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89年他被控杀妻关押21月,20年花百万寻找真相,前妻却死而复生

0
分享至

金沙江上的女尸

1989年1月24日,雷波县渡口乡粮站下的金沙江沿岸站满了人,江里正在打捞一具尸体。尸体被捞上来,女性,没有头发,裸尸。周围人小声议论起来,渡口乡党委书记夏世友让人去把李家人叫来——前不久,李家报案称女儿李培香在夫家罗家失踪。

李家人赶到现场,其中一个李家亲戚说,这尸体就是李培香,因为尸体手上那个顶针就是她送的。李培香的母亲当场大哭,认定这具尸体是自己的女儿。在李家人肯定态度的鼓动下,人群中也渐渐出现“这好像就是李培香”之类的声音。

正在雷波县城的罗开友被逮捕。罗开友是李培香的丈夫,两家人房屋相距不过5里路,很小便认识了。初中毕业后,罗开友没再读书,选择出去闯荡,而李培香则一直读到高中,最后回乡里当了代课老师。

两人同岁,17岁那年,家里人做主,给两人订了亲。1983年,19岁的开友应征入伍,三年后又主动报名去老山前线。开赴前线前,部队批了10天的探亲假,罗开友赶回老家与李培香领了结婚证,没来得及办婚礼。


1988年8月,罗开友回家探亲,却听到乡里人传出的风言风语,大意是说妻子作风有点问题。两人婚后就一直分处两地,没见过面,自然也谈不上有多少信任。罗开友听到传言后十分愤怒,与李培香发生多次争吵。

探亲结束后,李培香跟罗开友一起回了部队,两人在部队办了离婚手续,但真正离婚完成还得回地方补上离婚证。办好手续后,李培香先一人回了老家,但她没回娘家,而是继续住在罗家,并同罗家两老说,自己已经和罗开友在部队上办了婚礼了。

不久后,罗开友寄来的一封信戳穿了李培香的谎言。他在信中向父母说明自己已同李培香离婚,得知消息的罗家两老震惊不已,看着日日待在家中的“媳妇”,不免就想她赖吃赖住,可能还想讹钱。自此,罗家父母同李培香矛盾常起。

1989年1月初,李培香与罗家人发生肢体冲突,受伤住院。1月15日,罗开友接李培香出院回家。当晚,李培香的弟弟妹妹过来看望,没想到10点钟的时候,李培香突然一个人出了门。罗开友见此追了出去,李培香的弟妹迅速赶上来拦住他。最后李培香跑掉了,而这也是罗开友最后一次见李培香。


被抓的不仅有罗开友,还有罗开友大哥罗开强、父亲罗天元以及邻居沈修远、付开金。付开德,这几人被逮捕的原因是帮助杀人和抛尸。

罗开友要求看证据,可等看到法医拿出的那张照片后,他觉得一定是弄错了,李培香的眉毛中间有一颗豌豆大小黑痣,可这尸体双眉间什么都没有。但为什么李家人如此肯定这尸体就是李培香呢?难道他们还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吗?

不甘背杀妻罪名,走上寻妻路

那个年代,审讯程序并不规范,用些暴力手段逼供是常有的事。沈修远等人被吊在树上抽打,要求招供。开始这几人坚称自己没有参与杀人,付开金和付开德被关了几天后释放了,而罗开友的大哥和沈修远最后因为受不住刑,“招了”。警察把两人分别带去指认抛尸地点,但两人所指的地方相隔10里路。

雷波县公安局里的罗开友也在被严刑逼供,但他始终坚称自己没有杀人。


即便如此,坏消息还是很快就来了。罗开友被抓后,所在部队派了两个工作组到雷波县调查情况,当时公安局认定罗开友是凶手,于是部队给他做了退伍处理。

父亲和两个哥哥被关着,罗家六妹焦急不已,四处奔走,投递诉状。

虽然拿到了沈修远等人的“招供”,但警察却一直没有找到案件的关键证据,因此没法定案。公安几次开棺验尸,最终确定:这具女尸年龄很大,至少生过5个小孩,不是李培香。

1990年10月,罗开友等四人因证据不足被释放,此时,这四人已被拘留审讯了1年零9个月。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罗开友在自家院子中看到了一座坟。母亲说,李家人把那具女尸抬过来,埋在了咱家院子里。

他要求雷波县公安局在全县通报案件情况,以证自身清白,并提出将院子中的尸体挪走,但他所提要求未被支持,此时公安仍然将他看作一个重大杀人嫌疑犯。


案子暂结了,但带给罗开友的影响却远未结束。李家人时不时过来闹一场,乡里人看到罗开友也是带着怪异的神色,等他走过人群时,身后便会传出窃窃私语。那些异样的目光,好奇又冒犯的打量,如同一根根毛刺,扎在他的心上。

清白有多重要?在满被怀疑的世界中生活,罗开友只觉得身心疲惫,又渐渐生出恨意。他一度想用极端的方式去报仇,最后还是理智过来。他知道只要李培香下落不明,他就将一辈子背负着这些怀疑。

于是,寻找李培香之路就此开始,而这一开始,就是20年。

无法真正开启的新生活

1992年,罗开友从雷波县永盛镇的胡德骏那里得到一个有用的消息:李培香和一个一只眼睛有问题的男子上了班车。渡口乡只有两个这样的人:乡里的小学老师,李培香的堂哥李昆华。经过调查,老师的嫌疑先被排除了,罗开友又盯上李昆华这条线索,最后查到了罗忠华两兄妹。


根据李昆华的消息,当时是罗忠华两兄妹将李培香“带走”了。可当罗开友去找罗忠华时,发现他因拐卖妇女儿童罪被判了15年。线索就这么断了。

1993年8月10日,凉山州公安局、雷波县公安局以及罗开友所在部队共同出具了一份调查处理报告,报告中写道:

初步确定,埋在罗家院内的无名女尸,年龄大约在40至50岁之间,与李培香出走时年龄24岁相差太大,无证据证明李培香是罗开友所杀。罗开友之妻李培香下落不明,作为其丈夫罗开友负有责任。
同时,部队撤销了对罗开友退伍的决定,并且补发1989年1月到1993年8月期间的津贴。


然而几年里,事情早已发酵传开,猜疑早已留在旁人心里。“无论申诉到哪里,人家都说,你没杀李培香,那李培香到哪儿去了?”

那一年,罗开友在县城里开了家小诊所,并且有了第二段婚姻,次年还有了女儿。新生活来了,他仍然为过去的事情所困。放不下,就只有继续找。

他曾让自己当年和李培香的媒人卧底在李培香的父亲李兴发身边。媒人几次找上李兴发,酒过三巡后套话,然而李兴发喝多后,说的话便是乱七八糟的,几次下来也没得出什么消息。清醒的时候,他的嘴又特别严实。一年多下来,什么也没打听出来。

罗开友又打算从李培香妹妹李培秀那里入手。他让一个远房亲戚在李培秀家附近观望,大半年下来仍然毫无结果。

长年来的寻找和无功而返,让罗开友有些浮躁,却又更加执着。第二任妻子开始并不介意丈夫做这件事,但看着丈夫几年来一心扑在这件事上,对生意也不上心,在第二个女儿出生后,家中开销大了,日子变得困难起来。

她要求丈夫不准再做这件事,罗开友口头答应了,还是忍不住继续做。最后两人以离婚收场。


不仅罗开友在找,罗家人心里也没放下过这件事。当时电话还没普及,主要是靠写信联系。罗家人便常常到邮局去问有没有寄给李家人的信,试图从中发现李培香寄来的信件,但仍然没有任何收获。

2004年,罗开友又得到一个线索,一个在北京打工的雷波县人说曾在北京通州看到过李培香。罗开友立即动身前往北京,由于经济困难,他是从成都坐火车坐到北京去的,一共38小时,饿了就吃方便面。

在通州待了20多天,他日日在街上盯路人的眉间,企图寻找记忆中的那颗痣,还是没有找到人。

转机出现

2010年3月,罗开友认识了姚良军,这成为这场持续20年追踪的转机。

姚良军是云南永善人,过去在派出所工作过,有破案经验。他坐过牢,但犯罪后主动自首,罗开友认为此人“是条汉子”“可信”,于是委托姚良军查案。


2010年4月,姚良军找到罗忠华的妹妹罗忠会,但罗忠会否认自己和哥哥带走了李培香。那年8月,罗忠华出狱,姚良军找到他,说服他去李兴发家做卧底。

罗忠华以“何老板”的身份找到李兴发,在李家住了3天,同他谈起做生意的事,两人关系迅速拉近。最后,他邀请李兴发做生意,把人骗到了姚良军的家乡云南永善县。

姚良军最早的计划是,将李兴发骗来后,想办法套出话来,如果他不说,就来硬的。

两人到了永善县,在大桥上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告诉李兴发,他这次出行会遇到贵人,能赚70万。李兴发本就是个迷信的人,加上算命的说出来的又是好消息,他自然更愿意相信。


罗忠华也说他这次的确要带他去见一个贵人。而这贵人,就是姚良军。姚良军扮成另一个生意人同李兴发接触,两人喝酒时,他还大方地表示愿意借钱给李兴发做生意,李兴发在酒桌上十分激动。

酒劲起来,话也多了。姚良军特意把话头转到家庭上,再不经意地提到他的女儿。起初李兴发不愿意多谈,但姚良军却说,这事完全可以找罗家索赔精神损失费,要个70万不是问题。李兴发本还在犹豫,姚良军直接拿出一张卡来,说这里头有100万,他可以先拿着,等赔偿下来,再还给自己。

李兴发一听又是激动又是感激,不疑有他,将当年的故事说了出来,甚至同意姚良军录音。

一场谋划

1989年1月15日晚,李培香离开罗家后,先去了成都,后来李兴发联系上了在徐州的亲戚,将女儿送到了徐州,没多久,她跟着徐州的堂嫂到天津打工。不过这些年,李兴发也渐渐没了女儿李培香的消息。

李兴发带着姚良军先到徐州找侄子,却没看到人。他给七女儿打电话,说想去天津看李培香和外孙,李家七妹却很警惕,不仅没告诉他地址,还让李兴发赶紧回四川。

姚良军在李兴发翻随身带的电话簿时,站在一旁偷瞟到了上面的内容。电话簿上记着二女儿和七女儿的号码,却唯独没有大女儿李培香的。不过上面有一个怪名字,那人叫“走大”,区号是022,天津的区号。


姚良军把此事汇报给罗开友,罗开友预感这“走大”便是李培香,让姚良军直接到天津报警找人。

2010年12月7日,姚良军和李兴发来到天津静海县陈官屯派出所。李兴发告诉民警,他要找自己的女儿,说出李培香这个名字后,系统中却没有此人消息。

李兴发想起去年曾在七女儿家见过李培香的儿子,便把自己的外孙名字报了出来,这下警方找到了人,是西长屯村一户姓孙的人家。

几人来到孙家,家中空无一人。邻居说,这家女主人在附近咸菜厂打工,可以去看看。几人来到榨菜厂找厂长问孙家女主人,老板让人去把“李芳”喊过来。

但众人没等到李芳,因为李芳翻后墙逃了。

远在四川的罗开友听到这些消息后,心中已经有数,这李芳肯定是李培香。他决定亲自到天津了解情况,这次他找到雷波县公安局,让对方派民警跟他一同前去。

罗开友到了天津后,先去找了咸菜厂老板。老板说,李芳是今年3月才到咸菜厂打临时工的,今年10月,厂里给工人买人身意外险,却发现李芳没有身份证。


罗开友听到这一消息后,心情澎湃。但他问起这女子长相,眉心间是否有黑痣,老板却说没有,罗开友心又顿时凉了半截。李芳迟迟未出现,民警一边走访街坊,一边询问孙家亲戚,得到了更多消息:李芳是1989年经人介绍嫁到孙家来的,刚来的时候她眉心间有颗豌豆黑痣,但没过多久,她便将痣点掉了。

由于她没户口,拿不到村里分的地,她曾回了两趟四川老家,想把户口迁过来,由于她被认定为失踪人口,户口已吊销,因此没能迁成功,便一直以“李芳”的身份生活着。

就在罗开友这边到处打听消息的时候,李芳和丈夫主动到了陈官屯派出所。她告诉民警,自己就是李培香。

李培香说,当年待在罗家,时常被罗家人打骂,最后受不了便跑了。又因为恨父母不能保护自己,所以与父母减少甚至断了联系,并给自己改名为“李芳”,意为“流浪四方”。组建新家庭后,她怕过去的事影响现在的生活,便一直隐姓埋名,也从不知道罗开友曾被诬陷,“杀乐自己”的事情。

罗开友没有见到李培香,李培香也不愿意见他。民警将李芳的照片发给罗开友,他确认那就是前妻李培香。那晚,他看着李培香的照片,想着这二十年的遭遇,一夜无眠。


他其实很想让李培香跟他回一趟雷波县。

“让20年前金沙江两岸的老百姓看一下,我曾经‘杀’的人,还活着。”
20年的时间如何赔偿

李培香找到了,罗开友身上的最后一点嫌疑也被彻底洗净,然而这却用了足足20年的时间。20年里,他从没放下过这件事,为此损失了一段婚姻和家庭,又耗费大额家财。据罗开友自己估计,这些年用于寻找李培香的费用,大概有100万。

除了他本人四处奔走找寻外,他还请了很多帮手,像姚良军、罗忠华、媒人这些卧底、帮手,都是一大笔人力费用。此外,由于他主要心思都在找人身上,这些年没空管理生意,损失的难以估计。至于李家人当年的行为,罗开友也并不能释怀。

经协商,罗开友获得国家赔偿16万元,而罗开强、罗天元和沈修远每人也获得10万元赔偿。国家给罗开友安排了工作,罗家院子里那具无名女尸也被迁出。后来,罗开友有了新的婚姻,真正开启了自己的新生活。


当年参与办案的一名雷波县公安局领导表示,这起案件给他们的压力非常大。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李家人一直坚信是尸体是李培香,人是罗开友杀的,但调查过程中却一直没找到任何有力证据,最后不得不放了罗开友。无论放人还是不放人,在当时的情形下,似乎都不对。

法律讲究程序的时限性,既是为了节约时间成本,也是为了尽快将凶手绳之以法,让无辜的“嫌疑人”洗脱污名。随着破案手段和技术越来越先进,如今的错案冤案率大大降低,办案效率也大幅提高。法律终将还无辜者以清白,且以更快的速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恩克餐厅被扒,肉切不动肉肠咬不动,沙葱变质蒙古包子也是凉的

恩克餐厅被扒,肉切不动肉肠咬不动,沙葱变质蒙古包子也是凉的

天天娱乐基地
2021-11-30 09:56:48
44岁少妇出轨22岁小鲜肉,事后男子后悔:太吃亏,都可以当儿子了

44岁少妇出轨22岁小鲜肉,事后男子后悔:太吃亏,都可以当儿子了

无量风沙
2021-11-30 15:29:35
李玫瑾教授:穷人家的孩子一眼就能看出,这3点藏都藏不住

李玫瑾教授:穷人家的孩子一眼就能看出,这3点藏都藏不住

人类幼崽喂养指南
2021-11-29 11:17:16
为Rookie拒绝4支队伍!UZI终未等来Theshy,BLG引入“3000W上单”

为Rookie拒绝4支队伍!UZI终未等来Theshy,BLG引入“3000W上单”

涛咪电竞
2021-12-01 09:16:53
周总理临终留下3个遗愿,邓公:一个也不答应,毛主席:答应第3个

周总理临终留下3个遗愿,邓公:一个也不答应,毛主席:答应第3个

怪话志娱乐
2021-11-26 05:07:31
现在的很多摩托车都没有脚启动装置,万一没电了,该怎么办?

现在的很多摩托车都没有脚启动装置,万一没电了,该怎么办?

骑士分享
2021-12-01 13:10:02
69岁洪金宝罕见现身,自嘲没钱复出拍戏,不关心谭咏麟风波

69岁洪金宝罕见现身,自嘲没钱复出拍戏,不关心谭咏麟风波

娱站
2021-11-30 20:38:09
彭雪枫的儿子担任二炮政委,他卸任后,张震的儿子接替了他的职务

彭雪枫的儿子担任二炮政委,他卸任后,张震的儿子接替了他的职务

悟空谈历史
2021-11-30 21:52:15
妇科医生与多名女患者发生性关系,称是治疗人乳头瘤病毒!真无知

妇科医生与多名女患者发生性关系,称是治疗人乳头瘤病毒!真无知

心血管王医生
2021-11-28 14:19:06
妹子你吃就算了,还喝口汤?哈哈

妹子你吃就算了,还喝口汤?哈哈

私房物语
2021-12-01 11:15:12
枢密院十号:“中国导弹可以在太空长期停留,随时发动袭击”

枢密院十号:“中国导弹可以在太空长期停留,随时发动袭击”

环球网资讯
2021-12-01 07:05:19
加拿大鹅中国大陆专卖店不得退货?工作人员:这是中国区通用条款

加拿大鹅中国大陆专卖店不得退货?工作人员:这是中国区通用条款

新京报贝壳财经
2021-11-30 22:30:23
人类为了排宿便,交了上千年的智商税

人类为了排宿便,交了上千年的智商税

新周刊
2021-11-30 09:10:57
马斯克活久见!特斯拉因提前偿还4.65亿美元贷款被政府罚款

马斯克活久见!特斯拉因提前偿还4.65亿美元贷款被政府罚款

锌财经
2021-11-30 13:29:03
1971年,嫁给非洲总统的女服务员打电话痛哭:“救救我”

1971年,嫁给非洲总统的女服务员打电话痛哭:“救救我”

鬼谷子思维
2021-11-29 18:15:14
40位好莱坞明星的真实身高!还要被电影“骗”多久?让人瞠目结舌

40位好莱坞明星的真实身高!还要被电影“骗”多久?让人瞠目结舌

资讯看板
2021-11-30 22:58:35
年过60的女人,为何抗拒“夫妻生活”?3位65岁的女人说了心里话

年过60的女人,为何抗拒“夫妻生活”?3位65岁的女人说了心里话

吉塔爱八卦
2021-12-01 03:00:02
浙江嘉兴一小区发生命案,一男一女身亡!嫌疑人已被抓获

浙江嘉兴一小区发生命案,一男一女身亡!嫌疑人已被抓获

南方都市报
2021-11-30 17:35:11
商户售“信阳毛尖”被诉侵权,信阳林茶局:正当维权,授权免费

商户售“信阳毛尖”被诉侵权,信阳林茶局:正当维权,授权免费

澎湃新闻
2021-12-01 07:14:26
丁丁的多长才是正常?

丁丁的多长才是正常?

健康播报
2021-11-30 14:54:54
2021-12-01 17:22:44
吴哥持剑
吴哥持剑
为英雄立碑,揭“狗熊”真面目
353文章数 854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满洲里第三轮核检阳性57例确诊17例 累计确诊142例

头条要闻

满洲里第三轮核检阳性57例确诊17例 累计确诊142例

体育要闻

年薪几千万拒不上场,艾弗森式悲剧重演?

娱乐要闻

终于怀了?47岁林志玲晒照庆生 配文暗藏玄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雷军称小米12首发骁龙8,联想摩托却抢先

汽车要闻

或搭混动系统 全新丰田普拉多或于明年发布

态度原创

健康
时尚
数码
房产
教育

中国已做好针对奥密克戎的技术储备

Off-White创始人、LV男装总监Virgil Abloh去世

数码要闻

苹果透明AirPods初代耳机:29W充电器原型曝光

房产要闻

第三轮集中供地次日揽金62.38亿元,四幅地块触顶!

教育要闻

教育部举行行政执法证颁证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