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人渣他把50cm管子塞进2个女童体内,等玩腻在装到麻袋里沉入河底

0
分享至


08年,冬。

舞阳河上冰结了两尺多深,大雪还在下,冰河经久不化。

电视里,插播了一条紧急寻人的消息,江城丢了两个孩子,都是不到十岁的女孩。

半个月前,在江城公园附近丢的。整整半个月了,没有一点消息。

孩子的爷爷奶奶在电视采访里哭得肝肠寸断,说都是她们的错,孩子一晃眼,就丢了。

年过七旬的两个老人,在电视里又哭又跪,求着说要是谁知道消息请一定要告诉她们。

请所有好心人帮帮这个家,帮帮她们。

李英坐在电视机面前,一点点整理两个孩子的衣服。

这半个月来,她也哭过疯过,整夜整夜梦到孩子,根本合不上眼。

可回到家里,孩子的房间门开着,她进来坐下忽然就觉得浑身痛得麻木了。

老刘推门进来,一身的疲惫,眼睛肿得厉害。

看见李英的样子,上去一把拽起李英,他说:“孩子……”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李英点点头,手死死攥着孩子的衣服,像是攥着救命稻草一样。

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

晚上,李英起来,她说:“我去把孩子的衣服洗洗,过两天找到了她们回来好穿。”

老刘嗯了一声,李英抱着衣服出去了。

隔着门,屋里开始隐隐传来老刘压抑的悲哭声。

李英也靠着墙,死死捂着嘴。

滚烫的泪从指缝浸出来。

四月,倒春寒走完。

两个孩子仍旧没有一点消息,周围的人都私下议论说,造孽啊,肯定是让人贩子拐了。

清明前几天的时候,舞阳河面的冰化尽了。

拾荒的人无意在舞阳河上发现了一个浮起的大麻袋,拾荒的人费劲用竹子抛到江边,打开一看,里头两个发胀的变了形的孩子。

警笛随风而来,李英和老刘得到消息,被通知去认尸。

其实用不着认,自己的孩子无论变成什么样,李英一眼就能认出来。

她在停尸间里,伸手想摸摸两个孩子,手却颤得厉害。

老刘紧紧抱着她,嚎啕撕裂的哭喊声压抑的充斥着房间。

李英没哭,一颗心泡在老刘的眼泪里,唇咬出了血。

再后来,老刘带着老父母离开了江城,回到乡下老家安置。

老刘说,父母年纪大了,对两个孩子这种事,心里本来就过不去坎。

回到农村,至少还有能清静些。

安置完父母,老刘也想带着李英走,老刘说去大城市打工,离开江城。

也许,就能把所有痛苦慢慢忘记了。

再重新要一个孩子,重新生活。

可李英咬牙不断地摇头,她说:“我不走。”

“我要留在这里,找到害死孩子的凶手。”

不管老刘怎么劝,都说不动李英。老刘索性背了包,自己出了远门。

13年,秋。

李英还是不断地想起,想起08年丢孩子的那个下午。

她带着孩子在公园里玩,等着孩子的爷爷奶奶来接孩子,她要赶着去上班。孩子的爷爷奶奶很快就来了,李英把孩子交到爷爷奶奶手里,嘱咐了一句说:“你们要听话啊。”

然后,李英就急匆匆地走了。

走了没几步,李英就差点撞到一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眼角一块红色硬币大小的红色疤,李英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一低头,李英看见男人正在怀里揣一把砍刀。

李英只是晃眼一过,很快就走远了。

再后来,天还没黑,李英就接到了孩子爷爷奶奶的电话。

孩子,丢了。

李英的梦里,反反复复都停留在丢孩子那天。

挣扎着醒来,窗外,天还没亮。

下午,李英去菜市场买菜,听见几个老太太议论说,前几天江城有个女孩在工业园区一带,被一个人拐了一半,女孩哭闹声引起了路人的围观。

最后,拐人的丢下女孩跑了。

后来,在警察的询问之下,女孩渐渐说出那个拐她的人的一些特征。

女孩说那个怪叔叔戴着帽子和口罩。

但他的左眼眼角边有块红色硬币大小的疤。

女孩还说,叔叔有把砍刀,叔叔说,不听话头就要被砍掉。

李英忽然想起,在两个孩子出事那天,她从公园朝家走,迎面见着那个往怀里塞砍刀的男人。

左眼眼角边,就是一块红色硬币大大的疤。

从那以后,李英就开始经常做噩梦。梦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个背着砍刀眼角有红疤的男人,男人的脸李英似乎还能记得清清楚楚,可梦一醒,又全都面目全非。

醒来,一身的冷汗湿透,李英抬头看着窗外冷冷的月光,她觉得她找着了凶手。

可转念,她又觉得她根本没有找到凶手。

但李英有李英的执念,她买了江城的地图,用红笔把公园和出事女孩的位置圈了出来。

然后,李英连夜坐车去几千里外找老刘。

老刘出门打工,给李英留了地址,李英找到老刘的时候,老刘正捧着碗蹲在门口吃饭。

老刘夹起碗里的肉,递到蹲在他对面的女人碗里。

老刘憨厚地笑,他说:“多吃点。”

那女人也笑,扒了几口饭,一抬头看见桩子一样定定站在老刘背后的李英,女人问:“你?”

老刘一回头,看见李英的脸,手上的碗砰一声碎了。

天色渐黑,李英和老刘面对面坐着。

老刘垂着头,盯着黑漆漆的地面,他说:“这事,怪我。你别找小丽,她是个苦命人。男人天天打她,逼她在工地里卖。是我看不下去,搭了把手,把她救出来了。她就一直跟着我了。”

工地里,露水夫妻很多,老刘觉得不差他一个。

他对李英说:“我愿意跟你回去过,只要你别闹。”

“也给小丽一条活路走。”

李英不住的冷笑,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第二天天明,李英爬起来,她问老刘:“孩子的仇,你还想报吗?”

老刘心口一痛,觉得头大又难受,他闷声回李英:“这么多年了,这件事你怎么还没完没了。”

“孩子没了,就是没了。咱们这么多年,活在油锅里一样的生活,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出来呢?这么多年,我说了多少回,咱们重新生个孩子,家也就能完整了。你就是不肯……”

李英的泪簌簌的落,她一切都明白了。

她伸手,用袖子抹了泪,平静地和老刘提了离婚。

李英说:“这么多年,我也够了。”

老刘吵累了,一句话也不说,下午的时候小丽给他发消息。

小丽说,只要老刘不赶她走,不管李英要怎么要她都可以守着。

老刘忽然就觉得离婚也好,是一种解脱,于他,于李英都是解脱。

这么多年看见李英他就想起两个孩子。

像是噩梦一样。

老刘找到李英说:“好。”

“离婚。”

李英也说:“好。”

“离。”

回到江城,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老刘拿着离婚证,忽然想起问李英:“你为什么突然去找我?”

李英张张嘴,脑子里浮现出那个揣着砍刀,眼角有红疤的男人。

她说:“没啥。”

“就是巧了,去看看。”

李英说完,背过身,朝着反方向走,老刘也走,两个人背对背越走越远。

秋天的时候,李英拖着行李箱,在工业园区和工地附近找到了门面,她开了一家饭馆。

这个位置是李英在地图上找的,离两个孩子出事的地方公园近,离前不久那个侥幸逃出来的孩子也近。

开业后,李英饭馆的生意一直都不错。

她勤快,饭菜给量又多,工人都喜欢上她这吃。

很快,就到了年底,李英早就忙不过来了,饭馆里招了两个小工帮忙。

临近除夕,李英去给两个孩子上了趟坟,枯草长满坟头,李英仔仔细细地拔,杂草里有带刺的野藤刺得李英的手鲜血模糊。

李英对着两个坟头笑了笑,捧了土,喃喃道:“等着吧。”

“妈也快找着了。”

回来的时候,李英远远看见饭馆门口蹲着一个人,身后一个铁笼子。

铁笼子里关着两条奄奄一息的死狗。

李英皱眉,踏着薄雪走过去,门口的癞子忙站起来,搓着手冲李英笑:“去哪了?”

“咋才回来?”

李英没有理会癞子,一脚踢开铁笼子,对癞子说:“我去哪跟你有啥关系。”

癞子陪笑跟着上前道:“李姐,这么说话就生分了不是,而且我来给你送狗的。”

“我不做狗肉生意,更不要你在外头毒死的狗。”

李英一字一句对癞子说:“我劝你也别再干这丧良心缺阴德的活了,迟早要遭报应。”

癞子被骂了一脸一头,悻悻的提着狗笼子踩着积雪走了。

李英长长地叹了口气,转头去忙活,半晌门外忽然有人喊:“大姐。”

声音哀凄,李英抬头看见两口子,女的冲李英递了张单子。

女人说:“我们孩子丢了,就在这附近丢的。大姐,你在这片开店,劳烦你帮着留意些,要是看见了,就打上面的电话给我们。”

李英瞅着手里的传单,上面有复印的黑白照片,是个七岁的女孩,扎着小辫眉眼弯弯。

李英的心一颤,她死死捏着单子,回小两口说:“好。”

“我一定,帮你们看着。”

小两口千恩万谢地走了,临走还放了几十张寻人的单子在桌上。

李英倚在门口,看小两口踩出的脚印,心里的石头渐渐开始碎裂,满满当当挤在胸口,咯得她生疼。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工地停电,饭馆用了发电机后,不上班的工人都陆续跑到饭馆要点热菜,搞点小酒。

一个李英熟悉的老工头带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来吃饭,老工头带着年轻人进店,絮絮叨叨的说:“这几年从来就没见你出过门。每逢放假你也总是一个人回家,我跟你说啊。咱们这些人,虽然是干劳力的,不体面,但也别总窝在宿舍里头不见人,跟做贼一样。”

那人戴着帽子,脸遮得严实,不停地点头。

到了前台,老工头和李英打招呼,年轻人也抬头冲李英瞅了一眼,李英原本在算账,看见年轻人后,摁错了计算器,一切都清了零。

李英做梦都不会忘,八年前,她曾和这个年轻人在公园有过匆匆一眼。

年轻人左眼角上那块红色硬币大小的疤,一点也没办法。

李英说:“呦,老工头亲自带任来照顾我呢。”

“可不是,这是我们工地的冯宇,性格虽然怪。人是个老实人。”

李英听完,只是笑,起来招呼着老工头和冯宇:“坐吧。”

上了菜,老工头和冯宇要了两杯酒,喝到兴起,老工头逗冯宇:“怎么没找个老婆。”

冯宇只是笑,没回话。

李英按捺着一颗焦灼的心,假装平静地上前搭话,跟老工头闲聊。

聊到一半,李英才淡淡问冯宇:“咋以前没有见过你来这吃饭?”

冯宇笑笑,说:“08年,因为出了点事,我就离开了江城。13年尾巴才回来的。”

李英的手使劲地掐着自己的胳膊,她想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找不到。

第二天,李英打电话给癞子,让癞子来了一趟。癞子到了,李英问癞子:“你们手上现在还有狗吗?”

“多呢。”


“你终于想通了,我就说了嘛。你这位置适合搞狗肉馆子。”

“不。”

“我不要狗肉。”

癞子有些疑惑,伸手搔头:“不要狗肉,那你找我来?”

李英从兜里摸出一叠红钞,拍在桌上:“我要毒狗针。”

癞子见了钱,眼直了直,但转头又觉得不对劲。他伸手半攥着钱,“那东西,毒。你要那玩意干啥?”

李英笑了笑,淡淡道:“我老家那片有只恶狗,它咬掉了我两块肉。”

“差点,要了我的命。”

“所以,我要毒狗针,跟它拼命。”

癞子听完,伸手一把攥钱揣进兜里,“姐,这事多简单。老子一棍子下去,就得了。哪用得着你去拼命,老子去替你把那只狗办了。”

李英只是笑笑,她回癞子说:“它咬掉的,是我的两块肉,我想自己来。”

李英朝癞子伸手,癞子拿了钱,很配合的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拿了两袋白色粉末出来,他对李英说:“氰化钾,你去医院买个一次性针筒,兑点水,一针打下去保管结果了它。”

李英死死捏着氰化钾,心里像是搁了一把刀,随时刀锋就要豁出胸口。

她说:“行勒。”

“姐明白了。”

第二天晚上,老工头又带着冯宇来吃饭了。

李英笑嘻嘻打了招呼,亲自去后厨盯着。

上菜的时候,李英想把氰化钾下到血旺汤里,粉末刚拿出来,李英就看见旁边桌子上的一张传单。

是上次大雪的时候,那对年轻夫妻找孩子的的传单。

李英忽然就想,那个失踪的孩子会不会跟这个冯宇有关系。

李英把氰化钾又塞回了兜。

她堆起笑,端着菜一路出去,不再问冯宇的话,只和老工头闲聊。

冯宇低着头吃,深夜后,饭馆的众人散去。

醉了的老工头跌跌撞撞往外走,冯宇跟到了门口看见桌子上小两口放下的寻人启事,黑白照片上小女孩的笑格外刺眼。

冯宇脚步一乱,绕开了老工头。

冯宇的影子很乱,粘在地上,像经久的污垢,无论怎么也洗不干净。

穿过红绿灯后,冯宇绕开了工地,走向了一处废弃的旧厂附近。

旧厂背后,冯宇进了一排黑暗房子里,昏昏的灯光糊成一团。

李英渐渐靠近,隔着墙她听见昏暗的屋子里,传来一阵铁链的窸窣声。

有小女孩恐惧得发颤的声音,从墙里透过来。

“我疼……”

李英死死捂着嘴,脚下一晃,踢动了一块破瓦。

屋里,冯宇立马警惕起来,伸手捂着女孩的嘴朝外问:“谁!”

李英没说话,猫着身体,绕开小路钻进芦苇丛,拼命地跑。

无数的芦苇叶划在李英的脸上,她来不及感觉疼,只没命的向前跑着。

不知道跑了多久。

李英停下来,天边隐约亮了起来。

她深一脚浅一脚从烂泥滩里出来。

回到家李英撑着想洗了个热水澡,脱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她右耳上,耳环不见了。

脸上还有细密的芦苇叶割伤痕迹。

第二天晚上,来吃饭的工人议论起昨晚工地那片破房子里,出了大事。警察搁破房里救了个失踪女娃,女娃被铁链拴着,浑身是伤。

听说送到医院,人是救过来了,但连下身都烂得厉害。

吃饭的人唏嘘不已,感叹说:“造孽啊,哪个千刀万剐的人,对几岁孩子做得出这种事。”

又有人感叹:“至少,孩子还有条命在。”

李英听着,声音有点发颤,她问:“那凶手抓了吗?”

工人喝下一口辣酒,带着醉意道:“跑了。”

“听人说,当好像是从芦苇丛追着什么人跑了后,就没回头。”

“不然,那女娃怎么得活。”

李英听完,心里起起伏伏。

跑了,有些罪一点还没赎就跑了。

再后来,日子一样过,李英常常坐在门口看来往的路人。

她想,也许风声过了,总有一天,冯宇还会回来。

半个月后的一天,李英的眼皮忽然跳个不停。

鬼使神差的,李英回了趟老家,把当年有关孩子的报纸拿出来,一张张整理,还有孩子留下的遗物。

李英一件一件亲手洗干净,晒在楼顶。

再回到饭馆,已经是晚上了。

今天,饭馆生意很是火爆。因为附近几个工地都放假了,店里挤得满满当当的。

李英站在吧台,忙得晕头转向,一抬头看见了一个人。

是冯宇。

他戴着帽子,瞅着李英。李英不动声色,笑着迎上去说:“你好久没来了。”

冯宇笑,“有点事,耽误了。”

“那现在,事办完了吗?”李英问。

冯宇回:“可能,办不完了。所以,想来你这喝一口。”

“今天,我要个包间。”

李英笑,说:“约了人一起?”

冯宇摇摇头,瞅着李英说:“就是要个包间。想清静吃顿饭。”

“怎么不可以?”

李英没说话,只是笑,半晌才说:“好。”

上菜的时候,李英站在门口,接过盘子在服务员身上飞快地写下几个数字,110。

然后,李英笑着转身亲自把菜往里摆。

等到回锅肉上来的时候,服务员脸上有点慌张,在走廊上,盘子差点没有端稳。

李英骂骂咧咧出去接:“没眼力见的,摔了盘子,我扣你半个月工资!”

骂完,李英上去自己捧了盘子,她袖子里是上次没有用的氰化钾。

她不动声色,倒在了辣味最重的回锅肉里。

进了包厢,李英关上了厚重的隔音门。

她亲自打了泡得药酒,这酒烈,一口下去舌头都是麻的。

李英先干了一杯,胃里架了一把火。

冯宇也跟着喝,几口下肚,冯宇开始夹菜。

大口嚼着回锅肉,问李英:“你为什么跟着我?”

“什么?”李英看着冯宇:“什么跟着不跟着的?”

“你才喝了一杯就说起醉话了。”

冯宇冷笑,从兜里摸出李英那天掉的一只耳环拍在桌上。

李英心里渐渐下沉。

她知道,逃不过了。

冯宇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背后别着的砍刀有点咯背。

半晌,李英抬头看着冯宇,她说:“08年,你拐过两个女孩。大的九岁叫思思,小的四岁叫欢欢。”

冯宇没说话,右手摸到了后背的刀把。

“你把她们用麻袋装着,扔进了舞阳河里。”

“五月,尸体才浮起……”

冯宇的动作很快,刀砍在李英的脖子上,李英还没来得及叫,冯宇已经抄了桌布捂住了李英的嘴。

冯宇没有再让李英说下去。

像当年结果两个孩子一样,结果了李英。

饭馆包厢里,老空调吐不出一点温度。

李英血溅开来,温热的血落在冯宇的脚下,他就着回锅肉,一口喝光了药酒。

对着脚下捂着脖子,一动不动的李英说:“我也不喜欢血,一般只是带走了,玩腻了后就转手给人贩子。不过,弄死你那两女孩的事不能怪我,要怪是她们俩太不听话,绑着胶布,拴上铁链还是要哭叫。”

“大半夜的,闹得我心烦了,所以就一刀抹了俩。口子在她们脖子上,没多久,地窖就安静了。”

说完,冯宇推开包间的门,他今天来就是为了结果李英。

跑路的黑车,就在巷口。

饭馆里,工人们吃饭的喧嚣声一片,酒杯碰撞的声音阵阵响起。

冯宇戴好帽子,穿过人群,忽然眼前开始发黑,五脏六腑里像有只鬼手一样拉扯撕裂,碎成渣。

乌黑的血从他的喉咙不断上涌。

他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拼命想走。

可还没走几步,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倒在了满是油泥的地上。

门缝里,李英转过头,望着漆黑玻璃窗。

恍惚中,她隐约看见,外面天似乎又开始下雪了。

纷飞的雪花里,两个孩子就在外面。

在奔跑,在欢笑,在朝李英招手,她们兴奋唤她:“妈妈……”

“妈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等同于宣战!日本称必要时会先发制人发起打击,还直接点名中国

等同于宣战!日本称必要时会先发制人发起打击,还直接点名中国

第一眼界
2021-12-01 12:02:23
刘建宏:足协不应让李铁处于漩涡中,谣言满天最后伤害的都是国足

刘建宏:足协不应让李铁处于漩涡中,谣言满天最后伤害的都是国足

直播吧
2021-12-03 09:37:07
宋智孝短发风波后续:AAA颁奖典礼造型再惹争议!网友自己动手P图

宋智孝短发风波后续:AAA颁奖典礼造型再惹争议!网友自己动手P图

娱乐下饭菜
2021-12-02 23:38:50
以1敌22!58岁总统成功连任,不到24小时,赵立坚火速亮明立场

以1敌22!58岁总统成功连任,不到24小时,赵立坚火速亮明立场

东方之星号
2021-12-02 15:06:42
宋美龄活了106岁,一生有多少财产?了解后才明白国民党为啥败了

宋美龄活了106岁,一生有多少财产?了解后才明白国民党为啥败了

凌瑶读史
2021-11-30 16:59:01
美国佛罗里达州一蹦床乐园数百名儿童卷入集体斗殴引发混乱

美国佛罗里达州一蹦床乐园数百名儿童卷入集体斗殴引发混乱

环球网资讯
2021-12-02 11:48:44
女子为吸粉直播跳河自杀,获千人围观后得意洋洋地回家,没想到傻眼了!

女子为吸粉直播跳河自杀,获千人围观后得意洋洋地回家,没想到傻眼了!

小晴天啊
2021-12-02 13:12:32
“被老妈逼着相亲,无奈去见,男方:10年了,终于找到你……”哈哈哈

“被老妈逼着相亲,无奈去见,男方:10年了,终于找到你……”哈哈哈

私房物语
2021-12-02 19:26:14
224㎡双钥匙房,两套户型一套房产证,这样的户型您喜欢吗?

224㎡双钥匙房,两套户型一套房产证,这样的户型您喜欢吗?

运势佳
2021-12-03 09:42:27
15岁女儿突然停经 一查身孕5月 妈哭了 女儿来一句我都不急你哭啥

15岁女儿突然停经 一查身孕5月 妈哭了 女儿来一句我都不急你哭啥

人类幼崽饲养指南
2021-12-02 18:22:28
看了太多的晚霞 不如潮起潮落

看了太多的晚霞 不如潮起潮落

镜头讲述
2021-12-02 19:00:32
发现没?什么都在涨价就工资不涨,经济滞胀会带来什么后果?

发现没?什么都在涨价就工资不涨,经济滞胀会带来什么后果?

卿寻吾归
2021-12-02 13:17:59
到2030年越南出口额有望达5350亿美元,美国和中国仍将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场

到2030年越南出口额有望达5350亿美元,美国和中国仍将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场

中国商务新闻网
2021-12-03 09:52:07
网传爱奇艺裁员近半,中层、司龄长、年龄大、薪水高就该被裁?

网传爱奇艺裁员近半,中层、司龄长、年龄大、薪水高就该被裁?

互联网行业速递
2021-12-02 19:19:46
推荐你买这些车的人 建议直接拉黑

推荐你买这些车的人 建议直接拉黑

爱车者联盟
2021-12-03 11:20:30
养老金迎来6个新调整!关系退休人员等4类人,到手钱要涨了!

养老金迎来6个新调整!关系退休人员等4类人,到手钱要涨了!

山药蛋TV
2021-11-30 09:53:37
试图“0元购”PS5失败,买家开枪把机主送进医院

试图“0元购”PS5失败,买家开枪把机主送进医院

游研社
2021-12-03 10:50:54
此女做了叛徒后,一直未能归案,毛主席晚年经常问:她抓到没有?

此女做了叛徒后,一直未能归案,毛主席晚年经常问:她抓到没有?

History历史
2021-12-02 01:55:26
2021时尚芭莎封面合集,赵丽颖像公主,倪妮似水母,王一博像王爵

2021时尚芭莎封面合集,赵丽颖像公主,倪妮似水母,王一博像王爵

Fashion地标
2021-12-03 08:20:30
林心如的“清醒”,让多少“无戏可拍”的中年女演员大梦初醒

林心如的“清醒”,让多少“无戏可拍”的中年女演员大梦初醒

喵喵娱乐团
2021-12-02 17:49:30
2021-12-03 13:48:49
横竖是个王
横竖是个王
分享我观察到的世界
1048文章数 1579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杨洁篪与韩国安首长会谈 韩媒:签署终战宣言的分水岭

头条要闻

杨洁篪与韩国安首长会谈 韩媒:签署终战宣言的分水岭

体育要闻

他来执教曼联了,C罗会失宠么?

娱乐要闻

李湘,白松露刨起来!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传阿里或全面试行灵活办公,还新增育儿假

汽车要闻

宝马新款X7上市 除入门车型全系价格上调5万

态度原创

健康
游戏
艺术
家居
公开课

新冠病毒变异不断 中国疫情防控这样响应

盟重英雄冰雪传奇游戏,单职业和三职业哪个更好玩

艺术要闻

金鸡奖主视觉五彩海报寓意深远

家居要闻

看完吴尊的新家后 我终于知道豪宅究竟香在哪了

公开课

适量饮酒有益健康?中国居民膳食指南这样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