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儿被轮奸,父亲被杀,强拆背后,到底还隐藏着多少肮脏的真相?

0
分享至

1

“呼,呼……”叶青拼命往前跑着,她的耳边一直响着刚刚那个男人的喊声,“跑,往前跑,往亮的地方跑,往人群里跑……”

她感觉两条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如果不是近乎机械似的听从着那个男人的话,她想她这会儿早就瘫成一团了。

叶青在附近的批发市场上班。半年前,市里重新规划,要建新的商贸市场,整个批发市场的周围设施都要改造,也因此,从批发市场出来到她租住的小区,整条路上都是围挡和建筑材料。

没有改造前,这条路上的路灯就不多,这一改造,需要把原来的马路拓宽,路灯便又被移走了不少。

开始的时候,围挡起来的路段,晚上还有施工,从工地上拉出来的灯泡儿倒也给了叶青许多方便。但自从批发市场里的业主们集体上访,不满这次改造方案之后,施工便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施工现场,到了夜里,便是黑黢黢的、死沉沉的。叶青每每提心吊胆走过这里,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村子外面那座乱坟岗,如果再加上几声狗吠,那就更像了。


乱葬岗里整日游荡着的是野狗,而这里整日游荡着的除了无业游民外,还有那些地痞流氓。他们的眼睛白日里盯着那些聚众上访的业主们,夜里,则盯住了那些独行的女孩儿们。

如同今晚的叶青。

自打发生了那件事后,叶青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么晚下班了。

今天店里来了一批货,明天要着急发出去,老板娘揪着她们几个非要在今晚打好了包,一直忙到夜里十一点才做完。

叶青一出批发市场的大门,她就知道自己被盯上了,黑暗里,有几双饿狼般的眼睛正闪着贪婪的光芒,看着叶青如同垂死挣扎的猎物般东突西奔地想要找到活路。

叶青越走越快,可是黑暗里的围挡就像是迷宫一样,她在慌乱里迷失了方向。那几只恶狼狞笑着缩小了包围圈,叶青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紧缩,呼吸也开始困难起来。

她开始小跑起来,回头望时,已经能隐约地看到那几张如噩梦般的脸,她吓得跑得更快了起来,脚下的各种建筑材料和已经挖出来的沟坎不时地绊住她的脚步,她急得哭了起来。

“往这边跑!”突然她的右臂被人捉住,她终于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一边叫,一边挣扎。

“别乱动,看清楚路,往这边跑。”是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比较苍老,捉住叶青胳膊的手,却温暖有力。

叶青知道,她遇到好人了,这才跟着那个男人往右边的小路上跑去。跑在前面的男人,个头不高,很短的头发,背影有些佝偻,腿脚并不是十分利索,跑起来时一瘸一拐的。

“哟,被人截胡了啊!”嬉笑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叶青紧张地反握住男人的手,那只手很粗糙,很像记忆里父亲的手,叶青鼻子一酸。

“跑快点,让我们看看是谁在我们地盘上逞英雄。”路的尽头,是另一拨人的声音,男人站在身前,把叶青挡在后面。


“往前面五米,左手边有一条小路,直接通往华西路,上了华西路,你就跑,往亮的地方跑,往人多的地方跑。”男人小声地对身后的叶青交代着,叶青喘着气,点着头。这个时候,她能做的就是相信他。

男人嘱咐完,回过头来看了叶青一眼,蒙眬的光线里,叶青只看清了他略有些欣慰的眼睛,那里包含着愧疚,还夹杂了心疼。

叶青一愣神,心里便又是一缩,她错开眼睛,低下头去。

“那条小路不好找,一会儿我领你走过去,看准机会你就跑,别犹豫。”男人说。

“那你呢?”叶青轻声问他,“不用管我,我有办法脱身。”男人边轻描淡写地说着,边领着叶青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脚步。

“三,二,一,跑!”男人猛地往左推了叶青一把,叶青的身子一趔趄便转进了一个狭小的过道里,她愣愣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愣着干啥,跑,往亮的地方跑,往人群里跑!”男人低吼着。

叶青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转身又快速地奔跑起来,身后传来闷闷的肢体碰撞的声音,夹杂着那些人的咒骂声,渐渐远了……

前面有大片的灯光,前面有人在走动了,再坚持一下……叶青咬着牙,艰难地拖动着两条腿往前跑,人流终于渐渐多了起来,她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人间一样,气息一松,便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大滴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哭着哭着她猛地想起刚才那个男人和那些闷闷的肉体撞击的声音,赶紧擦干眼泪爬起来,微微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又往下一个路口跑去。

她记得,那里好像有一个派出所。

2

叶青蜷在派出所的长椅上,睡了一觉。她睡得很不安稳,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那个男人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愧疚和心疼扎得她心里的痛意滋滋地往外冒。

渐渐的,那双眼睛便和另一双眼睛重合了,而另一双眼睛里所包含的那种惊疑、无助和鄙夷,像黑暗里张开的血盆大口,冲着叶青扑面而来,吓得她“啊”地大叫一声,便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她趴在地上恍惚了一会儿,才慢慢地爬了起来。天已经亮了,陆续有更多的警察来上班了,她走到值班室门口往里看了看,昨天接受她报案的那两个警察没在。

办公室里的挂钟已经走到了早上七点半,叶青想了想,现在去上班,还能来得及,中午抽空再过来一趟。

她转身往外走去,却在门口与一个警察撞了个满怀。

进来的警察正是昨晚给她做笔录的那个年轻警察,他见到叶青,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就往外走,“正好要找你,快跟我走。”

叶青的心,没来由地一沉。

“人找到了吗?”她轻声问道。

年轻警察边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边头也不回地对她说:“找到了,你去认一认是不是他!”

昨天她带着一老一少两个值班警察回到事发地点时,那群地痞和那个男人都已经不在那里了。警察不放心,要在四处再找一找,就想先把叶青送回去。叶青坚持要等消息,便让他们把她送回了派出所。

“认一认是不是他!”这句话让叶青心里犯嘀咕,好赖马上就要知道结果了,她便默不作声地坐上了警车,任由年轻警察把她带到了事发现场。


现场的状况让叶青软了腿。

杂乱的建筑材料横陈,深浅不一的沟坎排列着,现场的警戒线围了一大圈,好把那些看热闹的人们挡在那具被白布覆盖着的身体外围。

年轻警察半搀半扯地带着叶青钻过围挡,“老丁,我把她带来了。”他对着正蹲在地上看血迹的年老警察说,那是昨晚接待叶青的另外一个值班警察。

老丁回头看了一眼叶青,对着年轻警察扬了扬下巴,“小王,你先带她去看一眼,确定一下死者身份。”

死者身份?叶青恍恍惚惚地跟着小王走到尸体面前,他把白布的一角扯开,回头对叶青说:“我们今早五点多在这里发现的他,你看看,是不是你说的那个男人?”

男人的身材不高,头发很短,睁着的眼睛仿佛还看着叶青,他嘴巴微张,仿佛嘶吼一样。叶青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即胃里便开始压抑不住地翻腾起来。

她趔趄着跑出围挡,找了个角落狂吐起来。

“喝点水吧。”良久,小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并递给她一瓶矿泉水。

“是他吗?”他问。

叶青接过水,微微点了点头,“是他!”

她问:“他怎么死的?”她的声音颤抖着,仿佛说出这句话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一般。

“他身上有多处伤痕,致命伤在脑后,是被尖利的东西击中,现场发现了带有血迹的三角状石头,至于是不是他杀,还需要法医做进一步鉴定。”小王说。

“你好点了吗?”他又问,“好点的话,就跟我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3

那个男人,叶青认识。他叫宋玉良,在批发市场开了个门市,人很厚道,而且仗义,这评价不是叶青给的,而是批发市场所有认识宋玉良的业主们给的。

以前的批发市场鱼龙混杂,经常会出现互相挤兑的现象,一来二去,市场变得混乱不说,还经常会有打架的现象。


宋玉良是老业主了,他出面约了十几家不同行业里比较有权威的业主们,坐在一起开了个会,最终成立了批发市场业主委员会,一起商定出了维护市场良性发展的政策。

从那以后,批发市场再也没出过打架斗殴的现象,文明化的市场也带来了很多客源和商机,大家都挣到钱了,因此,只要提起宋玉良,这里的业主们都会举大拇指,说一句仗义。

宋玉良人很好,可是婚姻生活却并不圆满。媳妇跟他离了婚,留了一个女儿给他,因为舍不得女儿受委屈,他便一直没有再婚,年近五十岁的人,又当爹又当妈把闺女拉扯大,非常不容易。

叶青认识宋玉良的闺女,她叫宋慈,长得很清秀,每天安静地背着一把琴穿过门市前那些大大小小的打包袋,走进自家的门店里。

每当这个时候,宋玉良就会笑得像一朵花一样,边快速地收拾着门前的打包袋,边给左邻右舍说:“我闺女来了,我得打烊了,有人找我,让他打电话,或者留口信,都行。”

叶青很羡慕宋慈,她虽然没有妈妈,可她有一个那么疼她爱她的爸爸。叶青虽然什么都有,可她的爸爸妈妈只爱她的弟弟,她只是家里又一个赚钱的工具而已。

偶尔,叶青看着宋慈走过去的身影发呆,叶青感应到,她会回过头来冲着她甜甜地笑着。叶青心里便叹一口气,谁家里有这样蜜糖儿一样的闺女能不疼呢?唉,这就是命。


叶青上学的时候学过一个词儿,叫“天妒红颜”。当得知宋慈的死讯时,她脑袋里便一直回旋着这个词。果然,那么好的女孩儿,就不适合待在这肮脏的人世间。

那一阵子正是商贸城改造,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

批发市场的业主们不满改造补偿以及回迁政策,纷纷找到市场的业主委员会,想让委员会出面去跟开发商讨要个合理的说法,宋玉良作为委员会的名誉主席,这样的事,他首当其冲。

那些日子,宋慈来市场找宋玉良时,总会扑空。她会安安静静地待在门店里,偶尔会练习一下小提琴的曲子,悠扬的乐曲从杂乱的批发市场传出来,无端地便为市场增添了一份艺术的气息。

叶青很喜欢宋慈来市场,听着优雅的小提琴曲,她感觉自己仿佛也变得有气质多了。

一切都从那件事发生后,变得面目全非了。

宋玉良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市场了,起初人们还以为是因为市场改造的事情耽搁了他的生意。

几天后,市场里渐渐有人议论,说起头几天夜里,有一个女孩儿在建筑工地附近被一帮地痞流氓给糟践了,再议论,便有人话里话外点出,那个女孩儿便是宋慈。


市场安静了下来,也只是表面安静了下来,仿佛有一股暗流在人心里涌动。有人悄悄去开发商那里领了协议签了字,有一便有二,当更多的人开始蠢蠢欲动准备签署那份本来还觉得不公平的协议时,宋玉良出现了。

宋玉良的形象让人们纷纷吓了一跳,本来浓密的黑发,已经花白了,胡子很长,像是许久没有刮过一样,眼睛血红,一看就知道是很久没有休息好的缘故。走路时一瘸一拐的,像是被人打过的样子。

他的手里拿着一沓纸,见人就发,叶青也拿到一张。

“宋慈死了!”

那张纸上触目惊心的四个字,让叶青的心像是被利刃挖了一个洞一般,那曾代表着自己美好向往的蜜糖一样的人儿,人间终究没能留住她。


宋慈是自杀的,宋玉良即便日夜看护,也总有疏忽的时候,宋慈接受不了自己被玷污的事实,用一把刀片结束了自己十八岁的生命。

那张纸上,是宋玉良泣血的嘶吼声,他想要找到目击证人,想要找到证据,想要抓住那些害死她女儿的恶魔。

然而,并没有人站出来。

那些头几天还对此事议论纷纷的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那些曾经拥护宋玉良,赞宋玉良仗义,期待宋玉良为他们主持公道的人,异口同声地说一句,可怜啊,然后便纷纷闭紧了嘴巴。

宋玉良的门市再也没开启过,他没日没夜地守在市场里,寻找着蛛丝马迹。那些业主们躲着他,那些地痞流氓们嘲笑他,只有叶青知道,他的眼睛里藏着什么,那是一种近乎执拗的信念,也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无尽的爱和愧疚。

4

“所以,你们都猜到是那些地痞流氓糟蹋了宋慈,只是不敢说?”小王问叶青,叶青抬起头,眼里都是泪水,“宋玉良也知道,可是他没有证据。”

“商贸城项目开始实施后,那些流氓便出现在市场里了,几乎每家店铺都曾受到过骚扰,他们都知道,这些流氓都是开发商雇来的,可是,没有人敢反抗。”叶青说,“宋玉良是业主们唯一的依赖,所以他们都去请宋玉良主持公道。”

“宋玉良没有想到,他仗义的举动,却给宋慈,自己的宝贝女儿带来了不可挽回的灾难。”叶青继续说,“我想他要后悔死了,为了一群自私的人,搭上了宋慈的一条命。”

“昨天追你的那群人,是那帮流氓吗?”小王问叶青,叶青擦了擦眼泪,看着小王,“是他们,那个领头的我认识,他曾经带人来过我们店里威胁我们老板签协议。”

“目前你是宋玉良出事前,唯一的目击证人,至于是不是他们谋杀了宋玉良,这还需要更多证据。”小王收起了笔和本子,“你近期最好不要离开本市。”他又补充道。

“王警官,”叶青叫住小王,“如果我有证据证明是那群流氓糟蹋了宋慈,他们会不会被枪毙?”她瞪着眼睛看着小王,期待从他嘴里得到最权威的答案。


小王严肃地看着叶青,良久才说:“你为什么现在才想着要说出来?”

叶青低下头去,啜泣了起来。

她没有办法在那样两双眼睛的凝视下,还能心安理得地闭上嘴巴。

曾经的她害怕遭到报复,可是在死亡面前,她想不出别的理由再沉默。

那群人很快被逮捕归案了。叶青一一做了指认,并把当夜曾对宋慈实施轮奸的人,也做了详细指证。

那几个人起初还不承认,叶青便把当夜几人的行为又做了详细描述。他们是如何拖拽宋慈的,又是如何不顾宋慈的反抗,强行与宋慈发生关系的。

叶青在描述的时候,眼前一直浮现着宋慈当时无助又绝望的眼神。


她看见了叶青,乞求过她的帮助。

可是叶青当时也害怕极了,她也只不过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姑娘而已,她躲开了,她盼望着,会有比她更强的人出现,去解救宋慈,只是没有想到,比她更强的人确实出现了,但也跟她一样,躲开了。

宋慈又给警察提供了几个当时有可能目睹过现场的人的名单,警察一一传讯了他们,面对强有力的人证,那些流氓终于崩溃了,他们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宋玉良是不是你们杀的?”小王问为首的那个人。

“他像个疯子一样的冲上来,我们没有办法。”那人说。

“他一个人,你们四五个人,你们完全没有必要杀人!”

“我们没有想杀他!”那个人喊道,“他平时就爱多管闲事,当天又拦了我们的事,我们就想揍他一顿出气的。”

“他都趴在那里不动了,我们打算走了,小四(他的同伙)说了一句‘这老东西还挺抗揍,他闺女的滋味儿倒是蛮不错的’。他就突然跳起来,搂着小四的脖子就咬,我们怎么拽都拽不动,最后……”

“所以你们就用尖利的石头杀死了他!”小王警官猛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说道。

那人哆嗦着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来急切地说:“我们并没想杀死他,那是个意外。”

“是不是意外,不是凶手说了算的。”小王警官把笔录收好,走出了审讯室。

审讯室外,叶青低着头等在那里,当看见王警官出来时,她走上前去,只看着他,没说话。

小王警官停了一下,又继续往外走去,叶青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你别跟着我了,事情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的。”小王警官回头,对差点撞到他身上的叶青说。

“他们会被枪毙吗?”叶青轻声问他。

“我也不知道。但我所希望的,跟你一样。”他说,然后他冲着叶青摆了摆手,示意叶青离开,“不要离开本市。”

他转身走了几步,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着叶青,犹豫再三,又说:“你要是害怕,近期就先住到派出所来,我有宿舍。”说完,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叶青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初升的太阳洒着万道金光。她仰头看着天空,那两双眼睛又浮现在了她眼前。

无论如何,这回她不会再躲了。她想。

后记

最终,那群轮奸宋慈的流氓中,为首的两人因为情节恶劣又加有故意杀人,两罪并罚,一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一个判处无期徒刑,其他从犯,也被判了刑,分别从五年到十年不等。

雇佣流氓的开发商被换掉了,新来的开发商详细了解了业主们的意见,最终采用了宋玉良生前提出来的策略,停掉的工程又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原本应该热闹起来的批发市场,沉寂了下去。人们都有意无意地避开宋玉良这几个字,可宋家紧闭的门店前,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花束出现。除此之外,他家门前被打扫得很干净,比宋玉良活着时还干净。

叶青回到了家乡,再也没回来过。

【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最大敌人”来袭,20万印度人凌晨紧急撤离,再不跑只能全玩完

“最大敌人”来袭,20万印度人凌晨紧急撤离,再不跑只能全玩完

有料文史说
2021-12-07 10:12:06
酒桌上不能请的3种人,宁可没朋友,也不要请他们喝酒

酒桌上不能请的3种人,宁可没朋友,也不要请他们喝酒

综艺大咖秀
2021-12-08 11:01:31
痛心!又一巨星陨落

痛心!又一巨星陨落

新闻夜航
2021-12-07 10:14:33
潮流鼻祖Boy败退,天猫京东店双双关闭,假货横行用户直言不敢买

潮流鼻祖Boy败退,天猫京东店双双关闭,假货横行用户直言不敢买

AI财经社
2021-12-07 19:18:09
放假通知!江浙沪大中小学生寒假时间公布,相比去年“统一延迟”

放假通知!江浙沪大中小学生寒假时间公布,相比去年“统一延迟”

星座开车
2021-12-08 14:23:21
曝贺天举正式出山!重返中国篮坛,携手CBA名宿,冲击总冠军

曝贺天举正式出山!重返中国篮坛,携手CBA名宿,冲击总冠军

体坛瞎白话
2021-12-08 09:02:35
夫妻生活越多越长寿,还是越少越长寿?如今给出了明确答案

夫妻生活越多越长寿,还是越少越长寿?如今给出了明确答案

39健康网
2021-10-13 20:32:42
血型决定癌症?交大25年研究:A型血的人患癌风险较高,可信吗?

血型决定癌症?交大25年研究:A型血的人患癌风险较高,可信吗?

肿瘤的真相与误区
2021-12-08 11:10:54
“医药女神”葛兰抄底加仓、机构调研频频,医药行业抄底的时机来了?

“医药女神”葛兰抄底加仓、机构调研频频,医药行业抄底的时机来了?

证券之星
2021-12-08 14:32:23
铁了心步立陶宛后尘?因力挺“中国台湾省”,总统候选人遭围攻

铁了心步立陶宛后尘?因力挺“中国台湾省”,总统候选人遭围攻

原子之城V
2021-12-08 00:06:16
网红水泥妹终于离婚了,净身出户,网友:走红后瞧不起丈夫

网红水泥妹终于离婚了,净身出户,网友:走红后瞧不起丈夫

豌豆捕娱
2021-12-05 18:52:38
蒋凡的运,阿里的命

蒋凡的运,阿里的命

吴晓波频道
2021-12-08 12:00:02
哈维:梅西是世界第一人!见过的最强球员是世界杯夺冠的马拉多纳

哈维:梅西是世界第一人!见过的最强球员是世界杯夺冠的马拉多纳

氧气是个地铁
2021-12-08 16:37:57
紧急通知:暂停!延期!

紧急通知:暂停!延期!

唔哈哈哈
2021-12-08 15:36:14
神回复:孙悟空拨根毛就能变房子,为什么师徒四人还要到处借宿?

神回复:孙悟空拨根毛就能变房子,为什么师徒四人还要到处借宿?

今天你笑了没
2021-12-07 13:17:04
离婚仅4天,陈亚男与朱小伟的生活差距,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离婚仅4天,陈亚男与朱小伟的生活差距,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小隆讲娱乐
2021-12-07 18:35:22
哈登一战封神,网友称欧文可以不用回来了,纳什表示篮网还有后招

哈登一战封神,网友称欧文可以不用回来了,纳什表示篮网还有后招

慕慕聊篮球
2021-12-08 12:48:54
正式除名!中国篮坛惊现巨大丑闻,姚明重拳出击,球迷一致叫好

正式除名!中国篮坛惊现巨大丑闻,姚明重拳出击,球迷一致叫好

直奔篮球
2021-12-04 13:32:45
132万换了个红砖毛坯房后续!设计师自己的院子被曝光

132万换了个红砖毛坯房后续!设计师自己的院子被曝光

帅真商业视界
2021-12-07 22:47:19
大病来临前,头上会发出“求救信号”,越早发现越好,别忽视了

大病来临前,头上会发出“求救信号”,越早发现越好,别忽视了

39健康网
2021-12-06 15:32:55
2021-12-08 18:52:49
悬疑客栈
悬疑客栈
来悬疑客栈,看好看悬疑故事
10文章数 49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蔡徐坤演唱会违规演出被罚?疑因代理公司资质不全

头条要闻

孙卓养父母家已无人居住 曾称"儿子"是打工时生的

头条要闻

孙卓养父母家已无人居住 曾称"儿子"是打工时生的

体育要闻

现役第一科比门徒,曼巴精神学歪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快手年底大幅裁员?员工:补偿方案没谈妥

汽车要闻

车上每个人都是主角 全新奥德赛提升驾乘品质

态度原创

房产
手机
旅游
健康
数码

房产要闻

富通上舍85折卖房成"最惨新房",94折促销拯救不了东海富汇豪庭

手机要闻

曝小米核心员工不用自家手机?高管回应:假的!

旅游要闻

捷克湖畔度假木屋 氛围感十足

考试季将至 北京考生考前非必要不离京

数码要闻

芯片短缺影响 索尼无奈停售Vlog相机ZV-E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