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人妖不能跟我们一间房!"长着男性生殖器的女孩住院,同病房吵起来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非常病例:实习生眼中的不完美医院》,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所在的医院知名度很高,前来问诊的病人数量十分庞大,能见到形形色色的病人。我轮转到儿科时,就遇到过一个很特殊的病人。

那是一个长着男性「生殖器」的女孩。这种病的学名叫作 21-羟化酶缺乏症,也叫假两性畸形,发病率不到万分之一。患者本身是女孩,却因为激素紊乱导致发育异常,她甚至因为这个,差点无法入住女童病房。

那天我作为学生和庞主任一起出诊,按下呼叫按钮后,一位 40 岁左右的农村妇女推开诊室的门,带着一个瘦高的少年走进来,少年肤色黑红,头低得很深,比身边的女人高了小半个头。

他们进来后,一个面色黧黑、头发灰白的老人跟进诊室,轻轻地关上门。

我核对主任电脑上的就诊信息,病人叫赵小楠,女,9 岁,可眼前的三人没有一个人符合病人条件。我正打算开口询问,女人伸手把 7 号的挂号单递给我,然后把低着头的少年往前一推,让他坐在我们面前。

我惊讶地瞪大眼睛望向那少年,触到对方眼神的一刻我立即后悔了。那孩子扭头避开我的目光,坐在椅子上没有动,深深地弓着腰,仿佛想把脑袋夹到两腿中间。


出诊的庞主任就比我淡定得多。他指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家长也坐下,然后望着坐在眼前低头不语的孩子,十分和蔼地说:「你叫赵小楠是吗?」

「嗯。」那孩子闷着头低低应了一声。

这孩子的声音完全是变声期少年的声音,沙哑中带着闷闷的喉鸣。在她肤色黝黑的脖子上,甚至隐隐有喉结在滚动。

我在脑海中搜索良久,也没有想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女孩的超速发育和男性体征,主任继续问:「你哪里不舒服啊?」

9 岁的赵小楠坐在正对我的凳子上,高度基本和我齐平。听到庞主任问话,她才瓮声瓮气地回答:「我长得像男的,说话也像男的。」

主任点头,把目光转向一边的两位家长,「家长也来说一说?」

老人显得很木讷,稍显年轻的女人赶忙开口:「这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医生说她那个有点肥大,觉得不是啥大事就没管,结果越长大越不对劲,到现在就跟个男人一样,下面也......」

似乎是觉得难以启齿,女人黑红的面皮仿佛更红了些,「下面也长了东西。」

下面也长了东西?不会真是我想的那样吧?!

1

「来,孩子,躺下把裤子脱掉让伯伯看一下。」

赵小楠猛地抬头,迅速从凳子上站起来往后退,女人拽住孩子的胳膊,她力气着实很大,那孩子看起来最少也有一米六,比她高上半个头,她这一拽却轻轻松松就把孩子拖到床前。

「我不要!妈!」孩子挣扎得越来越厉害,叫声逐渐变成哭喊。

我连忙站起来劝阻:「家长先别着急,小朋友也别害怕,我们只是检查一下,不会打针的。阿姨这里有糖,你如果听话,阿姨就给你吃糖。」

说罢,我从白大褂兜里掏出一把阿尔卑斯和散装的巧克力。

庞主任淡定地看着我的骚操作,眼神里写满了「你出师了」的赞赏之意。

我拿了几颗递到孩子眼前,「想吃哪个?」

果然,说到底还是 9 岁的小孩,赵小楠反抗的力度明显小了很多,但另一只手仍然紧紧拽着裤子不撒手。

孩子的母亲突然两手一使力,把她直接从地上拎起来推坐到床上,一边开口大声呵斥:「咋个这么不懂事!大老远带你来看病你还闹,再折腾就回去,你就一直这么不男不女的,看以后咋嫁人!」

我讪讪地把糖揣进兜里,赵小楠坐在床沿上一言不发,低着头闷闷地哭,过了一会儿自己解开了裤子躺下。我们赶快上前,想趁着孩子难得配合时赶快完成查体。

女孩整个人仰躺在床上,哭得呜呜咽咽,露出一张沾满泪水的脸。

虽然之前已经有了猜测,但当她真的完全露出外生殖器后,我还是倒抽一口凉气。

她的下身是男性外生殖器,而且发育程度已经与成年男性无异,刺激之后甚至会有反应。但在外观上,她拥有女性生殖器官特有的构造,却并没有男性的*囊,只有*茎。

主任神情有些凝重,「你刚才说,出生的时候只是肥大,这是后来从本来基础上长出来的?」

「对,出生的时候就是个小肉揪子,但越长越大,然后就长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近几年个子蹿得快赶上她爹了,她声音也越来越粗,而且没有月事,胸口也平平的。」

「既然出生就有,情况还在恶化,为什么不早点就诊?还是当女娃子养大的,长了这么个玩意儿你们当家长的不着急吗?」

孩子母亲的脸上显出窘迫的神情,她说:「出生那会儿医生说要注意些,可家里也没钱,觉着不严重就没出来看。谁知道这两年长得太招眼了,人人都讲我们家闲话,去县医院看了,他们说没法查、弄不了,让到大医院来做鉴定,看看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主任笑容已经消失,我明白他生气的缘由。发育程度这么完善的生殖器肯定不是三五天就长成这样的,孩子的异常情况如此明显,父母要对孩子漠视到什么程度,才能放任一个女孩带着男性生殖器生活这么多年,直到因为担心被人「说闲话」,才肯带这个至今不知男女的孩子来医院看病。

主任简单地检查了外生殖器,脱下手套说:「县医院说得没错,只靠查体不能确诊,先把包括核型在内的检查都做一做,确诊以后才能考虑后面的治疗方案。」

他一转身,赵小楠立即迅速地穿好裤子。他示意我去开检查项目,然后继续说:「初步判断外生殖器畸形,怀疑尿道下裂。」

赵小楠的母亲拉起她走出诊室,我追上去,掏出所有的糖塞到她口袋里。

2

赵小楠的报告很快就出来了。我和主任盯着系统上显示的检查结果,滚动条拉到最后,我们同时舒了一口气。

万幸,孩子的核型是正常的女性染色体核型,辅助检查结果显示她具有完整的女性生殖系统,但系统的各个器官都因为激素的影响而呈现与身体状况不符的发育不良。

此外,因为部分融合,她的两处通道使用同一开口,并伴有一定程度的尿道下裂,那个看起来是男人东西的器官,其实只是肥大的女性部分形成的畸形器官,完全没用,不具有排尿功能,也不能排出体液。

主任指着初步诊断一栏,板着脸提问:「能说出来这孩子是什么毛病吗?」

我老老实实地摇头。事实上我昨天已经特意回去又翻了一遍儿科书,依旧没有找到能和这个孩子的症状相对应的疾病。

看我否认,主任忽然笑了,「你没见过就对了,这是典型的女性假两性畸形,属于罕见病,2018 年被列进第一批罕见病名录,专业一点应该叫作 21-羟化酶缺乏症。」

主任虽然没生气,但我还是有些忐忑,「为什么我以前上课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听老师提起过?」

「发病率不到万分之一的病,你们老师当然不会当重点来讲。」主任把电脑让给我,腾出位置让我码病历,「这种病虽然在临床上偶尔能够遇到,但正常情况下外生殖器整形都会在一岁之前解决,活生生拖到这个程度的,我也是第一次见。」

「可从遗传学的角度看,她的确是个女孩子,是因为激素的异常变化才导致发育异常吗?」

「可以这么理解。这种激素紊乱一般来自于先天性肾上腺皮质增生,相当一部分与怀孕初期母体雄激素水平过高有关。」

主任继续翻着各种报告,随即叹了口气,将一份 B 超单递给我,「最棘手的其实不是外生殖器的整形手术,这手术什么时候都能做,只不过早些做的话,孩子心理上不至于这么不好受,尿道下裂也好解决,你应该明白我在担心什么。」

我刚刚大致翻过病历,本以为主任在担忧终身使用糖皮质激素替代治疗导致的库欣综合征,拿到 B 超单子的那一刻我才明白,这样的发育情况......这孩子有可能无法生育了。

赵小楠虽然只有 9 岁,但身体的发育状况却因为激素的异常而超出常人许多,现在她的骨龄已经达到正常人青春期的水准,但女性生殖系统的发育却因为激素的异常而严重滞后,都还处在幼稚阶段。

激素替代治疗究竟来不来得及刺激生殖系统发育成型,很难保证。

我看着报告单下面的诊断结果一阵惋惜,如果她的父母能在刚出生时就给她医治,她肯定能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健康长大,哪怕提早几年来,我们也有把握能保住她今后的生育能力。

现在,只怕难了。

「通知家属来谈话吧。」庞主任拿回 B 超单,扭头看了看一脸疲态的我,「今天累着了,去歇会儿吧。」

我谢过了主任,垂头丧气地走进休息室,摸出一颗糖塞进嘴里,靠在椅背上小憩。

3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一阵嘈杂的争吵声中醒来,门外传来一阵充满地方语言特色的吵架声。我皱起眉,理了理白大褂,推开门出去查看情况。

来到走廊,我发现赵小楠的母亲正在跟陪同就诊的老人争吵,他们见我睡眼惺忪地出来,愣了一下立刻噤声。

赵小楠的母亲赶忙过来,赔着笑开口:「不好意思啊,不知道大夫在里边休息,两口子说话动静太大了。」

「两口子?这位是您丈夫?」之前看这老人的年纪,我一直以为是赵小楠的爷爷或者外公,没想到居然是她父亲。


「是啊,这是楠儿她爹,上次也一块来的。」赵小楠的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丈夫拽过来,「庞大夫说让我们决定一下把楠儿做成男孩还是女孩,俺想做成女孩,她爹不同意,我们就出来商量一下。」

简直是胡闹!「假两性畸形」之所以有个「假」字,就是因为病人并不是真正的双性人,只是某些因素影响下出现了异性的特征,归根结底她还是个女孩,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刻着女性基因。

这种情况的假两性畸形,患者已经有了成套的女性器官,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男性部位,不仅没有生育能力,甚至没有性功能,成为男孩完全是痴心妄想。

更何况孩子的社会性别一直是女性,骤然改变性别,对一个 9 岁的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就诊时她就对自己的男性性征表现出难以接受的羞耻感和抗拒感,如果让她以男性身份生活,不知道会有多大压力。

我记得赵小楠的母亲说过,她有两个正常的弟弟,家里明明不缺儿子,这位父亲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只好把孩子的情况跟赵小楠的父亲交代了一遍,并且着重强调了一遍做成男孩的缺陷,然后看着赵小楠的父亲,「你问过孩子愿不愿意吗?」

赵小楠的父亲沉默良久,半晌后抬起视线看着我。他肤色很不正常,眼白也泛着浓重的黄,从面容上看,有可能是个比较严重的肝病病人。

我刚想出言提醒,他便开口道:「做成男孩真的不行吗?」

我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国外有做成男孩的例子,但是代价太大,国内根本没有这样的先例。」我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口:「大爷,小楠已经有两个弟弟了,为什么还一定要把她做成男孩?」

老人嗫喏着半晌才说:「她这个样子做成女娃也肯定嫁不出去,将来横竖都要留在家,还不如是个儿子,能干活,将来说不定还能想办法讨个媳妇......」

我既无语又气愤,「治都没治,你怎么知道嫁不出去?反倒是做成男孩,她才彻底不用想着结婚了!」

「那不一样,等她做活攒下了钱,怎么还讨不到媳妇?」

我气结,想到那已经失去最佳治疗机会,现在又要由着父亲胡来的可怜孩子,我火气更甚。

眼见气氛不好,赵小楠的母亲赶快打圆场:「大夫,俺也觉得你说得对,俺再劝劝他,商量好了就给庞大夫回话。」

4

我也不想再与他纠缠,经过这一番争论以后睡意全消,索性回到办公室去,庞主任正在做记录,赵小楠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见我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再次低下头去,身子也往旁边挪了挪,坐到了沙发的角落。

我打量着她,这姑娘虽然很像男人,但生得十分清秀,煞是好看。感受到我的注视,赵小楠的脸比之前更红了,有些不自在地摆弄着手脚。

很快,门再次打开,赵小楠的父母走进来,两人对我们打了招呼。赵小楠母亲的脸上带着放松的神情,「大夫,决定好了,把俺楠儿做成女孩吧。」

我在心里长舒一口气,孩子的命运算是有了着落。

「那好,我们会尽快给她安排手术,切掉多余的组织,再做个尿道成形,以后生殖器官就跟正常女孩看不出区别了。」主任整理好签字单递过去,「签个字,给孩子准备些住院的东西吧。」

赵小楠的母亲连忙应着接过来,我给她讲了些注意事项,顺便交代了手术风险,她听了立刻紧张起来:「这么危险吗?还有可能醒不过来?」

我见她情绪紧张,立刻安抚她:「手术不大,风险也相对小,但只要是手术就会有风险,我们只是按例跟家属交代一下,并不是一定会出现这些问题的。」

见她情绪稍稳后,我指指表格下面的空白处,「在这里写上『已知病情及风险』,再签上名字就可以了。」

女人忽然露出为难的神色,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俺不会写字,让她爹签行吗?」

我点头:「没问题,直系亲属都可以。」

我把签字单递给一直沉默着的赵小楠父亲,老人应声接过,姿势生疏地捏着笔,一笔一顿地写完递给我,几个简单的字缺笔少划,但总算看得出意思。

我把单子夹进病历,交代夫妻俩去买一些住院需要的东西,正打算送他们离开病区,赵小楠的父亲突然回过头,支支吾吾地问:「大夫......这个手术多少钱?」

「手术不大,操作本身的收费很低,不过其他的耗材收费要等具体项目做完才能统计,术中我们会在合理范围内尽量节省一些。」

送他们到大门口时,我忽然想起之前没有说完的话,「大爷,您是不是身体不大好?」

老人停住脚步,灰白的眉毛皱了皱,「还可以,有时候胃痛,会去卫生所拿药吃。」

我疑虑更甚,患者认为的胃痛可不一定真是胃痛,他的黄疸已经很严重,十有八九是有肝病或者胆囊疾病。

「我建议您到正规医院检查一下,最好去肝病中心看一看。」

老人直接摇头,「哪有那么严重,止痛药一吃就好了,给娃娃做个手术就好大一笔钱,再瞎花钱几个,娃娃都没饭吃。」

送走他们之后,我领着赵小楠去了病房。儿科病区并不绝对分隔男女,但为孩子分病房时还是会尽量考虑性别。给赵小楠安排的病房,里面住的是几个十岁上下的女孩。

现在正是探视时间,几个女孩的家长都守在孩子身边照顾,看见我身边穿着病号服、比我还高一点的赵小楠,几人都愣了一下,靠门床位女孩的爸爸首先开口:「不是说这房间只住女孩吗?」

我心底咯噔一下,眼神扫向赵小楠,赶忙打圆场:「是啊,这小姑娘刚 9 岁,比一般小伙子还高呢。」

男家长有些尴尬,忙笑着说:「原来是女孩儿,长得真高啊,跟个帅小伙似的。」

屋里的气氛又重新活跃起来,我拍拍她的肩膀,「你爸爸妈妈去给你办手续了,你先在这里等他们,有什么事就到护士站找人帮忙。」

赵小楠点点头,嘴唇微动却没有出声。感受到周围若有似无的窥探目光,她干脆躺下,盖上被子遮住全身。

我走出病房,回头看着赵小楠蜷缩着的背影,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5

问题出现得比我想象中更快。

我整理好交班材料,刚走出办公室的门,就看见赵小楠蹲在走廊的拐角,刚才在病房里的那位爸爸气势汹汹地上来拦住我:「医生,您今天下午放进来的明明就是个男孩儿,你怎么能非说是女孩?」


我知道怎么回事,淡定地回答:「赵小楠确实是女孩,不信你去看看床头卡。」

「扯淡!」家属情绪有些激动,「护士进来给他检查的时候我都看见了......」大概对年轻女性讲这种事情实在难以启齿,家属欲言又止了半天。

按规定,新病人住院,管床护士要大致检查一下身体情况,有皮肤破损或者淤斑要及时记录,这时肯定要脱衣服检查,这位家长肯定是在赵小楠检查过程中看到了她畸形的生殖器官,误以为她是男孩,这才直接来找我讨要说法。

「我就说这小孩进了屋就一句话也不说,一要检查就跟护士闹起来,大伙才听出来根本就是个男的!」

我走到病历架上拿出赵小楠的病历,一边翻找一边跟家属沟通:「这位爸爸,我理解您的心情,但这个孩子是女性假两性畸形患者,她虽然看起来有男性特征,实际上却是不折不扣的女孩,她这次住院就是为了做外生殖器整形手术,去除那些异常特征。」

男家属吃惊不已,「那不就是人妖吗?」

我拎起眉毛看着他:「孩子是得了病才这样的,人妖这么贬义的词用在一个孩子身上,您觉得合适吗?」

「那也不能让她和我女儿住一个病房!其他病人都是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住进来这么个半男不女的,要是我女儿看见.,对孩子得造成什么影响!」男家属一边说一边忿忿地往走廊另一边瞟了一眼,眼神充满了厌恶和嫌弃。

「抱歉,现在床位紧张,没有合适的床位可以调换,医院也没有规定儿科在床位紧张的情况下要严格执行男女分住。另外我要强调,赵小楠就是个女孩,法律意义上的女孩,她和你女儿一样,有住在女孩病房的权利。」

不理会身后家属的不满,我径直朝着走廊另一头的赵小楠走去。

赵小楠蹲在地上,下巴支在膝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她的手和脸上的肤色一样,泛着日晒的黑,掌面相对白净一些,细看可以发现手掌心和指关节的几个位置有不小的茧,在骨骼已经长开的手掌上凝结出微微的黄点。

我心中忐忑,想着如果她听到了刚才那段对话,会受到怎样的伤害?

见了我,她从地上站起来,或许蹲得太久,她起得很慢。我伸手架着她的胳膊,「怎么蹲在这里?」

「他们不喜欢我。」站直的 9 岁孩子,视线高度和我齐平,却不看着我,从鼓鼓的口袋里掏出一只橘子。

是医院配餐里给每个孩子配发的橘子。她把橘子塞到我手里,依旧是木木的表情对我说:「给你吃。」

我攥着橘子,洗手后剥开橘子往她嘴里塞了一瓣,「后天就做手术了,现在要多吃点儿,准备手术可是要饿肚子的。」

她点头,9 岁的孩子听到手术这样的字眼,终究还是恐惧。她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做手术疼吗?」

我有些不忍心回答这个问题。按照主任研究制定的手术方案,她的情况不仅要面对缝合的疼痛,尿道成形术也不会好过,治疗期间很可能要靠膀胱造瘘排尿,疼痛肯定不小。

「可能会有些疼,因为要切掉那个你觉得不好看的东西,缝上以后会痛几天。」

「切掉它?」赵小楠突然激动起来,声音都有些发抖,「能全切掉吗?以后不会再长出来了吗?」

「不会的,庞伯伯会给你切得干干净净,一点痕迹都不会有,只要你以后好好吃药就不会再长出来,小便的时候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困难了。」

「脖子也不会长小疙瘩了吗?」她指着自己隐隐显现的喉结,「说话能变细吗?」

我第一次见她说这么多话,尽量谨慎地回答:「当然,以后只要你好好吃药,声音就会变细,也会和其他女孩子一样,乳房会发育,也会来月经,至于喉结,可以再做手术切掉。

看她一脸云里雾里的表情,我忍不住问:「学校开过生理健康课吗?」

「我没念书,」赵小楠吃着橘子,「有二弟以后就没念书了。」

「你喜欢上学吗?」

「不喜欢。」她的回答让我有些出乎意料,「你不读书,以后要做什么?」

「种地。我爹说了,我两个弟都顶聪明,以后要挣大钱,家里土地没人管不行。我不想去学校,老师不理我,同学厕所都不让我进。」她粗哑的声音闷闷的,嘴角向下拉着,「我爹以前找神婆子算命,神婆子说我上辈子造孽,生下来就是脏东西阴阳身,跟太监似的不男不女,死了阎王都不收。」

我吃惊又愤怒,这种病也能跟鬼神联系在一起,还扣上这种帽子?

「他们都是胡说的,做了手术,你就和其他女孩子一样了。」

她抬起头,目光中带着一点乞求:「我真是女的吗?」

我帮她捋了捋头发,捧着她的脸认真地说:「是,当然是,你要记住并坚信这件事。」

6

事情最后的解决方式是,赵小楠的床位用帘子和其他孩子隔开。

病房里其余几个女孩早就混熟了,整天在一起叽叽喳喳聊天,闲下来就用平板电脑看动画片、玩游戏,有个家长还从家里搬来许多玩具,床头的零食也从来没断过。相比之下,赵小楠的帘子里,安静得让人心疼。

到了探视时间,她的父母会进去待一段时间,给孩子带些毛巾和卫生纸,偶尔放一两个水果在床头,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基本没什么交流。

术前准备对孩子来说很难熬,禁食禁水的过程中,很多孩子都会哭闹,赵小楠却出奇地安静,要么默默盯着电视里的动画片,要么一声不响地看从护士站找来的图画书。

她几乎不认字,看图片是她为数不多能接受的娱乐方式。

病房里有个阑尾炎术后的孩子,时常扶着墙边慢慢地活动,有时会趁着散步空闲时偷偷掀开帘子打量赵小楠,然后和其他几个女孩窃窃私语,发出讶异的小声惊叫。

直到有一次,有个女孩用手机偷拍赵小楠,写上「人妖」「变性」的标题上传到抖音。这件事被护士发现后,那女孩便一直哭闹,家长倒是讲理,很配合收走了孩子的手机。

隔着一道帘子,赵小楠表现得十分平静——她甚至不明白抖音是什么东西。

这种平静一直持续到我接她去手术室。床推到家属隔离区外时,她母亲摸摸她的头,拉着她的手指安慰她:「楠儿不怕啊,马上就好。」

赵小楠的眼睛闪着亮亮的光,她躺在床上,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脸颊红扑扑的。她看着她的父母和我,语调轻快地说:「我不怕,咱快进去。」

恢复室的教员一听就笑了:「还没见过这么急着挨刀子的呢,小伙子有胆量!」

赵小楠转过头,又不说话了。我感觉十分尴尬,虽然这种情况这段日子频频发生,但我还是无法习惯,翻开病历本默默递到教员面前,悄悄在性别一栏点了点。

教员有些不好意思地去招呼家属,我赶紧把赵小楠推进手术室。实施麻醉时,麻醉剂打进去时会刺激血管产生疼痛,她强忍住不肯出声,仿佛怕进度因此慢下来。

庞主任进来时,她刚刚沉睡,主任手法利落,多余的组织很快被放进了弯盘,犹如一段从记忆里剪出的噩梦。


切除完毕后,主任开始缝合,我在一旁等着剪线。血淋淋的切口一针针合拢,恍惚中我觉得那根半透明的线,不仅在缝合她的伤口,也在缝合她残损的童年。

7

这个噩梦,从此再也不会困扰她的人生了。

缝合切口的蛋白线很贵,一根就要 400 多,主任一边缝一边嘱咐我:「省着点用,线头留短点,能一根缝好就别多拆了,这家人不容易。」

我颇有些愤然:「不容易还生这么多孩子?生了儿子就不给女儿上学,病成这样才送来治,还想把她做成男孩,做父亲的上下牙一碰,孩子一辈子险些就毁了!」

主任看了我一眼,手上依旧缝得飞快,「你还年轻,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穷。」

我抿着嘴没说话,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庞主任剪断线头,语气变得有些沉重:「过那种日子的人,能把这姑娘养大,还肯送出来治病,已经不容易了。」

的确,赵小楠的父亲年事已高,家里这么贫困,孩子还多,能送到大医院治疗,可能已经是这个家庭的极限。

缝合结束后,赵小楠被推进了苏醒室。

手术途中因为麻醉剂的抑制,呼吸中枢可能会暂时麻痹,留置的气管插管直到清醒的一刻才能拔除,所以在她快要清醒的这段时间,我一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等着第一时间替她拔除气管插管。

她醒得很快。感受到她的躁动,我第一时间开始摘掉管子上的胶带,同时防备着她会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自己拔管。

她稍微能行动后,伸手直接往下身的切口抓去。我赶忙按住她,在她耳边喊她的名字,确认她苏醒之后,我替她拔下管子。

拔管之后,她的声音比之前更加沙哑,她舔了舔自己的舌头,盯着我的眼睛紧张地问:「割掉了吗?」

我抓住她的手腕,在她耳边说:「割掉了,再也不会长出来了。」

她眼睛再次合上,好像现在才反应过来疼,先是低低地啜泣,过了一会儿便大哭起来。

床被推到家属等候区,赵小楠的母亲从角落里冲过来,摸着她微微汗湿的头发,黑红的脸抵在女儿额头上,「楠儿遭罪了,咱不哭,以后再没人欺负咱了......」

8

手术完成得很顺利,庞主任缝合得很细致,做切除时甚至特意留出一块皮缝出正常的形状,除了还有没脱落的线头,现在她的身体看起来和正常女性几乎完全一样。

转入病房后,换药成了赵小楠恢复的重中之重。儿童没有成年人的矜持和毅力,所以每天的换药时间被我们戏称为「人间炼狱」,病房里哭喊声总是此起彼伏。

赵小楠也怕疼,每次都会哭,但从来不挣扎,只是每次都要求把头垫高,让自己能盯着我给她换药处的切口。

她想亲眼看看自己身体正常的样子。

上天仿佛也在眷顾她,尿道成形术的恢复比想象中快很多,赵小楠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好,偶尔还能在探视时看见她的笑容。

出院的日子很快到了,我和值班的护士帮她收好东西,最后一次检查了伤口情况,把赵小楠一家一路送到了门口。

庞主任开了出院后要长期服用的替代性治疗药,鉴于他们在外地复诊困难,他把药的用法用量和注意事项写在一张纸上,字写得很大很工整。分别时我将纸郑重地转交给他们,再三强调不许给小楠断药,又嘱咐了些切口恢复的注意事项。

她父亲依然带着明显的病容,听完我的嘱托后点点头,随手把庞医生精心准备的医嘱揉进装杂物的编织袋里,发出「刺啦」的声音,然后转身缓慢地离开。

我目送他们走到拐角,赵小楠回头用力对我挥了挥手,我也挥手向她道别。看到她充满希望的笑脸,我突然觉得心酸。

其实我很清楚,赵小楠以后的日子依然不会太好过,终生服药给这样的家庭带来的压力是难以想象的。生殖器再造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她不按时服药调整激素,被切除的地方有可能会再次长出来。

而且孩子已经错过了生殖系统的最佳发育机会,幼稚子宫和卵巢发育不良的问题只能靠激素来解决,如果严格治疗或许还有挽救的可能,一旦错过,女性的生殖机能便再没有任何恢复的可能。

直到今天,我还是会忍不住去想,重新回到那个闭塞的地方后,赵小楠是否有条件继续服药,她的家庭又能支撑她吃多久的药呢?

赵小楠,你今天有药吃吗?

(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比起中国人,大多欧美女性为什么选择黑人?这3个原因一针见血

比起中国人,大多欧美女性为什么选择黑人?这3个原因一针见血

日常的碎碎念
2021-12-03 13:21:26
12月3日,中国周边发生2件事:日本凌晨发生地震;173国力挺中国

12月3日,中国周边发生2件事:日本凌晨发生地震;173国力挺中国

环球调查局
2021-12-03 16:23:32
名存实亡!新赛季四队老大已悄然易主,公牛领衔,小萨太憋屈

名存实亡!新赛季四队老大已悄然易主,公牛领衔,小萨太憋屈

篮球迷家族会
2021-12-04 05:32:28
刚刚,拜登重启川普移民政策!

刚刚,拜登重启川普移民政策!

华人生活网
2021-12-04 07:27:20
“跟女同事出差,深夜她说腰疼,非要我帮她揉一下”我该怎么办哈哈哈!

“跟女同事出差,深夜她说腰疼,非要我帮她揉一下”我该怎么办哈哈哈!

健康播报
2021-12-03 11:23:03
CCTV5直播:奥恰退赛!王楚钦首轮决战林昀儒 陈梦大战日本一姐!

CCTV5直播:奥恰退赛!王楚钦首轮决战林昀儒 陈梦大战日本一姐!

好乒乓
2021-12-04 11:02:54
俞敏洪谈教育:如果孩子成绩不是很好,请一定花2分钟读这篇文章!

俞敏洪谈教育:如果孩子成绩不是很好,请一定花2分钟读这篇文章!

学生会连任主席
2021-12-03 19:19:44
万万没想到!浙江一女子接到诈骗电话,结果赚了两百多......

万万没想到!浙江一女子接到诈骗电话,结果赚了两百多......

FM93浙江交通之声
2021-12-04 13:34:57
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发布重要公告

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发布重要公告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2-03 14:58:08
能继承洗米华事业的长子周柏豪,帮继母宫斗小三刘碧丽,三观很正

能继承洗米华事业的长子周柏豪,帮继母宫斗小三刘碧丽,三观很正

传媒一班
2021-12-04 15:42:59
55岁华裔富婆身价10个亿,多次拒绝泰王追求,王后都要怕她三分

55岁华裔富婆身价10个亿,多次拒绝泰王追求,王后都要怕她三分

鬼谷子思维
2021-12-03 17:36:13
记者:苏宁不想出售国米,国米也并不混乱

记者:苏宁不想出售国米,国米也并不混乱

直播吧
2021-12-04 13:56:05
辞职员工:辞职2个月收到故障书罚款7万,这是我的责任吗?

辞职员工:辞职2个月收到故障书罚款7万,这是我的责任吗?

杂谈闲语
2021-12-04 11:00:58
下午5点!刘国梁做重大决定,孙颖莎王曼昱接棒,小枣的时代落幕

下午5点!刘国梁做重大决定,孙颖莎王曼昱接棒,小枣的时代落幕

球盲百小易
2021-12-04 00:07:09
今早得到通知,哈尔滨出现1例新冠疫情,学校由线下改为线下

今早得到通知,哈尔滨出现1例新冠疫情,学校由线下改为线下

幸福妈咪梅梅
2021-12-04 11:09:35
把假肢暴露出来走在大街上,是种怎样的体验?

把假肢暴露出来走在大街上,是种怎样的体验?

丁香医生
2021-12-03 11:50:12
文石发布25.3英寸墨水屏显示器,3K分辨率,售价8999元

文石发布25.3英寸墨水屏显示器,3K分辨率,售价8999元

热点科技
2021-12-03 13:45:44
保定市委副书记商黎兵一行来涿实地调研

保定市委副书记商黎兵一行来涿实地调研

涿州发布
2021-12-04 01:15:32
张静初称“素食者高贵”,谢霆锋晒吃生肉视频打脸,丁真大赞肉香

张静初称“素食者高贵”,谢霆锋晒吃生肉视频打脸,丁真大赞肉香

新娱家
2021-12-03 19:34:57
只能从中国进口!不止苹果,特斯拉也出手了,要求这一材料免税

只能从中国进口!不止苹果,特斯拉也出手了,要求这一材料免税

金十新媒体
2021-12-03 14:27:17
2021-12-04 16:50:44
白日萌硕
白日萌硕
与学为伴,一起看书
391文章数 104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亲子要闻

隔代教养,如何才能实现“双赢”?

头条要闻

援鄂护士被撞身亡其父称对方从未道歉 原计划春节结婚

头条要闻

援鄂护士被撞身亡其父称对方从未道歉 原计划春节结婚

体育要闻

女足"历史最差"的教练,能把男足带好吗

娱乐要闻

全9分,追了8年的黑帮神剧回归!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院士:中国固态电池追赶日本至少要五年

汽车要闻

犹如四轴飞行器 雷诺AIR4飞行汽车亮相

态度原创

时尚
本地
亲子
教育
健康

杂志ELLE将不再在全球45本杂志上推荐皮草制品

本地新闻

焦虑症千万别玩,一局就是400天

亲子要闻

隔代教养,如何才能实现“双赢”?

教育要闻

双一流高校宣布 取消研究生毕业发表论文的硬性要求

新冠病毒变异不断 中国疫情防控这样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