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志愿军的经验表明,与外军作战,绝不能先抓俘虏,应该先开枪打死

0
分享至

1948年10月17日,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毅然率部起义,长春兵不血刃迎来解放。1949年1月2日,中央军委下达命令,原国民党60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50军,军长曾泽生、政委徐文烈、副军长叶长庚,政治部主任王振乾,后勤部长耿万福、政委刘锋;148师师长白肇学、政委陈一震,149师师长陇跃、政委李桂林,150师师长李佐、政委李冠元。[①]


1949年3月,167师划归50军编制,师长王家善、政委张梓桢。1949年9月,150师撤编,167师改编为150师。朝鲜战争爆发后,我组建东北边防军,中央军委原拟调48军编入东北边防军,中南军区认为48军正分散剿匪,建议调50军北上。9月6日,中央军委命令50军编入东北边防军。9月13日,50军奉命北上。[②]志愿军组建之初,并没有50军,但彭德怀根据敌情变化,建议50军立即渡过鸭绿江,编入志愿军部队。10月26日至11月2日,50军部队在军长曾泽生、政委徐文烈、参谋长舒行、政治部主任何云洪的率领下,渡过鸭绿江。此时,148师师长赵鹤亭、政委陈一震,149师师长金振钟、政委秦振,150师师长王家善、政委李冠元;全军35000人。可是,50军入朝后的表现让中南军区大跌眼镜。中南军区原先向中央军委报告,50军之战斗力与48军相当,可是,在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前,50军政委徐文烈提出的口号居然是:“要敢于同敌人见面,敢于同敌人见面就是胜利。”敢于同敌人见面就是胜利。可想而知,前两次战役50军打得有多差。志司开第二次战役总结会,军长曾泽生以为自己要挨批,结果彭德怀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哀莫大于心死”,恐怕就是彭德怀对50军的感觉了。军长曾泽生没挨骂,50军立马炸锅了:“我们是什么部队?想挨骂都挨不上边!”有的干部当场向军政委徐文烈发脾气:“当初,我不愿意调来,硬要‘个人服从组织’,现在倒好,没脸见人了!”马上有人提出:“这个部队我是不想呆了,我要求调回老部队!”军政治部甚至有干部振臂高呼:“把这个部队编给人家算了!”面对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干部,曾泽生也来了一句:“50军军长我也不想干了,情愿到38军当一名炊事员。”[③]


所以才有了徐文烈的口号:“要敢于同敌人见面,敢于同敌人见面就是胜利。”鉴于50军在前两次战役的表现,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对他们的战斗力实在没有什么信心。因此在第三次战役彭德怀给50军的任务是:在高浪浦里以东与39军配合,渡过临津江,攻歼韩军第1师团。彭德怀特别指出:39军要负责把50军接应过江。39军军长吴信泉非常积极,专门对50军如何渡过临津江江做了方案。吴信泉的计划是:让50军先吸引韩军火力,然后39军115师一个团进至高浪浦里以南后,50军再趁机过江。[④]39军非常够意思,可是这样的帮助对50军来说,更加不是滋味。换了任何人都受不了,我不是小学生,这样扶着走路,颜面何存?1951年1月1日,50军在39军有力策应下渡过临津江,可仅攻击前进了2公里。可以说,到这个时候,五十军的表现毫无起色。


但是,这个时候的50军已经有点不一样了,这和1950年12月26日从40军调过来的副军长蔡正国有很大关系,彭德怀其实没有放弃这支部队,调蔡正国过去,就是为了加强50军的军事指挥。到了1月2日的时候,志愿军当面的敌军已全线溃败。在39军和50军面前的韩军第1师团更是逃得影子都没了。此时,50军得到韩先楚的命令:“立即向高阳攻击前进。”高阳,位于汉城西北、议政府西南各约20公里处,可控制议政府和汶山通向汉城的主要道路。高阳东北地形起伏比较大,便于防守;高阳以南地形起伏比较小便于机械化部队行动。此地正好又是英军第29旅和美军第25师的战斗分界线。其中汶山通向汉城的公路是美军第25师的撤退道路,美军派出了35团2营在高阳进行掩护;议政府经高阳到汉城的公路是英军第29旅的撤退道路,英军派出了阿尔斯特营(营长卡森上校生病,由副营长布莱克少校代理营长)在此掩护。美军阵地在左,英军阵地在右。韩军第1师团是韩军的王牌部队,跑得这么快,志愿军没想到,美军也没想到。美军第1军军长米尔本刚刚给第二梯队的英军第29旅下达命令:立即反击。[⑤]英军第29旅旅长布罗迪准将就发现,韩军已经逃得漫山遍野了。那还反击啥,马上转入防御吧。就这样,英军第29旅莫名其妙就进入了韩军第1师团的预备阵地,而原本该在阵地上的韩军却不知去向。[⑥]


即将面对英美军,这个情况50军并不掌握,于是,50军入朝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仗,对手竟然是美军第25师和英军第29旅。50军能行吗?此时的美军第25师师长基恩少将正在指挥所大发雷霆,他是美军高级将领中,两个力主不放弃汉城,坚守汉江北岸桥头堡的美国将军之一。[⑦] 但他的部队显然不是跟他一条心。此时美军第27团的部队已奉命东移,其K连来到了美军和英军的结合部。1月3日2时,志愿军50军先头部队446团1营和149师侦察连在高阳以北的碧蹄里158高地发现了美军第25师27团K连。中美两军突然遭遇,双方都猝不及防。但此时的50军心中满是愤懑,一心想给自己正名。在片刻愣神后,446团1营和149师侦察连大喜,终于逮到敌人了。于是,149师侦察连直接对美军发起攻击,336团1营向美军侧翼穿插,两支部队在最短时间内做出了精密的配合。


图源:《50军军史》,稍有一些小错误,我就不修正了。对照文章很容易看明白。阿普尔曼中校写道:“K连没有伤亡,很显然,当敌人接近时,该连就撤退了,留下三门反坦克炮和一具火箭筒以及所有的弹药。”K连的逃跑,直接影响了35团E连,他们也跑了,而E连又影响了27团1营、2营,他们也跟着跑了。[⑧]英军第29旅侧翼就此被美军出卖。不过,我们必须承认,美军35团E连还是很够意思的,他们逃跑前告诉了英军第29旅。1951年1月3日凌晨5时30分,英军第29旅的阿尔斯特营向158高地派出由戴维斯中尉率领的侦察兵,试图搞清楚情况。然而打跑美军的446团1营和149师侦察连根本就没过瘾,他们也正向195高地搜索前进。英军率先发现志愿军,但英军的做法是扔出手榴弹后掉头就跑。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一场追捕就此展开,最终英军侦察人员全部被俘,戴维斯中尉非常聪明,在被俘前把己方布防图藏到了雪中。可是,戴维斯中尉根本没想到志愿军有自己的办法。7时,驻守在195高地上的阿尔斯特营B连看见一群人爬上高地,边走边喊着蹩脚的英语:“我们是韩国人,不要开枪。”英国人根本分不清中国人和韩国人有什么区别。B连4排排长摩尔中尉靠过去喝令这些“韩国人”举起双手,却听到对方的回答是命令他投降。只一转眼,这些“友军”就冲了上来扔出了手榴弹。摩尔刚刚拿起布伦机枪,就飞了出去。仅仅10分钟后,英军B连在迫击炮掩护下逃下了195高地。446团1营没有任何伤亡即告胜利。[⑨]B连挨揍的同时,D连也在挨揍。446团1营的战士利用地形和灌木迅速向英军逼近。英军称:中国人的号角、哨子、喊叫声响彻天空,但根本看不清中国人在哪。战斗的一开始,志愿军就打伤了D连连长加菲金少校和10排排长本恩中尉。很快,11排也被击溃了,9排被志愿军追着跑,只有12排还在战斗。随后,英国人看到一个志愿军号兵吹起了冲锋号,然后一支步兵向英军指挥所和迫击炮阵地直扑而去。而这时原本该美军第25师防御的127高地也被志愿军夺取。


英军炮兵火力全开,美军第9装甲炮兵的M40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也加入了射击的行列,最终阻止了446团1营的进攻。天亮了,现在轮到英军反攻了。本来446团1营的任务就是搜索查明敌情,并没有继续战斗的任务。打败美军27团K连后就应该转为警戒,等待后方主力跟上。可是刚才那次小小的遭遇战,是50军入朝后第一次胜仗,打得还是美军。50军未起义前曾多次和美军配合作战,对美军的蛮横霸道深有领教。这一仗轻取美军,极大的鼓舞了部队的士气。该营认为前方还有敌军,不能停,于是主动搜索前进。随即他们从韩国人处得到情报,前方就是高阳,有大量的英军部队,兵力兵器远在自己之上。但是该营认为,高阳是英军撤退的必经之路,现在我军主力还未到,自己应该果敢地杀进去,拖住英军,为主力部队争取时间。从446团1营做出决定的这一刻起,50军部队发生了质变。


446团1营向195高地发起进攻的时候就有了思想准备,自己要因此做出牺牲的。但是他们没想到英军的反扑会这么凶猛。天亮后,英军立即组织反击,代理营长布莱克命令由A连执行,C连接替A连阵地。也不知道英国人这脑袋瓜是怎么回事,在A连之前的战场侦察队在反击中遭到了布伦机枪的射击,居然认为195高地上是友军。后来英国人才发现这是当年援助给蒋介石的武器,上面有“租借给中华民国”的字样。[⑩]当英国人终于认识到这是志愿军后,他们喊来了美军飞机,4架F80立即赶到,扔下了凝固汽油弹。在熊熊烈火中,446团1营1连依然打退英军A连7次进攻,战至13时20分,1连除了一个副排长外,所有干部牺牲,只剩最后17人,转移至158东无名高地会同2连继续阻击。可是在英美军强大的火力打击下,志愿军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446团1营的兵力越来越少。他们已经孤军奋战一天了,成功拖住了英军第29旅阿尔斯特营整整一天,如果这时还没其他部队赶到,他们的努力将前功尽弃。值得一提的是,英军对于他们夺回195高地非常得意,英国人写道:“中国人,这个近乎传奇的敌人,他们打败了第8集团军,但至少在这一天,他们被打败了。”[11]我们国内并没有意识到第二次战役美军的惨败对全世界的震撼有多大。我自己也没意识到,直到我在英军战史中看到一段话,改天再来说这个问题。与此同时,美军第25师师长基恩开始部署撤退,他命令27团占领佛弥地、127高地一线,24团先撤,随后是35团、英军第29旅,最后27团再撤出掩护阵地。[12]


149师师长金振钟也非常明白,446团1营靠自己的努力为全军歼敌捕捉到了战机,急令149师各部迅速向446团1营靠拢。心急如焚的金振钟跑得比各团都快,部队还没到位,他自己先到了。1月3日下午17时,金振钟带了几个参谋赶到446团1营指挥所,该营教导员已经两次负伤,无法站立,在担架上汇报了战况。金振中当即命令446团向高阳南侧佛弥地南侧攻击,阻敌南逃; 445团向195高地攻击前进。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446团和445团的部队还是没有到位。按照这样下去,50军部队又会和前两次战役一样,再度扑空,再次抓不住敌军。446团1营的牺牲将毫无意义。幸好美国人又出幺蛾子了,27团本来奉命断后,可是他们自己先跑了。17时40分,在佛弥地和仙游里127高地一线的美军27团开始撤退了,至18时30分,27团全部跑完。[13]英军第29旅旅长被迫下达第二个撤退命令:阿尔斯特营在18时30分组织撤退。由于446团1营伤亡虽然惨重,却依然没有放弃战斗,以及阿尔斯特营要等待诺森伯兰营、格洛斯特营先撤。阿尔斯特营在21时方才开始正式撤退,撤退序列为:B连、营部、C连(欠7排)、D连、A连,补给连、170炮兵连一个排,C连7排、第8皇家爱尔兰轻骑兵团和第45炮兵团的克伦威尔坦克以及第7皇家坦克团C中队的丘吉尔坦克组成的坦克纵队。在B连之前由麦考德中尉率领的由火器连的3英寸迫击炮和维克斯机枪加强的战斗侦察队占领掩护阵地,并最后撤退,除了迫击炮和机枪,侦察队还装备了装甲车。


此役,英军并没有国内书籍和文章所说的“百夫长”坦克当英军阿尔斯特营开始撤退时,446团2营和445团1营终于赶到了。由于美军27团的提前逃跑,阿尔斯特营的左翼是完全暴露的,445团1营轻易占领了127高地,并攻下对面的无名高地,麦考德侦察队的一支警戒分队正在这个高地上,英军下士菲利普斯回忆道:“我们还没拿枪,中国人就到我们身边了。我们意识到,如果拿枪,不会有任何好处。”这和445团1营营长林家保的回忆一模一样。由于445团1营和446团2营仓促赶到,并未来得及完成作战部署,战士跳上公路与英军展开混战。让英国人愤怒的是,当B连开始行动时,美军的C47飞机投掷了照明弹,天空如白昼一般明亮。正在这时志愿军的迫击炮弹落进了英军行军纵队,随后英军看到数不清的中国人从道路两边冲了出来。夜晚如白昼般,这对英军是有利的。可是英军第29旅旅部立即接到了阿尔斯特营的无线电报,要求美军飞机马上停止行动。[14]英军只想撤退,根本不想和志愿军打,在这种情况下,明亮夜空反而让英军认为自己成了目标。这挺讽刺的。


混战中,阿尔斯特营大部分部队冲了出去,成建制被志愿军包围的是补给连、170炮兵连一个排、C连7排、麦考德侦察队和第8皇家爱尔兰轻骑兵团库珀上尉率领的坦克纵队,还有其他单位的掉队车辆和人员。但代理营长布莱克被志愿军击毙。对445团1营和446团2营来说,这下麻烦了,被他们堵住的是英军最强的装甲部队,还有步兵、侦察兵、迫击炮、维克斯机枪和装甲车的支援。50军部队根本没打坦克的经验,反坦克武器也根本没有。每个班只有一根爆破筒和一个炸药包。可是我们的战士面对坦克反而兴奋起来,呼啸着向坦克冲去。446团4连爆破手顾洪臣率先把先头两辆克伦威尔坦克炸毁在转弯处,英军坦克纵队一下子发生了交通堵塞。446团2营营长杨树云的回忆是:坦克刚开过来的时候,每辆上面都坐着几个英国兵,天黑,我们没注意到,爆破组一上去,就被坦克上的步兵打掉了。吸取教训后,我们先组织机枪、冲锋枪、步枪的火力,把坦克上的步兵赶下来,然后,再把爆破组派上去炸坦克。[15]


可英军的回忆却是:中国人冲上来,抱住坦克上步兵的双腿,就把他们拉了下去。[16]克伦威尔是轻型坦克,还好对付一点。可丘吉尔坦克有40吨,皮糙肉厚。爆破手杨厚昭失败了,刘凤岐也失败了。446团5连副班长李光禄把导火索剪到3厘米,拿起炸药包蹲在坦克前面的路上,当坦克靠近时,李光禄才拉响导火索,这下坦克被炸毁了,而李光禄也被巨大的气浪抛了出去。这是在跟死神搏命。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短的引爆时间,爆破手非死即伤。可是此时的50军只想着要给自己雪耻正名,根本不在乎死是个什么东西。这时他们脑子里就两个字,搏命!英军完全慌了,机枪根本不分目标,胡乱扫射,只想阻止志愿军步兵接近。麦考德侦察队连续被自己坦克打倒数人,麦考德看着自己的一个兵被机枪子弹削掉了脑袋。急得麦考德趴在地上,爬到坦克前再爬上炮塔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面对英军坦克,志愿军越战越勇,445团3连9班班长、战斗英雄王长贵爬上一辆坦克,揭开盖子就把手榴弹扔了进去,坦克的敌军也眼疾手快开了枪,王长贵英勇牺牲。英军的坦克一辆一辆被志愿军击毁,亚历山大中尉的坦克完蛋了,他本人被弹片击中了头部。很快,韦斯特卡中尉的坦克也被志愿军摧毁了,再也没人见过他。库珀上尉是最幸运的,开战几分钟后,他的坦克就被炸断履带,他当机立断从坦克爬出来,逃得一命。后来在逃命的过程中,被志愿军俘虏。


经过激战,英国人写道:“克伦威尔坦克一辆也没能逃出来。”坦克被炸毁后,倒霉蛋立即变成了3英寸迫击炮排,他们被熊熊燃烧的车辆挡住了逃跑的道路,指挥官马乔里上尉看见志愿军逼近后,立即命令全排投降。这是个聪明人。机枪排的排长麦克卡勒姆中尉则没那么好的运气,他被志愿军击毙了。其实在这场战斗中,志愿军抓了很多俘虏,英军逃出去的几个连都有很多人被俘。可是志愿军沿用了国内战场的经验,抓到俘虏后收缴掉武器,就让他们先待在一边。可是与外军作战是不能沿用国内战场的经验的,第一是语言不同,英国人听不懂你说什么;第二国民党军很多人都知道解放军优待俘虏,被俘后就老老实实抱头趴着,等待处置。而与外军作战不一样,在这种激烈的混战中,志愿军无暇看管俘虏,也无法组织人员押送俘虏。被俘的英军很多就在路上跑掉了,上文中那个菲利普斯,就是被俘后半路溜走的。像英军这样跑掉,还算好的。在长津湖战役中,很多美军俘虏等志愿军一转头,马上拿起枪从背后开枪。而英军是怎么对待志愿军的呢?《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记载了A连反击195高地得手后的一幕:“In the confusion of the fighting Rifleman Albert Varley found himself lost on a hillside along with his platoon commander and sergeant. A voice called out from the darkness in English “I’m wounded! I’m wounded! Varley found a Chinese soldier lying in the cover of some boulders, he seemed to be seriously injured, and without a thought Varley shot him.”这个叫瓦里的英军士兵听到一个志愿军战士用英语喊:“我受伤了!我受伤了!”瓦里毫不犹豫地对这个战士开了枪。这个战士会说英语,看起来很可能是446团1连的文化教员。类似的例子还有在阿尔斯特营东侧,116师与诺森伯兰营的战斗,即釜谷里战斗中,一名志愿军战士俘虏了三个英军士兵,他没有开枪,只是喝令投降。然而在这种混乱的战场上,很快又有英军与他发生战斗,反过来俘虏了我们的战士。结果,英军在押送他回去的路上,开枪射杀了我们的战士。[17]而我们的战士呢?《李奇微为朝鲜的决斗》记载:“They laid hold of our legs as we sat on the tanks—you couldn't keep them off, there were too many. They didn't seem to want to kill us when they got close up. They dragged drivers out of their trucks by their arms and just took them away, laughing. We must have killed hundreds and hundreds.”而我们的战士更试图活捉敌人,哪怕付出了很大代价。志愿军的经验教训给了我们一个启示,解放军是仁义之师,但优待俘虏这是战斗结束后的事,在战斗中不应该先试图抓俘虏,还是应该先开枪打死他们。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说,杀俘虏是不对的。拜托,当我们的战士付出极大的代价接近英军的坦克和车辆,把英军士兵从车上拖下来,这时战斗还在进行时,英军并没有投降。无论开枪射杀还是喝令投降都是战斗动作之一,这个时候开枪是不违反任何道德准则的。像投降的那个迫击炮排,是放弃抵抗,这种才是俘虏。我们的战士重伤倒地,已经丧失抵抗能力,英军士兵瓦里的反应是毫不犹豫开枪。随着克伦威尔坦克的全军覆灭,战斗已经没有悬念,必须承认英军步兵的战斗意志远超美军步兵,打光弹药后他们并没有投降,而是用李恩菲尔德步兵与志愿军拼起了刺刀。但这是最后顽抗了。


最终,麦考德带着他的部分人马逃了出去,补给连连长肖少校带着60多人跟随丘吉尔坦克也逃了出去,路上纠集了散兵,最后有100多人。戏剧性的事,当他们逃到美军断后的27团2营跟前时,美军的机枪毫不留情地扫射起来。阿尔斯特营说自己损失了157人,其实这只是战死和被俘,伤员并未统计在内。[18]还不包括团属迫击炮和机枪的损失(几乎全灭),克伦威尔坦克和装甲车全军覆灭,坦克兵损失43人。而美军断后的27团2营也遭到了149师的袭击,第9装甲炮兵营损失了4门M40 155毫米自行火炮,这部分损失没有被志愿军列进战果。这是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场的经典战例之一,也是50军最辉煌的胜利之一。此役,50军以三个步兵营的兵力对阵英军一个加强营、美军一个营,打了大胜仗。志愿军统计:毙伤敌200余人,俘虏227人。[19]这一数据低于敌军实际损失。第一功臣自然是446团1营,正是因为他们主动出击,勇于牺牲,把自己置于死地,从而赢得了后续部队赶来的时间。50军一战成名。在追击战斗中,志愿军的先头部队会遭遇敌军预设阵地和优势兵力、火力,先头部队肯定是会吃亏的。只有后续部队能赶到投入战斗,先头部队缠住敌军的牺牲才会有意义。与50军同时进行的39军釜谷里战斗,116师的后续部队就未能及时赶到。116师前卫347团1营和3营7连伤亡200余人,虽然损失不算很大,但116师参谋长薛剑强却牺牲于此战,还是吃了不小的亏。听了50军的报告,彭德怀根本不相信,还发了火。这太正常了,前两次战役表现低迷的50军突然打了个大胜仗,风头还盖过了王牌部队116师。3天前,50军还在靠39军拉一把呢,3天后比39军打得还好,彭德怀哪里会信。彭老总一发火,五十军政委徐文烈就非常紧张了,连着跟金振钟说:“彭老总发火啦!谎报军情是要杀头的!你千万把战果清点清楚啊。”战果是实实在在的,没有谎报。这下彭德怀大喜,在1月11日通电表扬了149师446团:“我五十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此种果敢战斗行动,值得全军学习,特通令表扬。”从此,彭德怀对50军刮目相看。相较而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英军第29旅旅长布罗迪,他在1951年1月1日曾下达命令:“经过数周的挫折,我们终于要和中国人面对面了。除非得到命令,我绝不打算在中国人面前退却。假如你遭遇敌人,你一定要拿起一切武器把他们打回老家。”[20]结果志愿军50军没有被打回老家,布罗迪却抛弃了自己的部队。虽然英军是奉命撤退,但美军第1军军长米尔本也命令过:绝不允许放弃任何一支部队。当布罗迪来到美军27团指挥所时,27团团长麦克利斯上校主动提出派两个营去救出被包围的英军阿尔斯特后卫部队,却被布罗迪拒绝了,他认为不值得为了救人而付出更多代价。布罗迪是个绅士,他制止过韩军宪兵和韩国警察屠杀朝鲜人,但这不是布罗迪第一次抛弃自己的部队,三个半月后,还会有一支部队被他抛弃。对于他自己的手下,他可没有丝毫悲天悯人之心。最后,我想说的是,高阳之战我们需要总结的并不是志愿军胜利的经验。50军的经验教训表明:在与外军作战时,绝不用套用国内战争的经验,在战斗还在进行,敌军没有放弃抵抗之时,绝不能先抓俘虏,而是应该开枪射杀。[①] 《50军军史》第12页[②] 《汉江血痕》第126页-127页[③] 《五十军抗美援朝纪实》,高戈里[④] 《朝鲜战场1000天——39军在朝鲜》第192页[⑤] 《英军朝鲜战争战史》第1卷第385页,《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起潮落》第193页[⑥]韩军第1师团的11联队不在39军的攻击方向上,因此未受到太大损失,所以该部撤到高阳后,被分别配属给了美军第25师和英军第29旅。《李奇微为朝鲜的决斗》称该部战斗力依然很强。《英军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却称英军嫌弃他们是败军之将,士气低落,毫无战斗力,认为他们只会拖后腿,因此把韩国人赶走了。[⑦] 《李奇微为朝鲜的决斗》,另一个是美军第1军军长米尔本,他向美军第25师、英军第29旅、土耳其旅下令:“不惜一切代价守住桥头堡。”但他的命令被李奇微取消。《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潮起潮落》第193页。但《李奇微在朝鲜的决斗》却称米尔本和库尔特一起劝李奇微撤退。[⑧] 《李奇微为朝鲜的决斗》、《英军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⑨] 《50军军史附件:战例选编》第2页[⑩] 《最后的战斗:英军在临津江上史诗般的坚守》第93页[11] 《英军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12] 《李奇微为朝鲜的决斗》[13] 《英军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原本是命令英军在17时40分至18时30分撤退的。[14] 《英军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15] 《五十军抗美援朝纪实》,高戈里[16] 《英军阿尔斯特营朝鲜战争战史》[17] 《最后的战斗:英军在临津江上史诗般的坚守》第100页[18] 《英军朝鲜战争战史》第1卷第391页[19] 《50军军史附件:战例选编》第3页[20] 《英军朝鲜战争战史》第1卷第386页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肠爆裂入院!49岁著名女星情况危殆,老公泪洒病房:求你活下去!

肠爆裂入院!49岁著名女星情况危殆,老公泪洒病房:求你活下去!

TVB剧透君
2021-10-23 13:50:31
上映2天票房不足1亿,耗资11亿的《沙丘》被指“无聊又催眠”

上映2天票房不足1亿,耗资11亿的《沙丘》被指“无聊又催眠”

蒙太奇印像
2021-10-24 00:35:42
李云迪被捉细节疑遭曝光,传女主供出他是常客!被捉都不是第一次

李云迪被捉细节疑遭曝光,传女主供出他是常客!被捉都不是第一次

乐翻天八卦狂人
2021-10-24 00:56:42
妻子确实与邻居发生性关系,“躲衣柜修水龙头”事件男主人:我还想跟她继续过下去

妻子确实与邻居发生性关系,“躲衣柜修水龙头”事件男主人:我还想跟她继续过下去

热点社会深挖
2021-10-23 20:27:27
李云迪事件女主曝光?年轻貌美身材堪比模特,年仅29岁

李云迪事件女主曝光?年轻貌美身材堪比模特,年仅29岁

巫小娱
2021-10-22 09:46:06
于月仙车祸涉事司机真实身份曝光 回顾事发经过:那天就像跟了鬼

于月仙车祸涉事司机真实身份曝光 回顾事发经过:那天就像跟了鬼

棉花朵
2021-10-23 22:08:07
脱内衣、下体撕裂、全身瘫痪……刺激性行为,正在毁掉年轻人!

脱内衣、下体撕裂、全身瘫痪……刺激性行为,正在毁掉年轻人!

哈市大呲花
2021-10-23 20:04:03
重庆万州母亲惨死案:深夜老人屋外嘶声呼救 亲生儿子屋内埋头安睡

重庆万州母亲惨死案:深夜老人屋外嘶声呼救 亲生儿子屋内埋头安睡

民生观察员小Z
2021-10-24 00:51:59
拼多多售假事件续:官方10倍赔偿,涉事商家产品下架整改并道歉

拼多多售假事件续:官方10倍赔偿,涉事商家产品下架整改并道歉

天涯倦客看世界
2021-10-23 19:56:45
矫枉过正?这也要打马赛克?

矫枉过正?这也要打马赛克?

带哥娱乐八卦
2021-10-23 17:22:38
警方捣毁一特大淫窝,卖淫者全是男性,女嫖客最小25岁

警方捣毁一特大淫窝,卖淫者全是男性,女嫖客最小25岁

二哥好好笑
2021-10-23 21:52:09
员工入职首日主动加班到凌晨?老板很感动,第二天肠子悔青

员工入职首日主动加班到凌晨?老板很感动,第二天肠子悔青

潇湘晨报
2021-10-23 15:22:42
富豪老公为王楠办生日宴,43岁王楠抱儿女合照,郭斌抱花深情献唱

富豪老公为王楠办生日宴,43岁王楠抱儿女合照,郭斌抱花深情献唱

足坛宙斯
2021-10-23 23:13:15
详细!8位省级党委原书记,卸任后都去了同一个地方

详细!8位省级党委原书记,卸任后都去了同一个地方

政知新媒体
2021-10-23 16:47:51
“天后”叶倩文情变疑云

“天后”叶倩文情变疑云

万小刀
2021-10-23 18:00:02
刚刚,上海夫妇感染毒株被认定!为新一轮疫情

刚刚,上海夫妇感染毒株被认定!为新一轮疫情

91.6陕西交通广播
2021-10-23 20:53:59
吴京8000w豪宅曝光!一家四口睡「杂物间」,全屋老干部风,网友:百亿影帝就住这?

吴京8000w豪宅曝光!一家四口睡「杂物间」,全屋老干部风,网友:百亿影帝就住这?

有品生活
2021-10-23 21:51:22
娶了40几个妻子,生了94个孩子,印度大爷:我是一个幸福的男人

娶了40几个妻子,生了94个孩子,印度大爷:我是一个幸福的男人

照见古今
2021-10-23 12:45:30
中国“最丑”的世界超模吕燕,这一辈子值了

中国“最丑”的世界超模吕燕,这一辈子值了

九弦子
2021-10-22 11:51:28
让女人舒服的几个技巧,男人学会后如鱼得水,女人更是欲如烈火!

让女人舒服的几个技巧,男人学会后如鱼得水,女人更是欲如烈火!

常识生活秀
2021-10-24 00:15:13
2021-10-24 08:08:49
话痨小李
话痨小李
一个话痨!
3688文章数 1344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5名家长因反映学校食堂问题被刑拘?河北临漳县回应

头条要闻

5名家长因反映学校食堂问题被刑拘?河北临漳县回应

体育要闻

浓眉干翻36岁霍师傅 但他有理吗?

娱乐要闻

乐嘉的毁灭史:从名满天下到销声匿迹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苹果更新应用商店规则:允许开发者使用替代支付方式

汽车要闻

专用充电站已经上线 特斯拉Semi卡车或明年发布

态度原创

游戏
房产
教育
艺术
公开课

Fami通一周销量排行:《鬼灭之刃》夺冠 双版本霸榜

房产要闻

海口23盘取证:大华锦绣海岸、中央半岛等上新!

教育要闻

37名家长联名让7岁女生转学,母亲:女儿被迫退学后我才知道,不签字的会被当异类

艺术要闻

世界上最大摩天轮“迪拜眼”开放

公开课

荒唐人生:一代明相张居正,最后牡丹花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