待去和墨轩谈情说爱了?你这样让我很伤心啊。”

林远他怎么可以泰然自若的调侃我,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才想起昨天我把林远微信拉黑以后哭了半夜,然后发现手机居然没电了。

挣扎着下床去充电。

听见门口有敲门声,我揉着要炸的脑袋去开门,门刚打开,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只隐约听见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我醒来,入目皆白。

我看到我手上的点滴,意识到应该是在医院里。

是谁送我来了医院?我在这里没有熟悉的人,不,有林远。

难道是他?

有人推门进来,是墨轩,我有些惊讶。

墨轩看到我时眼里有惊喜闪过,但看见我的表情,大概猜到了我在想什么。

他没有说破,只是解释道,“我早上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一直关机,我有点担心,就想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一下子晕倒了,医生说你着凉了,有点高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也是,短短几天,淋了两场雨,我还真是有点作死。

然后我看着墨轩,他眼里有对我毫不掩饰的关心,难不成他真的喜欢我?

可我们之间几乎没有交集,他怎么会喜欢我?而且,他可是学校的“高岭之花”,有一个帖子是赌谁能在大学期间成功拿下他,结果直到毕业,都没人能成功。

而我,普通到再不能普通了,他怎么会看上我?

我是这么想的,也问出了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墨轩看着我,眼里带着温柔,“为什么呢?我第一次听说你是在林远的闲聊里,他说有个女生是跟他一起来的,然后......” 他突然停顿住了,我大概猜得到,多半是说我追着他来的,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他观察着我的表情,继续说道,“一开始,我就想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孩儿,后来见到你,就开始不自觉地观察你,到后来看到你为了林远跑前跑后,我居然开始嫉妒,看到你为了林远伤心,我会心疼,那是我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孩儿有心疼的感觉。那时我就在想,如果你喜欢的是我该有多好。”

我震惊的望着墨轩,他居然喜欢了我那么久。

我从没有想到,在我围着林远转的时候,还有人在默默地喜欢着我。

他继续说道,“那天是我知道林远约你去唱歌,我才去的,我想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墨轩,林远伤我太深了,这段我单向付出的爱情似乎耗尽了我的力气,我现在感觉身心无力。

我刚要开口,墨轩走近我,微微俯下身对我说,“宋盈,你可不可以不要着急拒绝我,你给我个机会好吗?我说过我可以等你的。”

墨轩在我眼里一直是高冷的,这样带着祈求眼神的他,我不知该如何拒绝。

5

出院后,我又接到了林远打来的电话。

我以为我拉黑他的行为,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我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意思。

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盈盈,怎么,谈个恋爱把好朋友都拉黑了,你是不是有点太重色轻友了?”

我没办法像他那样自若,语气生硬,“有什么事,直说。”

我明显的感觉到林远那边停顿了一瞬,我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他愣也正常。

“咳~”林远似乎调整好了,继续说道,“别说哥儿们不够意思,你也不会谈恋爱,正好我和李可要去温泉山庄,李可让我约你。”

我正要拒绝,李可接过电话继续说,“盈盈,来嘛,就我们两个也没意思,咱们人多也热闹点。就这样哈,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然后不等我说话,他们挂了电话。

我举着电话,叹了口气。

林远究竟想怎么样?

我不能自己去,只得给他发了微信,说明了情况,还跟他说,“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可以拒绝。”

墨轩问我,“你想去吗?”

“我想去和林远谈谈。”有些事情,我想说清楚,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那我必须陪你去,我怕他欺负你。”

我的眼窝一热,原来有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好。

我们到的时候正好中午,林远看到我,眼睛一亮,作势上前拍我,我往后退了一下,林远一愣,墨轩顺势走到我侧前方,点头跟林远示意了一下。

林远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李可见状过来拉着我,“盈盈,我带你去看看房间。”

林远的确很会选地方,风景宜人,环境清幽,我坐在房间里微风吹过,心情突然放松下来,就当度假好了,我这么安慰自己。

休息过后,李可来叫我泡温泉,我看到大厅里墨轩和林远的气氛有些奇怪,墨轩看到我过来,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套衣服。

我疑惑的看着他,墨轩的脸色有点不自然,“咳~是泳衣,我感觉你应该没带。”

我感觉脸一下子热起来,我的确没想到。

我换完泳衣出来,墨轩和林远不约而同地看向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对墨轩说,“我有点胖。”

墨轩低下头,“你这样很好。”

我看到他耳朵变红了,这是在害羞?

那边突然传来了李可的叫声,我们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林远把李可拽下了水,抱在了怀里。

然后他挑衅的看向了我们。

我来之前还不知道林远的目的,但从那个眼神起我就知道了,他是来秀恩爱给我们看的。

无论是在温泉里,还是晚上的餐桌上,林远和李可像是连体婴儿。

李可说,“亲爱的,我手刚做了指甲,可我想吃虾。”

林远一脸宠溺,“乖,我给你剥,你就负责吃就好了。”

然后林远像是不经意的对墨轩说道,“盈盈剥虾技术很好的,让她也剥给你吃。

之前她总剥给我吃。”

他话音一落,我看到李可吃虾的动作一愣。

我也愣住,林远他居然当着他们两个的面提这件事,他究竟想干什么?

我不自觉的抬头去看墨轩,墨轩表情看不出丝毫变化,他仔细的剥着手里那只虾,很自然的放到了我的碗里。

“以后都不用她剥,我舍不得。“

然后他抬眼去看林远,“毕竟我不像某人一样有眼无珠。”

林远气急,“墨轩,你他妈的说谁呢?”

墨轩盯着林远,慢条斯理地开口,“林远,我说谁谁心里有数。”

他们两人之间剑拔弩张,还是李可拉住了林远,我却只能看着墨轩。

毕竟他也曾看到过我对林远的殷勤,至少听到会不舒服,但他话语里都是对我的维护。

擦了擦手,站起身来,对着林远开口,“林远,我想跟你谈一谈。”

林远脸上的表情居然有一丝得意?

他难道以为我是来求和的?也不怪他这样以为,曾经我们之间有过很多次争吵,每次都是我低三下四的认错,我回想过,那似乎也不应该是朋友的相处模式。

林远看着表情不好的李可安抚道,“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我和林远走到餐厅外的走廊,林远看着我先开口,“盈盈,不要再闹了,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这几天你拉黑我我很难受。”

听到他这么说,我的心又开始疼了,直到现在,他都没对我说声抱歉,还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

我冷笑出声,“林远,你现在有女朋友了,我理应跟你保持距离。”

林远毫不在意,“我是有女朋友了,可不耽误我们做朋友啊,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不好吗?”

像以前一样?只要他难过我就出来陪他,只要他和女朋友和好我就要不出现,只要需要我,他喊我一声我就随叫随到。

然后呢?守着他给我的那一丝念想,度过余生吗?

“不好。”我盯着林远出声。

林远被我盯的有些变了脸色,“盈盈,你怎么了?从那天起,你就变成这样了,生气这几天也应该消气了吧。”

“我说不好,你听不见吗?林远!那好,我们就说清楚,”我一字一顿,忍住声音里的颤抖,“林远,你难道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吗?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你这么多年。”

林远估计没想到我说的这么直白,毕竟以前我的表白都是委婉的问他,“你觉得我怎么样?”

他每一次都回我,他说很喜欢我,但他怕谈恋爱就会有分开的时候,所以还是当朋友最好了,可以一辈子不分开。

林远嗫嚅,“盈盈,可是我们不是说好了做朋友吗?我们就像以前一样......”

我眼泪忍不住掉下来,“林远,你真让我恶心。”

我以前想,谁让我喜欢林远呢?我还总幻想着,哪天他也会明白我的真心,现在看来,他不是没有意识到,只是不想回应,他是故意的。

现在有了女朋友,却还贪图我对他的好。

我把眼泪逼回去,直视林远,“林远,我不想再和你做朋友了,我累了,我们以后就做陌生人吧。”

说完我转头就走,却被林远拉住了手腕,“宋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话?闹也要有个度?”

我已经懒得跟他沟通,“松手。”

我看出林远已经在发飙的边缘,但谁管呢?

“林远,你松手,我疼。”我一边挣扎,一边说。

林远却没有丝毫松开的意思,突然一双手把我解救出来,我抬头去看,是墨轩。

墨轩把我拉到他身后,对林远说,“林远,你有些过分了。”

然后他拉着我离开了。

墨轩一直拉着我走到我们的套房里,然后给前台打了电话,要了药酒。

我要自己来,他不把药酒给我,无奈只好让他给我上药。

我肤色偏白,林远又用了劲,手腕上的红紫格外明显。

墨轩低头给我上药,我对他说,“墨轩,谢谢你。”

墨轩抬头,眼里的温柔要溢出来,“宋盈,你知道的,我想听的不是谢谢。”

我脸一红,匆忙站起身来,“我先去洗个澡。”

他对我的温柔多少让我有些尴尬。

我跟林远该说的都说清楚了,我跟墨轩商量第二天早上我们就离开。

可是那天晚上,我们却都没睡好,因为隔壁的林远和李可一晚上都没消停,那些暧昧的声音持续到了很晚。

我隐忍着哭泣,睁眼到天明,如果以前我对林远是伤心,今晚过后,我彻底死心了。

原来,不爱一个人真的会在一瞬间。

第二天一大早,墨轩就带我下了山。

我惊讶于墨轩的体贴,我看着在开车的墨轩,侧脸依然帅气,如果恋爱对象是他,似乎也是件很美好的事。

6

从那天以后,墨轩居然真的开始认真的追求我。

他每天接我上下班,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

过了大概半个月,一次晚上回家他送我到门口,他蜻蜓点水式的吻了我,看我没有拒绝,又加深了这个吻。

墨轩的吻和他的清冷性格完全不同,他的吻带着侵略和热情,他说,“闭眼。”

我闭上眼睛,屏住呼吸,感觉到腿软了,却一下子被墨轩抱住,过了不知多久,墨轩松开我,只听他轻笑,“呼吸。”

我大口喘气,才意识到刚才居然一直没有呼吸。

墨轩大笑,我瞪了他一眼,墨轩好声好气的抱着我,“盈盈,你真可爱。”

我被他抱着很是感慨,虽然我们真正相熟不久,但墨轩却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如果恋爱对象是墨轩,我愿意试试。

于是我抬头对墨轩说,“这是我的初吻,你要对我负责。”

墨轩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出现了笑容,并且一点点在扩大,他问我,“盈盈,我再问你一遍,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不同于半个月前在包间的惶恐,我现在满满都是期待,我笑着点点头,“我愿意!”

墨轩一下子紧紧的抱住我,“那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男朋友了。”

我靠着墨轩的肩膀点点头,心里想,就这样吧,我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7

我以为我跟林远已经断的很清楚了,所以在我家里看见他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以前也几乎都是我去找他,所以我就忘了换放钥匙的地方。

林远看见我回来,一脸惊喜,“盈盈,你回来了?你干什么去了?”

我冷冷的下逐客令,“请你离开我家。”林远也收了笑容,“盈盈,我和李可分手了。”

我心里一惊,前一阵儿他们还你侬我侬,居然这么快就分手了?

但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多余的感受,看样子我真的放下了林远,我问他,“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林远站起身,“盈盈,我发现我离不开你,我一想到你和墨轩在一起,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就难受的不行,那天,那天看见你和墨轩的样子,我居然开始嫉妒。”

“所以呢?”我冷冷的问,林远一僵,“所以,所以我们在一起好不好?盈盈,其实我喜欢你,我之前没有意识到,你再给我个机会。”

我以前幻想过很多次林远说喜欢我的场景,我的心情应该是得偿所愿,喜不自胜,但都没有,现在的我只剩疲惫和反感。

“不可能了,林远,太晚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就做个陌生人吧。”

“不晚,盈盈,不晚的,”林远上前拉住我的手,我甩开林远的手,“林远,你是不是根本就还记得那天说的咱俩在一起?所以你那天带着李可,主要就是不想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对吗?”

林远看着我目光躲闪,“我不是故意的,我那时候没意识到自己喜欢你,我......”

我冷笑出声,“你不是故意的,那你敢说那天调侃我和墨轩也不是故意的么?”

林远他嗫嚅出声,“我......我......”

我看到他的样子,就知道我说中了他的心声,“林远,你就是个自私的人,一边享受着我对你的好,一边又想跟我撇清关系不对我付出感情,你怎么那么自私呢?”

林远他看着我,急切的想上前拉住我的手,“盈盈,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然后他突然目光定在我脖子方向。

我想起刚才墨轩非要幼稚的宣示主权给我种的草莓。

正好也让林远死心。

但林远却突然笑了起来,看着我,“你看,很公平,我不介意你和墨轩,我们都忘记以前,重新开始。”

我甩开林远,“林远,不可能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林远双手抓着我的肩膀,让我直视他,“盈盈,怎么可能呢,你喜欢了我那么多年,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你一定是骗我的,我证明给你看。”

林远边说边作势吻我,我避开,他又上前一下子把我压在沙发上,“盈盈,我证明给你看。”

“林远,你疯了,墨轩他马上上来,你不要逼我。”


“不要提他的名字,”林远双眼通红,状似疯狂的看着我。

我听到锁孔转动的声音,大喊,“墨轩,墨轩...... ”

我身上一轻,墨轩将林远拉起来,大喊“林远,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不想活了?”

林远也不甘示弱,“这是我跟盈盈之间的事。”

墨轩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也配叫她的名字,盈盈为了你付出了多少,你他妈的就是个畜生,居然还敢来欺负她。”

我哭出声,墨轩蹲下身来,眼泪,“我来了,盈盈。”

我抱着他的脖子,墨轩将我抱到卧室里,关上门,“盈盈,你先换衣服。”

我换好衣服出去,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但明显林远被揍的更严重。

我心疼的去看墨轩脸上的伤,林远语气低落,想向我走近,“盈盈,我也受伤了。”

但却被墨轩挡住,“林远,你他妈的别逼我报警,赶紧滚。”

我在墨轩背后开口,“林远,你不要让我恨你。”

林远灰头土脸地走了。

我有些后怕,墨轩提议道,“搬到我那儿去吧,要不我不放心。”

我看着眼前这个关心我的男人,点点头。

8

跟墨轩在一起后,我第一次感受到被人爱和被人重视的感觉。

墨轩和他的一个学长在互联网创业,忙的不行,总需要加班应酬。

但不同于我以前一直对林远的患得患失,无论任何时候,墨轩都会把他的行踪告诉我。

他会时时刻刻记得我的喜好,他会观察我的表情,包容我的小情绪。

有次我和大学同学一起吃饭,她问我是不是在恋爱,整个人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我很诧异,问她我以前什么样子,她说就是那种忧郁的感觉。

我才回想起自己那时的状态,林远一直在谈恋爱,我在他面前不敢表露出伤心,所以在宿舍里自己暗自神伤。

原来,好的爱情真的会治愈一个人。

我和墨轩在一起百天纪念日,正赶上他们庆功宴,墨轩作为创始人,不好不去,他在庆功宴前几天就跟我说,“我可以带家属,你要不要......”他觑着我的脸色,然后抱住我,“你不想去就算了,我去走个过场,然后再回来......”

我好笑的打断了他,“我去”。

“啊?”墨轩有些没反应过来,我看着他,笑着说,“我说我去,我也想认识一下你的朋友。”

我想起前几天我们一起吃晚饭,突然着急回客户一个邮件,我便去用墨轩正开着的笔记本电脑,正好停留在微信界面。

是墨轩的那个学长,秦飞。

秦飞,“庆功宴带上你家那位呀,咱们聚好几次餐了,你都没把她带来。”

墨轩,“到时候再说。”

秦飞,“别怪哥哥没提醒你,她我也知道一些,当时她对林远的朋友圈子可很用心,你俩是在谈恋爱吗?”

墨轩,“秦哥,你要这么说话,别怪我翻脸。”

秦飞,“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行了,知道你宝贝她。”

我僵在当场。

快速的回了邮件,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我记得那几回,墨轩的确问过我,但我觉得工作一天太累了,便拒绝了,他也没继续说,我没想到别人会这样想,那墨轩呢?

他会不会也以为我对他不够真心,毕竟他见证过我对林远的用心。

我发自内心的不想让他误会。

但我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对了,庆功宴?

于是我跟墨轩说,我和他一起去庆功宴。

然后旁敲侧击的问到了都有谁,他们公司人的喜好。

庆功宴那天,我借口加班,让墨轩先过去,把地址发给我就好。

结果赶到时,推门进去,却正好赶上一场告白,我站在酒店门口懵了一瞬。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只不过这次男主角是我名正言顺的现男友墨轩,那个女孩儿长得很精致,她仰着脸,我在侧边都感受到她对墨轩的崇拜。

她端着酒杯,”老大,我敬你一杯,顺便想问问你,我能不能做你女朋友?我听说你女朋友不喜欢你。”

勇敢,真诚,年轻,似乎哪哪都比我强,我静静地看着墨轩,墨轩把手里的酒杯放下,看也没看她,低低开口,“不好意思,我很喜欢我女朋友。”

不管她喜不喜欢我,但我喜欢她。

这么明晃晃的拒绝,我那一丝不安的心轻易的被墨轩抚平,还为自己对墨轩的忽略感到心疼。

我故意大声的推开门,“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众人这才注意到我,墨轩看到是我,有一瞬间的慌乱,赶忙走过来,接过我手里的东西。

在场众人一下子明白了我的身份。

那个女生看着我满脸涨红,眼泪都要滴下来了,我走到墨轩的座位上,举起酒杯,“秦哥,还有大家,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自罚一杯。”

秦飞带头,“弟妹来了,那我得陪一杯。”

我让墨轩帮我一起把我带的一些小礼物分给大家,大家都说着“谢谢嫂子。”

我很受用,而那个女孩儿,一脸嫉恨的表情看着我,墨轩低声对我说,“你放心,我明天就让人事给她办理离职。”

我一惊,墨轩居然为我做到这个地步,但我心里却很舒坦,任谁也不能接受自己男朋友身边有一个这样的女孩儿朝夕相处,如果她是无意的就算了,可她明知道 墨轩有女朋友,还是当众表白。

我自然不会那么圣母的为她求情,她嫉恨的看我,我也瞪了回去,原来真的会在一瞬间讨厌一个人。

墨轩他们公司都是年轻人,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

旁边有个男生好奇问我,“嫂子,你是怎么追上我们老大的?”

“为什么不能是他追我?”

我以为那个男生会说是因为墨轩优秀,但他却说,“怎么可能,我们老大那么冷冰冰,让他追人,哪家姑娘会相中他。”

我笑出了声,墨轩的声音在我俩上方,“看样子你还是太闲了,要不我安排你回去加个班。”

那个男生求饶,“老大,我错了,哎,我好像醉了.......”说着逃离了这个地方。

我好笑的看着墨轩,墨轩拉着我往外走,我不解,“墨轩,我们去干嘛?”

墨轩回头笑着对我说,“去我那里过纪念日。”

9

我没想到墨轩居然提前布置了他那里的卧室,还有个墙上照片集,是各种各样神态的我,还有我们在一起这段时间一起做的事,一起看的电影。

我还没来得及表达开心,墨轩一下子把我抱起来,转起了圈圈,“盈盈,今天我太开心了,你对我太好了。”

他继续抱着我转圈圈,我叫他“墨轩,你放我下来墨轩。”

墨轩抱着我,抬头认真的看我,“我不放,我永远都不放。”

看着这样赤诚对我的墨轩,我突然想哭,然后真的就哭了出来。

墨轩赶紧把我放下,有些不知所措,“盈盈,你怎么了,都是我不好,你别哭呀。”

我看着手忙脚乱的墨轩,又不由自主的笑出来,墨轩看着我表情茫然。

我上前抱住他,我俩重心不稳,倒在了床上,我看他那个样子,没忍住亲了他一口,“笨蛋,我是感动的。”

墨轩又紧紧的抱住我,“吓死我了,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这点事就感动。”

我回抱着墨轩,墨轩突然脸变得通红,声音也有点奇怪,“盈盈,你别动。”

我看着他的脸,手覆上去,”墨轩,你的脸怎么这么热?不会生病了吧?”

回应我的是墨轩压抑的声音,“盈盈,你...... ”

已经不用他解释,因为我感觉到我身下某人身体的变化,我脸一下子热起来。

“那个,我,你还好吧?”

墨轩一个翻身,我们位置调换,我在他身下,他桃花眼眼尾有些红,看着我目光潋滟,声音带着蛊惑,“盈盈,你亲亲我好不好?”

墨轩的样子太过于诱惑,我抬起头,他立马吻上来,不同于以往,墨轩喘着粗气,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衣服,他眼睛更红,语气带着央求,“盈盈,可以吗?”

我轻轻点了点头,他像是变了个人,狠狠的咬住了我的嘴唇。

他的眼神灼热,引我沉沦。

第二天,我不得已请了假,墨轩在旁边笑出声,我骂他,“你就不是人。”

墨轩将我抱在怀里,温声细语安抚我,“好,我不是人,都怪我。”

我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无奈的捂住了脸,我算是彻底沦陷在墨轩身上了。

我们在一起半年后,双方家长见面了。两家人都对自己孩子的另一半很满意。

我爸妈这些年看得清楚,林远的心从没在我身,他们看着墨轩更是十二分的喜欢。

而墨轩爸妈看我更像是看一个早就认识的人,他们说很早就听说过我,从墨轩的嘴里。

原来,墨轩那么早就和家人提起过我。

那年过年,我带着墨轩回家,当着我所有亲朋好友的面,墨轩向我求了婚。

他单膝跪地,手里拿着戒指,深情地看着我,“盈盈,我迫不及待想让你成为我的妻子,我太想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边,你愿意嫁给我吗?”

原来爱一个人真的恨不得诏告天下,我含着泪点了点头,这个男人,将是我一辈子的爱人。

墨轩,谢谢你来到我身边,治愈了我那段无疾而终的单向爱情。

10

后来李可来找我,说林远和她复合后,也经常为了我买醉,说他是真心喜欢我。

真心?

不,林远他只是习惯了我对他的好,但却不想负责,他看到我和墨轩在一起,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那个一直追着他跑的女孩儿投入别人的怀抱。

说到真心,那个在我和李可侧方假装隐蔽的墨轩,我更相信他的真心。

真心爱一个人,是不会伤害你的。

因为他会心疼。

(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国足憾负日本,李霄鹏赛后向足协提出一个要求,一番话令人敬佩

国足憾负日本,李霄鹏赛后向足协提出一个要求,一番话令人敬佩

胖周聊球
2022-01-28 09:16:43
日本研究:红薯能消灭98%癌细胞,是真的还是假的?告诉你真相

日本研究:红薯能消灭98%癌细胞,是真的还是假的?告诉你真相

肿瘤的真相与误区
2022-01-28 17:01:21
马思纯王炸剧开播,豆瓣几乎无差评,更新短短6集便吊足观众胃口

马思纯王炸剧开播,豆瓣几乎无差评,更新短短6集便吊足观众胃口

星宿影视鸭
2022-01-28 11:03:33
二胎来了!向佐晒与郭碧婷雪地大片孕肚抢镜,1岁多小奶黄喜当姐姐

二胎来了!向佐晒与郭碧婷雪地大片孕肚抢镜,1岁多小奶黄喜当姐姐

圈里八卦圈外香
2022-01-26 02:52:00
台海上空出现罕见一幕:大陆军机做出历史性举措,国防部言出必行

台海上空出现罕见一幕:大陆军机做出历史性举措,国防部言出必行

海拔新观察
2022-01-26 19:09:30
“我打开了男友的浏览器之后,当知道了男人的世界,我羞耻了!”哇哈哈哈~

“我打开了男友的浏览器之后,当知道了男人的世界,我羞耻了!”哇哈哈哈~

笑岔劈了
2022-01-26 02:33:14
为什么从来没有新冠患者讲述过自己的治疗经历和过程?

为什么从来没有新冠患者讲述过自己的治疗经历和过程?

偶偶爱影
2022-01-20 13:47:37
不能制裁?德外长要我国解除对欧议员制裁,否则中欧协定就是闹剧

不能制裁?德外长要我国解除对欧议员制裁,否则中欧协定就是闹剧

袁周院长
2022-01-25 22:04:21
又有人被夹在上海地铁屏蔽门内?官方:当事人已脱困,网友都不淡定了……

又有人被夹在上海地铁屏蔽门内?官方:当事人已脱困,网友都不淡定了……

纵相新闻
2022-01-28 19:24:13
换掉泽连斯基,扶持亲俄总统?普京釜底抽薪破死局

换掉泽连斯基,扶持亲俄总统?普京釜底抽薪破死局

小夏末之光
2022-01-28 02:31:34
意外!韦世豪被日本球员欺负,国足只有一人为他出头打抱不平

意外!韦世豪被日本球员欺负,国足只有一人为他出头打抱不平

红灯停路灯行
2022-01-28 11:33:22
当着大陆代表的面敢放肆!两国在世卫提“挺台”提案,当场被打脸

当着大陆代表的面敢放肆!两国在世卫提“挺台”提案,当场被打脸

斐常道
2022-01-28 15:13:06
追梦:曾以为争冠窗口已完全关闭 不想参加毫无意义的比赛

追梦:曾以为争冠窗口已完全关闭 不想参加毫无意义的比赛

直播吧
2022-01-28 19:36:05
34岁李敏镐胖了还有大叔感,新剧演黑帮大佬,眉眼间还有刀疤

34岁李敏镐胖了还有大叔感,新剧演黑帮大佬,眉眼间还有刀疤

猫眼电影
2022-01-27 16:47:55
1951年黄克诚前往长沙民政厅视察,心头一震:我党叛徒怎么在此?

1951年黄克诚前往长沙民政厅视察,心头一震:我党叛徒怎么在此?

阿诗资讯每天放
2022-01-28 06:10:11
4年1.98亿,终老篮网!欲成联盟第一人,承认吧KD,你没领袖能力

4年1.98亿,终老篮网!欲成联盟第一人,承认吧KD,你没领袖能力

呆哥聊球
2022-01-27 21:41:25
姜文:我女儿全世界最美,看完照片后,网友心动了:是真的美

姜文:我女儿全世界最美,看完照片后,网友心动了:是真的美

女孩不怕
2022-01-26 08:11:19
大爆冷!张本智和2-4惨遭淘汰出局,连续四年无缘夺得男单冠军

大爆冷!张本智和2-4惨遭淘汰出局,连续四年无缘夺得男单冠军

全言作品
2022-01-28 15:17:20
北大教授樊纲又出挨骂言论:老百姓收入远超房价,房子还得加钱卖

北大教授樊纲又出挨骂言论:老百姓收入远超房价,房子还得加钱卖

小林的街头美食
2022-01-26 11:18:48
最畅销型号之一 AMD锐龙5 5600X降至史低:PC游戏性价王者

最畅销型号之一 AMD锐龙5 5600X降至史低:PC游戏性价王者

3C数码解密
2022-01-28 21:18:16
2022-01-29 00:00:49
小说精品屋
小说精品屋
推送小说精品
1056文章数 1423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黄晓明baby官宣离婚:感恩过去 未来仍是家人

头条要闻

女子在场馆门口站半个月苦等驾车男 门卫:每天10点来

头条要闻

女子在场馆门口站半个月苦等驾车男 门卫:每天10点来

体育要闻

全场最低分,国足一哥如何迷失在日本?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中国批准收购,苏妈花350亿刀集齐三大业务

汽车要闻

布局新能源 宾利首款纯电动车型将于2025年亮相

态度原创

时尚
艺术
家居
数码
军事航空

针织背心不“鸡肋” 关键是要这么穿

艺术要闻

最强冬奥周边,在纸上?

家居要闻

小卧室别再摆床头柜了!这样布置实用还上档次

数码要闻

网易特别策划:请查收你的年度数码好物清单

军事要闻

近拍国产反潜机:大下巴引人注目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