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白天女大夫,夜晚女海王,或许我三观不正,我还挺崇拜我姐姐…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 步步算计:被操控的各色人情与各类关系》,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如果不是我亲眼见过我姐姐,拿刀对着男人,我真不敢相信,原来我那个平日里看起来娴静文雅的姐姐,还有这么雷厉风行的一面。

我和我姐姐是同母异父的亲姐妹。

她是我们当地一所三甲医院的男科医生,而我目前是在她科室里工作的护士。

那天,我第一次跟着她进了手术室,眼睁睁地看着她握着手术刀,刀起刀落,几分钟时间,一个切除男性包皮过长的手术就结束了。

我全程目瞪口呆,这场面真刺激……

2

我姐平时在医院里穿一身白大褂,扎着一个短马尾,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那气质,文雅又娴静。

但要是有人以为我姐真就是这样性格的人,那他就错了。

我姐只要一下班脱掉白大褂,拿下眼镜后,就会有另外一副面孔。

她有个特殊的癖好,那就是挖墙脚。

我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我姐在挖墙脚这方面有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她好像什么类型的男人都挖过。

我姐有两个微信,一个是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用的,另外一个则是用来养鱼的。

可我最佩服我姐的一点就是,她把墙脚挖到手了,却并不跟人家谈恋爱。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我就是想单纯的想跟你做好朋友。

背后的意思就是:你只是个备胎。

很多女人把我姐这样的女人定义为绿茶婊或者是海王?

或许是我三观不正,我却莫名的十分崇拜我姐。

因为她但凡挖别人墙脚,那绝对一挖一个准。

不过我就没见她真的对哪个男的动过真心,可偏偏那些被她挖出来的男人,个个都被她迷得晕头转向,死心塌地的。

3

那天我姐的科室来了个年轻女的,打扮的挺淑女的,就是脸很红。

她是来找我姐咨询问题的。

我当时刚好去我姐那倒水喝,便在里面顺便听了几句。

那女的说:「我怀疑我男朋友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他有时候能做一个小时以上,有时候却几分钟都不到就不行了。」

我姐说:「不一定,也可能是他偶尔精神不济,只要不低于五六分钟都算正常,更何况他有时候还在一个小时以上。」

那女的却摇了摇头:「他有时候时间长,我怀疑他是不是吃药了。」

我姐原本正在病历上记录,听到这话,忽然抬起头看向了那女的。

「你跟你男朋友打算结婚吗?」我姐问。

那女的点了点头:「嗯,我们有结婚的打算,我就是担心他骗我,万一他那方面不行,他如果背着我偷偷吃了药,再让我怀孕了,那孩子能要吗?可要是他真的不行,我跟他结婚,不是要害了自己一辈子吗?」

我姐神色淡淡地看着她:「没有本人过来,我也无能为力,有机会的话,你最好带他来我这看看。」

那女的一听,却支支吾吾道:「我只是怀疑,万一他没病,那肯定要怪我……」

我姐淡淡地挑了挑眉:「那你可以走了。」

之后我姐直接拿起鼠标,点了一下,很快下一位患者进了来,那女的涨红了脸低着头,尴尬地走了出去。

4

我以为那个女的出现在我姐的科室只是一个小插曲,可没想到我们还真是有缘。

晚上下班后,我们俩一块出去逛街,之后找了个餐厅吃饭。

我们吃饭的时候,那女的竟然也来了,而且她是挽着她男朋友一块来吃饭的。

我看了我姐一眼,我姐也注意到了他们。

虽然我姐的眼神看起来淡淡的,可是我却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因为我知道,我姐姐要开始狩猎了!

5

关于我姐喜欢挖墙脚这件事情,我们俩都是心照不宣的。

反正她挖的那些男的,最后事实证明,都是渣男。

我有时候想,我姐可能就是天生帮女人们辨别渣男的女神,当然可能也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么想的。

吃饭的时候,那个女的跟她男朋友腻腻歪歪的,不得不承认,她男朋友长得高高的,皮肤白白的,人还挺帅的。

吃到一半的时候,那男的来了个电话,离桌接电话去了,果不其然,我姐开始行动了。

她放下筷子说:「我去趟洗手间。」

6

我姐找那个男人,做了一份调查问卷,调查问卷的底下有我姐的联系方式。

于是那个男人主动加了我姐姐的微信。

男人对漂亮的女人一向没什么抵抗力。

我姐脱掉白大褂,摘掉眼镜,再放下头发后,一张天生就长得很漂亮的脸蛋,很容易让男人产生好感。


她和那个男人在微信上断断续续地聊了有半个月的时间,我却完全没有发现。

直到半个月后,我姐上午坐出租车来的医院,我问她怎么不开车,她说车送去保养了。

结果中午下班的时候,一辆四个圈的奥迪车停在了医院门口,那男的接我姐来了。

我站在我姐姐身边,微微挑了挑眉。

我姐看了我一眼,神色平静地笑了笑:「走吧,顺路也送你一程。」

我急忙摇了摇头:「不用啦,我男朋友约我中午吃饭,他的车也快到了。」

我姐淡淡地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好,那我就先走了。」

我谈恋爱的事,我姐虽然早知道了,但是我从来没带我男朋友正式跟我姐见过面。

说我小心眼也好,我有时候还真的挺担心,我姐万一丧心病狂起来,把我男朋友也给挖走了。

7

我姐就算是挖了人家的墙角,挖的也是十分坦然。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后,好奇地问了我姐:「姐,你是怎么把冯城钓到手的啊?」

结果我姐的回答却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种男人需要钓吗?我放根杆子下去,连鱼饵都不用,他就心甘情愿的顺杆爬上来了。」

为了证明她的清白,她把跟冯城和她的聊天记录给我看了。

他们一开始的聊天内容,的确是围绕着调查问卷展开的。

我姐之后又发过几份调查问卷,请他帮忙做一下。

结果冯城问:「帮你做了这么多份的调查问卷,就不打算用实际行动感谢我一下?」

我姐顺手发了个红包给他,还说:「谢谢,给你的报酬。」

那冯城收了,结果回了个 520 红包给我姐说:「回礼。」

但我姐没收。

类似于这些操作,后来还有很多。

有一次,医院让我们宣传一个健康公众号,我姐就在养鱼的朋友圈发了那个公众号的二维码,说是请朋友们都关注一下,然后冯城就主动发来了消息。

当然为防鱼塘里的鱼都跑出来打扰她,我姐把除了冯城以外的鱼都给屏蔽了。

冯城说:「我们公司有五百多名员工,我让所有员工都关注了你发的那个公众号。」

我姐回了句:「十分感谢。」

紧接着,那冯城又发个 1314 的红包过来,我姐没收,冯城就说要请我姐吃饭。

结果我姐又拒绝了。

不过我是真没想到,冯城家里是开公司的。

据我姐说,他来医院接她开的那辆奥迪,是他家里最普通的车,而他之所以开最普通的车来接我姐,是担心开的车太豪了,唐突了我这个独立、正直且一点也不贪慕虚荣的姐姐。

8

先前,冯城寻找各种由头想跟我姐见面,我姐都拒绝了。

我就特佩服我姐,真沉得住气。

直到那天上午,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同样的操作,我姐的朋友圈只对他一人可见。

「和爱车短暂分别一天,去保养啦~」

配图是一张汽车的照片,那的确是她的车,不过她的朋友圈后缀显示了医院的地址。

冯城就是顺着朋友圈的后缀地址,才在医院门口把我姐给等到了。

冯城第一次见我姐是在餐厅,彼时我姐打扮的性感妖娆,特别有女人味。

他第二次见我姐,是在医院门口,彼时我姐下午还得上班,所以她连白大褂都没脱,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头发也随意地扎了个矮马尾。

明明跟性感完全沾不上边,可是她天生丽质,一张不施粉黛的脸却比很多女生化完妆的脸都要漂亮,那种漂亮是自然的、干净的,令人舒心的。


偏偏,我姐日常的工作打扮,却又显得她文雅娴静,冯城一眼看到她时,眼中布满了浓浓的惊艳之色。

9

意料之中,冯城彻底沦陷了。

大概一周后,我姐问我:「还记得冯城的女朋友曾经来科室打听过冯城那方面的事吗?」

我顿时来了兴趣:「姐,你弄明白了?」

我姐的唇角轻轻扬起,眼中掠过一道嘲弄之色:「昨天晚上,冯城为了证明他对我的心意,他当着我的面,总共删了六个女人的微信,他说以后,他只想一心一意跟我在一起!」

我忍不住爆了粗口:「艹!他一下子脚踩六条船,也只是偶尔的精神不济,猛男啊!」

我姐见我这么激动,哑然失笑。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好奇地问:「那你答应跟他在一起啦?」

我姐却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我也跟他表明了我的心意,我只是把他当成我很好的朋友而已。」

我看着我姐,忍不住笑道:「那他肯定又会说,没关系的,我可以等你!」

我姐抬起手,眼神温柔地看着我,而后使劲地揉了揉我的头发:「你什么时候变成冯城肚子里的蛔虫了?」

我反驳道:「错了,是你鱼塘里的鱼太多了,我都见怪不怪了。」

10

冯城正式对我姐展开了热烈的追求。

有天晚上,冯城把我姐送回来时,我姐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我小声问了冯城一句:「你惹我姐生气啦,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冯城一脸同情地看着我说:「许柏文是你男朋友吧?」

我不解道:「是啊,怎么了,你认识他啊?」

冯城说:「他跟他合伙人方维最近有个项目想找我投资,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是你男朋友!我们刚刚在水吧碰见他了,你姐拿酒瓶子把他的头给敲破了。」

我顿时目瞪口呆。

冯城说完,还把他手机递给了我:「我拍了视频,你自己看吧。」

视频里,许柏文搂着一个女的,两个人有说有笑,没一会儿还亲上了。

我傻傻地看着视频,怎么都没有想到,我男朋友会劈腿!

没一会儿,我男朋友的电话打来了,我刚接通了他的电话,就听他在电话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老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四年了,感情一直很稳定,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劈腿。

我一张口,声音颤抖地问:「你在哪儿?」

他告诉我他去医院包扎了,言语间还可怜兮兮地说:「老婆,我流了好多血啊,疼死了!不过姐姐打的对,我该打!」

我说:「我去找你。」

我刚准备走,我姐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一脸冷漠道:「我开车送你过去。」

冯城在一旁急忙说道:「我也去。」

我姐当时一看就心情特别不好,她说:「不用,你去了只会给我添乱。」

冯城讪讪地笑了笑:「好好好,那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11

医院的病房里,许柏文一直抱着我,一脸的懊悔,却口口声声说都是他哥们方维带坏了他。

我心里难过,哭的泣不成声,我姐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我从来没有见我姐的眼中流露出那样冰冷的眼神,那是一种让人情不自禁就会打寒噤的冷。

去找许柏文的时候,我是决意要跟他分手的,结果见了他后,我又开始心软了。

我姐走上前,神色冷漠的把许柏文的手拨开了。

她看着许柏文,语气强硬到不留半点余地:「我带我妹来见你,是来跟你分手的,而不是听你怎么找借口向她忏悔的!」

说完,她拉着我的手,便往外走。

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跟着我姐走了,可包里的手机却一直在响。

我姐二话不说,拿出我的手机就把许柏文所有的联系方式都给删了。

回去后,我姐抱着我,我一直哭着说:「姐,他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我什么都给他了,一心一意地爱着他,为什么他要这么伤害我?」

我姐红了眼眶,一直轻拍着我的后背,哄着我说:「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

12

我跟我姐虽然是同母异父,但是我们俩从小感情就好。

我妈在十年前胃癌去世的时候,我姐高中刚毕业,我才读小学六年级。

我妈当年因为我姐的爸爸婚内数次出轨,才离的婚,离婚后认识了我爸,跟我爸结了婚。

我姐是跟着她爸爸那边生活的,但是多年来,跟我们一直都有来往。

后来我妈死后,我姐就成了我最依赖的人。

许柏文和方维的项目原本在跟冯城的公司谈投资的事,结果黄了。

那天冯城请我和我姐一块吃饭的时候,即便我姐还没答应跟他在一起,他却以一副姐夫的口吻跟我说:「妹妹,你放心,许柏文跟方维的项目被我 pass 掉了,他们敢欺负你,我就帮你出了这口恶气!」

我低着头,一言不发,我姐则笑看着冯城,笑着说:「谢了。」

冯城顿时一脸受宠若惊道:「平时给你发个红包你都不收,你也从来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你高兴,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13

我觉得冯城对我姐是真的挺好的,有时候我也劝过我姐,我跟她说:「你要不要考虑跟冯城在一起试试?」

我姐的神色微微顿了顿,片刻后,她的眼中闪过嘲弄之色。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男人劈腿和家暴是一样的,要么零次,要么无数次。」

我不由得想起了许柏文。

其实我最近瞒着我姐,又跟许柏文联系了,并且我正在考虑跟他复合的事。

忽然听到我姐这么说的时候,我心头一慌,心虚地看了她一眼。

我姐忽然问我:「对了,你最近跟许柏文还联系吗?」

我讪讪地笑着,撒谎道:「没有,没联系。」

我姐的唇角微微抿了抿,眉眼弯了弯,但眼睛里的笑意却未达眼底。

14

我到底还是跟许柏文复合了,但是我一直瞒着我姐。

大概两个月后,有天晚上,我给许柏文发了条微信,他却一整晚都没有回我。

我第二天给许柏文打去了电话,他接了,只是语气却显得有些不耐烦:「干嘛啊,不是告诉过你,我上班的时候不要总给我打电话。」

我懵了一下,我什么时候在他上班的时候总给他打电话的?

可片刻后,我反应了过来:「许柏文,你到底跟哪个女的说过,上班的时候不要给你打电话?」

电话那端许柏文愣了愣,随后跟我说:「你别胡思乱想行不行?总不能我犯过一次错,你以后就一直疑神疑鬼的,觉得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

我一时间被许柏文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许柏文却又道:「好了,我正在忙呢,先挂了。」

我傻傻地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里委屈,眼泪也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怎么了?」忽然我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惊慌失措地抹了抹眼泪,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姐已经从我手里夺过了手机,随后查看了我的通话记录。

不消片刻,她的神色也尽然冷了下来:「你又跟许柏文好了?」

我一脸委屈地看着我姐:「姐,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放不下……」

我姐却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放不下也要放。」

可我的眼泪却哗啦啦地往下掉,胃里也跟着泛起了一阵阵恶心的感觉。

我怯懦地跟我姐说:「姐……我……我可能怀孕了……」

15

我姐问了我许柏文的住址,然后临时跟医院的领导请了假,带着我就杀了过去。

站在许柏文家的家门口,我姐又问我:「有钥匙吗?」

我慌慌张张地从包里拿出了一串钥匙。

然而我刚把门打开,便看见玄关处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我傻傻地往里走了几步,又看见了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衣掉落在地上。

我还要继续往里走,可是我姐却一声不吭地拉着我便往外走。

出去的时候,我姐狠狠地把门给带上了,「咣当」一声巨响,应该也能惊醒卧室里,那张双人大床上的两个人了。

大约一个小时前,我在医院给许柏文打电话的时候,他还说他在工作,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就是他所谓的工作。

我姐冷着脸,一言不发地拉着我走进了电梯里,后来我们从一楼出来后,我一把拉住了我姐,一边哭一边哀求道:「姐,你让我上去问问他,说不定我们误会他了呢。」

我姐却死死地拉着我的手,目光坚定地看着我说:「你是我妹妹,是我最亲的人,你觉得我会让你上去再自取其辱吗?」

我哭着说:「可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啊?」

我姐却毫不犹豫地说:「打掉,我绝不可能让你为了这么个渣男,毁了自己一辈子的。」

16

孩子没了,我和许柏文彻底结束了。

我抱着我姐,哭的悲痛欲绝,我说:「姐,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我姐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帮我擦去了眼泪。

「别哭了,你这是小月子,这么哭,会哭坏眼睛的!」

后来我哭累了迷迷糊糊的有了睡意,我姐姐一边帮我掖被子,一边温柔地跟我说:「别怕,有姐姐在,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17

我姐给我批了半个月的假,休养了半个月后,我再回到医院的时候,发现我姐跟许柏文曾经口口声声说的那个带坏他的好哥们方维在一起了。

那天我和我姐一块下班,刚从医院门口出来,就看见方维手里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朝着我姐笑着招手。

我姐的身边追求者无数,可是我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我姐怎么就跟方维在一起了。

不是备胎的那种,她是真的和方维恋爱了。

那天晚上,我等了很久,才等到方维把我姐姐送回来。

不过方维的脸上还挂了彩,他被人给打的鼻青脸肿的,却还傻兮兮地笑着。

我姐看着他,神色平静道:「你先回去吧,把脸上的伤口处理处理。」

方维一脸痴迷地看着我姐,连忙点头:「好,那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上班?」

我姐淡淡道:「好。」

门一关上,我拉着我姐忍不住问道:「你跟方维什么情况啊?之前许柏文就说过他是被方维带坏的,冯城那么好的条件,对你一心一意的你不要,你怎么就跟方维谈了?」

我姐漫不经心地笑了声:「没办法啊,缘分到了,就想谈了。」

我姐说这些话还不如不回答。

我想到方维那张挂彩的脸又问:「那他的脸怎么回事?」

我姐淡淡地挑了挑眉:「冯城打的。」

18

自从我姐跟方维在一起后,冯城多次来找我姐,全都被我姐拒之门外了。

可偏偏我姐所谓的拒绝,并不彻底。

她总是一脸无奈,又满脸愧疚,眼圈泛红着说:「冯城,你真的很好,我也真的很高兴能有你这个朋友,可是我已经跟方维在一起了,我不想让他不高兴,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吧。」

听听我姐这口气,仿佛对方维是有多爱似的。

可我整天跟我姐在一起,压根就没看出来她到底有多爱方维。

那天我跟我姐一起下班回去,看见冯城站在我姐的家门口,他的脸色憔悴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都跟丢了魂似的落魄。

冯城见我姐回来了,立马笑着走了过来:「娅娅,你回来啦!」

我姐一见冯城,变脸的速度,简直叫我叹为观止。

她一脸难过的走到冯城面前,微微动了动嘴唇,半晌才问:「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你们聊,我先进去。」

我一进去,便关了门,却又忍不住又从猫眼那偷偷往外看。

冯城哑了嗓音问:「我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我姐沉默了片刻,然后说:「对不起……如果没有方维的话,或许我会选择你,可是感情的事,我真的也没有办法……」

冯城却忽然跟打了鸡血似的:「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娅娅,我会一直等你的,方维那个人我跟他打过几次交道,我不想在你面前说他哪里不好,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跟他在一起的话,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我姐一脸感激地看着冯城:「谢谢你冯城,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的是我三生有幸。」

冯城苦涩地笑了声:「可我一点也不想只跟你做朋友。」

我姐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良久,冯城问:「我……我能抱你一下吗?」

我姐的眼圈一红,眼泪忽然就掉了下来。

冯城见了,心疼不已,他一把将我姐抱在了怀里:「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又惹你伤心了。」

他一说,我姐的眼泪掉的更凶。

忽然他捧着我姐姐的脸,便亲了下去……

19

我姐和冯城在门口吻的难舍难分,而我已经找不到任何言语可以来形容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了。


良久,我姐仿佛忽然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冯城。

「冯城,我们不该这样,我们是朋友!就这样到此结束吧!」

我姐满脸惊慌失措地看着冯城,冯城红着眼,苦笑了声问:「你心里是有我的对不对?」

我姐急忙否认:「没有,一点都没有!你赶紧走吧,我今天已经很累了,我只想好好休息。」

冯城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说没有就没有吧,但是娅娅,我会一直等着你的,就算你有了方维,我也不会放弃你的。」

我不禁感叹,多么令人感动至深的情意啊。

可我姐一进家门,前一秒她难过的与冯城告别,后一秒她关上门后,脸上却闪过嘲弄之色。

我倒了杯水递给了我姐,她接过水,优雅地抿了一口,我在一旁问:「姐,你这样就不怕翻了船啊?」

我姐淡淡地挑了挑眉,轻声笑道:「你觉得翻得了吗?」

我愣了一下,细细品味了一番我姐的话。

我姐跟方维交往,并没有瞒着冯城,冯城却还对她穷追不舍。

而我姐和冯城的事,也并未瞒着方维,纵然方维知道我姐身边有冯城这么个强劲的追求者,但方维对我姐可没有半点要放弃的意思,那两人甚至还打过架。

绝了!

我姐这碗水端的,简直平的令人发指。

20

我姐几乎每天都会出门跟方维约会两三个小时。

但是我姐从来不会跟方维单独在外面过夜。

以前我跟许柏文在一起的时候,跟方维也打过交道,可自从方维跟我姐在一起后,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他深深地爱上了我姐,爱的欲罢不能,如痴如狂。

有时候我也在想,我姐姐是不是也爱上方维了,不然她怎么可能那么有耐心,一直跟方维谈着恋爱呢。

他们在一起三个月后,方维跟我姐求婚了。

方维求婚那天,我也在场。

他看着我姐深情款款地说:「你说过,你妹妹是你最重要的亲人,所以今天我特地想当着她的面,向你求婚,我承诺,我方维这辈子只爱你一人,不论生老病死,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

我在一旁笑看着我姐说:「赶紧表示表示啊!」

我姐看着方维手里的戒指,一时间仿佛不知所措。

我以为她感动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结果她忽然扬起唇角,眼睛里布满了笑意。

只是我发现,她的神色却是那样的平静。

「方维,我们到此为止吧。」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姐姐不仅拒绝了他的求婚,还跟他提了分手。

21

方维是真的爱惨了我姐。

我姐跟他分手后,方维为了不影响她工作,只能每天来小区里堵她。

为了挽回我姐,方维甚至跟我姐下跪,哭着求她回头。

我几乎不敢相信,一个大男人为了挽回一个女人,真的可以卑微到这样的地步。

我跟方维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大学那时候他很受女孩子欢迎,我听过不少女孩子为他怀过孕,打过胎,他一向都不会负责,并且跟这个女生分手了,很快就能找到下一任女朋友。

我姐看着他跪在自己面前时,也只是冷漠的笑了笑。

我发现,她看方维的眼神,跟看一条濒临死亡正在苟延残喘的狗没有任何区别。

我忽然恍然大悟,我姐她从来就没有真的爱过方维。

22

我姐跟方维分手的事情,被许柏文知道了。

他跟方维是多年的哥们了,知道我姐毫不留情地甩了方维,许柏文有次陪着方维一起找上门来。

方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憔悴不堪,一看见我姐,就忍不住哭,开口就开始求她回头。

说实话,我一度也在想,我姐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好好的一个男的,被我姐折磨的都快不成人形了。

只是在这件事上,我姐的立场很坚定,既然分手了,就绝不可能再复合。

为此,许柏文对我姐破口大骂,我为了维护我姐,也跟许柏文理论。

许柏文对我多少是有些愧疚的,最后他只能带着方维离开,而我也护着我姐,怒气冲冲的把门给关上了。

23

我本来想着,被方维和我前男友这么一闹,我姐肯定糟心坏了。

结果我一转头,却看见我姐姐在看着我笑。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你还笑得出来啊,你说你要是不喜欢人家,干嘛跟人家谈这么久的恋爱啊!」

我姐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刚准备夸你还算有良心,知道维护你姐,一转眼,你倒先教训起我来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也不小了,遇到个这么爱你的男人,应该要珍惜嘛,要是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我姐却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你真以为方维爱我啊?」她反问了我一句。

我错愕地说:「难道不是吗?他明明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

我姐却轻轻地扬起了唇角,我仿佛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浓浓的嘲讽与轻蔑。

「或许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爱我,但是没办法,我不爱他啊。」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我姐到底在想些什么,既然不爱,为什么还要跟方维谈这么久的恋爱。

没想到我姐忽然问我:「你还惦记许柏文吗?」

我沉默了下来,许久后,我说:「我对许柏文只有恨。」

24

许柏文为了帮方维挽回我姐,好几次联系我,让我劝劝我姐,都被我骂了回去。

大概三个月后,我姐说晚上要出去约会,我笑着问:「你是不是打算跟冯城好了?」

我姐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他在我这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我不解地看着她:「利用?」

我姐笑道:「不然呢?你以为方维为什么会爱我爱的这么疯狂?男人啊,有竞争才能激发他的占有欲,尤其当他的竞争对手要比他优秀很多倍的时候,我却偏偏选择的是他。」

我错愕地看着我姐,忍不住问:「那冯城又怎么可能轻易放手呢?」

我姐冷笑了声:「他会放手的,纵然他的心在我这,可是他的身体却属于很多个女人,他口口声声说会一直等我,他是在等我,但是等我的同时,你以为他会按耐住身体的寂寞吗?」

我以前满眼满心都是许柏文,总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后来现实接二连三地将我打击的一塌糊涂。

如今,口口声声说爱着我姐,会一直等她的冯城,我见过他为了我姐憔悴的不像话,可是背地里,他那副丑陋的面孔又跟许柏文有什么两样呢?

我姐笑道:「放心吧,我会让冯城带着愧疚,彻彻底底的从我的世界里滚出去的!」

25

那晚,我跟同事约好了晚上一起去看电影,结果我们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放映厅最后一排的情侣座忽然打了起来。

因为放映厅内一片漆黑,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来,电影院的工作人员赶了过来,开了灯,我才看见,是方维跟许柏文在后排的情侣座打架。

我一时间有点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令我不可思议的是,我姐也在那!

方维骂许柏文:「什么狗屁兄弟,她是我女人你不知道吗?」

许柏文也毫不示弱:「你们都已经分手很久了,我追她有问题吗?」

方维却神色扭曲地辩驳道:「她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她会回到我身边的。」

我姐就站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

我被这一幕看傻眼了。

我姐跟许柏文?

他们怎么可能……

可忽然,方维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把匕首,他一双猩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许柏文。


「我叫你抢我女人,去死吧,去死吧你!」

他边说,边狠狠的将匕首捅进了许柏文的腹部。

鲜血不断地从许柏文的腹部涌了出来。

放映厅内彻底乱了起来。

我看到那一幕时也慌了,可我一转头便看见我姐。

我太熟悉她的眼神了,冷漠的像一个无情的旁观者。

明明事情因她而起,她却表现得毫无关心。

然而那一刻,我却哭着跑了出去。

那是我最亲的姐姐,为了我的恨,不惜一切,也要报复那些伤害过我的人。

26

那天晚上,我姐像个没事人一样,将近凌晨才回的家。

我知道,她是被警察带去警察局问话了。

我其实并没有睡着,想着我姐为我做的那些事情,辗转反侧,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我姐进了我的房间,漆黑的夜里,我闭上双眼,没来得及盖好被子,便假装睡着了。

她走到床边,轻轻笑了一声:「这么大的人了,还踢被子。」

她温柔又小心的帮我盖好了被子,随后又很轻又很温柔地说了句:「欺负你的人,都遭了报应了。」

说完,她便转身从我的房间离开了。

听到她关上门的一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的姐姐,不论在外人眼中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可在我心里,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我们已经掌握证据,美国企图对北京冬奥会下黑手”

“我们已经掌握证据,美国企图对北京冬奥会下黑手”

乐活体育圈
2022-01-25 09:07:44
突发!杭州半夜通报+1!学生返乡被安排住老屋,用竹竿投食!

突发!杭州半夜通报+1!学生返乡被安排住老屋,用竹竿投食!

旅游圈大小事
2022-01-26 10:12:26
两年五盾舰—驱逐舰第十支队全面翻身,迅速赶超皇家海军

两年五盾舰—驱逐舰第十支队全面翻身,迅速赶超皇家海军

美丽的世界
2022-01-26 09:52:24
赵今麦荧幕初吻给了白敬亭,镜头无意拍到两人手部动作,抢镜了

赵今麦荧幕初吻给了白敬亭,镜头无意拍到两人手部动作,抢镜了

麦香娱
2022-01-26 02:01:13
【国家新标准】2022年1月1日起,家庭燃气用户必须与燃气胶管说再见!

【国家新标准】2022年1月1日起,家庭燃气用户必须与燃气胶管说再见!

燕郊网城
2022-01-25 15:17:49
外媒:立陶宛政府考虑要求台湾修改“台湾代表处”名称

外媒:立陶宛政府考虑要求台湾修改“台湾代表处”名称

环球网资讯
2022-01-26 09:07:27
被封杀后,沦落到英国街头“卖艺”求生,从周薪200英镑到2万欧元

被封杀后,沦落到英国街头“卖艺”求生,从周薪200英镑到2万欧元

娱乐不停八卦不止
2022-01-24 06:02:37
刘学州父母将面临遗弃罪,最高可判五年,两人正在配合调查

刘学州父母将面临遗弃罪,最高可判五年,两人正在配合调查

巫小娱
2022-01-25 12:43:29
把“穷”字和“富”字拆开看,原来古人早告诉我们如何致富了

把“穷”字和“富”字拆开看,原来古人早告诉我们如何致富了

记忆收藏家
2022-01-26 06:04:02
林黛玉患的病用现代医学来诊断的话,应是什么病?了不得的病

林黛玉患的病用现代医学来诊断的话,应是什么病?了不得的病

爱唠嗑的虎妹
2022-01-25 04:45:02
《A片现场不NG》:看了这么多年的岛国电影,你见过拍片现场吗?

《A片现场不NG》:看了这么多年的岛国电影,你见过拍片现场吗?

电影记录手账
2022-01-23 04:03:22
美媒:若俄乌冲突升级,美方有意破坏人工智能等俄方战略产业

美媒:若俄乌冲突升级,美方有意破坏人工智能等俄方战略产业

澎湃新闻
2022-01-25 13:15:56
古代皇帝睡了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不得性病?

古代皇帝睡了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不得性病?

又耳人青
2022-01-24 23:29:05
魔兽怀旧服推出1688R幽灵虎,土豪玩家连入4只,正式服白送水虎

魔兽怀旧服推出1688R幽灵虎,土豪玩家连入4只,正式服白送水虎

百家游戏探险家
2022-01-26 09:58:13
每次行房前老公都要去趟书房,有次我偷溜进去,出来我就和他离婚

每次行房前老公都要去趟书房,有次我偷溜进去,出来我就和他离婚

两性心理探知
2022-01-26 04:28:55
台湾最新民调:近七成年轻人讨厌国民党

台湾最新民调:近七成年轻人讨厌国民党

凤凰卫视
2022-01-25 17:21:07
李亚鹏带女友购物被拍!两人手上拎满购物袋,开400万豪车太霸气

李亚鹏带女友购物被拍!两人手上拎满购物袋,开400万豪车太霸气

会火
2022-01-26 11:17:06
海贼王:五老星下令除掉雷利,藤虎释放霸王色重创雷利

海贼王:五老星下令除掉雷利,藤虎释放霸王色重创雷利

动漫及时更
2022-01-26 10:45:24
福建省2021年GDP突破4.8万亿元,泉州、福州、厦门强势领跑

福建省2021年GDP突破4.8万亿元,泉州、福州、厦门强势领跑

老吴观世界
2022-01-26 11:12:40
看看90年代的治安,就知道什么是“乱世”,现在真是太幸福了!

看看90年代的治安,就知道什么是“乱世”,现在真是太幸福了!

希言话史
2022-01-25 15:07:00
2022-01-26 14:20:49
翡翠小姐姐
翡翠小姐姐
读书破万卷 下笔如有神
532文章数 499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春节倒计时,牢记这些返乡防疫提示

头条要闻

美军F-35C战机坠入南海 英媒:美军和中国抢着打捞

头条要闻

美军F-35C战机坠入南海 英媒:美军和中国抢着打捞

体育要闻

湖人福星!浓眉暴扣+封盖尽显统治力

娱乐要闻

耍大牌?盘点拍戏中途被换掉的明星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张一鸣称很郁闷后,TikTok开除全球高管

汽车要闻

全新欧蓝德/阿图柯上市 广汽三菱新车规划

态度原创

家居
本地
房产
艺术
公开课

家居要闻

女摄影师搬到农村定居 把旧房爆改成绝美别墅

本地新闻

你被困在《开端》里,该如何解开谜底

房产要闻

青客公寓传来破产声:住房租赁格局正在重塑

艺术要闻

视觉艺术绽放“生命之光”

公开课

世界上唯一的八星级酒店:住一晚最高7万元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