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80年总参领导公款吃喝,黄克诚指示中纪委:就是天王老子也要查

0
分享至

1961年国庆节,闲居已久的黄克诚大将被批准登上天安门城楼,赋闲在家的他急切地想要为党和国家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天安门城楼的休息室之中,毛主席发现了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便急忙迈着稳重的步伐向他走来。

黄克诚急忙站起来与毛主席握手,只听毛主席一边握着他的手,一边说:“你给我写的信我收到了,我很高兴。”毛主席所指的“信”是什么,黄克诚自然心中很清楚,现在看来自己给毛主席写信果然有些成效。

图:黄克诚大将


“主席……”黄克诚看到毛主席高兴的样子,于是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请求。“现在党和国家能不能给我分配一点工作?我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为人民做点贡献。”

这句话引起了毛主席的深思。“嗯……可以,可以。那么你还想回军队吗?”他征求着黄克诚的意见。

“不了,我还是去下面搞点调查研究,给毛主席作参考吧!”黄克诚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回答。可让黄克诚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么一走,就是十几年的时间。

黄克诚晚年“行”事:心胸坦荡,舍己为人

1977年12月,在外地多年的黄克诚终于被任命为中央军委顾问,他终于能够从外地回到北京,重新看一看这座他离开了十余年的老城市了。行走在北京的街道上,他感受到了北京城冬季的瑟瑟寒风,他颤颤巍巍地拄着拐杖慢慢向前走,由于十多年来的岁月磨砺,他的眼睛患上了白内障,腿脚也不利落了,但他依然时不时地凝视着这座千年古城的一切。迎着寒风,他忽然想到一些很悲伤的事情:在去年不过一年的时间里,周总理、朱德、毛主席等一代伟人都相继去世,他的内心顿时感觉到十分寂寞,那是多么伟大、多么值得怀念的一代人啊……

图:左一为黄克诚大将


来到北京之后,黄克诚被安排在了北京西郊的一处招待所之中,这里能和他聊天的人很少,黄克诚实在有些待不住。一天下午,他打算拄着拐杖,前往解放军总后勤部打算看望自己之前的一位老部下,自从1959年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此时,这位老部下还不知道黄克诚已经回到了北京,黄克诚希望能找他谈谈心。

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他来到解放军总后勤部的时候,他想要找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紧接着,他又向工作人员打听其他几位熟人的下落,却依然一点音讯也没有,大失所望的黄克诚顿时感觉到身心俱疲,于是就准备自己徒步走回招待所。

不过走在半路上,从他的脑海之中忽然蹦出一个熟人的身影:自己原来的贴身警卫员王秀全,现在好像正在总后勤部当运输司机。于是黄克诚折身来到了总后勤部的司机调度室,向工作人员说明了自己的由来。“老王,有一位老首长要找你!”调度室的同志们大喊道。

图:黄克诚大将旧照


王秀全急忙来到调度室,当他认出眼前这位已经年近古稀的老人正是自己之前曾经朝夕相伴的黄克诚将军,顿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小王,这些年以来,你生活得还好吗?”黄克诚首先开口询问。

“我没什么关系,但首长您……”王秀全看到自己昔日的老首长已经拄着拐杖、双目几乎失明,心中满溢的感情阻止了他继续再说下去。

黄克诚拍了拍王秀全的肩膀:“没关系。我这不是又回到北京了吗?”

由于王秀全工作比较忙,黄克诚看望他之后告诉了他自己招待所的位置,当晚,王秀全就来到西郊的招待所看望老首长。

图:黄克诚大将正在向群众挥手示意


“首长,您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以后您要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给我打个电话,我开车送您去就是了。”临走之前,王秀全这样嘱咐道。

黄克诚听后,心中顿时洋溢起一股暖流,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这次他回到北京,就是要为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老部下、老朋友们平反的,他希望,以后有更多的老朋友能回到北京,和自己一样重新恢复工作岗位。

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黄克诚被选举为中纪委常务书记,主要负责拨乱反正和平反冤假错案,为端正全党的党风党纪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可是,对于他自己身上的冤案,他却总是熟视无睹,他首先想到的是党内的其他同志们。

图:1978年,黄克诚任中央军委顾问期间,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时夜间审批文件


对此,熟悉黄克诚情况的同志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们曾经不止一次向中央反映情况,要求为黄克诚平反,可黄克诚却这样说:“现在我已经有工作了,就不用了吧。”

一位同志坚持说:“老首长,别的不说,1959年之后您的工作标准已经降低了两级,现在应该予以恢复。”

谁知黄克诚正色道:“降工资又算什么?当初从家乡出来和我一起闹革命的数百位革命先烈,都在战争年代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相比于他们来说,我算是幸运的了。现在的我有工作,有地方上的同志帮助看病,吃穿不愁,我已经很满足了。”他坚决不同意向党组织提自己工资的“小事”。

又有一次,在一次工作会议之中,一位老同志为黄克诚鸣不平:“这些年以来,对黄老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图:1950年,黄克诚和夫人唐棣华、长女黄楠、长子黄煦、次子黄晴在长沙


黄克诚却坦然回答:“身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所遭受的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呢?相比于那些未能看到全国胜利的同志们来说,我便是幸存者之一,比起他们来说,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1979年,中组部五楼挂出了“中纪委第二办公室”的牌子来,这里主要负责建国以来冤假错案的平反工作,顿时,黄克诚的家里变得热闹起来。虽然对于自己的委屈,他总是一笔带过,但对于在历史上受到错误处理的同志们,黄克诚却经常接待来访者,听取他们的申述,为了核实情况,黄克诚不厌其烦地向地方政府打电话核实情况,他办理案件细致入微,严谨肃正,让很多同志们流下了感动的泪水:“黄老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真是太值得敬佩了……”

黄克诚晚年就“医”:不计较小错,心胸坦荡

改革开放以来,黄克诚将军的身体几乎是每况愈下,不得不长期待在解放军301医院休养。1979年,组织上为他分配了一名名叫李莉的护士,当李莉得知黄克诚老将军双目失明,身体又患有十四种慢性病的时候,心中就有些担忧,她不知道能不能胜任这项艰巨的工作。来到黄老身边之后,黄克诚首先对她嘱咐的却不是如何照顾他的问题,而是嘱咐自己的生活秘书首先给她安排好了住的地方,并且还亲自拄着拐杖来到李莉的房间,检查房间的暖气是否暖和,这一点让李莉十分感动。

图:年轻时期的黄克诚将军


虽说黄克诚被多种疾病所困扰着,但只要能不麻烦护士的地方,他就绝不叫护士,凡是吃饭、上厕所、穿衣服、散步等个人生活事情,双目失明的黄克诚都全部自理,绝不麻烦李莉为自己代劳。

除了李莉之外,1981年,警卫参谋刘长春也来到了黄克诚老将军身边做生活服务工作,但刚一上任,就出现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当时,在黄克诚的病房之中装着空调,黄老将军就嘱咐刘参谋开空调,把屋子里的温度降低。可谁知刘长春也是行伍出身,从来没接触过这种“高科技”物品,结果摆弄了一阵之后反而让屋子里的气温变得更高了,还是护士李莉跑过来解了围。

这件事情过后,刘参谋紧张得满头大汗,急忙向老首长道歉,可黄克诚却安慰他说:“不要紧,不过是件小事,不过以后你可要多加学习了!”

图:正在参观军队训练的黄克诚


对于护士和身边工作人员对自己的悉心照顾,黄克诚经常表示感谢,他曾经多次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可惜我手里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们。我的故乡湖南永兴盛产桔子,名气很大,等有机会你们一定要尝一尝我们老家的桔子。”黄克诚病逝之后,妻子唐棣华实现他多年未了的心愿,专门从老家湖南买了一车桔子拉到北京,送给每位工作人员20斤桔子表示感谢。

又有一次,在301医院之中,负责给黄克诚换药的护士丁冬对黄老说:“最近,住在四床的一位首长,总是向我们打听您,还托我们向您问好,他是不是认识您呀?”

黄克诚询问了那个人的名字,然后思索道:“等你们在见到他的时候,就对他说,我们多年不见啦,我要是有时间,就亲自去看望他。”

图:长征时期的黄克诚旧照


当四床的首长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端着茶杯的手顿时猛然一晃,似乎很激动的样子。“还是我去看老首长吧,怎么能让老首长看我呢?”

在众人的搀扶之下,黄克诚同这位四村首长见面了,两人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掌,很久都没有松开。原来在1959年的时候,四床首长曾经因为年轻气盛,说了老首长一些不太好的话语,对此黄克诚一直将这些误会埋在心底,直到这次两人见面,才以宽阔的胸怀接纳了他的错误,双方言谈甚欢。

事后,黄克诚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他这些年走过来也很不容易,所有错误都不能让他来背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黄克诚晚年“住”房:艰苦朴素,绝不浪费公家财产

黄克诚将军回到北京之后,依然居住在他在北京的一处四合院老宅之中。这间房子是解放之前的老房子,由于年久失修,夏天下雨的时候经常漏水,冬天的时候也存不住暖气,已经被当地管理部门认定为“危房”。

图:黄克诚故居


为了劝说黄克诚老将军搬迁出自己的老屋,有关部门曾经多次动员他搬迁到更好的房子或者将这间老房翻修一下,可黄克诚却总是拖着不答应,他对劝他的工作人员说:“现在我们国家还不算很富裕,群众住房也很紧张,甚至还有很多老百姓的家里都是几代同堂住在一个屋子里。相比于他们来说,我的房子已经很好了,你们还是把这座房子翻修的钱省下来,用在必要的地方吧。

过了不久之后,黄克诚老屋上的一块木板因为早已朽烂,从屋顶上坠落而下,差点砸到黄克诚的脑袋,黄克诚这才同意翻修房子。可是当他听说房屋管理所的同志们核算下来大约需要好几万块钱的时候,他却坚决制止说:“修个房子哪里用这么多钱?依我看,哪里坏掉,就稍微修补一下就好了,只要保证老房子不漏雨、不漏水就可以了,只要能住就行了嘛。”

在黄克诚的坚决要求之下,房屋管理所的同志们只能从北京工程连之中抽调了几位战士,上到黄克诚的老屋上面,把屋子上面的砖瓦重新铺了一遍,把漏水的地方重新用水泥糊了一下,就这样继续凑合着住了下去。

图:1955年,黄克诚与粟裕、谭政、肖劲光、王树生被授予大将军衔


除了这些问题之外,黄克诚的老宅还有其他难以避免的问题。黄老晚年身体不好,需要静养,可他的老宅子正好对着旁边一条喧哗的闹市街,在黄克诚老屋的旁边还有一个消防站,半夜里经常被吵醒。刘参谋等人都劝说黄老换一间安静一点的房子,可黄克诚却摇头说:“这里虽然说有点喧嚣,但也不是不能住,再说了,别人来这里住不也一样会感到吵吗?”

黄老将军的固执似乎有些让人难以理解,但大家都觉得这里不太适合黄克诚居住。后来,北京玉泉山上空出一间房子,在同志们的再三恳求之下,黄克诚才同意换房子,但黄克诚提出了两个条件:其一,搬到玉泉山的时候,家里人都不能跟着搬去;其二,在玉泉山的伙食费用,不要公家报销,全由他自己承担。

这就是可敬而固执的黄克诚大将,多少年来,他对个人生活的要求从未放松过。

黄克诚晚年查“食”:违反党风党纪,就是天王老子也要查

自从1978年黄克诚进入中纪委之后,虽然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但他从未放松过对党风党纪的管理。中纪委刚刚成立的时候,黄克诚在陈云同志的领导下,参与起草了名为《党内高级干部待遇若干规定》的党内纪律文件。他经常教育身边的纪检委干部:“只要是有人做了危害人民利益的事情,不管他是谁,我们中纪委都要查到底。”

图:1979年1月4日至22日,黄克诚(右一)出席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右二为陈云,右三为王鹤寿


在党风党纪的管理教育上,黄克诚一向是铁面无私,在原则问题上从不会因为“面子问题”对他人网开一面,即使是对于他从前的老下级、老同事,也从不退让半分。

1980年,中纪委接到举报称:解放军总参谋部为了欢送李达、张才千离开,同时欢迎张震前往总参谋部工作,负责总参谋部工作的杨勇就设宴在京西宾馆宴请众人,花去了400块公款。说起来,这400块也不算什么数额特别巨大的花费,但黄克诚接到举报之后立刻指示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一定要严查,就是涉及天王老子也要查,不仅仅要查清楚,还要处理好,是谁的主意,谁掏钱!”

在解放战争时期,杨勇、张震等人都曾经是黄克诚的老部下,这件事捅出来,杨勇觉得实在有些丢面子,心中很不服气。得知这一情况的黄克诚立刻责问杨勇:“你官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图:杨勇上将


杨勇接到电话之后,急忙跑到黄克诚那里承认错误。

这时,有些同志就为杨勇说情说:“杨勇是您的老部下,现在用公款吃喝的人也不少,这次的事情也不算太严重,下不为例就是了。”

但黄克诚不为所动,坚持要杨勇自己出钱付清这400块钱吃饭钱。

为了给杨勇一个台阶下,这时又有另外一些同志想了个点子:“饭钱是一定要补足的,但应该让所有吃饭的客人一起承担。”

黄克诚听后严肃批评说:“当前我们党内出现的这种风气,绝不能蔓延下去,用公款吃喝,就是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群众怎么能满意?你们千万不要把这种问题看成小事一桩,要是再这样发展下去就危险了!从端正党风的问题上来说,越是我的老部下,我的要求就越应该严格。”

图:1981年,黄克诚和夫人唐棣在北京玉泉山留影


在黄克诚的坚持下,杨勇最后终于补足了饭钱,并且做出了深刻检讨,这在全党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除了党政的“吃喝之风”要管,在日常生活之中,他也坚持以身作则,公私分明。1983年,黄克诚在北京玉泉山散步,随行人员看到公园里面的樱桃已经成熟,就向公园管理人员要了一些送给黄克诚品尝。

黄克诚尝过之后首先感叹说:“这樱桃味道不错,很好!”

但随即他脸色一变,询问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些樱桃哪里来的?”

图:黄克诚大将的全家福


得知来历之后的黄克诚脸色铁青,气愤地批评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公家的东西,我们怎么能随便无偿品尝呢?去,立刻拿钱去,照市价赔偿!”

这就是严于律己的黄克诚大将,他一生廉洁奉公,从不追求个人的生活物质享受,虽然他长期担任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职务,但从他的“医食住行”上,都看不出一点“高级干部”的样子。他经常嘱咐身边的工作人员这样一句话:“毛主席的‘三大注意八项注意’一定要牢记在心,绝不能因为我今天当了高级干部,就对我搞特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专搞嫩模、劈腿、初约会就上床”林峰的运动爱情

“专搞嫩模、劈腿、初约会就上床”林峰的运动爱情

文刀万
2021-12-05 06:00:02
以物抵债 山高金融拟1.86亿港元收购佳兆业香港中环中心38楼物业

以物抵债 山高金融拟1.86亿港元收购佳兆业香港中环中心38楼物业

观点地产新媒体
2021-12-05 21:30:19
中国恒大首笔美元债违约,宣布启动境外债重组

中国恒大首笔美元债违约,宣布启动境外债重组

第一财经资讯
2021-12-03 20:25:20
曝孙雯取代陈戌源成足协主席,球迷欢欣鼓舞:国足有希望了

曝孙雯取代陈戌源成足协主席,球迷欢欣鼓舞:国足有希望了

足球先锋队长
2021-12-05 21:01:26
呼伦贝尔通报多名防疫不力干部,一副区长上午被批后晚上依然一问三不知

呼伦贝尔通报多名防疫不力干部,一副区长上午被批后晚上依然一问三不知

澎湃新闻
2021-12-05 15:52:44
2022年春晚,观众最不喜欢的5位演员投票,除了蔡明还有这几位

2022年春晚,观众最不喜欢的5位演员投票,除了蔡明还有这几位

我们的爱豆官方
2021-12-05 20:17:50
一路走好!“大傻”成奎安孙子不幸去世,年仅25岁,车祸现场曝光

一路走好!“大傻”成奎安孙子不幸去世,年仅25岁,车祸现场曝光

裕丰娱间说
2021-12-05 16:23:06
局势反转?12月5日,梅德韦杰夫重出江湖,释放3大重要信号

局势反转?12月5日,梅德韦杰夫重出江湖,释放3大重要信号

美洲报姐
2021-12-05 21:03:20
1968年程潜逝世后,家人致信毛主席提两个请求,主席:我不能答应

1968年程潜逝世后,家人致信毛主席提两个请求,主席:我不能答应

历史详说官
2021-12-03 18:38:11
清华毕业后他回乡做保安,月薪2000元,从不参加同学聚会

清华毕业后他回乡做保安,月薪2000元,从不参加同学聚会

惊鸿似人间
2021-12-03 16:30:22
孙合理和他的8元烩面馆

孙合理和他的8元烩面馆

新京报
2021-12-04 10:27:13
在7楼自家阳台烧烤被9楼邻居投诉:把我两件很贵的大衣染上了味道!

在7楼自家阳台烧烤被9楼邻居投诉:把我两件很贵的大衣染上了味道!

上游新闻
2021-12-05 20:57:19
美国人终于回归正常了,一种最恐怖的正常!

美国人终于回归正常了,一种最恐怖的正常!

牛弹琴
2021-12-05 08:50:17
特殊时期,王毅在浙江会见一位尊贵客人,全球嗅到不寻常信号

特殊时期,王毅在浙江会见一位尊贵客人,全球嗅到不寻常信号

海峡快讯
2021-12-05 01:40:54
痛心!他走了……

痛心!他走了……

海峡都市报
2021-12-06 00:47:49
35岁男子当街被捅死,疑似欠债10多万不还,东北小伙追到南京行凶

35岁男子当街被捅死,疑似欠债10多万不还,东北小伙追到南京行凶

王瑞瑞
2021-12-05 18:52:01
今年已有五次报告隔离酒店工作人员确诊新冠,广州今年已发生三次

今年已有五次报告隔离酒店工作人员确诊新冠,广州今年已发生三次

健康时报
2021-12-05 14:57:27
一万多的衣服试穿后退货 卖家因为少扣子拒绝?

一万多的衣服试穿后退货 卖家因为少扣子拒绝?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12-04 20:30:13
“那些砸场子的伴娘,谁还有空看新娘啊?”哈哈哈,太吸引眼球了~

“那些砸场子的伴娘,谁还有空看新娘啊?”哈哈哈,太吸引眼球了~

爱做家常菜
2021-12-04 09:55:56
安徽一外卖员被曝朝餐里排便,警方称已接到报案,美团客服:已向上级反馈

安徽一外卖员被曝朝餐里排便,警方称已接到报案,美团客服:已向上级反馈

九派新闻
2021-12-01 16:49:46
2021-12-06 02:18:44
兴衰五千年
兴衰五千年
历史多少岁月 尽在五千年中
47文章数 4367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柬埔寨首相公开宣布:云壤海军基地不再欢迎美国

头条要闻

柬埔寨首相公开宣布:云壤海军基地不再欢迎美国

体育要闻

当年杜锋:被球迷喊下课的日子

娱乐要闻

"周一见"7年后 姚笛咋老成了这样?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华为:鸿蒙Harmony OS明年将正式登陆欧洲

汽车要闻

暗夜·奕炫MAX上市 "剪刀门"车型将在后续推出

态度原创

时尚
房产
旅游
教育
健康

为什么你的发型总是拉低颜值?

房产要闻

上海集中供地收官,全年揽金1724亿元

旅游要闻

金发超模身穿比基尼玩沙滩排球 好身材一览无余

教育要闻

去芝加哥留学前,妈妈给我发来了防弹衣的购买链接

研判奥密克戎:风险多大?如何防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