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周恩来下令,要求列出战犯名单,毛主席批示:放的时候要开欢送会

0
分享至

前言

新中国成立后,很多战时被捕的战犯尚在关押中,共产党对他们采取宽大政策,到1966年,中共中央已经发布了6次特赦令,释放了共296名战犯,这其中包括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以及杜聿明、宋希濂、陈长捷、王耀武等原国民党的高级将领。

对每批被特赦释放的人员,我党领袖周恩来总理都会悉心关照。从生活、学习、参观、探亲访友、工作安排等各个方面,周总理都做出了具体的指示与安排,让这些被特赦的人员能尽快地适应新生活。


图|溥仪在特赦大会上痛哭

为了照料被释放人员的生活,对于有文化基础的,组织将他们安排在政协,做文史专员;其他人则务农、务工等,由生活地的派出所进行管理,每个月还可以拿到15元的生活费,这在当时已经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这些被释放的“战犯”,发自内心地感激共产党的宽容对待,认为是党和人民政府给予他们第二次生命。他们继续学习,在自己的岗位上取得令人赞叹的工作成绩,并为祖国建设做出贡献。


图|周总理与特赦后的溥仪在一起

第7次特赦,毛主席批示:都放了

1974年12月,毛主席在长沙指导工作,他再一次主动提出要特赦一批战犯,新中国成立已经二十余年,毛主席说:“还有一批战犯,放下武器已经关押二十多年了,还关着干什么,我看将他们释放了,让他们来去自由。”

这一年,周总理之前查出来的膀胱癌病情已经恶化,癌细胞已经转移,周总理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消瘦了,不过他仍然拖着重病之躯,夜以继日地投入到国家工作中。周总理十分重视毛主席交待的工作,他抱病履职,拖着已经很虚弱的身体,找到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的华国锋,了解在押战犯的具体情况。

12月12日,周总理批示,要求公安部将所有在押战犯的名单都列出来,了解在押战犯的思想状态,整理收集并及时上报。同时,周总理还通知调查部、统战部等相关部门及时配合公安部的工作。


图|周恩来总理

按照周总理的指示,相关部门与北京、济南、西安、抚顺等各个地区的战犯管理所合作,将每个战犯的姓名、年龄、籍贯、以及被俘虏的时间、在管理所中改造的具体情形等信息都列成一个表,再加以说明,组织就可以根据这些信息进行选择决断。

随后,公安部部长华国锋召集相关人员,亲自主持会议,大家坐在一起对所有战犯的情况进行详细讨论研究,最终拟定出一个名单来,整理成《关于第七次特赦问题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有13位战犯应当继续被关押,当前并不适合释放,这13人包括:北京秦城监狱的杜超群、沈勤康;山东战犯管理所的前国民党第二军书记徐天任、前国民党七十二军中校参谋李清、前国民党少将所长邱沈、前国民党保密局副站长张百龄;抚顺战犯管理所的郭吉谦、黎宗铭、樊迅、翁羽、刘衍智、周养浩、谢代生。


图|沈醉旧照

大家认为不应该被释放的都是什么人呢?我们以周养浩为例,他与国民党高级官员戴笠、毛人凤是同乡,为国民党做了16年的特工工作,被誉为“书生杀手”。周养浩外表看上去文质彬彬,十分斯文,实际上却是个心狠手辣、下手极重的人,曾数次参与过国民党发起的破坏活动。

在被关押期间,原国民党陆军中将沈醉在交待问题时,提到周养浩,周养浩就怒气冲天,顺手拿起身边的小板凳砸向沈醉,幸好宋希濂眼疾手快,挡了一下,这才没有伤及沈醉。后来,周养浩与沈醉的关系一直都不好。

会议中,大家可能考虑到是包括周养浩在内的一部分人还应当在继续观察,遂讨论决定,对他们先不能予以特赦释放。


图|毛主席

大会定下的这份报告先是交给周总理审阅,然后再上报给党中央和毛主席。做完这些前期工作已经到1975年2月了,当时毛主席正在杭州视察工作,看完公安部递交上来的报告后,毛主席批示:

“锦州、大虎山、沈阳、长春,还有战犯为什么没有?
放战犯的时候要开欢送会,要请他们吃顿饭,多吃点鱼肉,每个人发一百元零用钱。
都放了算了,强迫人家改造也不好......这些人老百姓都不知道,你杀他干什么,所以一个不杀。
气魄太小了,十五元太少了,十三人不放,也不开欢送会。有些人有能力可以做工作,年老有病的要给他们治病,跟我们的干部一样治,人家都放下武器二十五年了。”

从毛主席的话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了解到,首先,要释放所有人。毛主席关怀的是所有战犯,一句“还有战犯为什么没有?”的询问,他不是着眼于一部分的在押战犯;其次,毛主席以宽广的胸怀善待所有人,即使他曾经恶行累累;最后,要关怀他们释放之后的生活。组织对他们将一视同仁,他们与广大人民、与人民的干部一样,拥有共产党领导下的全新的美好的生活。

看到毛主席的批示,华国锋深刻地感受到主席的宽广胸怀、博大气魄,受到毛主席精神的感染,即使是那建议不被释放的十三个人,也同样得到了毛主席的宽容对待,这让华国锋受益匪浅;同时,华国锋迅速将毛主席的指示传达给其他的同志,准备落实毛主席关于释放战犯的批示。


图|关于释放战犯问题的意见

华国锋下令保护战犯安全:不能再出意外

毛主席说“一个不杀,全都放了”,那么如何保证这个“全”呢?华国锋亲自查阅资料,1959年时第一批特赦战犯时上报组织的战犯总人数、前六次释放战犯的人数、以及在押战犯的人数,这些详细数据华国锋都一一核对,最终确保一个人都不少,正是毛主席所说的“全都放了”,华国锋这才放下心来。

要保证人数够,也要保证大家都安全,自1974年12月周恩来总理审阅名单,到1975年2月毛主席拿到名单,已有5名战犯离世。为保护战犯的生命安全,组织特意安排专人在战犯管理所负责照料,以保证这些人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图|华国锋

这次特赦人数众多,且包括各个地方的战犯,所以需要各个部门相互合作,相互配合,公安局、统战局、民政局、法院等相关部门的领导人集合起来召开会议,研究安排特赦的具体工作。

按照毛主席的批示,我们不仅要考虑如何释放,还要关怀战犯们被释放之后该如何生活,经组织研究决定,给每个特赦战犯每个月发放100元,以此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这100元在当时是什么水平?北京地区17级国家干部的工资是98元,也就是说,战犯的生活金要比这些干部们还要多。

1975年3月19日,组织通过决定:

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并予以公民权。本次特赦释放的战犯共293名(原在押人员323人,期间死亡5人,25人按起义投诚人员对待)。
其中有:蒋帮军官219名,党政人员21名,特务50名,伪满战犯2名,伪蒙战犯1名。
至此,我国的战争罪犯全部释放。


图|特赦大会

战犯特赦,黄维泪流满面:无限鼓舞,无限感激

3月19日当天,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从现在开始,‘抚顺战犯管理所’撤销了,改成了贵宾招待所;‘战犯’这个称呼也不存在了,你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我们的同志,先生!”

这句话也就是说,从此,再也没有战犯,再也没有“战犯”这个词了,在毛主席与周总理的关怀下,所有的人都将走出囹圄,过上自由的生活。

特赦大会现场,掌声阵阵,大家振臂高呼着“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据管教干部刘家常回忆,听到特赦消息的每个人反应各不一样,有人欣喜若狂,有人泪流满面,有人手舞足蹈,有人仰头无言......显然,这些反应也表明,恐怕他们也没想到在被关押了二十年之后,他们还能离开铁门铁窗,走向新世界吧。


图|最后一批被特赦的战犯走出战犯管理所

3月22日,来自各个地区的被释放的人员全部抵达北京,来到前门饭店。两日后,所有特赦人员来到北京饭店,中共中央副主席兼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华国锋、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华国锋等国家领导人在此亲切接见大家,一同在场的还有之前被特赦的宋希濂、杜聿明等人。叶剑英元帅向在场人员说明特赦政策,关怀大家释放后的生活,鼓励他们未来好好奋斗,来日必有光明希望。

当然,特赦人员也对共产党的关怀、对毛主席的宽容充满感激,黄维代表最后一批被特赦的人员宣读感谢信,信中全是致敬毛主席、致敬党中央的感激之言,如今他们能重新生活,加入到祖国建设的队伍中,皆是仰仗于我党领导人的决策。

黄维是谁?何以代表所有特赦人员发言?他是国民党高级将领,1948年在淮海战役中被俘。后来黄维被送往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进行改造。起初,黄维在管理所拒绝配合,时常闹事,给负责管理的人员带来不少麻烦。


图|黄维旧照

黄维来功德林,由于之前的战场与自身身体问题,同时患上了五种结核病,医护人员没有因此放弃他,给他精心治疗,为他提供有营养的食物,即使在国家困难的时候,国家也没有放弃对他的照料,黄维逐渐感受到共产党的诚意,主动接受改造。

1959年,组织进行第一批特赦,原本黄维的名字也在名单之中,工作人员甚至都已经通知了家属,希望能在释放的日子接他回家,全家团聚。不过,这项决策遭到抚顺管理所的反对,最终,黄维未能获得特赦,又在管理所中改造了十余年。

1975年,黄维终于迎来了特赦的机会,特赦大会正式到来前,华国锋做出指示,一定要格外关注大家的健康,尤其是在此次特赦中地位最高的黄维,保证不能出现任何问题。黄维年纪越来越大,特赦之前突发心绞痛,病情危重。

国民党借着这次黄维的病情,宣称黄维已经“死亡”,还特意为他举办了追悼会,以求蛊惑人心,欺骗群众。但实际上,在党中央的关怀下,在医护人员夜以继日的救治下,黄维转危为安,没有了性命之虞。


图|黄维在特赦大会上

1975年3月19日,战犯管理所,黄维与其他的战犯坐在一起,等待着宣布自己特赦的消息。他一脸郑重地接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百感交集,多年来的戎马生涯、被关押管理所的生活在脑海中浮现,再看自己,已经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所有的特赦通知宣告完毕后,黄维代表特赦人员们进行发言,当着众人的面,黄维说:“听到今天宣布特赦,我无限激动,无限鼓舞,无限感激。我决心,要继续靠拢人民,重新做人,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解放台湾事业贡献力量......”说完一腔感言,黄维由事生情,当场作诗:

党恩浩荡给再生,宽大改造换我魂。
恩上加恩新生后,誓献余生为人民。

黄维作的这首诗言简意赅,我们可以很直接地理解到他诗中之意。顾名思义,两个感恩,第一,他感恩在管理所中的改造岁月;第二,他感恩被特赦的待遇,同时也表明自己愿将余生都奉献给人民的夙愿。显然,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我党的改造工作是成功的,无论是黄维所说,还有对杜聿明、宋希濂等之前被特赦的人员而言。

而在3月22日的宴会上,黄维再次代表上百位特赦人员发言,再次向党中央、毛主席表达感谢。


图|晚年叶剑英

当时叶剑英已经是77岁的高龄,他对所有人表示真诚祝贺,并对他们的光明未来送上希望。几位领导人的关怀与热情、高规格的礼遇与招待,让在场的特赦人员纷纷流下感激的泪水。

原国民党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军统局北方区区长文强出席了这次的宴会,他后来向记者表示:“这是我生平中从未享受过的光荣。叶副主席和我们谈话,平易近人,恳切而温暖。叶副主席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我听后又一次流下了感激的眼泪。我深深体会到,只有伟大领袖毛主席才有这样的宽广胸怀和伟大气魄。”可见,毛主席用自己的伟大气魄赢得了他们的心。


图|文强旧照

宴会之上,觥筹交错,杯酒言欢,无论是战场相见的老对手,还是数年未见的老战友,都热情相拥,杯释前嫌,热泪盈眶,将昔日的恩恩怨怨都融于酒中,从此往后并肩为社会主义事业而战斗。现场的气氛可谓其乐融融,欢笑非常。

至于日后大家将何去何从,组织也完全尊重大家的个人意见,毛主席指示,每位特赦人员都有自己的权利决定去哪里,如果他们打算返回台湾生活,那么我们也会给足路费,为他们提供行路方便,帮助他们实现与家人团聚的梦想,当然,如若想回来,我们也欢迎他们随时回来。


图|毛主席

最终,在党组织的安排与帮助下,每一位走出战犯管理所的特赦人员都有了自己的归处。在毛主席批示、周总理指示下的第7次特赦,最终得以顺利执行,并在国内、国际上都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共产党的宽容政策让人民为之叹服。毛主席也很高兴,还特意下令,指示公安部门对在押的武装特务、以历史罪判刑关押改造、以及刑满后滞留在劳动改造党委就业的人员去全部宽大释放。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红星忆史
红星忆史
欢迎大家关注红星忆史
122文章数 411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何雄担任郑州市委副书记 郑州市委书记日前已易人

头条要闻

何雄担任郑州市委副书记 郑州市委书记日前已易人

体育要闻

领先35分被快船逆转!奇才咋做到的

娱乐要闻

王子文晒男友视角瑜伽照 柔韧度超赞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刹车失灵”事件后 特斯拉开启维权模式?

汽车要闻

全新欧蓝德/阿图柯上市 广汽三菱新车规划

态度原创

房产
数码
艺术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房产要闻

青客公寓传来破产声:住房租赁格局正在重塑

数码要闻

郭明錤爆料新一代苹果MacBook Air!今年WWDC有戏

艺术要闻

视觉艺术绽放“生命之光”

公开课

世界上唯一的八星级酒店:住一晚最高7万元

军事要闻

韩国自研五代机KF-21双座型原型机出镜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