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性瘾症妻子连司机都不放过,亲子鉴定,孩子不是丈夫,也不是司机的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亲生之谜:亲子鉴定师揭露的 10 个婚姻真相》,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就是奸夫,我和表妹偷摸好了四年,生了一个特别漂亮的闺女小羽,最近才发现原来屋里头到处都被她男人装了监控摄像头。」

「她丈夫真的太膈应人了,他把摄像头都装在插座里,就是那种插空调的转换头,这谁能想得到呢!

我表妹跟我说,她寻思这个插头装上也不是今年的事,她男人肯定在憋着劲要报复我们,所以打算先动手,让她爹也就是我表舅找厂里人买包冰,然后偷偷放她男人包里,之后报警抓他再离婚。」

1

说这话的是元虎,一个典型东北大高个,身高有近 1.9 米,从头到脚穿着一件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特别夸张的黑貂皮。他跟我们说话的时候,小杨一边偷笑,一边给我发赵本山小品里的词「山炮」。

听他说完,我吓了一跳,初次见面,既无信任又无交情,他这话说的也太不合适了。

元虎撇嘴一笑说道:「她这不是扯犊子么,冰毒有那么好买?我是老实人,在我们老家那片口碑贼好,这种埋汰人的事我能干嘛!

所以我就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她男人,干干脆脆跟她男人摊牌。我就说,我也不让表妹用冰毒整你,你也别霍霍我表妹。


这次来鉴定,如果小羽是他男人闺女,那我就回老家种地再也不联系表妹;如果小羽不是他闺女是我闺女,那你们就好好离婚,大家有情有义好聚好散。」

小杨试探着问道:「元先生,根据以往我们做过的案子,凡是鉴定结果显示非亲生,丈夫一方都无法平静地接受。简单来说,就是您给人家戴了两年绿帽子,让人家给您白养好几年女儿,人家恐怕不会干休的。」

听小杨这么说,我看了她一眼,显然她是在好意提醒元虎。

元虎却正色道:「小姑娘,话可不敢这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一个大老爷们没看好自己老婆,也好意思怪别人,在自己家里装监控摄像头还有理了,官司打到中央我也不怕!」

说完之后,元虎觉得语气好像有点得罪我们,又补充道:「其实我跟表妹才是从小到大的真爱,她就是为了钱才嫁给宋梧的,真的很可怜。」

按照元虎的说法,她表妹归蓉蓉是「舍身救父」。

他跟蓉蓉是远房表兄妹,从小是娃娃亲,6、7 岁起就连真带假谈恋爱,13 岁时一起在厂子里玩捉迷藏有的身体接触。

当时孩子们在车间里四处闪躲,他被蓉蓉拉进了装钢材的卡车里。那个找人的孩子非常厉害,敲着钢管听响动辨位,抓到谁谁就要吃泥丸子。

元虎和蓉蓉贴身靠在车箱底上,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下。蓉蓉嫌车底太凉,就把半边身子压在元虎身上,在他耳边呼吸,二人正是青春萌动初解人事,难免有些生理反应。

找人的孩子越找越远,蓉蓉趁机抱住元虎,元虎只觉耳根发热,后背冒汗,身体猛得抖了一下。蓉蓉扑哧一乐,两只手在元虎身上胡乱摸索,元虎也照样摸回去。

两个初解人事的孩子在车厢里胡天胡地乱摸一通,从此就老公老婆乱喊起来。

在学业方面,两人都不是有耐心的人,成绩差得一塌糊涂,刚刚完成九年义务制教育就辍学打工。

一开始到北京是各干各的,2014 年前后都到了一家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其实就是网贷公司)工作。

元虎做保安,蓉蓉做前台,那时候蓉蓉经常偷拿会议室招待媒体的茶点给他吃。在公司里,元虎进来出去,只要稍微没人的空间,一会儿摸摸她肩膀,一会儿蹭一下她屁股。蓉蓉嘴里说着「滚滚滚」,脸上却有笑意。

直到这年圣诞节,蓉蓉正在值班布置圣诞树,元虎看到储物间没人又去挠她肚子,却被一巴掌打在脸上。

她转过身来,眉头紧皱,脸色铁青,嘴角一斜如刀如剑:「我今天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你以后再动手动脚,我男朋友能让你全家死绝。」

元虎当场傻了,他从没有见过蓉蓉脸上这么狠过。

谈到此处,小杨问道:「你们从小长大,又是亲戚,你表妹这话也太狠了吧……」

元虎叹了口气:「我那会儿也这么误会的,她话一出口,我只觉得呼啦抄一下子整个脑袋都蒙蒙响。后来我才知道,是表舅出事了,他带人打架把镇上火锅店给砸了,眼睛也戳瞎一只,人家要赔 60 万,不然就要让我表舅蹲十年大狱。我表妹这是为了救她亲爹!」

元虎说,蓉蓉长得好看,公司里是个男的都看着流口水,那时候公司管技术的头头宋梧总是以开会为名跟蓉蓉独处,他之前就好几次撞见宋梧对蓉蓉搂搂抱抱,那时候他连杀了宋梧的心都有。

蓉蓉和他撕破脸后,就搬到了宋梧家住,每天都乘着宋梧的私家轿车上班,不久就和宋梧公开了关系。

元虎本来已经死心,不仅离职回家,还在表妹和宋梧的婚礼上端着酒杯敬酒,一口一个「妹夫」连敬七八次,每次都痛饮整整一大杯白酒,直喝得酒精中毒。(元虎觉得自己很痴情,但我和小杨都觉得这种场景很尴尬。)

让元虎没有想到的是,蓉蓉结婚后竟然找到自己,让他给宋梧做专职司机,而且为他争取到了 1.5 万元左右的月薪,这是他做保安收入的好几倍。

元虎对我们笑道:「我也没想到,表妹会为我在酒席上的痴情感动,她后来跟我说,她心里一直有我。」

元虎做了司机之后,经常拉着宋梧和表妹出门,他看得出来表妹对宋梧没有感情。说到此处,他用手一合,「如果两个人有感情,两个人会坐在一起。」然后他两手一摆,「可是每次出门,都是宋梧坐中间,表妹靠在窗户上玩手机,连脚都不愿意过界。」

但蓉蓉毕竟已经结婚,元虎虽然有了更多和她独处的机会,却再也没有主动摸过她一根手指。

直到蓉蓉哥哥办二婚酒席那次,宋梧人在北京有急事,只有蓉蓉一人回东北老家。

酒席上,蓉蓉一掷千金,甩了八万八的随礼,把场面撑得十足,众人无不羡慕,新娘父母亲属围着她流水一样的敬酒,把她喝得天昏地暗,最后是元虎把她抱上的汽车。

在回去的路上,蓉蓉坐在副驾驶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她抱着元虎的脖子撕心裂肺一样说自己命苦,说宋梧只顾工作,从来也不知道疼她、关心她,三棒槌打不出一个屁,就是个软蛋窝囊废,已经把她的心伤透。

元虎本来在开车,蓉蓉猛得一抱他,方向盘打滑差点撞到迎面而来的大卡车。于是,元虎只好把车开到了野地里,先安抚住蓉蓉。但是这一安抚,两个人肌肤相亲,又加上酒气渲染,就又搞到了一起。


这一好就是四年多,因为宋梧经常加班,元虎跟蓉蓉在一起时间反而更多。

他经常有一种错觉,这就是他的女人,以至于他参加老乡聚会的时候经常跟人介绍说蓉蓉是自己女朋友,蓉蓉也是笑着从不反驳。

2

宋梧到鉴定所的时间已是中午,元虎以为我们不认识,于是站起来给我们引荐,他已经忘了我们就是宋梧推荐给他的。

从业务关系上来说,宋梧才是我们的委托人。

宋梧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还是秋天,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天反反复复说得一句话就是:他老婆是个色情狂。

「妈了个巴的,白天也要做,晚上也要做,来月事了也不行,我都烦死了。我就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女人。

我是个活人呢,我又不是工具,她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我还要工作还要挣钱给她花,她是一天不找点事搞,一天就要死了的色情狂。」

宋梧只有一米六,秃头,穿着一身蓝灰衬衣个子说话像是赶着抢着似的,语速很快,只有集中精神才能听懂他在说什么,电脑走哪抱哪,是个典型的程序员。

按照宋梧的说法,他不仅早就在家中装了监控,而且在老婆蓉蓉手机里植入了木马病毒。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蓉蓉和家里司机出轨的事,只不过他一直不想管,因为他认定蓉蓉跟元虎只是肉欲,跟他才是爱情。

「如果不是我在她聊天记录里看见,她打算栽赃我贩毒、要置我于死地,我真得会一直以为她就是个单纯的姑娘,只是跟我赌气,心里还是爱我的。」

宋梧是公司的风控总监,事实上管着技术和风控两个大部门,他的工作无论如何都不会跟归蓉蓉沾上边。虽然他个子略矮长得一般,但到他这种位置,公司里确实有不少女生在追他,蓉蓉实在太不起眼。

真正让他注意到蓉蓉的事是公司三周年团建那次,蓉蓉唱的那首歌。

当日团建已经快结束,在 KTV 里昏暗的灯光中,众人都在靠着沙发玩手机,老板们也唱完了想唱的歌曲。

这时候,宋梧听见了蓉蓉的歌声,「小的时候上学老师总是说你比不过我,我也躲在角落里偷偷笑过……」

宋梧顺着歌声看去,只见一个小姑娘坐在点歌台旁边的矮脚沙发上,两手里捧着黑话筒正动情地唱着,墙边的消防灯将一点点微弱的光打在她脸上,显得她那么瘦小。

她的歌声在疲倦的人群里没人注意,但是宋梧却听得极为入神,尤其是唱到那句「长大以后现在的你为人娘为人妻,记得小时候这样做过家家泥……」宋梧鼻头一酸,几乎要掉下泪来。

他母亲过世早,父亲一直在外地打工,姐姐虽然只比他大一岁,却长姐如母将他拉扯大,后来结婚远嫁,就很少跟他相见。他以前从来没听过贾盛强的这首《姐姐》,以至于听到女孩柔软的歌声,反而难过得想哭。

女孩甜甜地唱完之后,发现没人续唱,又唱起了王太利的《父亲》,这一次女孩是边唱边流眼泪,唱得楚楚可怜。

当时有人在宋梧身边叨咕,「估计这姑娘家里是出事了,唱得这也太惨了。」

宋梧心里有了不忍,于是便在散场后从企业微信里要到了女孩的联系方式,两人很快就发展成了情侣关系。

事实上,宋梧第一次和蓉蓉约会就已经从餐厅约到了床上,他那时候以为蓉蓉是家里急于用钱,才会那么急切地献身给自己,所以心里对她更加可怜。

那段时间,蓉蓉频繁和他发生关系,有时是约会饭后,但更多是在办公室里或者在车里,他一边觉得事有不妥,一边又暗自欣喜,这个姑娘给他带来的刺激让他欲罢不能。

谈到此处,宋梧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当时其实已经吃不消了,但总觉得自己是占便宜的一方,不好意思提出来。」

不久之后,蓉蓉怀孕,宋梧奉子成婚,他终于发现事情不妙。

一方面,归蓉蓉加紧了对他的压迫,就算怀孕了也不休息,让他觉得每天都有种想死的感觉;另一方面,家里的避孕套莫名减少,而车上却多出很多避孕套,他终于发现了这位堂哥司机的奸夫身份。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离婚,但这时候一件小事改变了他的看法。

宋梧在商场和人谈事,中途去电影院旁边男卫生间小解,这时候突然有个年轻爸爸一只手拉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另一只手捂着女孩的眼睛,连跨三步把小女孩带进来了有马桶的隔间,然后扑通一声将门紧紧关住。

宋梧本来听到小女孩的笑声还挺诧异,这时候才明白原来是女孩太小,没有独立如厕能力,爸爸只好这样带女儿上厕所。

他当时呆住了,听着隔间里传来的嘘嘘水声,莫名其妙联想到,这个年轻爸爸的妻子要么亡故要么离婚,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可能带着小女儿进都是男人的厕所,让这么多男人听到她女儿上厕所的声音。

他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离婚,自己的女儿也将失去母亲,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宋梧自己从小没有母亲,他把这视为毕生憾事,即使已过而立之年,仍然会在梦见母亲时哭湿枕头。

宋梧决定挽回自己的婚姻。他在屋子里装满了监控,在妻子手机植入了监控的软件。

因为憎恨元虎时刻陪着妻子,他便索性带蓉蓉去搭乘天津之眼摩天轮,让元虎在下面干看着。

摩天轮转到最高处时,他掏出戒指,再次单膝跪地向妻子求婚,希望和妻子重新开始。

蓉蓉接过戒指,问道:「多少钱买的?」

宋梧比了个一只手指的手势,口中说道:「10 万。」

昏暗的光线里,蓉蓉脸上挤出了笑容,说道:「谢谢了,你也真是有心了。」然后将戒指装进了手袋里。


宋梧非常开心,一把将蓉蓉搂在怀中。怀中是妻子,窗外是海河,灯火闪烁的地方是天津,茫茫黑暗中他们靠在一起,他觉得情景气氛非常浪漫。

这时候,他看了一眼手机监控,蓉蓉明明和他抱在一起,却偷偷给元虎发了一条信息「现在我闻到他身上的味儿就恶心,真想赶紧回去跟你痛痛快快大干一场……」

宋梧看到这条信息崩溃了,他将妻子推开,直勾勾地看着对方很久蓉。蓉不看他只看手机,一直到下摩天轮两人都没再说话。

宋梧惨笑着对我们说:「邓医生,你知道吗?在她那里,再多的夫妻情分也比不过一个蠢汉陪她做爱,她天天脑子里都在想这个,你说她是不是变态……」

我摇了摇头,「性瘾症患者体内激素紊乱导致的焦躁是没办法克制的,他们一旦发作,就会不顾一切去寻找发泄对象,你妻子会不会是这种情况?」

宋梧叹了口气,「所以我就索性由她去了,只要她是我孩子的妈就行。如果不是现在她要我的命,我绝对不会离婚。」

3

事实上,宋梧秋天来找我的第一次亲子鉴定,我就已经给他证实了,他和宋小羽没有血缘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冬天,他又带情夫元虎来找我做一次。

这次的小孩样本是元虎提供的,是他从小羽头上拔得碎发,宋梧则提供自己的指甲作为样本。

我和小杨都发觉到了宋梧的动机不对,小杨甚至出言提醒,意在警示元虎防范报复。俗话说,赌近盗奸近杀,我们也很担心出事,但神经大条的元虎显然没有多想。

宋梧见到元虎后显得很亲密,向我们道:「虎哥确实是个好人,他跟我老婆偷情,我老婆要给我下套,他还提醒我。当然,其实他不提醒我也能知道,不过他有这个心,我就很承他人情了。」

我和小杨、办公室主任都听出了宋梧口中的杀气。但元虎却很开心,脸上露出得意神色,他故作不耐烦地说:「还用你这五迷三道的白话,咱们今天整快点,我晚上还得回去做饭。」

宋梧突然冷笑道:「虎哥,你不想知道为什么蓉蓉会跑去跟你生活吗?你觉得你真的承担得起她犯下的错吗?」

一个月前宋梧凌晨两点回家休息,从来不给他留灯的蓉蓉竟然做了满桌子饭菜等他。虽然他有疲倦之色,但脸上却都是笑意。

蓉蓉接过宋梧的手包,跪在地上给他脱皮鞋,然后又给他一副碗筷,半蹲着用分酒器服侍他喝红酒。

宋梧看着桌上的小炒猪肝和酸辣鸡杂,这才发现原来蓉蓉跟他做了这些年夫妻,竟然不知道他不吃动物内脏的事。他一筷子都没有动,直接用水洗了脸进到房间休息。

蓉蓉跪在他床头,突然哭起来,连连磕头,请宋梧再救救自己爹娘。

头天早晨,归蓉蓉哥哥打来电话,归父因为买卖毒品被抓,归母惊吓过度,心梗复发,已经住进了 ICU。归蓉蓉吓得手机都掉到了地板上,自觉害了父母,罪孽深重,于是把自己所有存款都转给了哥哥,让哥哥赶紧找人营救。

在此之后,归蓉蓉想来想去都找不到可靠人帮忙,于是又想到了自己丈夫宋梧。

宋梧侧卧在床上,叹声道:「你当贩毒还跟打架一样。你爹把人家店铺砸了,眼睛戳瞎了,我去花钱息事宁人,钱花到位,判个一年半载就能出来。但你爹这是贩毒,我们有钱没处花去。」

蓉蓉回道,自己哥哥已经找到有权有势的人,只要给钱还是可以的。


宋梧对她冷笑说:「这几年你哥哥从你这拿走多少钱?一个烂赌鬼,又嫖又赌,连亲爹亲娘救命钱都骗。早先你跟我说他已经管住自己,结果跑到淮南去赌钱,被人家打折了两条腿。你让他把两条腿长出来,我就相信他。」

蓉蓉扯着嗓子哭道:「可是他是我哥!」

「对,是你哥。」宋梧用食指指了她一下道:「他是你哥,不是我哥。」

蓉蓉转悲为怒,站起来说道:「你怎么这么残忍!我爸爸也是一条命呀!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救还是不救。」

宋梧转身睡去,不再理会。他听见了蓉蓉跑到了隔壁孩子房间里,故意将孩子弄得哇哇哭,然后抱着女儿就跑出了门。她一直知道孩子是宋梧的软肋,按照宋梧的说法,蓉蓉自从生了孩子便觉得自己立了大功,一切过错都是她生了孩子导致的问题,所以每次遇到争吵都会用孩子要挟宋梧。这回仍然如此。

站在我们的角度来看,其实这个时间点已是初冬,宋梧已经完全通过我们之前的鉴定知道小羽不是自己亲生血脉的事。但他始终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都看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说完这些,宋梧问元虎:「虎哥,我可以告诉你,之前我已经带着小羽来找邓医生鉴定过,她确实不是我的孩子。」

说完之后,宋梧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证实了他的说法。

宋梧接着说道:「蓉蓉她爹贩毒,她哥是烂赌鬼无底洞,她妈心梗,归家现在已经是火坑,你确定还要跳吗?」

元虎先是一愣,然后怒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你这是算计好了要抛下他们母女?」

宋梧道:「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过错方是她,我离婚也是合法的,更用不着再继续给钱。」

元虎更是发怒道:「法律的归法律,你要依法离婚,我支持。但是做人是不是应该要有人情味,大家好聚好散,你这么多钱怎么就不能分点给她,让她去救救亲爹。你做人得讲良心,不能这么没有人情味,邓医生,你说对不对?」

我摇摇头:「不对!」

元虎继续骂道:「你看邓医生都说你不对,没有你这样做人的,抛弃妻女你还有理了——」

唉……这是怎么回事,我赶紧摇头:「我不是你这个意思。」

元虎并没有理会,反而自说自话起来,义正言辞道:「我就说我跟蓉蓉那才是真感情。宋梧,你给我听好了,如果这次结果显示是你的孩子,你就给我老老实实把孩子接走,如果不是,我跟你说,我元虎一定管她们母女到底。像你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我看就是太监。」

4

当天分别时,宋梧虽然挨了很多的骂,但仍然是笑嘻嘻的,对于元虎的羞辱,他基本没做反驳,反而口中一直念念有词「触发变量,变量……」显得相当轻松。

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他在隐藏着什么,直到我接到了元虎的电话。

当时元虎用的并不是自己的手机号,但是一听他的口音,我就想起了他是谁,电话里元虎特别慌张,一直在追问鉴定结果。

「邓医生,上次我跟宋梧那小子去你那鉴定,你后来把鉴定结果给他了吗?」

我做了肯定的回复。元虎又追问鉴定结果怎样,让我念给他听。

因为我当时正在处理一桩其他的案子,于是我就让小杨去对接他。

出于之前的三方约定,小杨便把结果也给他读了一遍「……鉴于多种基因不能从被检父基因型中找到来源,所以经我中心确定,双方无血缘关系……也就是说,孩子不是宋梧的。」

却没想到元虎暴怒道:「你们有没有看他朋友圈,他妈的,孩子不是我的!」说完之后,元虎像是将电话砸了,联系突然中断。

后来,我们从接近双方的其他鉴定人处得知,元虎已经因为重伤蓉蓉入狱。

综合各种信源,我们后来对当天的事做过还原,大致如下:

我们把鉴定结果邮寄给宋梧后,宋梧在朋友圈公布了两份鉴定报告,并且发文称:

本人已经和蓉蓉离婚,过错方是她,归蓉蓉所生之女和我没有血缘关系,证据如亲子鉴定报告一所示,从此她和她亲眷所欠下的债务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另特别提醒司机元虎,「什么虎不虎,你个蠢猪以为孩子不是我的就是你的。之前我带你去亲子鉴定用的指甲,就是我亲眼看你剪了扔在我车上的,她玩你跟玩个猪狗一样。证据如亲子鉴定报告二所示。」

当天上午,元虎被微信提醒,看到亲子鉴定报告后,当时气得急火攻心,这些年他一直觉得小羽就是自己的女儿,也一直觉得蓉蓉除了自己,不可能有其他情人,这个鉴定报告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

他拿着朋友圈去质问蓉蓉,双方发生冲突,元虎失手捅伤了蓉蓉。

他本来是想逃跑的,但是到了下午又觉得自己可能被宋梧骗了,于是打电话找我核实,所以当天通话才会那么慌慌张张。

其实出于严谨,我觉得他应该自己再来鉴定下,宋梧提供的鉴材未必就是他的。

核实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是被绿的受害者,所以最终仍然选择了报警自首。

这里,我们想补充一件事,为什么我们一直觉得宋梧会报复,主要是他第一次来时讲细节的时候,表现太吓人了,脸色通红,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

宋梧在摩天轮事后好几年间一直和妻子各玩各的,终于有一天收到了关于「离婚咨询」的广告短信。

出于程序员对推荐算法的敏感,他便查了蓉蓉的豆瓣知乎贴吧等账号,发现她关注了大量「怎么离婚转移财产」、「离婚了怎么保护财产」之类的问题,便猜测很可能是她近期在做相关咨询,顺带泄露了自己的信息。

宋梧便设计再次开始监测妻子手机,发现妻子在只有自己父母、哥哥的家庭群里多次提出离婚的事。

除了归母提过一句不太合适,归父和她哥哥全程参与出谋划策各种转移财产的事情,但最终结果都是指向分割财产,直到最后蓉蓉提出让父亲购买冰毒栽赃宋梧。

这个意见被提出来的时候,其实他们家人还觉得太过绝情,但经不住蓉蓉恳求,她连发十几条信息哭诉「我实在过不下去了,他就是个窝囊废」、「你们还疼不疼女儿」……

宋梧在带着女儿第一次出去做亲子鉴定前,还忍不住跟蓉蓉打招呼:「我带女儿出去检查身体了。」

但是,蓉蓉给他的回复却是:「你出门被车撞死才好。」

到此为止,归蓉蓉父亲被捕、母亲心梗、情夫入狱,自己被捅成重伤。

我们不知道宋梧做过什么,但是我们知道,他那天的样子真得很惨。

「就因为我爱他,她就觉得我欠她的,想让我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立即下架!收回!不再销售!

立即下架!收回!不再销售!

南国今报
2021-11-27 20:44:08
国足输球原因找到了?曝李铁严重违规腐败,曾私下联系球员跟他混

国足输球原因找到了?曝李铁严重违规腐败,曾私下联系球员跟他混

篮球国度
2021-11-30 09:40:41
国民党公布“公投”民调结果:四案全过大获全胜

国民党公布“公投”民调结果:四案全过大获全胜

海峡导报社
2021-11-30 17:24:17
丈夫单方面宣布离婚,霸气的她为何沉默?

丈夫单方面宣布离婚,霸气的她为何沉默?

看人物
2021-11-30 12:55:10
嫖娼和一夜情,有下列区别

嫖娼和一夜情,有下列区别

法律智囊团
2021-11-30 21:05:42
第二拳来了!中国正式关闭驻立陶宛大使馆,中方早就有言在先

第二拳来了!中国正式关闭驻立陶宛大使馆,中方早就有言在先

无线泉州
2021-11-29 17:44:32
上交女博士拥四任丈夫,教授之路备受质疑,人称科研界“妲己”

上交女博士拥四任丈夫,教授之路备受质疑,人称科研界“妲己”

每天读宋词
2021-11-30 09:40:08
台湾远东集团被大陆重罚后 董事长徐旭东首度发声

台湾远东集团被大陆重罚后 董事长徐旭东首度发声

今日台湾
2021-11-30 16:44:11
又一地40万斤没人收,商贩不想碰,网友:到处滞销,帮不完

又一地40万斤没人收,商贩不想碰,网友:到处滞销,帮不完

农业趣闻播报
2021-11-30 05:43:29
天价机票乱象频出!大使馆出手整顿:回国航线直降数万,多退少不补

天价机票乱象频出!大使馆出手整顿:回国航线直降数万,多退少不补

第一财经资讯
2021-11-30 18:34:18
王曼昱夺冠后说错话,内疚到快哭了,连忙道歉:我嘴瓢了

王曼昱夺冠后说错话,内疚到快哭了,连忙道歉:我嘴瓢了

黑色柳丁
2021-11-30 09:49:14
一夜巨亏58%!1200万仅剩500万,还有更惨的!股民:太大意了,哭晕

一夜巨亏58%!1200万仅剩500万,还有更惨的!股民:太大意了,哭晕

中国基金报
2021-12-01 01:30:01
深夜通报:调离岗位,公开道歉

深夜通报:调离岗位,公开道歉

平凡快乐的生活
2021-11-29 15:17:34
刚刚!支付宝把花呗额度清空了…

刚刚!支付宝把花呗额度清空了…

手机总部
2021-11-29 12:43:05
成都兴隆湖一楼盘跌70万,先买者疯狂投诉,给我们什么启示?

成都兴隆湖一楼盘跌70万,先买者疯狂投诉,给我们什么启示?

多鱼是只猫
2021-11-28 16:07:58
为什么没有仿造飞度的?修车师傅:你先打开引擎盖看看,谁能造?

为什么没有仿造飞度的?修车师傅:你先打开引擎盖看看,谁能造?

爱车者联盟
2021-11-28 19:04:29
中国宣布重大决定,取消美国大单,莫里森服软想跟我们对话

中国宣布重大决定,取消美国大单,莫里森服软想跟我们对话

吏言观察
2021-11-30 21:45:02
我此生最后一次谈论司马南和联想(再谈就永久退网)

我此生最后一次谈论司马南和联想(再谈就永久退网)

科技学术派
2021-11-30 22:34:47
历史首次!勇士VS太阳巅峰对决,联盟最佳安排:压轴+全美直播

历史首次!勇士VS太阳巅峰对决,联盟最佳安排:压轴+全美直播

绿茵猫
2021-12-01 00:07:42
2021年网贷平台封停名单,看看有没有你的贷款?

2021年网贷平台封停名单,看看有没有你的贷款?

IT大脑袋
2021-11-30 20:41:59
2021-12-01 03:20:49
眠于流年
眠于流年
与学为伴,一起看书
132文章数 92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中国已做好针对奥密克戎的技术储备

头条要闻

广西男子开车故意撞倒一对夫妻 带走女方强奸后抛尸

头条要闻

广西男子开车故意撞倒一对夫妻 带走女方强奸后抛尸

体育要闻

都是专挑精锐打!勇士对阵胜率5成以上对手9胜1负 太阳7胜0负

娱乐要闻

感人!凤凰传奇坚持这个分账模式23年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外媒:再生元新冠中和抗体对奥密克戎失效

汽车要闻

宝马旗舰高性能SUV首发 搭4.4T V8插混系统

态度原创

旅游
家居
游戏
教育
公开课

旅游要闻

动物世界的春宵一刻,你懂得

家居要闻

韩国女星家中一盏灯2万 这些小贵网红家居值得买

索尼独占游戏《美国末日2》会登陆PC吗

教育要闻

上海、金华拟出台学科类培训政府指导价,1V1培训每课时70元

公开课

被外资“坑害”十余年后,南孚电池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