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深夜12点医院病房,一个40岁母亲的死亡,藏着太多的悲痛与凄凉

0
分享至

死亡并不恐怖,也不可悲,可悲的是有些人纵然活着,但生不如死,活不如灭,他们活着也只是活在痛苦的深渊里,毫无意识。——古龙人生有四件喜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们痴迷于喜事无法自拔,却忘记了喜的背后就是悲。人生同样有四件悲事:少年丧父母,中年丧配偶,老年丧独子,少子无良师。人们往往习惯了云淡风轻,但是真正当悲剧直戳戳的到你面前时,你才觉得人生无力。


老人们很少会讨论死亡,因为他们没有勇气面对;中年人也很少直视死亡,因为他们早已被生活压弯了躯体,相反讨论死亡最多的是小孩子,因为他们觉得好奇。老人面对死亡不过淡然一笑,中年人面对死亡不过蛮不甘心,而孩子面对死亡,则最初没有任何触觉,直到后来才痛彻心扉。我一直相信上天是有爱心的,我也一直祈祷自己能够见到更多的美好,我相信善有善报,也相信世间轮回。可是现实中,我却见多了生死别离,见多了无能为力。


2010年,我大学毕业进入一家普通医院实习,当时我并非对医生职业感兴趣,不过是跨行困难,我无能为力。带我的李医生是内科方面的专家,在肝、胃、肠道疾病方面颇有建树,平时很严肃,很少看到他笑。日子过得不紧不慢,急诊室深夜来过很多的病人,我也多少次从梦中被叫醒去协助参加手术,我不记得多少次李医生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也记不清替他挨了多少患者家属抡上来的拳头。现在很多事情我都忘了,但是有一件事却依旧深深印在了我的心里,两年过去了,想起来依旧觉得心痛无法呼吸。那是我当实习医生的第一年,那一年过年的时候因为科室需要人值班,而刚好我离家近,就和李医生一起留了下来。除夕当晚我们都以为没什么病人,想要待会找人看下我们出去吃个饭的时候,一个男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怀里抱着一个女人,身后跟着一个孩子。男人看到我们在值班室,大声向我们喊叫“我老婆快不行了,救救她”,因为声嘶力竭,那喊叫像是从老牛鼻孔里哼出来,令人心里一沉。李医生赶忙迎了上去,帮扶着将男人怀中的女人放在值班室的简易睡床上,女人浑身不断抽搐、缩成一团、嘴角发青、眼神迷离。


“怎么了?”李医生一边检查一边问男人,“不知道咋回事,今天吃晚饭的时候突然说肚子疼,然后就满地打滚,说疼的受不了了”,男人搂着身边的孩子,有点语无伦次。李医生摸了摸不断抽搐女人的上腹,然后眉头紧皱,我想坏了,多半是有硬块那可是胃癌的症状啊!“赶快通知科室,准备手术”,李医生一边抱起女人一边对我说。我打电话给临近科室,让他们帮忙抽人过来帮忙,男人在我的身后有点着急却小心翼翼的问我:“怎么了,没什么大问题吧?”“要手术了,你们先准备钱,”我一边忙着一边头也没回地说,我刚说完那个男人身后的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心的狠狠揪了一下。我转过身摸了摸孩子的头,对他说:“别害怕,你妈妈没事,做了小手术就好了”,转身对孩子父亲说:“能回去筹钱就赶快回去筹钱,手术李医生已经准备做了。”男人连声说好,然后他想把孩子放在这边不想让孩子跟着跑,我说没事孩子就让在这值班室待着。男人飞奔出医院的同时,我嘱咐孩子待在这里不要乱跑后也飞奔着朝手术室奔去。


两个小时,当李医生从手术台上下来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我也知道这个女人活不久了,估计比一般晚期病人都要快。李医生问我那个男人在哪?我说让回去拿钱去了,孩子还留在值班室,不知道跑了没有我的去看看,说着李医生就跟我一起来到了值班室。孩子在值班室拿着用过的没有针头的注射器吸盆子里的水玩,看到我们过来了赶忙把注射器放到了远处,坐到了旁边的小凳子上。“我妈妈怎么了?”还没等我们开口,他先朝着我们问,“没事的,没什么大事”,李医生回答他,他脸上的表情轻松了许多,开始晃动双脚。他不知道他的母亲已经肝癌晚期,他不知道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一个月、一周、几天他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了。这一切他都不知道,因为我们觉得让一个孩子知道死亡太残忍了,更残忍的是那个人是他的母亲。很快孩子父亲来了,李医生在病房外走廊告诉了他所有的真相,他一个人在原地愣了很久,然后蹲在了地上偷偷抹眼泪。


女人转到了高危病房,给了各种最好的资源条件,然而情况却并没有好转,她开始呕血、黑便并少量出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让本来就很瘦的她看起来更不协调了。值班室里,男人支开孩子问她老婆到底还能活多久,李医生嘴唇动了好几次,最后还是说了:“保守估计,一个周差不多吧,如果继续恶化,谁也不知道。”男人这一次没有哭出来,可是眼里却满是泪水:“孩子才12岁啊,以后怎么办?我没钱给她治病了!”后来我们才了解到,他们属于半路夫妻,男人30岁才娶媳妇,而媳妇那时候刚刚死了前夫,没有孩子,刚刚20岁。


婚后第8年他们才有了这个宝贝儿子,为了给孩子更好的生活,他们从村里来到了城里,男人在工地打工,女人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兼职运泔水。为了和孩子省下钱,女人每天只吃一顿饭,而每天干着最累的活,有好几次拉泔水的时候差点晕倒,却依旧咬牙坚持了下来。然而尽管他们如此拼命的生活,生活却依旧没有选择放过他们。


孩子7岁那年,男人在工地打工因为在钢管架上没抓稳,从5楼上摔了下来,好在下面有人放了一堆水泥袋子才没有造成死亡。不过从那之后男人的一条腿和腰却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了,他干不了工地的活,也没有老板愿意要他,没办法他为了生活只好去送快递。


然而那时候快递不挣钱,男人辛苦风里来雨里去一个月也只有辛苦钱,女人看在眼里疼在心,为了让丈夫轻松点,她开始更多的兼职,吃饭也越来越不规律,有时候剩饭冷菜也将就。孩子长大了,他们很欣慰,然而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破了这个家庭所有的幻想,但是看似猝不及防,其实蓄谋已久。医院的病房里,女人瘦的不成人样,孩子在母亲身边不住的抽泣,母亲跟着一起哭。想必男人把一切都告诉了孩子,而孩子也知道死亡的恐惧。“妈妈,你走了我咋办?妈妈你走了我咋办?……”,女人生命的最后几天,孩子不停的重复这句话母亲没什么好安慰孩子的,就说“妈不走,妈还要带你去看花灯呢!”


可是女人终究还是没等到看花灯的那天,大年十二的晚上12点,当她打完最后一瓶点滴,哄着孩子去睡之后,彻底离开了。我们喊来了男人,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一切,显得淡定的多,在办好一切的手续以后,他给妻子穿上了外套,抱上了三轮车。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只有一辆敞篷的三轮车,还有冰冷刺骨的黑暗。他让我们照顾下孩子,他说他安置好妻子明天来接他,我和李医生如鲠在喉说不出话,只能狠狠点头,泪水堵住了喉咙。


第二天孩子醒来,看到空荡荡的病房,然后嚎啕大哭,谁哄他也不行,我在远处看着他小小的身子跪在病床前,肩膀一耸一耸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后来,男人来医院接走了孩子,在值班室那里给你和李医生深深鞠了一躬,因为他的腰受过伤,所以显得格外吃力和怪异。男人带着孩子走了,我们送出门去,孩子还在哭,歇斯底里。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的依靠、你的信仰倒塌,对于男人来说女人是他的依靠,对于孩子来说女人是他的信仰。12岁的孩子,要独自面对死亡,本身就已经恐惧和害怕,而那个死亡的人恰巧是他的妈妈,那么他到底该有多么绝望?医院的墙壁比教堂听过更多虔诚的祈祷,火车的站台比婚礼见证过更多真挚的拥吻,孤独的深夜比葬礼记录过更多崩溃的瞬间。这世间除了生死都是小事,可是谁又能告诉我如果避不开生死该如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2021-12-01 15:40:49
无忧故事会
无忧故事会
历史是镜子照亮过去,照亮未来
16151文章数 2847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数说艾滋:中国的艾滋病人,都在哪儿?

头条要闻

生日当天失联的摄影师确认离世 拒收了母亲给的红包

头条要闻

生日当天失联的摄影师确认离世 拒收了母亲给的红包

体育要闻

年薪几千万拒不上场,艾弗森式悲剧重演?

娱乐要闻

终于怀了?47岁林志玲晒照庆生 配文暗藏玄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雷军称小米12首发骁龙8,联想摩托却抢先

汽车要闻

或搭混动系统 全新丰田普拉多或于明年发布

态度原创

教育
房产
健康
家居
公开课

教育要闻

教育部举行行政执法证颁证仪式

房产要闻

第三轮集中供地次日揽金62.38亿元,四幅地块触顶!

中国已做好针对奥密克戎的技术储备

家居要闻

在中国,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家庭和客厅说再见?

公开课

这个地方靠“洋垃圾”日赚3万,人均寿命2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