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追记重庆市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助理罗迅

0
分享至


多脏器衰竭、断食8天仍坚持最后一次出庭,去世前28天还在办案,重庆市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助理罗迅在生命最后阶段还办结27件案件。

作为曾荣立三等功的军转干部,他为“配得上这身检察制服”,苦战七年通过全国司考;为防贫困学子辍学,他与朋友持续资助三名孤儿直至其工作;为解决山区小学生缺乏教辅资料问题,他通宵为孩子们复印教辅资料……

罗迅离世后,唯一遗愿是无偿捐献眼角膜、捐献遗体用于医学研究。

检徽的光芒能照多远?49岁的罗迅以平凡的岗位和有限的生命,给出了意义深远的回答。

弥留之际坚持捐遗体

9月16日,山城重庆,一颗平凡心脏停止跳动,一段大爱故事徐徐展开。

当天14:12,重医附属金山医院肿瘤科4病房5床,一位叫罗迅的病人因肺癌去世。

17:12,罗迅离世3小时后,肿瘤科主管护师吴海霞,一位从医12年的资深护师,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写下一段深挚悼言:

“你很有修养,你不喜欢麻烦别人……谢谢你让另外一个人拥有光明。向你致敬,向你的家人致敬……”

罗迅只是重庆市检察院一名普通检察官助理,入院断断续续治疗也仅一年,但他却给医护人员留下极深印象。

事实上,罗迅生命中最后24小时,围绕是否捐献眼角膜和遗体,亲友进行过激烈争论。

罗迅离世前两小时,84岁的父亲罗东华拿着《重庆市遗体(角膜)捐献志愿登记表》走进病房。

“迅哥,你真要捐眼角膜?”妻子张慧琴,伏在病床前问。

陷入弥留状态十几小时的罗迅第一次有了回应:他双眼微睁,缓慢而坚决地点了一次头。

此事早已议定,但直面时刻,张慧琴仍压抑不住哭声:“医生说捐眼角膜要全眼摘除……好痛啊!就剩两个洞洞了……好丑噢……”

哭罢,她再度俯身几乎贴到罗迅脸上,一字一顿地问:“那只捐眼角膜,我们不捐遗体行不行?”

病床上的罗迅身体抽搐了一下,艰难摇头。

“你要想清楚!捐了遗体,他连块碑都没得!”一旁沉默良久的老战友赵剑波心中不忍,瞪着通红双眼,顾不得病房安静,冲张慧琴低吼起来。

张慧琴啜泣无言,倒是躺在病床上的罗迅明显听到了,他竟再次重重点头两次。

赵剑波瞥见这一幕,倏然起身,仰头望着天花板,泪水顺脸滴落。

9月16日,罗迅因肺癌医治无效离世,距他50岁的生日,仅差两天。

离世后,罗迅遗愿达成,眼角膜无偿捐献,遗体无偿捐献。

断食8天仍坚持最后一次出庭

“罗检察官去世了?隔上次在法庭见到他这才几天啊?”得知罗迅去世,53岁的卓玉莲(化名)睁大眼睛连连摆手。

卓玉莲因前夫数十万元借贷纠纷,被债权人诉至法院,一、二审均判决她承担夫妻共同还款责任。卓玉莲向重庆检察机关提起监督申请,重庆市检察院承办检察官助理正是罗迅。

罗迅生命中最后一次出庭,即为卓玉莲的案件。

8月18日13:50,重庆市检察院车队出车记录显示,罗迅与搭档检察官朱振喜一同前往市高级法院。

朱振喜回忆,罗迅当时“脸色惨白”,行前他问罗迅:“你行不行?不行我再找人。”罗迅摇头。

14:30,法院正式开庭,罗迅对朱振喜说:“我感觉有点恼火,你帮我宣读抗诉书吧。”

那天是卓玉莲首次见到罗迅,他给她留下“消瘦、白净、安静”的印象。

但真实情况是,罗迅6月癌细胞已向肝部转移。8月10日复查,他已肝衰竭、双侧胸腔和腹腔出血有积液、胆囊水肿,且无法进食并呕吐,仅靠鸡汤或水维持。

换言之,罗迅最后一次出庭,是在断食整整8天后。

当天,卓玉莲注意到罗迅庭上一个微小动作,“法庭冷气很足,但我看到他居然用手从额头抹到下巴,抹了一圈汗水。”

“断食8天、多脏器衰竭,他还能出庭?”事后得知此事,他的主管护师吴海霞难以置信,“一个断食8天、各种脏器衰竭的晚期癌症病人,能坚持两个多小时庭审,从医学角度很难解释。唯一的可能,是罗迅心中那份强烈的责任感和信念在支撑。”

果然,庭审刚结束,罗迅就对朱振喜说:“我有点恼火,先走了。”他甚至都没顾得上与卓玉莲说句话。

今年春节前的2月7日,罗迅主动电话催她补充相关证据。卓玉莲问能否等明天,罗迅说:“最好是今天,马上就要放假,你要抓紧时间。”

“为我的案子,他给我留了他个人手机号。”卓玉莲很后悔长达数月不断电话叨扰着这个生命已倒计时的检察官。

“说老实话,这案子我可能比你还着急些。”这是罗迅生前念叨多次的话,直到他突然离世,她才悟出此话深意:“应该是他感觉时间不多了,他是在跟病魔抢时间。”

“锦旗我都没来得及送,咋办呢?”卓玉莲的案子尚未宣判,但她坚持“不管啥判决结果,我都要给他送面锦旗,这是我欠他的。他真的是一个好检察官!”

“现在回想起来,他就是想拼上最后一口气,把手头全部案子办完。”重庆市检察院六部副主任石娟叹息道。

最后一次出庭后第28天,罗迅悄然离世。

苦战7年通过司法考试

作为一名检察官助理,罗迅的职业之路走得颇坎坷也颇传奇。

用司法系统的行话说,罗迅属“半路出家”。他武警服役13年,2003年部队转业至重庆市检察院时已32岁。

在部队,罗迅获嘉奖、表彰5次,荣立三等功一次;初入重庆市检察院,罗迅是该院政治部副科级干部。循此人生轨迹,他的前途并不差。

但这个惯于沉默的男人,4年后默默做出重要决定:参加全国司法考试。

彼时,全国司考每年弃考率20%以上,弃考人数每年以10万计,考试综合淘汰率达90%,远超高考,被誉为“天下第一考”。

“他这人爱跟自己较劲。”妻子记得那年是2007年,女儿罗瑜辰刚出生,罗迅一边照料女儿一边备考。

年年考试,年年失败,年年缺席战友聚会。有次老战友赵剑波打电话邀罗迅聚会被拒,对罗迅发出灵魂拷问:“都快50岁了呀老伙计!考上了你能多拿一分钱工资吗?”

电话那头,罗迅幽幽说了一句话:“每天穿着制服在检察院上下班,我想要配得上这身检察制服。”

为此一句话,罗迅最终苦战七年。

2014年11月22日晚,极少发朋友圈的罗迅,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即“2014年国家司法考试成绩通知单”截图。罗迅终于通过司考。

“考了7年,他缺席所有聚会7年。”那天恰逢周六,妻子张慧琴看着这一张图瞬间引爆朋友圈,留言高达103条。那一晚,她在家专门烧了几个拿手菜,郑重其事地向丈夫敬了一杯酒,喝下那杯酒,她自己则先笑后抹泪。

2015年3月,罗迅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同年4月被正式任命为重庆市检察院助理检察员。

至此,罗迅终于实现了他“配得上这身检察制服”的夙愿。

这一年,罗迅已44岁。

治癌半年办完27件案件

成为助理检察员第二年,罗迅就走遍全市11个区县看守所、3个监狱进行调研和学习,参加减刑出庭8次。

但他没有就此止步。

“下基层锻炼?老罗你又不是新人,还需要锻炼啥嘛?”2017年5月,重庆市检察院刑事执行检察处负责人对罗迅要求下基层办案锻炼的要求,倍感诧异。

“说到办案子,我就是个新人嘛,就该下基层锻炼啊。”再三坚持下,罗迅前往沙坪坝区检察院锻炼的申请终获批准。

锻炼期间罗迅被安排在公诉科,又是一个崭新领域。阅卷、讯问、做笔录、写起诉书,罗迅以真正新人的状态,对每一个流程和细节反复学习琢磨。快速适应公诉岗位的工作强度和工作压力,协助提讯犯罪嫌疑人30余人次,参与办理各类刑事公诉案件20余件。

然而命运无常,2020年6月,单位例行体检,罗迅查出肺癌。

7月1日晚,罗迅首次手术仅30分钟,医生叫来他妻子张慧琴遗憾告知:“肺癌四期,肿瘤弥漫全肺,并扩散至整个胸腔,后续已无手术必要。”因无相应靶向药,医生建议只能常规化疗。听懂弦外之音,张慧琴几欲晕倒。

就在同一天下午,此前被查出癌症的罗迅的父亲罗东华,在同一家医院被推上手术台。

可即便这种情况下,罗迅出院17天后就开始办案。

7月10日罗迅出院,7月27日,他就与朱振喜一道前往交通银行重庆工商大学支行进行案件调查。

2020年,罗迅共完成27件案件,其中不支持监督案件19件,向市高法院提出抗诉案件8件,协助办案组完成3次向最高检报送典型案例和相关数据工作……

“上半年有疫情影响,下半年一边化疗一边办案,我都不晓得他怎么办完这么多案子。”重庆市检察院六部主任朱刚痛惜地回忆。

扶贫一线的检察干部

9月17日,罗迅追悼会前夜10点,一陌生面孔走进罗迅灵堂,对着遗像深鞠三躬,一直守灵到18日凌晨一点多才离开。

来人叫李桥,重庆市武隆区土地乡天生村村民,一个与罗迅本不会有任何交集的农民。他俩之间的往事,要追溯到13年前。

2008年10月,重庆市检察院对口扶贫武隆土地乡,罗迅作为普通一员参与其中,与李桥偶有接触。

“我真正记住这个人,是因为去长途汽车站接他下村。”2009年春的一天,李桥接到罗迅电话,不好意思地问李桥是否方便到长途汽车站接他,因为当时村里只有李桥有一辆旧车。

“市检察院干部下乡扶贫还坐长途汽车?”李桥怀着试探真假的心思,在武隆长途汽车站,真接到了穿着制服、提着行李的罗迅。

彼时,从重庆主城坐长途汽车到武隆,要四个多小时;从武隆坐班车到土地乡,又要两个半小时;从土地乡再到天生村,即便坐摩托车也要大半个小时。

李桥暗忖罗迅可能“体验生活”才坐长途车下乡一次。但一月后,他再次接到罗迅电话,这次问清他就在县城办事,才说“再搭个顺风车”。

至此,这个“下乡真扶贫的检察干部”被李桥牢牢记在了心里。

2011年,长期在外打工的李桥,被罗迅说服,返回家乡天生村当了一名村民小组长。

“我下决心返乡就因迅哥一番话。他说‘有市检察院扶贫,我就不信把你们这里搞不起来!’”10年之后,李桥依旧记得那个夏夜,罗迅说这话时闪闪发亮的眼睛。

那时,天生村已诞生40多家农家乐,村里外出青壮年回流高达90%。

“早年我们村的青壮年,全部外出打工哇!”李桥少年离家谋生,深感背井离乡之痛。当儿时伙伴纷纷回村且大多留下来时,他感慨良多。

“十几年前,迅哥坐长途车来我们村扶贫;现在,我就一定要开车去送他最后一程。”得知罗迅离世,李桥明知开车到达时已是深夜且无法返回,却还是连夜驾车赶到罗迅灵堂。

三名孤儿被改变的人生

罗迅在土地乡的扶贫,远超职务行为范畴,极富个人色彩。

“他哄我说去钓鱼看风景,到了土地乡才晓得是拉我去投资扶贫。”身为一家公司老总的王帆,回忆往事会忍不住笑。

2012年6月,王帆与罗迅偶然走进一户农家,得知78岁的奶奶曾永书和上小学的孙子吴松艰难度日。

王帆掏钱想表心意,但老人坚决不收。罗迅转到屋后猪圈指着一头猪说要买猪肉,老人为难,说猪瘦得只剩架子没啥肉。

“那先放您家养,这是定金,不能卖别人哦!”罗迅边说边掏出1000元,王帆会意也忙掏1200元,一并硬塞给老人家。

出门后,罗迅两人找到土地乡中心小学校长李树成,要资助吴松在学校每学期须缴的600元生活费。

“为谁掏这钱我俩争半天,拗不过他,最后一人一半分担。”王帆也没料到,那次的资助竟一直持续到了孩子们成年、工作。

几乎是吴松境遇的翻版,同校李平、李秋容兄妹俩父母双亡,他俩也通过校长李树成,为两兄妹缴纳每学期共1200元的生活费。

从2012年到三个孩子先后小学毕业、初中毕业、考入涪陵医药卫生学校等,他俩的资助从未间断。甚至他们三人至今在重庆主城的住处,都由他俩提供。如今连最小的李秋容也21岁,均已工作。

令人诧异是,早已成年的三人回忆罗迅时,竟羞赧低头:“我们都知道罗叔叔,但都不怎么记得他长相。”

“这事我作证!真不怪孩子们不懂感恩!罗迅不管是资助钱,还是资助米面油,他几乎从不露面!”天生村党支部书记徐敏多年替罗迅转交资助款物,每次只能语重心长告诉孩子们:“罗叔叔自己不递钱给你们是怕伤你们自尊心。”

“这么多年我都没机会感谢罗叔。原先还托人给他送板栗、核桃,现在面都见不到了。”24岁的哥哥李平回忆往事,双眼通红。

“我还能记得罗叔叔两次对我们说过的话,让我们学法、守法、不要走歪路。”21岁的妹妹李秋容说:“我们一个都没走歪路!”

“我没辍学,最大原因就是罗叔。”24岁的吴松眼含热泪回忆,当年罗迅二人买猪两年多后,奶奶心急火燎给罗迅打电话:“我把猪都喂到400多斤了,你们再不来拉,猪就要老死了噢!”

最后一笔党费

当年的土地乡中心小学校长李树成,至今最念念不忘的事,还不是罗迅资助孩子,而是他多年坚持为土地乡的学生复印教辅资料。

原来,资助三个孩子后罗迅发现,当地孩子们除课本外,几无教辅资料,学习缺乏拓展空间。他就在重庆主城搜罗最优质的各科教辅资料,然后各复印数百份。

“第一年复印资料,他忙活一个通宵,还弄坏一台复印机。”看着罗迅通宵忙活,王帆主动开着越野车去拉复印好的资料,塞满整整一车。

此后,他俩年年给土地乡中心小学拉去整车复印的教辅资料。直到2018年更多朋友知晓此事后,决定一起凑钱给土地乡的孩子们购买原版教辅资料。

“那年买原版教辅资料花了5686元,我们都不敢跟罗迅说金额。啧啧啧,他那人太抠了。”王帆撇嘴。

至于这些年做这些事究竟花了多少钱,王帆倒是哈哈一笑:“干这事我和罗迅一样,从不记账!”

其实,罗迅“抠门”已是大家公认。

“我认识罗迅这么多年,他居然没请我吃过一顿饭!你说他抠不抠嘛?”王帆努力装出愤愤然的模样,说罢却摘掉眼镜拭去眼角泪水。

罗迅最贵的一件衣服是妻子张慧琴在网上买的一件打折冲锋衣,价格仅有338元。

罗迅上班穿检察制服,下班就穿运动服,四季如此。他家门口摆着的一双凉鞋,已全部掉皮,他依旧在穿。

如此“抠门”的罗迅,多年来保持着一个鲜为人知的习惯:春节会购买大量御寒衣物和食物,在除夕前送给在车站、码头露宿的流浪者。有一次,他甚至带上了年幼的女儿一道去分发物资。

9月18日下午,罗迅去世2天后,妻子张慧琴想起之前丈夫的叮嘱,通过网络缴费系统,默默替罗迅缴纳了43.8元党费。

“他最后交代我办的就是这件事,也是我能替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张慧琴说。

这一天,距罗迅入党26年零8个月。

一位检察官的“舍”与“得”

检察官,是一个充满责任的职业,是与“正义”连在一起的称谓。当罗迅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这个抽象的概念,有了最具体、最真实的写照。

面临生离死别,罗迅选择舍弃躯体的长存,让希望延续下去;饱受病痛困扰,罗迅放弃卧病休养,让案件落地有响;为了备战司考,罗迅拒绝觥筹交错,让专业日日精进;面对遥远的呼唤,罗迅放弃优渥的条件,慷慨奔赴扶贫一线……在“舍”与“得”之间,罗迅的形象渐渐丰满——他恰似一支蜡烛,虽然细弱,但有一分热,便要发一分光。

诚然,每个人都有家庭、有牵挂、有顾虑。正因如此,取舍之间才更显真实、更加动人。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罗迅帮过的人、办过的案、资助过的孩子,全方位地向我们展示着生命的广度和厚度。

面对“舍”与“得”,罗迅心中装着“大爱”。至亲不在,肝肠寸断。彼时彼刻,捐赠遗体,更让人百般不解。但罗迅意志坚定,纵然妻子痛哭、战友劝阻,他仍然缓慢而坚决地点头。失去躯体,无可纪念,可谓遗憾。然而,把希望延续下去,何尝不是另一种对生命的热爱。

罗迅的遗体捐赠,更像是一封写给世界的“告白信”——请您用我的眼睛去注视人间吧,看看那些和我一样,努力活着、从不言弃、奋力奔跑的人,让生命之花,于艰难处生长,经风吹雨打,开出一个美丽的世界。

面对“舍”与“得”,罗迅心中装着“职责”。至难时刻,决心不再是简单的几个字——它是法庭上汗水浸透的额头;它是断食8天、脏器衰竭后的坚守;更是这位检察官“拼上最后一口气”,也要践行的使命。“职责”二字,始于初心,见于担当,成于选择。

罗迅是千千万万检察官的代表。他对司考的执着、对案件的谨慎、对工作的坚守,构建起一个检察官的全貌——寒窗苦读,难凉热血;兢兢业业,不负韶华。在政法系统中,还有许多像罗迅一样的人。他们或许一生“平凡而低调”,但他们对工作的恪守,对职业的尊重,对使命的担当,却无比崇高。

43岁那年,罗迅通过了司考,他与妻子相拥而泣。我们努力过、奋斗过,生命之花结出过璀璨的果实。纵使岁月无情,一次次将生命割裂,但人间有爱,希望不灭,感动长存。

愿我们都能从罗迅的“舍”与“得”中汲取精神养分,温暖彼此,照亮世界。愿榜样的光芒,转化为不竭的精神动力,指引我们昂首阔步、勇往直前。(来源:重庆日报、重庆市检察院微信公众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新交通法无证驾驶不再拘留

新交通法无证驾驶不再拘留

噜噜噻
2021-12-02 20:12:07
喝水只喝400块钱一瓶的进口水,一件大衣等于普通人一年的收入

喝水只喝400块钱一瓶的进口水,一件大衣等于普通人一年的收入

娱人818
2021-12-02 22:41:30
李铁请辞后,首度亮相!眼神呆滞长发遮面,背双肩包独行略显无助

李铁请辞后,首度亮相!眼神呆滞长发遮面,背双肩包独行略显无助

罗掌柜体育
2021-12-02 20:31:43
韧带撕裂!联盟重罚!完了呀,只能玩JB了...

韧带撕裂!联盟重罚!完了呀,只能玩JB了...

篮球头条
2021-12-02 16:02:17
俄罗斯航天局:2018年俄飞船漏气确系美宇航员所为,恐将对其提起犯罪指控

俄罗斯航天局:2018年俄飞船漏气确系美宇航员所为,恐将对其提起犯罪指控

观察者网
2021-12-02 22:25:19
恭喜!47岁林志玲疑已怀孕,发文感谢生命,经纪人回应

恭喜!47岁林志玲疑已怀孕,发文感谢生命,经纪人回应

快乐娱文
2021-12-01 15:01:04
香港再增Omicron患者!曾留机场四日…

香港再增Omicron患者!曾留机场四日…

发现香港
2021-12-03 00:41:38
1645到1653,人间地狱

1645到1653,人间地狱

汉周读书
2021-12-01 11:19:39
13省区党委换届迎来3名75后,最年轻女常委纪录两度刷新

13省区党委换届迎来3名75后,最年轻女常委纪录两度刷新

南方都市报
2021-12-02 18:38:23
瓦妮莎不再避讳!公开与金发帅哥亲密互动,18岁女儿签巨星代言

瓦妮莎不再避讳!公开与金发帅哥亲密互动,18岁女儿签巨星代言

体坛白话
2021-12-02 10:28:46
河南发生一件事情,在郑州,事件已传开

河南发生一件事情,在郑州,事件已传开

风中听枫
2021-12-02 13:47:30
“长春第一美男子”王伟:凭借一副好皮囊,4年诱杀17名美丽女子

“长春第一美男子”王伟:凭借一副好皮囊,4年诱杀17名美丽女子

四叔讲故事
2021-12-02 14:52:40
“爸爸,你趴在妹妹身上干什么呢?”他的一句话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爸爸,你趴在妹妹身上干什么呢?”他的一句话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爱吃辣的90后
2021-12-03 03:32:34
“程序员在网上晒出了与领导吃饭时的照片,”尴尬到窒息,哈哈哈哈哈哈

“程序员在网上晒出了与领导吃饭时的照片,”尴尬到窒息,哈哈哈哈哈哈

街头杂谈所见
2021-12-02 19:04:49
麻醉阴道,献祭初夜,女孩的「第一次」需要这么拼吗?

麻醉阴道,献祭初夜,女孩的「第一次」需要这么拼吗?

10点阅读
2021-12-03 00:00:03
明确了!要涨工资!

明确了!要涨工资!

荆头条
2021-12-02 03:40:53
“现在医生这么大胆了吗,扎双马尾上班?”这心电图能正常吗

“现在医生这么大胆了吗,扎双马尾上班?”这心电图能正常吗

我笑没了
2021-12-03 00:03:33
驾校教练车与环卫车相撞致3死:身亡女学员休产假学车  孩子才出生3个多月

驾校教练车与环卫车相撞致3死:身亡女学员休产假学车  孩子才出生3个多月

红星新闻
2021-12-01 20:11:26
熊爸在万达房子举刀行凶被叔叔控制带走,许妈外甥受伤住院

熊爸在万达房子举刀行凶被叔叔控制带走,许妈外甥受伤住院

一羊迁徙
2021-12-03 04:30:53
捅屁股、割乳房、剜阴部,连杀24名女性,专门对貌美少妇下手

捅屁股、割乳房、剜阴部,连杀24名女性,专门对貌美少妇下手

不语却知心意
2021-12-01 03:38:00
2021-12-03 07:08:49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办公室
25590文章数 33262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市民买房一周遭遇8.2折降价亏53万元?政府回应来了

头条要闻

市民买房一周遭遇8.2折降价亏53万元?政府回应来了

体育要闻

全场数据:曼联射门14-17、射正10-8,控球率45%

娱乐要闻

韩雪又翻车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亚马逊中国卖家遭遇最惨"黑五":封号仍在继续

汽车要闻

出租车带鸥翼剪刀门 国外造车新势力也挺拼

态度原创

亲子
游戏
教育
本地
军事航空

亲子要闻

世界上的妈妈各种各样,世界上的爸爸三种模样

《密室逃生2》预告海报双发 玩家成游戏猎物上演亡命逃生

教育要闻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为何有些教师一辈子没有明显进步

本地新闻

互联网公司DOTA开战 大厂人均“刀斯林”

军事要闻

实拍俄T-90M坦克内部:设备密集排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