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68年程潜病逝后,其妻郭翼青大胆询问周总理:程潜究竟算什么人?

0
分享至


前言

“难道你们的朋友来了,你们还叫别人去接吗?”

1949年毛主席邀请国民党起义代表程潜北上,参加第一届政协会议共商国是,毛主席不但要求萧劲光沿途对其悉心保护照顾,还安排住处并组织百余人亲自到车站迎接。1968年程潜病逝北京后,周总理亲自关照为其举行追悼会,毛主席对其给予了高度评价:

“颂公几十年几起几落,始终没有被打倒,不简单。”

“必要时我们就投向中共”

作为孙中山早年的追随者,程潜在国民党中的地位显赫。1948年程潜参加国民党包办的副总统竞选,结果上演了一出闹剧,选举几乎流产。在蒋介石的苦心“劝说”下,程潜自知竞选无望,但不甘于屈从于蒋介石的意志,公开宣布:

“本人已受命放弃继续竞选副总统。”


退选后蒋介石任命程潜为长沙绥靖公署主任,并兼任湖南省主席。回到湖南的程潜虽然表面依旧高喊“拥蒋反共”的口号,但私下却又组织和平力量,撤销了专门反共的委员会。他一步步将湖南党政军的大权都集中在自己手中,在湖南站稳了脚跟。

程潜回到湖南之后,其族弟程星龄奉中共地下党之命,回到长沙伺机做程潜的工作。李宗仁和白崇禧起草倡导“和平解决国事”的电稿之后,征询程潜的意见,程潜当即找来程星龄,询问他自己该如何表态。程星龄看过电稿之后当即建议程潜接受倡议:

“主张和平,反对内战是全国人民的愿望,不可逆势而为。”

程潜担心李宗仁和白崇禧言而无信,万一自己表明支持和平,他们又反悔不愿和谈,会将自己置于进退两难的境地。程星龄随即表示如果李、白二人这样做,必将遭到全国人民的唾弃,到时候程潜坚持支持和平,一定会受到人民的欢迎:

“必要时我们就投向中共,这有何难?”


程潜思虑片刻,同意了程星龄的想法,并请求他帮忙联络中共组织,程星龄当即表明了自己返回长沙的目的,承诺自己将完全负责程潜和中共地下党的联系。就在程潜下定决心投向人民时,中共将他列为国民党43名首要战犯令其顾虑重重,程星龄向组织上反映了程潜的疑虑,组织上回复说:

“只要颂公(即程潜)站到人民方面来,不仅不会被列为战犯,而且会受到应有的待遇。”

虽然程潜将湖南的党政军都掌握在手中,但毕竟湖南军队实力单薄,很难让掌握兵权的人同自己一起行动。在程星龄的建议下,程潜的学生陈明仁亲率29军和71军抵达湖南任职,程潜亲自接待陈明仁,并表明了自己坚决走和平道路的决心,陈明仁当即表示,自己看透了蒋介石的阴险,决意听从颂公指挥,同他一道投向共产党,走和平道路。

1949年5月,白崇禧率领十万败军退守湖南,并命人搜刮民脂民膏,抓壮丁征粮。程潜和陈明仁表面附和白崇禧,迷惑国民党当局,暗中为起义做各项准备工作。程潜担心白崇禧在湖南会阻断自己与中共方面的联系,遂请程星龄与地下党联系,请他们见一面共商大计。


余志宏作为中共代表来到省府,安慰程潜不必多虑,只要颂公率军起义,自然能受到优厚礼遇。程潜听完很高兴,询问中共方面对他有什么要求,余志宏开诚布公地表示,自己此次前来希望颂公以书面形式表明态度。

程潜当即表示一定照办,余志宏反过来询问程潜对地下党有什么要求,程潜沉思片刻提出了四点:一、自己拥护共产党的政策,但不参加共产党;二、自己反对蒋介石,但不背叛国民党;三、自己对特务虽不能指挥,但可以控制;四、个人不被列为战犯。

中共地下党知道程潜处境艰难,希望他抓紧时间以书面形式表态,程潜和陈明仁二立当即书写“起义备忘录”,向毛主席和中共表明起义的决心,脱离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毛主席看到这份“备忘录”之后,对程潜表示的积极态度高度赞扬,当即命令四野在湘鄂边界陈兵布阵,并亲笔给程潜写了一封信。


程潜和共产党之间的联络终究还是走漏了消息,白崇禧派人给程潜传话,希望他主动辞去湖南省主席一职。当时阎锡山请程潜前往广州担任考试院长,程潜借机在报纸上大造舆论,称自己即将出巡,并命令陈明仁接任自己省主席的职务,令白崇禧放下戒心。

8月1日,蒋介石派人带着20万银元和50挺重机枪来到长沙,劝说陈明仁死守长沙,并挟持程潜前往广州。陈明仁看过蒋介石手令之后,对来人不卑不亢地敷衍说:

“我们都是蒋校长的学生,只能见机行事嘛。”

当天晚上陈明仁就见到了出巡归来的程潜,向他汇报了蒋介石派人来长沙的事情,程潜看过蒋介石手令,对其愤怒斥责。当天夜里,程潜发布起义通电,揭露蒋介石的罪恶行径,呼吁西南、西北各省军政长官投向人民。


8月4日下午,在程潜和陈明仁的带领下,30多名国民党军政要员签署通电起义,宣布正式脱离广州政府,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同全国人民一起反蒋驱桂。此举令西南、西北战争缩短,推动全国迅速解放。

“老上司别来无恙?”

湖南通电起义之后,毛主席和党中央邀请程潜北上,参加在北平召开的新政协会议,收到邀请的程潜在八月末从长沙出发,由萧劲光派警卫部队专程护送北上。毛主席对程潜来北平高度重视,事前安排好住处和接待人员。有人不明白毛主席为何给程潜如此高的礼遇,毛主席回答说:

“程潜是个元老,我们又是老乡,他是我的私交朋友,难道你们的朋友来了,你们还叫别人去接吗?”


9月4日毛主席带着一百多人亲自到车站迎接,程潜刚走下火车,毛主席立刻迎上去握住程潜的手,高兴地说:“,别来无恙?一路上劳累了,这次接您这位老上司来,请您共商国家大事,有什么想法可要说出来!”

接着毛主席又指着前来迎接的人群说,他的这些老朋友、学生和部下都在恭候他啊。程潜激动地眼眶湿润,连声同毛主席道谢。同大家相互问候之后,毛主席将程潜扶进了车里,两人同乘一辆车前往中南海。

为何毛主席说程潜是自己的“老上司”呢?辛亥革命之后,毛主席离开韶山参加革命军,成为湖南新军中的一名普通列兵,当时程潜是湖南军事厅厅长,因此毛主席一直尊称程潜为自己的“老上司”。


虽然毛主席只在军营中待了半年时间,但他学会的军人的基本动作要领毕生难忘。建国后毛主席回想起当年参军入伍的事情还感叹地说:“瞄准、射击那几下子,我至今没有忘记,这还是从程颂公指挥的新军那里学来的。”

程潜抵达北平的当天晚上,毛主席设宴为程潜接风洗尘,周总理、朱德等领导人出席作陪,席间毛主席和程潜回想起往事,感叹地说自己这些年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还被迫打了几年内战才打出了一个新中国。

程潜也被毛主席的话所感动,说自己作为国民党的元老,在抗战胜利之后对中国的前途有些悲观,几大战役之后,国民党大势已去,让自己重新看到了希望。说罢程潜起身举起酒杯向毛主席敬酒:

“希望我有生之年,能随各位为祖国和人民做些事情。”


周总理此时也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说程潜和陈明仁此次率军起义,对蒋介石是严重的打击,为推进新中国的解放立了大功,邀请大家共同举杯为程潜和陈明仁的义举表示感谢:

“湖南人民向你报恩,我们向你表示真诚的敬意!”

第二天程潜在李明灏的陪同下回拜了毛主席,毛主席拿出解放大西南的军事计划给他观看,并征求了他的意见。9月19日,毛主席来到北京饭店回访程潜,在房间中他们整整谈了一个上午,并共进午餐,下午毛主席邀请国民党的起义将领代表共游天坛。

毛主席一行人的车队来到天坛回音壁前,先行下车的毛主席亲自将程潜扶下车来,嘱咐大家趁着空闲放松一下。当他们走到祈年殿的时候,毛主席幽默地对大家说,这里当年是皇帝向上天讨好的地方,用天命来欺负老百姓,后来老百姓觉悟后王朝就散了,否则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进这个大门:

“说句真心话,我们应当脱帽向庶民三鞠躬。”

“追悼颂公还要犹豫什么?”

在政协会议开幕前,毛主席特地将程星龄请到中南海,专门商谈程潜的工作和待遇问题,当时毛主席考虑请程潜担任中南军政委员会的副主席,但由于当时的军政委员会主席比程潜年纪小,资历潜,这样安排担心程潜有些为难,请程星龄先考虑一下,再同程潜商议。


毛主席的话令程星龄大为感动,说程潜此次北上能受到如此优待,已经非常满意,至于工作的问题,无论主席做出什么安排,程潜一定会欣然从命,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毛主席坚持让程星龄回去同程潜商量一下,随后给自己答复。

关于程潜和旧部的关系,以及如何安度晚年,毛主席也考虑在内,对程星龄说尽量安排好程潜的旧部,并按月给他特别费大米五万斤,任其开支不受限制。程潜在长沙有房子,毛主席在北京还为他准备了一所房子,这样程潜既可以在长沙住,也可以在北京住。

程星龄回到北京饭店后,将毛主席的安排全部告诉了程潜,程潜激动地说自己刚刚投向人民,就受到毛主席如此殷切的关怀,怎么会有意见。而且自己同蒋介石共事多年,从未见过党内机密,这次一到北平,毛主席就将解放西南的军事计划给他看,还征询了他的意见:

“毛主席确如章行严(即章士钊)所讲,襟怀雄伟,一代伟人呀!”


第一届全国政协召开时,程潜在主席团座位上就坐,引起有些人的议论,说程潜当年如果在渡江战役前起义,和解放军南北配合,南京政府更加吃不消,可以加速国民党的覆灭。毛主席听到后解释说:

“那时白崇禧的力量还较强,控制着长江,颂公如果那样做,是很为难的。”

10月1日举行的开国大典,程潜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同人民群众一起享受新中国建立的无上荣光。在离开北京返回湖南前夕,毛主席在中南海设宴为他饯行,告别时毛主席和朱老总亲自将他送到门外,周总理亲自送他上了专车。

1952年毛主席举办家宴,特邀程潜来家中吃饭,饭后两人在中南海散步,一直走到了湖边,毛主席看到一条船,主动提议说一起划划船。两人上船之后,程潜本以为警卫员会划船,结果毛主席握住了船桨,用力划了起来,程潜不安地说:

“使不得使不得,您是国家主席,又年近花甲,怎能让您为我划船?”


哪里的话,您是古稀高龄,又是我的老上司,家乡人,哪有让您划桨的道理!”毛主席安慰程潜道。就这样毛主席亲自划船,带着程潜愉快地泛舟湖面,畅游中南海。

后来毛主席到湖南视察,和程潜再次相会,当时程潜已经当了四年省长,又被补选为人大副委员长,见到毛主席之后,程潜向毛主席提出北京、长沙距离甚远,不便兼顾,自己想辞去省长的职位。毛主席嘱咐他说可以半年在北京,半年在长沙:

“现在领导干部不能随意调换,颂公是中央的人,我们没有把您当‘巡抚’看待,您老德高望重,还是继续担任省长为宜。”

1952年程潜就任湖南省政府主席,之后又连续三届担任省人民委员会省长。在毛主席70岁生日时,除了家里的亲属,毛主席只邀请了四位湖南老人,其中就有程潜。当天程潜带着全家一同赴宴,毛主席还特地让人烧了程潜最爱吃的豆豉辣椒和熏鱼。


1968年1月,程潜在家中锻炼时,不慎摔倒骨折,住进了医院,住院期间又因为肺炎,引发体内大量出血,4月9日,程潜在医院不幸逝世,终年87岁。当时由于社会环境特殊,对于是否应该及时为程潜举行追悼活动,一时间无人做主,必须请示周总理才能决定。

统战部的同志邀请民革中央负责人专门来到国务院,同总理联络员联系后等候总理的指示,深夜周总理回到住处,听说这件事后当即在电话中明确表示:

“追悼颂公还要犹豫什么?不仅要开追悼会,还要征求何香凝主席和张文白先生的意见,以示郑重。”

第二天民革中央的负责人就前去拜见何香凝,说明周总理对程潜追悼会的重视,来征求何香凝有什么意见。何香凝当时身体也不太好,招呼大家围在她床前坐下,深情地嘱咐大家说:

“周总理对程颂公的丧事作什么指示,你们就遵循办理。”


征询过何香凝的意见之后,他们又前往张治中家探望,当时张治中已经患病不起,独自躺在床上,当听说周总理关切程潜的追悼会,还特地让人来征询自己的意见时,张治中强打起精神连声说:

“感谢周总理,感谢周总理。”

4月12日,民革为程潜举行了追悼会,参加追悼会的有民革中央领导熊克武、卢汉等人,还有李宗仁、章士钊等,大家一同为程潜送最后一程。第二天晚上周总理抽空来到程潜家中悼念,并对其家人表示慰问。程潜的夫人郭翼青对周总理的到来十分感激,鼓起勇气问了周总理一句埋在心底的话:

“程潜究竟算什么人?”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郭翼青的问题立刻让大家都沉默下来,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周总理的回答。周总理满怀激情坚定地说:

“颂公当然是革命干部,他与共产党合作那么多年,解放后他身负要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们家庭也是革命家庭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寻春秋,寻找历史的足迹
94文章数 5707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美军F-35C战机坠入南海 英媒:美军和中国抢着打捞

头条要闻

美军F-35C战机坠入南海 英媒:美军和中国抢着打捞

体育要闻

湖人福星!浓眉暴扣+封盖尽显统治力

娱乐要闻

耍大牌?盘点拍戏中途被换掉的明星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张一鸣称很郁闷后,TikTok开除全球高管

汽车要闻

全新欧蓝德/阿图柯上市 广汽三菱新车规划

态度原创

亲子
时尚
本地
公开课
军事航空

亲子要闻

刘学州舅妈抵达三亚:网络抨击对他打击很大

十年前的纯爱CP,终于官宣了?

本地新闻

你被困在《开端》里,该如何解开谜底

公开课

世界上唯一的八星级酒店:住一晚最高7万元

军事要闻

韩国自研五代机KF-21双座型原型机出镜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