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多所英式私校准备撤出中国,未雨绸缪还是杞人忧天?

0
分享至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和美国只有200多年的建国历史相比,被誉为“教育活化石”的英国私校距今已有五六百年的建校历史,英国私校凭借其悠久历史、优良传统、绅士淑女培养、高质量教学让不少英国海内外的家庭趋之若鹜。 从2018年开始在中国大量开设分校到如今逐步考虑退出中国市场,在教育新政下,在华英国私校正面临重重危机。

文 | Chelsea,编 | 邓沙沙

英国私校在华办学增幅迅猛

教育合作一直是国与国之间的外交策略之一。随着过去20年国际化学校的迅速发展,英国私校品牌来华办学进入了一片蓝海期。据国际学校在线统计,截止到2020年9月,共有28个英式品牌在中国开设了53所学校,与2019年底的36所英国私校相比,增幅超过了40%。


早期来华办学的英式品牌逐渐站住了脚跟,其中不乏英国著名九大公学中的哈罗公学、威斯敏斯特公学、圣保罗女子公学、查特豪斯公学、培养出众多诺贝尔奖得主的德威公学、在国际教育业界备受好评的惠灵顿公学等等。

这些学校不仅历史悠久,毕业学生的学术成就和教育品质也广获好评。最初,英国私校进军中国市场开设国际学校,仅限于持有外国护照的学生入读。而随后为了更深入拓展中国市场,一些英式品牌开始扩张版图,开设旗下双语品牌,招收本地护照持有生。

例如:

哈罗公学

在中国9个城市有11所学校的哈罗公学共授权新建了三类学校:

  • 只招2-18岁外籍学生的哈罗国际学校

  • 招收中国籍学生的哈罗礼德学校,使用国内统一教材,义务教育阶段将执行中国国家课程标准,并参照英国课程补充教学

  • 专为2-6岁儿童提供幼教课程的哈罗小狮


德威公学

在2020年的暑假宣布正式落户海口的德威公学是继哈罗公学之后,海口第二家国际学校,目前只招收从亲子班到13年级(1至18岁)的外籍子女入读。

但是,除了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德威旗下还有招收中国和国际学生的国际高中:江苏省苏州德威英国国际学校、苏州德威国际高中、珠海德威国际高中。同时招收中国学生的上海闵行区民办德闳学校,以及2019年新增的北京德闳学校。


惠灵顿公学

国际教育家长群咨询常客——惠灵顿公学已经进入中国长达10年有余,从2009年第一个海外分校定址于天津,2013年入驻上海,2017年签约到杭州,结合中英课程和教育体系,为2-18岁的学生量身打造符合不同阶段成长规律的教学环境。

同时由惠灵顿(中国)国际教育集团提供管理支持,聘请英国惠灵顿公学作为教学顾问的惠立教育下设的姐妹学校。目前在上海和杭州两地分别创建上海浦东新区惠立学校,上海浦东新区惠立幼儿园,杭州萧山区惠立学校,杭州萧山区惠立幼儿园,这些学校都是招收中国学生以及符合条件的外籍人员子女和港澳台学生。


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批新品牌又陆陆续续登陆中国大陆。以国际化学校新高地大湾区为例,据国际学校在线不完全统计,未来3年大湾区计划新建37所国际化学校,超过一半均为外来品牌,其中以英式教育品牌数量最多,共计15所,占比超过40%。

粤港澳大湾区2021年新建英式品牌国际化学校名录

英国国际贸易部曾预计2020年前,进驻中国的英国学校品牌数目会翻倍,在国内开办的校区将增加至50个以上。显然,这个目标已经达成。

英式品牌数量在全国范围内中独占鳌头,与近年来英国教育在中国大受欢迎有密切关系。

2019年9月10日,英国政府宣布恢复PSW(Post study work)签证,允许2020/2021年夏季或之后完成课程的国际学生在毕业后留英求职两年,并有机会转为工作签定居英国。

英国部分高校顺势推出两年制本科、承认中国高考成绩等等利好政策,直接导致英国留学申请人数激增。

英国大学和学院招生服务中心(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Admissions Service)发布的《2019/2020申请季最终报告》数据显示,2019-2020学年中国大陆申请英国本科的学生人数创历史新高,达到21250人,比前一年增长了33.8%。

此外,受国际局势影响,诸如美国、澳大利亚等热门留学目的地热度减退,众多留学生转而赴英国留学。英国教育品牌也发现了中国巨大的教育市场,逐步在中国扩大知名度,纷纷入驻建校。


为何在华赚得盆满钵满的英国私校开始考虑退出?

自2013年以后,中国在英国留学生人数已经连续7年超越欧盟国家到英国留学人数的总和。即便是疫情下的2020年申请季,英国也依然是广大留学生心目中头号留学目的国,加上受疫情影响上百所英国私校面临着倒闭风险,其中不乏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母校Ashdown House,中国市场变成了不少英国私校的一根救命稻草。这也是为什么在疫情期间,虽增速放缓,但是英国私校品牌依然逆流而上,继续在华扩张。

英国私校在华设立的分校不仅令其扩大了国际影响力,也让实际控资方赚得盆满钵满。

最初英国私校在华建校是为了满足当地外籍人士的教育需求,禁止中国公民入学,也意味着刚开始英国学校在中国是独立运营分校。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在海外接受教育,外籍人士对中国文化和语言的了解与日俱增,独立运营分校的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寻求合作模式把品牌和专业知识借给中国企业,由这些企业来为中国学生提供双语教育并经营旗下分校。

作为回报,英国学校每年都会收取一笔不菲的“咨询费”,杭州惠立学校就是此类运营模式的代表。英国慈善委员会(UK Charity Commission)的文件显示,惠灵顿公学2020年从中国的分校处获得了近140万英镑的收入,而德威也从中国和其它海外分校中获得了100万英镑的收入。

另一方面,占比更重的学费收入也让中国合作方获益不菲。例如,中国民办教育十大品牌海亮教育集团与英国佩特文法学校签订联合办学协议,布局国际教育板块的举措也使营业收入大幅增加。

海亮教育集团各项目收入与学生人数

在华英国私校形势一片大好的背后却隐藏着重重危机。

据泰晤士报最新报道说,在中国设有分校的英国私立学校正考虑退出中国市场,原因是担心中国对在华国际教育的政策收紧限制可能会损害其品牌。该报道指出,英国私立学校目前正在比如越南,非洲等地寻求替代市场。例如,马尔文学院(Malvern College)正在埃及和一间当地公司筹备联合办学事宜。

2021年4月,国务院颁布了一条新政令——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以下简称《实施条例》)将于9月1日起实施。

新版《实施条例》对外资办学重拳出击:

第五条规定: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以及外方为实际控制人的社会组织不得举办、参与举办或者实际控制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 第十二条规定:举办者为法人的,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应当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举办民办学校的条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应当报主管部门备案并公示。

不难发现,“实际控制人”是《实施条例》重点关注对象。换言之,若举办者是中国人,但实际控制人是外方,这就违反了民促法。

另外,在第二十六条规定中,《实施条例》要求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理事会、董事会或者其他形式决策机构的组成人员应当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这对于外方参与办学进一步设立了障碍。


英国《好学校指南》(The Good Schools Guide)的编辑朱丽叶·费尔克洛夫说,“很多英国学校甚至都不愿承认自己在中国有学校。这样的声誉风险很大,而且特许经营权的运营方式,英国私校其实对那些分校没有太多控制权。

南安普敦议会议员,独立学校全党组织主席安德鲁·莱维也同样指出英国私校的母体并不拥有海外分校的股权,而是通过管理合同或许可协议的方式与海外学校建立比较松散的联系,允许中国本土合作伙伴使用英国品牌。

安德鲁同时还表示英国私校离开中国是明智的:“我对五,十,十五年前通过办学或获得许可而进入中国的学校深表同情。但是,鉴于目前的情况,一所决定立即在中国大陆重新投资的学校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我的角度来看,从业务的角度来看,这不仅是有问题的,而且是冒险的。”

据i News新闻报道,1999年至2011年担任哈罗公学校长的巴纳比•莱农(Barnaby Lenon)见证了该校非同寻常的国际扩张。他表示,英国私立学校在海外的扩张,完全是为了在国内筹集助学金。“当时的想法是设法抑制英国学费增长,但是我们又想在助学金上多拨款”,熊和鱼掌不可兼得,海外扩张成了一根救命稻草。

如今在华的英国私校正面临着一场“身份认同危机”。

《实施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使用境外教材。

Venture教育联合创始人朱利安•费希尔(Julian Fisher)表示,民促法变化涉及广泛,主要是为了“阻止在更广泛的中国教育体系中牟利”。不过Fisher对英式品牌依然抱有希望,他认为通过发挥英国教育体系的其他传统优势,比如提供“真正良好的人文关怀”和“有吸引力的全人教育”,英式品牌仍可以在市场上找到一席之地。


国外品牌来华办学还有未来吗?

新政下,英式品牌在华办校面临的困境不禁引发了一个行业问题:国外教育品牌来华需要关注什么样的法律问题?在第四届CERB国际化学校行业年会上,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广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余苏指出:

国外教育品牌来华办学一共有四个模式:合作管理模式、直接投资模式、品牌许可模式、合作投资模式。

不管是哪种模式,都需要遵循中国的法律法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2020版)》明确表示对于学前、普通高中和高等教育机构都是仅限于中外合作办学并由中方主导。禁止投资义务教育机构以及宗教教育机构。

但是自由贸易试验区(简称:自贸区)就不一样了。

根据《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2020版)》的规定,学前、普通高中和高等教育机构限于中外合作办学,须由中方主导。外国教育机构、其他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单独设立以中国公民为主要招生对象的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不包括非学制类职业培训机构和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目前来说中国有限制,有禁止就一定有鼓励。

鼓励什么呢?职业教育。

《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2020版)(征求意见稿)》显示新增“非学历语言类培训机构(面向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阶段教育的除外)及“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系统开发与应用服务”。

再看《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更是允许境外理工农医类高水平大学、职业院校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独立办学,设立国际学校。由此可见,职业教育或将成为日后外商投资一大重点。

因为疫情和《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缮对民办义务教育阶段有所限制,很多人担心国外教育品牌投资陷入停顿。

事实上并没有,依然有很多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坚持自己的道路前进,那么在实践过程当中,国外教育品牌来华办学会有什么样的法律关注点?主要分为以下5个方面:

1.合作费用及利润分配 2.目标学校治理结构 3.外方教育资源输入 4.外方对风险因素的把控 5.不可抗力事件

除了以上5个法律关注点,外方还十分重视其他方面的问题,如:

1.中方及中方与其合作伙伴关于项目规划、合作内容、合作模式的信息披露透明度。 2.因受限于外国学校性质、治理结构、文化因素等影响,合作协议谈判周期一般较长,需要额外关注和预估项目进度。 3.外方对中方及实际控制人的信用背景、影响力、稳定性。


国外品牌来华办学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呢?

在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关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论述中我们能发现答案。

“我们要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加强同世界的联系和互动,中国应同世界各国一道,开拓更加广阔的国际交流平台,积极推动信息技术与教育融合创新发展,积极支持发展中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共同探索教育可持续发展之路。”

参考材料:Hazell, Will (2021). iNews: Have British private schools in China reached their highwater mark?英国私立学校指南《泰晤士报:多所英国国际学校正考虑退出中国市场》大眼联盟《经营惨淡,英国国际学校考虑退出中国,中国买家接手》华闻周刊《英私校扎堆在中国开分校,前景如何?教育新政下面临这些挑战》徐露超陈刚《新民促法对民办学校可能影响的调查分析》第四届CERB国际化学校行业年会余苏律师演讲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schooledu”(ID:Ischool_edu),作者Chelsea,编辑邓沙沙。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英国
  • 教育
  • 私立学校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芥末堆看教育
芥末堆看教育
面向教育行业的专业新媒体
20824文章数 7293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