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彭德怀去世22年后,彭刚请求满足彭德怀一个遗愿,中央批示:同意

0
分享至


彭德怀

前言

1974年10月,半身瘫痪的彭德怀已经病入膏肓。他躺在病床,拉着前来看望他的侄女彭钢的手虚弱地说道:

“我死后想和你们的父亲葬在一起,但是……”

话未说完,彭德怀早已泪流满面,彭钢则是万分心酸。

与伯伯的深厚感情

彭钢是彭德怀弟弟、革命烈士彭荣华的女儿。父亲因为伯伯彭德怀的原因,被国民党杀害。

不仅如此,打她记事起,家里就一直动荡不安。国民党放出消息,要对他们家斩草除根,把彭家的孩子都杀光。而且,国民党还两次派人挖了他们家的祖坟,连家门都给封了。

因为,彭德怀于928年秘密加入共产党,并发起平江起义。

这次起义打击了国民党在湖南的反动统治,同时壮大了红军的力量,推动了平江以至湘鄂赣边界地区革命斗争的发展进程。

因此,国民党派出军队,驻扎在距离彭钢他们家一里地远的地方,时刻监视他们。为了不连累乡亲们,他们一家只能躲到山上。

黑漆漆的山上下着小雨,阴冷又恐怖。年幼的彭钢吓得躲到二姐的怀里不停地哭:“天怎么还不亮呀……”


平江起义油画

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他们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革命胜利后,彭钢他们被伯伯彭德怀的老战友吴德峰,派人接到武汉汉口上学,一年后又被接到北京。自此,她开始了与伯伯彭德怀15年的生活。

后来,在彭德怀最为失意的时候,她曾陪伴左右,成为伯伯的精神支柱之一,而她也是彭德怀最为喜爱的一个孩子。

起初,12岁的彭钢刚见到彭德怀时,有些紧张,有些拘束。但很快,她就与对自己百般关怀的伯伯熟络了起来,还时不时耍点小脾气,在外界眼中一向威严的彭德怀,对她却非常包容。

一次,彭德怀向彭钢的妈妈反映她花钱多。彭钢生气较真,几天不理彭德怀。彭钢对彭德怀“背后”说她的做法非常不满:

“你不是说批评人要当面说吗?有啥说啥,你咋能这样呢?跟我妈说,却不跟我说。”

后来,彭钢还向彭德怀一一汇报自己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得知彭钢一分钱都没乱花时,彭德怀立马道歉:“我错了,我不了解情况。”


彭德怀

但彭钢依旧很久不理彭德怀。彭德怀的秘书看不下去了,批评彭钢:“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这样,首长叫你你都不理。”

最后,彭德怀再次向彭钢道歉,两人才重归于好。正是在这种小摩擦下,两人更加了解对方,彭德怀越来越疼爱这个小侄女,彭钢也更加敬重自己的伯父。

小时候的彭钢很是调皮,虽是女孩子,却喜欢爬树。看到永福堂院子里的海棠熟了后,她就爬上去摘果子。警卫员看到后怕她摔下来,着急在树下大喊:“快下来!”

听到动静后,彭德怀赶紧冲出屋。看着树上的彭钢,他示意警卫员不要喊,而是冲着朝他做鬼脸的彭钢微笑。

但是,等彭钢下来后,彭德怀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他严厉地批评道:

“风吹树摆你也摆,吓不吓死人呀!”

这些记忆,都成为彭钢后来最美好的回忆。长大后,每当想起这些事情,她总是越发思念伯伯。


彭钢

后来,彭德怀在特殊时期搬出中南海,住到颐和园附近的吴家花园后,心情一度非常苦闷。彭钢也因为各方压力,无奈休学。由于担心伯伯,始终放不下他,彭钢便来到吴家花园陪伴彭德怀。

不久,浦安修选择与彭德怀离婚,彭德怀就此失去最后一片避风港,心情更加苦闷,将彭钢当成了唯一的倾诉对象。

为了帮助彭德怀排解苦闷,彭钢陪他一起读书。她向彭德怀推荐了三本厚厚的《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彭德怀全都非常认真的读完了,甚至很多外国人的名字他都记得,两人经常坐在一起讨论、交流,度过了一段还算惬意的时光。

他们之间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超越了伯侄关系,既像父女,又像朋友,更像知己。此时,彭钢只有二十来岁。

这段时间内,彭钢抚慰彭德怀苦闷心情的同时,也受到了彭德怀无微不至的照顾。

彭钢回忆称,自己当时非常喜欢游泳,但是家里没有热水洗澡。伯伯就在她游泳的时候,把一盆盆水拿到院子里晒热,等她回来洗澡用。在彭钢看来,这样的关怀,即便是父母,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


彭德怀与浦安修

除此以外,彭德怀还经常帮她洗衣服。那个时候,彭钢工作单位距离住的地方远,每次回家都非常疲惫,彭德怀非常心疼侄女。

但是,听到彭德怀说:“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后,彭钢却只觉心酸,再也不敢把脏衣服放到家里。

而且,彭德怀还喜欢每天早上送彭钢到公交站,下午又早早来到公交站,等着接彭钢一起回家。这些事,都让彭钢非常感动,她知道自己在伯伯心里的地位。

一向严守原则的彭德怀,因为彭钢还破过一次例。

1963年,彭钢结婚,彭德怀精心为侄女准备嫁妆。从床单、枕头到被子里,他全部安排妥当。还将朝鲜领导人金日成送给他的一块缎子拿出来,给彭钢做了被面。彭钢表示:他对别的孩子从没这样过。

1966年,彭德怀被调任到三线建设处任指挥部副总指挥。离开前,有件事情让他始终放不下来,那就是彭钢的住房问题。

几番犹豫之下,他还是硬着头皮向有关部门提出了申请。虽然最后彭钢有房子住了,但彭德怀却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这个决定违背了自己做人的原则。


彭德怀

当初,彭钢作为烈士子女,上学是可以享受国家待遇的,但彭德怀却表示:“不要给国家添麻烦,这件事我负担了!”如今他却因为侄女没地方住,向组织要房子,这让他非常难受。

后来彭德怀经常提起这件事,他对彭钢说:

“我这一生从未因为个人向组织上开过口,为了你,我破例了。我总不能让你住大街上去吧,哎,没办法,我只能破例了……”
曲折寻找骨灰路

1974年11月29日,彭德怀在北京病逝。由于种种原因,在他去世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遗体火化时,彭钢也没有参加。

彭德怀去世后,彭钢曾询问彭德怀骨灰去处,得到的回答是已经深埋了。

经过彭钢的多番努力,1978年,党中央决定为彭德怀举行追悼会,时间定在当年的12月24日。

但是,此时大家才发现,彭德怀的骨灰还没有找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党中央、中央军委立即下发指示:

“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彭德怀将军的骨灰,安全送到北京!”

就在追悼会筹备组负责人傅学正一筹莫展时,彭钢想到了浦安修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话:“彭德怀的骨灰可能在成都。”


彭德怀追悼会

听到这条线索,傅学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当年彭德怀是在北京逝世的,骨灰怎么到了成都呢?浦安修又是如何知道彭德怀的骨灰在成都的呢?

原来,浦安修与中共中央统战局部长李大章的夫人孙明是老战友。一次闲聊中,孙明告诉她,李大章曾悄悄向她透露,彭德怀遗体秘密火化后,骨灰送到成都,是李大章亲自安排处理的。

但是,后面的具体事情,孙明并不知道。而李大章也已经于1976年在北京病逝,线索因此中断。

傅学正火速将这一消息上报中央,军委指示:

“彭德怀将军的追悼会决不能推迟,赶紧和四川联系,尽快找到彭德怀的骨灰!”

接到命令后,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立即派人乘坐飞机前往成都,直接找上省委主要领导。但是,听到专案小组人员的询问后,接待他们的张振亚却表示:“从未听说彭总的骨灰放到了成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专案人员果断回答道:“绝对没有搞错。”稍作思考后,他们继续问张振亚:“1974年的冬天,是不是有两个军人坐飞机从北京送来一个骨灰盒?”


傅学正

听到这里,张振亚有些吃惊,他记得这件事,而且印象深刻。

当时,省委、省革委办事组组长杜心源给他打电话,声称接到了一位重要领导同志的骨灰盒,要求严格保密,让他负责接收。

当时,省委正在锦江宾馆开会,杜心源与秘书陈文书就住在宾馆里。张振亚立即给省委、省革委办事组副处长杜信打电话,让他联系陈文书办理一件紧急的事情。

杜信找到陈文书后,陈文书非常郑重地向他交代:

“现在有个骨灰盒,要存放成都,你去办理一下。一定要保密!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事情报完之后,向杜心源同志汇报。现在两位军人就在38号房间,你去找他们……”

看到骨灰盒后,杜信呆住了。这个骨灰盒既非华丽的大理石盒,也非喷漆描金的高级木盒,而是一个用粗糙的木板随便钉成的匣子。而且,骨灰盒既没有用红绸包裹,也没有黑纱,更没有逝者照片,非常粗糙简陋。


杜心源

仔细观察,对于逝者唯一的标记竟然只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潦草的写着:“王川,男。”

随后,杜信小心翼翼接过骨灰盒,并亲自送到东郊火葬场办公室,交到这里的负责人辛师傅手上。

离开前,杜信专门叮嘱辛师傅:

“这是省委领导交代办的,你知道就行。另外,一定要保管好,千万不要遗失。把它放到普通人的骨灰架上就行,不要引起注意。没有我或者省革委办事组的信,任何人都不能取走。”

另外,杜信还给辛师傅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让他有什么变动及时通知。

意识到这个骨灰盒不同寻常后,辛师傅试探性的问道:“一般骨灰盒按规定只能存放一年,特殊情况也可以续存,这个骨灰盒打算放多久?”杜信回答:“至少三年吧。”

就这样,“王川”的骨灰盒,在这里放了四年。辛师傅退休时,对接班人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擅动这个骨灰盒!”


李大章

即便如此,辛师傅依旧不放心。他经常骑着自行车回去看那个骨灰盒。和他一样,张振亚与杜信,也多次悄悄前往火葬场查看这个骨灰盒。

想到这里,张振亚明白了,王川就是彭德怀。他赶紧带着专案组人员前往火葬场查看骨灰盒。看到骨灰盒依旧完好无损后,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

彭德怀的骨灰盒能够完好保存下来,也得益于当年周总理的特别指示。他曾作出明确批示:

“存放成都,绝对保密,没有军委批准,谁也不能更换骨灰盒,不能移动位置或者转移存放地点。”

消息上报中央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军委立马派出民航飞机前往成都接彭德怀骨灰回北京。

12月22日,杜信紧紧抱着彭德怀的骨灰盒坐车前往杜心源办公室。途中,他让汽车在一家商店门口停下,买了6尺红绸,整整齐齐包在彭德怀的骨灰盒上。

看到杜信后,杜心源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骨灰盒,轻轻放到自己的办公桌上。随后,他带领着在场的其他人员整齐站成一排,摘下帽子,沉痛的说道:“让我们向彭老总鞠三个躬吧!”


周恩来

随后,杜心源又通知所有在家的省常委与成都军区、省军区的领导同志,一起绕着彭德怀的骨灰盒走一圈,向他告别。最后,在彭德怀原秘书綦魁英、警卫参谋景希珍的护送下,彭德怀的骨灰盒安全到达北京。

为伯伯实现遗愿

当飞机降落到北京西郊机场后,前来迎接骨灰的队伍中传来一片哭声。綦魁英强忍悲痛,双手紧紧抱着彭德怀的骨灰盒来到舱门口。紧接着,彭钢缓缓走上飞机,来到綦魁英面前,小心翼翼接过伯伯的骨灰盒。

当她走下飞机时,此前隐忍的情绪突然失控,当场放声痛哭,悲痛之情难以言表。旁边的党政军机关代表中,也有人难忍悲痛,失声痛哭。

12月24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为彭德怀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由邓小平同志致辞。他的骨灰也被存放到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第一室,重新与他的老战友们相聚。

追悼会过后,彭钢的脑海里不断出现伯伯临终前的愿望。伯伯晚年命途多舛,经历了很多事情,她想帮他实现临终前的遗愿,好让他安息。


邓小平

1996,彭钢给中央写报告,请求按照伯伯的遗愿,将他的骨灰迁回故乡,与两个弟弟葬在一起。中央批示:同意!

但是,由于故乡原来的墓地太小了,无法安葬。最终,经过中央军委与中组部的批准,在彭德怀两个弟弟的墓地旁边,新开辟了一块墓地,用于安葬彭德怀骨灰。

1999年12月28日,彭钢终于实现了将伯伯的骨灰送回老家,葬在两个弟弟旁边的遗愿。她百感交集感叹道:“不管怎么样,伯伯终于回家了!”

实现彭德怀遗愿的同时,彭钢也继承了彭德怀的刚正不阿、一身正气。

因为她的这种宝贵品质,彭钢曾先后被任命为纪律检查部副部长、部长以及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还于1991年获得少将军衔,成为建国后第九位女将军,同时还是“第一位女将军部长”。

在部队里,彭钢有个外号叫“军中女包公”。大家对于她的评价,也出现两极化。有的人说她太厉害了,不讲情面,见面都要躲着走。还有人则是称赞她讲原则、做事认真、踏实,值得深交。


彭钢

厉害也好,讲原则也好,这都说明彭钢是有很大威慑力的。原海军司令员王守业,曾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被免职。接受审讯期间,他对一项罪行拒不承认,其他罪行则全部招供。

对于审讯人员的再三讯问,王守业无奈地表示:

“那个铁姑奶奶的侄子在那里工作,我敢吗?那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王守业所说的“铁姑奶奶”,就是指彭钢。从这件事情上,足以见得彭钢的威慑力。

不过,厉害归厉害,彭钢也是讲道理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非常公正,这也是她曾经审讯过的人对她做出的客观评价。这也从侧面体现出,彭德怀将军多年来对她的影响之深。


彭钢

对于伯伯,彭钢有着很深的感情。即便举行了追悼会,她还是想进一步让大家更加清楚的看到,彭德怀是个怎样的人。于是,她与彭德怀的原秘书王焰以及伯母浦安修商量,为伯伯撰写传记。

此后,他们三人分头到各地调查资料。她曾前往湖南、江西、山西等地收集资料。几经努力,他们终于在1981年,将所有资料整理出来,并以《彭德怀自述》的名字顺利发表。

文章最后,谨以杨尚昆对彭德怀将军的评价,对他致以崇高的敬意:

他对敌人的雷霆之威,对党的赤子之忱,政治上的松柏之节,生活上的冰雪之操和作风上的朴实无华,使我们永远敬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红色天空录
红色天空录
欢迎大家关注红色天空录
56文章数 288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新变异毒株或引发更大传播风险 钟南山发声

头条要闻

新变异毒株或引发更大传播风险 钟南山发声

体育要闻

男篮封死日本三分球 周琦郭少一通乱杀

娱乐要闻

这些女星真能忍!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手机核心销售岗大调整

汽车要闻

认为丰田的产品中庸?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凌放

态度原创

家居
亲子
手机
本地
旅游

家居要闻

《甄嬛传》演员因私宅PK上热搜 品味相差太多了

亲子要闻

江西:学校开展兴趣小组活动

手机要闻

小米12新爆料:3999元起的大满配

本地新闻

为了逼我相亲,感恩节这天爸妈出手了!

旅游要闻

"北欧李子柒"被骂上热搜 她才是真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