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老人还没断气,家人就要送到殡仪馆,躺了两夜才落下最后一口气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网文《殡仪馆纪事:生死之间》,作者:王意涵,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2018 年冬天的一个傍晚,夜幕低垂,寒气逼人,我和同事去一家三甲医院接一具遗体。

当时正是晚饭时分,住院部门口人来人往,有的忙着去吃饭,有的忙着给病人打饭。我们把遗体装上车,正要离开,一个人突然箭一样从电梯里窜出来,拦在殡仪车前大声叫道: “师傅,请等等!”


“什么事?”我问。

车前的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一头油腻而又乱糟糟的头发,一张干瘦发黄的脸,再配上一副瘦不拉几的身板,活脱脱像个猴精。这时,他微曲着背从车头绕到驾驶室外,把头探到窗玻璃旁,尖着声音问我: “师傅,你们是殡仪馆的吗?”

我点点头说,是。

他用力抓了下头发,然后说: “等会麻烦你再跑一趟,我老汉(父亲)快不行了。”

“这个……大概还有多久?”

“已经放弃治疗了,医生说了,管子拔掉后,也就一时半会儿的事儿,你把这个拉回去,再折回来就很合适了。到时你们直接来 ICU,我在 ICU 门口等你。”

我说,好。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这种病人还没去世就先通知殡仪馆的情况,我们屡见不鲜,所以也就见怪不怪。

我们把遗体拉回去安置好,给前台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往医院赶。

也就一个小时后,我和同事拿了担架和纸棺材来到ICU(重症监护室)门口,看见那位猴精样的中年人和几个人扎在一起,正在激烈讨论着什么。看见我们到来,他们忙向两边闪开。中年人向我们打了个招呼,就快步走上前去,按响了 ICU 的门铃,一位女护士把门打开,看见门外担架上的纸棺材,一脸惊讶地问: “你们是殡仪馆的?”

我点点头。护士把脸转向中年人说: “唉,病人还没走呢,你就通知殡仪馆了?”

“刚才那位医生不是说,只要把管子拔掉,病人就会马上咽气吗?我已经签字放弃治疗了!”

“可是你没给我说你是让殡仪馆来拉啊,我还以为你只是转院或出院呢,还有,我给你讲,管子拔掉,有可能马上就会咽气,也有可能明天才会咽气,这个说不准的。”

“我们马上把人拉走,你把死亡证明开给我?”中年人说,我也随后帮腔,没有死亡证明,到时是火化不了的。

可护士随后就说: “病人都还没去世,我怎能给你开死亡证明?还有只要病人一离开医院,以后的事我们就管不了了,死亡证明更没法开。你想想其他办法吧。”

中年人一下愣着了: “去别的地方开,我去找谁开?”

“社区和公安机关都可以,这个你自己想办法。”护士说完就啪一声就把门关上了。我和同事抬着担架僵在当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中年人陪着笑,让我们先等等。接着,他开始在我们面前不停地埋怨医院。本来人都没啥救了,在下面普通病房落气就挺好的,偏要忽悠我们转到 ICU 来,花钱都不说,可病人仍没办法救活,套路啊!

接着中年人又给我们说起病人的情况。病人现在已七十多岁,患的是肺鳞状细胞癌。中年人是他的儿子。老人平时就是觉得喘气,齁累,也没引起多大注意,一直到他实在受不了,中年人这才送他到医院,一检查,结果已是晚期。

老人只好住进医院,治疗了几个月。可前几天病情还是加重了,肿瘤科医生就让他转 ICU,可这里面花费很厉害,大几万扔进去之后,仍然回天乏力。于是两个儿子再三商议后,决定放弃治疗。

我们把担架放在角落,在 ICU 外面的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儿,一位医生这才从里面探出头来,大声叫了一个名字,中年人走过去,医生就说: “现在病人管子已拔了,因为刚用过药,从心率血压来看,可能一时半刻还不会落气,你去把费用交了,就可把人拉走了。”

“先不忙拉走,让他在里面落气行不?”

“可以,只是还要产生费用,在医院里,只要病人出现了危急情况,我们就必须抢救,必须上呼吸机,这是医学伦理问题,我们不可能见死不救,你明白吗?具体怎么选择就看你吧!”

中年人把双手插入头发里的,思考了一两分钟。其他的家属此时也全围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进退为难。如果不拉走,呼吸机一上,那费用根本承受不起;可如果马上拉走,又把老人拉去哪儿呢?

他们商议了一会儿,中年人一横心,跑去楼下把账结了,然后拿着单子跑上来,让我们去里面装人。

我有些为难: “病人都还没落气,我们怎么装?”


“没事,先把他装上车,半道上说不定就落气了?”

我使劲摇了摇头: “这种情况我们不敢装。”

“怎么不敢装?”

“万一我们装上车拉到半道,老人走了,你怪我们,让我们担责,我们怎么说得清楚?”

“怎么可能?你放一万个心,这事儿我怎么会怪你们呢?”

“这……就算我们相信你,可老人还没过世,就拉去我们那儿,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合适!”

“没事没事,先拉去你们那儿再说。”中年人说着就来抓担架。我忙拦着他: “要不再等等!我们真不能拉活人。”拉一个活人回馆,这事儿我始终觉得不妥,所以不管那人怎么说,我仍旧不敢答应。

我们又等了一会儿,没想到那护士又开门出来了: “喂,你们账已结了,可以来拉人了,他这个床位马上要转入其他病人了。”

中年人转过头来一脸哀求地看着我,我站起身,略带歉意地说: “不好意思,这个我们真不敢拉。我们车里的设备都不一样,病人还没去世,就把他装入纸棺材,再装入尸仓,这太残忍了。”

中年人又好言说了半天。我仍不答应,中年人干脆说: “那你给我找一辆车吧,你们干这行比较熟。你能找得到吗?”

“不用我给你找,医院里到处都有名片,门缝,窗台,卫生间,消防栓,这些地方的缝里都有的,你找一张来打个电话去,车就马上来了。你们先把老人拉回家去,等老人家过世了,你再给我打电话。你不要想着病人一拔管就会走,那可不一定,有的病人拔管后拖一两天才走也很正常。还有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记得砍价,多长个心眼儿,可不要稀里糊涂被人家宰了。”

我又仔细给中年人叮嘱一番后,这才开车离开了医院。

2

这时候早错过了饭点,我们肚子饿得咕咕叫,同事有些埋怨。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回到馆里刚吃完饭,那中年男人就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到殡仪馆外面了,让我出去接待一下。我有些惊讶,难道这么快病人就落气了?

我和同事刚走出大门,那位中年男人就迎了上来,陪着笑递上来一支烟,我忙招呼司机把车开进馆里。

我问中年人: “老人是在哪里落气的?”

中男人稍稍沉吟了一下才说: “还没完全落气,还有一点儿气,你们先把人抬下来,把衣服给他穿上,把他放入冰棺就是。我要选一个大厅。”

我把头探进车里一看,只见车里的担架上平躺着一位满脸鸡皮,面容枯槁的老人。他嘴巴大张着,像是被鸡蛋卡住了喉咙,他想用力吐出来,但又偏偏使不上劲儿。他嘴巴里发出的一连串 “哗哗哗”的声音,这声音沙哑而低沉,有点像水流从石头上淌过的声响。在他旁边,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婆紧紧握着他的手。

我大吃一惊,忙说: “我不是给你说过,让你先把老人拉回家,等他落气了,才能来这儿的吗?”

“不不不,不能拉去家里死,这样不好的,家里的女人孩子会害怕。”中年人说。这时候,他们一大家子都来了,全都垂着手直愣愣站在车旁,像木偶一样。

中年人催促我们赶快把老人抬下来。我连连摆手说: “话我之前就说得够多了,你们怎么……唉,我们这儿只是殡仪馆,只能接死的,像你这种还有生命体征的,你要我们怎么处理?”

“兄弟,帮帮忙,给你们领导说一下,让我们先把老人搬厅里。要不,你把你们领导电话告诉我,我先给他打个电话。请你一定帮帮忙。”说着,他又递过来一支烟,一脸央求道。

我忙把这事儿向领导汇报,领导一口就回绝了: “这不行,风险太大了,到时万一被家属反咬一口讹上了,那就麻烦了,而且这事传出去,影响太坏了。人还没死,就急着拉来殡仪馆,这殡仪馆要多饥渴啊!”

领导都是那种小心谨慎的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让我给家属做做工作,先把老人弄回家去,要不就把老人弄去那种私营的小医院,等老人过世了,才能把他接来殡仪馆。

我把领导的意思传达到位。几个家属面面相觑,大家都没了主意。

这时,那位老太婆走下车来,她的背驼得很厉害,但她把头使劲往上抬,似乎想站直起来,但终究有些徒劳了。她先是仰视着中年人,眼睛眨也不眨,两道凌厉的目光在中年人的脸上停留了一下,才一一从众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车里,她眼中的光芒迅速退去,她黯然地垂下头,用一种悲怆而又嘲弄的语气说道: “我还说你们要把你爸送去哪儿呢,原来是殡仪馆。这事儿传出去,你们还怎么做人啊?我真替你们害臊!我怎么生出你们这两个东西?还不把你爸盘(运)回家里去。”老太婆说完就去抹眼睛。

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这时站了出来,说: “把爸送去大哥家吧!大哥家没有小孩儿,他们不会害怕。”


站在一旁的大哥不愿意了: “老人家一直在你家里住,我觉得还是把他送去你那儿比较好。再说我那里本就窄,老人运过去,床都没有。”

女人一听急了: “床,要什么床?把他放沙发上不行啊?反正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断气了。你说老头子住我那里都二十多年了,就去你那里住三五个小时,难道不应该?”

“你怎么好意思说这个话呢?老头子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给你家花了吧!”

双方争吵起来,越说越难听,一些陈芝麻烂谷子都全翻了出来。

老太婆在一旁气得发抖: “你们……你们……你们不怕丢人么?丢人都丢到殡仪馆来了。”

双方互不相让。

女人胆小,如果把老人送去家里落了气,她和孩子都会害怕。而大儿子不愿的原因一会儿说家里太小,一会儿又说他的房子是租的。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可吵了半天,仍然没一个结果。这时,那位司机就说: “要不还是把他送回医院吧!”

“不送医院,去医院又要输液,又要抢救,到时还得花不少钱。”中年人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快拿个主意,你看我都在这耗半天了。可不要再耽搁我的时间了。”司机很不耐烦了。

这时,大哥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提高声音一脸豪气地说: “不要吵了,把老汉拉去我家里好了。”

现场一下安静下来,大家又挤上那辆车,司机调转车头,离开了殡仪馆。

3

可我没想到,也就一个小时不到,这辆车又折返回来了。

车刚停下,两兄弟就吵着下了车。 “你说你给房东打什么电话?你不打电话,把人抬进去,不就啥事都没有了。”

“亏你想得出来,房东就住在楼下,把人拉去人家屋里落气,不经过人家同意,到时人家还不生吞了你?”

我细问之下,这才弄明白,大儿子的老屋被拆迁了,但钱还没赔下来,他们一家只好租房住。大儿子想着要把老人抬到屋里落气,这可不是小事儿,就主动给房东打了电话。这房东一听,一下慌了神,真要让病人在屋里落了气,他这屋以后还指望租给谁?怕是自己以后都不敢住了。房东心急火燎地跑来拦着,死活不同意把老人抬上楼,还说要把屋子收回去,不租了。在我们这儿,这种事是很忌讳的。房东的心情其实谁都理解。

现场又僵立起来。二儿子只好说还是把老人拉去他家里,可他老婆此时又跳了出来,死活不同意。

最后,两个儿子实在没辙,只好让车子再兜一圈,又把老人拉回殡仪馆。

这时,中年人又来做我的工作,问我能不能在殡仪馆给他找一个地方,哪怕是一间小屋就行。我想了半天,我们这里停死人的地儿有,可停活人的地方是真没有。

这时,他脑子一热,对我说: “要不,把人停在你们整容化妆室也行啊。”

我忙摆摆手,好家伙,真亏你能想得出来。停个活人在那里,让我们化妆师怎么在里面干活。

这事又僵起了。看到他们一束手无策的样子,我脑子突然一动,一下想到殡仪馆外面有一个还没拆掉的工棚,这是之前建馆时,那些建筑工人临时搭建的厨房,一直还没拆掉。把老人先安置在那儿,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随后就对中年人说: “馆内是真没地儿了,不过馆外倒是有一间,我先带你去看看吧,你们如果不嫌弃,可以先把老人停在那里。”

他们几个听我这样一说,一个个喜出望外。我在前面带路,把他们带到殡仪馆的围墙外,穿过一小段杂草丛生的小路,来到那间蛛网密布,破败不堪的工棚前。

工棚的墙是用红砖胡乱堆砌起来的,屋顶的铁皮此时已被风掀开一角。工棚的简易木板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手机的光束照进去,屋里面乱七八糟的,墙角处红砖与预制板搭起来的灶台还在,锅碗瓢盆散落一地,屋中间还有几把铁铲和一堆锈迹斑斑的钢管。整个房间又脏又乱,还弥漫着一股老鼠屎的味道。中年人刚走进屋,两只老鼠就从角落里冲了出来,把人吓了一大跳。

面对如此场面,有的家属皱起了眉头,有的捂着了鼻子,而中年人的眼睛在黑暗中竟放出奇异的光来。我说,你们把这收拾一下吧,如果不嫌弃,先把人抬到这里来。

中年人连说: “好好好,感谢感谢。”几个人开始七手八脚收拾屋子。我转过身去,我不知道自己干了件好事,还是干了件坏事。一种难言的感觉骤然袭来,感觉心里堵得慌。

随后我又跟着他们把老人抬到工棚里,放到靠墙的水泥灶台上。借着手机的光,我看到老人的眼睛大睁着,眼神呆滞、茫然、空洞,仿佛一尊躺倒的雕塑,冷冷地注视着这个世界,而他的嘴巴张得更大了,像是要吞下这个世界。

“你们在这里好好陪陪老人吧!”我说完就走出屋子,那中年人忙叫我: “师傅,你能帮我弄几张凳子吗?”

好。

我跑去馆里给他找来几张塑料凳子。他们围着灶台坐了下来,默默注视着老头子,大家都没说话。灶台上没有枕头,老太婆不忍他的后脑勺就这样搁在冷冰冰硬邦邦的水泥台上,她忙扶着灶台吃力地坐上去,然后把老人的头轻轻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二儿子这才想起四处去找枕头,但是这地方哪有枕头。二儿子在口袋里翻啊翻,翻出几张没有用过的纸尿片,他把它对折叠起来,塞到老人颈下,老太婆却一把扯出来扔在地上了。


我实在不想窥探这荒诞一幕,转身离开了工棚。二儿子这时又追了过来对我说,师傅,等一下我老父亲落气了,我给你打电话,你就过来给他穿寿衣。

好!

那天晚上,冷风呼呼刮了一夜,窗外的树木哗哗直响,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我半夜醒来就想到这一家子,也不知工棚里此时是什么景象了。那位老人在这破败而又陌生的地方,一点一点,一丝一丝,慢慢被死亡侵蚀,这种痛苦的感觉无异于被凌迟吧!当生命的钟摆骤然停止前,这位老人他会想起什么呢?

我忍不住给中年人打了个电话: “老人怎么样了?”

“呼吸越来越缓,估计快不行了!”

“还是要喂他点水,他现在很痛苦。”

“好,谢谢!”

天刚亮,我走到工棚外,工棚的门是开着的,他们一家子静静地坐在屋里,一个个面无表情。而躺在灶台上的老人已气若游丝,二儿媳说: “马上就不行了,师傅,要给他穿几套寿衣?”

我没有回答,我走进屋去,就看到两行清泪突然从老人的眼角无声滑落下来……

人在弥留之际,听觉最为灵敏。他听到儿媳的话了。其他的人开始站起身,中年人掏出手机,向别人昭告老人的死讯。老人用尽全身力气让嘴巴动了几下,但却没发出一点声音来。

进入这个行当一年多,这是我现场亲历一个人走到生命的尽头。我看到老人的手指动了动,然后脑袋软绵绵地歪到一边。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煎熬,他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坐在他旁边的老太婆扑到他身上,扶正他的头, “哇”的一声,声嘶力竭地哭了出来。

然后,四下也跟着响起了抽抽搭搭的哭声,他们全到扑通一声,跪倒在灶台前了。

我呆呆地看着这一幕,思绪一下飘老远。那女人叫道: “师傅,可以穿衣服了。”我这才回过神来。

老人的死亡证明后来是去社区开的。去之前中年人曾三番四次地问我,要是社区不开怎么办?我告诉他,社区一定会开的,不过他们问起你老人是在什么地方去世的,你可千万不能说是在我们这儿。

“这是为什么啊?”

“你丢得起这个人么?”

“你就一口咬定是在家里去世的就行了。你去开好死亡证明后,记得去派出所盖公章。 ”

这一家人后来在买骨灰盒的时候,又吵了起来。不掏钱的大儿子非要买一个好的,贵的,而负责掏钱的二儿子又偏偏不愿意,他们吵着吵着,差点打了起一来。我和几个同事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只能干着急。我们都想从中去调解,去劝说他们,但糟糕的是,在那一刻,我们的脑子都好像短路了,我们都说不出合适的,恰到好处的劝架之词。我的一位同事后来说,他当时甚至想过大骂他们一顿,但又终觉不忍。

指责他们不孝当然很容易,但是不孝背后的辛酸与无奈,又有谁理解呢!大凡他们宽裕一点,又怎会在一个骨灰盒上面纠结?

4

这件事过去了很久,老人临终时从眼角滚下泪水那一幕,始终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只要每一次我回想起来,顿时觉得生活索然无味,了无生趣,干啥都提不起精神。

而那间奇异的破屋子,后来又接待了几位老人。这间屋子甚至被一些做丧葬生意的人所惦记。有一次,一位老人在屋里那块冷冰冰的灶台上,足足躺了两天两夜才落下最后一口气。刚开始,老人一直在那里痛苦地呻吟,叫声凄厉,老远都能听见,渐渐地,声音就越来越小了,最后归于寂静了。

再后来,新修的公路从那里经过,屋子被人修缮一新,命名为环卫工人休息驿站。他们把一些工具堆在里面,中午就在里面休息。

有一天,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又拉来一位老人。车子开到屋外,司机下车推开门,两位环卫工人正坐在里面打瞌睡,看见他,其中一人忙问: “你干什么?”

司机惊讶地说: “哦,这里被你们占了啊?”

环卫工人说: “是啊,你有意见?”

司机便不再说什么,他默默转过身去。他并没有告诉两个环卫工人,这里曾是老人的落气屋。

他把车开去停在大门外面的公路边,然后干脆跑到里面去和我们聊起天来。他说,只能让老人在车里落气了,反正等一个小时就是一百块钱。

而那几个家属一直静静地守在车里,没下车来。车子的窗玻璃是摇下来的,我从车前经过,看见他们坐在车里,三个人都一脸木然,没有动作,也没有言语。那是一种怎样的等待啊,我又好奇地想,这时候,他们在想些什么呢?


想起父亲打骂他们的某个下午?想起父亲背着他去上学的某个清晨?还是想起父亲微笑着把糖果递给他们时的情景……他们会不会想到,如果有一天,躺在车里喘着粗气的换成自己,而守在旁边的换成自己的子女,那又是怎样一种体验?

想到这里,我感觉身上的毛孔全都竖立起来了。这是我一直都在逃避的问题,但在那天,我终于没法控制住自己。我感到一种我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战栗。人世间所有纷纷扰扰,功名利禄,痴嗔爱恨……在这样的时刻面前,全都变得悲哀,幼稚,不值一提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高度警惕,美国正酝酿恶毒计划,针对亚太新一轮生化病毒袭击

高度警惕,美国正酝酿恶毒计划,针对亚太新一轮生化病毒袭击

强国网
2021-11-23 15:39:35
各省市“净上缴中央税收”公布,全国靠8省养活,四川“最受宠”

各省市“净上缴中央税收”公布,全国靠8省养活,四川“最受宠”

进击的笑点
2021-11-27 16:55:44
被拿下3个月后,“老虎”周江勇又有了一个新消息

被拿下3个月后,“老虎”周江勇又有了一个新消息

政知新媒体
2021-11-26 21:46:57
中国00后新星险胜奥沙利文!颜丙涛晋级8强,球迷盼他创造奇迹

中国00后新星险胜奥沙利文!颜丙涛晋级8强,球迷盼他创造奇迹

洽洽是你
2021-11-27 14:50:08
大批医药企业,破产了!

大批医药企业,破产了!

医疗器械经销商联盟
2021-11-26 21:27:54
两个“全球首次”!北京冬奥会遭遇难题,我国4年筹备一举冲破垄断

两个“全球首次”!北京冬奥会遭遇难题,我国4年筹备一举冲破垄断

运动会资讯通
2021-11-27 10:44:05
为止住颓势而洗牌,李铁陈戌源或一起走人!更高层敲定本土大鱼?

为止住颓势而洗牌,李铁陈戌源或一起走人!更高层敲定本土大鱼?

中国足球的那些事儿
2021-11-27 16:42:00
沃尔沃XC90放下了“尊严”,从63.89万降至49.98万,30天卖1537辆

沃尔沃XC90放下了“尊严”,从63.89万降至49.98万,30天卖1537辆

新车指南
2021-11-26 22:36:00
至少9家国企以安全为由限制员工使用微信 移动、建行、中石油有份

至少9家国企以安全为由限制员工使用微信 移动、建行、中石油有份

澳门商报
2021-11-26 09:09:31
如果遇不到深沉而热烈的爱,我觉得独自走会更有意思

如果遇不到深沉而热烈的爱,我觉得独自走会更有意思

你说我听着
2021-11-26 06:01:06
这次真挡不住了!中英合作响彻国际,拜登的态度变得很微妙

这次真挡不住了!中英合作响彻国际,拜登的态度变得很微妙

谷火平观察
2021-11-26 20:08:34
江西发生的一起杀人案,凶手用自制的枪械,在高速路上连杀四人

江西发生的一起杀人案,凶手用自制的枪械,在高速路上连杀四人

法理与情理
2021-11-26 17:16:08
高谈阔论?记者公开炮轰高洪波孙雯+指导足协工作,推荐重用三人

高谈阔论?记者公开炮轰高洪波孙雯+指导足协工作,推荐重用三人

罗掌柜体育
2021-11-27 15:24:09
情绪崩溃!汤普森呆坐板凳席20分钟,无视球迷呼喊,自曝害怕复出后孤立无援!

情绪崩溃!汤普森呆坐板凳席20分钟,无视球迷呼喊,自曝害怕复出后孤立无援!

篮球迷聚集地
2021-11-27 16:10:15
正在哭泣的——曾厝垵

正在哭泣的——曾厝垵

职场辣妈一枚
2021-11-27 00:58:58
最新!上海3例本土确诊溯源结果:均为德尔塔变异株,为同一传播链

最新!上海3例本土确诊溯源结果:均为德尔塔变异株,为同一传播链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1-27 10:59:09
大爆冷!头号种子出局!日本女单全军覆没,因达农半决赛迎战辛杜

大爆冷!头号种子出局!日本女单全军覆没,因达农半决赛迎战辛杜

乐活体育圈
2021-11-27 00:42:54
张兰透露汪小菲离婚后状态,称他经不起打击,仍称大S是好儿媳

张兰透露汪小菲离婚后状态,称他经不起打击,仍称大S是好儿媳

嗨爆社
2021-11-27 14:14:11
新加坡绝对是一个超乎你想象的国家

新加坡绝对是一个超乎你想象的国家

肥宅视野
2021-11-26 10:58:34
奖金1.3亿 魔术师直播预测乐透 6码全中,网络轰动了

奖金1.3亿 魔术师直播预测乐透 6码全中,网络轰动了

钱多多买彩票
2021-11-26 13:05:37
2021-11-27 23:20:49
待我青丝变白
待我青丝变白
从钻木取火到曲速飞船
51文章数 13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曾因高颜值通缉照走红的酒托 出狱后拍摄反诈宣传片

头条要闻

曾因高颜值通缉照走红的酒托 出狱后拍摄反诈宣传片

体育要闻

男篮封死日本三分球 周琦郭少一通乱杀

娱乐要闻

身材好辣!43岁倪虹洁秀手臂肌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手机核心销售岗大调整

汽车要闻

认为丰田的产品中庸?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凌放

态度原创

时尚
家居
艺术
健康
数码

世间罕见!LVMH集团展出101.67克拉大黄钻

家居要闻

《甄嬛传》演员因私宅PK上热搜 品味相差太多了

艺术要闻

面孔“连连看”:飞天、美猴王形象里的古今中外

上海新增3例本土确诊,3小区列为中风险

数码要闻

小鹏汽车CEO带来飞行器航拍体验:400 米左右最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