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薛岳晚年反思海南岛之战,哀叹:我有10万大军,可对手有200万人

0
分享至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1949年12月初,两广战役的硝烟还未散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的领导就开始着手筹划攻打海南岛的准备工作。

1949年12月7日,中南军区发电至第40军:立即向钦州、防城、合浦等地区集结休整,而后准备协同43军攻取琼崖之作战。与此同时,正在中越边境追歼国民党桂系残部的43军,也收到这样一份内容几乎一模一样的电报。

然而,此时的海南岛和琼州海峡,空中飞机轰鸣,海面军舰游弋,数十万国民党残兵枕戈待旦,薛岳精心构筑的“伯陵防线”成为他兴风作浪、负隅顽抗的“挡箭牌”。

有这道自称“固若金汤”的防线,加之前不久我军在金门之战失利,薛岳认为“共军”要渡过滔滔琼州海峡,解放海南岛不啻是白日做梦。

薛岳,名仰岳,字伯陵,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1896年12月27日出生于广东韶关一个农民家庭。1910年毕业于黄埔军校,不久加入同盟会。曾任孙中山总统府警卫团1营营长。北伐战争时任第1军第1师师长。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后,薛岳被任命为国民党第19集团军总司令,投入淞沪战场。从这时起,薛岳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奋战八年,立下了赫赫战功,当时有“抗日战神”之称、“百战名将”之誉。


1937年8月20日,国民政府在滇黔组建第3预备军,薛岳任副司令。面对日军的侵略,他义愤填膺,曾三次发电请示蒋介石,要求出兵抗击日军。

叶挺曾经说过:“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三,盛名当垂朽。”其中的万家岭大捷,就是由薛岳于1938年亲自指挥的,结果大获全胜,开创了中国战场上首次重创日军陆军师团的战例,从此薛岳一战成名。

1942年1月,薛岳又指挥了长沙3次会战,消灭日军5万多人,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狠狠地灭了一下日军的嚣张气焰,为中国人民出了一口恶气。

战后,蒋介石亲自将青天白日勋章挂在了他的胸前。日军更是对他望而生畏,称这位死对头为“长沙之虎”。美国总统杜鲁门曾于1946年10月,给他颁发过一枚自由勋章,表彰他在抗日战争中的卓越功绩。

然而,这位曾在抗日战争中有过闪光表现、立下过赫赫战功的将领,却唯蒋介石马首是瞻,成为屠杀共产党人的急先锋。

1935年,蒋介石任命薛岳为国民党第5军军长,参加了对红军的第五次“围剿”。红军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后,蒋介石又命令他率领部队一路跟踪打击,对我红军进行围追堵截,致使红军指战员在长征途中造成巨大而惨重的损失。


1946年内战发生后,他被蒋介石任命为徐州绥靖公署主任。骄傲自大的薛岳刚一上任,就指挥着国民党军队,气势汹汹地向我解放区发起猛烈进攻。

骄兵必败,这是自古战场对决不变的铁律。在宿北、鲁南、莱芜战役中,薛岳指挥的国民党军队三战皆败。他因此还被国民党当局免去了职务。从此薛岳陷入了人生的低谷,但他并不甘心,还一直幻想着有机会再与人民解放军决一雌雄,一洗前耻。

淮海战役后,国民党反动集团元气大伤,岌岌可危。在这生死存亡、风雨飘摇的紧要关头,为发挥薛岳的威望,笼络广东当地要人,蒋介石不得不再次启用薛岳,任命他为广东省主席。

1949年2月,上任后的薛岳信誓旦旦,放言要与解放军决一死战,为保卫广东而战。然而,薛岳的猖狂行为无疑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注定要成为世人和历史的笑柄。

1949年9月29日,广东战役打响后,人民解放军一路南下,连战连捷,气势如虹。疯狂叫嚣要力挽狂澜、与人民解放军决一死战的薛岳,却成为“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中的矮子”,见大势已去,再也顾不了许多,于10月11日逃往海南岛。

窜逃海南岛的薛岳,虽然是败军之将,但他仍然不失为一名善于捕捉战机的指挥官,一名精通排兵布阵的“行家”,当我国人民解放军攻克南方重镇广州的消息传来后,薛岳身心备受煎熬,整日坐立不安、度日如年。

也就在这时,大陆传来了解放军第10兵团3个半团,挟胜利余威,用木船攻打金门岛结果失利的消息。


这个消息犹如一针强心剂,让消沉郁闷的薛岳当即兴奋起来。他立即召开国民党军政要员会议,迫不及待地兜售自己谋划已久的“海南防总的防卫计划和兵力部署”:凭借海空优势,采取立体防御。

薛岳虽说是人民解放军的手下败将,但他在军事指挥上的确是具有不可忽视的才干,十分善于捕捉战争中的丝丝微妙变化。他深知,人民解放军在陆地上绝对英勇强大,但要想解放海南,就势必要渡过琼州海峡,这对于没有海空军、没有渡海作战经验的人民解放军来说,无疑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薛岳的目的就是想以琼州海峡为屏障,充分发挥海空军的优势,依海据险,海陆空配合,与解放军海上作战,达到永远占据海南的目的。

他的具体战略意图是:首先集中优势兵力,加紧对琼纵的“清剿”,摧毁琼纵的根据地和游击区,消除内患,保证“后方安全”,使渡海大军失去内应;利用空军优势,对雷州半岛沿海口岸大肆轰炸,破坏我军船只,并在琼州海峡加强巡逻,扰乱渡海大军的海上训练,消耗我渡海大军的有生力量。

再进一步加强岛上海防工事,迫使渡海大军处于背水一战的局面,把渡海大军登陆部队消灭在海上或滩头。


薛岳对岛上的守军进行了调整部署,编为四路军,划分为东西南北四个防卫区:

以蒋介石系32军为主编成第1路军,军部驻扎在嘉积,主要担负琼东区342公里地段的防卫任务;以余汉谋系62军、暂编13师、教导师和琼北要塞纵队编为第2路军,62军军部驻澄迈,担负琼北区158公里地段海峡正面的防卫任务;

薛岳系4军、陈济棠系64军编为第3路军,64军军部驻加来,第4军军部驻那大,主要担负琼西区396公里地段的防卫任务;

陈济棠系63军、琼南要塞纵队和海军陆战团编为第4路军,主要担负琼南区303公里地段的防卫任务。

而国民党海空军的主力集中在琼北地区,以便在战事爆发时立即封锁解放军的进攻通道——琼州海峡。

薛岳还针对解放军渡海登陆后可能发生的情况,在岛上又设了三道防线:以塔市、海口市、临高角等沿海地带为第一道防线;以黄竹、加来、那大、白马井为第二道防线;以海口市、白莲、花场、天星、马袅一线为其核心防线。

薛岳煞费苦心的环岛立体防御体系一经推出,就立即得到了陈济棠、余汉谋、欧震等人的一致拥护和支持。

是时,一向善于阿谀奉承的海南防总参谋长李扬敬又拍上了马屁:“总司令为党国利益,真可谓是呕心沥血、恪尽职守,是我等学习的楷模,如今岛上的立体防线体系固若金汤,有了这个防御体系,就算共军插上了翅膀,也飞不过茫茫大海呀!”

听着大家的赞许,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防御体系,好大喜功的薛岳,这些天来的紧张和疲劳顿时一扫而光,开始飘飘然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魔王希特勒几乎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可面对狭窄的英吉利海峡不也只能望海兴叹吗?


“共军”无飞机、无军舰,再加上金门之战的影响,要渡过滔滔奔涌的琼州海峡,何啻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

给这条陆海空立体防线起个什么名字呢?在大家的一致推举下,得意忘形的薛岳当仁不让,大言不惭地用他的字号“伯陵”,将这个防线命名为“伯陵防线”。

正当薛岳得意之时,冯白驹和他率领的琼崖纵队像跳进“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搅得薛岳腹心阵阵作痛,惶恐不安。

1950年1月10日,毛主席在给林总的电报中说:“海南岛与金门岛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

冯白驹,海南人民的忠诚儿子,琼崖革命武装和根据地的创建人,被誉为“琼崖人民的一面旗帜”。在极其艰苦的环境里,他率领琼崖人民坚持孤岛奋战,创造了中国人民革命史上“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光辉范例。敌人曾悬赏:有人捉到冯白驹,一两骨头一百根金条。

按照军委和四野的指示,琼崖纵队在15兵团统一指挥下,协同解放海南岛。但是,因为琼崖纵队没有电报密码,与隔海相望的两支兄弟部队,不能直接地、及时地取得联系,如何沟通南北联系,打通信息通道,就成了海南岛战役之前急需解决的一个大问题。

1949年12月中旬,也就是湛江解放前夕,15兵团即委托粤桂地区党委、粤桂边纵队,派员携带兵团的电报密码和机要文件偷渡到海南岛,和琼崖纵队领导人冯白驹联系。


冯白驹(中)

粤桂边纵队决定派司令部参谋长王山平前去海南岛,完成沟通南北联系的任务。

经过种种努力,王山平等人顺利地把电报密码和机要文件送到了冯白驹的手里。一道道电波,将琼崖纵队与15兵团连在了一起。琼崖纵队孤岛独立作战的局面宣告结束,开始了配合主力解放海南岛的战役。

早在两广解放前,琼崖纵队就向海南岛上的国民党军队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夏季攻势,可以说是屡战屡胜、捷报频传,胜利的喜悦振奋着海南军民的心。依照这样的大好形势持续下去,扫清岛上的国民党残敌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然而,这一大好局面,随着两广的解放,国民党军队的残兵败将蜂拥而至海南岛后,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岛上的国民党军队骤然增多,反动势力随之加强,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给琼崖纵队的夏季攻势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和阻碍。

敌我态势上的这一变化,让海南警备总司令陈济棠变得更加嚣张跋扈,肆无忌惮了。

陈济棠一伙首先在军事上重新作了调整和部署,然后集中兵力向我琼崖纵队各个解放区和游击区发动了疯狂的进攻,残酷地对海南军民进行“清剿”和“扫荡”,企图一举消灭我海南解放区。

形势十分严峻,经历了23年革命斗争血与火的洗礼,经受过各种恶劣环境考验的海南军民,并没有被吓倒,而是审时度势,停止夏季攻势,重新确立了作战方针,决定以根据地为依托,全面开展游击战和运动战,寻机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敌人的“清剿计划”开始之初,国民党第64军156师师长张志岳就气势汹汹地率领全师倾巢而出,向我五指山革命根据地——乐东县境内发起进攻。

敌人来势凶猛,情况万分危急,在南区活动的琼纵第5总队,奉命立即赶往乐东。面对各方面优势明显的蒋军,第5总队扬长避短,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寻找机会,打击敌人。

敌156师拿下乐东县城后,张志岳立即狂妄自大起来,气焰更加嚣张,在不明我琼纵虚实的情况下,命令466团继续向我革命根据地内的平坡营扑来。第5总队总队长潘江汉暗自叫好:来得正好,这次要狠狠地揍这帮王八羔子!

他立即部署作战任务:6团3营埋伏在平坡营大村迎击正面来犯之敌,6团主力则隐蔽在平坡营北小村,5团主力则潜伏在南侧的常山村,对敌形成左右夹击之势。

敌466团全团出动,向平坡营发起进攻。隐蔽在平坡营北小村的6团的指战员们,早已在这里等候敌人,见敌人来了一个团的兵力,6团团长李贤祥禁不住兴奋得大叫:“这块肥肉今天老子吃定了!”

他立即组织好突击队,配合上轻机枪,打击进犯之敌。只听子弹嗖嗖地带着声响,冲着敌人就飞了过去,敌人大片大片地应声倒下。

敌人哪里知道我琼纵有埋伏,顿时被打得溃不成军。幸亏敌467团及时赶来增援,才把466团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敌466团出师不利,无疑给了张志岳当头棒喝。一向心高气傲的张志岳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马上吸取了466团孤军深入的教训,迅速调整了战术,继续向我五指山革命根据地进犯。

两军对峙,打的就是一个变化。潘江汉见敌人采取步步为营的战法,把大部兵力全都压了上来,他也将计就计,果断地改变了战术。

“敌人都压了上来,后方必定空虚。总队主力要想方设法牵制住敌人,6团深入敌后,端了他的老窝。”

6团接到潘江汉的命令后,立即绕到敌后,寻找战机。

真巧,6团刚刚选择有利地形隐蔽好,就有一队敌人从崖县向乐东扑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6团瞅准机会,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一会儿的工夫就歼灭敌军大部,其余的敌人一看形势不妙,慌忙逃往崖县。

6团当然不会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立即趁机猛追猛打,不费吹灰之力就攻进了崖城。

攻进崖城,这还不能让6团满意,他们迅速扩大战果,又星夜兼程端掉了敌人的马岭据点,就差没有攻打三亚、榆林了。

在前方战场,张志岳正在为自己步步为营的战术拍案叫好时,殊不知他已经中了我第5总队的调虎离山之计。

当张志岳得知琼纵官兵犹如神兵天降,把自己的后方搅得天翻地覆时,他气得咬牙切齿,哪里还顾得上“清剿”?立即率部赶回崖县,发誓要把我6团消灭不可。


琼崖纵队第五总队总队长潘江汉,建国后获授上校军衔

我6团岂能轻易地被敌人逮住,就在敌人马不停蹄地返回崖县时,我6团早已满载胜果、兴高采烈地返回革命根据地了。就这样,张志岳在前方“围剿”无果,后院又遭大火的情况下,只能无功而返,他也只有打掉门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咽了。

琼纵广大指战员就是在敌强我弱、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同敌人斗智斗勇、无惧无畏,在人民群众和6万多名民兵的大力配合下,筑起了一道攻不破、打不垮的钢铁防线,有力地挫败了敌人对根据地和解放区的“清剿”。

海南军民经过浴血奋战,虽然挫败了陈济堂的“清剿”,但随着国民党在大陆的彻底失败,愈来愈多的国民党军残兵败将,如丧家之犬一般蜂拥逃至海南岛,一场难以预料的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前一阶段,敌人以散兵四处进攻我解放区和根据地,这一做法,让他们吃了大亏。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势必会接受教训,下一步很有可能会整师整团出动,对我军发起更大、更猛烈的进攻。”

1949年12月,冯白驹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反复强调,“我们必须做好打大仗、打硬仗的思想准备,一定要充分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在斗争中开创新局面。”

正所谓有备无患。于是,琼纵各总队的领导一边跟指战员们做着打大仗、打硬仗的动员,一边研究着如何指挥大部队歼敌整团、击溃整师的战略战术。

事情果然不出冯白驹所料,1950年1月中旬,薛岳气势汹汹地集结大批部队,又向我解放区和革命根据地猛扑而来。其中就包括之前的手下败将156师。


自从敌156师在上一次兵败于我第5总队之后,一向狂妄自大的张志岳气急败坏,对兵败之事一直怀恨在心,耿耿于怀,扬言要剿灭我第5总队报仇雪恨。

不是冤家不聚头。在此次的“清剿”与反“清剿”中,我第5总队与敌156师又“对”上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志岳早就迫不及待地要与5总队决一高下,一双狡诈的眼睛时刻盯着5总队的一举一动,急于寻找战机。

看着猴急的国民党军,向来处事深沉稳重的5总队总队长潘江汉,此次更是不急不躁、不温不火,稳坐钓鱼台。“敌人急于寻找我们决战,我们可以利用新宁坡一带的有利地形巧设迷局,诱敌深入,跟敌人打一场较大规模的战斗。”

潘江汉的建议,得到了5总队其他领导的一致赞同,作战计划很快确定了下来。作战计划确定后,潘江汉立即命令4团、6团,大张旗鼓地往昌北地区进发,新宁坡一带只留下5团继续活动。

我第5总队的一举一动,早已被敌人看到眼里。一心想着剿灭我第5总队、一心想着解心头之恨的张志岳,瞅着战机已经成熟,顾不得多想,当即亲自率领师主力部队,杀气腾腾地向新宁坡扑来。

然而,面对敌人的来势汹汹,5总队的领导非但没有丝毫紧张,反而拍案叫绝:“有头无脑的敌人果然中计了!”


晚年担任国家海洋局局长的潘江汉

原来,我4团、6团向昌北地区进发是假,虚张声势是真,其实他们早就在新宁坡附近的丛林中隐蔽了起来;留在新宁坡的5团,也只是个幌子,其真正目的是掩敌耳目,让敌误以为新宁坡附近只有我一个团的兵力驻守。

得意忘形的敌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钻进了我第5总队精心设计的、为其量身定做的口袋里。

“把口袋口给我收紧了,别让敌人跑了,咱们今天也来个瓮中捉鳖!”总队长潘江汉见敌军主力已全部陷入我包围圈中,立即下达了作战指令。顿时,丛林中枪声大作,轻重机枪、小炮大炮一齐向敌人开火。

听着密集的枪声,张志岳方知上当。但此时他们已被我第5总队团团围住,想撤退却为时已晚,只好硬着头皮仓促迎战。

这场战斗极为精彩,我5团的指战员们,在团长刘英豪、政委符力坚的带领下迅速出击,时间不长就把敌人的先头部队打得溃不成军,伤亡过半。

此时,我6团团长李贤祥、政委林鸿盛已率领部队跟敌人师部的警卫营、466团交上了火。敌警卫营和466团在师长张志岳的指挥下,向我6团猛烈还击。

见一时间拿不下敌军的师指挥部,第5总队领导立即改变了作战部署,命令4团副团长林侠君带领3营迅速投入战斗。4团3营一来,6团的突击力量马上得到加强。经过一番恶战,敌军的师指挥部被彻底摧毁,敌师长张志岳也中弹负伤。师指挥部一毁,敌人再也无心恋战,纷纷四散逃去。

新宁坡一战,敌156师损失惨重,而我5总队却大获全胜,创造了溃敌一个师的光辉战例,打开了海南军民在反“清剿”斗争中更加主动的局面。


在此之前,我琼纵第3总队还在定安县岭口地区,将号称国民党军“王牌团”的252师765团全部歼灭,首创了琼纵作战史上歼敌一个团的战例,极大地鼓舞了海南军民抗击国民党军的决心与信心。

当时,琼崖国民党当局发出向我解放区和根据地大举进军的命令后,驻在嘉积的国民党军252师,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即将他的“王牌团”765团调至定安岭,加大对我定安军民的“清剿”力度。

敌人为了加强联络,还在岭口至嘉积之间的大堀头投放了一个连的兵力。

驻在定安县岭口的敌765团,经常出动兵力对定安周边地区进行“清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对定安、琼东地区构成了极大威胁,让广大海南军民恨之入骨。我3总队的指战员们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拔掉这个“眼中钉”。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为了全歼这股敌人,我第3总队一连几天都派人深入敌军控制区前去侦察。侦察人员冒着危险,克服各种困难,终于摸清了敌人的底细。

原来,驻守大堀头据点的敌人,每天早上都会准时沿公路向岭口方向巡逻,每次巡逻出动一个班的兵力。

得知敌人的情况后,我第3总队总队长张世英等人立即召开作战会议,经过一番慎重考虑、周密部署,制订了一个以歼灭小股敌人、引诱敌人主力作战的连环计。作战命令一下达,我第3总队的指战员们便迅速行动起来。


1月21日的早上,大堀头据点的敌人照常出动一个巡逻班,大摇大摆地沿着公路巡查。敌巡逻班刚走出不久,就进入了我第3总队1团的伏击地段,一阵枪响,敌人伤亡过半,但按照作战计划,我伏击官兵并没有将敌全歼,而是故意放跑两名敌兵。

这两名敌兵惊惶失措,不知是计,喊着叫着一溜烟地回去报告去了。

大堀头据点的敌军连长一听,误以为伏击队伍是我军的游击队,便率领全连官兵杀了过来。这时,我第3总队1团官兵,在团长张积成、政委何敦锦的指挥下,迅猛迎敌。

敌人的一个连哪是我一个团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已是死伤无数。剩下的部分残敌赶紧逃回了据点,慌忙向岭口守敌告急求援。

敌765团得到消息后,立即派遣一个营的兵力,急忙前来大堀头增援。在此之前,我第3总队的2团、3团,早就在岭口至大堀头公路两旁的山林里埋伏好了,正等着敌人增援部队的到来。

援敌哪里知道我军早有埋伏,只一味地忙着赶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我伏击部队打了个落花流水、屁股冒烟,转眼间就损失了一大半,剩下的残兵都纷纷向岭口逃去,一个个比兔子跑得还快。

部队再次受挫,敌765团团长气得哇哇乱叫,一蹦三尺高。为了挽回“王牌团”的颜面,敌团长亲自率领部队从岭口鱼贯而出,向我第3总队疯狂地扑来。


敌765团不愧是国民党军的“王牌团”,的确是诡计多端。他们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一边从公路上向我军发起正面攻击,一边还组织突击队从侧翼迂回偷袭,不一会就包抄到了我2团伏击阵地的背后,想来个反包围,切断我2团撤退路线。

2团团长许会盛一眼就识破了敌人的诡计,马上带领1营官兵组织阻击,和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击溃了敌突击队的进攻。

面对疯狂进攻的敌军,我第3总队总队长张世英审时度势,及时调整了作战部署,命令1团迅速赶来,从而对敌形成合围,经过一番你死我活的较量,最终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这次战斗中,为了粉碎敌军突击队反包围的阴谋,琼纵2团团长许会盛不幸中弹,壮烈牺牲。

敌765团遭到我第3总队的沉重打击后,在岭口的残兵败将惶惶不可终日,准备逃窜嘉积镇。张世英料到失魂落魄的敌人会有此一招,早就派出部队在岭口通往嘉积镇的公路上设伏,张开“口袋”等着敌人来钻,在副总队长刘荣的率领下,全歼残敌。敌人的“王牌团”从此灰飞烟灭。


前排左四为张世英

薛岳经此打击,不得不暂时停止了对琼纵的攻势清剿,改为更加恶毒的“以守为攻”,调集三个师的兵力组成机动部队,攻占产粮区,并对琼崖根据地的村庄进行残酷的扫荡和掠夺,逼迫琼崖纵队主力决战。以四个师的兵力随后跟进,控制交通要道,严禁粮食调入,企图把琼纵困死在贫瘠的五指山区。

民以食为天。琼崖国民党当局的这种做法,简直是歹毒之极,这分明是要置我海南军民于死地啊!

为了让敌人的进攻抢粮阴谋破产,保卫解放区,琼崖区党委立即号召党政军行动起来,领导海南人民群众开展了一场“反对敌人抢掠,保护粮食斗争”的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

我琼崖的党政军人员,深入到人民群众中,向人民群众宣传解释,揭露敌人的阴谋诡计,让人民群众提高警惕,随时准备迎击敌人的抢掠;各地的人民政府,各部队还帮助人民群众储藏粮食、财物,并健全了民兵组织,建立了哨岗。

面对敌人疯狂的进攻抢掠,我琼纵马上制订岀了新的作战计划,制定了新的作战方针,号召全体指战员为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为迎接配合大军渡海解放海南而战。


解放区黎族同胞

在琼纵的统一指挥下,各总队、各团在广大民兵、群众的配合下,在各个解放区、游击区,展开了游击战、地雷战,英勇地痛击敌人,及时地保护了人民群众抢收、藏粮。同时,区乡干部还领导人民群众坚壁清野、藏粮藏物,避免了敌人的抢掠。

在海南军民的团结协作下,与敌人经过一番的斗智斗勇,终于保住了人民群众的利益,挫败了敌人的阴谋诡计,保卫和巩固了解放区。敌人不但没能抢到粮食,而且还损兵折将,得不偿失。

为了接应配合渡海大军渡海作战,创造解放海南的有利条件,琼崖党政军民积极响应区党委的总动员,除全力以赴地进行支前、筹粮、劳军、情报、策反等准备工作外,还进行了军款的筹集。

1950年2月26日,琼崖临时人民政府发行了40万元的解放公债,作为解放琼崖的战争经费。其中,分配北区12万元,东区10万元,西区8万元,南区6万元,自治区4万元。解放公债以光洋计算,面额1元一张。

订购公债的原则完全以自愿为主,对殷商富户,则按其认购能力提出一定数量劝其认购,同时也动员机关部队的人员购买。


解放海南岛公债

琼崖临时人民政府还颁布了解放公债发行条例,具体地规定了公债的年利和清还期限,以及计息、使用、认购等办法。

解放公债的发行,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支持和大力拥护。当时,人民群众的生活极其困苦,但他们将捕鱼捉虾和摘椰子卖的钱都拿出来购买解放公债。他们说:“只要海南解放了,我们吃点苦、受点累算不了什么!”

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压榨搜刮,有的群众家里空空荡荡、一无所有,实在拿不出钱来购买解放公债,妇女们就做主了,把自己珍藏多年、准备为女儿当嫁妆的金戒指、金耳环,统统拿出来认购公债。她们说:“嫁妆没有了不要紧,等海南解放了,什么都会有的。”

有的甚至把祖辈仅存下来的几块银元也拿出来认购公债,还有不少农民把家里的猪、羊都卖了,用来购买公债。要知道这一头猪、一只羊,对于贫苦的农民来说,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啊!

东区各县妇女协会的成员共购买2206元公债券。文南县三区除了以光洋购买7810元公债券外,还收到黄金5两多、金耳环21对、金戒指5只。

开明绅士陈拔光不辞辛苦,发动归侨人员,一下子就捐了1000多元光洋、港币。定安县超额完成20000多元的购买公债任务。琼东县还出现了区、乡认购公债竞赛热潮,仅崇义乡五天内就认购公债1500多元。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全琼40万元的公债任务仅用两个月时间就超额完成了。

全岛党政军民为接应渡海大军渡海登陆,全力以赴、夜以继日地投入到紧张的战斗之中。可以说,琼崖军民成为渡海大军解放海南岛的坚强依托和强大内应。薛岳晚年曾哀叹:党国个别政策不得人心,我在海南岛有10万大军,可全琼200万人都跟我作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拳王泰森到底有多强?前妻实在“无法忍受”

拳王泰森到底有多强?前妻实在“无法忍受”

扒圈大佬
2022-01-26 06:42:31
毛阿敏不再沉默,揭开丈夫遗产分配真相,260亿为何全部给了外人

毛阿敏不再沉默,揭开丈夫遗产分配真相,260亿为何全部给了外人

历史关鉴
2022-01-27 00:10:02
网红空姐偷吃摄影师! 地板激战4分钟影片曝光 判赔绿帽夫1836万

网红空姐偷吃摄影师! 地板激战4分钟影片曝光 判赔绿帽夫1836万

故事侠
2022-01-26 22:31:32
不让中国“插手”?从南海打捞F-35C有多难

不让中国“插手”?从南海打捞F-35C有多难

枢密院十号
2022-01-27 00:12:04
李克勤坦言:每个月房贷60万,孩子每学期学费20万,不打工不行啊

李克勤坦言:每个月房贷60万,孩子每学期学费20万,不打工不行啊

朦瑄抗战剧
2022-01-26 13:36:33
当年那个一身官气的“五道杠少年”黄艺博,现在如愿成为大官了吗

当年那个一身官气的“五道杠少年”黄艺博,现在如愿成为大官了吗

子牙童趣数风流人物
2022-01-26 17:40:02
38岁妻子嫌53岁丈夫老,表示“带出去丢脸”,可结婚原因令人咋舌

38岁妻子嫌53岁丈夫老,表示“带出去丢脸”,可结婚原因令人咋舌

仙仙先生
2022-01-25 15:00:29
“神秘女富豪”突遭查,一天没了300亿

“神秘女富豪”突遭查,一天没了300亿

环球人物杂志
2022-01-26 16:40:37
白百何与儿子合影像姐弟,无名指戒指抢镜,14岁元宝比妈妈还高

白百何与儿子合影像姐弟,无名指戒指抢镜,14岁元宝比妈妈还高

猫眼娱乐官方号
2022-01-26 17:11:09
毛泽东一生中决策的最后一仗,中国海军舰艇部队第一次对外作战,叶剑英邓小平坐镇北京指挥

毛泽东一生中决策的最后一仗,中国海军舰艇部队第一次对外作战,叶剑英邓小平坐镇北京指挥

党史博采
2022-01-19 13:37:57
“断亲现象”正在崛起:越来越多的90后,已经不和亲戚来往

“断亲现象”正在崛起:越来越多的90后,已经不和亲戚来往

各种矫情各种爱
2022-01-26 17:59:31
要拆迁给3亿!上海最牛钉子户住马路14年,如今哭着求拆迁

要拆迁给3亿!上海最牛钉子户住马路14年,如今哭着求拆迁

石柯美食坊
2022-01-25 08:12:39
年会聚餐挂横幅:“手术室里全是钱!”东莞康华医院:郑重道歉

年会聚餐挂横幅:“手术室里全是钱!”东莞康华医院:郑重道歉

南方Plus
2022-01-27 00:53:25
广西一只喜鹊主动排队做核酸检测,棉签伸来真张嘴

广西一只喜鹊主动排队做核酸检测,棉签伸来真张嘴

久久夏天的时尚
2022-01-26 02:49:28
北京正式宣布:全部封杀!

北京正式宣布:全部封杀!

感觉会火
2022-01-27 02:48:32
耻辱!国足登上日本媒体头条,遭疯狂嘲讽:为输球找借口吧!

耻辱!国足登上日本媒体头条,遭疯狂嘲讽:为输球找借口吧!

国足风云
2022-01-26 19:35:43
1964年刘少奇因何吩咐毛泽东:参会别发言了

1964年刘少奇因何吩咐毛泽东:参会别发言了

清史明月照人还
2022-01-27 00:07:15
葛慧君同志简介

葛慧君同志简介

环球看资讯
2022-01-26 17:44:04
万梓良一家三口现身苍蝇小馆!儿子高大帅气,爱妻独坐一旁显不悦

万梓良一家三口现身苍蝇小馆!儿子高大帅气,爱妻独坐一旁显不悦

盖饭娱乐官方号
2022-01-25 18:03:24
一声巨响,CIA用“血滴子”斩首极端分子,路面留下三十多米血迹

一声巨响,CIA用“血滴子”斩首极端分子,路面留下三十多米血迹

大叔聊世间
2022-01-26 16:15:29
2022-01-27 08:00:49
暮成雪吖
暮成雪吖
你想看的精彩内容都在这
1282文章数 61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两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同时被查 1月已有七"虎"落马

头条要闻

两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同时被查 1月已有七"虎"落马

体育要闻

领先35分被快船逆转!奇才咋做到的

娱乐要闻

王子文晒男友视角瑜伽照 柔韧度超赞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特斯拉Q4净利润23亿美元 同比暴增760%

汽车要闻

全新欧蓝德/阿图柯上市 广汽三菱新车规划

态度原创

本地
游戏
家居
亲子
公开课

本地新闻

请随我来 | 刘璇带你看林海雪原牡丹江

《消逝的光芒》最终游戏活动上线 七年时间步入终途

家居要闻

广漂女孩3年搬家7次 花2800元住上带花园阳台的家

亲子要闻

女孩太漂亮被质疑是“假人”,网友:妈妈更像假人

公开课

世界上唯一的八星级酒店:住一晚最高7万元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