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故事:婚房住不久,妻子却催买学区房,无意瞥见她手机我察觉猫腻

0
分享至



本故事已由作者:五十弦,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程东阳独自站在茶水间里,手里的冰可乐已经变成常温了,他却迟迟没喝。

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这家公司兢兢业业地效了几年力,竟然背了组里最低绩效。按照公司规定,再背一次他就该滚蛋了。

程东阳还在发呆,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吓了一跳,猛回头,是同事小赵。

小赵说:“阳哥,这次确实对你不大公平。”

程东阳没说话。

小赵继续说:“我刚才在厕所听见屁特王说你了。”

“屁特王”是他们的部门领导,姓王,英文名叫皮特,因为特别能拍上级马屁,下面人偷偷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屁特王”。

程东阳敏感地抬头问:“说我什么?”

“他说谁也不愿意背低绩效,组里那些95后就算干得不好,他也不敢给,正是项目关键的时候,万一那些95后任性辞职,上哪招人去?就得给你这样有家有室的人,你们不敢辞职……”

程东阳已经听不清小赵说什么了,他一口喝完了手里剩下的可乐,不再冰凉的可乐荡漾在唇齿间,有股奇怪的口感,久久不散。

从茶水间出来,程东阳迎面撞上了屁特王,对方一脸真诚地说:“继续努力,加油!”

一句“少装好人”都到了唇边,被程东阳死死咽了下去,换成了一句“好的”。

直到屁特王走远了,他才从对面镜子里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那张脸上挂着讨好顺从的笑容,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这么笑了。

镜子里的脸一点点垮下来,程东阳叹了口气。

以前的他可不这样,刚毕业时他虽然一无所有,却年轻气盛,干得不爽大不了就辞职。如今房子有了,老婆有了,孩子也有了,他却找不到自己了。

2

程东阳加完班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女儿小小已经熟睡,妻子俞唯正敷着面膜看韩剧。

自从怀孕,俞唯就辞去了工作,本想等小小上幼儿园再去找工作。但小小上幼儿园后,俞唯嫌自己与社会脱节太久,不愿意出去找工作。

程东阳没意见,他的薪资负担家用没问题,再说俞唯颜值高、身材好,当年他苦追了好久才把她追到手,也不舍得她太累。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疲惫地闭上眼睛,俞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说:“回来了。”

“嗯。”

俞唯关掉平板,扭头问他:“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想好了吗?”

程东阳睁开眼睛,一脸茫然地问:“什么事?”

俞唯一把揭下面膜,露出一张横眉怒目的脸:“我让你把这套房子卖了,赶紧给小小买套学区房啊。”

程东阳想起来了,前天晚上睡觉前俞唯是跟他说过,不过他太困了,扭头就睡着了,第二天又被通知绩效最低,就把这事给忘了。

“学区房不少钱呢……”程东阳犹豫了一下,“就在咱们家附近上小学不行吗?”

“咱们家附近哪有什么好学校?”

程东阳没吱声,这房子是他结婚前买的,房产证上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而且还赶在房价暴涨前,现在市值已经翻了几番。

房子虽然在郊区,不过周围配套设施一应俱全,住起来很舒服。但换房就不一样了,现在学区房什么价格?就算是老破小,一个月房贷也会压得他喘不过气。

“我可告诉你,小小要是上不了重点小学就上不了重点中学,将来就上不了重点大学,这辈子就毁在你手里了!”俞唯压低声音指着他数落。

程东阳有些烦躁地说:“知道了,换!”

俞唯不依不饶地说:“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觉得自己挣钱养家了不起是不是?都敢这么跟我说话了!你忘了当初追我的时候怎么说的了?”

程东阳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我错了。”

俞唯气鼓鼓地走进卧室,背影依然窈窕,像个没生过孩子的小姑娘。

当年程东阳对俞唯一见钟情,下了大功夫追她,但俞唯身边追求者众多,对他不冷不热。

他的确不算出众,身高长相一般,只是一个普通的底层程序员。

但后来他误打误撞入职了现在这家在线教育大厂,刚好赶上在线教育飞上风口的好时候。

他也仿佛转运一般,不仅顺利晋升,薪资翻了几番,还买了这套房子,在俞唯面前说话都多了几分底气。

俞唯对他也转了态度,只是还在他和另一个强劲的竞争者陈翔之间犹豫不决。

陈翔工作收入都一般,但高大帅气,颜值甩他几条街。但最后俞唯还是选择了他,毕竟他能给她更优渥的生活。

这么多年,俞唯最大的爱好就是买买买,不是给小小买各种东西,就是给自己买衣服、化妆品。虽然也有存款和理财,但如果要买学区房,估计还是有点吃力。

3

程东阳有些紧张地站在一栋大楼前,手心竟然出汗了。他暗骂自己没出息,才几年没面试就紧张成这样,至于吗?

在他们这个行业,想涨薪就得跳槽。

以前他没有跳槽的打算,现在这家公司待遇不错,而且他待了好几年,已经习惯了。可现在不同了,既然决定买学区房,就必须多挣点钱。

程东阳投了在线教育的另一家大公司,很快就收到了面试通知,如今已经通过一面和二面,今天如果顺利通过三面,应该就差不多了。

他跟屁特王谎称身体不适要去医院,偷偷溜出公司来面试。

见到面试官的瞬间,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程东阳震惊之余,悔得肠子都青了。

对面那个面试官,正是他之前拒过的一个求职者。

那时他刚晋升小组长,正春风得意,有次被叫去当技术面的面试官。他看对方一脸倨傲,有心想杀杀对方的锐气,便给对方出了几道很难的算法题。

其实那几道题他也是偶然在论坛上看到的,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果不其然,对方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当时程东阳笑了笑,戏谑地说:“不是每个会敲两下代码的人都能叫程序员。”

对方一脸受辱的表情,站起来就走了,程东阳很快就把这件事给忘了。谁能想到风水轮流转,如今他只能暗暗祈祷对方不记得他的样子。

但很显然,对方的记忆力比他想象得要好,愣了一会便笑了:“真巧啊。”

程东阳尴尬地跟着笑:“是啊。”

“我不难为你,就想知道你考我的题,你自己知不知道答案?”

程东阳张口结舌,对方淡淡地笑了,说:“不是每个会敲两下代码的人都能叫程序员。”

程东阳的脸色慢慢变得灰白,讪笑两声,慢慢起身走出会议室。

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逞强,可这个圈子里这么多人,他怎么知道会这么巧?

沮丧地回到公司,进了电梯,程东阳呆呆地看着电梯数字一点点地往上蹦,大脑一片空白。

电梯停在10楼,一个叫李焕的HR走进来,看到他愣了一下:“脸色这么差?”

“嗯……刚刚不舒服,去了一趟医院。”程东阳暗自庆幸自己的谎言和现状对上了,倒显得无比真实。

李焕打量了他一下,有点古怪地笑了笑:“别太累了。”

程东阳点点头说:“谢谢。”

电梯停在15楼,李焕走出电梯,突然又停住脚步,回头指了指他的左臂,似笑非笑地说:“你的访客贴没揭下来。”

话音未落,电梯门已经关上了,把程东阳的错愕和李焕的嘲弄分隔开来。

程东阳低头一看,左臂上赫然贴着刚刚那家公司的访客贴,上面印着大大的公司LOGO,下面明明白白地写着“到访时间:14:00-15:00”。

程东阳一把揭下访客贴,捏在手里狠狠地揉成了一团。

估计在别人眼里他就是只动物园的猴子,自以为掩饰得很好,殊不知早已露出了红屁股。

回到工位,程东阳来不及喝口水,立即给李焕发了一条消息:“刚刚的事你别误会……”

“没事,”对方回得很快,似乎在等着他一样,“良禽择木而栖,这年头谁还没点别的想法,理解。”

还“良禽择木而栖”呢,程东阳冷汗都冒了出来:“我是去看个朋友,你别多想。”

李焕良久才回了一个“嗯”。

程东阳盯着那个“嗯”发了半天呆,才慢慢敲了一句:“我有一张‘皇家假日’的优惠券,晚上一起去吃?”

人均近千元的海鲜自助,打死他也不舍得去吃一次,为了工作,他决定奢侈一回。

李焕又隔了许久才回:“别,那多不好意思。”

程东阳迅速回复:“就这么定了!”

罢了罢了,就当是破财免灾吧。

4

这边新工作还没着落,那边程东阳就接到了程西雨的电话。西雨是他的亲妹妹,跟他在同一个城市当房地产销售,当初这套房子就是西雨给找的。

电话那头的程西雨很兴奋:“哥,我给你物色到一个不错的房源!”

自从程东阳跟程西雨说要换学区房之后,程西雨带他们去看了好几次房子。

但好房子要价太高,价格低一点的又总有硬伤——不是地理位置不好,就是房子户型太差,要不就是学校不够好,反正总是不满意。

俞唯抱怨腿都快跑断了,他一边给她捏腿一边苦笑,谁让他没本事呢?

“这个房子能上九小,房龄虽然老一点,但是,”程西雨故意停顿了一下,“房主着急卖,价格很优惠,我算了算,你踮踮脚应该够得着。”

“是吗?那我下班叫上俞唯去看看。”九小虽然不是数一数二的小学,也是个市重点,在他们考虑范围内。

晚上六点半,程东阳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偷偷瞥了周围一眼——走的人寥寥无几,大多数人和他一样伏在电脑前,不知道是工作还是摸鱼。

原来公司是弹性工作制,下午六点左右就可以走,但随着大家越来越卷,没人愿意当出头鸟——你不走?那我也不走,看谁熬得过谁——于是风气越来越恶劣。

程东阳决定偷偷溜走,他把手机和钥匙揣在兜里,把脖子上的工牌摆正,若无其事地往厕所的方向走去,拐过一个拐角,确定已经离开办公区的视线后才调转方向,大踏步往电梯走过去。

直到出了公司大楼,程东阳才松了口气,回头看,大楼依旧灯火通明,依稀能看到玻璃落地窗里一个个伏案工作的身影。

这样看过去,大家好像一只只蚂蚁啊。程东阳怔怔地看了一会,才转身往地铁站走去。

房子确实还可以,价格虽然不可能太低,但在学区房里已经算优惠了。回去的路上俞唯挺高兴,已经开始计划怎么装修了,程东阳却没怎么说话。

他把家里的钱算了一遍又一遍,暗暗发愁,就算把现在的房子卖掉,再加上所有的存款,依然有二十万左右的缺口。

“怎么了?”俞唯终于发现他不对劲了。

“首付还差二十万。”

“问你父母要呗,他们有退休金,不行就问亲戚朋友借,现在二十万还叫钱吗?”俞唯不以为然地回答。

“买上一套房子我爸妈已经出过钱了,现在我都多大了,还跟父母要钱?再说亲戚朋友谁能拿出这么多钱?”程东阳有些不高兴。

“你那么多兄弟姐妹,大哥有困难,他们不该帮忙吗?就说西雨,都金牌房地产销售了,她卖一套房子提成多少?”

“那也是人家西雨自己打拼的辛苦钱,她还没结婚,不得给自己攒嫁妆?”

“反正我爸妈没钱。”俞唯这话倒没错,她家境一般,他也从来不指望她家。

手机突然连响了好几声,程东阳打开一看,是工作群,再一看内容,头都大了。

前几天上线的一款软件突然出现了问题,屁特王接连@了好几个人,其中就有他。

程东阳急匆匆回复了一个“我马上到”,扭头跟俞唯说:“公司有急事,我回去一趟。”

俞唯有些不高兴地说:“这么晚还有事?你是国家元首啊?”

“真有事,你们先回家吧。”

程东阳无暇顾及俞唯的情绪,因为屁特王在群里质问他去哪了,为什么离开工位这么久还不回去。

程东阳只好回了句:“刚刚有点事出来了。”

屁特王阴阳怪气地说:“做事不积极,下班可够积极的,难怪绩效低。”

程东阳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他好歹算是个老员工,群里一堆年轻人看着,叫他以后面子往哪搁?

小小突然拽住了他的衣角:“爸爸,你别走,我想让你哄我睡觉。”

程东阳心里一酸,他都多久没给小小讲过睡前故事了?

程东阳蹲下身子抱住小小,把头埋在她身上,孩子特有的奶香味包围了他,他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小小乖,爸爸有工作要忙,忙完了就回家。”

程东阳再次深吸了一口小小的奶香味,猛地站起来走了。

身后传来小小有点蔫的声音:“爸爸再见……”

程东阳脚步顿了顿,头也不回地大踏步走了。

5

程东阳已经连续好几天晚上十一点才下班。

最近他拼命加班,每天老老实实在公司待到最后才走,没事就在朋友圈里发各种“加班求表扬”的花式文案。

每当领导经过,他的键盘就会敲得“噼啪”响,恨不能让键盘替他大声说:看老子多努力!

以前他最不屑这种行为,但现在他生怕被冠上“不积极”的名号,影响下次绩效评定,没想到下午在茶水间听到几个年轻同事议论他是组里的“奋斗逼”、“内卷王”。

有人说:“公司风气就是被这样的人带坏的!”

其他同事纷纷附和:“屁特王在群里一说话,就他最积极,捧臭脚!”

“加那么多班,也没见多少产出啊!”

“油腻!”

程东阳气得差点冲出去跟他们干一架,硬是靠残存的理智控制住了自己。等那些同事走了之后,他“咕咚咕咚”灌了一瓶冰可乐才冷静下来。

手机突然响了,是程西雨,程东阳溜到楼梯间去接电话。

“哥,那房子你们抓紧啊,挺抢手的。”

程东阳语塞,程西雨很敏感,马上问:“钱不够?”

“……”算是默认。

“差多少?”

“二十万。”

程西雨沉默了一会,她了解哥哥的脾气,绝不可能跟父母张这个口。

“……要不我借你吧。”

“那不行!”程东阳反应很激烈,“你挣钱也不容易,何况你还没结婚,将来有的是用钱的时候。”

程西雨苦笑着说:“我都这么大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结婚更是没影的事,还不如把这钱给小小上学用了,钱可以再挣嘛。”

程东阳沉默了很久,低低地说:“……那我给你打借条,有钱一定先还你。”

6

程东阳回到家,俞唯已经睡了。

他洗漱完正准备躺下,俞唯床头柜边的手机突然亮了,但没有声音,应该是静音了。

程东阳有些诧异,俞唯睡觉从来不静音,说是怕老家父母有事打电话听不见,她什么时候开始静音了?

程东阳轻轻拿起俞唯的手机,是一条新微信,但看不到内容。程东阳把手机放了回去,他从来不查俞唯手机,觉得这样的行为很掉价。

但手机又亮了一下,进来一条新微信。

程东阳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他担心有什么急事,便轻车熟路地按了俞唯手机的密码。

错了。

怪了,这个密码是他给她买这部手机时设置的,他的手机密码也是同样的数字,是小小的生日,俞唯怎么改了呢?

程东阳又输了一遍,还是错了,他把手机屏幕贴在俞唯的右手食指上,这次解锁了。

程东阳点开微信,是一个没有备注的联系人,看不出性别,连发了两条消息,第一条是“忘记发照片了”,第二条是“发你邮箱了”。

奇怪的是,前面并没有任何聊天记录。

程东阳翻了翻这个人的朋友圈,对方设置了“三天可见”,只能看到昨天发的一张照片,是一桌精致的日料,配了一句“和你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似乎也没什么。

程东阳放下俞唯的手机,去自己的那边躺下。

他太累了,在回来的地铁上差点睡过站,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可是他一躺下,眼前就浮现出俞唯跟那个人空白的聊天记录。

她为什么要删掉聊天记录?那个人给她发什么照片?

不工作的人日常生活中很少用到邮箱,什么人会给她往邮箱里发照片?现在人们不都用微信传照片吗?

程东阳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坐起身,拿起自己的手机,熟练地进入邮箱界面。

俞唯一共有两个邮箱,一个是QQ邮箱,另一个126的邮箱还是好几年前他帮她注册的,俞唯比较懒,未必会改密码。

126的邮箱俞唯自己都很少用,如果是朋友之间发邮件,一般会发QQ邮箱。程东阳尝试登陆俞唯的QQ,发现QQ密码也改了。

他又尝试着登陆126邮箱,俞唯果然没改密码,一下子就登上去了。

在一大堆没处理的垃圾邮件里,他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的那封邮件,主题很简单,叫“照片”。

这个人竟然知道俞唯使用率这么低的邮箱,还用这个邮箱传东西。程东阳心里感觉怪怪的。

点开那封邮件,附件里有五六张照片,他一一下载打开。

照片打开的一瞬间,程东阳的脑子“嗡”了一声。

照片上是两个人,俞唯和一个男人。照片背景是不同的地方,有两张在一家饭店,其余几张看起来像是在商场和电影院。

在饭店拍的照片上可以看到食物,和他刚刚看到的那个人朋友圈照片上的食物一模一样。

程东阳呆呆地看着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都笑得很灿烂,相拥的姿势也很亲密,还有一张脸贴脸的自拍。

那个男人,烧成灰他都认识,当年他的手下败将,俞唯的另一个追求者陈翔。

身边的俞唯突然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声:“几点了还不睡觉?”

程东阳机械地答应了一声,关掉台灯,手机依旧紧紧握在手里,屏幕上还是那两个人的笑脸。

刚刚他很想去摇醒俞唯问清楚,可是那一瞬间的勇气被一股深深的无力给遏制住了。

婚房住不久,妻子却催买学区房,无意瞥见她手机我察觉猫腻

他突然不想去面对任何可能性。

7

接下来的日子,程东阳在那个邮箱里找到了更多照片和视频,内容不堪入目,甚至还有床照。

这些画面像是一只手,把萦绕在程东阳心里的问号一一捋直,变成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

虽然他悄悄收集起所有的证据,却迟迟没想好要不要摊牌。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他对俞唯的感情是真的,对这个家也是真的不舍。

一天晚饭时,俞唯催他:“学区房怎么样了?”

程东阳说:“西雨同意借咱们二十万,凑够首付就能跟房东谈签约了。”

俞唯又惊又喜:“那抓紧卖掉这套房子啊,不然怎么凑首付?”

程东阳抬起眼,紧盯着俞唯问:“你着什么急?小小才刚上幼儿园,离上小学还早。”

“这么合适的房子,万一错过没有了呢?”

程东阳说:“那回头我让西雨租个房子,咱们先搬进去过渡一下,等卖了这套买下那套,装修一下再搬进去。”

俞唯很雀跃:“那你快点。”

西雨很快就给他们找到了合适的房子。

在打包搬家时,俞唯表现出了空前的热情和效率,不仅迅速搬进新租的房子里,还把原来的房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催西雨快点拍摄VR视频,好把房子挂出去。

程东阳一边埋头干活,一边冷眼旁观,什么也不说,只是隔几天就给俞唯带回一个又一个好消息。

比如他们的房子很抢手,已经和买家签约了,能比预期多卖十万块,比如跟学区房的房东谈得很顺利,很快就能签约。

不出所料,俞唯很高兴。

一个深夜,程东阳风尘仆仆地回到家,坐下喝了口水,拿出一个沉甸甸的牛皮纸文件袋给俞唯:“都搞定了。”

“什么搞定了?”俞唯边问边拆文件袋,从里面抽出一本鲜红的证书,狐疑地翻开,脸色慢慢变差。

“你怎么一个人就办完了?不是说签约的时候叫上我吗?房产证上怎么就你一个人的名字?”

程东阳抬眼看她:“写谁的名字不一样吗?”

俞唯愣了一下,说:“话是这么说……不过你为什么不叫我?”

“一趟趟跑流程太麻烦,我怕你累着,现在事情都办完了,你放心吧。”

俞唯没说话,翻来覆去看着那本证书,脸上有些失落,但随即又扬起笑容:“买了就是好事!”

说完扑过去抱住程东阳,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老公你辛苦了!”

程东阳皱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推开她站起来:“出了一身汗,难受死了,我先去洗个澡。”

8

半个月后的一天,程东阳早早回到家,俞唯惊讶地问:“今天怎么这么早?”

程东阳又把一个牛皮纸袋扔在桌上,俞唯一边问:“这次又是什么好东西?”一边一脸期待地打开,慢慢抽出里面的照片。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程东阳紧盯着她没说话,原本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摊牌,也许潜意识里他希望俞唯能自己终止这段不正当的关系。

直到昨天,他在新邮件里看到了令他气血上涌的几张照片,照片里不仅有俞唯和陈翔,竟然还有小小。

陈翔一只手搂着俞唯,一只手抱着小小,三个人脸上的笑容像一把刀,深深扎进了程东阳的心里。

程东阳猛地站起来,这个他忍不了,小小是他的底线。

俞唯看完照片,先是震惊,继而大哭,最后冷静下来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程东阳冷冷地说:“这个你不用管,你们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

俞唯沉默一会才说:“一年前吧……他来找我,说忘不了我,我刚开始没搭理他,但他老缠着我,我就一时没忍住……”

程东阳怒道:“你们怎么样我不管,带上小小就过分了吧?”

俞唯说:“不过是出去吃顿饭而已,我什么都没告诉小小。”

程东阳很生气:“想提前培养感情吗?小小可是我的女儿!”

俞唯警惕地问:“你想怎么样?”

程东阳冷笑:“我还要问问你想怎么样?我对你不够好吗?挣了钱都给你花,你为什么要出轨?”

俞唯提高声音说:“给我钱就是对我好吗?你天天加班,根本没时间陪我,我要的是一个丈夫,不是一个钱包!”

程东阳气笑了:“我加班还不是为了你们娘俩?你们吃的、穿的、用的,哪一件不是我买的?”

俞唯不吱声了,过了很久才说:“既然这样也没什么好说的,咱们离婚,小小归我,财产一人一半。”

程东阳一字一顿地说:“第一,你这种女人没资格抚养小小;第二,你是过错方,应该净身出户!”

俞唯突然坐直身子,一字一顿地说:“我凭什么净身出户?这几年我给你做家务带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说那套房子属于婚后财产,就算没加我的名字,也得一人一半!”

程东阳一字一顿地问:“你着急买学区房是不是早有预谋?是他给你支的招?”

俞唯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程东阳冷笑:“真是用心良苦。可惜,那套房子我根本就没买。”

俞唯惊讶地站起来:“你没买?那房产证……”

“都是骗你的。”

房产证是PS的,签约文件也是PS的,原来的房子他没卖,学区房自然也没买,一切只是他和程西雨联手给俞唯编织的一场美梦。

虽然他没想好要不要离婚,但无论如何现在都不是买房的好时机,把婚前财产变成婚后财产,他脑子抽了才会这么做。

在买房这件事上,俞唯表现得太过于急切了,他不过是顺水推舟,想看看她是不是打算离婚,是不是想临走前再骗取他辛苦积攒的一半家产。

他果然没猜错。如果说在今天这场谈话之前,他还对她抱有一丝丝幻想,那么随着猜想一个个落实,他的幻想也像泡沫一样一点点破灭了。

就像这个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幸福家庭。

看着面前大哭大骂的俞唯,程东阳一点胜利者的快感都没有,他有些颓废地靠在沙发上,心里一阵苍凉。

9

晚上七点,程东阳悄无声息地溜出工位,程西雨叫他今天下班早点出来,说给他约了一个很抢手的离婚律师。

正在等电梯,突然看到屁特王迎面过来,他来不及躲闪,被抓个正着。

“正好找你,一会开个碰头会,说一下项目进展。”屁特王说。

程东阳愣了一下。

一到下班就开会,这是屁特王的特点之一,暗地里不知道被员工骂了多少次。大多是一些根本没必要开的会,充斥着精致但空洞的PPT、夸夸其谈的工作汇报和互相踩踏的明争暗斗。

“我一会有点事……”程东阳支支吾吾地说,程西雨说这个律师很难约,让他千万别迟到。

屁特王抬起眼,不可置信地看看他,又看看腕上的手表,问:“你的事很重要?”

程东阳点点头。

屁特王似笑非笑地说:“是不是去面试?”

程东阳忙摇头:“怎么可能?是家里的事。”

“上次小李可告诉我了,你那个访客贴……”屁特王话没说完就停了,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靠,吃了他的大餐,竟然还不替他保密,什么人啊!

程东阳在心里问候了一万遍李焕的祖宗,讪笑着说:“那是误会,我是去找个朋友。”

“其实,”屁特王拖长声音说,“你有其他想法也很正常,毕竟你年龄大了,上次也没晋升成功,绩效还低,在这里耗着也没什么意思,但是……”

程东阳觉得身上有冷汗缓缓往下流,像小虫子在蠕动,痒痒的。

“但是上班时间跑出去面试不大合适吧?你手头工作做完了吗?好好掂量掂量自己,都多大了还是这个级别,你以为你能找到下家?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出去一抓一大把,都是被淘汰的渣滓!”

程东阳觉得头上的小虫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热气,随着屁特王一句比一句难听的话喷出来,他的火气也一节一节地拔高,终于迸发出来。

“老子怎么样用不着你评价!你掂量掂量自己吧!怎么舔上去的不知道吗?我为什么背低绩效你不知道吗?还有,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有事,我要下班!”

程东阳转身大步离开,屁特王愣了一会,在他身后吼道:“你不想干了吧?”

程东阳脚步一顿,缓缓回过头说:“对,我早就受不了了。”

刚走出公司手机就响了,是小赵的微信:“阳哥你可太牛了,我们都听见了,屁特王脸都气变形了!”

程东阳慢慢地把手机揣进兜里。

后悔吗?貌似没有。

爽吗?好像也没有。

自从家庭生变,他突然间不知道自己之前坚持的那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绩效、薪资、房贷,他曾着魔一样为了这些放弃自我,如今却一点都不在乎了。

如果拼命加班的结果是失去家庭,那加班的意义何在?

程东阳把脖子上的工牌拽下来狠狠扔在地上,嘴里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10

一个月后。

程东阳走出民政局大门,面无表情地对俞唯说:“行了,你自由了。”

俞唯看了他一眼,正想说什么,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接起来简单地说:“办完了,你过来吧。”

程东阳讥讽地说:“还真准时。”

一辆黑色迈腾缓缓开过来,在不远处停下,俞唯看了程东阳一眼,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往车子方向走去。

车窗是摇下来的,能看到里面陈翔面无表情的脸,程东阳突然觉得很佩服他,他曾一度猜测陈翔是不是玩弄俞唯,没想到他真的要跟俞唯在一起。

可惜的是,他们想瓜分他财产的阴谋落空了,这大概是他在这场离婚官司里唯一值得夸耀的点。

哦,不是唯一,还有小小的抚养权。

由于俞唯是过错方,在律师的帮助下,他顺利争到了小小的抚养权。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俞唯顾忌陈翔的感受,毕竟没人想替别人养孩子。

几天前俞唯拖着大箱子离开家,在家门口抱着小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那叫一个真情流露,令观者无不动容。

可惜观众只有一个心如死灰的程东阳,打死也不会动容。

程东阳看着俞唯上车,车子缓缓开走,他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个婚离得他伤筋动骨,虽然看起来他是赢的那一方,但他失去了家庭,小小失去了妈妈,另外,他还错失了那套性价比极高的学区房。

他原本打算离完婚就买那套房子的,毕竟小小上学真的要用,但昨天程西雨有些歉意地告诉他房子已经卖掉了,她没拦住,那房子实在太抢手了。

程东阳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拍拍程西雨的头,没什么好抱歉的,那套房子大概和俞唯一样,跟他的缘分都是“擦肩而过”。

11

程东阳站在一家公司楼下等面试,他比约定时间来早了很久,只好站在楼下等,直到烈日晒得他有些眩晕,他才缓缓走到一旁的树荫下。

这是一家其他行业的中小型公司,以前他根本不会考虑这种公司。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给教育行业的大公司投了好多简历,都如同石沉大海,连面试机会都没有,这可不是正常现象。无奈之下,他只好降低了要求。

昨天他才知道为什么。

昨晚小赵给他发了一条语音:“阳哥,还好你走得早,现在公司要大裁员,赔偿都不一定能给够,气死了……”

程东阳奇怪地问:“为什么要大裁员?”

“你没听说吗?上面要出手整治教育培训行业乱象,几个在线教育公司的股价暴跌,现在都在想办法裁员,我们整个业务板块都被砍掉了,公司乱成一锅粥了……”

难怪他的简历没有回音。

“咱们程序员不难找工作,去哪不是搞研发?但是赔偿金得拿够才行啊!唉,那些教培老师可惨了,换行业可没那么容易……”

他现在无暇同情别人,自己都泥菩萨过江了。

小赵的语音还在继续:“还是你幸运,早走一步顺利拿到N+1,要是我也早点辞职就好了……”

有什么幸运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程东阳叹了口气,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低头边整理简历边准备过去,刚迈步就差点撞上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两人同时说着“对不起”,一抬头都愣住了。

竟然是那个当初被他羞辱过的候选人、后来也羞辱过他的面试官,看样子他刚刚面试完,也在低头整理手里的简历。

程东阳脱口而出:“你也来找工作?”

那个人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你也是?唉,现在这形势,不找不行啊。”

程东阳点点头,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他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一会才开口:“之前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有时候挺欠的……”

那个人截住他:“别这么说,其实你技术挺好的,当初要是没遇到我,你就通过面试进公司了……”

程东阳苦笑:“就算当初进了,现在不还得被裁?”

“是啊,都是打工人,当初何必互相为难呢?”

两人互相看了半天,忍不住都笑了出来,那人拍拍程东阳的肩膀说:“我先走了,你加油!”

“你也加油!”程东阳真诚地说。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他深吸一口气,该进去了,面试完还得去幼儿园接小小,然后去菜市场买菜,再回家做饭。

他曾经以为离了婚自己会过得一塌糊涂,但随着时间流逝,他也慢慢学会了给小小梳各种漂亮的小辫子,搭配营养丰富的饭菜,笨手笨脚地缝补扣子……

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日子都得继续往前走,他只要心无旁骛地努力,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吧。

下午四点多的阳光已经没那么刺眼了,程东阳仰起脸,走出树下的阴影,大踏步走进阳光里。(原标题:《都市夜归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美的W11智能拖地机器人斩获国际CMF设计奖 黑科技创新扫拖新理念

美的W11智能拖地机器人斩获国际CMF设计奖 黑科技创新扫拖新理念

白日生活家
2021-11-18 10:40:20
上海电气孙公司人为破产疑云:被指高买低卖,向关联公司输送利益数亿元

上海电气孙公司人为破产疑云:被指高买低卖,向关联公司输送利益数亿元

时代周报
2021-11-26 18:38:04
享域锐·混动:如何突围A级混动家轿市场

享域锐·混动:如何突围A级混动家轿市场

车映讯
2021-11-22 14:31:02
干得漂亮!拜登宣布不出席北京冬奥会?中方:请摆正自己的位置

干得漂亮!拜登宣布不出席北京冬奥会?中方:请摆正自己的位置

海峡军志
2021-12-05 22:54:15
百万豪车怎么选?22款A8L Horch十分夺目

百万豪车怎么选?22款A8L Horch十分夺目

固事汇侃车
2021-11-17 15:09:28
梦幻西游网页版:125仙玉=3倍跑环桨励,私人秘书这三个功能,香

梦幻西游网页版:125仙玉=3倍跑环桨励,私人秘书这三个功能,香

梦幻网页版骨妹
2021-11-17 22:44:09
自从中了“罗森塔尔咒语”,这些电影主角就一路开挂!

自从中了“罗森塔尔咒语”,这些电影主角就一路开挂!

极客电影
2021-11-15 21:56:13
深耕科技,复盘广发基金费逸年化29%背后的成长路径

深耕科技,复盘广发基金费逸年化29%背后的成长路径

财商侠客行
2021-11-18 20:22:22
面向新中产阶层,探岳、CR-V谁更值得选?

面向新中产阶层,探岳、CR-V谁更值得选?

豪哥说车.
2021-11-18 23:03:51
重挫苏贞昌后,大陆再出击!不到24小时,又一“台独”夜里睡不着

重挫苏贞昌后,大陆再出击!不到24小时,又一“台独”夜里睡不着

原子之城V
2021-12-06 00:07:09
劳斯莱斯幻影为何是天花板?看了这些你就知道了

劳斯莱斯幻影为何是天花板?看了这些你就知道了

固事汇侃车
2021-11-17 15:08:12
瞒着老公做了成人奶妈,我爽爆了,报应却接二连三发生在闺蜜身上

瞒着老公做了成人奶妈,我爽爆了,报应却接二连三发生在闺蜜身上

读心婆婆
2021-12-03 18:40:49
为什么黑人们不敢在俄罗斯及阿拉伯国家游行示威打砸抢烧?

为什么黑人们不敢在俄罗斯及阿拉伯国家游行示威打砸抢烧?

樱花生活窍门
2021-12-06 04:36:07
“最美丈母娘火了,女婿表示很无奈”网友:宝妈有压力

“最美丈母娘火了,女婿表示很无奈”网友:宝妈有压力

笑skr人
2021-12-05 23:46:12
杨铭:引领电动豪华新时代,奔驰要“可触达、抵人心”丨车壹条

杨铭:引领电动豪华新时代,奔驰要“可触达、抵人心”丨车壹条

车壹条
2021-11-19 17:33:26
高通携手全球移动企业共同承诺加速5G毫米波发展

高通携手全球移动企业共同承诺加速5G毫米波发展

雷锋网
2021-07-01 14:08:05
新科世乒赛冠军出局!0:3完败张本智和,世界杯男单8强出炉7席

新科世乒赛冠军出局!0:3完败张本智和,世界杯男单8强出炉7席

心跳乒乓球
2021-12-06 01:32:09
玛奇朵DHT-PHEV,凭什么让“两田”都直呼内行?

玛奇朵DHT-PHEV,凭什么让“两田”都直呼内行?

买车家
2021-11-27 20:27:51
长安第三次创业显成效,1-10月销量累计149万,未来更有可期?

长安第三次创业显成效,1-10月销量累计149万,未来更有可期?

车知事
2021-11-18 18:30:47
【汽车人】一汽奥迪,再一次定义豪华

【汽车人】一汽奥迪,再一次定义豪华

汽车人传媒
2021-11-18 11:49:21
2021-12-06 10:40:49
拍案故事汇
拍案故事汇
这里有你想听的故事
200文章数 57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房产要闻

同是“骨折价”,哪个城市的工抵房值得买?

头条要闻

山林过火面积逾6公顷60斤巨蟒丧生 男子被判3年6个月

头条要闻

山林过火面积逾6公顷60斤巨蟒丧生 男子被判3年6个月

体育要闻

"毛铺和文化录·中国和力"第2季强势回归

娱乐要闻

她的资源已经虐到这个地步了......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阿里再度大调整 张勇:蒋凡转去负责海外业务

汽车要闻

没有了VTEC 本田的电动之路会怎么走?

态度原创

艺术
数码
本地
健康
公开课

艺术要闻

一代宗师石涛最全书画作品集

数码要闻

曾嘲讽苹果“抹布”是智商税!马斯克开卖特斯拉钥匙扣

本地新闻

焦虑症千万别玩,一局就是400天

研判奥密克戎:风险多大?如何防控?

公开课

墨脱水电站:规模将达到世界第一,遭印度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