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少女死于性虐,现场过于激烈,不忍看,凶手竟是同父异母的哥哥

0
分享至

下午两点左右,柳林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两辆警车停在路口的酒店门口,昭示着这里发生了不寻常的事。

酒店客房里,法医们还在忙碌地采集案发现场证据。一个女孩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已经死去多时。


苏白眉靠在门口,观察着眼前的场景。他已经看过现场,大概得出女孩的死因。

女孩的致命伤是脖颈处的一道勒痕,现场有发现情趣用品,女孩的手腕和脚腕处也有绳索捆绑的痕迹,看样子,女孩很像是在跟人发生关系时,因为互动得太过激烈,力度不受控,才导致了死亡。


这种案子,苏白眉见过很多,只是,这次还是有点不一样,那些案子里,男的基本没跑的,要么是夫妻,要么是情侣,女的出事了,男的跑掉算怎么回事?

说得清还好,说不清的话,意外说不定就从死者头上转移到自己头上。

所以,不管再害怕,也得留下来配合调查。

可这次却不一样。

凭经验,苏白眉觉得这女孩至少已经死了24小时以上了。

也就是说,有人在发现女孩死了之后,直接跑了。所以,这不是意外。

而且,这女孩太年轻了,有没有成年都不知道。

酒店经理还在喋喋不休地解释,他们酒店是合法合规经营,真没有收留黄赌毒人员。

苏白眉看了他一眼,笑了。

“你倒是经验丰富。”

经理的脸立马白了,“您可饶了我吧,这事我哪有什么经验啊!”

“没经验你扯什么黄赌毒?”

苏白眉瞪了他一眼,吓得经理一哆嗦。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倒霉事,我是坚决不把房间租给他们那帮人。”他嘟囔道。

苏白眉心里一动,问道:“你说是哪帮人?”

酒店经理一五一十地说:“就是几个小混混。”


市里决定将城市中心南移后,柳林路这样的老街区一下子就失去了经济活力。

酒店没有了客源,为了生存,就会把房间打包租给一些短租或者长租客。

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愿意租给一些公司。做员工宿舍或者临时办公之类,最不愿意租的一类客户,就是没什么正经事的人。

“我原来也没打算租给他们,但他们来了好几次,我也不敢得罪他们,只好答应他们短租可以,长租不行。”经理说。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小混混,你认识他们?”苏白眉问他。

“不认识。”经理摇头,“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就能猜出来了。正常人家的孩子,哪有穿成那样的,还骑着摩托车,每次来都能炸掉一条街。”

“把他们的登记信息给我。”苏白眉吩咐同事小林,“一会儿你跟他一起去记录一下。”

小林点点头,苏白眉又问:“女孩的信息查出来了吗?”

小林再次点头,说:“查出来了,已经通知亲属了。”

苏白眉一听,那两道标志性的白眉顿时拧成一团,瞪眼道:“谁让你现在通知他们过来的!”

小林被瞪得一凛,不知道自己的程序哪里错了。

苏白眉拍拍他,叹口气。刚来的小警察,没有经验,不懂这些事。

这女孩的死状有点惨,如果真如他猜想的那样,这女孩还是个孩子,那家长来了还不得疯了!场面不好控制不说,还有可能会因为家属情绪太过激烈,而对现场调查产生影响。

但人来都来了,他们只能多加注意了。

果不其然,女孩的父母赶到现场后,情绪直接就崩溃了。


尤其是女孩的母亲,两个民警都没拉住她,她直接扑向女孩的尸体,想要去抱她,想给她盖上被子,想帮女儿留一些尊严。

最后还是苏白眉吼了一句:“你如果想让你女儿死得稀里糊涂,想让凶手逍遥法外,那你就闹吧!”

女孩的父亲先调整好情绪,帮忙把已经失去理智的妻子拖走,案发现场的采集工作才得以继续。

苏白眉带女孩父母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做笔录。

女孩叫徐莎莎,是独生女,今年17岁。

女孩的父亲叫徐纪周,开着一家贸易公司,母亲叫林丽,在同一家公司做财务。

据徐纪周说,徐莎莎的成绩不太好,中考后没考上高中,他打算给她办出国,所以,没让她再继续上学,而是去报了班学语言。

“徐莎莎平时都跟谁来往比较多?”

徐纪周看向林丽,他平时忙着管理公司,女儿的事都是林丽在管。

林丽哭着说:“我女儿很乖的,她的朋友我都见过,也都是很乖的女孩子。她常来往的一个女孩叫伍景然,也跟她一起在读语言学校。”

苏白眉在纸上写下伍景然的名字后,又跟林丽要了这个女孩的电话。

徐纪周红着眼问苏白眉:“我们是做生意的,会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他们用莎莎来报复我们。”

苏白眉揉了揉眉心,说:“你也可以想想,有线索可以告诉我们。”

他抬头,看着徐纪周两口子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再刚强的心,也忍不住一软。

“你们节哀,放心,我们一定会给孩子一个交代,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他安慰道。

徐纪周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我就这一个女儿啊,从小像宝贝一样疼到大,没想到,她却遭遇这样的毒手!”

林丽更是忍不住,抱住丈夫大哭起来。

苏白眉看不了这样的场面,他又不会说什么安慰人的话,这场面让他焦虑。

他让人过来处理这对夫妻的笔录,交代让他们先回去。

守着现场,他们的情绪好不了。

这边的事处理完,苏白眉就回了局里,小林跟他一起回,手里拿着从酒店经理那里得到的所有信息。

2

王良把摩托车停在柳林路路口。他是外卖小哥,来这是为了送餐。

但路口被戒严了,他只好给顾客打电话,让他出来取一下。

顾客有点不情愿,但也没办法,抱怨着取走餐盒。

王良一个劲儿给顾客道歉,期待人家还能给个好评。

整理好外卖箱子,王良跨上电瓶车刚要走,人群有动静,他抬头扫了一眼,看到徐纪周夫妻被一个警察送出来。

他俩都佝偻着背,神情悲伤。

王良愣了一瞬,抬眼看了看酒店名字,然后戴上头盔,骑车走了。


徐纪周把林丽扶上车,不经意间看到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谁,再找,就全都是背影了。

“怎么了?”林丽问。

徐纪周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王良把车子交回公司,跟主管请了半天假。今天他有重要的事要去办。

出了公司,他在水果店里买了点橙子,然后扫了一个共享单车,直奔目的地。

他要去的地方叫安心疗养院,那里住着他唯一的亲人。

“王良来啦。”

王良一到疗养院,就先去了院长办公室,任院长见到他,很温和地跟他打招呼。

王良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任院长。

“任院长,这是我妈妈下个月的费用。”

任院长看了看他,没有接信封。她说:“王良,你一个孩子,独自生活也不容易,这费用不着急交。再说,你妈妈好着的时候,给我们院里捐助过不少钱,现在她生病了,我们照顾照顾她也应该。”

王良摇了摇头,固执地将钱放到任院长办公桌上,说:“我妈妈说过,做人要讲道理。她住在这,就得交费。”

任院长无奈地摇头,说:“你真是跟你妈妈一样倔。”

王良见院长收了钱,憨厚地笑了。他边往外走,边说:“院长,我还有半个月就十八岁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养我妈妈。”

看着王良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任院长的眼圈红了。

“真是个好孩子!唉,作孽啊!”她叹息道。

王良陪了妈妈一整个下午,看着妈妈开心地吃着他买的橙子,王良感觉心满意足。

只是,白天在酒店门口看到的那对夫妻的身影,还是总在他眼前闪过。

他心里又压了块石头。

夜里回到家,他接到了小景的电话。

“阿良,对不起,我妈今天非让我陪她去逛街,没能陪你去看阿姨。我下次一定不会再爽约,你相信我!”

王良喝了口水,躺倒在床上,他晚饭还没吃,这会儿又饿又累。

“没关系。”他说。

“阿良,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小景担忧地问。

“没有。我就是有点累。”王良说。

小景一听,心疼坏了。

“我跟我爸说,让你去他的公司工作吧。挣得多,还不像跑外卖这么辛苦……”

“小景!”

小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良打断了。

“我再说一遍,我跑外卖挺好的,你不用给我介绍工作。”

王良的话和稍显冷硬的态度,让小景意识到自己的话过界了。

她赶紧换了话题,改问王良的妈妈还好不好。

王良缓和了语气,俩人又聊了会天,就要挂电话。

就在挂下去的瞬间,王良问了小景一句:“你最近还跟徐莎莎走得很近吗?”

小景愣了下,说:“没有了。自从你上次跟我说过之后,我就没再跟她玩了。”

王良沉默了一下,说了声好。

小景又说:“不过,徐莎莎这人很疯,她之前从我这拿走了老七的电话号码。她说老七长得帅,她想给他做女朋友。最近我也没见着老七,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勾搭上。”

王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说了声:“我知道了。”

小景想了想,问:“你问她干什么?”

“没事,随便问问。”

王良敷衍着,挂了电话。

他心里突然有点发闷,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3

苏白眉皱着眉看着手里一摞身份资料。

酒店经理口中的小混混,也不过是一群还不到十八岁的小青年。

为首的人最大,差20几天18岁,叫鲁七筒,这名字透着一股憨气。

苏白眉把小林叫过来,让他带人去找这个鲁七筒。

“徐莎莎的尸检结果已经出来了,窒息死亡,生前曾吸过毒。”小林把尸检结果递到苏白眉桌子上,就要按照苏白眉的指示往外走。

“你看看这个鲁七筒还有没有别的案底,查查他最近有没有犯过什么打架斗殴的事,用这个理由抓人。”苏白眉交代道。

“为什么?”小林疑惑地问。

苏白眉瞪眼,“这么小的孩子就涉毒,他接触的人中一定有人跟毒品有关系。这些人都贼着呢,你要是用涉毒和杀人的理由去抓人,他们立马就能跑没影,你还去哪里抓大虫子?”

小林明白过来,赶紧按苏白眉的指示去做。

苏白眉又拿出林丽给他的那个电话号码,找到了这个叫伍景然的女孩子的身份信息。


这孩子家庭条件优越,父母都是做生意的。看样子,她父母跟徐纪周夫妻俩的规划一样,打算让她出国读书,所以才送她读语言班。

苏白眉按图索骥找到伍景然家的地址。

他查了徐莎莎的通话记录,她生前联系最多的人,就是这个伍景然,就在她死前的头几个小时,她还给伍景然打过电话。

苏白眉到的时候,伍景然的父母都在家。苏白眉说明来意,但仍旧没能打消伍景然父母对他的戒备。

“我们然然这两天一直跟我在一起,她没接触过那个徐莎莎。”伍景然的妈妈很冷淡地说。

“警察同志,我太太说的没错。”伍景然的父亲相对比较冷静,“我们在准备然然出国的事情,这两天很忙,然然一直跟我们在一起。”

苏白眉笑着说:“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继续想问问小伍同学,徐莎莎当时给她打电话时,都说了什么。我没有怀疑小伍同学的意思。”

伍景然的父母没办法,只好把伍景然从房间里“放”出来。

“她约我出去玩,我没去。”伍景然说。

“她都约你去哪里玩?”苏白眉问。

伍景然看了父母一眼后,说:“她那个人玩得很疯,跟社会上的人走得很近,去玩的地方大都是酒吧或者KTV之类的地方。”


“然然!”伍景然的妈妈严肃地吼了一声伍景然,“这种地方你坚决不能去,一旦让我发现你去了那种地方,我非打断你的腿!以后不许你跟这个叫徐莎莎的来往!”

伍景然漠然地听着,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

“她这次有说要去哪里?跟什么人去吗?”苏白眉也没理会伍景然父母,继续问道。

“她没说,我也没问。”伍景然说。

苏白眉见再问不出什么来,只好告辞。

他离开伍家,看着伍家的大别墅直摇头。这样强势的父母,那样被压抑的孩子,组成了一个超级病态的家庭。

苏白眉回到警局时,小林已经把鲁七筒几个人带回来了。

“知不知道为什么抓你?”苏白眉问鲁七筒。

鲁七筒没抬眼,满不在乎地说:“打架还是飙车?”

苏白眉一拍桌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嘴硬!认不认识徐莎莎?”

鲁七筒被苏白眉突然的一下子给吓了一跳。

他抬头白了苏白眉一眼,说:“认识啊,怎么了?”

“怎么了?她死了!”苏白眉说完这话,一直观察鲁七筒的表情。

鲁七筒先是惊讶、不信,然后面部神经开始出现不受控制的紧张,导致他强撑着的笑,看起来像是哭。

“死了?不可能!你吓唬我呢吧?”

苏白眉差点没笑出来。这孩子跟他的名字一样憨。

苏白眉把眼一瞪,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吓唬你干什么!”

“不可能啊,”鲁七筒慌了,“我们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呢。”

“你们?”苏白眉紧跟其后,追问道,“还有谁?快点老老实实地招供。死了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鲁七筒的脸色顿时白了。

他老实交代了当天的经过。

前天下午四点多,鲁七筒接到徐莎莎的电话,她约他再去流光酒吧喝酒。

“她想做我女朋友,总是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玩。”鲁七筒说。苏白眉看了看他,这小子虽然表面很拽酷,性格却有点憨,样子倒确实长得挺帅气。

“我没打算去,我不喜欢她。”鲁七筒继续说,“但她说有好东西跟哥几个分享,我们一听,就忍不住去了。”

徐莎莎说的好东西,其实就是毒品。


“她从哪儿弄来的这玩意?”苏白眉皱眉问道。

“她家有钱,她又经常混酒吧,想要买到这玩意太容易了。”鲁七筒说,“我们在酒吧喝了不少酒,后来,她说想玩点刺激的,我就带她去了酒店。”

所谓刺激的,估计就是苏白眉在酒店里看到的那些。

苏白眉心里忍不住一阵无奈。这些孩子们正值青春年华,却堕落成这种样子,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都干什么去了!

“以前我们也玩过,但都没这个女人玩得这么疯。她说她在电视上看过一个叫“窒息游戏”的玩法,我们都不懂啊,就问她怎么玩。她就教我们,让我们掐着她的脖子弄她。她说这样玩,特别刺激。”


眼前的鲁七筒明明还是个孩子,可说起这些成人游戏,竟非常老道。苏白眉再次皱眉。

“后来,我们玩累了,就都睡着了。早上的时候,我被兄弟叫走,临走的时候,她还睡着呢,怎么就死了呢?”

鲁七筒满脸的不可置信。

如果真像鲁七筒所说,那徐莎莎的死就成了意外。

苏白眉让小林又去问了另外几个参与者的口供,对比之后,并没有多少出入。

为了确定他们到底有没有在说谎,苏白眉跟局里申请,请来了测谎专家。

测谎专家也给出了确定的答复,鲁七筒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徐莎莎跟鲁七筒等人,在都吸毒的情况下,玩所谓的“窒息游戏”,因神志不清导致力量控制不得当,所以才导致了徐莎莎的意外死亡。


在等待审判期间,苏白眉又去看了鲁七筒,他跟鲁七筒聊了聊天,问了他的家庭情况后,突然问道:“你是怎么认识徐莎莎的?”

鲁七筒是个孤儿,是个小混混,按理说,他跟徐莎莎这样的天之娇女,根本不可能有交集。

鲁七筒下意识地回答:“是小景......”,他仿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突然又改口道“是小镜堂的几个兄弟介绍认识的。”

小镜堂,苏白眉听说过,是个混街头的小混混组织,平时收收保护费,也租门脸做做小生意,算是个不怎么惹是生非的组织。

但,虽然小镜堂也管着几个酒吧、KTV之类的店面,但仍然跟徐莎莎这样的女孩很难挂上钩。

鲁七筒那个小小的犹豫和改口,让苏白眉心里存了谜团。

4

徐纪周跟林丽知道了女儿的死因后,十分接受不了。

他们闹到警局来,说女儿死得冤。

苏白眉把徐纪周叫到办公室,问他知不知道小镜堂。徐纪周迷茫地摇摇头。

也是,徐纪周开的是正规的公司,跟街面上的组织根本产生不了交集。

也就是说,疑点还是在鲁七筒身上。

苏白眉将鲁七筒的所有资料都找了出来,仔细研究。

这一研究,让他发现了一个九年前的秘密。

九年前,鲁七筒因为偷盗被抓,因为没有监护人,最终他被关在红星福利院里,被强制监管,而在他那批被关的孩子里,苏白眉竟然看到了伍景然的名字。


伍景然,小景,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苏白眉再次来到了伍家,他问伍景然认不认识鲁七筒。她起初还装模作样,装不认识这个人。

可在听说鲁七筒因为杀人罪要被判死刑时,她慌了。

“小七不可能杀人,他就是吓唬吓唬她,玩弄玩弄她。”伍景然喊道。

伍景然的话,让伍景然父母无比震惊,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还真的跟小混混有联系。

他们不管苏白眉还在场,就抓住伍景然想要惩罚她,打她。

伍景然激烈地尖叫着,说:“你们打吧,打死我吧,九年前你们就不该把我接回来,那时候就该让我死了算了。”

九年前,伍景然被抓的原因也是偷盗。因为父母忙于生意,年幼的伍景然不小心被人贩子抓走,她倒是机灵,自己找机会逃了出来,为了回家,她只能靠偷盗求生。

只是,被抓后,她并没有说出父母的名字,她说她是孤儿也跟着去了福利院。事后,她的父母千辛万苦接回她,然而,她对父母的怨恨已经根深蒂固。尤其是这些年,她父母怕旧事重演,对她看管得非常严,就差弄条锁链,把她拴在自己腰上了。

因此,亲子关系也变得更恶劣了。

苏白眉拦下了伍家父母对伍景然的管教,以需要伍景然回局里配合调查为由,带走了伍景然。

鲁七筒一听伍景然也被抓进来了,情绪崩溃了。

“这些事都不关小景的事,你们把她放了。”他暴躁地喊着。

相比较他的激烈,伍景然更为平静。

她说自己就是看不惯徐沙沙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所以才找鲁七筒,想要教训教训她。

“你跟徐莎莎的关系不是一向都很好吗?”苏白眉问她。

伍景然不屑地啐了一口,说:“谁跟她关系好了?一个小三的女儿,一个贱种,也配跟我关系好!”


伍景然的语气和神态,让苏白眉一愣。

小三?这说的是徐莎莎的母亲林丽吧。

难道林丽和伍家还有恩怨?

苏白眉去问了伍景然的爸爸,对方对林丽这个名字很陌生。

苏白眉又找了徐纪周,才知道,林丽确实是小三上位,但却跟伍家没有关系。

徐纪周还有个前妻,当初林丽是他公司里的财务,俩人一来二去好上之后,徐纪周就跟前妻离了婚,娶了林丽。

可这跟伍景然有什么关系?

“我跟前妻还有个儿子,算起来,也快十八岁了。”徐纪周的这句话,突然点醒了苏白眉。

“那个孩子叫什么?”他问道。

“徐良。”徐纪周想了想,说道。

一个父亲,被问到自己的儿子叫什么,还要想一想,这到底是什么男人!

苏白眉在九年前少管所那批孩子的名单中,没有找到叫徐良的,只找到一个叫王良的。

他决定去见见这个孩子。

5

正是送餐高峰期,王良跑得满头大汗。

主管告诉他,有人找他,让他去办公室一趟,他着急忙慌地进来,发现是一个警察。

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又快速松开。

苏白眉替王良请了假,把他带出公司,俩人找了个路边的小公园,坐下来聊。

“徐纪周是你爸?”苏白眉问。

王良顿了顿,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爸爸。”

苏白眉看着倔强的王良,只好换了一个话题,“能跟我说说,九年前发生的事吗?”

王良的脸色顿时变了,良久后,才恢复正常。

九年前,他还不到九岁。一直跟他相依为命的妈妈生病了,他没钱给妈妈治病,只好去偷,没想到,却被抓住。他不敢跟警察说出妈妈的名字,他怕妈妈会伤心,只好谎报自己是孤儿,也被送进了福利院监管。

但他妈妈最终还是知道了,拖着病重的身子把他接回来之后,直接送他去了徐纪周那里。

他妈妈觉得自己这样的身体,没办法照顾好王良,想让徐纪周代为照顾一段时间。王良趁机求徐纪周,让他出钱给妈妈治病。

可是,徐纪周却没答应,不仅没答应,他还任由林丽把王良母子俩给赶了出来。


从那以后,幼小的王良就恨上了徐纪周。

“妈妈没有生病的时候,她靠跑外卖来养活我。有时候,我会跟她一起去送餐。有一次,我俩敲开一家有钱人的家门,发现订餐的竟然是他。他看到我们,下意识地就问妈妈,想干什么?我好久没见到他了,忍不住喊了一声爸爸,他赶紧捂住我的嘴,让我别喊。

我听到客厅里有个小女孩在喊爸爸,让他快点拿好吃的给他。于是,他从皮夹里拿出几百块钱甩给妈妈,让我们赶紧走。”

王良说着,看向苏白眉:“从那天开始,我就没有爸爸了。我发过誓,我这辈子是死是活,都跟他没关系。”

苏白眉被王良的眼神惊住了。那里面很平静,却蕴藏着惊涛骇浪。

“苏警官,我还有工作,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王良说完,站起来,想要走,“没事的话,我要走了。”

“徐莎莎死了,是鲁七筒干的,伍景然指使的。”苏白眉盯着王良说道。

王良的神情立马变了。

“你说什么?”他急得连嗓音都哑了。

警局里,王良见到了作为嫌疑人被关押的伍景然。

一直冷硬着、满不在乎的伍景然,在看到王良的第一眼,就哭了。

“阿良!”她委屈地喊。

王良望着她,眼睛里尽是无奈和心疼。

他没说什么,转头离开了房间,径直去找苏白眉。

“罪魁祸首是我,跟他们没关系。”王良说。

九岁那年,他是第一次见到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徐莎莎,已经明白人事的王良,一夜间长大。

他的爸爸在妈妈怀着他的时候,就出轨了,还生下了一个女儿,并为了这个女儿和别的女人,抛弃了他跟妈妈。

他恨他们!也恨那个夺走他一切的徐莎莎。

在福利院生活的那段时间,他跟鲁七筒和伍景然成了好朋友,被放出来之后,伍景然被父母接走,他就跟鲁七筒混。

边养活自己和妈妈,边给妈妈治病。

他的艰辛,鲁七筒跟伍景然都看在眼里,所以,那俩人也同样恨死了徐莎莎一家。

他们经常跟踪徐莎莎,看着她被徐纪周宠成公主一样,她反而一点都不在乎,总是抱怨父母管她太严。

后来,他们都逐渐长大,这三个人的生活,仍旧在水深火热中挣扎,就连家境很好的伍景然,都不能像徐莎莎那样,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父母的宠爱。

他们觉得这很不公平,这一切本来应该都属于王良。

于是,鲁七筒和伍景然决定替王良报复徐莎莎。

鲁七筒一直很喜欢伍景然,而伍景然则喜欢王良。她想给王良出气,而鲁七筒愿意随她所愿。

但他们也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

6

知道了真相的林丽,把女儿的死都怪在了王良头上。她去王良的单位里闹,让王良失去了工作,她又去王良妈妈所在的疗养院里闹,但却被王良睚眦欲裂地赶了出来。

他说,谁敢动他的妈妈,他就跟他拼命。

说这话的时候,徐纪周就跟在林丽的身后。他想喊一声儿子,却被王良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尽管林丽夫妻俩,觉得徐莎莎死得冤枉,但因为证据不足以证明鲁七筒等人是故意杀人,再加上,这一切都是徐莎莎主动要求的,有她发给鲁七筒的微信和语音作证,最终,鲁七筒因吸毒罪和过失杀人被判了刑,由于他还不满十八岁,认罪也很主动,最终被判了7年。

林丽对判决不满,上诉了两次,但都被驳回了,失去女儿的伤痛,让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最后徐纪周不得不把她送到医院治疗。

失去女儿,妻子又疯了,徐纪周没有更多精力顾及公司,没过两年,他就把公司转卖了。

疗养院给王良安排了一份工作,让他既能生活,还能照顾自己的妈妈。

徐纪周去找过他很多次,他都避而不见。

那两年,苏白眉有空就去找王良。

他曾私底下问过王良,伍景然和鲁七筒所做的事,他是否真的不知情?以苏白眉办案的经验看,那两个孩子都太单纯了,唯有王良,他看人时的深沉,根本不像是个孩子。

他怀疑,这一切都是王良在推波助澜。

他并不想怎么样,就是想搞清楚真相。

王良每次都很平静地摇头,说自己真的不知情。

彼时,伍景然已经跟着父母出国了,鲁七筒也因为表现良好,两次减刑,只需要半年,就能从狱里出来了。

又半年,王良的母亲因病去世,苏白眉去疗养院找他的时候,扑了个空。

院长告诉他,早几年前,王良的母亲就被查出了癌症,因为没有钱医治,只能硬抗。

苏白眉突然觉得豁然开朗。

他按照院长提供的地址,去找王良,那里却早已人去楼空,他又去看守所找鲁七筒,却被告知,鲁七筒已经刑满释放,至于人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

苏白眉利用工作间隙跟人打听过鲁七筒,但都查无此人。他们人间蒸发于这座城市里。

老道的苏白眉觉得自己被几个孩子耍了,可懊恼了一阵后,他也释怀了。

一切结果皆有缘法。

就算是王良在背后有什么算计,比如,他推动鲁七筒和伍景然替自己报复徐莎莎,可证据链显示,他们没有主动给徐莎莎提供毒品,没有主动逼迫她去玩那些危险的成人游戏。

或许,他们就是想拉着徐莎莎一起堕落,报复一下徐纪周夫妻,只是,事态发展却不受控了。

更何况,鲁七筒已经也为他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他还能怎么样?

可苏白眉还是觉得心里头压了一块大石头。

一个男人不守规则,却把结果报应在一条鲜活的生命上,值不值得?

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剥夺了这些孩子们本该灿烂无比的青春年华?!

【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四川24岁网红主播被杀案真相浮出水面,知情人:丈夫发现不雅视频

四川24岁网红主播被杀案真相浮出水面,知情人:丈夫发现不雅视频

蘑菇626
2021-11-27 06:15:45
世界上最给力的手,紧紧抓住一棵树长达50年,时时刻刻警戒着我们

世界上最给力的手,紧紧抓住一棵树长达50年,时时刻刻警戒着我们

哇咔家庭秀
2021-11-24 15:03:07
管涛:人民币升值对国内出口竞争力影响有限

管涛:人民币升值对国内出口竞争力影响有限

中新经纬
2021-11-26 15:48:27
性生活,一边玩去吧

性生活,一边玩去吧

男生女生对对碰
2021-11-27 13:09:41
林生斌和朱小贞聊天记录截图

林生斌和朱小贞聊天记录截图

都市社会人
2021-11-27 13:02:09
联发科实力嘲讽:全球只有一家公司有芯片发热问题,但不是我们

联发科实力嘲讽:全球只有一家公司有芯片发热问题,但不是我们

和讯网
2021-11-26 10:57:26
美国和日本拖欠工资是什么下场?在美国恶意拖欠,你会有生命危险

美国和日本拖欠工资是什么下场?在美国恶意拖欠,你会有生命危险

国际视角资讯
2021-11-26 13:08:35
稀土永磁龙头股全面梳理(务必收藏)

稀土永磁龙头股全面梳理(务必收藏)

小忆手机
2021-11-27 15:41:57
“侏儒夫妻”不顾医生反对,一意孤行生下孩子,两年后被打回现实

“侏儒夫妻”不顾医生反对,一意孤行生下孩子,两年后被打回现实

小天使饲养员
2021-11-25 17:20:18
个人收款码不能用于经营收款,小摊买手抓饼要回到现金时代?

个人收款码不能用于经营收款,小摊买手抓饼要回到现金时代?

南方都市报
2021-11-26 22:54:16
空接暴扣+末节10分!维金斯尽显身体天赋,对不起,嘴哥不再养生了

空接暴扣+末节10分!维金斯尽显身体天赋,对不起,嘴哥不再养生了

零点说篮
2021-11-27 13:49:50
外交降级仅3天内,立陶宛军队危险行动曝光,中方果断出手还击

外交降级仅3天内,立陶宛军队危险行动曝光,中方果断出手还击

海拔新观察
2021-11-25 15:22:56
乔布斯56岁去世:抗癌8年花3亿,早期拒绝手术,想“饿死”癌细胞

乔布斯56岁去世:抗癌8年花3亿,早期拒绝手术,想“饿死”癌细胞

照见古今
2021-11-26 18:51:36
最佳性生活次数计算公式,专家教你如何健康又“性”福

最佳性生活次数计算公式,专家教你如何健康又“性”福

尔东话史
2021-11-25 02:30:02
广州:停车场保安捅伤奔驰车主后续来了,知情人:车主是社会人

广州:停车场保安捅伤奔驰车主后续来了,知情人:车主是社会人

星光吖
2021-11-27 09:35:55
医生提醒:男女之间,同房3个姿势不注意,可能将女性推向HPV怀抱

医生提醒:男女之间,同房3个姿势不注意,可能将女性推向HPV怀抱

健康播报
2021-11-26 11:01:00
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三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

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三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

国际在线
2021-11-27 07:04:11
谁能给他们一个公道?王新刚被扒更多内幕后,又有人被养狗者逼死

谁能给他们一个公道?王新刚被扒更多内幕后,又有人被养狗者逼死

DrX说
2021-11-22 13:01:20
司马南为什么对民营经济如此狠毒?

司马南为什么对民营经济如此狠毒?

知鸦
2021-11-26 10:26:14
21城发布限跌令,房价不能下跌?央媒回应:是在保护购房者的权益

21城发布限跌令,房价不能下跌?央媒回应:是在保护购房者的权益

老王说楼市
2021-11-26 07:00:19
2021-11-27 17:20:49
我是遇见
我是遇见
用文字构建悬疑世界
8文章数 48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学生集体呕吐校长称配餐公司"换不动" 人民日报发声

头条要闻

学生集体呕吐校长称配餐公司"换不动" 人民日报发声

体育要闻

男篮封死日本三分球 周琦郭少一通乱杀

娱乐要闻

身材好辣!43岁倪虹洁秀手臂肌肉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手机核心销售岗大调整

汽车要闻

认为丰田的产品中庸?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凌放

态度原创

游戏
家居
时尚
数码
公开课

玩加xDES独家专访LNG Tarzan:正在努力不丢失游戏的乐趣

家居要闻

《甄嬛传》演员因私宅PK上热搜 品味相差太多了

世间罕见!LVMH集团展出101.67克拉大黄钻

数码要闻

小鹏汽车CEO带来飞行器航拍体验:400 米左右最平稳

公开课

福建的省会是哪里?大部分人都答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