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同事死状惨烈,被烧焦后皮肤脱落裂开,眼睛因温度过高都炸开了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网文《失魂忌念日:别回头,他在你身后》,作者:宅夜千 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1

那天我哼着小曲推门进办公室,抬头就看到两名警察叔叔站在同事面前,顿时吓得小曲都走调了,上前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以为我们哪里违规了,但没想到的是,事情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大威死了。

他是我们工作室的成员,昨天去隔壁市出差。今早,却被发现躺尸在一家酒店里。

他的死状极其离奇,带队来的叶警官用平板展示了现场的照片,看完我整个人都懵圈了:躺在床上的哪认得出是大威?

那是一具烧焦的尸体。

他脱水得只剩皮包骨,浑身表面都像是铺了一层焦炭,外表皮肤龟裂,甚至有些皮块都开始脱落了。

他的五官被烧得看不出原形,他的双眼早已因为太热了爆了开来,只剩下空洞的两个眼眶。

他张开的嘴巴像个黑洞,隔着屏幕仿佛都能听到他无助的呼喊声。

但奇怪的是,他的头发却还在,不,更奇怪的是,他身上的衣服完好如初,他躺着的床单洁白如新,完全没有一丝被火烧过的痕迹。

我傻了一样,只能开口问:

“这,这是大威?”

叶警官回答道:

“大不大威我不知道,但是从他房里的个人证件来看,他叫于明威,名片上的工作地点就是这里,我们应该没有找错。”

大威本名就是于明威。

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当然现场另外两个同事也目瞪口呆,我只能快速提出自己的疑惑:“不是,警官,我没弄明白,他是……被火烧的对吧?是发生火灾了吗?但是我看其他地方……那张床,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叶警官收起平板,叹了一口气。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悠悠地说:

“现阶段我们要先确定死者的身份,至于他的死因,我们也还在调查中。”

我百思不得其解,再次提出自己的疑问:

“这也太离奇了吧?会不会根本不是大威,就有人在外面烧了尸体放进去的啊?”

但叶警官的话却相当无情:

“当我们傻呢?监控什么的都看过了,昨晚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进出过那个房间,窗户也是锁死的……好了,确定你们这里有这个人那就行,我们法医部门随后也会进行 DNA 比对,等确定下来再通知你们进度吧。”

说完这话,两名警察叔叔相当潇洒地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留下我们三个人完全没能回过神来。

我立刻把工作室其他两人都叫齐坐在一起——

阿龙,建华。

然后一拍桌子,问他们:

“我来之前他们说了些啥?到底啥情况啊?能联系上大威吗?”

他们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状态。

建华说:

“老大,我刚就一直打电话发信息给大威,都没有得到回应……”

阿龙也说:

“老大,刚刚你也看到照片了,很诡异啊,那尸体肯定是被火烧的,烧得那么严重,但……但那屋子里居然一点火都没有……”

我皱着眉头,脑子乱成一团。

这有点灵异了。

2

烦心归烦心,但工作还是要做的。

我们工作室干的是网红买卖,即公会制主播培养那种,工作室就我们四个人,管理几十个主播绰绰有余了。

大威生死未卜,我只能让大家先抓紧手头的工作,因为如果真是大威,接下来我们就有得烦了。

一直到下午,我才收到一通电话,是早上那个叶警官打过来的——

尸体,确定是大威了。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难以接受。

我再次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大威的死状为何会这么离奇,叶警官仍然只是用了“侦查中”来打发掉我。

挂了电话,我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大威死得那么离奇,要么是有特别先进的杀人技术让他死成这个样子,要么就是……

我所害怕的“那件事”。

不,不会的。

我摇摇头,打从心底率先摒弃了这么无稽的想法。

我再次把他俩叫在一起,直截了当地问:“你们最近有没有惹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人?”

他们面面相觑,似乎一下子没明白我说的是啥。

我连忙吼道:

“大威最近是不是又睡了哪些女人?有没有强迫的?会不会被报复啊?”

建华这才反应过来:

“确定是大威了啊!”

我点点头。

他们又你看我我看你的,似乎也没什么头绪。

我怀疑大威是因为睡错了女人之后被报复,是有原因的。

我们工作室说好听点是组建主播公会,简单点就是负责挖掘有潜力的女孩做主播,跟平台合作捧起来,然后赚的钱分成。

这意味着我们能接触到许多小主播,或者梦想一夜爆红的女孩。

这些女孩里,不乏身材好样貌佳的,部分人为了能红能赚钱,什么都能放得下。

包括衣服。

据我所知,工作室这几个好兄弟,没有一个干净的,多多少少都糟蹋了一些女孩,而且这是无法喊停的。

毕竟投怀送抱的诱惑很难抵御。

而建华一句话,也让大家彻底陷入了沉默:“老大,就算真是有人报复……谁能做到那样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大威被烧成干尸,但……他的衣服还好好的,现场也一点儿火星都没有啊。”

3

大威的事让我头疼了好一阵子。

我加紧处理工作室的事,先是打了个电话给平台的对接人谭莹莹,跟她汇报工作的事要先缓缓。

谭莹莹跟我们合作有一段时间,熟得很,有什么事我也直接跟她说,包括这次大威不明不白的出事。

但谭莹莹的反应是我没有想到的,她听完大威身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一下就激动了起来:“老宅,别的我不说,但是大威的死法……不知道你信不信,我这边也有听起来差不多的案例!”

我好奇心一下就被拨起来了,连忙问:

“怎么回事?你也听说过?”

“何止听说,简直就亲历……阿潘你知道吧?很早以前应该也跟你们合作过,他几天前挂了,就在他自己的公寓里!”

“这……?难道他也……被烧焦了吗?”

“对啊!这事公司不让外传,说警方还在侦查,只能等警情通报谁乱说谁就得挨处分!但我看到过阿潘死后的照片……那张脸都烧烂了,一点肉都没有,都是碳,焦了的皮肉还刷刷地掉下来……”

单单是听谭莹莹这样形容我就已经满身鸡皮疙瘩了。

阿潘的出事……

让我更加往“那件事”去想,我所害怕的那件事。


就在我意识游离的时候,谭莹莹结束了我们的通话:

“反正工作的事我先给你扛住,你检查一下大威有没有什么问题,会不会惹上……不干净的东西,我们这边都在传呢,传得可厉害了……你自己注意啊。”

我连忙把建华叫了过来,把谭莹莹说的事也跟他说了一下,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阿潘?那个猥琐胖子阿潘吗?”

“对,就是一两年前,我们工作室刚开始起步跟我们对接的人,平台方的阿潘。”

说到阿潘,这家伙是个不好招呼的主。

刚开始我们工作室想要挤进直播这条线,肯定需要平台方给到资源作支撑,阿潘就是手握这个权的人,为了跟他搞好关系,我们可没有少做工作……

他,特别好色。

后来平台察觉到对接人的重要性,所以把男的基本都换了,不然传出平台工作人员睡主播这种丑闻……

那整个平台都得受累。

建华也百思不得其解:

“那死胖子回去做内部运营之后我们就没什么交集了啊!他怎么会也跟大威一样的死法?”

我连忙吩咐他:“这就是重点,你赶紧开大威的电脑查查,看他跟阿潘是不是有私下来往,他们最近是不是有惹上什么事……”

“好。”

建华答应下来,立刻就去大威的工位上开电脑了。

我联系了大威的父母,他们今早也接到消息了,现在正坐高铁赶过来。

我给他们订了酒店,准备等下去车站接他们。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

办公桌上还摆着一张照片,是我们四人刚刚开设这个工作室时拍的合照,上面的我们笑得很是灿烂。

大威……

唉。

4

第二天一大早。

留下阿龙处理工作,我带着建华陪大威的父母去了警察局,但因为案件仍然在侦查,大威的遗体尚不能领走,只能先做身份确认。

大威父母哭得不成样子,所以由我跟建华代劳去确认遗体。

实在太惨了。

可以说是烧得体无完肤,根本没有肉眼确认的必要,就算亲生父母也肯定认不出来这具焦尸是谁。

但是,很奇怪的是——

他胸口位置有一块皮肤居然没有烧焦,很小一块,与其他部位几乎完全碳化,龟裂碎落的状态显得格格不入。

上面还有一个像是文身那样的图案。

但据我所知,大威并没有过这样的文身。

那是一朵花,奇奇怪怪的花,看起来特别显眼。

所以我拿出手机拍了下来。

随后就是正常流程,遗体确认完毕之后,我们迅速回了办公室,却发现阿龙居然不见踪影了。

这很正常,我们工作经常跑来跑去。

我立刻上网搜索了一下大威胸口的图案,发现这是一种很普通的花朵——

火焰兰。

火焰……?

联想到大威这离奇的死法,我也忍不住头皮发麻。

而建华扭过头来对我说:

“老大,大威的电脑我全都查过一遍了,他最近没有跟阿潘有什么交集啊。”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而又问:

“建华你过来,看看这东西……大威胸口的,以前他应该是没有的吧?”

建华蹭蹭蹭地跑了过来,盯着我屏幕一看,立刻就摇起了头:

“肯定没有,他胸口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文身了?这是什么东西?”

“有一种花朵,叫火焰兰……”

“靠!”

听到火焰两个字,建华恶狠狠地骂了一声。

随即,他又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问:

“不过老大,说起阿潘的话,我们以前一起干活的时候……确实做过不少恶心事……你觉得有关系吗?”

我心里也一个咯噔。

这正是我所害怕的事……里其中的一部分。

我已经尽量不往那个方向去推论了,因为我真不希望正在发生的事,是跟那时候的事有关。

所以我说:

“那都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吧?时间太久远了,而且在弄清楚他们身上是发生什么事之前,我们胡乱猜测也没个谱……”

这时候,手机忽然亮了,我点开一看,是谭莹莹发给我的一条微信,上面赫然写着:

“老宅,你相信诅咒吗?”

我当时就愣住了,在我身旁的建华也愣住了。

5

我没办法解释发生在大威身上究竟是怎么回事,甚至科学都没办法解释。

所以,会不会是诅咒?

我连忙发信息过去问谭莹莹为什么这么说。

她的回复是:

“同事传的,说是阿潘太风流了,色欲熏心……他以前跟你们合作过,你们应该也知道哇!”

“知道是知道,但就……好色了点而已,还不至于是诅咒吧?”

“你可别说,你知道为什么他会死成那个模样吗?”

“你说?”

“这叫『欲火烧身』,佛家有言:色欲之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后之患!”

我整个人都傻了,只得愣愣地打下几个字:

“你是认真的?”

“那必须的,你家大威不是也一个样吗?你在他那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是谭莹莹第二次问我大威这有没有什么发现了,我顿时想到了那个文身图案。

我马上给谭莹莹发了过去,问她:

“对这个有没有印象?”

谭莹莹立马发了个大大的“!”过来。

我跟建华还疑惑着呢。

她马上又拍了个照片——

那是一个工位,办公桌上居然摆着一幅画,画中就是这个火焰兰的图案!

谭莹莹问:

“这是阿潘的工位,这是什么花?”

我只能回复道:

“一种花,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联系,我先查一查。”

放下手机,我扭头看着建华,他也看着我……

果然,我所害怕的事情,可能就是现在正在缠绕着我们的事。

哪怕我再不愿意承认也好……

就是,诅咒。

我问建华:

“你们当时跟阿潘,应该不只是玩女人那么简单吧?那事其实我也知道一些,你说吧……”

事已至此,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他顿了顿,吞吞吐吐地把当时他们几个“招待”阿潘时做的一件事说了出来……

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那时候阿潘掌握着我们工会的渠道资源,要让他给我们人气推荐等资源倾斜,就要让他对我们的表现满意。

上面也说过了,他特别好色。

当时我们招了一个特别水灵的妹子做唱歌主播,阿潘看上了她,点名说要搞她。

但人家只是个普普通通想要唱歌的女生而已,并没有想要投怀送抱,这就难住他们了。

最后实在迫不得已,建华跟阿龙合计着直接办了那女生——

约出来吃饭喝酒,下药。

女生只喝了一杯啤酒,就“醉”倒了,然后被他们送到了开好的酒店,阿潘当然就在里面……

这事最邪恶的地方在于,女生自己本身毫不知情。

第二天她在酒店醒过来,可能也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居然一杯啤酒就不胜酒力?

但现场都已经清理好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前一晚被如何玩弄过。

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建华还说:

“那女的后来还播了好一阵子啊,你应该也知道的,她叫什么来着……”

“叫落雪。”

我叹了一口气。

“她后来……就失踪了……我就是怕,她总有一天肯定会知道我们对她做的事情,总有一天……她会回来报复我们。”

这就是我所“害怕的事情”……中的一部分。

建华倒是惊呆了:

“这?老大,你是怀疑,那女人……学了妖术回来报仇了?阿潘……大威……接下来,还有我们?”

我点点头,吩咐道:

“你赶紧去把她的资料全都给我找出来,详细点。”

“好的马上!”

建华立刻回去自己的工位上了。

关于主播落雪,我印象深刻,那是我经历过的,为数不多能让我后怕的事情之一。

但我所害怕的,还不止这些……

我打开电脑,终于鼓起勇气输入了几个关键字:

“上步村”。

然后想了想,又按了空给,在后面加上两个字:

“尸体”。

我按下回车,开始细细查看结果……

6

不多久,建华就把当年那个落雪的资料找出来了。

“落雪,原名陆向雪,唱歌才艺主播,直播数据很一般,几乎没有什么波澜,只在我们这里播了三个月就走了,之后也没有她的消息……”

他还贴心地把陆向雪的照片发给我了,我盯着屏幕,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内心一阵痉挛。

然后迅速关掉了屏幕。

阿潘都已经死了,我只能……

继续查吧。

查清楚了,然后想办法解决。

这天,我在工作室里待得很晚。

建华心事重重地回去休息了,而阿龙一直都没出现,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我,则是一直在聚精会神地查资料。

从“人体自燃”到“内燃”“无名之火”等等离奇的内容,我全都看过一遍,然而还是没有发现同类的——

至少没有发现有一种是只能烧穿人体,而不伤到任何其他东西连衣服都不烧伤的火。

真是太奇怪了。

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了。

我关了办公室的灯,打算在办公桌上撑一个晚上,毕竟回住所一来一回,又得花不少时间。

我就在桌子上趴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忽然听到有些悉悉索索的声响,不明显,但听起来像是摩擦的声音。

我疲惫地抬起头,办公室里没有开灯,视线里一片黑暗。

可是在最远的那一端,我模糊着视线也能看到,那边居然有一片……暗红?

像是微弱的荧光。

我一开始想着应该是插座的指示灯之类的,但它却忽明忽暗的,没有节奏,且有慢慢越来越亮的趋势。

“什么东西?”

我站了起来,拿起手机,点亮闪光灯慢慢走了过去。

办公室照明电闸在另一个方向,我也懒得去开。

就这么走了过去。

但走到一半,我就觉得不对劲,我居然闻到硫磺的味道了。

而且,那角落可不是一点点光,那是一团光,一团……

在蠕动的光?

一动一动的,像是……

一个人影?

“是谁?”

我问了一声,放缓了脚步。

角落里,红光中,居然慢慢站起来一个诡异的身影!

不。

他不是在红光中。

而是那些红光,全是在他身上发出来的!

他扭过头来,那是一张焦炭一样的脸。

那张脸上满满都是裂缝,像是被刀子划了几十下一样,而那些红光,正从他脸上的裂缝中透出来。

这样的脸,只能是来自地狱的恶鬼!

“我靠!”

我一个激灵后撤了一步,差点摔在地上,手中的手机直接掉地上了。

没有了白色的闪光灯照耀,他身上的红光更加显眼了,不仅是那张脸,是他全身都在发光,只不过因为穿了衣服挡住而已。

我声音都在颤抖了:

“你,你他妈是什么妖怪啊?”

他张开嘴巴,可是嘴巴旁边的皮肤居然脱落了下来!

他的森森白牙从焦黑嘴唇中露出来,暴露在红色的光芒中,显得无比诡异。

他似乎看到了我,但他那双眼睛里也在发出光芒,在他盯着我看的某个瞬间——“啪”一声。

他右眼的眼珠居然爆了开来!

那声音清脆动听,与这恐怖的画面格格不入。

我双腿一软,差点就要跪在地上了。

可是这个恶鬼却没有袭击我,而是在张开的嘴巴里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老……大……”

我愣住了。

只有工作室的兄弟才会这样叫我。

我手忙脚乱地把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把闪光灯再次对准了这个红色的恶鬼——

他的衣着打扮……?

“阿龙?”

我愣了两秒,随即立刻转身,朝着办公室灯光电闸的方向跑了过去……

7

的确是阿龙。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他消失了一天,我还以为他是在勤快地跑业务,没想到……

我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警察已经到了,当然还有救护车。

可那时候阿龙也已经没了呼吸,他的死状跟大威一模一样。

同样是一副被完全烧焦的模样。

同样头发完好,衣服完好,连他接触的墙壁也只被涂上了焦黑的颜色而已,完全没有被烧到。

仿佛就只有他自己的身体内部在烧。

没错。

我看到的红光,兴许就是他身体内部在燃烧发光……

而且这种燃烧依然不牵涉到除他身体之外的任何物体。

可能和大威唯一不同的,是阿龙并非睡着了,而是清醒着,他能清晰地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生命被一点点燃烧殆尽……

那是何等痛苦的事情!

尤其是如果他还有痛觉的话……

我都不敢想象。

接下来的我周旋在医院,警察局里,花费了大量的时间。

但我还是抽出空来仔细看了阿龙的遗体,因为我非常在意一件事——那个,火焰兰的文身。

不出所料,我在阿龙手臂上也找到了一小块完好的皮肤,上面果然也有这么一个图案纹身!

我想起谭莹莹说的“诅咒”……

我开始不淡定了。

这绝对不是人能够做出来的事啊。

如果不是人,那跟阿潘以及我们这些人有交集的死人,就只有……

陆向雪了。

没错,她不是失踪了那么简单。

我早就知道她不在人世了。

这才是我所“害怕的事情”中的全部!

我不怕是谁为了陆向雪复仇,我是怕陆向雪变成厉鬼来复仇。

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我在厕所里随便洗漱了一下,然后脱掉上衣,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果然在我的手臂找到了一个文身,火焰兰的文身。

在被阿龙近距离惊吓过以后,这种小事已经吓不到我了。

出来以后,我发微信让建第一时间赶回来,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关乎我们生命安全的事情。

在他回来之前,我又把阿龙的悲剧告诉了一下谭莹莹,告诉她的本意是让她知晓,我这边的工作基本上是无以为继了。

她的回复也非常迅速:

“我也查了一下,发现确实存在把人从内到外烧得通透的恶鬼,但我要先问一句……你们这些臭男人,是不是欺负过一些女人?弄出过人命吗?”

见她说有查到资料,我迅速简短地回复:

“是有犯过错,当时跟阿潘一起犯的错,我们已经知错了,现在打算自救,你这边查到什么了?”

然后,她发过来一个 Word 文档,里面是这样记录的:

那个恶鬼的名字,叫赤鬼。

赤鬼并不是自古就有的恶鬼,它是怨鬼的一种,只有在受到极度性摧残下怀着极大怨恨死去的女性,才会化成赤鬼。

因为怨恨,所以它是复仇的厉鬼,它复仇的手段是——

标记罪人,然后让罪人在硫磺和火焰中熏闷。

就是它了!

这个说法跟阿潘,大威,以及刚刚阿龙的死法基本一致,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硫磺!

在阿龙像个魔鬼一样站在我面前发光发热的时候,我清楚地闻到了硫磺的味道。

绝对不是错觉。

我继续看着这份资料,终于在最下方找到了解决方法——

而消除赤鬼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毁掉赤鬼本人的遗体。

以火灭火。

也就是说,只要把陆向雪的遗骸烧毁,那我就能得救了?

太好了,这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而且,下面还特别标明,如果没办法烧毁尸体的话,那么还有一个解开诅咒标记的方法……

符咒?

我顿时精神一振。

8

我盯着办公桌上我们四人的合照,当初一同开创这个工作室,可能怎么也想不到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吧……

不多久,建华到了。

之所以没在微信里说,因为我想亲口告诉他:

“阿龙出事了,跟大威,一模一样。”

建华一下就跳了起来:

“什么?阿龙也死了?不会吧?这……我们,难道要一个个……老大,你应该有想什么办法吧?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吧?”

我点了点头,镇定地说道:

“首先,我已经确定这个是诅咒无疑,你看……”

说完我把袖子拉了上来,在我小臂的位置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文身:火焰兰。


建华却没有受惊,而是一言不发地把衣服撸起来——

他的文身,是在腹部位置。

我也不觉得意外了。

很明显,这是针对我们工作室四人加上阿潘的诅咒,而我们五个人一起糟蹋过的女人,也只有——

“诅咒确实是来自陆向雪,那个被我们迷倒送给阿潘糟蹋的主播。”

建华的眉头顿时拧成一团:

“但是老大,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吗?如果是她,为什么隐匿了那么久,到现在才来复仇?”

我叹了一口气:

“她不是消失,是死了。”

建华立刻闭了嘴。

他知道,我要说一些他从来不曾知道的东西了。

这就是我一直藏在心底的那个秘密。

在陆向雪被我们迷倒,送给阿潘糟蹋之后,其实还有一些故事。

一些,他们都不知道的故事。

9

那天晚上。

阿潘不仅肆意玩弄毫无知觉的陆向雪,甚至还把玩弄的整个过程给录了下来!

直接露脸,各种角度,各种情趣道具,各种玩法。

猥琐至极,让人不忍直视。

这种留下录像的不要命的做法确实让人匪夷所思,但阿潘也不完全是个傻子,只不过淫欲占据了他的大脑,完全占据了。

他留下视频,是因为他不愿意放过陆向雪。

他非常迷恋陆向雪那能勾起无限欲望的身体。

在那天之后,他拿着视频去威胁陆向雪,想要继续跟她发生性关系,否则就直接把这视频传上网公开,让她彻底除名,让她披着荡妇的名字在哪都混不下去,让她家里人都成为荡妇的亲人哪都混不下去!

毕竟还是个小女孩,陆向雪居然没有报警。

但阿潘这个禽兽不仅是想继续上她,他是直接把陆向雪发展成长期的性奴了。

为此他专程租了一个地方,每次想要玩她的时候,就让她过去那里汇合。

一次又一次。

每次玩得都比上一次更过分,更恶心。

反正这个死胖子似乎完全没有打算放过她。

但毕竟人家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她的承受能力有限,在一次次受尽屈辱之后,她想到了玉石俱焚。

于是,在某次阿潘再次找上她的时候,她是带着同归于尽的决心出来的。

她带了一把刀。

但……

具体发生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我是接到阿潘电话后才赶到现场的。

陆向雪在血泊中,已经没了气息。

阿潘也受了伤。

他叫嚣着要帮他处理这件事,否则他出事的话一定会把我一起拉下水,因为他手里也还存着我们跟他是一伙的证据。

我没办法,当时工作室正是起飞的时候,我不能因为区区一个女人而毁了一切!哪怕杀人的不是我,但之前帮忙迷倒陆向雪,开启这悲剧的确实是我的人……

哪怕只是帮凶,也够我们几个进去蹲的了,那样我们的人生就全毁了,更别说事业了。

于是,我帮他一起处理了尸体。

这也就是陆向雪失踪的原因了……

这也是我为什么早就知道她不在人世了。

当怪事发生的时候我极力不往这个方向去联想,也是因为我实在不想再提起那段记忆了。

我打从心底希望这事与那个女人无关……

听完我平静的诉说之后,建华居然没有太过惊讶。

他关心的只有:

“可是也不对啊老大,都已经过了那么久,如果真是她变成鬼来复仇的话,不是死了当下就应该来了吗…?”

我把办公桌上准备好的平板递了过去给他们。

上面正是一则新闻——

“上步村环仔山惊险无名女尸”。

没错,这是我之前搜到的新闻,陆向雪的尸体被发现了。

我叹了一口气,趁着他们看新闻的时间,继续缓缓说道:“当时藏尸的时候,我们用了一些比较阴森的手段……”

我跟阿潘一起把陆向雪埋了。

我们专程驱车到偏远的上步村,在那早前就有不少坟墓的环仔山上——

藏一片叶子最好的地方,就是把它藏在森林里。

我们凿开了某个不知名的墓地,把这个少女扔了进去。

再埋好,让她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去世的先人共处一个坟墓……

“我看了时间,就是她从墓地被发现之后,阿潘就出事了……恰好可以稳稳地对得上。”

我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是认为她一辈子都不会被人发现的,因为这个阴森的方法真的太绝了,没人会轻易去掘开别人家的祖坟。

所以我也一直都不愿意相信,我们正在经历的事情与陆向雪有关。

没想到,她的尸骨居然是因为大雨山泥滑落而露了出来。

建华听完都沉默不语了好几秒。

可能也觉得我做事太阴间了,但又不敢直接恶语相向。

沉默了一会儿,可能也是觉得保命要紧,他又开口问道:

“那,老大,那现在怎么办?”

我不假思索,但又异常坚定地说道:

“先下手为强,我们要把陆向雪的鬼魂给灭了。”

建华都傻眼了:

“啊?怎么灭?”

谭莹莹帮我找到的,那个关于赤鬼的传说,里面就有提到消灭的方法——

“我查过资料,只要烧掉陆向雪的遗骸,那样她就会魂飞魄散了。”

建华也恍然大悟:

“确实有道理,陆向雪是因为遗骸重见天日才能化成厉鬼作祟,那么只要处理掉她的遗骸,事情应该就能恢复到正轨了!”

我点点头。

虽然这样做对这个女人来说有些残忍,活着的时候受尽屈辱最终惨死,死后还仍然要面临魂飞魄散的结局。

但如果不这样做,那死的就是我们啊。

陆向雪的遗骸去处很好查,警方已经尸检完毕,遗骸自然也转移到殡仪馆存放。

由于无人认领,她会被登报公示,如果超过 60 天仍然无人认领的话,届时殡仪馆才能自行处理,也就是火化。


但我们等不了那么久的。

这样下去,再过不了两天我们就得嗝屁。

所以我们决定当晚就行动,我们要把陆向雪的遗骸提前烧掉。

死人就安分点,保持死亡吧。

10

是夜。

我们等过了凌晨,才悄悄地模进了殡仪馆。

那地方别提有多阴森了,加上做贼心虚,我们两个大汉愣是战战兢兢地摸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摸到停尸房那里。

那是个挺大的房间,我们支着电筒,在一个个小柜子上寻找姓名,两人都胆战心惊的,生怕某个柜子里会有什么响动。

很久之后——

“老大,这边。”

建华压低声音招呼我们过去。

我来到他身边一看,只见那个柜子上的铭牌,赫然标记着“陆向雪”三个字。

找到了。

太好了,那也接下来就是打开柜子,把遗骸取出来,弄到外面去一把火烧掉……

“慢着,这……怎么回事?”

电筒光的照射下,陆向雪那个铁柜,居然在轻微地抖动着!

“我靠!”

我连忙后退了几步,建华也跟着后撤。

我几乎屏住呼吸,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冷冻柜抖着抖着,居然开始自动慢慢地打开了!

开门之后,像推拉床那样的铁板,也从里面缓缓地伸了出来……

我吓得腿都开始软了!

但我还是要安慰建华:

“镇,镇定!别怕,气势上一定要压得住!走,上去,上去!”

建华颤抖着扭头看我,明显他并不是很想上去。

“怕什么?我是有备而来的!过去,去啊!”

他被我伸手一推,战战巍巍地走上前去了。

铁板床还在不断地抖动,上确实就是一具骷髅骨头。

幸运的是它没有动起来……

还好我不傻。

陆向雪如果真化成了赤鬼,那么怎么可能安安分分地让我们烧掉她的遗骸呢?

她一定会以恶鬼的形态出来阻止我们的,对吧?

所以,我是有第二方案的——

我一边跟上去,一边掏出兜里的打火机跟符咒,迅速点燃,然后让它飘在空中。

建华连忙回过头来:

“老大,你还带了符?”

随着符纸的火光熄灭,那张铁板床也停止了抖动,静下来了。

是有效的吗?

我缓缓地呼了一口气……

“呵呵,老宅,你不会真的以为,那张符会有用吧?”

这声音,很熟悉。

我连忙转过身来,电筒光射过去,才发现——

居然是谭莹莹。

“你怎么会在这?”

她笑了笑,说道:

“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

我脑子里全是问号。

相信建华也是。

她居然还真开始讲起了故事……

11

有那么两姐妹,两人都是当年超生被遗弃的孤儿,甚至一开始都没有户口,是被一个好心的拾荒老人养大的。

后来拾荒老人去世,两姐妹开始相依为命,姐姐打工,极力供妹妹上学。

但是有一天,妹妹却忽然失去了姐姐的音讯,那时恰好她也面临着毕业的重要时刻,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

但当她完成毕业论文之后,她发现姐姐真的不见了。

她去了姐姐的城市,想要找她。

可是却发现姐姐已经彻底失踪了。

她清楚自己姐姐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玩失踪的,最坏的结果,是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但无论在不在人世,她都要找到自己的姐姐。


她所知道的,就是姐姐失踪之前换了一份工作,是做直播的。

之后就人间蒸发了。

她知道,姐姐的失踪一定跟这份工作有关。

为此,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凭借自己的硬实力进了那个直播的平台,并找到了姐姐注册直播时的资料。

上面显示,她当时签的是一个小工作室,当时平台方的监管人是一个叫阿潘的胖子。

她接近阿潘,想着打听关于姐姐的消息。

经历过漫长的相处之后,她终于在阿潘的私人电脑上,发现了一些视频——淫秽视频。

都是阿潘自己玩弄其他女性的视频。

其中居然包括她的姐姐!

而且还不少……

她看得心都碎了。

她知道,她姐姐的无故失踪,一定跟这个死胖子有关。

她打算报复,在她出生的地方存在着一些可怕的咒语,她要利用那些咒语来报复那些伤害过她姐姐的人!

她准备了很久。

为此,她甚至争取到了一个岗位,与那个当初签约姐姐的工作室对接的岗位。

她弄清楚了所有的来龙去脉,也弄清楚了她姐姐尸体被埋起来的地方,没错,那场大雨不是关键,雨水怎么能把埋在土下面的尸体给冲出来呢?

是她把姐姐解放出来的。

也是她,利用某些咒语,让姐姐成为了——

赤鬼。

一只因为受到极度性摧残下,怀着极大怨恨死去的女性才会化成的厉鬼。

然后,开始了她们的复仇计划……

12

“你,你是陆向雪的妹妹!”

我惊呆了。

我忽然意识到,这两天,她都在有意无意地推波助澜地让事件往前走……

我们会来到这个停尸房,也是因为她告诉我:“烧掉尸体就能消灭赤鬼”!

我看着站在门口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我不知道她想做些什么,但……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谭莹莹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了下来。

她说:

“你们这些人渣,是你们害死了我姐,都去死吧。”

我连忙挣扎着解释:

“不,你听我说,我是最无辜的好吧?我只是,只是逼不得已帮阿潘处理你姐姐的尸体而已……而且,而且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刚刚,都烧了那张符咒啊!”

身后的建华也着急地问着:

“老大,你的符咒不是驱鬼的吗?你这就想撇清关系了?”

谭莹莹擦了擦眼泪,回答道:

“才不是驱鬼,那张符咒,是我诓老宅说是祭祀用的,他呀,是想把你给献祭了,然后他自己可以独活下来呢。”

建华几乎要跳起来了,他从我身后冲上来就扯我的衣服,但我也没理会他,只是冷冷地把他给推开,吼道:“妈的一帮智障,要不是你们,我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我转过身来看着谭莹莹,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要弄我就直接弄!非要诓我?很好玩吗?”

“用点脑子呀,我给了你符咒,你不是就会乖乖地来,完全不去向任何其他人求助了吗?因为你就是这么一个恶毒的人啊,当你知道可以牺牲自己兄弟换取自己解除诅咒,你就一定会那么做,你甚至会怕因为求助而让别人知道你会这样做,不是吗?”

我咬着牙,一言不发。

她说得一点都没错。

建华似乎是完全绝望了,他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他太相信我了。

而此时,谭莹莹又恶狠狠地朝着我说:

“别以为你戴了口罩我就认不出来,阿潘收藏的那些视频里,有不少都是两个男人一起玩弄我姐的……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你!”

我心里顿时一沉。

建华更是惊讶得目瞪口呆,他张开嘴巴,都说不出话来。

没错,我撒谎了。

那天晚上,我才不是接到阿潘的电话才赶过去处理陆向雪尸体的……

我就在现场!

也没有什么刀子,也没有什么反抗,是我们尝试新鲜玩意太过火了,我们直接把她活活玩死了。

当时还惋惜了好一阵子,毕竟那是多么能勾起人欲望的身体啊……

谭莹莹眼泪又流下来了,她说:

“你们知道,我姐姐那段时间,有多绝望吗……?你们,不配做人……!”

我居然开始,浑身都开始颤抖了。

建华应该也是吧。

但我,还是决定放手一搏——

我立刻转身往那块铁板跑过去,从口袋里掏出汽油泼在陆向雪的尸首上,然后手中的打火机也立刻点了上去!

一气呵成。

铁板上那具遗骸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呼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看着仍然淡定地站在门口仍然流着眼泪的谭莹莹,问道:

“你姐姐已经魂飞魄散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做?”

谭莹莹抽了一下鼻子。

然后噗一声笑了出来。

她说:

“老宅呀,你怎么那么……蠢,蠢得死不足惜,你怎么会这么相信我发给你的资料呢?”

我又愣住了。

我感觉到,旁边还在熊熊燃烧着的骨骸,似乎是在微微抖动着……

我连忙退开了几步,才敢转过头来——

果然,陆向雪的尸骨,居然沐浴着火焰在铁板上坐起来了!

她只剩下骷髅了啊。

一具没有皮肉,身上带着火焰,却能在铁板上坐起来的骷髅。


它扭动着那颗漆黑的骷髅头,两只黑洞一般的眼睛直勾勾地朝着我看过来。

我被吓得双腿发软,忍不住往后再退了几步,一个踉跄直接跌倒在地上。

这只冒着火焰却还会动弹的的骷髅,实在太渗人了!

我被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选在这个地方结束你们吗?”

谭莹莹的话又飘了过来:

“因为,藏一片树叶最好的地方就是把它放在森林里啊。”

她居然很开心地笑了。

她笑着继续说:

“你们会被当成失踪,尸骸会被遗弃在这停尸房里,最后最后有人发现了,最多也只是会把你们一把火烧了,什么都不留下。”

我想站起来逃跑,可是我的双腿根本不受指挥。

我想大声呼救,但我张开嘴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那具燃烧着的尸骸仿佛有什么魔力一样,它遏止住了我一切行动……

“姐姐,你自己,亲子报仇吧。”

说完这话,谭莹莹转身而去。

她还把的门给彻底关上。

停尸房里,那只燃烧着的尸骸已经从铁板上下来了!

它朝着我,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湖人要交易了,但是要走的不是威少,霍华德也将被扶正

湖人要交易了,但是要走的不是威少,霍华德也将被扶正

篮坛粉碎机
2021-11-27 10:01:07
不惑之旅:李振保简单举行婚礼,一袭婚纱太惊艳,马列文霸气抢婚

不惑之旅:李振保简单举行婚礼,一袭婚纱太惊艳,马列文霸气抢婚

畅聊娱乐瓜
2021-11-27 13:00:01
周琦伤情更新!一瘸一拐回酒店,郭艾伦打服日本球迷,被赞仙道

周琦伤情更新!一瘸一拐回酒店,郭艾伦打服日本球迷,被赞仙道

篮球资讯老司机
2021-11-27 15:31:12
蔡卓妍上海接郑希怡女儿放学,被爆内地上学,学费年逾34万港币!

蔡卓妍上海接郑希怡女儿放学,被爆内地上学,学费年逾34万港币!

我爱追港剧
2021-11-27 01:53:21
一个联想员工的个人感言暴露了:联想不仅是几个高层的问题

一个联想员工的个人感言暴露了:联想不仅是几个高层的问题

微光倾城话
2021-11-27 15:33:06
全新丰田普拉多曝光,外观依然狂野,内饰高级,2.5L+CVT让人意外

全新丰田普拉多曝光,外观依然狂野,内饰高级,2.5L+CVT让人意外

新车指南
2021-11-26 20:34:29
李铁传来下课声,黄健翔连发两文,维护李铁的同时指向更大的罪人

李铁传来下课声,黄健翔连发两文,维护李铁的同时指向更大的罪人

体坛野秀才
2021-11-26 14:21:17
谭咏麟未受事件影响,节目正常播出,而爆料者或面临三年牢狱之灾

谭咏麟未受事件影响,节目正常播出,而爆料者或面临三年牢狱之灾

嗨爆社
2021-11-27 00:13:29
人过60以后,如果没有这三种病,很容易活到80岁以上

人过60以后,如果没有这三种病,很容易活到80岁以上

医疗科普小百科
2021-11-26 05:50:06
日本女星苍井空到底有多美?(多图)

日本女星苍井空到底有多美?(多图)

墨汐舞
2021-11-26 08:49:23
恭喜C罗!葡萄牙抽中上上签,坐拥4大优势,有望轻松挺进世界杯

恭喜C罗!葡萄牙抽中上上签,坐拥4大优势,有望轻松挺进世界杯

球场没跑道
2021-11-27 11:33:45
流亡元首被各国拒收,中国好心收留他5年,后来他怎么回报中国的?

流亡元首被各国拒收,中国好心收留他5年,后来他怎么回报中国的?

要闻每日关注
2021-11-22 15:17:00
刚刚,大批留学生拒绝返澳!返澳票价竟下跌!澳移民大增至20万,政府发最新声明

刚刚,大批留学生拒绝返澳!返澳票价竟下跌!澳移民大增至20万,政府发最新声明

澳洲红领巾
2021-11-24 04:30:10
乒乓球休斯敦世锦赛8强出炉,中国队2人全部存活,伊藤右臂需关注

乒乓球休斯敦世锦赛8强出炉,中国队2人全部存活,伊藤右臂需关注

乒乓看世界
2021-11-27 15:34:44
已被国家“叫停”的4项检查,某些医院还在做,父母留意别上当了

已被国家“叫停”的4项检查,某些医院还在做,父母留意别上当了

小天使饲养员
2021-11-25 19:01:13
酷似娃娃菜,生长见不得光,一斤40元,亩产20万元还很少人种

酷似娃娃菜,生长见不得光,一斤40元,亩产20万元还很少人种

绵薄心意
2021-11-26 11:30:59
为了告诫大家甜食就是杀手,这组图太可怕了,胆小勿入~

为了告诫大家甜食就是杀手,这组图太可怕了,胆小勿入~

医法在线
2021-11-22 06:46:49
朋友圈疯传,土豪带210万现金在市场买玉镯,它竟长这样?

朋友圈疯传,土豪带210万现金在市场买玉镯,它竟长这样?

珠宝课
2021-11-26 23:22:38
乌克兰宣布挫败政变!俄力挺寡头“变天”,收买军方抓捕泽连斯基

乌克兰宣布挫败政变!俄力挺寡头“变天”,收买军方抓捕泽连斯基

第一军情
2021-11-27 14:11:50
浮出水面!国内厂商弯道超车,抢走华为风头,怪不得拒绝鸿蒙系统

浮出水面!国内厂商弯道超车,抢走华为风头,怪不得拒绝鸿蒙系统

月下弄人醉
2021-11-25 09:59:12
2021-11-27 20:50:44
漫城小说
漫城小说
小说赏析
214文章数 755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上海新增3例本土确诊,3小区列为中风险

头条要闻

6家叫"眼镜"的餐馆被起诉商标侵权 每家遭索赔5万元

头条要闻

6家叫"眼镜"的餐馆被起诉商标侵权 每家遭索赔5万元

体育要闻

男篮封死日本三分球 周琦郭少一通乱杀

娱乐要闻

身材好辣!43岁倪虹洁秀手臂肌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手机核心销售岗大调整

汽车要闻

认为丰田的产品中庸?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凌放

态度原创

健康
房产
教育
艺术
军事航空

上海新增3例本土确诊,3小区列为中风险

房产要闻

华东第三次集中供地:门槛一再调低,市场持续降温

教育要闻

用好校外培训项目分类鉴别指南 持续巩固"双减"成果

艺术要闻

面孔“连连看”:飞天、美猴王形象里的古今中外

军事要闻

绿媒炒作:解放军军机今日2度进入台西南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