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丈夫应酬一夜未归,妻子发现时他双眼暴突,脖子和胸前有一大滩血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网文《重刑犯杀人往事》,作者:佐权,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2018 年 11 月的深秋,城郊的树林已经凋敝。清晨 6:13,邓红下了出租车。

丈夫刘景林就在附近的机关单位上班,昨天彻夜未归。“平常他跟领导出去应酬,会给家里打电话,那天我给他打了几十个,他一直没接,我就觉得他可能出事了。”这是邓红在派出所提供的证言。

邓红沿着丈夫往常回家的路线,一直走到那片绿化带附近,看见丈夫的工作证躺在一堆枯叶上,她弯腰捡起来,正巧瞥见边上带血的落叶。这片林子在深秋的清晨显得阴暗可怖,邓红只想尽快找到失踪的丈夫,便大步踏了进去。

林子很安静,只有邓红踩在枯叶上的脆响,风掠过林间,传来短促的“沙沙”声。接着她又陆续发现了丈夫的银行卡和打火机,还有一包被踩瘪的软中华香烟盒。

邓红四下张望着,几米开外,有一个人躺在那里,身体覆盖着枯叶和废弃的薄木板,但她一眼就认出了丈夫穿的黄色外套。她直奔过去,赶忙拨开那些垃圾,躺着的人正是她的丈夫刘景林。

人已经死了,双眼暴突着,脖子和胸前有一大滩血。邓红吓得瘫坐在尸体旁,尖利的哭叫声像一只寒鸦,刺破清晨的树林。

早晨 7:25,刑侦七大队民警赶到现场,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

死者刘景林,56 岁,在区城管局担任副科长。颈部被连续刺切七刀,深达颈椎,颈部几乎离断,还有一刀割在右耳附近,作案手段极其残忍。

法医后来出具的尸检照片也十分骇人,脖颈处像捆了一条粗大的红色锁链,眼球快要迸出眼眶,“经法医学鉴定,被害人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刺切颈部造成颈部血管断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警察来之前,我翻过老刘的衣服的,他的手机不见了。”邓兰后来在询问室回忆称。当时,案发现场除了银行卡、废置的木制挡板以外,只有灰蓝色手提帆布袋和一只右手黑色细纱手套。

刘景林的手机是单位配发的工机,设有定位系统,民警循线追到一家手机维修店,从老板那里获知嫌疑人大致的体貌特征,同时根据案发现场周边的道路监控,很快就在郊区的一家出租屋内将嫌疑人擒获。

嫌疑人叫曾卫杰,28 周岁,无业。2018 年 11 月 21 日,区院根据《刑事诉讼法》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嫌疑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为由,报送市检察院管辖。

七册案卷

我负责承办这起案件,收到沉甸甸的 7 册案卷。这桩命案着实矛盾重重。

首先是定罪问题,公安移送的罪名是“抢劫”,依据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书证、鉴定意见、现场勘验记录和审讯、辨认录像,公安认为嫌疑人曾卫杰杀人纯粹是为了“谋财”。

然而,区检察院承办人的意见则认为,曾卫杰在公安的几份笔录称是为了钱而抢劫,但在后面几份笔录里面,他都否认了这种说法,坚称他杀人是“脑子一热”、“为了泄恨”,具备了剥夺他人生命的主观故意,其他作案细节的供述基本一致。同时,在案卷材料中,有多位证人表示曾卫杰经济拮据,曾多次向自己借钱,而房东则说他长期拖欠租金,但这些情况与嫌疑人的杀人行为并无直接因果关系。

虽然作案时间发生在夜晚,绿化带也确实存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但是根据曾卫杰的供述可以确定,他下刀的位置全部集中在被害人的头部,而且力度很大,“一

个成年人持尖刀大力刺切被害人头部,自己是足以判断会发生死亡后果的”——因此,该案应被认定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并非“抢劫罪”。

其次是曾卫杰的供述非常不稳定。单单是作案工具的来源,就有两个版本。

最初在曾卫杰到案时,经过民警突击审讯,他始终坚称那把尖刀是在城郊花园广场的草坛里捡的。后来经过测谎,曾卫杰供述说:“我现在跟你们讲老实话,那把刀是我在大卖场里面买的,因为刘叔他老婆(邓红)催我还钱,我压根就没钱还,她威胁我说要叫人来收拾我,我怕她真的去(找),路过一个卖场的时候,我进去闲逛了十几分钟,正好看到那里有卖刀,就顺便买了一把。刀不算很长,20 厘米不到一点,我平常在藏在衣服里面,用来防身用的。”

在向公安交代杀人过程时,曾卫杰起先是说:“我买刀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过要抢刘叔的钱,更没想过要杀掉他。后来见到他的时候,我才想到要抢他的东西,拿刀割他脸的时候,我把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面,摸到了他的手机。”

但到了区检察院那里,曾卫杰马上翻供,反复称自己与被害人积怨已久,由于自己欠了钱和人情,只得选择忍气吞声,在作案当晚“偶遇”被害人时,肩膀被碰擦了一下,紧接着又被痛斥一顿,便起了杀意,转身跟踪被害人一段路,将他扑倒后,才拔出那把尖刀在对方的头部用力刺切。

为了弄清背后的真相,我列了两套讯问方案,驱车赶赴市看守所,讯问嫌疑人。


看守所的大门是灰色的,装饰着一颗颗圆润的乳钉纹,在微温冬日下或明或暗。

所内温度比外面低,色调偏暗,高墙外的光线斜斜地射入,在每个人的身体上刻画出一道道清晰的明暗交界线。

很快,第三监区的一个犯人走了过来,其他犯人都穿着蓝色号服,而他穿的是黄色。走到监门那里,藏在阴影里的面部轮廓变得明晰,指挥室门前的管教看上去很不耐烦,朝他大声嚷着:“叫什么名字?”

“曾卫杰。”犯人的声音很轻。

曾卫杰的个头很高,肥大的橘黄色号服正好合身。他走在监区的走廊里,拖行的脚镣在地上发出刺耳的闷响——这是重刑犯特有的声音。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这就像听一串熟悉的手机铃声,其中一方永远无法接听——警方用技术手段将死者的声音还原出来,而我的任务就是监听死者与嫌疑人的“辩论”。

曾卫杰被带进讯问室,里面很冷,他经过铁栏的时候,裹了裹身上的号服,拉开黑色铁椅上的桌板,把自己放了进去,动作非常熟练。

曾卫杰的眼神让我印象很深:那是一种淡漠的情感,既不冷也不热,只隐隐透出绝望,又很快被淡漠所遮蔽,似乎身上背的人命和他无关。这让人想象出他作案时的眼神,就像撕开包装上的一层塑料薄膜——如果是这种心理状态,他“激情杀人”的辩解就太过牵强了。

“我是市院的检察官,你的案子从区院移送到我们这里,现在由我负责。”我说。

“市里的人都来看我了,现在我像个大人物。”曾卫杰的笑容有些僵硬。

我随口问他,那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我还能说什么?”曾卫杰变得很烦躁,“当犯人太辛苦,公安问完了,又来了检察院,区里问完市里再来问。”

我无奈地摇头,跟曾卫杰解释说,层层讯问是为了审查和保护,尤其是面对口供不稳定的犯人。

曾卫杰否认这个说法,说他在走夜路的时候,“那个人撞了我一下,还骂我脑子有病,我气不过,就拿刀把他杀了,就这么简单的事”。

“就这么简单”,这句话像是在自我提醒。

“那你认不认识这个人?”我问他。

“认识的,我叫他刘叔。”他的眼神恢复了淡漠。

“在公安那里为什么说不认识?”

曾卫杰的眼神突然变得锋利,像那把刀朝我直“捅”过来,我凝视着他的眼眸,跟他短兵相接。紧接着他移开了视线,十指交叉,沉默了几秒钟。接着他叹了口气,说:“我以前见过这个人,跟他不太熟,当时警察对我太凶了,我就撒了慌,说不认识他。”

曾卫杰明显在撒谎。民警移交的案卷材料里,附有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资料复制件,全长 4 小时 13 分钟,起初只有画面,没有声音。承办民警把讯问光盘重新刻录后,视频显示曾卫杰被带进讯问室,沉默对抗了 2 个多小时,等到他开口说话,警察也在走正常的讯问流程,并没有任何恫吓的语气,以及刑讯和诱供。

谎言被拆穿后,曾卫杰并不惊慌,他在接下来的谈话里,讲述了自己杀人的案情,他的声音细且轻,就像在讲悄悄话,我忍不住多次打断他的供述,提醒他大声一点。

随着讯问的深入,我发现这个案子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卷宗显示曾卫杰受过行政处罚,并有犯罪前科。

“我谈过一个女的,嫌我太闷,没几个月就吹了,拘留是因为我找小姐,正好撞上扫黄,进去被拘了几天。”那时,曾卫杰的表兄搭建的临时赌棚,藏在郊县的暗角,“他们从晚上十点打到凌晨两点多,主要是玩二八杠和诈金花,我过去帮他看场子,一天挣个三五百块”。

2013 年初春,全省公安开展治安巡城,县派出所的警员驾驶一辆铃木牌警摩,在赌棚附近巡查。那晚赌客像闻到风声,散得很早,最后只剩三五个人,曾卫杰捧着碗坐在棚子边上吃饭。远处忽然闪烁起红蓝警灯,曾卫杰定睛一瞧,立马吓得“摔杯为号”,扯开嗓子朝里面高喊了一声,桌子被掀翻了,赌客们仓皇逃窜,躲进各自的巢穴。

倒掉的折叠桌下边散落着现钞,曾卫杰舍不得丢下这些钱,钻到底下攥了几张红票。眼看身后的红蓝光越来越近,起身往外拼了命逃,木棚架子本身弄得并不牢靠,人们刚才的动静已经让它行将散架,又挨了曾卫荣冲撞的肩头,整个木棚轰然斜倾。曾卫荣很快就被拽住了,他转过身,推搡着身后的民警,慌乱之下,挥拳捶了对方的脸,结果打成了轻微伤,在冰冷的铁窗里待了 2 年。

刑满释放后,曾卫杰到外面转了几天,谋不到合适的活计,晚上去城中村逛了逛。像一头恶狼,徘徊在无名发廊门口,贪婪地张望着。1 年后,他在讯问室讲述了自己当时的心态——“我在里头坐牢,好几年没碰过女人,当时想着进去弄个『霸王嫖』,搞完了就跑,可后来我又不敢,就只好放弃了。”

省城很大,曾卫杰孤零零地穿过那些发光的高楼大厦,赶到城郊客运站。有个同乡在那里开黑摩,碰巧有事要回县里,开价比车票便宜,他迅速跨上后座,轰隆隆的摩托载着两个异乡人,回到曾经的县城。


闲荡在家,曾卫杰在家帮父亲干点散活,“刘叔是我们家的亲戚,好像是城里的当官的,没事就喜欢教训人,骂我游手好闲,当着很多的人的面,一个劲笑我们家穷,那时候我就恨他。”

过了近半年,他父亲咳喘得厉害,在县医院配了药,回家后症状却加重。曾卫杰开着父亲的二手摩托,带父亲赶到市中心医院排着长队挂专家门诊,验血、拍片、筛查,不久父亲便被查出肺癌,医生特地嘱咐曾卫杰,趁父亲现在还有点胃口,就带他出去吃点好的,不然以后的饭菜就只能当供品,“衣服”(寿衣)要提前准备起来。

父亲病倒后,曾卫杰出去捡活儿,因为那时“连死人衣服都买不起”。大多数工作都要开无犯罪证明,“连保安都当不了,头发都快愁白了,后来只能觍着脸到刘叔家借钱”。

刘景林住在省城市郊的别墅,据曾卫杰说,这是刘景林的第二套房子。“他学历也不高,能在省城里面当官,福利分房的末班车也让他赶上,要啥有啥,凭什么呢?我们家穷得很,还得受他们气,这样差距实在太大。”

“看我赖着不走,刘叔嘴里当然没好话,他拿了 2 万块现金,扔到桌上,说他根本没指望我能替家里还,还说我爸就是被我气病的。我不能像以前那样顶嘴,心里想了想我爸,就只能忍着……想当初自己那副样子,心里有口气咽不下去。”最后,曾卫杰又补充了一句。

“后来你做了什么?”

“后来就很简单嘛,我跟他正好在他单位附近遇到。他的肩膀撞了我一下,我跟他吵,他就主动推了我一把,我们打了起来,他打不过我,被我拖到绿林子里。

那里光线不好,我拿刀本来想划他的脸,结果划到他脖子上,根本没想杀他,就想教训他一顿。”曾卫杰还是强调自己是无预谋的激情伤人,过失致人死亡。

“你在说谎。”我说。

拨开迷雾

赴市看守所提讯前,我抽出案卷中的现场监控光盘,去了检察院五楼的技术科,委托两名工作人员对视频做了清晰化。

视频里,案发当天中午 12 点到 20:50 分,穿深色衣物的曾卫杰手上并没有戴上手套,但是到了 20:56,曾卫杰的右手佩戴了一只黑色手套,与裸露的左手形成对比,证明他此时已有预谋。接下来,曾卫杰一直跟在刘景林后面,20:59,曾卫杰有一个向左边躲避的虚掩动作,紧接着刘景林似乎被扑倒了。我把播放速度放慢,发现在刘景林倒地后,身体其实有一个爬起抬升的过程,之后又被扑倒,两人一起倒下,此时曾卫杰开始行凶。

在尸检方面,我走访了市院法医科,主任法医师结合了现场勘验笔录和尸检报告,他认为被害人的创口是嫌疑人用力切割数刀后造成的。“切伤和划伤很不一样,如果是切伤,你必须先控制住物体,让它不能移动,再用力切割。被害人有个创口在左耳附近,但这里并没有太多血管,致命伤是颈部创口,造成短时间内大量失血而死亡。警方勘验笔录里,道路路面处有大量血渍,从出血量判断,应该是颈部创口,这表明致命伤在路面就已经形成了。”

“你作案的第一现场就是在道路的主干道上,然后再拖到林子里。”我对曾卫杰说,“人是怎么杀的,拖到林子里又怎么掩盖,然后你去了哪儿,都做了些什么,全都要讲清楚。你能骗人,但证据骗不了人。”

曾卫杰仰头瘫在椅背上,神色颓然,然后闭起双眼。我没有急着催他,随即他睁开双眼,射出两道灼人的凶光,又很快黯淡下来,说:“我现在跟你讲实话。”

曾卫杰说,这些年邓红一直记得他借钱的事,天天给他发微信、打电话,生怕自家借出的钱变成“肉包子打狗”。

“我现在没钱。”曾卫杰索性坦白。

“你还要不要脸?”邓红在电话里训他,“我们到时候去法院告你,还要找人教训你。”

“那我就拿刀等着你们。”曾卫杰直接挂了电话,他把邓红的气话当了真,去大卖场买了把刀。

那把棕色木柄单刃尖刀,全长 30cm,刃长 18cm。在案卷照片里,棕木柄装有三颗微小的银色平头钉,刀刃沾满了暗红血渍,下方放置着黑色卡尺。曾卫杰说拿刀是为了防身和切苹果,但在作案现场,他持刀面对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对方的颈部刺切了整整 7 下。

父亲病逝后,曾卫荣操办丧事,落葬那天,刘景林也来了,挨了刘景林一顿奚落后,曾卫荣顶撞说:“以前我老爸还在,我叫你一声刘叔。现在你嘴巴放干净点,别整天叫我吃牢饭的,我出来了,不管做人还是做鬼,都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当着所有人的面,刘景林说自己借给曾家救命钱,最后却在后辈那里落了骂名,白白地便宜了眼前这个“白眼狼”,“他跟别人炫耀说,自己的儿子是名牌大学毕业,城里的房子又赶上拆迁,现在再看看我,把自己的老爸都气死了。”

父亲走后,曾卫杰进了城。仍旧没稳定的工作,租了个城郊的房子,却付不起1300 块的月租。据房东反映,直到曾卫杰被警察带走那天,还拖欠着 2 个月的房租。

接连好几天,他在作案现场附近游荡,之后又专门给刘景林打了电话,说上次自己出言不逊,“得罪了刘叔”,要还的钱已凑齐,打算请他在饭店吃饭,还特地为他准备了一条中华烟。刘景林说,饭和烟都不要,钱还回来就行。

曾卫杰提出邀约的菜馆离刘景林的单位很近,步行即可到达,此时曾卫杰看到刘景林从单位里走出来,立即尾随其后。20:58,他扑倒了走在前面的刘景林,用胳膊勾住了对方的颈部,倒在地上刘景林死命挣扎,咬伤了曾卫杰的左臂。

“我怕他喊出声,就拿刀在他的脸和脖子那里胡乱划了几刀,具体划了多少刀,我自己也没记得。这时候他就倒在地上,呜呜呜的,听不清声音,手还在动。当时周围没人看到,我把他拖到路边的绿化带,里面很黑,路灯照进来,我只能看清刘景林面孔的轮廓,具体伤势我也看不清。我知道自己杀人了,心里特别慌,从他身上爬起来,发现他确实没动静了。”


站起身来,曾卫杰在刘景林的衣服里摸索,掏出一包变形的软中华,“这种烟以前舍不得抽,既然把人弄死了,烟也要抽他的。”这时,刘景林手机响了,是邓红。

曾卫杰看着手机,没接,也没关机,死死按住音量的减号键,手机被调成振动,“握着的手也跟着抖”。他把手机搁在屁股旁的枯叶堆,烟盒里原本就只剩两根烟了,抽完最后一根,曾卫杰把烟盒扔在地上,又朝地上的尸体吐了口痰。他把刘景林的手机放在口袋里,双手捧起一小堆带血的枯叶,倒在尸体上面,随手找了一块废弃的木板,像盖被子一样盖在刘景林的胸前,“那时候抽了烟,心里还是慌,杀人的水果刀和那只带血的手套都落在了那里。”

“然后你又去了哪里?”

“我本来打算去刘景林的家。那时候我想,既然杀了人,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家全都做掉。”

“为什么中途折返?”

“我怕暴露,而且杀了邓红,自己还是会被抓,到头来还是死,不如早点死了算了。本来想跳楼自杀,可我不甘心,也不想去派出所自首,想先快活几天再说。

我就用自己的手机上网查了持刀杀人怎么判,别人搜的『弄瞎双眼自首判几年』我也浏览过,后来我就回到租的房子里,房东没在。第二天早上我出去把刘景林的手机卖给二手手机店,总共也就卖了 420 块钱,吃了一顿肯德基,差不多晚上的时候,想去找个小妹弄一下,结果还没出门就被警察抓了。”

讯问结束后,曾卫杰在走廊上拖着他的的脚镣,面无表情,凝视着尽头的第三监区,铁门开了又关。大多数犯人进门,都会回头望一眼监区外的景象,只有重刑犯,他们很少回头。

妻子的诉求

那天,我刚回到单位,处长的电话就来了:“你去控申大厅看看,被害人亲属来反映诉求,指名要见你。”

来访者正是邓红,她留着卷发,穿着一件棕红色大衣,“检察官同志。”她面色滞重,抛出一串问题,“案子什么时候起诉?他们家到底有没有钱赔?能不能把他枪毙?”说着,她身边戴眼镜的男人递给我一份附带民事诉讼的诉状。

我解释说,现在案子已经到了起诉阶段,至于判决结果,这要看法院怎么判,检察院只能提出量刑建议。按照曾卫杰目前的情节,他没有悔罪表现,而且有过拒供和翻供,我们建议法院对他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如果判了死缓,建议对他限制减刑。

“希望检察官给我们讨回一个公道……”邓红的眼泪“哗”地就流了下来,痛骂曾卫杰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眼狼”,同时她透露的内容与曾卫杰截然相反,例如她手上有一张曾卫杰写的借条,金额是 11 万,而非曾卫杰口中的 2 万;其次在曾卫杰父亲住院期间,刘景林经常去医院探望,而曾卫杰不仅没有偿还欠款,还缠着刘景林想再讨一笔钱,刘景林不肯,两人在医院里吵过一架。

此时,我自动回忆起卷宗的材料,有一张照片正是邓红提供的 2 张书写借条,上面写着曾卫杰分别向刘景林借到人民币 3 万元和 8 万元,可他后来只归还了 2千不到。

同时在其他的证人证言中,也多次提到刘景林平常性格很随和,温文尔雅,在官场混了几十年,早就没了火气,“从来不会得罪别人,也没有任何仇家”。区城管局的另一位副处长说,“老刘这个人心地蛮好的,局里得慈善活动都是他组织的,带大家去郊县的阳光家园看望智力残障的人,也参加过扶贫慈善基金月捐活动”。

刘、曾两家的共同关系人则说,刘景林很照顾曾家,在曾卫杰的父亲罹患恶疾时,给他买过很多营养品。

尾声

庭审当日,曾卫杰的母亲并未到场,刘景林的妻子邓红坐在第二排,离被告席很近,她紧盯着曾卫杰,嘴里骂骂咧咧,前面的法警时不时回头告诫她几句。

被告席上,曾卫杰挂着黑眼圈,看上去无精打采,庭审开始前,他不断打着哈欠。我注意到他眼神的变化:没有了往日的敌意和漠然,而是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人,带点探寻和挑衅的意味。

曾卫杰的辩护律师戴着黑框眼镜,经常低头看表,像期盼着庭审早点结束。轮到发言时,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律师身上,他挺直了身子,轻轻捏住细长的话筒杆,说:“我们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有异议,曾卫杰由于和被害人发生口角,产生了强烈的愤怒情绪,导致激情杀人。我认为他并不存在检察官指控的『预谋抢劫』,而且案发地点位于道路的主干道附近,又怎么实施抢劫?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嘛。”

曾卫杰的目光转移到公诉席这里,看起来若有所思,佩戴手铐的双手交替摩擦着掌心,也许他此刻有一股情绪在剧烈涌动。

“刚才在举证环节,已经向审判员和辩护人做了说明。”我盖上钢笔帽,看了一眼曾卫杰,注视着对面的辩护律师。

“被告人在当天下午,就在案发现场的周边游荡,傍晚 5:45,他回到出租屋吃饭,出门携带了刀和手套,伺机作案,这是第一点。第二,被告人和辩方律师多次强调是『激情杀人』,但我们观看监控视频发现,被告人在跟踪过程中,曾经有过两次躲避和虚掩的动作,表明他当时处在情绪相对镇定的状态跟踪被害人,在绿化带旁边行凶,与激情杀人的特征并不相符。第三,被告人杀人后有过翻动衣物和掩盖尸体的行为,并且在第二份和第三份笔录中,交代过他的抢劫意图,以上证据相互印证,已经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锁链,根据主客观相一致原则,曾卫杰的行为构成抢劫罪,定罪无不当。”


后来轮到曾卫杰发言:“被害人亲属开口就要 80 万,我家里没钱赔,一分钱也赔不起,也没打算赔,同时接受法官大人的判决。”曾卫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观众席出现了骚动。

法院最终判处曾卫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罪工具予以没收。就在法锤敲落的一刹那,邓红从座位上窜起来,冲着被告席嚷:“曾卫杰,吃一颗枪子太便宜你了,应该把你枪毙几百次、几千次,你们家没良心,全都是白眼狼,活该当一辈子穷鬼,曾卫杰你听见没?”

“我他妈真后悔没把你一起杀掉,你们家也没几个屁眼是干净的。”曾卫杰扭头朝她咆哮,音量极大,摇撼着整个庭审现场。他面色涨红,扭曲的五官变得极度狰狞,宛如日本的红般若,快要生出犄角和利牙,活活咬死邓红。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情绪爆发,隐忍克制的他终于撕裂了“保护膜”,变得近乎赤裸,凛冽的恨意喷薄而出。

法警悉数出动,就连坐在书记员边上的胖法警也一个箭步冲了出来,他们合力擒住情绪失控的曾卫杰,狭小的被告席挤满了三四个人,还有一位女法警按住起身叫骂的邓红。

法庭一度陷入混乱,曾卫杰和邓红隔着几米的距离,各自骂出最恶毒的话,审判长重敲着法锤,对他们做出警告,邓红最后被女法警拖到法庭外面,“求求你就让我打他一下”,这哭喊声从走廊传出,却被门堵上了。

不久,曾卫杰在看守所写了一份上诉书,还是辩称自己是激情杀人,“主观上没有杀人故意,量刑过重”,但我们认为原审诉讼程序合法,证据确实充分,曾卫杰的上诉理由没有相关证据支持,最终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合议庭采纳了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今,曾卫杰已被执行死刑。我依旧会想起他那张冷漠的扑克脸,像是情感淡漠症患者,漠视的既是生命,也是自己的命运。恰如都市中那些孤独的灵魂,在暗潮的裹挟中,逐渐成为“冷漠的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最新通知!各村一律禁止!

最新通知!各村一律禁止!

汝南生活
2021-12-09 08:02:05
我,21岁大三学生,与40岁女友相恋6年分手,得了一套上海的房子

我,21岁大三学生,与40岁女友相恋6年分手,得了一套上海的房子

追彩虹的人
2021-12-08 06:18:33
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我的大学!

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我的大学!

新大观
2021-12-09 00:51:57
社评:沙利文,牛皮吹大了你会拖累美国

社评:沙利文,牛皮吹大了你会拖累美国

环球网资讯
2021-12-08 23:54:39
油价要跌破天了!12月8日,油价迎来大幅暴跌,调价后全国地区油价一览

油价要跌破天了!12月8日,油价迎来大幅暴跌,调价后全国地区油价一览

汽车安利会
2021-12-08 17:13:56
新规定出台,烟酒门店将迎来“关门潮”?从业者何去何从?

新规定出台,烟酒门店将迎来“关门潮”?从业者何去何从?

百通说财
2021-12-08 19:33:06
印度最高将领空难后,一个阴谋论产生了!

印度最高将领空难后,一个阴谋论产生了!

牛弹琴
2021-12-09 07:38:45
2-0!欧冠2冠王成功逆袭,6分钟2球搭上晋级末班车,送巴萨出局

2-0!欧冠2冠王成功逆袭,6分钟2球搭上晋级末班车,送巴萨出局

切尔西的饮水机
2021-12-09 05:58:17
一口气生下8个孩子的三十岁江西夫妻,两人洗澡后身亡?真相是?

一口气生下8个孩子的三十岁江西夫妻,两人洗澡后身亡?真相是?

DrX说
2021-12-08 17:56:39
中国足坛传来最新消息,两位大佬级蛀虫被抓,陈戌源却获新任命

中国足坛传来最新消息,两位大佬级蛀虫被抓,陈戌源却获新任命

小同体育
2021-12-08 14:44:40
女子醉酒睡觉遭小偷侵犯!30分钟后才感觉不对劲花样怎么比平常多

女子醉酒睡觉遭小偷侵犯!30分钟后才感觉不对劲花样怎么比平常多

喝可乐的鱼
2021-12-08 14:55:08
“天才少年”负债千万自杀身亡,他的朋友圈,我不敢看!

“天才少年”负债千万自杀身亡,他的朋友圈,我不敢看!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12-08 19:41:41
四川一公司老板失踪,9年后却在一座清朝古墓中找到骸骨

四川一公司老板失踪,9年后却在一座清朝古墓中找到骸骨

菜就关起来
2021-12-06 13:29:55
拉清单效应显现?台商界云集两岸企业家峰会,马英九力挺远东老板

拉清单效应显现?台商界云集两岸企业家峰会,马英九力挺远东老板

国防时报看点
2021-12-08 17:59:20
“任期内最大遗憾是未能将香港团结得更好”

“任期内最大遗憾是未能将香港团结得更好”

大公报-大公网
2021-12-09 07:58:03
“留下8个孩子”的江西夫妻今日下葬,在跑运输盖起的小楼前最后告别

“留下8个孩子”的江西夫妻今日下葬,在跑运输盖起的小楼前最后告别

极目新闻
2021-12-08 21:37:35
陈亚男一家正式退还彩礼,奔驰车放在门口,几十万现金摆在桌面上

陈亚男一家正式退还彩礼,奔驰车放在门口,几十万现金摆在桌面上

裕丰娱间说
2021-12-08 19:39:04
“无性婚姻11年,我出轨了小我15岁的男人”来自38岁女人的自诉

“无性婚姻11年,我出轨了小我15岁的男人”来自38岁女人的自诉

你说我听着
2021-12-08 12:07:18
30年前,香港GDP是上海的6倍,新加坡GDP是上海的3倍,现在呢?

30年前,香港GDP是上海的6倍,新加坡GDP是上海的3倍,现在呢?

情事
2021-12-09 02:03:51
海口一房屋出租三年,房东收房时傻眼了……

海口一房屋出租三年,房东收房时傻眼了……

环球网资讯
2021-12-08 23:13:37
2021-12-09 10:42:44
漫城小说
漫城小说
小说赏析
231文章数 782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冬奥会来不来成一面镜子?美国的盟友韩国"逆流而上"

头条要闻

冬奥会来不来成一面镜子?美国的盟友韩国"逆流而上"

体育要闻

曾光:以和之约,看中国的开放与防守丨《毛铺和文化录》第二季

娱乐要闻

这些歌手看似红火 却根本没代表作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曾光:以和之约,看中国的开放与防守丨《毛铺和文化录》第二季

汽车要闻

国产宝马X5来了 轴距与X7相同/搭2.0T和3.0T

态度原创

时尚
教育
艺术
手机
游戏

顶流风波之后,男演员面临什么?

教育要闻

教育部长怀进鹏出席2021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会议,提出这些倡议

艺术要闻

纪念|祝大年诞辰105周年,清华艺博呈现写生创作展

手机要闻

无缘120W?曝小米12配67W快充仅pro一半

数码宝贝幽灵游戏双配角完全体形态透露 狮子安哥拉兽与海洋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