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KTV有多乱?小伙兼职,一晚800,第一晚就被女客人带去酒店

0
分享至

王姨介绍我到金太阳KTV的时候,她说我一晚最少可以挣800块,上不封顶。

因为家庭条件的原因,我接了个KTV的兼职。

学长诚意推荐,钱多事少离校远。给我介绍的学长这么告诉我。

我以为是去做服务员,或是酒保之类的,没想到不是。

招聘的人叫王姨,她告诉我我要做的是高级客户经理。

高级客户经理,主要的目的是要搞定客户,让他们产生消费。

那高级在哪呢?我问她。

高级在,你搞定客户的方式。

那天是我第一天上班,王姨带我从KTV后门进去,左弯右绕,最后进了一个巨大的包厢。

灯光很昏暗,我走进去的时候,入眼之处是许多白花花的大腿,还有深不见底的沟壑。

包厢左边坐着十来个女人,有的在玩手机,更多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休息。

右边有五六个男的,都化着妆,统一穿着小西服,露着胸膛,看我进来也没什么表示。

“阿春,这个小伢子今天第一天来,以后你带他。”

王姐对着那群女人里,穿着一身黑色长袍的说道,我也循声看过去,那个女人妆化得挺浓,红唇妖艳,面相看起来颇为严肃。

“嗯,知道了。”仿佛从鼻子里发出的声音。

王姨走后,那个叫阿春的女人并没有跟我说什么,我被晾在那里,很是尴尬,我看右边还有位置,干脆坐了下来。

包厢里安静得可怕,大家都一言不发。

后来我才知道,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说话,而是长期精神上的疲惫,让大家没有浪费时间聊天的精力。

大概9点多的样子,阿春终于发话了。

“小红,带他去换个衣服。”

“好嘞!春姐!”

坐在我旁边的小姐姐叫小红,听到春姐的话,她立马站了起来,径直走到我身前,将手伸过来:“走吧弟弟,姐姐带你去做好玩的事。”

这话有些暧昧,我没经历过这种情况,一下子脸就红了,昏暗的灯光下也异常明显。

“哈哈哈,你们看,他脸红了。弟弟别怕,姐姐不会欺负你的。”她又低下了头,靠近我的耳畔说道。

“别闹了,小红,赶紧做正事。”春姐又说了一句。

“行吧,不逗你了,跟姐姐走吧,小弟弟。”

这么说着,小红推门而出,我赶紧跟了上去。


包厢门一关,远处的音乐,歌声便传入耳里,来来回回的服务生,不停地对着对讲机说着话,我这才想起来,这里是一家KTV。

“来,弟弟,姐姐带你去换衣服。”小红这么说着,一下子将我的手臂紧紧挽在她的怀里。

“小红姐,这样,不太好吧。”我感受着右手传来的酥软,又是一脸羞窘。

“怕啥,姐姐这是提前让你感受社会险恶,再说了,你让姐姐挽一下手怎么了。”

路上她又是对我一阵揶揄,问我是不是处,交过几个女朋友之类的,我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哭笑不得。

匆忙换好衣服,果不其然换上的是那套黑色的礼服,整件衣服,只有一个扣子。

我们原路返回,快到包厢门前,小红让我停下。

“诺,这个给你。”她不知从哪掏出一罐酸奶递给我,“现在喝掉它。”

我不明所以,但也非常听话地一饮而尽。

“你咋不问一下就喝了,你不怕我下毒啊。”

“怕啥,小红姐这么漂亮,一定是好人。”我不确定我这么说,是调笑还是掩饰尴尬。

“你这小子,嘴倒挺甜,我是怕你等会喝太多酒,会醉,先用酸奶撑撑肚子。你这小子刚入行,肯定醉得快,姐姐不教你几招,估计你等会就直接趴地上了。”

在接这份工作之前,我其实做好了准备,但此刻被她关心,还是有些感动。

“记住,喝酒不要急,喝得越急,醉得越快,先喝一瓶酸奶,能撑很久。等有点晕了,就去洗手间催吐一次,切记,一天只能催吐一次,催吐多了会伤胃。知道了吗?”

我心想这姐姐人确实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我忍不住认真打量起她来,她长得其实一般,薄薄的嘴唇和小眼睛,不是大众化的审美,幸好瘦瘦高高的个头,搭配爽朗直率的性格,倒也很特别,像极了邻居家的姐姐。

“记住了没?”她放开了抱着我的胳膊,在包厢门前停了下来。

“记住了,谢谢小红姐。”我异常真诚地回她。

“行,那我们进去吧。”

我进了包厢,春姐随意地扫了我一眼,又点了几个男男女女,一行人便跟着她又出了门。

我们被带到另一个包厢,包厢里5男3女,看起来都是我的叔叔阿姨辈,大家纷纷找上了自己看得上眼的目标,迎了上去。留给我的那个姐姐,穿着一个低胸的黑色吊带,看起来风情万种,就是脸上有些冷漠,似乎不太近人情。

“蓝姐,这个是我们刚来的小年轻,小方,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您可宽容着点。”

进了包厢之后,春姐气质大变,脸上满是笑意,让人如沐春风。我惊叹于一个人变脸可以变得这么快。

我坐到这位叫“蓝姐”的女人身旁,有些紧张,那边的几个“姐姐”已然将身子瘫进了男人的怀抱里,有说有笑。跟我一起进来的几个“弟弟”,也开始和阿姨们喝起了酒,不时说着点啥,引起对方一阵窃笑。

我身边这个姐姐似乎不好伺候,大家进来的时候都刻意避免接触她,我知道八成是她有什么怪癖。

“蓝姐,我给您倒酒。”我将倒满的红酒,递到蓝姐跟前,她接过酒杯,拿在手里转了几圈,却没喝。

我只能讪讪一笑,心想她不喝酒,那我该怎么接招。

“你叫什么?”蓝姐忽然这么问道。

“方海,四四方方的方,大海的海。”我回她。

“方…海,不错,名字颇有古风。学生?”

“是,我是X大的学生。”

“学什么的?”

“汉语言文学。”

“汉语言文学,看过《红楼梦》吗?”

“看过一些,不是很熟。”

“那我,问你个问题,要是林黛玉和薛宝钗放在你跟前,你会怎么选?”

我从没想到,我和一个女人讨论红楼梦,竟然是在一个ktv里。

“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两个都不会选吧。”

“哦?”她好像对我的回答很感兴趣,“为什么”。

“我希望找一个可以作为对手的伴侣,我既不愿照顾他人的情绪,也不愿被他人所管。所以,我们两个都不会选。”

“不照顾他人的情绪,不被他人所管。”她听我这么说,似乎有些惊讶,喝了一大口红酒。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谈何容易……”

她说完这些,好像终于对我放开了,我们开始喝酒,聊了一些没有边际的东西,我不记得喝了多少,大概是两瓶,可能更多,她的脸上满是殷红。最后她整个身子都瘫软在我怀里,我看看另一边,不知何时,春姐他们早已走出了包厢,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下我跟她两个人。

“蓝姐,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我低声跟她说道。

“家?哪里还有家……”不知是真话还是梦呓,就听她一遍又一遍地低声说着“没有家,没有家”之类的字眼。

我赶紧拿出手机,打给小红,想问她怎么处理。结果当然是没打通,对于我们这一行来说,这时候正是夜生活最兴奋的时刻。

实在没办法,我将蓝姐架着带到了最近的酒店。前台看我架着一个女人来开房,也是见怪不怪,只让我们出示一下身份证。

我在蓝姐的包包里翻了一下,翻到了一沓人民币,估摸着得有一两万,没见过世面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

“先生,我们现在只有套房,一晚1888,您这边怎么支付?”前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现金。”我拿出20张票子,和蓝姐的身份证一起交给前台,“不用找了。”

我将蓝姐架到房里,近乎扔垃圾般扔到了床上,人一旦喝醉,体重好像会增加好几倍。

我用湿毛巾擦了一下她的脸,她仍是没有醒过来,我怕她半夜呕吐,又把垃圾桶放在了床头柜旁边。

做完这些,我想着这么晚了,我是该回学校,还是去别的地方,这时候手机响起,接到了小红的回电。

“怎么啦,这么快就想姐姐啦?”她这么问道。

“想你个大头鬼,是这样的……”我把蓝姐 的情况简单跟她说了一下。

“你小子可以啊,第一天就把客户带到酒店开房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吧,她喝醉了我总要把她安置好。”

“行啊你,你这在温柔乡里待得好好的,打电话给姐姐干嘛?”

“我想问下,如果我不回学校,有没有宿舍之类的地方,可以让我睡个觉。”

“这简单,我们有宿舍的,等会我给你发个地址,你到那里自然会有人给你安排。”

我的谢谢还没说出口,那边便说“先这样哈~我这还有事”,然后就急匆匆挂了电话。

我确认安排好了蓝姐,就走出了酒店,临走之前,我从她的包里抽了8张人民币,毕竟该是自己的钱,不能不拿。


当我从宿舍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然是第二天下午。我看着宿舍另外3张床上都睡了人,他们还在熟睡,有一位好像在大包厢里见过。

打开微信,小红给我发了好几条音频消息,让我醒了联系她。

我用昨晚认领的洗漱用品,匆匆洗漱了一番,问她在哪,她让我在楼下等她十分钟。

女人的话不能信,尤其在她们说时间的时候。我等了半个小时,她还没下来,正当我趋于愤怒之际,她终于慢吞吞地下楼了。

“走吧~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看她貌似对迟到这事毫不在意,我竟不知如何应对。

我们去附近的餐馆吃了顿川菜,她一边跟我说着这一行有多难做,客人有多无耻之类的话,一边大快朵颐。

我忍不住问她:“小红姐,像我昨天那种情况,要是我把客户…睡了,会有什么不好的结局吗?”

她正吃着茄子,满嘴油光:“睡就睡了呗,再说就你这样的,指不定谁睡谁。只要出了KTV大门,就跟KTV没关系。你们别在包厢里做什么财色交易就行。”

“莫非,你们也睡过……”

“小孩子问这么多干嘛,有没有点眼力劲?吃饭!”

她这么说着,差点把筷子插进我的眼睛,我赶紧低头吃饭,不敢再问。

吃完饭,小红问我还要不要去看个电影之类的,我心想看电影一般是情侣做的,我跟她去好像有点不合适,便打算拒绝。

“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们去看蜘蛛侠吧!”

她热情十足,我还是没有忍心打断她的雅兴。

我们俩走在大街上,她非常自然地挽着我,我痛并快乐着,努力找着话题,试图转移注意力。

那是我20年来,第一次跟一个女生单独吃饭,看电影,逛街,我当时对小红没有太多喜欢的感觉,但也觉得这个姐姐做事不拘一格,又落落大方,有一种难得的魅力。

我也疑惑,她是对我一个人这么好,还是每个新来的“弟弟”,都会这么热情。

我们看完了电影,她又带我去买了几件衣服,我彻底鸟枪换炮,变得人模狗样。

等到晚上,我们俩一起去了KTV,我才知道,原来在春姐进包厢之前,大家也会聊些八卦、化妆技巧之类的,但相比之下,大家确实不算活络。

等到春姐进来,大家又变得一言不发。

“多说多错,在春姐面前,最好一句话都别说”,这是小红白天偷偷告诉我的秘诀。

这天晚上,春姐没有亲自带队,她让另一个姐姐带着小红和其他人出了包厢,我本想跟着出去,却被春姐叫住了。

“方海,你留下来,有事跟你说。”

我很惊讶,我才来第二天,有什么要跟我说的,我想了想昨天的行为举动,应该没有越界才对,正在我胡思乱想之时,春姐递给我一个厚厚的信封,我打开看了一下,里面都是红色的人民币,我估摸着应该过万了。

“这是蓝姐叫我给你的,你这周都不用来了,有需要我会给你打电话。”

我后来才知道,一般这种情况,是因为客户直接把我的“档期”买断了,我才能收到一笔远高于自己薪资水平的钱。KTV这边抽成比例虽然我不清楚,但肯定更多。

彼时我还不知道这些细节,拿着一大笔钱,有些开心,又有些不安。

这样就轻轻松松拿到了一万块钱?这可是我一年的生活费啊。我这么想着。

“拿着钱,你等会直接回学校吧。”似乎看我有些懵懵懂懂,春姐又补充了一句。

“好。”我的确还有些不知所措。

春姐也出了包厢,整个包厢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拿出信封,仔仔细细数了一下,总共是17200元,我不知道为何是这么奇怪的一个数字,但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不免有些紧张。

春姐想得很周到,不仅给我信封,还特地给了我一个黑色的挎包。我将包拿上,便出了门。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个包厢,之前都有人带路,然而我对这里实在不熟,走了几分钟,我尴尬地发现,迷路了。

我一边找着出口,一边试图找到一个人问路,我听到前面似乎有人在说话,那声音很熟悉,我走近一看,小红正背对着我,情绪激动地打着电话。

“上个月不是才给你们打了1万,这才过几天,你们当我是开银行的是吧?”

“不可能,你们休想再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我忘恩负义?说得好像你们对我有多大恩一样,我欠你们的我早就还清了!”

“他要钱,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要钱,也没见你们给啊?”

“没有!没钱!一分也没有了!”

“你们再这样,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吗?!”

那是我从没见过的小红,她声嘶力竭地挂了电话,抱着膝盖蹲在地上,开始抽泣。我一时不知该前去安慰,还是该怎么。我后来想过很多次,如果我当时上去安慰她的话,或许结果会完全不一样吧。

可是我并没有那么去做。

我想我撞到了她的秘密,应该给她留点面子,听她电话里的语气,她好像欠了别人很多钱。

难得挣这么多钱,我决定打车回学校。

司机师傅说,从这里到学校,车费估计要100块左右,问我是不是真要打车,我非常大气地说是。

车子在城市里飞驰,我的思绪却飘得很远,我想到蓝姐,还有她的17200块,还有小红…我想到她蹲在地上的情形,莫名有一些心痛。

我想起看电影的时候,她看到蜘蛛侠腾空而起时,一脸花痴的表情;还有吃饭时满嘴的油腻;看我穿上新衣服时的兴奋。她明明是一个那么开心又直率的人啊。

或许,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让师傅把车开回去,再给他加100块!

师傅将车停在了金太阳门口,我还没从正面看过这个KTV的样子,原来他的正面真的是金色的,一个太阳的标志立在门头。六根石柱,在金黄的灯光照耀下,好像也变成了金子。

我发微信给小红,让她出来,我在金太阳门口等她。我不确定她什么时候会看到那条微信,但我决定,无论她什么时候来,我都在这里等她。

出乎我的意料,小红很快就出来了。

远远看到我,她就说道:“怎么啦,小子,叫姐姐出来干什么?姐姐大客户都推了,你要是没啥事我可打死你!”

我看她一如平常,便也学着她说道:“怎么没事啊,我送你一笔钱你要不要?”

“送钱?”她一脸狐疑地看着我。

“对啊,不行吗?诺~这些钱,全给你!”我这么说着,便将那个信封塞到了她手里。那个信封里总共是15000块,我留了2000自用。

她打开信封,稍微数了一下。

“你哪来的这些钱?”

“你管这么多干啥,反正这些钱我送你了,你不会不敢要吧。”

“我靠,你小子还来激将法,白送的钱我为啥不要,不要是傻叉好吧。我是怕你这钱来路不明,明天被警察叔叔抓进去就亏大了。”

“我发誓,这些钱来路绝对干净!”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姐姐就拿着了啊,我最近确实有些缺钱,等我有钱了日后一定还……”

“还啥还,都说是送给你的了,就当是你教我的学费。就这样啊,我先走了。”

男人,做事就得帅!我在心里默默酝酿着说完这句话就潇洒转身,没想到我刚转过身,小红就从背后紧紧地抱了上来。

“小红姐,你不用这样…我这真是,送给你的。”

“把姐字去掉!我有那么老吗?”

“小…小红?”

“嗯……我就抱一小会儿,30秒,就够了。”

那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漫长的30秒,我被一个女人从后面拥抱着,却丝毫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念头,我反而觉得自己特别牛叉和自豪,我们不是情侣,但我想在那30秒里,我们的关系或许比情侣更为亲密。

“好了,你走吧。”小红放开了手,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往前走去,对面的马路那里,可以打车。

“喂,臭小子!”小红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过身,看到她站在那里,风吹起她的外套,好像能将她吹倒。

“怎么了,小红。”

“要不,你带我走吧……”她当时可能想说这样的话,可她并没有说。

“没事啦,谢谢你的钱,路上小心。”她这么说着,便转身走进了金太阳。


我一周都没有到金太阳上班,我的同学也根本不知道,我竟然还在KTV做了兼职。

那一周里,我给小红发过几次微信,不过她都没回。

直到第二周的周三,我才接到春姐的电话,不过不是让我回去上班,而是告诉我,小红死了。

自杀,吃了大剂量的安眠药。

从春姐那我才了解到,小红原来是被收养的孩子,她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她的父母并不把她当成亲生女儿,防范着她“背叛”,让她上了高中就不给她读书。工作后更是对她敲骨吸髓,压榨不止。

小红看起来开朗,其实都是伪装,她长期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这次她哥哥需要娶老婆,买房子,她父母让她出30万,只要她出30万,以后就不再要她的一分钱。

人若感到绝望,哪里和钱有关。

估计她实在撑不下去了,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吧。

“别太难过了,对她来说,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说真的,有时候看到她那样,我都觉得很累。”春姐难得发起了感慨。

“嗯,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春姐又塞给了我一封信,信上写着“方海,亲启”的字样。

“这是她留给你的,你看看吧。”

我打开信,里面只有简单的一行字:“感谢你,陪我走过生命的最后一程。要是,你早点出现,就好了。”随信附上的,还有一枚戒指。

小红的灵柩已经运回了老家,我没有她的照片,没有她的画像,只有关于她两天的记忆。

在以后的人生里,我知道我肯定会时常想起她,但在当时,我却只想忘记她。

我将那封信撕得粉碎,就像是它从未出现过一样。

几天后,春姐又给我打来电话,说蓝姐想见我,让我晚上回去上班。

这次我终于自己左绕右绕,找到了那个包厢。还是那群人坐在那里,左边是女人,右边是男人。

只是,再没有一个声音出现,对我说:“走吧弟弟,姐姐带你去做好玩的事。”

可是,人生总还得继续下去。

【本文系作者原创,侵权必究。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湖南春晚状况多:何炅屡次口误,刘谦被疑整容,刘宇宁太高挡镜头

湖南春晚状况多:何炅屡次口误,刘谦被疑整容,刘宇宁太高挡镜头

萌神木木
2022-01-26 22:38:37
男女不堪入目的聊骚记录

男女不堪入目的聊骚记录

小时候超白
2022-01-23 09:23:06
CCTV5直播!威姆斯复出,广东双外援战上海,李春江能否找回颜面

CCTV5直播!威姆斯复出,广东双外援战上海,李春江能否找回颜面

篮球大陆
2022-01-26 19:11:52
那些放弃 model 3 买了小鹏 P7 的人,后悔了吗?

那些放弃 model 3 买了小鹏 P7 的人,后悔了吗?

汽车安利会
2022-01-25 11:06:28
无法消灭新冠病毒?世卫最作出最新研判,全球目光火速转向中国

无法消灭新冠病毒?世卫最作出最新研判,全球目光火速转向中国

第一眼界
2022-01-26 20:07:06
最新发声!张文宏:做好疫情暴增10倍如何应对的准备

最新发声!张文宏:做好疫情暴增10倍如何应对的准备

健康界
2022-01-26 16:16:17
大妈和66岁大爷同居13天,走路都不太正常,医院检查结果叫人傻眼

大妈和66岁大爷同居13天,走路都不太正常,医院检查结果叫人傻眼

颖彤鉴赏
2022-01-25 15:30:03
12岁英国男孩画作被耐克选中印在商品上,名人都是他的粉丝

12岁英国男孩画作被耐克选中印在商品上,名人都是他的粉丝

九派新闻
2022-01-26 16:02:24
笑喷众人!樊振东直男式发言:我们不熟,蒯曼斜眼看向大师兄

笑喷众人!樊振东直男式发言:我们不熟,蒯曼斜眼看向大师兄

乒乓看世界
2022-01-26 12:07:25
父母隐瞒病情 女子17岁才知道自己是盲人

父母隐瞒病情 女子17岁才知道自己是盲人

国际视角资讯
2022-01-26 08:11:40
秒射怎么能自我治好??这些方法可以帮到你

秒射怎么能自我治好??这些方法可以帮到你

昼星说生活
2022-01-20 11:35:06
房贷利率和首付开始“双降”,2022年,买房好时机吗?

房贷利率和首付开始“双降”,2022年,买房好时机吗?

匀枫财技大兜底
2022-01-26 10:55:16
运-20将执行服役以来最远任务,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认真的

运-20将执行服役以来最远任务,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认真的

怪蜀黍老囧曾
2022-01-27 03:35:02
日本人:中国这项科技研发成功,西方国家将无法对中国技术封锁!

日本人:中国这项科技研发成功,西方国家将无法对中国技术封锁!

科技学术派
2022-01-26 10:43:20
狗狗咬坏昂贵沙发,主人一怒之下将其丢弃,再次开门画面令人感动

狗狗咬坏昂贵沙发,主人一怒之下将其丢弃,再次开门画面令人感动

Magic宠物社
2022-01-26 10:45:02
雷峰塔下真的压着白蛇?21年前考古队深入地宫,看到眼前景象呆住

雷峰塔下真的压着白蛇?21年前考古队深入地宫,看到眼前景象呆住

倾城之殇
2022-01-24 17:25:13
48岁周迅罕见公开独居生活:一个人住,和你想的不一样

48岁周迅罕见公开独居生活:一个人住,和你想的不一样

精读君
2022-01-25 18:33:04
多地通报出现新增阳性!最新返乡通知来了

多地通报出现新增阳性!最新返乡通知来了

FM93浙江交通之声
2022-01-26 12:48:40
北京小伙在美国航母服役四年,回国见到辽宁舰,说出两国海军差距

北京小伙在美国航母服役四年,回国见到辽宁舰,说出两国海军差距

辣么历史
2022-01-26 16:10:28
孙金龙、黄润秋看望慰问曲格平、周生贤

孙金龙、黄润秋看望慰问曲格平、周生贤

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
2022-01-26 06:15:53
2022-01-27 06:28:49
写字的人
写字的人
写字的人。
13文章数 626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俄收到美国关于安全保障的书面回复 俄外长:会公开

头条要闻

俄收到美国关于安全保障的书面回复 俄外长:会公开

体育要闻

goal:巴萨下赛季工资帽将上涨至四亿欧,相比之下现在只有9800万

娱乐要闻

王子文晒男友视角瑜伽照 柔韧度超赞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刹车失灵”事件后 特斯拉开启维权模式?

汽车要闻

全新欧蓝德/阿图柯上市 广汽三菱新车规划

态度原创

教育
旅游
本地
艺术
军事航空

教育要闻

清华附中“马约翰班”:奥运冠军光环之外的残酷

旅游要闻

喜欢旅行的9个特征,你中了几条?

本地新闻

请随我来 | 刘璇带你看林海雪原牡丹江

艺术要闻

视觉艺术绽放“生命之光”

军事要闻

韩国自研五代机KF-21双座型原型机出镜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