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解密:深圳城中村的11大家族与3万亿资产

0
分享至

深圳的有钱人都在哪?南山?粤海街道办?

不对,深圳的有钱人都藏在村里。

他们是深圳的原住民,他们的总资产超过3万亿。


3万亿是什么概念?深圳2019年GDP总量将近2.7万亿,也就是说,2019一整年所有深圳人创造的财富抵不上原住民资产的总和。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同姓氏的人陆续在这里扎根,今天的深圳城中村内,仍然能看到64个家族的身影。在64个家族中,最有影响力的十一大家族成立了391个村,今天在深圳的后裔多达24万人,总资产市值超过万亿。


深圳有多少原住民?

据《深圳城中村资源大全》一条村一条村地反复统计,深圳原住民总人数约为56万人,尽管深圳没有农村,但原住民仍然保留着“村籍”,村籍比户籍重要的多,村籍决定了谁可以作为公司股东。


城中村的财富和社会财富分布一样,收入差距巨大,有的村富可敌国,有的村濒临破产。

比如怀德市值有1000亿,每个股民分到2.5亿元。 大冲旧改后每股年分红50余万。时至今日,大冲旧改还有一户业主拒不签字,开发商给他留了4000多平米的物业,价值5个亿。

怀德村的腾飞路

将指针拨回到40年前,怀德村完全依赖农业生产,全村总收入才19.7万元,人均收入仅161元。就是在40年前的那个12月,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怀德村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1983年,兴办来料加工企业;

1986年,引进外资企业;

1987年,开始筹建工业区;

2004年,成立深圳市怀德股份合作公司,开始引入人才实现企业化管理;

2014年开发怀德公元项目;

2015年开发怀德峰景项目;

2017年航港国际商务综合体、怀德旧村改造等大型项目启动。


2017年,怀德村实现总资产51.38亿元、总收入14.13亿元、利润4.6亿元、人均分红31万元,相比1988年分别翻了1579倍、2748倍、30181倍和390倍。

40年前,村里的壮劳力纷纷跑去香港打工来维持家计,如今怀德已是远近闻名的“经济强村”,村民们的幸福指数很高,不少当年外迁的村民也纷纷回乡定居。

20世纪80年代中期,怀德村收到深圳机场3000万元的征地补偿款,不少村民想把钱分了,但村委会却想把宝贵的资金投入再生产,让集体经济实现长远发展。于是,村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最后征得大家的同意,用补偿款建起了4.7万平方米的翠岗第一工业区,为后来的招商引资迈出了关键一步。

2004年,深圳实行农村城市化,变成股民后的村民想要分掉征转土地的补偿款,怀德公司的领导班子顶住压力说服村民,将补偿款全部用来买地盖厂房,完成了公司前期的资本积累。

其后的数年间,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怀德公司不仅没有卖地,反而通过与其他土地所有者合作等方式取得300多亩土地,建标准化厂房和工业区,为今天的腾飞打下坚实基础。

经济发展了,社区富裕了,最怕的就是滋生不思进取、小富即满、因循守旧的思想,怀德村领导班子清醒地认识到,要解决这个难题,就必须走现代化企业经营之路,借力“外脑”实现集团化管理运作。然而,聘请职业经理人往往需要几十万元甚至一百万元的高薪酬,一些股民不认同也不理解。

目前,怀德公司已有172名职业经理人和工程师等专业人才,高层次人才的引入,让怀德公司的资产规模和收入迎来快速增长。

2010年,怀德自主出资聘请交通、规划、设计等领域专家编制了《怀德整体规划》,提出用15年的时间对1平方公里的土地进行整体规划开发,在空港新城东北部建设一座集航空物流业、商贸服务业、临空先进制造业和生活居住功能于一体的“怀德城”。这也是深圳市第一个由股份合作公司完全自主编制的专项规划。

如今,怀德村所在的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已有38家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其中总资产超10亿元的公司有3家,全国农地入市第一拍、社区大宗物业网上交易第一槌均在福永诞生。

“目前我们正计划引入顺丰、圆通、民航等物流龙头企业,重点发展航空物流、智能仓储、供应链管理产业,同时新建高新科技产业园,通过产权换股权模式,引入5家上市企业、100家高新科技企业,重点发展先进制造业,打造专业化园区。”潘灿森说。



与此形成极端反差的是,全市超过30家股份合作公司几乎濒临破产,账上没一分钱,某些公司反而欠了数千万甚至上亿贷款。某村长老泪纵横,苦不堪言:“咱们公司倒退了30年,还不如改革开放前——至少当时没有债务!”

0 1

财富何处来?

深圳在建立经济特区前,是地地道道的农村,或者叫地地道道的渔村。原住民们居住在近海处,靠捕鱼耕地为生,深圳这座城市,就是建在他们世代居住的土地上。

蛇口水湾村被称作“改革开放第一村”。为了支持蛇口工业区的发展,当地的村民贡献出自己的土地和蚝田。从2.14平方公里到13.2平方公里,蛇口的不断“长大”一靠开山填海,二靠向当地村民征地。

没有了土地的收入来源,村民靠自己的积蓄和征地赔偿款盖起了小楼,并出租给外来的新移民,由此开始城中村慢慢形成。

八十年代中期,大量年轻人涌入蛇口,为了解决这些人的住宿问题,招商局开始移山填海,兴建住宅区。虽然住宅区面积增幅巨大,但依然无法填满人口增长带来的住房需求缺口,城中村便成为外来人口的安身之地。

此间十余年,集中建房遍地开花,楼就像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头。


当然真正让城中村成为航母的原因是不断上涨的房价。2000年到2020年,20年间深圳的平均房价涨了14倍。很多城中村原住民的家中或出租屋门口,供奉着土地神,两侧的对联上写着“土可生财,地能出金”。

2019年,曾经深圳最大的城中村白石洲启动拆迁工程,此时白石洲旁边华侨城的房价每平米超过10万。旧改签约开始后,一条“白石洲拆出1878个亿万富翁”的消息在网上疯传,没人关心住在白石洲里的15万深圳人何去何从,漂泊的人仍在漂泊。

“来了就是深圳人”,这是深圳最出名的口号,而真正让这口号落地的,是深圳的城中村。


0 2

有了钱,怎么用?

由于城中村的经济组织仍然以集体经济为主,原住民的财富和集体利益牢牢地绑定在一起,股份公司如何发展,如何实现财富增值成为原住民面临的新难题。

不同的股份合作公司结合各自特点,一直在探索多种经营模式。

一些公司的对外投资让人吃惊不已。


某村收购一家国有基金公司,不到一年5000万元打了水漂;

某区股份合作公司集合25个亿,以结构化存款存入包商银行,连本金也损失2.5亿。

从深圳10个区来看,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每个区至少有2-3家股份公司正以前所未有的玩法,加速转型升级。


0 3

一个难解的结

1992年,深圳成立了第一家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经过两轮城市化农转非后,所有的农村集体经济都已“股份公司”的名义发展。


股份公司通过其集体的土地开展建设,办厂房、搞物业、做租赁、拆迁征收、甚至卖地卖指标来获得收益,再把这部分收益分给“股东”。

然而股份公司模式的探索,绝非一帆风顺。历史遗留土地物业,是村民和股份合作公司发展的第一道拦路索。300万平米公里合法外用地如何“洗白”,将考验各方博弈的智慧。



除了土地外,四大挑战如何应对,钱如何分好,使命愿景如何构建,各类问题交缠在一起,成为一个“难解的结”。


04

“仍然在病中”

30万苦苦在生存线上挣扎,宁肯挨枪子也要逃港的农民,摇身成为身家千万、坐地收租的“有产阶层”,很难想象,这一切几乎发生在一夜之间。

回顾最近40年中国农村的变迁,深圳的农村毫无疑问是最成功的。所受痛苦最少,花费力气最小,时间最短,取得了最大的收益。

但这样成功和赢得彩票头奖一样,危险总是和喜悦相伴。

不少人完全不知道这种改变意味着什么,只知道每天没有事干,也不用干,而钱却滚滚来。一些原住民失去了工作的动力,村里为他们安排工作,给比外来人高得多的工资,还是不愿意去。最可怕的是下一代不愿意去读书。为了避免一个富裕但是新的文盲阶层出现,有些村甚至强制把下一代送到学校,拿钱供他们上学。

一夜暴富背后,一代人恐怕都要付出代价。

05

不被提及的一页

深圳的历史不止40年,深圳历来就是一个迁徙之地,在原住民的血与泪中,藏着深圳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沉浮。


先民们迁入深圳,为了避难和讨生活。

建国后,中英交恶封锁边界,由于两地的生活差距,大量人口外逃香港。

“很多逃港的人惨死在海滩上,或被枪打死,或淹没在海水中。他们的尸体,他们的血,就是邓小平说的‘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一位深圳学者如此讲述。

逃港的人不为别的,只为了一个目的——活下去。

1979年春节,安徽大雪,淮河两岸,村庄凋敝。

18位农民冒死按下红手印,不久后,包产到户一事震惊海内外,凤阳县小岗村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中的一块丰碑。

包产到户解决了农民温饱,虽具历史意义,但仍不是改革,更不是开放。

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还要从深圳说起。 1979年深圳通过“三来一补”引进外资,村民贡献出自己的土地,让工厂得以落地;在产业化和基地化后,1982年深圳成立股份合作公司,农民也可以成为股东。

这些今天看起来无比寻常的政策,在当时每一项都是惊天动地。

除了政府和集体改革外,原住民出于生存需要也进行着民间的实践。有村民去香港买泥头车运输建筑材料,有村民用《过境耕作证》在港深倒卖商品。他们冒着蹲大牢的风险,推动着市场化的商品经济。

数年前,莲塘村86岁的老书记万仲英,嘶哑着对作家陈宏说:“中国改革开放应该给深圳56万原住民立一块碑啊!当年,哪一条路不是冒着杀头、撤职、蹲大狱的生死危险杀出来的?”

万老眼泪吧嗒吧嗒地流:“我都80多了,再拖几年我们这些老人都死光了,你花再多的钱也抢救不回历史!”

过去40年,深圳的城市化发展堪称是世界奇迹,城市化的背后是对城中村的不断挤压与改造,也许有一天,这座城市的新移民走在深南大道两侧,不会再见到和高楼相依相偎的城中村。

深南大道是深圳的一张名片,它像电影胶卷一样,一帧一帧的定格了城市的经典,很多人惊讶于它的长度和宽度。但人们不知道的是,最早的深南大道只有2公里,宽度仅够两辆卡车对开,那是原住民用铁锹和锄头,一寸一寸挖出来的。






深圳56万原住民、1380条村,土地、旧改、人脉、投资、理财等数万亿级的合作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无论您想了解城中村、研究城中村、投资城中村,它都是您的不二选择。

《福田15村》

上步:参股9家银行,部分项目获30倍回报

环庆:曾坐拥两万亩良田,今超百万平整村旧改预计由海岸集团操盘

岗厦:数十个家庭变亿万富豪后,文天祥的后裔再打响楼园片区改造

皇岗:“家和第一”成就全国名村!整村改造总建筑面积200万平方米!

水围:文化领先,国际化示范社区的成功实验

渔农:最年轻的村庄,距离香港也最近

石厦:异地产业园达20余万平,八姓合一堪当深圳“包容精神”的源头

新洲:计划异地购置300-500田亩土地,打造一个新洲乡村家园

沙尾:不能单独启动更新,只能绑定周边区域项目一起改造

沙咀:中国农村第一个股份制村庄,期待二期旧改

上沙:运营4个孵化器,参与股权投资10余个项目

下沙:拥有红线土地30万平,最能代表深圳历史与现代文化

上梅林:打造福田首个自改项目“黄氏新村”

下梅林:有14.5万平旧改资源,拥有4万平单独完整厂房

田面:深圳第一个没有旧村的城区,设计之都准备改造

《大鹏23村》

溪新:夜里太舒服,白天太漂亮,四个城市更新项目待开发

土洋:东纵司令部旧址,民国“小北京”

葵新:白石岗、澳头、新村岭、葵新官湖四大更新片区蓄势待发

葵丰:石场村城市更新项目低调加速

官湖:深圳最后一片净土,100% 纯净,四大更新露出水面

高源:谭屋围片区城市更新项目花落卓越集团

三溪:三溪村旧改名花有主,多地块开发期待凤凰

坝光:深圳最美客家村落之一,深圳生态保护最完好“处女地”

径心湖:抓住四个更新项目,打通5.7万平插花地开发路径

布新:袁庚的家乡,23个地块启动土地整备利益统筹试点

鹏城:深圳唯一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17块地如何利用?

王母:大鹏最古老的王桐山书院,四大旧改蓄势启动

水头:“深圳最大烂尾楼”泰源珠宝城,芳草萋萋迷雾一片

下沙:“中国八大美海滩之一”,集体商业物业潜力大

岭澳:“红色抗日游击区”,600万平社区未征转地何去何从

大坑上村:“中国首富村”,买股票猛涨了300多倍!

大坑下村:风气之先,异地建53栋集体住宅别墅,面积2.6万平

东涌:中国最美的十大滨海徒步路线之一

西涌:中国最美海景之一,深圳最完好的“处女地”

东渔:深圳最小的自然渔民村

南隆:南澳第一工业区城市更新项目何时落地?

水头沙:野!美!

新大:新大、水头片区265公顷,谁来“靠海吃海”?

《龙岗142村》

坂田街道

坂田(社区级):布局四大产业集群基地,对外投资146家企业

坂田围:稳步推进坂雪岗科技城05、06子单元更新

扬美:停留在改造的十字路口

光雅园:雅园村城市更新悄悄布局

和磡:旧改几度推动,历经10年还遥遥无期

大光勘:总资产增值13亿后,新一个旧村更新又发力

禾塘光:等待旧改

河背:携手新鸿基推河背片区旧改

新围仔:周期长拆迁纠纷多,新围仔村城市更新何时柳暗花明

南坑:合法权属比例不足,旧村改造拟与人整合打造超级大盘保悦城

大发埔:旧改历经10年仍无进展

岗头(社区级):借力华为,打造天安云谷变身智慧产城社区

马蹄山:毗邻华为百草园,中国IT村第一村旧改难

禾坪岗:岗头村旧改是破局关键

中心围:佳兆业万科操刀,华为科技城改造进入新局面

岗头新围仔:背靠华为、富士康,打造中国“IT第一村”

风门坳:大风起兮,看天安云谷三期

雪象(社区级):象角塘旧改一再延后,预计未来5年竣工

上雪:坂雪岗科技城两大更新提速,年分红近20万一枝独秀

下雪:好风凭借力,下雪村更新项目异军突起

象角塘:旧改一再延后,还需苦等5年

宝龙街道

龙东(社区级):两大旧改发力,革命老区唱潮州戏响潮州鼓

上井:35万平利益统筹项目取得重大进展

桥背:桥背片区城市更新单元即将上马

新大坑:合法用地不足,新大坑旧改+大埔一村旧改如何破局

大埔一:存量建设复杂,用地整合难度较大

大埔二:合法用地不足,大埔二村+石湖龙旧改项目一波三折

石湖龙:等待破局

吓井一:贡献用地少,难满足更新要求

好莱丰:利益统筹是大道,25.13万平吓井二村和吓井新村统筹上马

源盛:大田世居是岭南“乔家大院”,陈氏族人良好家风传百年

三和一:权利主体众多,旧改利益平衡难以协调

三和二:一声叹息,32.2万平旧改难协调

吓埔:老墟镇期待统筹新规划

赤石岗:“映雪堂”发奋读书,赤石岗老围诗书传家

沙背坜:民国老建筑群中西合璧,48万平整备统筹立项

新塘围:24万平城市更新声声慢

大围:利益统筹项目申报成功之后

兰一:兰水坣片区利益统筹意向合作开发商选定

南约(社区级):资产总量居全区前列,两级集体厂房物业63万平

同乐(社区级):6大项目启动,未来8年任重道远

布吉街道

布吉(社区级):一波三折,百合小镇最后自己操刀

布吉一村:三大项目将上马

格塘:布吉一村28万平旧改,甘李工业园5条村4.7万平返还用地

何屋:布吉老街城市更新、甘李工业园启动

老圩:布吉凌氏,深圳书香门第、诗书传家第一大家族

大芬:“中国油画第一村”

木棉湾:怡景矿泉水的创办人,不开放之痛

南门墩上村:三大旧改启动

横岗街道

横岗(社区级):未来三大改造推动公司腾飞

六约(社区级):六条村客家人抱团相依,突破口在两大旧改

四联(社区级):未来看贤合村旧改

吉华街道

甘坑(社区级):市改革试点典型,甘坑新镇引导转型发展

凉帽:“客家凉帽”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水径(社区级):探索转型发展之路

上水径:准备携手万科推上水径城市更新

下水径:两大旧改完成意愿收集

大靓:16万平大靓花园片区更新启动

石龙坑:片区城市更新风云再起

三联(社区级):深圳水晶玉石文化第一村

和生:三联养老服务设施项目启动

松源头:四大项目激活转型发展

龙城街道

爱联(社区级):七大项目开创新未来

黄阁坑(社区级):三大项目奠定未来10年发展

回龙埔(社区级):三大旧改如火如荼

龙红格(社区级):“龙口三迁”成就大运新城

盛平(社区级):“四知堂”“清白传家”誉满华夏

官新合:“九要九不要”家训世代相传,官氏子孙散落世界人才辈出

松元角:郭尾和松元角片区城市更新浮出水面

龙岗街道

龙岗股份合作公司(社区级):现规划9个城市更新项目

新生(社区级):规划8个城市更新项目,对外投资88家企业

龙西(社区级):对外投资48家企业

五联(社区级):两大旧改打响翻身仗

南联(社区级):极尽节俭成大事,弘扬祖德改造三大片区

南湾街道

南岭(社区级):准备3年内带着村民去敲钟上市

樟树布(社区级):准备樟树布新村和新塘东改造

丹竹头(社区级):大族河山二期旧改起飞

上李朗(社区级):风水宝地“田心围”,凌氏族规家训传百年

李朗(社区级):李朗神学院,深圳历史上的第一所大学

沙塘布(社区级):深圳最小的一个行政村

吉厦(社区级):苦等城市更新

平湖街道

平湖(社区级):最早迁到平湖的客家人,十大旧改打造新平湖

鹅公岭(社区级):六大旧改,打开巨大想象空间

白坭坑(社区级):16.7万平荔枝园片区城市更新单元

山厦(社区级):东纵抗日主要根据地,五大旧改再续传奇

上木古(社区级):平湖唯一客家村落,

辅城坳(社区级):两大旧改缓缓启动

良安田(社区级):携手华侨城,打造深圳唯一个别墅旧改

新木新村:两大旧改积极推进

新木新围仔:积极立项建面100万平旧改

新南(社区级):未来规划有9大旧改

简头岭:“洗脚上楼,白手兴业”之典范

旧圩:平湖首个城中村改造项目

红朱岭:平湖最早教育机构“鹤轩书室”在此

元屋围:守珍街片区更新收集意愿

伍屋围北门坳:伍氏族人开创平湖

坪地街道

坪地中心(社区级):携30万平物业,推进三大旧改

坪西(社区级):204万平统筹打造国际低碳城,三大旧改接踵而至

年丰(社区级):两大旧改积极推进

四方埔(社区级):“坪地一杆萧”,德行之美、家训十则传百年

园山街道

安良(社区级):未来已来,与4企开展7个旧改总150万平

保安(社区级):六大旧改蓄势待发

红荷(社区级):立村祖陈康适是深圳最早见载的盐场官

西坑(社区级):两大旧改,如虎添翼

大康(社区级):宜城市更新+土地整备的成片区综合开发

《宝安248村》

航城街道

黄麻布(社区级):提炼客家围楼生活模式,打造高端旅居第一村

鸿竹:簕竹角村旧厂房改造进行时

九围(社区级):万科操刀黄麻布、九围、鹤洲统筹规划

黄田(社区级):“宝安荔枝”魁首,三大改造潜力大

钟屋(社区级):广东扎根为一方望族,联袂打造黄田旧改巨无霸

鹤洲(社区级):鹤洲工业区“工改工”看见曙光

后瑞(社区级):基围人的深圳梦

三围(社区级):没有旧改如何转型?

石岩街道

祝龙田(社区级):零分红,市、区欠发达社区

水田:水田舞麒麟,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三祝里:异国风情,1902年的基督教堂

石龙仔:宏柏厂、石龙老村,两大旧改引爆转型发展

源益达(社区级):官田、黎光、塘坑改制而成

官田:13万土地整备利益统筹项目浮出水面

黎光聚英股份合作公司

塘坑股份合作公司

上屋(社区级):全国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在此诞生

上下屋:上下屋及田心旧村片区旧改择婿京基地产

田心:挟三大旧改,问鼎未来

元岭股份合作公司

上排:沉重的水缸,淡淡的乡愁

下排股份合作公司

径贝:惊现新石器晚期至商周时期遗物

石岩坑尾股份合作公司

民致富(社区级):

浪心:古村排屋,深圳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古代民居之一

益民股份合作公司

料坑股份合作公司

自力股份合作公司

砖厂股份合作公司

塘头(社区级):整村属一级水源保护区,关键在第二工业区旧改

应人石(社区级):香火鼎盛之地,这对奇石会唱歌

罗租(社区级):艾美特工业区旧改,罗租社区旧改并驾齐驱

龙眼山股份合作公司

燕罗街道

洪桥头(社区级):洪佛派武功拥10万门徒,22万平综合体来了

燕川(社区级):60万平土地整备利益统筹,落户红色革命老区

罗田(社区级):“风水大师”赖布衣后裔,41万平工改工

塘下涌(社区级):石狗公保佑,五大工业区130万平厂房羡慕人

科集盈股份合作公司

众和股份合作公司

幸福股份合作公司

联鑫(社区级):烟楼世泽,正气家风

中联:9万平拆除用地面积预备起跑

深联:宝安区保存最完好的广府式围村之一

松岗街道

东方(社区级):文氏后裔,松岗最强,两大旧改并驾齐驱

东方水围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二队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三队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四队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六队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八队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上报美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西山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上头田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南边头股份合作公司

东方雾岗股份合作公司

红星(社区级):沉淀七年,红星旧工业区旧改突然加速

温屋股份合作公司

西坊股份合作公司

蚝涌股份合作公司

格布股份合作公司

龙门股份合作公司

南岸股份合作公司

湾头股份合作公司

松新股份合作公司

沙浦(社区级):进士之后,推动37万平工改工

沙浦沙一股份合作公司

沙浦沙二股份合作公司

潭头(社区级):文氏后裔族墓群,34万平潭头片区旧改启航

潭溢股份合作公司

潭源股份合作公司

潭裕股份合作公司

潭盛股份合作公司

潭港股份合作公司

松联(社区级):文姓为主,坐拥20万平厂房

松岗山美股份合作公司

东风雋亿股份合作公司

金花围股份合作公司

松岗坑尾股份合作公司

碧头(社区级):道阻且长,80万平厂房期待工改工

沙浦围(社区级):祖祠别具特色,经济呼唤转型升级

朗下(社区级):茅洲河畔好风光,300沈氏打鱼忙

楼岗(社区级):袁氏是深圳古老的姓氏之一,重点扶持社区

溪头(社区级):省“文明村”打响第一、二工业区旧改攻坚战

江边(社区级):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茅水滚滚来

新安街道

上合(社区级):孝行流芳,三大工改商启航,20万平土地待开发

甲岸(社区级):华光古庙下,甲岸旧村改造高速推进

翻身(社区级):三大旧改启动,“基围佬”翻身再翻身

裕和股份合作公司

裕丰股份合作公司

怡景股份合作公司

愉盛股份合作公司

海汇股份合作公司

景福股份合作公司

裕安股份合作公司

开屏股份合作公司

安乐(社区级):“水流柴”幸福泊岸,宝安区37区旧改启航

安乐鸿源股份合作公司

安乐浩益股份合作公司

安乐兴达股份合作公司

安乐永恒股份合作公司

安乐十三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街道

新桥(社区级):曾氏大宗祠诗礼传家,三大旧改名动一方

新桥深发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深东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上坊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芙蓉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高围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大庙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新益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塘面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上西股份合作公司

深圳市新桥合力股份合作公司

新桥新大股份合作公司

新一股份合作公司

新二(社区级):谦宜二祖片石流辉,建三大工业区25万平厂房

新二新福股份合作公司

深新二新如股份合作公司

新二新东份合作公司

新二新海股份合作公司

万丰(社区级):“南国第一村”迅速复苏,三大更新打造新时代

万丰丰利南股份合作公司

万丰丰二股份合作公司

万丰万顺丰股份合作公司

万丰凯盛股份合作公司

万丰福镇股份合作公司

上星(社区级):一鸣惊人,两大旧改奠定未来10年新气象

上星星龙股份合作公司

上星星腾股份合作公司

上星星海股份合作公司

上星星跃股份合作公司

上寮(社区):永丰桥下舞狮忙,深圳最大旧改项目之一准备申报

黄埔三联:两大旧改争先恐后

黄埔:未来5年公司物业将增40万平

洪田:沙井唯一的革命老区再立重点产业城市更新大功

南洞股份合作公司

沙井街道

后亭(社区级):四海云亭刚获批,第二工业区西片区旧改将驾到

新宝盈股份合作公司

新宝益股份合作公司

步涌(社区级):归德盐场黄舒墓江氏大宗祠,千年名村开新篇

步联股份合作公司

共和(社区级):第三工业片区城市更新正式启动

民主(社区级):海上田园土地整备落定,返地42万平变沙井首富

蚝一(社区级):3平方公里金蚝小镇更新点燃梦想

蚝二(社区级):牛!归德盐场陈氏大宗祠龙津石塔观音天后庙

蚝三(社区级):同牛!

蚝四(社区级):芙蓉工业区更新快马加鞭

沙一(社区级):三大旧改加持,沙一顾盼自雄

沙二(社区级):金蚝小镇光芒照四方

沙三(社区级):入列金蚝小镇方阵

沙四(社区级):归德场盐衙署旧址,推动两大土地项目

东塘(社区级):三大旧改,未来不可小觑

辛养(社区级):南宋驸马陈梦龙后代,辛养工业区旧改风头正盛

衙边(社区级):沙井驸马房的分支,归德盐场衙署之旁

和一(社区级):第三工业区30万平更新即将大功告成

志兴股份合作公司

益丰股份合作公司

沙头(社区级):入列金蚝小镇方阵,香莎公馆姗姗而来

茭塘(社区级):苦等43万平更新

马安山(社区级):锦胜工业园改造终于上马

大王山(社区级):春风何时度玉门

坣岗(社区级):世代望族,全国足球业余联赛冠军

坣一永盛股份合作公司

坣胜股份合作公司

坣三骏业股份合作公司

坣四腾飞股份合作公司

福永街道

白石厦(社区级):打造龙王庙军民融合小镇,推动三大旧改并进

白石厦第一股份合作公司

白石厦第二股份合作公司

白石厦第三股份合作公司

白石厦第四股份合作公司

白石厦第五股份合作公司

白石厦第六股份合作公司

怀德(社区级):诗礼传家,“四大奇迹”奠定千亿资产之路

兴围(社区级):破围而兴

岗北股份合作公司

福岗股份合作公司

福兴股份合作公司

兴围第四兴盛股份合作公司

福围(社区级):以股权改革为抓手,推第二工业区旧改提速

福围第一股份合作公司

福围第二股份合作公司

福围第三股份合作公司

福围第四股份合作公司

福星(社区级):等待!

凤凰(社区级):活化700年凤凰古村,土地入股优企获增长7倍

凤凰第一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二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三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四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五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六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七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八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九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一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二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三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四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五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十六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第十九股份合作公司

凤凰第二十股份合作公司

福海街道

新和(社区级):11个园区保障工改工未来想象力

新一股份合作公司

深圳市新二股份合作公司

新三股份合作公司

新五股份合作公司

新六股份合作公司

桥头(社区级):五大旧改在手,1700年古村雄霸一方

和平(社区级):24万平旧村改造花落谁家

塘尾(社区级):邓林二姓千年前开基,第一工业区旧改渐入佳境

新田(社区级):大茅山岭开村立业,文天祥胞弟之后诗书传家

稔田(社区级):股权改革试点成功,六大亮点值得借鉴

西乡街道

盐田(社区级):共乐析出盐田村,旧工业园待更新

臣田(社区级):咬定旧村片区更新、国际汽车城旧改不放松

铁岗(社区级):欲打造“中国第一漫画村”,美的就像一本童话书

佳特利(社区级):河东旧村旧改是关键亮点

蘅芳(社区级):打造前海中小企业总部服务平台

径贝(社区级):两个径贝村,是同宗一脉

嘉浩(社区级):渔业新村旧改启动,未来看碧海18万平综合体

流塘(社区级):220年的精神建筑北帝庙,两大旧改徐徐推进

固戍(社区级):登文昌阁更上一层,塘中朱坳两大工业区旧改启航

塘东股份合作公司

沙湾水产股份合作公司

沙边股份合作公司

茶西股份合作公司

茶树股份合作公司

石街股份合作公司

东山股份合作公司

塘中股份合作公司

塘西股份合作公司

红湾股份合作公司

河东(社区级):牛!河东旧改总建面235万平!

勤裕(社区级):

兴裕股份合作公司

达裕股份合作公司

健裕股份合作公司

庄边(社区级):君成雍和园何时竣工,庄边旧改令人期待

乐群(社区级):绮云书室百年如初,郑氏家族精神源远流长

共乐(社区级):长乐未央

蚝业(社区级):养蚝不知何处去,众人笑指高楼起

凤凰岗(社区级):120万平建面,凤凰岗城市更新呼啸而来

河西(社区级):期待旧改

劳动(社区级):土地丰富,旧改前景远大

宝源:蒸蒸日上

《南山29村》

南头城:深港历史文化之根

大新:郑氏家族,深圳最早的移民之一

田厦:中国城中村自改模式首创者

荔源:原广东省委书记兼省长诞生地

向南:深圳广府民系中最古老的姓氏望族

南岗:阳光华艺南山“隐形”旧改王的推手

北头:一部深圳种蚝史,全国百佳学习村

南源:南头宋明清三朝望族

湾厦:自改12个房地产项目

海湾:蚝民上岸

渔一:打造6艘远洋渔船远洋捕鱼

渔二:唯有旧改是大道

南水:南山首家村史博物馆

大铲:最后的渔村退出历史舞台

百旺:"龙鱼"彰显家族昔日显赫地位

大勘:革命老区的同富裕梦

麻磡: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之一

丽新:为了西丽水库牺牲3800亩土地

白石洲:深圳旧改航母启航

平山:距离深圳大学城最近的村

龙井:活水在何方

珠光:城市更新,比武招亲

福光:屋背岭商代遗址上,连根拔起南科大

塘朗:山下好风光

常源:六大名校包围深圳“小延安”

大冲:昔日全国最大的旧改项目

后海:后发优势

水湾源华:“改革开放第一村”

赤湾:为南宋最后一个皇帝守陵

《罗湖31村》

新村:省一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黎围麒麟舞,著名山歌村

水贝:深圳圩最大的村落,中国珠宝第一村

英隆:布吉关下深圳有名的“的哥村”

草埔吓围:“拆不起推不动”的草埔城中村旧改迎来实质大变

草莆吓屋:苦等10余年旧改迎来春天

草莆独树:历经8年,独树村旧改重大突破

草莆新屋吓:草莆城中村北片更新何时启航?

布心实业:深圳最边远的城中村之一,布心水围旧改提速

大望:为保水库打造文化高地

梧桐山:7个自然村邀请金凤凰

西岭:整体拆除重建,10年仍未完成

骏烨:寻找突破口

莲塘:片区统筹+土地整备,逼出莲塘统筹59万平旧改

坳下:被誉“香港第一大家族”,参与打造200万平旧改航母

长岭:秋月无声看山河

草莆鹤围:清水河隐藏的机会

草莆章輋:二线关的小确幸

坭岗:地产与投资多元化发展成功试水

清水河:更新是王道

黄贝岭靖轩:张良后裔,重阳秋祭,搭上50万平方米的棚改快车

新湖:新秀村棚改正式启动

罗芳:新一个旧改价值高地

渔丰:小平来过,习近平来过

向西:3次成功自改,深圳历史文化遗产保存得最好的村庄之一

汝南:国门口的城中村,搁置24年后终迎旧改春天

蔡屋围:深圳最古老的村落之一,原特区内最大的村庄之一

赛龙:95%员工是公司的股东!10万平竹边片区旧改花落谁家

湖贝:百年深圳墟,深圳特区内最后一座古村能否“王者归来”

笋岗:元勋旧址何真公祠,“中华第一仓”将转型为CBD商务区

田心:一场改造,好事多磨

田贝:两次自筹自拆自建,“田贝模式”独树一帜

《龙华168村》

福城街道

福民富康(社区级):探索零散土地置换整合,推进三大土地项目

长湖头:蹉跎十年,长湖头村旧改从“巨无霸”转“泯然众人矣”

鸿发:九龙山狮径片区旧改、冼屋旧村二期旧改如何推进

丹坑:广东第一个状元莫宣卿后裔,“丹坑村出校长”远近闻名

狮径宏远:四大旧改,择时而动

悦兴罗氏:10公顷更新“工改工”

悦兴二:共建福城智能制造基地,推进瓦窑坑工业园“工改工”

冼屋:推进冼屋旧村城市更新

南顺:輋片区城市更新单元启动

竹村:宋高宗幼女流落在此,三大旧改积极推进

茜坑新围:“工改工”还是“居改居”,茜坑新围更新待突破

茜坑老围:稳妥推进茜坑老村工业区城市更新项目

武馆:旧工业区规模较大,两大项目亟待推进

宝松:加快宝松工业区与武馆、江围工业区连片更新

田背腾盛:田背西村利益统筹进入早期,工业区更新单元启航

田背友德:旧工业区规模较大,容积率较低,有利于统一更新

江围:推动江围工业区与武馆、宝松工业区连片更新

大水坑(社区级):苹果小镇注定是一场沙漏式的旧改

大一:重点推进“工改工”城市更新项目

大水坑大二:重点推动东边岭地块城市更新项目

大水坑大三:和大一、大二共建苹果高科技产业基地

大水坑新塘:推进超力厂旧工业区城市更新项目

大水坑桔新:旧工业区规模较大,容积率较低,有利统一更新改造

大水坑桔岭:古村“复活”的经典样本,两大项目快速推进

大水坑塘前:推动现有两个城市更新项目

大水坑章阁:富士康的落户改变了章阁,三大项目尚未动工

观湖街道

樟坑径(社区级):深圳最早对外开放的村落之一,两旧改加持未来

上围:深圳历史上第一所大学,5座炮楼是我国最集中遗存

下围:一个旧改待启

长坑:暂无战事

白鸽湖:老村迫切希望旧改

宝观城(社区级):70万平!相当于是1.5个白石洲更新体量

陈屋围:陈屋村城市更新单元发力

大屋围:小块土地值得关注

长安围:等待春风起

河东围:小块土地值得关注

松元厦(社区级):振能家族百年望族,65万平旧改进行中

向西:7万平更新启动

福楼:多个地块旧改蠢蠢欲动

新田(社区级):吉坑村城市更新启航

兴田:荔枝头工业区改造来了!

东门头:好事将近

民治街道

牛栏前(社区级):成也?败也?“深圳最牛小产权房”的狂奔之路

上塘(社区级):简上工业区更新高歌猛进

东一:东一、东二村片区城市更新浮出水面

东二:东一、东二村片区城市更新浮出水面

简上:两大旧改,好事将近!

民治(社区级):“香港文化名人大营救”在此,6大旧改全力推动

沙吓:沙吓工业区城市更新一波三折

沙元埔:多块地,盼东方

向南:好码头更要好政策

水尾:泰安城市更新单元何时跃进

樟坑:红色革命村落,2000万元补偿款滚出大雪球

塘水围:苦等旧改东风

东边:大风起兮

横岭:三大旧改创造新天地

白石龙:“皇帝田割孖米”,“小延安”迎来白石龙工业区更新单元

民乐:暂无战事

龙华街道

清湖(社区级):入股银行,自设金鼎小贷公司,五大旧改齐头并进

三联(社区级):地多为王,4个旧改如何推进

弓村:革命老村,旧改与小产权房巨人

狮头岭:粤通狮头岭工业区旧改加速

油松(社区级):游氏19人中榜进士举人秀才,三大旧改风起云涌

上油松:富基旧改加速

水斗新围:两大旧改异军突起

水斗老围:城市更新正在挺进

大浪街道

颐丰华(社区级):三大旧改,紧锣密鼓

石凹:龙华区重点开放片区,打造引领国内潮流的时尚小镇

上岭排:麒麟舞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下岭排:村福记食品厂城市更新开始

罗屋围:旧村更新,花落谁家

黄麻埔:多块地开发预备启航

浪口:宝安昔日“最高学府”虔贞女校今安在,两大旧改急急上马

水围:水围村城市更新项目落定

同胜(社区级):多个地块等待改造

上横朗:洪门领袖钟水养保孙中山入堂,上下横朗旧改开始

下横朗:旧改开始

赖屋山:更新加速

潭罗:潭罗村片区城市更新单元准备启航

三合:更新才是春天

元芬:元芬村工业厂房城市更新待定

鹊山:暂无战事

赤岭头:小地块,大机会

上早:小产权房苦等转正

下早:碧桂园抢到头筹

陶吓:自有风光在

龙胜(社区级):有龙助胜,三大旧改启航

观澜街道

库坑(社区):库坑围仔村土地整备利益统筹启动

库坑围仔:暂无战事

库坑新围:等待

库坑中心:暂无战事

库坑水围:旧工业区规模较大,容积率较低,有利统一更新改造

陂新:旧工业区规模较大,容积率较低,有利统一更新改造

陂老:旧工业区规模较大,容积率较低,有利统一更新改造

凹背:旧工业区规模较大,容积率较低,有利统一更新改造

黎光(社区):黎光旧村改造项目启航

吓呃围:土地资源较多

景宇:土地历史遗留问题影响发展

大布巷(社区):大布巷片区城市更新单元加速

牛湖(社区级):老村转身为艺术先锋基地,两大旧改如虎添翼

牛湖老一:老一村片区城市更新急了

牛湖俊亮:土地历史遗留问题影响发展

牛湖石三:片区统筹是关键,解决土地历史遗留是突破口

牛湖康盛达:客家人之乡,文化之乡、华侨之乡

牛湖方一:土地资源较多,解决土地历史遗留是突破口

牛湖大水田:版画基地拉开序幕,大水田村从此脱胎换骨

君子布(社区级):革命老区,两大旧改新气象

君创业:凌屋工业区城市更新启动

君龙兴:后来居上,旧村(西侧)城市更新加速

桂花(社区级):君子布土地整备利益统筹项目上马

蚌岭:蚌岭片区城市更新单元浮出水面

大湖:春风果然来了

大沙河:旧改加速

新石桥:新石桥旧村城市更新提速

放马埔:放马埔旧村改造,慢!

赤花岭:来了,赤花岭旧工业区城市更新!

贵湖塘:深圳知名古老围村,观澜客家望族

企坪:盼春风

《盐田19村》

鸿泰:深圳首个异地搬迁的城中村,杨梅新村更新加速

三洲田:大梅沙项目进行时

裕宏:整体搬迁

裕泰:整体搬迁

海源实业:盐田最后的百年渔村

鑫群实业:整体搬迁

裕民:转型发展是关键

恩上:高山好水,城市更新进入新境界

沙栏吓村:中英街上,国家级非遗“鱼灯舞”

大梅沙:大梅沙滨海文旅小镇,会否再来

小梅沙:小梅沙片区整体更新项目何时启动

上坪:上坪村改造提速

梅沙成坑:成坑村改造提速

《光明49村》

光明街道

光明汇智:大地主的众筹使命

碧眼(社区公司):大捷达工业区旧改配套土地整备启动

迳口投资(迳口富宝):深圳历史文化和绿化生态保护最好村之一

新羌投资:片区统筹之路

翠湖投资:重在关键地块突破

东周集体投资:大象无形,木墩旧改基本完成民意调查

光明圳美投资:“四水归堂”,遗爱陈公祠

迳口富宝:文化生态旅游是突破口

合水口:麦氏大宗祠,深圳现存祠堂之最早最大,100万平厂房待改

马田上屯:三屯100万平厂房工业厂房待改

马田中屯:三屯100万平厂房工业厂房待改

马田下屯:三屯100万平厂房工业厂房待改

薯田埔:薯田埔旧屋村地块更新单元提速

根竹园:宏发根竹园旧改亟待加速

马山头:何时再克一城?

马田将石:将石片区城市更新单元启动,下一项目浮出水面

马田石围:两大更新跑步进场

马田新围:新庄旧改盼来人

马田大围:新庄旧改盼来人

马田南庄:益悦名巨南庄旧改发力

马田上石家:土地资源丰富

马田下石家:信宏城片区旧改加速,绿洲下石家旧改无实际进展

凤凰塘尾:宝塘工业区整体升级改造加速

甲子塘:甲子塘宝云纸厂项目加速

凤凰塘家:塘家第一工业区更新项目,正争朝夕

凤凰东坑:多个地块待整合上马

长圳:地多机会大

田寮:卓越田寮旧改何时起跑

玉律:玉律佳兆业旧改无实际进展

李松蓢:春天到了

上村:“深圳的妈祖”陈仙姑,宝滨工业园待改造

楼村:深圳面积最大原居民最多行政村,两大旧改全速推进

《坪山77村》

坪山街道

坪环(社区级):马东马西片区+学湖浪片区,两大旧改齐头并进

正坑:正山甲片区城市更新单元突飞猛进

甲片:正山甲片区城市更新单元突飞猛进

山吓:正山甲片区城市更新单元突飞猛进

六联(社区级):正奇工业区旧改项目启动

坪山围:坪山围旧改项目几度沉浮

横岭塘:东风徐来

马峦老围:蛇话!6个古村落期待发展生态人文旅游

坑梓街道

金沙:黄氏长隆世居气势宏大

秀新:维球公富而愈富远近闻名

沙田:沙湖整村统筹进入高潮

龙田街道

南布:“整村统筹”土地整备项目留用地合作开发招商

竹坑:第一工业区及老围片区城市更新单元何时打响

老坑:古村期待新人

龙田:两大旧改打通腾飞路

石井街道

石井:北宋一代名官彭延年之后,家训十则凝聚族人激励后人

望牛岗:望牛岗片区城市更新单元好事多磨

田心向阳:社区90%的面积被生态规划控制

田头埔:社区50%的面积被生态规划控制

马峦街道

马峦:6个风格古朴的客家小村落期待旅游开发

红花岭:客家小村落期待旅游开发

径子:客家小村落期待旅游开发

新民:客家小村落期待旅游开发

建和:客家小村落期待旅游开发

光背:客家小村落期待旅游开发

江岭香江:革命老区,两大旧改艰难突围

长守:旧改是最大出路

江边:东关江边旧改项目启航

石灰陂:东江纵队纪念馆所在地,曾生的祖居

沙坣:沙壆同富裕工业区第一小区城市更新进入高潮

碧岭街道

汤坑:汤坑第一工业区旧改稳步推进

碧岭:多个项目齐头并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拆迁小杨
拆迁小杨
深圳城市发展规划,旧改资讯
233文章数 58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