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哭喊着求姐夫放了我,可姐夫却像猛兽一样,不知疲惫地向我索取

0
分享至

引言

豪华的总统套房内。
乔陌撑着酸痛的身体,下了床。
从一地的衣服中,她捡起束胸带,将丰满的胸部缠住,直到看上去很平整。
她快速的穿上衣服后,回身看向那个还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
乔陌哭肿的眼睛里,布满了复杂的情绪。


1

厉展晨,她未来的姐夫,江城最出名的男人!

厉展晨从十八岁时候就接手了厉氏集团,然后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将业务拓展到了全球。

其涉及领域更是广泛,小到衣食住行,大到航空科研。

而她却是低进尘埃的卑微之人,靠着女扮男装的身份苟活着。

如果今天不是他和姐姐的订婚宴,如果今天没有看他酒醉,好心上前扶上一把。

或许,她此时也就不会被睡了。

这一夜甚是荒唐,而她却因为女扮男装的身份,不能为自己讨回半点公道。

乔陌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她不敢想这件事情被人发现后,等待着她的后果是什么。

所有的苦只能她自己默默的咽下。

乔陌不敢久留,趁着厉展晨熟睡中,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关于这一夜,乔陌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

这一夜就当被狗咬了,只是......她的第一次不能留给她未来的丈夫了。

厉展晨清醒时,身边已空无一人。

只有淡淡的清香还萦绕在房间里,勾起他的记忆。

他记得昨晚在订婚宴上,他被人下了药,身体不受控制地要了一个女人。

女人不住地哭喊让他放了她,可他却像猛兽一样不知疲惫地索取,甚至因为是第一次开荤的缘故,他要了她好几次。

等到醒来时,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只在床单上留下了一朵如花的血迹。

男人微微眯了眯双眼,对这个一声不响离开的女人,有了那么一丝兴趣。

在江城,不知多少女人想爬上他厉展晨的床,然而这个女人却在被他夺了清白后,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有意思。

“给我查下昨晚的监控,”厉展晨让助理送了干净的衣服过来,吩咐道:“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给我下药。”

他的语调很慢,却有着足够的威慑,让人不敢放肆。

2

乔陌回到乔家时,天光已经大亮。

等着她的是乔家家主乔震晖,也是她的父亲,他端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看到一夜未归的乔陌,乔父乔震晖威严地瞪了他一眼,语气里充满着厌恶:“到底是那个贱女人养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乔陌的心像被刀扎般,她的一夜未归,在父亲的眼里却只是没有规矩。

而母亲是为了他付出一生的女人,在他眼里却也只是贱女人三个字!

这样的父亲,根本就不值得她去爱,去尊重!

可是,如今她卑躬屈膝的活在乔家屋檐下,不为自己,也要为病床上的母亲。

所以乔陌隐忍的低下了头,暗自的攥紧拳头,然后胆怯道:“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现在你到了乔家,就要把这些上流社会的规矩都学起来,把你身上的坏习惯都给我收一收,不然就是家法伺候!”

家法……

听到这两个字,乔陌身子本能的抖了一抖。

乔家的家法,是被家主用皮鞭抽一百下。

对于这一百下的皮鞭抽打,她是记忆犹新。

那时,她初到乔家,脑中一直谨记着母亲的话,对人对事,她小心翼翼。

可就是这样,她还是着了道。

她只是无意中碰了一下乔桓摆放在客厅茶几上的手表,后面就被诬陷她偷了乔桓的手表。

当时的乔震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请了家法,将她狠狠毒打了一顿,她整个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硬生生的在床上趴了三个月,才好起来。

也是自那以后,乔家人对她更是狗眼看人低,也是那个时候她才真正明白人心险恶。

“对不起,我不会了。”乔陌又无力的重复了一遍。

乔震晖显得有些不耐烦,但又耐着性子警醒的说道。

“如今我们家已经和厉家定了亲,你身为我们乔家人自当严明自律,千万不要给我们乔家还有你姐姐丢人!”

听到厉家,乔陌不自觉的想起昨晚上和厉展晨的事情,脸蛋不由的浮出了一朵红晕。

而乔震晖瞧着她低着头,双手抓着衣角的边缘,一副懦弱胆怯的样子。

越看越生气,他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窝囊儿子!

要不是乔家需要继承人,他早就把他赶出乔家了!

最后乔震晖摆了摆手,让乔陌回自己房间去,眼不见为净。

乔陌回了房,小心翼翼地将门锁上。

然后才拿上替换的衣服,进了浴室。

为了不被人看出她穿了束胸带,她的衣服都是宽松肥大款的,再加上本来就身子瘦小,整个人看上去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也难怪乔桓每次都会笑话她是个娘炮!

将缠在身上的束胸带一层一层地扒掉,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面前的镜子蒙了水汽,乔陌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短发俏丽的自己,不免有些难过。

十八年前她母亲是乔震晖的情妇,而她是乔家的私生女,但为了能回到乔家,母亲让她一直以男孩子身份活着。

皇天不负有心人,乔家除了乔桓这个女儿,就再无子嗣。

为了乔家的未来,乔震晖不得不将她这个遗落在外的‘儿子’找了回来。

这十八年来母亲为了养育自己,落下了重病,高额的医疗费让乔陌也不得不依靠乔家,所以她选择乖顺的回来,当那个所谓的继承人。

乔陌记得自己刚来到乔家时的情景,乔家上下对她冷眼相待,没一个人喜欢她,就连父亲对她也是一副十分厌弃的样子。

她苦笑了声,手指抚过白皙的身子,那上面还留有昨天夜里厉展晨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那遍布全身的吻痕,不难看出昨晚她被厉展晨折腾得有多么惨。

当灼热的手指触碰到肌肤时,乔陌全身一颤,脑海中不免浮想起昨天夜里,厉展晨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庞和线条分明的身姿,还有在她耳边的呢喃低语的样子,以及那炙热的吻。

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

她这十八年来,从未跟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过,就连在学校都没有和男同学单独说过话。

如今却和厉展晨做了世间男女最亲密的事……

她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可是乔桓的未婚夫,是她的姐夫。

她现在应该祈祷的是,千万不要被厉展晨发现昨晚他睡的那个女人是她!

要是她的真实身份被拆穿了,被逐出乔家事小,要是连累到乔家断了她母亲的医药费,才是真的完蛋!

……

此时的厉展晨已经回了厉氏集团,看到特助呈上来的监控记录,他问道:“有什么发现?”

“报告厉总,昨晚上订婚宴大厅上的监控被人为损坏,并没有拍摄到是谁在您的酒里下的药。”特助一边说着,一边满头是汗,“在您去房间的路上,有监控拍到,是一个男人扶您进的房间……”

厉展晨双目微沉,道:“可有看清是谁?”

特助将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他,厉展晨扫了一眼。

照片上是个陌生男人,但仔细看去,更像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从照片上看去,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个头上也矮了他一个头,直到他肩膀处。

身子骨也瘦弱的很,他只是略微靠在他的身上,就一副要把他把他压垮了似的。

这个人,他可是从未见过。

特助接着说道,“后面的监控也坏掉了,所以无法得知这个男人是何时从您的房间里出来的。”

“给我去查。”厉展晨捏紧了手中的照片,语气不怒自威。

想必他被下药和这个臭小子脱不了干系!

3

晚上,乔家客厅。

“昨天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也没把握住?”

“妈,我明明给他下了药,还命人把大厅的监控给弄坏了,我怎么知道他最后会没来我的房间……”

“你啊就是蠢!让你跟着他你不肯,白白浪费良机。这厉展晨从来不近女色,就算跟你订了婚也不碰你,这样你这肚皮什么时候才能有反应?你不生孩子怎么在厉家站稳脚跟?”

乔桓之所以能够和厉展晨订婚,还多亏了乔家祖辈与厉家是世交的关系。

早在二十多年前,双方爷爷辈还在世的时候,就因一句玩笑话,给双方孙子辈定下了婚约。

此事,一开始大家都未曾当真,直到如今的乔家已经不是当年的乔家后,为了能让乔家回到当年的光景,乔震晖只能不顾一切的将这个婚约履行到底。

谁知,在这最后关头,还是掉了链子。

“我知道了,妈,你别说了,乔陌来了。”

乔桓正在和乔夫人说着昨天夜里的事,看到乔陌下楼后,她立马噤了声。

已经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乔陌被佣人叫下来用饭。

今晚用餐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她坐在餐桌前,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听着乔夫人阴阳怪气的数落。

“真当自己是乔家大少爷了,吃个饭还要三催四请的,还有这学都不用上啦?老师可都是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因为被厉展晨折腾了一夜,乔陌实在没有精神去上课。

“我今天不舒服,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乔陌往嘴里扒拉着饭粒,解释道。

一旁的乔桓,不屑的补了一句,“呵,我看你就是想在我们乔家白吃白喝!”

这傲慢的样子和平日在乔震晖面前乖巧懂事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乔陌还记得第一天来乔家时,乔桓当着乔震晖的面,对着她一口一个亲弟弟,那亲切的模样,还让她感动了许久。

可后来她无意中听到乔桓和乔夫人的对话,才知道这一切原来只是作秀,为的就是找机会将她赶出乔家,因此才有了后面的设计陷害。

面对这对母女的刁难,乔陌选择沉默,她只想快点吃完离开,可当她放下碗筷,准备起身离开时,乔夫人发话了。

只听她说道:“看看你这窝囊的样子,真是丢人!不过算你命好,竟然能娶到夏家千金,到时候你们结了婚,可别给我们乔家丢脸。”

什么?

结婚?

乔陌一愣,猛地抬头看向乔夫人。

“什么夏小姐?什么结婚?”

乔桓在一旁冷冷的笑道,“夏家可是江城的名门望族,别人想娶夏小姐都没这个福气,你这个私生子就偷着乐吧!”

关于夏家大小姐夏静然,一直有传闻说身子不好,经常生病。

前些日子,夏家老太太不知听了哪位大师的话,要给她的宝贝孙女招个命格好的佳婿上门。

全江城的未婚男子都将自己的生辰八字给递了上去。

而乔陌的生辰八字也被乔桓母女俩给趁机送了过去,为的就是将乔陌赶出乔家。

谁知乔陌还真被选上了,这可把她们母女俩乐坏了。

“爸,他知道吗?”乔陌咬着唇,轻声问道。

她一个女人,居然要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乔震晖找他回来不是要做继承人的吗?

他愿意让自己去做别人的上门女婿吗?

听到这话,乔夫人一时语塞,她下意识的看向乔桓。

关于要将乔陌送去夏家做上门女婿这件事,乔震晖是不知道的。

只见乔桓高傲地抬起下巴,鄙视地看着乔陌道:“爸会同意的,等以后我嫁进了厉家,生下了儿子,乔家的财产就轮不到你这种下三滥的私生子来继承了。也不看看你这副样子,跟个娘炮似的!”

明明是出身豪门的名媛,说话却这般尖酸刻薄。

乔陌默默忍耐着,她可以忍受乔桓的侮辱,但是娶妻只会让她的身份加速曝光。

为此,她第一次在乔家反驳了乔桓的话。

“我不同意,我是不会娶那位夏小姐的。”

听到一向懦弱的乔陌说出反抗的话语,乔桓母女俩,气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乔夫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乔陌说道,“你居然敢不同意?我警告你,你必须乖乖的当夏家的上门女婿!”

“我不!”

乔桓见乔陌态度如此坚决,眼咕噜一转,冷笑道:“好啊,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医院,告诉他们你妈妈的治疗费我们乔家不出了。”

果然,此话一出,乔陌安静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

见乔陌不反抗了,乔桓母女俩对视了一眼。

乔桓很是得意,“乔陌,只要你乖乖的去给夏家当女婿,你妈妈的费用就不会断。”

无奈,乔陌只好趋于命运,声音微弱地应道,“好,我知道了。”

4

夜色,是江城最有名的一间酒吧。

刚放学从学校出来,乔陌便被司机开车送到了这个酒吧,听说是她那个‘未婚妻’夏静然打电话告诉乔家,说是想要见她。

想到母亲的命还在乔桓母女手上,乔陌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只希望,不要发生什么意外就好。

一走进酒吧,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轰得耳鸣,乔陌皱着眉头捂着耳朵,穿过在舞池中扭动着身体的男男女女,来到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夏静然面前。

此时夏静然衣着火辣,化着浓妆,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

成熟的女人味让人完全无法将她与那个传闻中的病秧子给联系起来。

乔陌几不可闻地皱了皱眉头,她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地方。

夏静然的身旁还坐了一些穿着夸张的人,这些人应该都是她的朋友,乔陌在心里想到。

随后乔陌小声并恭敬的向夏静然打招呼道,“夏……夏小姐,你好,我是乔陌。”

在外面,她永远是那个唯唯诺诺,屁也不敢放一声的私生子。

夏静然看了她一眼,唇边的笑容带着不屑。“你就是那个要当我夏家上门女婿的乔陌?”

乔陌故作木讷的点了点头。

“听说你是乔家的私生子?”夏静然又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

乔陌顿时明白了,这位夏小姐是故意把她叫出来找难堪的。

“长得倒是挺俊秀的,不过这身板也太弱了吧?”夏静然端起酒杯,绕着乔陌左右打量。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只怪物,随后她站定,眼神一冷,“你们乔家也真是没诚意,找了这么个弱鸡私生子来跟我们夏家联姻,也太不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了!”

说着猛的抬手,将酒泼到了乔陌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发难让乔陌懵了,而周围响起了拍手叫好的哄笑声。

乔陌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尖上的酒渍一滴滴落下,滴在她的鞋头上,更是落在她的心上。

她很愤怒,很想抓起桌上的酒杯,砸在夏静然的脸上。

让她也尝尝被人羞辱的滋味,可是,乔桓警告的话不断回荡在她的脑海里。

如果她得罪了夏静然,母亲的医疗费就没有了着落。

乔陌红着眼睛,慢慢松开了握紧的拳头,用袖子胡乱的擦了下脸,依旧卑微的说道:“夏小姐说得对,我以后一定多多锻炼。”

见乔陌这被泼了酒也不生气,实在是有够窝囊的!

夏静然是越看越不喜欢。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上不了台面。”

“静然别为了这种人生气,你身体不好,把自己气病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夏静然身旁的朋友安慰她,“毕竟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像厉少那么有男子气概的,唉,真不知道夏奶奶是怎么想的。”

一提到厉展晨,夏静然脸色就好看多了。

她下意识的看向身后,那片有盆栽处的区域看去。

那里是一个贵宾专属区,只招待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厉展晨。

今晚她之所以来夜色,一方面是为了羞辱乔陌,另一方面则是她得到消息,厉展晨今晚会在夜色。


此时绿荫的背后,一双如黑耀石般的眼睛,将乔陌紧紧锁住。

被人欺负,却又倔强隐忍的臭小子和照片上的感觉,差别很大。

厉展晨把玩着酒杯在心里想到。

当他查出照片上的人是乔家私生子乔陌,所谓的小舅子后,他便觉得事情有点好玩了。

这乔家还真是迫不及待,他刚点头承认这门婚事,就迫不及待地给他下药,想把乔桓送上他的床。

可惜,那晚乔桓并没有成功,而关于那个和他一夜缠绵的女人则像是人间蒸发了般,不见踪影。

厉展晨眯了眯眼睛,看来只有找乔陌那个臭小子,才能查出真相了!

消息情报不假,可夏静然发现厉展晨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乔陌看,心里顿时恼火的很,她眼波一转,冲着乔陌勾了勾手指头,道:“未婚夫,你过来!”

乔陌听话的走了过去。

夏静然使了个眼色,她周围的男性友人,就统统站了起来,将乔陌团团包围住。

乔陌愣了会儿,“夏小姐,你这是?”

夏静然理所当然道:“都说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在想是不是我误会你了,要不你把衣服给脱了,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有真材实料。”

5

什么?

脱衣服?

一听到这个,乔陌就立刻双手抱胸将自己护住。

“不用了吧,夏小姐,我的身材就是这样,没有肌肉的……”她讨好地笑着,只希望夏静然能收回成命。

然而夏静然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在她的授意下,那几个将乔陌围住的男人,就走上前来,要去扒乔陌的衣服。

乔陌吓得脸色都白了!

要是衣服被人在这扒了,那她的真实身份岂不是就暴露了?

妈妈还在医院躺着……

为了医药费,她绝对不能在这功亏一篑!

乔陌拼命挣扎着,死死地护着胸前的衣领,然而只听撕拉一声,轻薄的衣服还是被撕了一个大口子,顺着脖子,一大块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乔陌忙慌乱地伸手掩住。

脚步往后退去。

没有看身后的她,一个重心不稳,踩到了一双精致的手工皮鞋上,脚一崴,就跌落在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男人带着熟悉的荷尔蒙气息,猛地窜入她的鼻尖,乔陌身子一震,抬头看去。

居然是厉展晨!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看到这个男人,乔陌的脑子里就浮现出那晚令人燥热的画面,脸一下就红了。

幸好酒吧里灯光黯淡,没人看出她脸红到不行。

周围的人见她倒在那人身上,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敢再上前去继续扒她的衣服。

谁都知道厉展晨有很严重的洁癖,从不许人靠他太近。

据说以前有女人不知好歹地黏着厉展晨,被厉展晨命人当众脱光,扔到了马路上。

而如今乔陌竟然不知死活地碰到厉展晨身上,可想而知会被厉少怎么处置了。

一时间,众人看向乔陌的眼神不免幸灾乐祸起来。

厉展晨只感觉一个柔软的身体掉进他的怀里,带着一股清香,低头看去,能看见怀中人那细白的脖子,沿着锁骨处被暴露的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延伸进被撕扯开的衣领里……

厉展晨呼吸一窒,小腹处竟隐隐有了感觉。

该死!

真是见鬼了!

那么多美女对他投怀送抱,他不稀罕。

现在一个男人倒在他怀里,他竟然有了感觉?

厉展晨眯了眯眼,只当是自己喝多了,有些醉了。

他冷冷道:“你还想靠在我身上多久?”

那温热的气息打在乔陌耳畔,让乔陌红了耳根。

她慌忙地站起身来,低着头跟厉展晨鞠躬道歉。

男人冰冷的眸子如鹰隼般直勾勾地看向她,像是要把她整个人看穿一样。

乔陌心头一颤,头越发地低了。

厉展晨这是认出她来了吗?

谁知厉展晨冷冷地看过她一眼后,没说什么。

夏静然忙跟着起身,伸手去挽厉展晨的胳膊,“展晨哥哥,这个乔陌太坏了,居然敢坐到你身上,你可千万别饶了他。”

厉展晨只是瞪了她一眼,随即抽出被夏静然挽着的手,狠狠说了句:“离我远点。”

抬腿离开。

在厉展晨这里吃了瘪的夏静然,一双眸子更加怨恨地瞪向乔陌。

看着乔陌那狼狈的模样,她嘲笑道:“乔家的少爷居然这么窝囊无能,难怪乔家会一蹶不振。”

这一次见面弄得这么不愉快,让乔陌打心底里对夏静然产生了厌恶。

一想到要娶这个恶毒的女人,且婚后若是被夏静然拆穿了身份,她和母亲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心里就不免发慌。

只想快点离开这酒吧。

“夏小姐,时间不早了,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乔陌说了声后,便要走。

夏静然呵道:“站住!谁准你走了?!”

乔陌没有搭理她,径直往酒吧门口走去。

身后那几个撕扯她衣服的男人眼看着就要追上来拦住她,乔陌吓得脸色苍白。

就在这时,一群黑衣保镖过来拦住了那几个男人。

乔陌没有回头去看,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安全地出了酒吧。

她那副狼狈的模样,在出了酒吧后,引起了路边人的注意。

她一边捂着胸口,一边埋头去打车。

一个酒吧服务员追了出来,叫住她。

“乔少,这个给你。”

是一件外套。

外套上是男人熟悉的气味。

乔陌一愣,“这是?”

“厉总让我给你的。”

说罢,服务员转身回去了,只留乔陌怔怔地站在原地。

6

换完衣服的厉展晨站在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渐入人群的乔陌。

瞧着他窄小的肩膀和瘦弱的身影,他不免想到自己跟乔家的那段婚约。

虽然爷爷为他指定了和乔家的婚事,但他厉展晨岂是那么轻易受人摆布的?

若不是浅海湾的那块地承载着儿时他和母亲的回忆,而那块地又在乔家手上,乔家不肯转让,他又岂会同意这门婚事?

不过是娶妻生子罢了,他这辈子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所以娶谁不是娶!

然而不知为何,他的脑海里不由回想起,灯光下的乔陌,光洁如玉的皮肤和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还有乔陌那瘦小的身子骨,娇弱的如一块豆腐,似乎稍微用点力,就会被捏碎。

想到这些厉展晨不禁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尤其是乔陌那双乌泱的大眼睛,他好像在哪儿见过。

他本一向讨厌别人的触碰,却在那时心里生不出一丝的厌烦。

甚至他还觉得乔陌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一抹淡香味似曾相识,但却又偏偏令人想不起。

最要命的是在那小子起身离开的时刻,他脑中突然闪出一丝想要将人拉回来的念头。

难道是他禁欲太久,稍微开荤,就男女不分了吗?


厉展晨觉得自己魔怔了。

“厉总,我不是很明白,监控显示那晚下药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乔陌,刚才在酒吧里,您为什么不出手,给他一点颜色瞧瞧呢?”

站在一旁的特助心里十分疑惑。

甚至厉总还命人将自己的外套拿去给那家伙,为了那小子掩去难堪。

厉展晨闻言,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有些事,是需要放长线钓大鱼的,这个乔陌,还不到时候。”

说着,他不免又想起,刚才在酒吧里,乔陌在被夏静然欺负时,那双发红的眼睛,像一只倔强又弱小的猫咪一样,竟让他产生了保护欲!

......

裹上厉展晨的衣服,乔陌趁着夜色,匆匆打了车回了乔家。

乔陌不敢直接从正门回,她怕遇见乔桓母女,以她现在狼狈的样子,不免又是一场麻烦。

于是乔陌选择了在后门下车。

可就在她下车的时候,周围传来的一阵暧昧的声响。

此时夜半三更,附近已经没有什么人和车了。

她下意识的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是从一辆悍马车上传来的。

灯光太暗,乔陌看不清车牌和车的颜色,而她也不想多管闲事。

但车横在了她回家的路上,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她有意的低着头,不去看,但是谁曾想,车窗没有关。

眼角余光瞟过,只见车里有三个人,两男一女。

而女的正坐在其中一个男人身上,正面迎着光,一脸的欢愉。

是乔桓!

乔陌震惊了!

乔桓她居然在跟两个男人车震?!

7

这也太大胆了吧!

乔陌来不及多想,立马转身,把腿就跑,却因为太过慌乱,不小心踢到路旁的栏杆,发出的声响引起了车里人的注意。

乔桓回过头,一眼就看见了乔陌!

糟了!乔桓心里一惊。

她顾不上再和男人欢愉了,连忙推开身边的那人,飞快地穿上衣服,和那两个男人一起追下了车。

乔陌毕竟是女孩子,跑不过那两个大男人。

不一会儿,瘦弱的身板猛地被人从背后按住,膝盖窝被人往前一顶,整个人屈膝跪倒在了地上。

钻心的痛立马袭来,还不等乔陌爬起来,乔桓就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了。

乔桓此时头发微乱,却仍遮不住她趾高气昂的气息,她抚了抚一缕发丝道:“还当是谁,原来是我亲爱的弟弟!”

乔陌低着头,谁也看不出她是什么神情。

只听她唯唯诺诺道:“姐姐,好巧,你也这?我正准备回家呢,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乔桓闻言,冷笑了声,伸手用力捏住乔陌的下巴,冷冷道:“别装模作样了,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

“不,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乔陌喘着气,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乔桓鄙夷着乔陌低着头,说话结结巴巴的样子,心里一阵心烦。

她又用力的抓住了乔陌的头发,迫使乔陌仰望着她。

“你这个私生子,我警告你,如果今晚的事情,你敢说出去半个字,我就让你那个小三妈,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为了母亲,她自然不会傻到去跟乔桓对着干。

于是,乔陌忍着身体上的痛和心里屈辱,发誓道:“姐姐你放心,我刚才什么也没看见,我保证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见自己威慑到位后,乔桓才满意的收回手。

她才不会把乔陌这个私生子放在眼里呢!

“走。”乔桓白了眼跪在地上狼狈的乔陌后,带着两人男人离开了。

直到乔桓离开后,乔陌才从地上爬起,一瘸一拐的忍着痛,慢慢的回到了家。

洗漱完毕后,乔陌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脑海里倒放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久久不能入眠。

乔桓轻蔑的眼神,夏静然当众的羞辱就像一块块大石头,压在她的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很想离开这个虚伪的乔家,离开这些徒有其表的上层社会。

可是......

如今的乔陌还是个高中生,离开了乔家,她拿什么去支付母亲的医疗费?

想到那高昂的医疗费用,乔陌果断的放弃了要离开乔家的念头。

与母亲的生命相比,她的那点尊严又算的了什么呢!

乔陌睡着前,还迷迷糊糊的想着,说不定有一天母亲的病好了,到那时,她或许就有一丝希望和这一切说再见了。

翌日,趁着周末不用上课,乔陌去了医院探望母亲柳兰。

见到乔陌,躺在病床上的柳兰很开心,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乔陌乖巧的坐在一边为柳兰削着苹果。

柳兰患有很严重的肾衰竭病,平常人可能花钱换个肾就好了,可她不一样,她如今只有一颗肾,现在她每天只能靠着旁边的这台进口机器和进口药物活着。

“在乔家可还好?你大妈和姐姐她们有为难你吗?”柳兰虚弱的关心问道。

她瞅着乔陌的样子,好像有些瘦了。

被问及,乔陌心里不免有些难过,但为了不让柳兰担心,她抬头一笑,半真半假的说道,“她们对我虽然不闻不问的,但也没有为难我。”

听到这样说,柳兰放心的点了点头。

“你要好好学习,要给乔家争气。”

说到底,乔陌这个私生子的身份,始终是个污点。

乔陌点了点头,应了声,“知道了。”

柳兰看着乔陌安静的削着苹果,不知不觉中,乔陌已经长大成人了,一张俏丽的脸蛋,像极了她当年的模样。

柳兰的眼圈不禁有些泛红。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私心,现在十八岁的乔陌应该穿着长裙,留着长发,定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可惜她这辈子爱错了人。

“你爸,他身体还好吗?”柳兰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

乔陌一愣,刀口险些割伤了自己。

提起那个人,她会不自觉的想起,乔震晖那副高高在上的无情嘴脸,和对母亲贱女人的称呼。

这种人,有什么好关心的!

“他很好。”乔陌回答的很敷衍。

柳兰看的出,乔陌对乔震晖的不喜欢。

柳兰原本是歌女出身,文化水平只有小学水平,当时环境乱,在一次客人闹事后,她意外的受伤,被摘除了一颗肾。

后面跟了乔震晖后,便很少自己去讨生活,可自打怀了身孕后,她就被乔震晖抛弃了。

而柳兰深爱着乔震晖,不顾医生的劝阻,执意要为乔震晖生下一儿半女,也是自那以后,她的身体状况每日俱下。

柳兰叹了口气,耐心的对乔陌说道,“默儿,他始终是你爸爸,你要学会接受他。”

她试图让乔陌接受乔震晖,但在乔陌心里,这辈子她是无法原谅乔震晖的。

如果不是乔震晖,她就不会遭受这么多人的恶意!

“出去吧,病人要做透析化疗了。”正当乔陌想要反驳柳兰话的时候,护士进来了。

眼见,今天出来的时间差不多了,听了柳兰几句嘱咐的话,乔陌便回家了。

可一进乔家大门,她就觉得气氛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对。

8

平日里从不进厨房的乔夫人,竟然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就连平时对她摆脸色的管家,也恭敬的叫了她一声少爷。

就这一声少爷,让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当触及到那双摄入心魄的目光时,发懵的乔陌慌张的低下头。

难怪今天乔家上下都不对劲,原来是厉展晨来了!

当乔陌想着如何逃避这一劫,溜回自己房间时,乔震晖却叫住了她。

她只好顶着灼灼目光,走到乔震晖的面前。

此时的乔震晖少了平日的几分严厉,多了几分和气,指着乔陌对厉展晨介绍道,“展晨,这个是我小儿子乔陌。”

然后对着乔陌道,“默儿,这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快叫姐夫。”

“姐,姐......夫。”乔陌的舌头不自主的打颤,整个人也开始发抖。


这些小细节,全被厉展晨捕捉进了眼底。

回想起,被夏静然欺负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见到自己却这般心虚。

看来那晚的女人,真的和这个臭小子是脱不了干系!

厉展晨在心中笃定了这个想法后,他嘴角微微带笑道,“我是老虎吗?怎么这么害怕我?是因为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此话一出,乔陌慌了,脸蛋腾的一下红了。

她肯定是害怕他,见到他,就会想起那晚他的残暴,而且最害怕的是被认出来!

“我,我,没有......”她的舌头又打颤了。

见到乔陌这般没用的样子,乔震晖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倒是坐在一边没有机会说话的乔桓心里乐开了花。

此时可是她最好的表现机会了。

只听她用那矫揉造作的声音说道:“哎呀,厉少,我弟弟还小,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你可别吓坏了他。”

说着她便想借机向厉展晨挪过去,可是屁股还没动,就被厉展晨一个眼神给杀了回来。

不想惹怒厉展晨,乔桓只好不甘心的坐在三米开外。

“是吗?看着确实很小,有没有十五岁?”厉展晨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上下打量着乔陌。

乔陌的脸蛋上还略带婴儿肥,又加上处理过的身体,让她看上去会比实际年龄小很多。

乔陌被那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她感觉自己像一只随时会被捕杀的猎物。

她想离开,可乔桓却不打算放过他。

只听她接过厉展晨的话,说道,“我这弟弟十八了,可天生就长的这副样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可是厉少你别看我弟弟这么瘦弱,我可听说,前两天他在酒吧和一群人打架呢!看不出来吧?”

乔桓故意将那天夏静然见乔陌的事情说出来,但这话完全是颠倒黑白。

果然一听乔陌去酒吧,还跟别人打架,乔震晖坐不住了。

乔陌下意识的看了眼乔震晖,只见乔震晖的脸色如发黑的猪肝一般。

她在心里不禁为自己默哀,接下来,怕是又少不了一顿家法!

见乔陌站在那里任由乔桓冤枉他,也不解释,厉展晨是越发对他有了兴趣。

“嗯……”只见厉展晨修长的手指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轻敲了会儿,嘴里沉吟了一声,谁也不知他这是何意思。

乔桓却因此来了劲,又继续添油加醋地故意恭维乔陌道:“弟弟你可真厉害!”

完了,乔陌在心里哀叹。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那张冷峻的面容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那双如鹰般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她。

缓缓开口道:“是吗?那天我好像也在场。”

9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尤其是乔桓,那张原本还眉飞色舞的脸,突然间就僵硬了,她转头看向厉展晨。

只见厉展晨脸上带着些微嘲讽的神色,又继续道:“我所看见的乔小少爷分明是被几个女孩子围着,任由他们欺负,毫无还手之力,就像现在这样只会低着头……”

说着,他转头看向乔震晖,“乔伯父若是心疼儿子,舍不得锻炼他,倒不如送到我这里,我帮您教育教育,保证将他培养成真正的男人。”

乔陌一听,小脸煞白。

她要是被送去厉展晨那里,不是羊入虎口吗?

“让厉总见笑了,我这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胆子小,自然是没法跟厉总比较的。”乔震晖说罢看了眼乔陌,眼里蹭蹭地冒着火,一副要将乔陌吃了的神情。

乔桓看到乔震晖比刚才更加生气的模样,心下不免得意,忙对着厉展晨谄媚道:“那是,厉少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我这个弟弟和您相比,那是差得远了。”

厉展晨笑了笑,将面前的一切看在眼里的他,对乔家的局面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看来这个乔陌也不过是乔家的提线木偶罢了。

视线看向乔陌那微微发颤的身子,厉展晨眉头一皱,心里竟见鬼的有了一丝怜惜。

“对了,小少爷,似乎该把我的外套还回来了。”

“啊?”

乔陌一怔,还沉浸在要被挨骂的情绪中的她,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厉展晨说的外套,是昨晚她出酒吧后,服务员递给她的那件。

昨晚回来后,她就将外套挂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见乔陌没有反应,厉展晨又添了一句:“小少爷若是想拿去收藏,我倒是不介意送给你。”

话落,迟钝如乔陌也反应了过来,这是厉展晨在为她解围。

心里莫名地一暖。

却又不明白厉展晨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敢细想下去的乔陌,忙低着头道:“我这就去给你拿过来。”

说罢转身上楼去取外套。

而一旁的乔震晖在看到这一幕后,心里有些疑惑。

他是没想到,他这个没出息的儿子,居然能得到厉展晨的另眼相待?谁都知道厉展晨的洁癖有多严重,从不让人碰他的东西,而乔陌竟能让厉展晨主动将外套拿给他,帮他解围。

乔震晖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看来,乔陌倒是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没用。

“厉少,”乔震晖呵呵笑道:“我这小儿子性子莽撞,要是平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厉少可莫跟他生气。”

“乔伯父客气了。”厉展晨没再说什么,只是用眼神淡淡地扫了眼乔桓。

那不经意的一眼,让乔桓心下一颤。

她没有想到厉展晨竟然会维护她这个窝囊弟弟,她还真是小看了乔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71岁谭咏麟被曝睡23岁女网友,沉寂多日首次发声

71岁谭咏麟被曝睡23岁女网友,沉寂多日首次发声

吃瓜的群众啊
2021-12-01 09:00:05
李湘离婚后高调露面 穿2万羽绒服太霸气!

李湘离婚后高调露面 穿2万羽绒服太霸气!

时尚丽人风行
2021-11-29 19:19:04
搞笑段子:带一群女模去KTV,喝多了趴着装睡没想到她们公开议论

搞笑段子:带一群女模去KTV,喝多了趴着装睡没想到她们公开议论

哈哈精成精了
2021-12-01 11:06:16
华语乐坛“倒退”20年?周杰伦霸榜中国大陆Apple Music

华语乐坛“倒退”20年?周杰伦霸榜中国大陆Apple Music

手机中国
2021-12-01 12:02:12
李天一侵犯女生坐牢,年龄造假,今已出狱?梦鸽:儿子是被勾引的

李天一侵犯女生坐牢,年龄造假,今已出狱?梦鸽:儿子是被勾引的

李砍柴
2021-11-29 10:22:53
普京刚受邀访华,不到48小时,中国又迎3位尊贵客人,中方官宣

普京刚受邀访华,不到48小时,中国又迎3位尊贵客人,中方官宣

樱花树下邂逅
2021-11-30 16:21:52
哈登听米勒建议开启火箭模式 纳什反对:篮网不需要他得那么多分

哈登听米勒建议开启火箭模式 纳什反对:篮网不需要他得那么多分

篮球话题团
2021-12-01 13:17:16
黄河源头被找到,只是五个喷水“龙眼”,却为何禁止任何人靠近?

黄河源头被找到,只是五个喷水“龙眼”,却为何禁止任何人靠近?

宇宙解码
2021-11-29 18:45:48
耗1500万美元再换头像,孙宇晨:NFT头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画廊

耗1500万美元再换头像,孙宇晨:NFT头像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画廊

AI财经社
2021-11-30 20:39:18
恩将仇报?中国鼎力支持日本奥运会,最后却换来一句:反对

恩将仇报?中国鼎力支持日本奥运会,最后却换来一句:反对

铁血观世界
2021-11-26 19:01:06
境外舆论场掀起新一波妖魔化中国的攻势!

境外舆论场掀起新一波妖魔化中国的攻势!

环球时报评论
2021-12-01 08:18:38
女孩子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女孩子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双人家话
2021-12-01 08:16:28
马斯克致信SpaceX员工:遭遇发动机生产危机,公司可能面临“真正的破产风险”!

马斯克致信SpaceX员工:遭遇发动机生产危机,公司可能面临“真正的破产风险”!

华尔街见闻
2021-11-30 14:49:20
“如果女朋友身上有这样的纹身,你会介意吗?”哈哈哈哈哈

“如果女朋友身上有这样的纹身,你会介意吗?”哈哈哈哈哈

爱车者联盟
2021-12-01 11:07:43
卫星拍到班公湖震撼一幕,俄罗斯感慨高下立判,根本不在一个级别

卫星拍到班公湖震撼一幕,俄罗斯感慨高下立判,根本不在一个级别

瑞瑞的乡间生活百科
2021-12-01 05:56:52
12岁儿子坠楼身亡,宋清辉发文:支持“双减”,但孩子不适应,课业负担比之前更隐蔽

12岁儿子坠楼身亡,宋清辉发文:支持“双减”,但孩子不适应,课业负担比之前更隐蔽

九派新闻
2021-11-30 16:24:36
阿里市值缩水4580亿美元,股价跌回4年前;马斯克:若星舰项目失败,将会破产

阿里市值缩水4580亿美元,股价跌回4年前;马斯克:若星舰项目失败,将会破产

镁客网
2021-12-01 09:34:19
最新疫情速览│内蒙古新增本土病例91例 多地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最新疫情速览│内蒙古新增本土病例91例 多地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新京报
2021-12-01 11:09:13
被痛打的金主爸爸说了前所未有的话!苏贞昌很痛,最难过是蔡英文

被痛打的金主爸爸说了前所未有的话!苏贞昌很痛,最难过是蔡英文

华网视讯
2021-12-01 11:47:15
突然官宣生子,近照曝光吓坏网友:“你生过孩子的乳房,真丑”

突然官宣生子,近照曝光吓坏网友:“你生过孩子的乳房,真丑”

快乐妈咪PCbaby
2021-11-30 15:12:37
2021-12-01 17:38:44
云深要知处
云深要知处
超好看小说尽在我的橱窗
173文章数 539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外媒曝33岁蕾哈娜已怀孕 孩子爸爸是他

头条要闻

胡锡进:呼吁联想高管降薪 将省下的钱用于增加研发

头条要闻

胡锡进:呼吁联想高管降薪 将省下的钱用于增加研发

体育要闻

年薪几千万拒不上场,艾弗森式悲剧重演?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胡锡进:联想上亿高薪不合理 呼吁省钱做研发

汽车要闻

或搭混动系统 全新丰田普拉多或于明年发布

态度原创

数码
房产
本地
旅游
公开课

数码要闻

苹果透明AirPods初代耳机:29W充电器原型曝光

房产要闻

第三轮集中供地次日揽金62.38亿元,四幅地块触顶!

本地新闻

互联网公司DOTA开战 大厂人均“刀斯林”

旅游要闻

世界唯一哥特式建筑火车站

公开课

这个地方靠“洋垃圾”日赚3万,人均寿命2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