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奸污下属妻子?女儿险变情妇?高管猝死豪宅胸口被刺“无耻”

0
分享至

1

雁鸣苑小区是市里近年来开发的高档小区,即使时至隆冬,小区里仍然花木扶疏,一派优雅景象。

而我所在的这间平层更是属于小区内的“楼王”,整栋楼都是260平米的大平层,单梯单户,有着360度尽看河景的明亮大窗,装修富丽而不失雅致。

然而,此时这座豪宅里却弥漫着阴冷的气氛,客厅浅灰色的真皮沙发上,仰面躺着一个中年男人,双眼圆睁,面色青紫,早已没了气息。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上衣被卷到了脖子,裸露的胸口上被人用刀刺了“无耻”两个大字,血红一片,看来触目惊心。

沙发旁边,伏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披肩长发,浅米色羊绒大衣,她的肩膀抽动着,正在不断哀哀哭泣。

同事赵磊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受害人名叫王海旭,是瑞恩集团一分部的老总,据说身家不菲,看样子,豪门恩怨没跑了。”我摇摇头:“别那么没正形,我们做警察的只管破案,这些和我们没关系,该干嘛干嘛吧。”

经法医到场尸检后,发现王海旭面部青紫,颈部有掐痕,舌骨骨折,皮下有瘀点性出血,说明他是颈部被人掐住导致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大概在晚上七点左右,现场没有留下可供提取的有效指纹,而楼下的监控坏了一段时间,也无法查出这个时间段进出楼层的人员。


而我们对现场进行勘察后,发现门窗均完好,无强行入室痕迹,室内物品摆放整齐,没有被翻找的迹象,也没有财物丢失。

看来,这案子应该是熟人作案,结合尸体上刺着的“无耻”字样,说明凶手和王海旭怨恨颇深,作案动机应是寻仇。

据死者的女儿王茜楠,也就是那天在现场痛哭的女人说,当天,母亲去外地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她惦记着母亲不在家,下班后打车来给父亲送点吃的,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父亲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王茜楠哭着说,父亲不管在单位,还是在家里,都是有名的“好好先生”,谁会对这样一个人下狠手呢?

经我们调查,确如王茜楠所说,王海旭性格平和,平时为人也很大度,不管是在同事,还是在亲友中,口碑都不错。

2

“王总平时为人没说的,就是在工作中谁出了什么错,他也对事不对人,从不特意针对人,尤其是对我们这些后辈,更是照顾有加。”说到伤心处,眼前的男人竟然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眼角。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他的眉眼平凡,个子不高,但服饰整洁,修饰得当,就连悲痛也表现得恰如其分。他叫欧舒文,当年是王海旭亲自在校园招聘会上选中,又一手提拔上来的,也曾是集团重点培养的对象。

“欧舒文,你能说说,你和刘兰心是什么关系吗?”我用平稳的不带一丝情绪的语气问道,因为根据调查,有人说王海旭曾经非常青睐一个名叫刘兰心的下属,可欧舒文却一度和她走得很近。

大凡恨到要人命的,要么为财,要么为色,王海旭和家人没有债务纠纷,为了争风吃醋招人怨恨的可能性很大。

欧舒文愣了愣,非常平静地说:“没什么关系,普通同事而已。我喜欢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老婆。我知道公司有人说我俩的八卦,没关系,清者自清。”

“那2021年1月28日下午七点左右,你在哪里?”我继续追问。


“应该是在家,我记得很清楚,那天儿子有点不舒服,我请了假,早早走了,不到6点到的家,哦,对了,七点左右的时候,我开车去药店买了点药。”

“有人能证明吗?”我问。

“公司的打卡记录可以证明,再就是我老婆了。对了,我下楼时候遇到我邻居和他老婆了,我给他们打了招呼,但我也不确定他们认出我没。”欧舒文的回答滴水不漏。

我们询问了欧舒文的老婆张悦澜和邻居,都证实了她的说法。欧舒文的邻居说,他们七点左右的时候下楼出去吃饭,刚好看到欧舒文坐在车里正准备走,因为天气冷,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绒线帽和口罩,远远朝他们挥了挥手。

王海旭家在南郊,而欧舒文家在西郊,相距二十多公里远,当时又是拥堵高峰期,他怎么也不可能在杀完人后又出现在自家楼下。这几乎是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我们只得又把注意力转移到和王海旭有“桃色绯闻”的刘兰心身上。

眼前的刘兰心有着一张雪白的鹅蛋脸,眉目秀丽,身材婀娜,从某个角度看上去,有点像某个武侠剧出道的著名美女明星,有人为了这样一个美人铤而走险,似乎也说得过去。

出乎意料,我们刚对刘兰心提起王海旭的名字,她就哭得梨花带雨,连说王总对公司的后辈照顾有加,想不到会遭此横祸,自己非常难过等等,但当我们含蓄地问到她是否和王海旭的关系不同一般时,她涨红了脸,一脸气愤。

“瞎说什么呢?我们就是一般上下级,没有半分逾矩,你们不信,可以去查啊,不能这么污人清白。”她激动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说谎。

据查,事发当天,刘兰心在公司加班,一直到8点半才离开,一起加班的还有部门同事,所以,她也有铁一样的不在场证明。


3

案情至此,越发扑朔迷离。不过,经过调查,我们还是得到了一条有用的线索。

2019年年底,王海旭极力向集团推荐过欧舒文,说他是个好苗子,也得到了高层首肯,准备将他提拔为一分部副总。

但2020年9月,公司在安排一批货物出口日本时,竟然发生了货不对版的现象,规格、型号都不对,而这批货正好是客户急着要用的,发现没法用后当然很生气,拒绝付款并提出赔偿。

集团紧急排查后,发现一批本来要发给法国的货发给了日本。为了弥补失误,公司不得不花高价紧急空运了一批货给客户,还主动将价格打到6折,一来一回,公司足足损失了近百万,更不用说对公司形象的损害了。

集团高层得知这件事后,十分震怒,发下话来要一查到底,严肃追责。就在人心惶惶的时候,欧舒文站了出来,他说是自己一时粗心,在合同最终签字时,将装两份合同的文件袋搞错了,这才导致这场事故,并主动提出,自己放弃年终所有绩效,以示惩罚。

既然有人主动担责,再加上王海旭的力保,这件事最终以欧舒文在高层面前作检讨,并扣掉年终奖草草收场。

但是,经过我们调查,发现合同并没问题,反而是负责发货单的刘兰心发错了单证。而且事情闹出来那天,有人看见刘兰心悄悄抹着眼泪进了欧舒文的办公室。第二天一大早,欧舒文就出面承担了这件事。


由于出了这件事,欧舒文在高层那里印象很坏,本来是囊中物的提拔也遥遥无期。

也就是说,为了维护刘兰心,欧舒文硬生生赔上了自己的前程,如果他真的和刘兰心没什么,何必为她做到这个地步?这并不符合常理。

看来,问题的关键点还在刘兰心身上,最起码在和她的关系上,欧舒文是说了谎的。

我又拨通了刘兰心的电话,她爽快地答应了我要见面的要求。并给我发了她的定位,那是南池边一个酒吧。

今晚的刘兰心穿着一件浅蓝色开司米连衣裙,耳朵上两颗钻石耳钉,一闪一闪,像在挤着眼睛笑。我到的时候她面前放着半瓶红酒,已经喝的有些醉了。

“你和欧舒文是什么关系,他会为你背这么大黑锅,连副总的位子都不要了?”我直接问道。

“他?我们没什么关系啊,普通上下级罢了,他也没为我背过黑锅啊。他是我的领导,本来有应该承担的责任。”刘兰心也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回答得漫不经心。

我正待进一步追问,突然过来了几个穿着修身衣裙,嘻嘻哈哈的年轻女人,走到我们旁边。

“哟,几天不见,又换了一个?把你那个老头子蹬掉了,换了个小白脸,哈哈,也难怪,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女儿,哈哈。”那个为首穿着黑色短裙的时髦女孩挑衅地看着刘兰心,大加嘲讽。


刘兰心气得脸色惨白,上前就想打架,我怕惹出事来,好说歹说才阻止。

受了刺激的刘兰心完全是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直接拿着酒猛灌起来,我完全没有对付一个醉酒女孩的经验,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灌了一瓶又一瓶,直到她嘴里含糊不清嘟囔着,一头扎到桌上。

我不能把她丢在酒吧里,像她醉成这样,搞不好会被酒吧深处那些饥渴的眼睛当成可以“捡尸”的猎物,费了很大力气,我才从她问出她家的地址,打了辆车把她送回了家。

没想到刘兰心小小年纪,竟然也住在玉兰洲这样的高档小区里,送她上楼后,我用她包里翻出来的钥匙打开了门。

落地大窗,富丽不失雅致的装修,竟然和王海旭家的风格如出一辙,尤其是那张浅灰色的皮沙发,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就在几天前,我在一张和它十分类似的皮沙发上面,看到了王海旭的尸体。

更让我震惊的是,在刘兰心的床头柜上,我看到了一个相框,里面除了刘兰心外,还有一个我想也想不到的女人。

4

一周后,欧舒文的妻子张悦澜被我“请”到了审讯室。

眼前这个女人和刘兰心能大个几岁,一样雪白的鹅蛋脸,高挑身段,除了瘦弱点外,几乎和刘兰心一样美,而她的纤弱,反而更给她平添了些淑静优雅的气质。

“张女士,在您回答我的问题之前,我想先请您看一段录像。”我淡淡地说。

很快,屏幕上出现了一段视频监控,是一个地下车库的画面,时间显示为2021年1月28日下午5点。

紧接着,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穿着灰色羽绒夹克,戴着绒线帽,虽然画质不太清晰,但还是能够辨认出,这个人就是欧舒文。

只见欧舒文看了一下四周后,上了一辆黑色的马自达,并很快发动了车子,

“张女士,我没记错的话,你家的车是一辆白色的Polo,而这辆黑色马自达,是你堂哥的。”我淡淡的说。

张悦澜咬紧嘴唇,没有吱声。

屏幕上的画面切换到了车库门口,很明显可以看出,车向南郊的方向驶去。


紧接着,画面又切换到了雁鸣苑小区的门口,可以看到,5点45分左右,欧舒文开的黑色马自达驶入了雁鸣苑。

七点左右,黑色马自达又驶出了院子,欧舒文明显地有些心神不宁,差点对着门口的档杆冲了过去。

“张女士,我记得,你说过,七点左右,你丈夫在家,还开车出去买了药,你的邻居也证明了这点,那你怎么解释,几乎是同一时段,你丈夫又开着一辆不属于他的车,出现在他公司老总的小区,而这个时段,恰恰是他老总遇害的时间,很明显,有人说了谎。”

张悦澜脸色惨白,身体虽然仍然端坐得笔直,却不能控制地在发抖。

“我那晚送刘兰心回去的时候,觉得很奇怪,她房子装修得和王海旭同出一辙,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和年过半百的老人装修一样,不会是巧合。”

“我查过了,刘兰心那套房子虽然落在他名下,但背后的出资人是王海旭。什么样的关系,能让王海旭送房子又送装修。”

“但是,更让我奇怪的是,刘兰心的床头柜上,竟然摆着您和她的合影。我们查过了,刘兰心的母亲和你母亲,是亲姐妹。”

“是不是因为刘兰心当了王海旭的情妇,然后又得罪了她,所以,你让欧舒文杀了他?”我忽略掉她越来越白的脸色,一口气问了下去。

张悦澜抬起头,惨白的脸上,一双眼睛幽黑如同深潭,像是能把整个人吸进去。

“你凭什么觉得,兰心是王海旭的情妇?他会舍得给一个情妇这么大手笔?他明明是她的父亲,兰心,是王海旭的亲生女儿。”她嘲讽地笑了。


5

有些事情,看上去很复杂,但揭开表面的层层遮盖后,你会发现,真相就像我们每天的生活一样,既俗套,又残酷。

二十多年前,王海旭和刘兰心的母亲在校园相遇,相爱,他们就像无数恋人一样,品尝着爱情的甜美。

然而,现实生活的困窘,往往很容易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和信仰,以及爱情。

很不幸,两人没能免得了这种俗套。毕业不久,王海旭被一个家世优越的女孩看中,当校园中萌发的纯洁爱情遭遇考验时,王海旭做了绝大多数男人都会做的选择。

刘兰心的母亲绝望地回到老家,为了弥补情伤,她快速地嫁给了相亲认识的男人,把当年那段恋情深深埋在心里,再也没有提起。

不久,刘兰心出生了,一家三口日子并不富裕,但也还算和美。

这一切都被一场验血打破了,刘兰心在升学时做了体检,其中有验血型的项目,她的“父亲”惊讶地发现,两个血型都是A型的父母,竟然生下了一个B型的女儿。

通过亲子鉴定,他终于知道,这个孩子并不是自己的,于是,家里变成了地狱。刘兰心和她的母亲,从此陷入了几乎无休止的虐待之中。


刘兰心的母亲承受不了,精神失常,不久后自杀身亡。在她精神正常的时候,曾对最亲近的姐姐,也就是张悦澜的母亲絮叨过“阿旭”的名字,并提到,他的大腿上,有块心形红记。

母亲死后,刘兰心被张悦澜的母亲收养,两个孩子一起长大。

见证了妹妹和小姨所受的折磨,张悦澜决心一定要找到刘兰心的亲生父亲,向他讨个公道。

无意中,张悦澜发觉,自己丈夫的老板王海旭竟然是小姨嘴里的“阿旭”,她立刻要求丈夫安排刘兰心进了公司,并告诉给了她实情。

刘兰心开始曲意接近王海旭,但她对于亲生父亲的又恨又爱看在王海旭眼里反而是以为对他有意思,于是,在一个下雨的黄昏,王海旭的手攀上了她的大腿。

刘兰心又气又羞,她告诉王海旭事情,并甩出了王海旭当年送给母亲的项链,王海旭大惊,沉吟后,他当场拔下了刘兰心的几根头发,送去做了亲子鉴定。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或许是因为对刘兰心的妈妈有亏,当确定了刘兰心是自己的女儿后,王海旭对他很好,不但给了她一套玉兰洲的房子,还承诺等时机成熟会送她出国读书。

“欧舒文是一次在听了我和兰心的谈话后知道兰心是王海旭的亲女儿,他觉得捡到宝了,所以,他才会出面帮她担下那件事。”

但没想到,当欧舒文向王海旭暗示他已经知道刘兰心的真实身份,他是看在王海旭的面子上才帮刘兰心时,王海旭表面上赞许,但欧舒文后续还是被免了职。

更让欧舒文没想到的是,他的霉运一直持续了下去,客户被抢走,业务被划分,更有人传出流言,他与公司的竞争对手过从甚密,竟然将公司的标底泄露给了他们。

于是,欧舒文在公司的地位一落千丈,几乎没办法在公司呆下去,在他发现,这一切的幕后主使竟是王海旭时,愤怒之火被熊熊点起。


1月28日下午,张悦澜接到了欧舒文的电话,他惊慌失措地说自己杀死了王海旭,并哽咽着说对不起她和孩子。

从最初的惊慌中冷静下来后,张悦澜马上决定,要帮欧舒文隐瞒这件事。

就在案发前两天,方惠溪的堂哥买了新车,就要把他的旧马自达给了欧舒文。碰巧这天欧舒文上班开的就是那辆旧马自达,而他们自己的车还停在小区。

张悦澜一边让欧舒文清理现场后把车先开到哥哥家,一边迅速穿戴上欧舒文的衣服、帽子和备用眼镜,戴好口罩,把车开到了楼门口,等看到邻居时,故意摇下车窗,向他们远远挥手。

平时家里都是欧舒文开车,两人的体型相差不多,张悦澜又进行了刻意伪装,邻居就想当然把她当成了欧舒文,造成了案发当时欧舒文在家的假象。

“就这样了,我也没想到,欧舒文会杀人。”张悦澜叹了口气,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6

欧舒文很快被抓捕到案,他很快承认了当天和王海旭争吵一气之下掐死他,并在他胸口刺字的事,他还反复强调,张悦澜是在他哀求下才帮他隐瞒,他愿意承担所有罪责,只希望能对张悦澜网开一面。

“看来,你和丈夫很恩爱啊,你为他作伪证,他为你担下所有罪刑。”我对着张悦澜,意味深长地说道。

张悦澜淡淡一笑:“他是孩子的爸爸。”

“是吗,但是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搞清楚,王海旭既然很重视刘兰心,欧舒文又是刘兰心的姐夫,为什么他会对欧舒文赶尽杀绝,要把他赶出公司而后快呢?”我不动声色地说。

张悦澜先是一愣,很快说:“也许是怕自己的事败露了吧,毕竟他的事业很大程度上要仰仗老婆的家族。”

“也许吧,但我们用技术手段恢复了王海旭的手机数据,发现刘兰心在他面前没少说欧舒文的坏话,说他借这秘密要挟、威胁自己,有了这么强大的理由,王海旭不恨他都不行。”

“可是,欧舒文肯为了刘兰心扛下责任,说明他讨好刘兰心还来不及,为什么又会这么轻率地去惹恼她。所以有很大几率是刘兰心说了假话。而谁能让她去诬赖平时对她也不错的姐夫呢?答案只能是你…”我冷冷地说。

“证据呢?”张悦澜微微一笑,眉目清婉。


“证据?我相信,刘兰心对你非常敬爱,很难供出你,可是,你们平时信息来往,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而且,你看这是什么?”我把一张照片甩到她面前。

照片上,赫然是张悦澜的一张床照。“这是在王海旭电脑的加密盘里找到的,你怎么解释?”

张悦澜很快别过头去,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我的确恨这两个人,但是,我没想他们死。”张悦澜终于开了口。

“大家都说,王海旭为人和蔼,德高望重,但实际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禽兽。你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他是兰心的父亲吗?是床上知道的。”她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有些瘆人。

原来,张悦澜第一次因为欧舒文的关系认识王海旭时,就觉得他有些眼熟,她终于想起来,幼年时在小姨的书里,看见过这个人的照片,当时问小姨是谁,她却快速夺过照片,并很严厉地说,绝对不能告诉别人,小姨的表情吓住了她,却也让那张脸牢牢印在了她脑海里。

而且,王海旭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旭”字,那么,他会不会就是兰心的亲生父亲,但他毕竟是丈夫的老板,怎样才能不突兀地打听呢?

张悦澜没想到,她很快就得到了结果,而且是以一种让她欲哭无泪的方式。

有一天,王海旭说要请他们两口子吃饭,她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欣然前往,没想到,一杯饮料下去,她就陷入了昏睡中,等醒来后,发现自己赤裸着躺在床上,旁边是同样赤裸的王海旭。


张悦澜懵了,她又哭又骂,王海旭却仍然顶着那张道貌岸然的脸不断劝说,就在她濒临崩溃时,她突然发现,王海旭大腿上,竟然有个心形的红记。

“就算是巧合,也不该巧合到这种地步。”张悦澜镇定下来,偷偷拿了王海旭的几根头发,和刘兰心的头发一起去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果然是符合,恨意在那一刻如潮水般淹没了张悦澜,她决定,要让王海旭付出应有的代价。

王海旭之所以功成名就,他妻子娘家势力是最主要的原因,私生女的事一旦暴露,王海旭必定会被扫地出局。

“什么是真正的恐惧,就是,明明知道自己有很大可能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却不知道何时会失去,怎样失去。”张悦澜冷笑。

尤其是当刘兰心告诉张悦澜自己差点被猥亵时,更让张悦澜坚定了要报复王海旭这一点。

于是,她一面故意向欧舒文透露了刘兰心的真正身份,一面让刘兰心向王海旭告状,说欧舒文要挟她,一方面,又让欧舒文适时在王海训面前点出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两相印证,王海旭惶惶不可终日,差一点心脏病发不治。

但王海旭毕竟老谋深算,他深藏幕后,用了各种手段想逼欧舒文离开公司,但纸里包不住火,得知真相的欧舒文十分愤怒,并最终杀了他。

“我本来只想让王海旭尝尝被恐怖包围的滋味,让他付出点代价,尽管这代价微不足道,对了,你们在加密盘里看到不少床照吧,那都是被他用各种手段奸污的女人。没想到欧舒文竟然杀了他,他罪有应得。”张悦澜面色苍白,眼里却射出了火一样的光。


“那么,欧舒文呢,你有没想过,这样会让你丈夫非常被动?”我继续问道。

张悦澜愣了愣,突然疯狂地大笑起来:“哈哈,我也没想到他会有这个胆杀人啊,毕竟,他可是为了讨好老板,将老婆乖乖送到他床上的人啊!可是,他是我孩子的爸爸,我恨他,想报复他,但不想让我孩子有个杀人犯的爸爸啊…”

我只觉得头里“轰”地一声,几乎天崩地裂。

其实,我本来还想说一句,王海旭加密盘里的女人照片为数不少,但她们都有几分像张悦澜姐妹,或者说,像他们共同的亲人,刘兰心的妈妈。

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或许,当王海旭决定抛弃刘兰心妈妈的那一刻,悲剧的种子,就已经种下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王岳伦官宣离婚!与李湘今年七月已分手,他祝李湘与新欢白头偕老

王岳伦官宣离婚!与李湘今年七月已分手,他祝李湘与新欢白头偕老

娱人818
2021-11-30 05:53:42
为了增肌男子生吃牛睾丸!网友惊呼:真吃哪补哪?

为了增肌男子生吃牛睾丸!网友惊呼:真吃哪补哪?

健身厨屋
2021-11-26 16:21:24
男子体重超430斤,妻子拒绝发生关系,妻子解释:我不想被他压死

男子体重超430斤,妻子拒绝发生关系,妻子解释:我不想被他压死

独身迷漾少女花
2021-11-30 19:38:12
广场「舞王」苏科的最后一支舞曲

广场「舞王」苏科的最后一支舞曲

偶尔治愈
2021-11-29 11:33:26
主持人杜海涛突传被查 湖南台紧急回应

主持人杜海涛突传被查 湖南台紧急回应

八圈儿大佬
2021-11-29 01:06:01
丢脸丢大了!广东珠海一男子喝醉后,被女生按在地上当街“强吻”

丢脸丢大了!广东珠海一男子喝醉后,被女生按在地上当街“强吻”

感情不毁不知冷
2021-11-30 19:03:58
58岁上海阿姨拿下世乒赛铜牌,“做梦都没想到过”

58岁上海阿姨拿下世乒赛铜牌,“做梦都没想到过”

外滩画报
2021-11-30 12:41:36
熊黛林居家办公照火了,衣着清凉惹争议,网友评论数超过3000条

熊黛林居家办公照火了,衣着清凉惹争议,网友评论数超过3000条

娱乐圈的阿三
2021-11-30 08:08:21
王岳伦凌晨官宣离婚:祝福李湘和意中人白头到老!随后火速删除

王岳伦凌晨官宣离婚:祝福李湘和意中人白头到老!随后火速删除

未小沫
2021-11-30 05:33:36
终于要收拾蔡英文了?大陆打出第一张王牌,国防部透露重大信号!

终于要收拾蔡英文了?大陆打出第一张王牌,国防部透露重大信号!

前沿时刻
2021-11-30 17:18:26
当初东德领导人是出于什么考虑,放弃政权,与西德统一的?

当初东德领导人是出于什么考虑,放弃政权,与西德统一的?

空降雄兵
2021-11-30 19:02:07
私立幼儿园将全部关停?教育部作出回应,还带来3个好消息

私立幼儿园将全部关停?教育部作出回应,还带来3个好消息

母婴建议
2021-11-29 17:49:33
还在一起?李小璐PG1同时晒滑雪照,疑似一起度假游玩

还在一起?李小璐PG1同时晒滑雪照,疑似一起度假游玩

娱翅星闻官
2021-11-30 16:46:30
今天起32个国家取消我国出口产品普惠制待遇,仅剩挪威、新西兰、澳大利亚3国仍然保留

今天起32个国家取消我国出口产品普惠制待遇,仅剩挪威、新西兰、澳大利亚3国仍然保留

九派新闻
2021-11-30 19:57:33
“假洋鬼子”床垫想上市,遭证监会追问:那个洋老头是谁?

“假洋鬼子”床垫想上市,遭证监会追问:那个洋老头是谁?

正解局
2021-11-30 13:01:53
突发!4700亿巨头电池工厂起火!官方:损失正在评估中

突发!4700亿巨头电池工厂起火!官方:损失正在评估中

电驹网
2021-11-29 11:07:34
李沁的“骑马大片”火了,被指“尺度太大”,优雅形象备受质疑

李沁的“骑马大片”火了,被指“尺度太大”,优雅形象备受质疑

娱乐圈的阿三
2021-11-30 15:24:32
杭州一姑娘独自买车买房,分手后男朋友竟说:分我一半!

杭州一姑娘独自买车买房,分手后男朋友竟说:分我一半!

潇湘晨报
2021-11-30 14:34:28
尼古拉斯·凯奇和他 26 岁的妻子柴田理子 出席哥谭奖颁奖典礼

尼古拉斯·凯奇和他 26 岁的妻子柴田理子 出席哥谭奖颁奖典礼

一只八卦的法斗
2021-11-30 13:52:18
40位好莱坞明星的真实身高!还要被电影“骗”多久?让人瞠目结舌

40位好莱坞明星的真实身高!还要被电影“骗”多久?让人瞠目结舌

资讯看板
2021-11-30 22:58:35
2021-12-01 02:00:49
一念小说
一念小说
小律师,用悬疑记录曾经的案件
8文章数 41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广西男子开车故意撞倒一对夫妻 带走女方强奸后抛尸

头条要闻

广西男子开车故意撞倒一对夫妻 带走女方强奸后抛尸

体育要闻

基恩:不同意卡里克对蓝军赛后的发言 有些人无法胜任曼联的工作

娱乐要闻

感人!凤凰传奇坚持这个分账模式23年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外媒:再生元新冠中和抗体对奥密克戎失效

汽车要闻

宝马旗舰高性能SUV首发 搭4.4T V8插混系统

态度原创

家居
教育
手机
本地
艺术

家居要闻

韩国女星家中一盏灯2万 这些小贵网红家居值得买

教育要闻

上海、金华拟出台学科类培训政府指导价,1V1培训每课时70元

手机要闻

雷军确定出席骁龙峰会,小米12有望拿下首批骁龙8 Gen1

本地新闻

知道了保丽龙的秘密,才发现台湾话有多浮夸

艺术要闻

“正确”的东方美学如何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