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和他上床了,在肯德基里,我和另一个女孩分享“第一次”的细节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网文《十九夜:夜夜有直击人性阴暗面的故事等着你》,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KFC 里,王亚静将脸垫在作业本上,看着一旁背单词的丁小玲。

“什么?”

丁小玲眼睛没有离开英文课本,明天的英语测验,她可不想再不及格。

“我和李骏上床了。”

“你疯了吧?开玩笑的吧?”丁小玲差点把书扔地上,她左右张望,惊慌失措地瞪着王亚静确认。

“真的,就上个周六,在他家。”

王亚静捏起一根薯条,裹着酸甜的番茄酱,送进嘴里。

十四岁女孩的薄唇上,有一层淡黄色的绒毛,金色的夕阳下,泛着温柔的光。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别和其他人说。”

“别担心,他戴了那个。”王亚静安慰自己被吓坏了的好朋友。

王亚静和丁小玲住在一个小区,又是同班同学,两个人形影不离。

“是李骏要求的?”丁小玲追问。

李骏是隔壁班的班草,足球踢得很好,很多女生都喜欢他。

王亚静说李骏给她递情书时,丁小玲并不相信,王亚静那么普通,像李骏那样的男生怎么会看上她。

可是第二天,王亚静就把情书放到了丁小玲面前。

粉红色的信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短短几行肉麻的话。

王亚静要求丁小玲帮她保密,因为她不想自己和李骏的关系被传开,会被其他女生嫉妒的。

关于李骏的话题,成了王亚静和丁小玲放学后的主要“议题”。

李骏喜欢吃辣的,喜欢王力宏,喜欢放假的时候去爬山,骑单车。

李骏的父母是外交官,他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因为父母常年在国外。

李骏的一切,丁小玲都是从王亚静嘴里听到的。

这么优秀的男生,怎么会喜欢这么普通的王亚静呢。

丁小玲心里这样想,嘴上却还是说,“和你很配啊。”

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会发展得这么快,丁小玲心里像塞了一块木塞堵得厉害,却又忍不住打听细节。

“嗯?算是吧,他求了我好久,我就答应了他。”王亚静脸颊绯红,“小玲,原来女孩子的第一次,是这样的啊。”

那个晚上,丁小玲一个字母也记不住,满脑子都是王亚静在 KFC 和她讲得“第一次”的细节。

第二天的英语测验,丁小玲不出意料地考砸了。

“王亚静同学是班上唯一的满分,大家要多向她学习。”英语老师表扬道。

看着王亚静得意的样子,丁小玲心烦得厉害,放学后,她借口有事先走了。

丁小玲一个人在街上闲逛,遇到了班上的同学刘佳。

刘佳把手里的烤冷面分了一块给丁小玲,“王亚静呢,没跟你一起啊?”

“她忙着约会,哪有空和我玩。”丁小玲赌气说。

“约会?和谁啊?”刘佳最喜欢八卦了,缠着丁小玲问个不停。

意识到说漏了嘴,丁小玲想含糊几句遮掩过去,但是刘佳不依不饶,一定要问个清楚。

“就隔壁班那个李骏,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啊,王亚静只告诉了我一个人。”丁小玲嘱咐道。

“知道知道。他俩啥时候在一起的啊?”刘佳挽着丁小玲的胳膊。

从李骏给王亚静写情书,到他们两个人每周末都去公园见面,丁小玲都告诉了刘佳。

“你可千万不能和别的同学说,这是咱们两个人的秘密。”

丁小玲对刘佳千叮咛万嘱咐。

“放心吧,我一个字也不说。”刘佳拍着胸脯保证。

回到家里,刘佳书包还没放下,她妈妈就从厨房举着锅铲冲过来,“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看看都几点了。”

“碰到一个同学,聊了几句。”刘佳溜进卫生间洗手。


“赶紧出来吃饭,吃完饭好好写作业。”刘佳妈妈在客厅嚷嚷。

饭桌上,刘佳扒拉着碗里的米粒。

“快吃快吃,磨蹭什么呢?”刘佳妈妈用筷子敲她的碗沿。

“哎呀,吃饱了。回来的路上,和同学吃了好多零食。”刘佳胃里装满了烤冷面。

“哪个同学啊?”

“就我们班的丁小玲,她今天没考好,我安慰了她几句。”

“就你还安慰别人?你看看你考了几分。”刘佳妈妈眼看就准备板上脸训斥。

刘佳忙岔开话题,“妈,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听不听?”

“你能有什么秘密?”

“不是我,是我们班王亚静,她妈妈和你是同事,还记得吧。”

“怎么不记得,王亚静每次都考第一,她妈妈在单位说起来,我都没办法接

话,你看看你——”

“哎哎哎——妈,王亚静谈男朋友了,都谈好长时间了。”

刘佳把从丁小玲那里听来的,加油添醋地重新演绎了一遍,刘佳妈妈难得没有打断女儿的话,从头听到尾。

“哎呦,才多大啊就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妈,这可是我好朋友只告诉我一个人的秘密,你可不能说出去。”

“你当我是你们小孩子啊,嘴上没个把门的。行了,吃饱了就做功课去吧。”

刘佳妈妈破天荒没有批评考砸的刘佳。

八卦是女人之间的黏合剂,老少咸宜。

王亚静妈妈最近在单位,总觉得气氛怪怪的,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让她摸不透。

“她成天夸她女儿成绩好,这个好,那个好,有什么用,小小年纪和男生鬼混,没家教。”

“她成天趾高气昂的,要是知道她女儿偷偷去小诊所打胎,她不得气死。”

“没准她早知道了,故意在我们面前装得没事人一样。”

“那她也太能演了。”

厕所隔间里,王亚静妈妈听到两个女同事指名道姓地编排她和她女儿。

“你们都是听谁胡说的?”

两个正八卦得起劲的女同事,看到王亚静妈妈突然推开厕所隔间的门,气势汹汹地出来,着实吓了一跳。

“你凶什么?许你女儿做,还不许别人说了。”一个平时总被王亚静妈妈压一头的女同事反唇相讥。

“我们知道了又没什么,大家都是同事,不会害你,只是你得好好管管你女儿,这才上初中,哪能这么瞎搞。”另一个女同事明枪暗箭地帮腔。

那天,王亚静妈妈把单位吵了个天翻地覆,终于揪出了“绯闻”传播的源头。

刘佳妈妈虽然心虚,但还是嘴上强硬,“凭什么我道歉,你女儿自己干的好事,她不嫌害臊到处和同学讲,关我什么事?”

“你放屁——”王亚静妈妈像头发怒的母狮。

“我要说一句瞎话,天打雷劈。”刘佳妈妈躲在劝架的同事身后说道。

王亚静正在教室上自习,被班主任叫了出去。

“妈?”王亚静看到妈妈脸色铁青地站在教室门口。

“跟我走。”

“去哪啊?还没放学呢。”王亚静想挣脱开妈妈的手,两个人在走廊上拉扯。

李骏抱着一摞作业本从走廊另一端走来,好奇地看着这边纠缠的母女俩。

“去医院。”

“去医院干吗啊?”王亚静也看到了李骏,觉得很丢脸,拼命甩开妈妈的手。

“去检查啊,你说去干吗,你干的好事。”

“我干什么了?”王亚静觉得莫名其妙,李骏站在不远处驻足观看,更是让她得面红耳赤。


班上同学纷纷探头向教室外张望。

“她和李骏的事,不会被她妈妈知道了吧?”刘佳给丁小玲传纸条。

“不知道啊,看她妈的样子,估计是知道了吧。”丁小玲回复。

前段时间,体育课上,王亚静和体育老师请了假,坐在树荫下休息。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丁小玲跑完步过来。

“嗯,肚子难受。”

“来例假了?”

“不是——是——”王亚静转头四下看看,附在丁小玲耳边,“我昨天刚打完胎,医生说不让我剧烈运动。”

“打——胎——”丁小玲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矿泉水瓶。

“嘘!别让人听见。”王亚静提醒她。

“哦——”丁小玲捂住嘴巴。

“什么?打——胎——”刘佳嘴里刚塞进去的麻辣烫差点又掉进碗里。

“嘘!别让人听见。”丁小玲压低声音。

刘佳警惕地点点头,“真是想不到,她居然还会——”

两个人事未通的女孩,聊着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内心有着隐秘的兴奋。

“这个王亚静居然打过胎——”刘佳妈妈也惊讶得不得了。

“是啊,她最好的朋友告诉我的,肯定是真的。”

“你们现在这些小孩子,真是不得了,什么事情是你们不敢干的。”

“妈,你以后别老说我,我已经够听话的了。”刘佳说道。

“你要是敢学坏,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刘佳妈妈话虽这样说,心里还是安慰的,自己女儿虽然整日迷迷瞪瞪,学习不上进,但好歹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丑事。

人哪,不怕比,就看怎么比。

比好,永远心意难平,比差,倒是宽心不少。

教室外,哭哭啼啼的王亚静被她妈妈生拉硬拽地给拖走了。

教室里,同学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

“哎,王亚静怎么了?她早恋的事被发现了?”丁小玲前排的女生扭头问她。“啊?你也知道她和李骏的事?”丁小玲说着,瞪了一眼刘佳。

刘佳忙摆摆手表示不是自己说的。

“他俩真有事啊,快说快说,真的假的啊?”前排的女生追问,周围的同学也纷纷把耳朵支了起来。

“就——就是李骏写过一封情书,哎呀,我——我也不清楚。”丁小玲半推半就,在大家的追问下,把事情说了个七七八八。

刘佳和同桌咬耳朵,“不是和你说别乱说了吗,丁小玲放学肯定要骂我。”

同桌挠挠头,“我就和常凯提了一句,就一句。”

“被你害死了。”

“对不起了,等下请你吃冰激凌。”同桌示弱。

秘密呐,独享最没滋味,众人分食,才口舌生津。

第二天,王亚静没来上课,第三天也没来,第四天,第五天,她的座位一直空着。

王亚静转学了,没有和同学告别,悄悄离开了。

王亚静妈妈也从单位辞了职,带着王亚静搬了家。

大家心照不宣,这是为了让王亚静和李骏彻底断了联系。

暑假,丁小玲收到一封信,是王亚静寄来的。

信里说她和李骏的事情,都是她编的,其实,李骏根本不认识她是谁,更没有给她写过情书。

“我不过是自编自演了一出谈恋爱的戏码,刚开始是因为好玩,后来编着编着就上瘾了。每次看到你那么相信我说的,我心里就很开心,好像我说的那些事,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一样。我知道那些事是你传出去的,不过我现在不怪你了。”

“怪我干吗?又不是我编的瞎话。”丁小玲把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篓。暑假里,丁小玲妈妈给她报了好几个补习班,在英文补习班上,丁小玲遇到了李骏。

课间休息时,李骏和几个男生在聊天。

李骏:“前段时间,我被隔壁班一个女生给『上』了。”

“吁——”几个男生起哄。

李骏:“她到处和别人说跟我上床了,还有了我的孩子,我还带她去打胎,然后我还跪下给她发誓,大学毕业后就娶她。可是我压根不认识她。”

男生甲:“现在女生都被韩剧洗脑了。”

男生乙:“这女生就我们班的,叫王亚静,她妈妈来学校带走她那天,她哭得跟花猫似的,我们还都以为她是舍不得你呢。”

李骏:“我谢谢她了,吓死我吧。”

男生乙:“她妈那天带她去医院,非让医生检查她打过胎没,然后她自己哭着说那些事都是她自己编的,她妈不信,非让医生检查。医生检查了说她没事,她妈才打了她两巴掌,把她带走了。”

男生甲:“你怎么知道得那么详细啊?”

男生乙:“我爸给班主任送超市卡的时候,听我们班主任说的。王亚静她妈给她办转学时候,班主任听她妈亲口说的,错不了。”

李骏:“我天,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男生乙看到了丁小玲,“丁小玲,你和王亚静最好了,她转学后有没有找过你?”

李骏看过来,丁小玲慌乱地摇了摇头。

男生甲:“她哪还会好意思找知道这些事的人。”

补习课结束,丁小玲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李骏骑着单车从后面赶上来。

李骏刹车:“丁——”

“丁小玲。”

“对,丁小玲,你和那个王亚静是好朋友?”

“还可以吧,原来我们住得近。”丁小玲脸烫得要命。

“她真的亲口说和我谈恋爱,还那啥那啥?”

“嗯——”丁小玲声音小得像蚊子。

“我去——真是什么人都有。”李骏甩甩头,准备骑车离开。

“哎——”丁小玲叫住他。

“怎么了?”

“其实王亚静她——有病。”丁小玲的心跳加速,心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有病?”

“她有妄想症,不是很严重,就是会把一些想象的事情当成真的。”丁小玲发现李骏的注意力完全被自己吸引,更加滔滔不绝。

“她小学时候就被发现有这个病,她妈妈担心别人知道了会孤立她,就不让她和别人说,她只和我一个人说过,我还看过她的病历。”

“我知道,我知道,就那种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半天的那种,电视剧里演过。”

李骏推着单车,并肩和丁小玲走在一起。

“差——差不多。”

“她这病要吃药吗?”李骏好奇。

“啊?吃吧,有时候吃,有时候不吃。”丁小玲随口编。

“我懂我懂,病情好一些的时候就不吃,严重的时候就吃药控制一下。”李骏又搬出了他从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

“是,是的。”

两个人说着话,很快到了要分开的岔路口。

李骏骑上车,“我要往那边走了,咱们明天见。”

“王亚静得病的事,你别和别人说,她——”丁小玲话还没说完,李骏就一副让她安心的样子,朝她点点头。

“这是我跟你的秘密,就咱俩知道。拜拜。”

“拜拜,拜——拜——”丁小玲雀跃得像头小鹿,目送着李骏的身影远去。


“神经病啊,什么病,真的,我骗你干吗,她好朋友告诉我的。”李骏把丁小玲告诉他的说了一通,随即提醒他的朋友,“别到处乱说啊,被她朋友知道了,觉得我跟女生一样喜欢八卦,是个大嘴巴了。”

秘密,流转于口舌之间,众人皆知,还装作不知,才有其真正的意义。

,是个大嘴巴了。”

秘密,流转于口舌之间,众人皆知,还装作不知,才有其真正的意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印度打响经济独立战!数十万人加班加点,撕中方标签贴上印度制造

印度打响经济独立战!数十万人加班加点,撕中方标签贴上印度制造

鹰视国际视角
2021-11-28 19:17:55
世乒赛冷门迭爆证明11分制改革是历史的倒退

世乒赛冷门迭爆证明11分制改革是历史的倒退

乒乓看世界
2021-11-27 22:27:53
“牙结石”能自己抠掉吗?教你几招,牙缝里的脏东西或能轻松去除

“牙结石”能自己抠掉吗?教你几招,牙缝里的脏东西或能轻松去除

倩倩聊养生
2021-11-27 16:22:17
梅西职业生涯至今6次助攻戴帽:巴萨4次,阿根廷1次,巴黎1次

梅西职业生涯至今6次助攻戴帽:巴萨4次,阿根廷1次,巴黎1次

直播吧
2021-11-28 22:51:29
“人若好命,一看就知”:好命的人具有3个特征,有一个就不会差

“人若好命,一看就知”:好命的人具有3个特征,有一个就不会差

记忆收藏家
2021-11-27 13:13:12
名宿:朗尼克上任曼联3将恐被拿下 他有理念有成就但也可能失败

名宿:朗尼克上任曼联3将恐被拿下 他有理念有成就但也可能失败

直播吧
2021-11-28 19:09:10
东北大龄光棍张同学爆红原因

东北大龄光棍张同学爆红原因

八圈儿大佬
2021-11-27 13:36:35
炼丹师可以考证了!国家发布人工智能训练师5级职业标准

炼丹师可以考证了!国家发布人工智能训练师5级职业标准

量子位
2021-11-28 13:28:47
白岩松红灰往事:送儿子上伦敦国王学校,送平民只有“不会吧?”

白岩松红灰往事:送儿子上伦敦国王学校,送平民只有“不会吧?”

八圈八一扒
2021-11-26 15:00:56
华为的“反击”开始!5G专利成为重要筹码,美国要“肉疼”了

华为的“反击”开始!5G专利成为重要筹码,美国要“肉疼”了

科技资料库
2021-11-28 21:37:45
博主:足协已经与李铁接班人见面 该教练3天前缺席球队训练

博主:足协已经与李铁接班人见面 该教练3天前缺席球队训练

智道足球
2021-11-28 11:28:56
男性152-188cm标准体重对照表已公布,快自测一下,其实你并不胖

男性152-188cm标准体重对照表已公布,快自测一下,其实你并不胖

倩倩聊养生
2021-11-26 10:29:18
广东:一名千万粉丝网红做搭讪直播扰民 被封号

广东:一名千万粉丝网红做搭讪直播扰民 被封号

薛定喵
2021-11-28 19:32:16
房价如果再涨一波,国家经济立马会高速上升,但是现在房价太高了

房价如果再涨一波,国家经济立马会高速上升,但是现在房价太高了

大城侃社会
2021-11-27 18:56:56
陈漫的毁灭史:从“艺术家”到“万人唾”,她经历了什么?

陈漫的毁灭史:从“艺术家”到“万人唾”,她经历了什么?

彭富春
2021-11-25 00:03:41
哈萨克斯坦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矿场,近期该国电网压力激增

哈萨克斯坦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矿场,近期该国电网压力激增

IT之家
2021-11-28 19:15:21
电影中那些“奇丑无比”的演员,现实中是什么样子?

电影中那些“奇丑无比”的演员,现实中是什么样子?

剧有意思
2021-11-23 15:12:16
一个48岁二婚男人的醒悟:二婚夫妻“喂饱”难,原来是因为这一点

一个48岁二婚男人的醒悟:二婚夫妻“喂饱”难,原来是因为这一点

私家树洞
2021-11-26 15:06:35
“我儿子只是偷看了你洗澡,你们却把他逼到跳楼!”母亲深夜含泪控诉,恶心了多少人...

“我儿子只是偷看了你洗澡,你们却把他逼到跳楼!”母亲深夜含泪控诉,恶心了多少人...

感觉会火
2021-11-24 04:33:52
不惑之旅大结局,简星燃渣有三原因,不孝不仁自私,家庭教育失败

不惑之旅大结局,简星燃渣有三原因,不孝不仁自私,家庭教育失败

追剧娱乐研究院
2021-11-28 16:54:18
2021-11-29 03:10:44
小说精品屋
小说精品屋
推送小说精品
588文章数 1064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警惕最新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带来的新挑战

头条要闻

媒体:美太平洋盟国或投奔中国 美国议员"急红了眼"

头条要闻

媒体:美太平洋盟国或投奔中国 美国议员"急红了眼"

体育要闻

英超-桑乔建功若鸟送大礼+点杀 切尔西1-1平曼联

娱乐要闻

私生饭直闯明星住处 拿走私人物品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钟南山张文宏吴尊友对"奥密克戎"最新发声

汽车要闻

真香预警?日系豪车开启插电混动的大门

态度原创

房产
教育
艺术
手机
军事航空

房产要闻

华东第三次集中供地:门槛一再调低,市场持续降温

教育要闻

2022国考今开考:报考首破200万人 平均68人竞争1岗

艺术要闻

达蒙·加尔古特谈《诺言》

手机要闻

MIUI改进有望!小米推出Bug反馈激励:送新款千元机

军事要闻

张思南:澳防长言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